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穿越成化年

背景介绍

公元1457年,大明朝天顺元年。

明王朝经历了英宗朱祁镇帝位复辟的政治豪赌。在武清侯石亨,司礼监掌印大太监曹吉祥和时任左副都御史徐有贞的谋划下,英宗成功复位,史称“夺门之变”。

英宗在这年正月复辟成功,他的儿子——朱见深,也恢复了太子的地位。

这位太子早在5岁的时候便被自己的叔父,也就是景泰帝朱祁钰废成了沂王,被赶出了太子居住的慈庆宫。由于年纪还小,宫里派了个小宫女万氏,照顾寝居,塞到不知道哪个紫禁城的犄角旮旯里,不让饿死就成。

此时,朱见深刚满12岁。

又过6年,公元1453年正月。朱见深的父皇朱祁镇看儿子年已18,在当时来说,已经不小了,便与皇后为他甄选了太子妃,吴氏。

说来也怪,与吴氏完婚之后,这朱见深也不与她同房,天天跑去偏宫。

一、太子朱见深

这天中午,朱见深刚从毓庆宫学习回来,便急吼吼赶往偏宫。

朱见深:贞儿!贞儿!

这位叫贞儿的,便是从小照顾朱见深的宫女万氏,万贞儿。当初被派去照顾朱见深时,18岁。而今16年过去,已经是34岁一位风韵淑女。

万氏:殿下,贞儿在呢。殿下饿了吗?贞儿给殿下备了小点。

朱见深:别忙别忙,你听我跟你说个事儿。我听父皇身边几个爱聊闲天的小太监说,在民间还真有妈妈嫁给儿子的事情!你说要是真有此事,咱俩之间况且还不是真母子,那我可不是能名正言顺的娶你了?

万氏:殿下,万不可胡说,被婢人听见了不好。贞儿不盼着殿下您娶我,您三天两头来我这别院转转就成。

朱见深:这说的啥话呀!我呀,已经派了两个跟班的太监前往民间搜寻这类母子。见到了便接进宫来,我可要重赏。

万氏:嗯,殿下别瞎想了。小点心还吃不吃?

朱见深:吃呀吃呀!想起这个我都激动的有点饿了。

于是这万贞儿,拉着朱见深走进了卧房。

关上门,桌上放着几样可口的糕点。万贞儿却不去拿糕点,只见那她慢慢解下衣带,脱的只剩下肚兜,她把肚兜往中间一拨楞,露出了两个凝膏似的乳房。

万贞儿此时34岁,却是柳腰丰乳,皮肤白皙,脱了衣服身上还散发出异香。据野史称,在朱见深被废期间,万氏便与这废太子相依为命,她可谓是亦姊亦母、亦奴亦妻,照顾朱见深无微不至,却也收获了朱见深的心。非但收获了朱见深的心,还收获了这位童男子的精血,以驻童颜。

万贞儿脱着衣裳,侧坐在朱见深的腿上。古人的衣服就是几件袍子,脱了袍子其实就是光着身子穿着肚兜,也没有内裤什么。她拿起桌上一瓶蜜一样的膏脂,往自己粉红色鼓包包的乳头和乳晕上涂抹。之后,才轻轻捏起一块玫瑰糕,送到朱见深的嘴边。朱见深咬一口,就要吮一下万贞儿乳头上的特制蜜汁。

万氏:殿下,今天的糕点好吃吗?

朱见深:贞儿,都说了,在屋子里你要叫我儿子。

万氏:哈哈,好的好的。乖儿子,妈妈今天给你做的糕点好吃吗?

朱见深:嗯嗯,妈妈做的都好吃。

太子便是吃一口糕点,呷一口蜜汁。每呷一口,万贞儿便嘤咛一声。万贞儿的声音也异常娇媚,半开口不开口,轻咬下唇,哼唧一声。

这万贞儿体质还不同于别人,也有可能是饮食方面进行过特殊的调理。第一,虽然她没生过孩子,却能分泌出一些乳汁,虽然不多,但与这蜜汁一融合,香甜异常;第二,这男女之事总有个前戏,女人一发情,下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流出淫水爱液,促进阴茎顺利进入。但这万贞儿,一出淫水就淌个没完,如果没有男根插入,就止不住。

朱见深:妈妈,我饱了,就是有点渴。

万氏:嗯嗯,妈妈给儿子喝水。

说着,万氏从朱见深腿上站起来,把圆桌上的碗碟放在一边,自己爬上桌子,分开双腿,把阴部对着朱见深。

万氏:乖儿子,喝妈妈的水。

朱见深一口吸住了万贞儿下面的嘴,贪婪地吸吮着爱液。万贞儿把阴毛刮得干干净净,因为经常被朱见深舔舐,下体毫无腥臊之味,反而有种淡枣味儿。

被朱见深吸吮了几分钟,万贞儿面色潮红,已经经不起这种折腾。

万氏:殿下,哦,不是,儿子殿下。妈妈下面都要流干了,你怎么还吸呀,快来救救妈妈。

朱见深刚18岁的小伙子,当然已经硬的不行。

朱见深:妈妈,那儿子进来了,你就躺在桌上吧,儿子在桌上临幸你。

万氏:嗯嗯,等会儿,帮妈妈把床头的咬巾拿来。

咬巾也就是咬在嘴里的一块方巾。因为万氏说起来,只是个以往照看太子的妈子,太子走到哪儿可都有宫女太监跟着。虽说进了太子偏宫,这些下人都被支得远远的,但以防做爱的时候叫床声音太过分,每次行房,万贞儿都要咬着咬巾,声音就只能发出哼哼的低吟,传的也就不远。

朱见深拿了床头的咬巾,塞到万贞儿的嘴里,在桌上干了约有半个时辰。

万贞儿对朱见深可以说是溺爱之极,只要朱见深高兴,几乎什么都能做。

在这桌上干了约有半个时辰,万贞儿已然体力不足,双腿瘫软垂下圆桌。朱见深高潮之际拔出鸡巴,射在了万贞儿的肚脐上。

朱见深:妈妈,儿子射在你肚脐上了。

万氏:嗯嗯,儿子,不要紧的,妈妈泡个澡就好了。

朱见深:妈妈,儿子帮你冲冲吧。

说罢,便撒了一泡尿到万贞儿肚子上。

万氏也不恼,反而很高兴。

万氏:你这家伙,就知道捉弄妈妈的身子。

然后欠起身,任由尿液和精液在自己的身上流淌。一口含住了朱见深的阴茎,清理了起来。

二、播主叶云欢

两年后,天顺八年,朱祁镇驾崩一个月后。

某日晚,太子寝宫。

(明朝规定,旧皇驾崩一年后,太子方可登基。)

太监杜甲:禀报太子,人找到了!

朱见深:嗯?何人找到了?

太监杜甲:太子殿下派我去找的合欢母子,咱家找到了!

朱见深一惊:哦?!今日已晚,你好生安顿他俩,明日宣进慈庆宫偏殿,我要亲自接待。

昨天晚上,上江省的叶云欢本来是要打开电脑看看自己的直播平台怎么样的,由于已经快一周没播了,他想和自己的妈妈更新性爱直播,赚点外快。

自从三个月前,他们母子俩初尝禁果,并且在网络上进行直播之后,人气便飙升,主打卖点就是真实母子性爱。靠这个手段,他在三个月赚了将近100万人民币。他和自己妈妈的感情也急速升温。

他妈妈陈熏,现在也辞职在家,专心陪儿子做好直播的创意。由于自己的丈夫十几年前便出了车祸死了,她和儿子彼此相依为命。原本还有正当的工作,但她丈夫欠了不少债,生活过的十分拮据。到去年债务算是还清了,她也就有一干没一干的工作着。直到儿子通过性爱直播给家里赚了不少钱以后,她也就不做了。一是怕同事认出她这张骚女人的脸,二是也没必要继续工作了。

昨天晚上,叶云欢倒是想继续直播的,他妈妈不在。又去隔壁殷红阿姨家帮忙辅导她家女儿叶佳娜的作业去了。叶佳娜说是明天就要考试,陈熏之前是老师,殷红也就让陈熏帮着辅导几天。今天是最后一天。

回来的时候将近11点多,看样子还喝了点酒。

叶云欢:妈,你怎么又这么晚回来。

陈熏:嗨~你殷红阿姨非要我陪她喝点睡前红酒,我说我不会,非让我喝了半杯。

其实早之前,陈熏就把自己和儿子做爱进行直播的事儿跟殷红说过。殷红非但没提出反对,还相当支持她俩。她知道自己可能是耽误了这对母子直播的时间,今天是她把陈熏请来辅导自己女儿的最后一天,临结束,把陈熏拉住,灌了半杯红酒,里面还掺了几滴媚药,好让陈熏回去好好服侍一下儿子。

叶云欢:咱们这周都没直播,人气有点下来了,今天说什么也要继续了。

陈熏:我看你这家伙,是自己忍不住了吧。今天太晚了,听话,妈妈明天陪你播。

叶云欢都没理会,拉着自己的妈妈,来到电脑摄像头面前。

叶云欢:我可不管,直播间的哥哥们可不让你明天播。

陈熏意识到原来自己儿子已经开了摄像头,

于是对着摄像头说:各位朋友,不好意思啊,我这些天啊有事儿,没照顾到大家,明天一定继续,给大家看个饱。

直播间只看到公屏上打出:

【骚娘们儿这两天去哪里接客了?】【你个骚逼一天不干,你能憋得住?快给大家看看你的骚逼】【妈妈,再干我一次】【一个礼拜没被儿子干?你对得起儿子嘛!】【快把裙子脱下来让兄弟们过过瘾】

陈熏看到这些评论已经见怪不怪,本来就想道个歉明天继续播。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刚才已经躲在自己的后面脱下裤子,这会儿猛的把自己的灰色包臀裙翻到腰际,连肉色丝袜带黑色内裤扒到膝盖上方。

她站在屏幕前,“啊”的一声惊呼起来。

陈熏:啊呀,儿子,你干嘛啦!

叶云欢也不回答,把自己的妈妈摁坐在地上,陈熏只好跪坐在自己的脚踝。由于她喝了些酒,酒里面有不少媚药,她的阴部不由自主的已经分泌出足够的蜜汁。

叶云欢挺着鸡巴对准陈熏的阴道口,“噗呲”就插了进来。

叶云欢:各位水友哥哥,现在我就让我妈妈跟你们道歉。妈妈,快给我的哥哥们道歉,不然我就插着不动了!

陈熏:哦~嘶~小欢,各位朋友,我错了,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让小欢憋这么久的。

由于有催情药的关系,陈熏一被插入就只能缴械投降了,因为下面已经痒的不行,这会儿只能靠自己的儿子来解痒。

叶云欢:嗯!这才是我的妈妈。快给我的哥哥们磕个头,道歉要真情实意!

叶云欢这才慢慢扶着妈妈的屁股挺动,陈熏屁股翘着,一边配合自己儿子的插动,一边俯下身子,做磕头状。

陈熏:嗯嗯~啊~妈妈错了!各位观众老爷,妈妈错了!现在就来插妈妈吧!嘶~

直播公屏上一顿刷屏:

【这才是个听话的好骚娘们儿】【兄弟做得好,这种娘们儿就是欠操欠收拾】【让这骚货叫大声点,让兄弟爽爽】【对,骚娘们儿给我好好叫床】

叶云欢:妈妈,几位哥哥让你叫大声点!

陈熏:哦哦~好~那小欢你插快点呀~妈妈舒服了就叫得大声了!嗯嗯,对,快点,再快点。啊!啊!哼~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叶云欢和陈熏就这个体位操了十来分钟。大家有兴趣可以尝试一下,让女伴跪坐在自己的脚踝,自己从后面插进去。这种姿势无论对男女的刺激都很大,特别是女人,这种体位差得很深,很容易就能插到阴道深处。当然对男性龟头的刺激也非常大。

十几分钟,叶云欢突然感觉精血上脑,连续不断的快速抽插了几十下,把自己的精液猛灌到自己妈妈陈熏的子宫颈上。陈熏要嚎没嚎,高潮的这一下,她挺直了身子,憋了一股气,下体猛烈一缩,两人双手十指交叉,猛烈的捏住对方的手,就那么一下!这对母子一下便晕死过去。

三、穿越大明朝

太监杜甲:有请贵客!

说罢,只见叶云欢和他的妈妈陈熏狐疑地被带进了慈庆宫。

这是怎么回事?

只说那天晚上叶云欢在直播的时候把住自己妈妈的肩膀,狠命的干了几十下,把精液一股脑儿的射进妈妈体内之后,还没来得及把鸡巴抽出来,这对母子便双双晕死过去。

等他隔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叶云欢依然趴在陈熏的背上,他这才抽出了已经疲软的鸡巴。这抽的一下也把陈熏抖了个激灵,醒了过来。

还没顾上整理战场,他们突然发现,眼前一片陌生的景象。

他们母子做爱所在的,本应该是叶云欢书房的榻榻米上,现在变成了一张老式的雕文木床,床上一条素色棉被,床头放着两个硬瓷枕。

叶云欢一惊:妈,怎么回事儿?咱们怎么在这里了?

陈熏:儿子,这是什么地方?我是不是年纪大了,被你干晕了?

叶云欢:妈,你在这儿等我,我到外面看看去。

说这,叶云欢想找自己的衣服,四下张望,他的衬衫和牛仔裤都没了。倒是桌上胡乱堆放着几件衣物。他拿起来一看,肚兜和长袍……

叶云欢:妈,这……我们的衣服怎么变成这样了?

陈熏也下了床,她发现自己光着身子,也顾不上挡一挡,便到桌边拿起衣服看了起来。

陈熏:是啊,这…这是我们的衣服吗?

叶云欢这时好像有点眉目

叶云欢:妈,咱…咱是不是干得太猛,把我俩干穿越了。。。不行,我得去外面瞧瞧去。

但那也得穿衣服啊,他对眼前的衣物完全陌生,正在为难之际,陈熏拿起一条长袍便给他罩上。

叶云欢这才开了门儿,来到了家门外。

他这一开门儿,差点没把自己吓一跳。

眼前俨然一副电视剧里古装片的模样,街上人的装束毫无半点现代人的意思。叶云欢想看看是不是自己进了什么剧组,或者有人恶作剧了。转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摄像头,也没有拍戏的工作人员,街里街坊全都是在正经生活着的人。他再拿眼一看,路人头发都扎着鬏,瘦瘦小小的。

他愣了一会儿神,拦住一位路人,问到

叶云欢:大哥,大哥,问一下,今年是几几年啊?

这位大哥,看这个小子披头散发,还问几几年,吓了一跳

路人:嗯?小郎,今年是甲申年。

叶云欢懵了一下…

叶云欢:甲申年?我问的是几几年?

路人:什么几几年,甲申年啊,猴年!

叶云欢:那,是什么朝代啊?

路人:啊?!小郎你是过日子过腻歪了?大明朝天顺八年!

说着,这位路人骂骂咧咧便走了。

叶云欢愣在原地,发了得有5分钟呆。他缓过神来,立马跑进屋内。

屋子里,自己的妈妈陈熏已经穿好了衣服,也就是古代女人穿的那些蓝布罩衫,一条拖地长裙,腰围要系到胸部位置那种,就跟韩国那种古装剧里差不多。叶云欢一看妈妈,哪怕不化妆也是风韵徐娘的姿色。不过他没赶得及欣赏。

叶云欢:妈!咱俩八成是穿越了。我问了路人,说今年是甲申年,还说是明朝天顺八年。这可怎么办啊?

陈熏也惊到了,她倒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现在赶忙掐自己一下,生疼。

陈熏自己在学校上班的时候便是一位历史老师,虽然主要是教中国近代史,但她多少对历史有些了解。

陈熏:明朝天顺八年?大概也就是1450年前后吧。儿子,咱们怎么来到这儿来了。不过别急,我刚在这个家里逛了逛,好像也没别人,就我们两个人。咱们看看,日子还得过啊,不过要想想怎么样才能穿越回去。

叶云欢:妈,你说是不是昨天那个体位刺激太大了,我们晕死过去了才穿越的?要不咱们跟昨天一样,再来一次,看看能不能穿回去?!

陈熏:嗯,行,试试吧。不过妈妈饿了,我先弄点东西吃吧,小欢也不能饿着啊,不然没力气。

叶云欢点点头。陈熏便四下寻找,找到一点白面馒头,在那种老式灶台上蒸了起来。

正在妈妈做饭之际,叶云欢也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家。这个屋子很小,看得出叶云欢穿越过来的这户,生活过得不怎么样。没什么家具不说,主要还很小,也就那么30平米。没院子没阁楼,出门就是街边,门口正对着自家的床。加上一张灶台,一张吃饭的方桌,几乎就没什么空间了。

他是一刻也不想呆着,等陈熏把馒头蒸好了,母子俩少吃了几口。

叶云欢:妈,这房子也太破了,我可不想在这儿带着。等你吃完了,咱就上床穿回去吧。

陈熏:嗯,妈也不吃了。你去看看门窗有没有关好,我去床上等着。

说完,陈熏走到床上。叶云欢也跟了过来。

陈熏:儿子,妈妈衣服不脱了。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这房子也没什么遮拦,万一待会儿有人来敲门,我穿衣服来不及。

接着跟昨天一样,背对着叶云欢,跪坐在自己的脚踝上,就开始撩自己的裙子。这古代的裙子又厚又长,撩了一会儿才把后裙摆撩到腰际。

叶云欢也不含糊,毕竟年轻力壮,看妈妈慢慢撩裙子这个妩媚的动作,脸还侧向一边,一副娇羞模样。鸡巴马上硬了起来,猴急得便挪到陈熏屁股后面,一顿找洞。

陈熏:啊呀小欢,别急啊,妈妈还没湿呢!你捅到妈妈屁眼了。别急别急,妈妈衣服太厚,握不到你。你先扶着鸡鸡,在妈妈下面来回刮两下。等妈妈湿了,阴道口自然就找到了。

叶云欢真听话,扶着鸡巴,在陈熏下体来回磨蹭。

陈熏闭着眼,双手撑在双上,感受着儿子圆形的龟头在自己下体磨蹭的感觉。不一会儿也就分泌出了淫水。

陈熏:嗯~嗯~小欢,妈妈好了,你把鸡鸡扶助不要动,妈妈的洞口来找你。

陈熏说完,调整了一下自己屁股的位置,很轻松的找到了叶云欢阴茎所在,她想慢慢往下套,忽然自己儿子用力往里一捅,直接捅到了子宫颈,差点没把自己的心脏吓出来。

陈熏:~啊啊啊~嗯~~

她都没力气抱怨,任由儿子抽插,儿子插一下,她最多蹦出一个字儿来。

陈熏:儿~子~你~吓~死~老~妈~了~嗯~嗯~

她紧咬嘴唇,让自己的声音降低,她怕叫得太大声,被外面的人听见,毕竟门口就开在街边上。

叶云欢昨天才来过一发啊,这才过去没12个小时呢。套弄了十几分钟,陈熏都连声求饶了,根本射不出来。

叶云欢:妈,你下面爽是爽,但我射不出来啊,怎么办,你想想办法啊?

陈熏:哦~哦~儿子,这样吧,妈妈也没力气了,估计下面都要肿起来了,妈妈帮你舔一舔,好不好?

叶云欢:嗯,听妈妈的

陈熏毕竟是40多了,性经验比自己儿子要丰富得多,她知道虽然自己的下体还很紧实,但男人爽过一次之后,如果连续做爱,是很难射出来的。陈熏知道这一点,她也有绝招。陈熏的口活很好,她几乎可以把自己的嘴巴营造成阴道一样的环境,湿润而柔软,如果阴茎插深进去,抵住自己的扁桃腺的位置,还真就跟宫颈是一样的感觉,关键她的舌头非常长而灵活。

她离开了儿子的阴茎,下了床,先去喝了一口凉水润润口腔和嗓子。

陈熏:小欢,来,坐到床沿来。妈妈嘴巴帮你弄一下。等下要是想射了,跟妈妈说,妈妈再趴到床上来,你射到妈妈里面。咱们还跟昨天一样,试试能不能穿越回去。

叶云欢:好的妈妈,我想要射了就跟你说

陈熏于是二话不说,在床边跪在叶云欢的双腿之间,含住自己儿子的肉棒。她没急着套弄,而是先把嘴里的空气抽干,然后自己分泌出不少唾液,这才做好准备工作。

然后模仿做爱时候的动作,九浅一深,每套弄几下便把儿子的阴茎插进自己的喉咙。要说这跟平常做爱也差不多啊,但浅浅套弄的时候,她的舌头还在龟头上打圈。不仅如此,她一只手抓住紧握着叶云欢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抚摸蛋蛋,这可就是全方位的刺激了。

叶云欢哪受过这种服务啊,陈熏咕叽咕叽吃鸡巴吃了没几分钟,口水顺着下巴流到脖颈还没到胸口的时候,叶云欢就快不行了。

叶云欢:妈!妈!你快上来吧,我要射了。

陈熏啵的一下抽出自己的嘴巴,自己的口水还没来得及擦,一边口水横流一边急忙爬上床。

陈熏:儿子!儿子!忍住!捅到妈妈下面来。

叶云欢一顿乱找,还好陈熏下面湿的一塌糊涂,很容易插进洞口。和昨天一样,没两下,顶到宫颈口,精液喷射出来。母子俩又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