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X城之花(窒息,白绫,微冰文)

秋风瑟瑟,日近黄昏。X城警署前两名女警肃然而立,一天的执勤使她们的脸上带着一丝疲惫,但依然掩盖不了那份眼神里的骄傲。

X城警署,是帝国唯一的女警署,招收条件十分苛刻,不仅要求学历大学以上,年龄18岁至28岁之间,还要求仪容端秀,比例匀称,以正市容。此外,X城警局除了那位被称为“白玫瑰”的局长外,一直保持99名警员,一有新人进入便有旧人离开。即使这样,X城警署每年的招聘会还是挤破了头,但凡有腹中有些墨水,脸上有点颜色的女子,无不以进入X城警署为荣,因此,X城警署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X城之花。

站在左侧的女警偷偷看了一眼手表,又马上正了正军姿,心里想着马上就到换岗的时间了,她的男朋友来电告诉他今晚会来看她,并且为她准备了一件“能让人欲仙欲死的礼物”,想到这里,晚霞上那一抹嫣红便飞到了她的脸上,下体也觉得痒了起来,突然,只觉得下体一紧,她低头,便看见圆突突的耻骨上多了一个弹孔,剧痛袭来,混合着尿液的血液止不住的喷出,她弯腰倒地。身旁的女警察觉到异样,转头看到蜷缩在地的同志,还有那地面上缓缓洇开的血,大喊一声“敌袭——”,声音戛然而止,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弹孔,颓然倒地。

金子英放下手里的狙击枪,啐了一声:“冚家铲!慢了一步。”身边同样附身在狙击枪后的叶凌枫咯咯笑了起来,胸前呼之欲出的双乳骤起波涛“训练了这么长时间,英子你的枪法还是这么差。好了,本来也没打算偷袭”紧接着表情一紧,一挥手“进攻!”一声令下,身边的掩体后突然出现两百名全部武装的女子,一时间枪林弹雨便倾泻在X警局的门前。

警署大门很快被攻破,金子英带着二百名战士涌入警署,叶凌枫缓缓走到那名耻骨中弹正在地上蜷缩颤抖的女警身旁,伸手在她的下体摸了一把,抬手在鼻子前闻了闻,“嗯~”一声陶醉,又把手指伸进嘴里舔了几下“哟,我们的X城之花动情了,这爱液的味道姐姐可尝出来了哟~”蜷缩在地的女警抬起头,嫉恶如仇的看着她“啐!”叶凌枫抬头翻了个白眼,扭头走进了警署,走出几步反手对女警的胸口开了一枪,女警左侧的乳房一阵扭曲的形变,颤抖戛然而止,只剩那团微妙还在微微晃动……

叶凌枫站在警署的广场中静静地等着,黑色的长裙在黄昏的微风中轻轻抖动,叶凌枫表情宁静,好像周围的一切跟他没有关系似的,警署内枪声四起,呻吟声,痴笑声,吹弹可破的玉体被冰冷子弹穿透的声音,女体从楼上坠下落地的声音……枪声渐无,金子英带着几名女子向叶凌枫走来,表情狰狞又满足,脸上带着献血,不知是溅上的还是她自己从哪个女警的私密处掏来故意抹上的,叶凌枫想了想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都杀了,还剩白玫瑰和两个浪蹄子,都在会议室。你选择的进攻时间真是太棒了,所有人都调回来了,为了准备明天的季会。我们打了她们一个猝不及防,武器都没来得及从保险柜里拿出来。”“咯咯咯”叶凌枫掩唇轻笑,一对眼角尽显风流,“走吧,我们见见这位白玫瑰。”

会议室,白玫瑰坐在会议室头把交椅上,表情复杂,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把精致的白色手枪,就是这把枪,保了X城十年太平,身旁站着两位女警,一位是副警长,另一位今年是新招收的警员,三人身前站着几十名持枪的女子。叶凌枫和金子英推门进来,“哟~这便是我们大名鼎鼎的白玫瑰警长,小女子请罪,今日上门叨扰了。”说着叶凌枫做了一个古代女子的恭礼。白玫瑰一声长叹,“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只想知道,你是谁,为什么袭击警署?”“呀,好精致的手枪!送给我好吗?”叶凌枫一把拿起桌子上的手枪,也不管警长同不同意。白玫瑰伸手想要夺回,手出到一半停住了,慢慢缩回,那枪里有她留给自己的最后一颗子弹,“哎!回答我的问题吧。”白玫瑰长叹一声。“我们的目的嘛……”叶凌枫把玩着那把白色的手枪“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已经宣誓效忠V国,攻陷警署算是我们的首秀。”白玫瑰猛然一惊,想要说话,又咽了回去,表情更加颓然。“至于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是一条在主人面前承欢的狗罢了,我告诉你一个名字,”叶凌枫附身,胸前的双峰在白玫瑰面前微微律动,“紫石山大学,周庭。”“是她?!”白玫瑰猛然起身,双拳紧握,“是她,因为当年的事?因为那件事她就可以叛国?!”白玫瑰情绪突然激动,随即又慢慢归于明镜“叛国,为了他……她做得出……做得出……”“你明白就好,”叶凌枫巧笑嫣然“听说白玫瑰警长一生冰清玉洁,30岁了还是清冰之身,眼看要上路了,叶凌枫送您一场销魂,请您笑纳,拿住她!”

两名女子扣住白玫瑰的双臂,叶凌枫笑着解开裙带,从玉涧出一个迷你圆润的针管,内部是一点粉红色的液体,旋开针头的盖子,轻轻推了一下推杆,一丝液体流出,整个会议室马上弥漫着浓郁的芳香,“别怕,不是我要你,这叫“百蜜泉”,是V国新研制的春药,有疏水酥骨的功效,储存条件极为苛刻,要放在少女的下体,用体温养护,今天凌枫可是百般小心呢,生怕不小心被这宝贝扎一下,那不得硬从路人的裤裆里掏鸡巴含啊~”说完将针头插入白玫瑰的耻骨部位,缓缓的推进。白玫瑰只觉得一阵刺痛,紧接着脐下牝上糯软酥麻,哎呀一声瘫软在地,小穴蠢动,说不出的想要。白玫瑰自出生起30年,别说男欢女爱,就是连异性的手都没摸过一下,哪受得了着一剂猛药,手就不受控制地褪下衣裤往穴里抠。白玫瑰身体虽然不受控制,但是神志却特别清晰,叶凌枫看着地上身体扭动,手指喂穴,脸上表情却尽显屈辱的白玫瑰,心里一阵麻痒。

叶凌枫看了看另外两名女警,用枪指了指她们,又指了指地上蠕动的白玫瑰,“帮帮她。”为首的副警长刚才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着这么些年她最崇拜的警长受这样的凌辱,现在终于忍不住了,大喊一声“做梦!你们该死!”叶凌枫笑了,她每次笑都要以手遮颜,胸前的丰腴频频作乱,只让人猜想是她在笑还是那双乳在笑,“看不下去了,帮帮她嘛,你不会,凌枫可以教你啊。”说着凤眼一撇,又是两名女子控住副警长,叶凌枫走到副警长身前,抚摸着副警长凹凸的身材缓缓跪下,从凸峰到凹谷“很简单的,就像这样,”叶凌枫伸出舌头,隔着警服勾了一下那明显的骆驼趾,拉开拉链,褪下副警长的衣裤,副警长连声咒骂,想要挣脱却不得,叶凌枫摸了一下那肉嘟嘟的下体,手中白玫瑰的枪缓缓的插了进去,“看,就像这样……”“啊!——”冰冷的枪身深入下体,副警长激得一声尖叫“哦,太凉了吧,那我给它加加热。”说着叶凌枫扣动扳机,只听一声似闷似滑的枪声响起,那颗原本白玫瑰打算射进自己颅骨内的子弹破入的副警长的身体,副警长的身体突然僵直,子弹造成的空腔效应以及其刺激的视觉效果从耻骨到小腹,似一道波浪涌过。旁边新来的女警员吓得尖叫一声,瘫软在地,叶凌枫拔出沾满了混合着爱液和鲜血的白色手枪,两名女子放开副警长,尸体猛然跪倒在地。

叶凌枫舔了舔枪身上的液体,转头看着刚才坐倒在地的女警员,“咯咯咯,白玫瑰的枪过来名不虚传,一颗子弹坐倒两个,“地上的白玫瑰早已淫入媚骨,莺莺燕燕地说着“帮我,干我”,叶凌枫媚了一眼女警员“你们警长快要坚持不住了,你看?”“我帮!我帮!”女警员慌忙往白玫瑰身边爬,秋招刚刚结束,她来警署还不到一个月,那还是她通过层层关系把上层一个领导用小穴喂饱了才得以进入X城警署,没想到这么快便身陷死地。这女子办案的本领没多少,床上功夫却是了得,要不也不能一夜缠绵便把领导睡服帖了。女警员来到白玫瑰身边,替她除去了身上剩的不多的衣服,分开白玫瑰的双腿,拿开那双生疏的只知道抠动的玉指,埋头在白玫瑰双腿之间,香舌上下翻飞,抵挑旋弹,不一会那玉首双腿间便传出动听的水声。“啊~——”白玫瑰双眉紧蹙,强烈地快感自下体袭来,双眼一闭,心想原来这缠绵是这样的欢愉,反正今天算是必死无疑了,索性双眼一闭,双手揉着胸前两圈绣球,任她戏弄。

叶凌枫看着身旁这一幕淫靡,嘴含笑眼含情,挪到白玫瑰身旁“姐姐,今儿您可得谢我呀。”又对白玫瑰双腿间手口并用的“高手”女学员说道“可惜了,若你是个男的,她必更快活,用脚吧。”女警员很是听话,那一幕穴中开枪已经打碎了她的心理防线,现在只想听从叶凌枫只会,奢求能给她一条生路,那一夜穴都快干坏了才换来的前程不能被这飞来横祸抹杀。女警员调过身,褪下右脚的丝袜,左手拉着白玫瑰的左腿,玉足顶在穴前,道了一声“警长,我可来了。”说完脚趾紧勾,身体后仰,右腿一送,玉足便进去了一半。“啊~——嗯~——”白玫瑰身子后仰,一声绝美呻吟,两人如两把满弦的弓,又如那如钩的月。女警员玉足抽送,白玫瑰呻吟不止,待觉得白玫瑰逐渐适应,女警员抽出右脚,“不要——”白玫瑰抬眼高喊一声,又觉得羞耻,赶忙闭紧双眼躺在地板上。女警员花样也是了得,双脚脚底并抵,左脚有丝袜耳右脚光滑,做了一个类似双手合十的动作,两支玉足又重新对准了殷殷有水流出的蜜穴,一下便送了进去,这一下直达宫颈,又是双脚,再加上右脚还穿着丝袜,拿一下摩擦便摩去了半条命,白玫瑰只觉得刚才的空虚被强于之前十倍的快感填满,似灵魂出窍,一声娇吟便晕死过去,蜜穴如同被捅破了蜜罐一样,大量爱液从女警员双脚的缝隙中簌簌喷出,白沫点点,一幅美艳绝伦的淫靡画面。

女警员缓缓抽出双脚,悬在半空,脚尖有汁液滴落。叶凌枫斜跪在地上,快速挪了过来,一把握住没有丝袜的右脚便含了上去,“嗯——有这样的功夫,今天死在这,确实可惜了。”女警员“啊!”一声抽回玉足,喃喃道“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还可以服侍您,求求你饶了我吧。”叶凌枫轻抚女警员的脸颊,轻轻说:“我也舍不得呢,可是我接到的命令是一个不留呀。一朵白玫瑰,99朵X城之花,我可不敢违令。不过呢,我可以让你死得更美丽一些。”叶凌枫环顾四周,见到会议室两侧立着两个一人多高的旗杆,一面插国旗,一面插警旗。叶凌枫坏笑一声“选一面。”女警员惊恐地看着她“选一面~”叶凌枫语气加重了几分,“我……我选警旗。”“好!”叶凌枫站起身马来,对手下说道,“今天,咱们变给X城换两面旗。来人,把国旗换成V国国旗,警旗嘛~”向女警员坏笑一声,“就是她了,把她从下体插上旗杆,让她也快活一下。把这两面旗立在警署门前。”手下一声得令,出来一名、名女子将国旗换掉,又两人抬起女警员站上桌子要插进旗杆。女警员惊恐地喊着“不要!求求你!不要!”两人褪掉女警员的衣裤,分开她的双腿,一人一指分开小穴,对准旗杆顶部的圆球送了一送,又拖着女警员上下抽送了几下,突然一送手,“噗——啊!!——”女警员一路下坠直到旗杆盯到脖颈才停住,两条一袜一裸的腿垂在两侧颤抖,离地面还有一尺距离,献血通过小穴顺着旗杆如潮水般流出……

“你——”白玫瑰醒来,刚好看到女警员被插上旗杆,心里一痛,急呼出声,却感觉舌头不受使唤。叶凌枫来到白玫瑰身旁,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才上白玫瑰的胸脯,高跟鞋的长根陷入乳房,像是要刺破一样,整个乳房形成了一个同心圆。“99朵X城之花已经凋零,你这朵白玫瑰也该上路了。”白玫瑰脸上表情一阵冷漠,忍着胸前的剧痛偏过头去。“抬到大门处,送她上路。”众人把白玫瑰和两面“旗”抬到警署大门处,V国国旗和新“警旗”立于两侧,两人架着骨软筋酥的白玫瑰。叶凌枫从腰间解下一条白绫,“既然自尽的枪您送给了我,那这条白绫,就算是我的回礼吧。”叶凌枫走到白玫瑰面前,亲手将白绫绕过她的皓颈,在身后打了一个结。素手轻挥,白绫似出水蛟龙绕过上空的横梁。叶凌枫将白绫那段交给金子英。问白玫瑰“有什么遗言吗?”白玫瑰不说话“哦,是我糊涂了“百蜜泉”的药效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退的,可惜了。”说罢,叶凌枫一个示意,金子英用力一拉,白玫瑰秀眉紧蹙,那双白里透红的双脚缓缓离地。将白绫一头系好,金子英来到叶凌枫身边,看着悬在空中的两只玉足,“她怎么不动?”,叶凌枫红唇微抿,“她要强,不过,恐怕坚持不了多久。”白玫瑰悬在半空,白绫紧紧地吊着皓颈,觉得双腿似有重物拉扯,却又感觉下体愈发瘙痒,刚才的满足感一扫而空,小穴潺潺滴露。渐渐地意识不再清晰,双腿便开始胡乱踢蹬,玉足紧拱,想要够到那遥不可及的地面,穴中溪水顺着玉腿流到玉足又被甩开,甩到地上,自己的身上,还有叶凌枫的脸上。双手却不是乱舞,而是不受控制地去够那愈发瘙痒的流水玉涧,却手上无力,不能销魂。

渐渐地,白玫瑰双足踢蹬越来越小,脚趾下垂,不再动弹,叶凌枫走到白玫瑰身旁,低头舔了一下那葱葱玉足,脸上有增一抹红晕。突然,白玫瑰抽搐了一下,玉足一下子踢到了叶凌枫的脸上,随即再不动弹。黑色的长发在黄昏的微风中缓缓飘扬,脸颊因为充血的缘故分外嫣红,更增加了一些妩媚,乳房上哪个高跟鞋的印记还没有消退,身上香汗点点,在晚霞的映衬下不时折射出微光,一双玉腿漫无目的地随惯性轻摆,玉足如出生的新月,不是有液体滴落,只不知是爱液还是尿液还是汗水。叶凌枫掩面后退三步,脸上沾满了白玫瑰的爱液和汗水。叶凌枫不怒反笑,“多谢警长赏赐,既然如此,那这配枪便还给您吧。”叶凌枫看了看半空中身无寸缕的白玫瑰,“放哪儿呢?就放您的阿房宫里吧”踮起脚尖,将配枪缓缓插入白玫瑰小穴,沥沥轻响,又惹出好多蜜水,只留一个枪把在体外。

叶凌枫又做了一个和初见时一模一样的恭礼,转身挥手“献礼,便回去吧。”一百多人领命在警署广场中忙碌了一个小时,然后无声退走,叶凌枫的声音渐渐融入将来的夜色“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明天,定有好戏看呢……”

夕阳西下,空留余晖,一支玉体悬与中门,身旁一女体旗帜,三白一黑四支玉腿随风轻轻摆动,似有万般话语要言,从天上看下去,广场之中,98名赤裸女子被摆成了各种淫乱姿势,自慰、百合、群交一片淫靡。

ps:在某论坛参加文学大赛写的一章微冰文,因为要顺着前几章的人物设定来,所以发挥不算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