落地窗前的调教

从一年多以前说起,因为常到010出差,忙了一天待在酒店也无聊,所以想着约一个伙伴。之前在vx的PlayParty上发帖子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说,大概是说活好比颜值重要和注重私密安全之类,附上酒店房间的照片,她主动给了我回复。我问她在那方面有没有什么偏好,能想到的比如在沙发在落地窗在浴室或者办公桌什么的,她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说有轻度的M倾向,我当时对这些并没有什么概念,也就A片里看到过而已,想这也就是更另类的刺激吧。

我们约好先在酒店大堂见面,她戴着眼镜,很文静的样子,像个乖乖女,与我的想象有很大出入。大概双方都还算满意,至少有了些安全感,我们相视一笑,问她要不要去行政酒廊坐坐聊一下,她说还是去房间吧,但是约好先聊天看感觉,我答应不会造次。上去果然长聊了了一段,她在经营一个咖啡店,以前有过一段约的经历,也是位常来北京出差的,她的M缘起于此,也是她乐意过来见个面的初衷。

聊了好几个小时,从生活到旅行,再到对性爱的认知,我以前从未有去仔细思考这些问题,身心愉悦就够了,她觉得国人有一种羞耻心,不愿意直面对性爱的渴望,这恰恰是生活中最美好阳光的,而钟情于星麦的人,除了这种痴迷,还有心理上的不可抗拒,尽管如此,那时我依然对身体摧残式的虐恋无法理解。快到深夜,她起身到窗前凝望北京城的夜色,我想这怕是时机成熟了,因为曾经跟她说过喜欢落地玻璃前后入,她也对我说过背部的敏感带,再说她的丰乳肥臀正是我觊觎已久的,于是顺势过去环抱入怀。

没有太多挣扎,而她胸部的敏感程度超出我的预料,可以感觉到随着我的步步深入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这不像是约过且为M的典型特征,待我手探花溪时那里已经是湿漉漉的一大片。我故意稍稍拉开窗帘,能看见远处的裙楼和地面偶尔路过的行人,让羞耻感激发她更深的快感,而我们对于世界来说是黑暗里偷欢的精灵。不急于马上插入,我喜欢在这样的情境下先继续预热,后来我才知道这叫SP,或许我有些许S的潜质?命令她将已经湿了大片的肥臀翘起,她的私处已经剃光,浸润之后反射出点点光亮。每一次巴掌下去都激起她难于抑制的呻吟,身体和声音都在抖动,如若她求快点进去,力度便会加大,直到她的溪水已经沿大腿顺流而下,而我的棒棒其实也早已火热膨胀。此时火候已足,这时可以让她尝尝甜头了,将战场移至沙发,她顺从地跪在面前,听说K9也有这样的场景?红唇轻启,眼神变得迷离,不知道会怎么伺候她的二爷。

也许是过往的M经历让她在口这方面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节奏和力度拿捏的恰到好处,每一次吮吸都能激起一股喷涌而出的冲动,配合她低沉的呻吟,热浪在整个空间升腾起来。“主人喜欢吗?”,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称呼我,也是我首次有了这样的身份,然而心理上似乎非常适应,仿佛是很熟悉的关系了。虽然心里很是满足,可不能这么轻易就给小狗赞赏,鞭笞是永远都需要的,就地取材,从浴衣上取下腰带,质地柔软,所以不会对皮肤造成伤害(至今我都不太接受所谓的刑奴,太残忍),长度刚好从前面抽过去够得着她翘起的屁股,一有松懈,照着那大屁股狠狠地来一下,在她的求饶声中,从身体到心理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种满足不光在我,她也同样欲罢不能,所以不断地求我插进去。

就这么插入可无法让情绪达到顶点,酒店房间有一张玻璃材质的办公桌,灵光闪现,让小狗爬行到桌子下面趴着,露出水流潺潺的私处,我坐在椅子上开始“工作”。她很快就明白了我的用意,抓着我的阳根对准那儿缓缓塞了进去,自己运动起来。怕打扰到主人“工作”,所以不敢有太大动作,坚实与火热,难于自抑的满足感让她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通道也随之收缩,仿佛要把我那一根棒子吸了进去,节奏快了起来。蹬着椅子稍稍往后滑动,她也紧贴着往后跟随过来,发情的小狗撅起大屁股拼了命地迎合着。这样活塞式的运动渐入佳境,只是不能让她这么轻松就完成任务,照准肥厚的臀部一个大巴掌下去,正兴奋着的她被这突如奇来的一掌刺激得一声尖叫……

北京的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第二次见面正是银杏叶铺满路面的深秋,我们的关系也由生转熟,这个时候适合作一些新的尝试。套房的客厅里留有一块较大的空间,面对着一整面落地玻璃,一张宽大皮质的扶手靠背座椅静静地安放在这空地的中央,一点不显得突兀,明亮的光线投下一条长长的阴影,像一个陈列着的艺术品,而她已经脱光了衣服被我安放在这椅子上成了我独享的一件展品。薄薄的窗纱营造出一个安全的空间,而通透的阳光似乎让她找到了一股暴露天地之间的快感,这种快感已经让她禁不住变得湿润起来。由于双手已经被绑缚在身后,肩膀低垂伏于椅背,腰身随之下探,浑园的臀部自然上翘,露出已经剃光的私处,湿润处泛出的光特别显眼。

当然她不能这样永远地展示下去,这个高度正是SP最顺手的,由于我们沟通过,所以这次由衣带换成了皮带,她的肥臀期待着更强烈的刺激,啪啪的脆响伴随着她沉闷的低吟,疼痛中夹杂着兴奋的快感,几次鞭打间隔着我的抚触似乎让她有了十足的宽慰,更勇于接受下一波的洗礼。在屁股已经一片潮红之后,我转到椅背后她的前面,由于蒙着眼,所以当我的大蘑菇头碰到她的嘴唇时受了点小惊吓,随之顺势含了进去,很熟练地吞咽起来。我把皮带放长,以便能够时不时地抽到她的臀部以便保持这种兴奋的状态。只有前没有后显得有些单调,这次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个小玩具,在她照顾着前面这根棒子的时候,后面有另一根棒子震颤着她的巢穴,那扇扭动着的白花花的大屁股到现在一直在我眼前晃动着……

正式进入之前我习惯先一起冲个澡,水是欲望的精灵,给她和自己都打上泡泡,从后面环抱着她。粗大滚热的物体轻压在柔软突起的臀部,肌肤相亲,她不由自主地扭动腰肢,在沐浴露的滋润下,浑圆的屁股绕着我的腰间轻盈起舞,温热顺滑的触感加上沟壑与毛发带来的轻轻摩擦,这种体验甚至可以与进入的感觉媲美。伸手前握她的胸部,上下左右旋转揉搓起来,乳头也跟着胀大和富有弹性,时而紧抱着她,两个人贴合在一起,再慢慢上下滑动,细微的摩擦快感传递到每一个毛孔里,美妙非凡。分出一只手来下探到她的私处,早已湿了一大片。我坐在浴缸的边沿,托着她的双手,背对着我保持上身挺直,翘起屁股,对准花芯后让她曲腿缓缓坐下,细腰肥臀,摆动的乳房,修长的身形在上下套弄间极显性感,打开花洒,在雨帘里起伏激荡。

拦腰抱回卧室,她用下巴蹭了蹭我的胸口,故作神秘地说“你猜我带了什么来?”其实我已猜到这次应该带了她上次提起的精油蜡烛,这种蜡烛油温不高,痛感正好合适,滴在身上会化开成为精油,即不伤皮肤,还能用来润滑或者按摩。欣喜地从包里把蜡烛取了出来,还很细心地带了火机,因为酒店是不提供火种的。估计她对这个场景已经期待了很久,很利索地将浴巾铺在了衣柜前的地毯上,双腿并拢跪下,俯身向前使背部支撑起一个“几”字形平面。衣柜的门是镜面的,而且连成一排组成了一个镜面墙,刚刚沐浴过的白皙身躯还散发着热气,玉体横陈一览无余,轻微的扭动勾勒出一幅诱人的画面,一双粉嫩的乳房抖动着撩披我的情绪再度高涨。点燃蜡烛先烧了一会以蓄上一些烛油再拿到她的上方,保持一定的高度滴落以让其在空中稍微降温。只听到“奥”的一声双肩随着紧缩,大概过了两秒,她的臀部开始向上撅起并小幅摆动,似乎这种疼痛激活了她的情欲,急切地希望身上的毛孔能够被什么东西迅速塞满。她示意我可以用背上的精油为她做按摩,以使这些毛孔得到些许的慰籍,用两个手掌将她背上的烛油铺开,一阵揉搓之后,精油在热效用下散发出一股暖流,使得她的身体骚痒起来,扭动之下臀部的精油顺着股沟往下流,在私处与溪水混在了一起泛着光亮。我瞬间有了一个坏坏的想法,将大棒沾了一些精油后顺势塞进了她早已湿润的巢穴中,进入之后她已经不由自主的前后套弄了起来,镜子里晃动的奶子再一次惹怒了我,急速地给了她几轮猛烈的抽插。这么一抽插,精油迅速发热,触动着里面最敏感的神经,感觉到她瞬间紧紧地夹住了我,粗物被一股炙热团团包裹,似乎要燃烧起来,在这股热流里,白色的液体喷涌而出射向了她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