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的两个伯伯轮奸

今天我和老公还有其他的几个好朋友一起聚会,大家边吃边议论着不久以后 的假期该怎么度过,这时,其中的一个朋友提出去一个风景区去游玩,大家都觉 得那个风景区不错,但就是远了点,又有一个朋友说:“对了,你不是有个亲戚 就在那里吗,虽然远,但我们可以住在你的亲戚那里呀。”这话是对我老公说的, 大家立刻都看着我老公的反应。老公有些为难的说:“有是有,可我已经有几年 没有过去了,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呀。”听到老公这么说,大家立刻你一句我一句 的开始开导老公了,终于,老公还是坚持不住,同意了大家的建议,我们约好改 天就出发。 大家带着必要的用品,在老公的带领下向目的地出发了,由于很久没有去了, 我们找了好半天,又联系了好几次他的亲戚,才在天黑前到了老公的亲戚家。老 公的亲戚已经在门口迎接我们了,我和老公走过去,老公赶紧打招呼叫道:“大 伯,您好,好久没有过来看您了。”老公的大伯也笑的说:“是呀,还以为你把 大伯忘了呢,你不来是不来,一来就带了这么多人呀。”老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是呀,又要打扰您了,我们住几天就走。”大伯说:“没问题,不过不知道 你们这些城里的年轻人住不住过惯,毕竟大山里的生活不怎么好,也比较落后。” 老公赶紧说:“不会的,我的朋友很好打发的,哦,对了,大伯,给您引见一下, 这是我的老婆,您是不是都认不出来了。”说着,老公把我拉到了大伯的面前, 我也赶紧说到:“大伯,您好。

”当大伯注意到我的时候,立刻看的呆住了,因 为是游玩,我也特意打扮了一下,上身是一件薄薄的小衬衫,隔着衬衫隐约透明 的面料,可以依稀的看到我里面的一件黑色的蕾丝乳罩,下身是一条紧身弹力的 超短裙,紧紧包裹着我肥圆高翘的屁股,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完全展示在大伯的 面前,大伯呆呆的看了半天,才在我再次叫了他一声后清醒过来,大伯招呼着我 们进来,给我们安排各自的房间,边兴奋的和老公称赞到:“你小子有眼力,居 然找到了这么一个性感漂亮的老婆,连老汉我都羡慕啦,大山里可没有这么性感 的女孩子呀。”老公满足的陪笑说:“哪有啦,没您说的那么好啦。”而我在不 远处听到他们的谈话,看着自己性感暴露的穿着,也羞的红了脸。 我们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在大伯的带领下,我们到附近的风景区游玩了一天, 经过游玩,大家和大伯也熟悉了起来,大家有说有笑,也没有先前的陌生感觉。

在游玩的时候,我发现大伯一直偷偷的盯着我,尤其是在我走动或是坐下休息时, 超短裙被撑高,裹着丝袜的大腿几乎全部露出来,大伯更是看的兴奋,弄的我脸 红红的,心跳也好厉害。游玩了一天,大家才又回到大伯的家里,大伯又开始准 备晚饭,由于自己也陪了我们一天,大伯感觉有些累,就让老公把隔壁邻居的王 老汉叫来了,王老汉和大伯是邻居,也是好朋友,都是六十多的人了,不过由于 在山里生活,身体都很硬朗,根本看不出来年龄那么大。我和老公就叫他王伯, 大伯拉着王伯一起到后面去忙活晚饭了。很快,丰盛的饭菜就上来了,我们都津 津有味的吃着,都说和城里的味道不一样,大伯说当然不一样了,这是山里大锅 做的菜,就是香啦,这时,有人说要大伯教我们做饭,如何生火,大伯说当然可 以,正好有个菜凉了,大伯说要回去再热一热,问有没有人愿意一起到后面去看 看,大家似乎都累了,都说不去了,这时大伯突然对我说:“要不你陪大伯去吧, 我也需要有人帮忙生火的。”我立刻忧郁的看着老公,老公说:“那好吧,你就 过去帮忙吧,也好学学,回来教教我们。”我这才和大伯来到了后面的柴房里。 柴房在最后面,远离了吃饭的院子,没有了其他人的喧哗,四周也静了下来。

我和大伯来到柴房里,柴房很简陋,一边是锅灶,而另一边就是小山似的的柴火。 大伯给我拿了一个小板凳,让我帮他生活,我有些忧郁,但还是坐了下去,由于 是小板凳,又矮又小,我坐下后超短裙几乎被撑到了屁股上,裹着丝袜的大腿不 仅露了出来,就连丝袜上方裸露的大腿跟也露了很多。大伯兴奋的边弄饭边欣赏 着我的样子,我红着脸,害羞的舔着柴火。由于没有经验,柴火燃烧溅出的火星 一下子掉在了我的脚上,疼的我“啊”的叫了一声,大伯听到我的喊声,立刻过 来蹲在我的大腿旁边,关切的问我有没有烫着,我赶紧说没有,但大伯还是说: “来,还是让大伯看看,要是烫坏了好赶紧想办法。”说着,大伯伸手握住了我 的小腿,我立刻紧张起来,赶紧躲闪身体边说:“不用了,大伯,我没事的。”

但由于坐的是小板凳,加上我的身体躲闪幅度过大,整个人一下子载倒在了地上, 而大伯则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牢牢的压在了身下。 我更是不知所措了,赶紧说到:“大伯,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您赶紧起来 吧。”但大伯没有放开我,兴奋的看着我说:“你的身体好柔软啊,大伯好喜欢, 你真的好漂亮,尤其是你这两条性感的大腿。”说着,开始用手摸起我的一条大 腿来。我被大伯的举动吓了一跳,立刻纽动身体边说:“不要……不可以的…… 大……”没等我的话说完,大伯的嘴已经封住了我的嘴唇,满是胡茬的嘴在我的 嘴唇上疯狂的亲吻起来。边亲,一手继续摸着我的大腿,一手则隔着衬衫使劲的 按压着我的乳房。我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了,依仗着最后的意识说到:“啊…… 啊……不要……大伯……您是长辈……怎么可以……啊……会被我老公发现的… …啊……”大伯近乎粗暴的扯开了我的衬衫,把手伸进了我的乳罩里,使劲揉捏 着其中的一个乳房,兴奋的说到:“怎么不可以,我是长辈,你就更应该满足长 辈啦,放心,你老公不会知道的,你的乳房好大呀!来,让大伯好好的摸摸吧。”

在大伯的挑逗和抚摸揉捏下,我最后的防线终于被冲破了,我不再挣扎和阻拦, 开始享受着大伯的亲吻和粗糙的大手在我乳房上的疯狂揉捏。大伯见我接受他了, 这才起身,一把把我抱了起来,来到小山似的的柴火堆后面,把我放到了柔软的 柴火上面,再次压在了我的身上。 乳罩被大伯扯掉,他兴奋的把玩着我的两个乳房。“宝贝,你的乳房好丰满 好硬挺呀,大伯快六十了,居然又能得到你这样的乳房,真是荣幸呀。”我被大 伯说的更加难为情了,大伯开始疯狂的吮吸起我的乳房来,我也随之呻吟了起来。

大伯吮吸着我的乳房,而手也胡乱的摸着我的大腿和屁股,“宝贝,你好美丽, 你知道吗?每个晚上我都幻想和你做爱,幻想着你被你老公干的样子,幻想着你 的乳房,你的大腿……”大伯边吻着我,边对我进行着挑逗。我红着脸害羞的说 到:“啊……大伯……不要说了……你说的……说的人家好难为情……啊……” 大伯见我风骚了起来,就继续说到:“宝贝,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好,但我无法控 制自己。

你实在太美了,只要能干到你这样的美人,就算要我老汉的命也可以的。” 我还来不及回应大伯,大伯已经再次吻上我的乳房:“宝贝,让我好好爱你一次, 你只管享受,什么都不要想┅┅”我再次呻吟了起来:“大伯┅┅我┅┅好痒┅ ┅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大伯用牙齿轻轻 咬住我的右边乳头,右手掌将我左边乳房整个包住慢慢地揉,不一会儿我的身体 不自主的抖动,两腿不自主的搓动。大伯见我开始享受了,就趁热打铁的继续把 我的套裙扯了下来,我半裸的躺在了柴火堆上,上身全裸,乳房暴露着,下身此 时只还剩一双丝袜和一条t字内裤,大伯欣赏着无比淫荡的我,开始用两只手从 我的屁股沟由下往上摸,同时用力抓住我的丰臀揉,“啊┅┅啊┅┅啊┅┅”我 享受着大伯揉捏着我的丰臀,喘气声像是得到充份的快乐。

大伯也是无比的兴奋 :“宝贝,你的屁股真是又肥又翘,好有弹性呀。” 大伯边说边扯掉我的内裤,开始用舌头亲舔了起来,一直舔到我的大腿内侧, 跟着再慢慢地舔到我的阴核,当他的舌头刚碰到我的阴核时,我的反应就大得很 厉害,我身体不停地扭动,大伯坚硬的胡茬不停摩擦着我的阴唇,我不知是兴奋 还是疼痛的呻吟着,爱液蜂涌而出,呻吟声也愈叫愈大。我已经被性欲完全征服, 开始急切的呻吟着:“啊┅┅我┅┅好痒┅┅好难受喔┅┅喔┅┅您别再┅┅喔 ┅┅别再┅┅舔我了┅┅”我发浪地喘息着,发出抽噎的声音:“拜┅┅拜托┅ ┅你┅┅”大伯知道我这次是真的淫荡起来了。便故意问:“拜托什么?美人。”

我用那淫荡的眼睛看着大伯,蹶着嘴说:“拜托您放进来┅┅”大伯又问:“放 进什么?”我见大伯故意逗我,更是无比的羞愧和难为情:“大伯,您好坏啦。” 大伯笑了笑说:“小宝贝,你要是不说,大伯怎么知道呀。”说着在我的乳房上 使劲咬了一口,我立刻大叫到:“啊……大伯……我要┅┅大伯快插进来┅┅狠 狠地干我┅┅”随着我的大叫,大伯的阴茎也猛的插入了我的阴道里,开始了疯 狂的抽拉起来。我的阴道里冒出了许多淫水,我开始全身摇动,发出呻吟。 就在大伯要再接着干我的时候,突然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柴房的门开了, 这可吓坏了我和大伯,大伯赶紧停止了干我,和我一起观察着动静,居然是我的 老公和王伯,我几乎要窒息了,只听到老公说到:“奇怪,怎么不在柴房呀,到 哪里去了。”

原来老公在找我,他哪里知道,我此时就在他身边的柴火堆后面, 一丝不挂的被他的大伯兴奋的干着呢。我真怕他会过来查看,但他没有,王伯说 :“不要管了,还是回去喝酒吧,也许和你大伯出去了,不会有事的。”说着, 拉着老公离开了,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直到没有了脚步声,大伯才紧张的说 到:“好险呀,宝贝,我们继续吧。”说着,再次疯狂的干起了我,我也再次呻 吟了起来。大伯的鸡巴渐渐越插越深,我不得不承认大伯还是很健壮的,粗硬的 阴茎干的我有时呼吸沉重,有时抽噎。大伯边干我还边弯下身来吻着我的乳房, 一路吻向我的嘴,将舌头伸进我的小口中,舌尖卷曲起来再口腔内不停搅动。我 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表情幻化不定,既娇憨又妩媚:“啊……大伯……没想 到……啊……您干的我……好舒服……我要……使劲干我……”大伯兴奋的说到 :“你现在好淫荡呀,快,叫我老公,快叫。”“不┅┅我不叫┅┅”我上气不 接下气的说到。大伯见我不叫,就开始更加疯狂的干我,我立刻再次淫叫了起来 :“啊……我叫……老公……我要……我是你的……老公……干死我吧……”天 啊,我终于把老公的大伯叫成了老公,大伯见我叫他老公,更加疯狂了:“我的 好老婆,我这就来满足你。”

大伯开始疯狂的干我,柴火被我们弄的凌乱无比, 我流满淫水的屁股上粘满了柴火苗。终于大伯龟头狂胀,接着马眼一开,滚烫的 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我的子宫中,“啊┅┅”我和大伯两人都叫 出来,同时一起打着哆嗦。 大伯满足的开始整理衣服,我也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但由于身上出了很多 汗,而且下身由于大腿和屁股流满了我的淫水,所以也粘了很多柴火苗,如果这 样被老公看到,要如何说呢,大伯自信的说没问题,拉着我就出去了,大家正在 院子里打牌,老公见我回来了,但又是如此的狼狈,便问我是怎么弄的。一旁的 大伯赶紧说是刚才发现了一只野兔,我们一起去捉的时候不小心弄的。老公也没 就没在问下去,我就想赶紧先洗澡,可是由于大家刚才都洗澡了,热水一时没有 了,真是没有办法,正在这个时候,一旁的王伯主动说:“要不到我那里去洗吧, 反正就在隔壁,很方便的。”

大伯也说是呀,赶紧去吧,我只好和王伯一起来到 了隔壁他的家里。 家里没有人,屋子也是很简陋的,王伯带我来到了厢房里的“浴室”,所谓 的浴室,其实就是用一人高的树枝围挡起来的,四壁透风,而且有很多可以偷看 的缝隙,我立刻有些忧郁了,王伯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到:“没关系的,家 里也别人,我不厢房门关上,在外面给你放风,你放心洗澡就是了。”到了这个 地步,我也只好同意了,王伯退出了厢房,我来到树枝围成浴室里,脱光自己的 衣服,开始洗澡,虽然条件很简陋,但是水还是很好的,我洗的很舒服,但又不 好意思洗的时间太长,只好赶紧冲洗干净以后,就裹着一条浴巾出来了,因为我 换洗的衣服都在我带着的一个包里,在洗澡前我并没有顺手带着,而是放在了浴 室外面的厢房里,但我出来却发现我的包不见了。我暗自奇怪,明明我就把包放 在了角落的一个凳子上了。没有办法,我只好裹着浴巾走出了厢房,看到王伯的 正房亮着灯,我就走了过去,来到了房间里,我撩开门帘一看,立刻被眼前的情 景吓呆了。我看到装有我换洗衣服的包已经被打开,而王伯就在一旁,竟然一手 拿着我的一件乳罩在尽情的闻着,一手拿着我的一条t字内裤,套在自己的阴茎 上兴奋的套弄着,我突然撩开门帘进来也吓了他一跳,他有些尴尬的赶紧拉上自 己的裤子边说到:“啊,你怎么这么快就洗完了,我,我,我是想帮你看看你有 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才打开你的包的。”

边说边把乳罩和内裤递还给我。我红着脸 低着头接过乳罩和内裤,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王伯的裤子被阴茎撑的鼓鼓的。盯 着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我,我的肩膀和胸脯裸露着,下身浴巾也只是刚刚盖过屁股, 我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着,忘伯兴奋的盯着我说到:“你,你不会生气吧?” 我低着头红着脸说到:“不会的,我知道您不是有意的。”王伯放心了许多。 见我转身要离开,王伯赶紧叫住了我。我问他还有什么事,王伯忧郁了半天 还是没有说出来。我说没关系的,我会给您保密的。王伯才试探性的说到:“我 有点不明白,就是,就是,就是你的内裤那么的小,和我的手掌差不多,而你的 屁股长的那么丰满,还有这个薄薄的长长的袜子,这么短,你的腿那么修长,这 些内衣你是怎么穿上的呢?”听着王伯的话,我的脸更红了,王伯也兴奋的看着 我的反应,接着说道:“我想,我想反正现在家里没有人,你能不能穿给我看看, 也让我六十多的老汉开开眼,好吗?”听到王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忧郁了, 屋子里静的厉害,几乎可以听到我们彼此的心跳声。我抬起头,立刻看到了王伯 那充满欲望和祈求的目光。我红着脸,低着头,小声的说道:“那好吧王伯,我 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你要保密,也不能偷看我的。”王伯见我同意了,兴奋的说 :“好好好,我这就出去,你放心的换好了。”

说完,就走出了屋子,我紧张而 又兴奋的开始穿上我的内衣。 过了一会,我说一声好了,王伯立刻急切的走了进来,立刻被眼前的我惊呆 了,此时的我换了一身白色透明的睡裙,湿湿的长髮垂在肩上,美腿上穿著肉色 蕾丝花边的丝袜,隔着薄薄的睡群,可以清晰的看到我里面穿着的一身粉色的乳 罩和t字内裤,这身内衣正是王伯刚刚用来手淫的那声内衣。脚上是一双水晶透 明的高根凉脱,其实这么性感淫荡的穿着,我一般都是在暗示老公我想要的时候 才穿的,没想到今天却把自己淫荡的样子展现了一个六十多的老汉面前。王伯口 水都流出来了。感觉他的下体已经涨得很难受了。他再次试探的说到:“你真是 太美了,我们山里从没有你这样的小少妇呀,求求你,能把睡裙也脱了吗?”我 红着脸点点头,把睡裙脱了下来,此时我只穿着内衣站在了王伯的面前。王伯走 近我,仔细的欣赏着我的身体,兴奋的说到:“好美呀,真想不到,那么小的内 裤你居然真的能穿上,看,你的身体真白,你的屁股好肥呀,你的阴毛都露出来 了。”

听着王伯淫荡的话,我几乎羞愧的无地自容了:“王伯,不要这么说人家 了,人家好难为情的。”王伯擦着流出来的口水说道:“求求你,我的美人,你 能不能把内衣也脱掉吧,让老汉我看看你的身体好不好,求你了。”我也豁出去 了,红着脸慢慢脱掉了乳罩和内裤,只剩腿上还裹着一双丝袜。一丝不挂的站在 了王伯的面前,王伯几乎疯了起来。 王伯把我拉到屋子里唯一的一个灯泡下面,欣赏着我的身体。我此时羞愧的 用一手遮住了乳房,一手遮住阴部。王伯颤抖的拉开我遮羞的双手,在昏暗的灯 光下,赤裸裸的我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緋红的娇嫩脸蛋、小 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乳头白嫩、圆 滑的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裹著丝袜的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 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湿的阴毛很密,再往底下,是湿淋淋的一片了。我娇 羞的问王伯看够了没有,王伯颤抖的说道:“看……看……”没说完,就猛的抱 住了我,把我一把按倒在了一旁的床上。我浑身的冰肌玉肤令王伯看得慾火亢奋, 无法抗拒。王伯疯狂的伏下身亲吻我的乳房,我的乳房丰满而坚挺,王伯张开嘴 吮吸著红色的乳头,他似乎很难想像自己居然能得到如此完美的乳房,用手揉搓 著乳房,感觉饱满而柔软,鬆手后马上恢復坚挺的形状。

含住乳头使劲吸著,两 粒葡萄似的乳头很滑。不一会嫂嫂的奶子变得更加丰满,两个乳头也翘在乳峰中 央顶端。“嗯……王伯……不要……你说只是看的……啊……不要……嗯……” 其实我此时早已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象征的挣扎边娇羞的浪叫。 但王伯可没有管我,在完全享用完我的两个乳房后,才离开那对美乳,接著 吻我的肚脐、小腹,很快就到了我的下身。王伯开始亲舔我的阴毛。我的阴毛浓 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 缝沾满著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同样充满诱惑,加 上我刚刚已经清洗了身体,诱人的阴部充满了我的体香。浓郁的体香更加提升了 王伯的慾望,让他更加兴奋!!!

王伯将我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搭在自己肩 上,美丽诱人的玉穴呈现在王伯面前,王伯用手指轻轻分开两片阴唇,用嘴先行 亲吻吸吮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弄我的大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 核,舌尖刮著阴唇上的淫水。我被挑逗的呼吸变的急促了:“啊……王伯……不 要……您好坏……嗯……啊……您……好色……你弄得我好痒……我难受死了… …你真坏……”王伯听着我淫荡的呻吟声,也兴奋的说:“我当然色了,要知道 有你这么一个大美人,我早到你大伯家帮忙了,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兴奋的要命, 怎么样,我舔的还舒服吧。”我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 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著,双手紧紧按着王伯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 声:“啊……王伯……我好舒服……您……舔得我好舒服……我要……我要到了 ……”

王伯似乎没有听懂我要到了是什么意思,只好更加猛地用劲吸吮咬舔著我 湿润的穴肉。我大声的叫了起来:“啊……啊……我到了……我高潮了……啊… …”接着,我开始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王伯更彻底的舔 食我的甜美淫水。 王伯被我疯狂的举动惊呆了,问我:“我的美人,你怎么了,什么叫高潮啊?” 我见王伯连高潮都不知道,也没工夫再给他解释了,娇羞的呻吟道“您……色鬼 ……您……您坏死了……我……我可真怕了您啊……”王伯兴奋的说到:“是吗, 那今天就让我这个老色鬼好好的干你一次吧,别怕,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 味尝尝。”

说完,王伯分开了我的双腿,我知道他要插入了。娇羞的说道:“啊 ……不……王伯……我有老公的……您不可以……啊……啊……”王伯不语,只 是分开我的双腿跪在我两腿中央,右手掰开阴唇左手握住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我 的小穴穴口研磨,不一会就磨得我骚痒难耐,不禁挺动著屁股娇羞:“王伯…… 别磨了……小穴痒死啦……”王伯立刻问我说那你不是说不可以吗。我知道他在 挑逗我,淫荡的说道:“啊……可以的……啊……快………干我……求……求您 立刻干我……快嘛……”从我那淫荡的模样就知道,我已经完全疯狂了,王伯此 时也不再犹豫,把鸡巴对着我穴口猛地插了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 大龟头顶住了我的花心深处。 可能是由于插入的过于猛烈了,王伯似乎有些想射,所以他并没有立刻开始 阴茎的抽拉,而是抬起我的上身,用嘴吸吮我的乳房和乳头,另一手搂住我的腰 轻轻晃动著。我见他一直没有干我,早已经有些着急了,催促道:“老……色狼 ……快……我的阴道好痒……快点干我啦!”王伯才把我放了下去,直起身缓慢 的拔出鸡巴,又缓慢的插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两片阴唇随著鸡巴的抽插而翻开 陷入。我也随著王伯的动作也缓慢的配合著扭动腰肢。“喔……美死了……”王 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抽插间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成了疯 狂的乐章。“王伯……美死了……快点用力的干我……喔……”我淫荡的呻吟着。

而王伯也开始疯狂的干我。不一会我就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 声:“喔……喔……王……王伯……我好舒服……爽……啊啊……真爽呀……” 只见我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一对美丽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著,晃得王伯更是 神魂颠倒,我主动伸出双手握住王伯的手,让他的双手按在我的两个丰乳上,王 伯被我如此主动的举动吃惊不小,但立刻会意的开始尽情地揉搓抚捏起我的两个 乳房来,原本丰满的乳房在王伯粗糙的大手的揉捏下更显得坚挺,而且小乳头也 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王伯伏在我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我的红唇、抚摸我的乳房,一边抽动鸡巴, 仔细品味我成熟淫荡的少妇的身体。兴奋的叫着:“宝贝你太……太美了……我 一刻都不愿离开你……怎么样……我老汉干的你还舒服吗?”我也热烈的回应着 :“喔……喔……王……王伯……我好舒服……没想到您的身体还是那么的硬朗 ……干……干的我真爽呀……”王伯继续说到:“真是个小骚货,今天我老汉可 是享受了,你的身体真是又滑又嫩呀,我的老婆子当然年轻的时候都没有你这样 丰满淫荡的身体,干起来也没有你这样的风骚。

小骚货,今天我老汉非要干死你。” 说着更加使劲的干起我来,我也再次淫荡的叫了起来:“啊……王伯……你好坏 ……轻点……干死我了……”看着比自己大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兴奋的享用着我 的成熟丰满的身体,我感觉自己真是淫荡死了,也许是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在听 到王伯用我和他老婆相比的话以后,我竟然接着说到:“啊……王伯……那…… 那就把我当您的老婆……当您的老婆那么干吧……”王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让我再说一遍,我只好羞红着脸再次淫荡的说道:“啊……王……不……老公… …我是您的老婆……我是您的……老公……干我……干死我……”王伯听到我竟 然叫他老公,几乎要疯了,大叫着发疯的开始猛烈的干着我的阴道。很快,王伯 开始要射了:“我的老婆,我要射了,我可以射在你的阴道里吗?”我呻吟着: “当然可以……我是你的……老公……尽情的射吧……我要……”得到我的许可 以后,王伯开始开始最后的冲刺,终于,在王伯一声闷哼下,他射了出来,我紧 紧抱着王伯,享受着王伯精液的疯狂射出。 王伯抽出了阴茎,精液从我的阴道里立刻流了出来,王伯喘着粗气,欣赏着 我被干完以后的样子,我红着脸坐起来说道:“王伯,您好坏,欺负人家。”王 伯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兴奋的说到:“宝贝,回去和你老公说说,在这里多住几 天吧。”我红着脸默默的点了点头,王伯满意的再次把一丝不挂的我抱在了怀里, 尽情抚摸欣赏着我的肉体。

今天我和老公还有其他的几个好朋友一起聚会,大家边吃边议论着不久以后 的假期该怎么度过,这时,其中的一个朋友提出去一个风景区去游玩,大家都觉 得那个风景区不错,但就是远了点,又有一个朋友说:“对了,你不是有个亲戚 就在那里吗,虽然远,但我们可以住在你的亲戚那里呀。”这话是对我老公说的, 大家立刻都看着我老公的反应。老公有些为难的说:“有是有,可我已经有几年 没有过去了,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呀。”听到老公这么说,大家立刻你一句我一句 的开始开导老公了,终于,老公还是坚持不住,同意了大家的建议,我们约好改 天就出发。 大家带着必要的用品,在老公的带领下向目的地出发了,由于很久没有去了, 我们找了好半天,又联系了好几次他的亲戚,才在天黑前到了老公的亲戚家。老 公的亲戚已经在门口迎接我们了,我和老公走过去,老公赶紧打招呼叫道:“大 伯,您好,好久没有过来看您了。”老公的大伯也笑的说:“是呀,还以为你把 大伯忘了呢,你不来是不来,一来就带了这么多人呀。”

老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是呀,又要打扰您了,我们住几天就走。”大伯说:“没问题,不过不知道 你们这些城里的年轻人住不住过惯,毕竟大山里的生活不怎么好,也比较落后。” 老公赶紧说:“不会的,我的朋友很好打发的,哦,对了,大伯,给您引见一下, 这是我的老婆,您是不是都认不出来了。”说着,老公把我拉到了大伯的面前, 我也赶紧说到:“大伯,您好。”当大伯注意到我的时候,立刻看的呆住了,因 为是游玩,我也特意打扮了一下,上身是一件薄薄的小衬衫,隔着衬衫隐约透明 的面料,可以依稀的看到我里面的一件黑色的蕾丝乳罩,下身是一条紧身弹力的 超短裙,紧紧包裹着我肥圆高翘的屁股,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完全展示在大伯的 面前,大伯呆呆的看了半天,才在我再次叫了他一声后清醒过来,大伯招呼着我 们进来,给我们安排各自的房间,边兴奋的和老公称赞到:“你小子有眼力,居 然找到了这么一个性感漂亮的老婆,连老汉我都羡慕啦,大山里可没有这么性感 的女孩子呀。”

老公满足的陪笑说:“哪有啦,没您说的那么好啦。”而我在不 远处听到他们的谈话,看着自己性感暴露的穿着,也羞的红了脸。 我们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在大伯的带领下,我们到附近的风景区游玩了一天, 经过游玩,大家和大伯也熟悉了起来,大家有说有笑,也没有先前的陌生感觉。 在游玩的时候,我发现大伯一直偷偷的盯着我,尤其是在我走动或是坐下休息时, 超短裙被撑高,裹着丝袜的大腿几乎全部露出来,大伯更是看的兴奋,弄的我脸 红红的,心跳也好厉害。游玩了一天,大家才又回到大伯的家里,大伯又开始准 备晚饭,由于自己也陪了我们一天,大伯感觉有些累,就让老公把隔壁邻居的王 老汉叫来了,王老汉和大伯是邻居,也是好朋友,都是六十多的人了,不过由于 在山里生活,身体都很硬朗,根本看不出来年龄那么大。

我和老公就叫他王伯, 大伯拉着王伯一起到后面去忙活晚饭了。很快,丰盛的饭菜就上来了,我们都津 津有味的吃着,都说和城里的味道不一样,大伯说当然不一样了,这是山里大锅 做的菜,就是香啦,这时,有人说要大伯教我们做饭,如何生火,大伯说当然可 以,正好有个菜凉了,大伯说要回去再热一热,问有没有人愿意一起到后面去看 看,大家似乎都累了,都说不去了,这时大伯突然对我说:“要不你陪大伯去吧, 我也需要有人帮忙生火的。”我立刻忧郁的看着老公,老公说:“那好吧,你就 过去帮忙吧,也好学学,回来教教我们。”我这才和大伯来到了后面的柴房里。 柴房在最后面,远离了吃饭的院子,没有了其他人的喧哗,四周也静了下来。 我和大伯来到柴房里,柴房很简陋,一边是锅灶,而另一边就是小山似的的柴火。

大伯给我拿了一个小板凳,让我帮他生活,我有些忧郁,但还是坐了下去,由于 是小板凳,又矮又小,我坐下后超短裙几乎被撑到了屁股上,裹着丝袜的大腿不 仅露了出来,就连丝袜上方裸露的大腿跟也露了很多。大伯兴奋的边弄饭边欣赏 着我的样子,我红着脸,害羞的舔着柴火。由于没有经验,柴火燃烧溅出的火星 一下子掉在了我的脚上,疼的我“啊”的叫了一声,大伯听到我的喊声,立刻过 来蹲在我的大腿旁边,关切的问我有没有烫着,我赶紧说没有,但大伯还是说: “来,还是让大伯看看,要是烫坏了好赶紧想办法。”说着,大伯伸手握住了我 的小腿,我立刻紧张起来,赶紧躲闪身体边说:“不用了,大伯,我没事的。” 但由于坐的是小板凳,加上我的身体躲闪幅度过大,整个人一下子载倒在了地上, 而大伯则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牢牢的压在了身下。 我更是不知所措了,赶紧说到:“大伯,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您赶紧起来 吧。”但大伯没有放开我,兴奋的看着我说:“你的身体好柔软啊,大伯好喜欢, 你真的好漂亮,尤其是你这两条性感的大腿。”说着,开始用手摸起我的一条大 腿来。我被大伯的举动吓了一跳,立刻纽动身体边说:“不要……不可以的…… 大……”没等我的话说完,大伯的嘴已经封住了我的嘴唇,满是胡茬的嘴在我的 嘴唇上疯狂的亲吻起来。

边亲,一手继续摸着我的大腿,一手则隔着衬衫使劲的 按压着我的乳房。我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了,依仗着最后的意识说到:“啊…… 啊……不要……大伯……您是长辈……怎么可以……啊……会被我老公发现的… …啊……”大伯近乎粗暴的扯开了我的衬衫,把手伸进了我的乳罩里,使劲揉捏 着其中的一个乳房,兴奋的说到:“怎么不可以,我是长辈,你就更应该满足长 辈啦,放心,你老公不会知道的,你的乳房好大呀!来,让大伯好好的摸摸吧。” 在大伯的挑逗和抚摸揉捏下,我最后的防线终于被冲破了,我不再挣扎和阻拦, 开始享受着大伯的亲吻和粗糙的大手在我乳房上的疯狂揉捏。大伯见我接受他了, 这才起身,一把把我抱了起来,来到小山似的的柴火堆后面,把我放到了柔软的 柴火上面,再次压在了我的身上。 乳罩被大伯扯掉,他兴奋的把玩着我的两个乳房。

“宝贝,你的乳房好丰满 好硬挺呀,大伯快六十了,居然又能得到你这样的乳房,真是荣幸呀。”我被大 伯说的更加难为情了,大伯开始疯狂的吮吸起我的乳房来,我也随之呻吟了起来。 大伯吮吸着我的乳房,而手也胡乱的摸着我的大腿和屁股,“宝贝,你好美丽, 你知道吗?每个晚上我都幻想和你做爱,幻想着你被你老公干的样子,幻想着你 的乳房,你的大腿……”大伯边吻着我,边对我进行着挑逗。我红着脸害羞的说 到:“啊……大伯……不要说了……你说的……说的人家好难为情……啊……” 大伯见我风骚了起来,就继续说到:“宝贝,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好,但我无法控 制自己。你实在太美了,只要能干到你这样的美人,就算要我老汉的命也可以的。” 我还来不及回应大伯,大伯已经再次吻上我的乳房:“宝贝,让我好好爱你一次, 你只管享受,什么都不要想┅┅”我再次呻吟了起来:“大伯┅┅我┅┅好痒┅ ┅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大伯用牙齿轻轻 咬住我的右边乳头,右手掌将我左边乳房整个包住慢慢地揉,不一会儿我的身体 不自主的抖动,两腿不自主的搓动。

大伯见我开始享受了,就趁热打铁的继续把 我的套裙扯了下来,我半裸的躺在了柴火堆上,上身全裸,乳房暴露着,下身此 时只还剩一双丝袜和一条t字内裤,大伯欣赏着无比淫荡的我,开始用两只手从 我的屁股沟由下往上摸,同时用力抓住我的丰臀揉,“啊┅┅啊┅┅啊┅┅”我 享受着大伯揉捏着我的丰臀,喘气声像是得到充份的快乐。大伯也是无比的兴奋 :“宝贝,你的屁股真是又肥又翘,好有弹性呀。” 大伯边说边扯掉我的内裤,开始用舌头亲舔了起来,一直舔到我的大腿内侧, 跟着再慢慢地舔到我的阴核,当他的舌头刚碰到我的阴核时,我的反应就大得很 厉害,我身体不停地扭动,大伯坚硬的胡茬不停摩擦着我的阴唇,我不知是兴奋 还是疼痛的呻吟着,爱液蜂涌而出,呻吟声也愈叫愈大。我已经被性欲完全征服, 开始急切的呻吟着:“啊┅┅我┅┅好痒┅┅好难受喔┅┅喔┅┅您别再┅┅喔 ┅┅别再┅┅舔我了┅┅”我发浪地喘息着,发出抽噎的声音:“拜┅┅拜托┅ ┅你┅┅”大伯知道我这次是真的淫荡起来了。便故意问:“拜托什么?美人。”

我用那淫荡的眼睛看着大伯,蹶着嘴说:“拜托您放进来┅┅”大伯又问:“放 进什么?”我见大伯故意逗我,更是无比的羞愧和难为情:“大伯,您好坏啦。” 大伯笑了笑说:“小宝贝,你要是不说,大伯怎么知道呀。”说着在我的乳房上 使劲咬了一口,我立刻大叫到:“啊……大伯……我要┅┅大伯快插进来┅┅狠 狠地干我┅┅”随着我的大叫,大伯的阴茎也猛的插入了我的阴道里,开始了疯 狂的抽拉起来。我的阴道里冒出了许多淫水,我开始全身摇动,发出呻吟。 就在大伯要再接着干我的时候,突然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柴房的门开了, 这可吓坏了我和大伯,大伯赶紧停止了干我,和我一起观察着动静,居然是我的 老公和王伯,我几乎要窒息了,只听到老公说到:“奇怪,怎么不在柴房呀,到 哪里去了。”原来老公在找我,他哪里知道,我此时就在他身边的柴火堆后面, 一丝不挂的被他的大伯兴奋的干着呢。我真怕他会过来查看,但他没有,王伯说 :“不要管了,还是回去喝酒吧,也许和你大伯出去了,不会有事的。”说着, 拉着老公离开了,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直到没有了脚步声,大伯才紧张的说 到:“好险呀,宝贝,我们继续吧。”说着,再次疯狂的干起了我,我也再次呻 吟了起来。

大伯的鸡巴渐渐越插越深,我不得不承认大伯还是很健壮的,粗硬的 阴茎干的我有时呼吸沉重,有时抽噎。大伯边干我还边弯下身来吻着我的乳房, 一路吻向我的嘴,将舌头伸进我的小口中,舌尖卷曲起来再口腔内不停搅动。我 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表情幻化不定,既娇憨又妩媚:“啊……大伯……没想 到……啊……您干的我……好舒服……我要……使劲干我……”大伯兴奋的说到 :“你现在好淫荡呀,快,叫我老公,快叫。”“不┅┅我不叫┅┅”我上气不 接下气的说到。大伯见我不叫,就开始更加疯狂的干我,我立刻再次淫叫了起来 :“啊……我叫……老公……我要……我是你的……老公……干死我吧……”天 啊,我终于把老公的大伯叫成了老公,大伯见我叫他老公,更加疯狂了:“我的 好老婆,我这就来满足你。”大伯开始疯狂的干我,柴火被我们弄的凌乱无比, 我流满淫水的屁股上粘满了柴火苗。终于大伯龟头狂胀,接着马眼一开,滚烫的 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我的子宫中,“啊┅┅”我和大伯两人都叫 出来,同时一起打着哆嗦。 大伯满足的开始整理衣服,我也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但由于身上出了很多 汗,而且下身由于大腿和屁股流满了我的淫水,所以也粘了很多柴火苗,如果这 样被老公看到,要如何说呢,大伯自信的说没问题,拉着我就出去了,大家正在 院子里打牌,老公见我回来了,但又是如此的狼狈,便问我是怎么弄的。

一旁的 大伯赶紧说是刚才发现了一只野兔,我们一起去捉的时候不小心弄的。老公也没 就没在问下去,我就想赶紧先洗澡,可是由于大家刚才都洗澡了,热水一时没有 了,真是没有办法,正在这个时候,一旁的王伯主动说:“要不到我那里去洗吧, 反正就在隔壁,很方便的。”大伯也说是呀,赶紧去吧,我只好和王伯一起来到 了隔壁他的家里。 家里没有人,屋子也是很简陋的,王伯带我来到了厢房里的“浴室”,所谓 的浴室,其实就是用一人高的树枝围挡起来的,四壁透风,而且有很多可以偷看 的缝隙,我立刻有些忧郁了,王伯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到:“没关系的,家 里也别人,我不厢房门关上,在外面给你放风,你放心洗澡就是了。”

到了这个 地步,我也只好同意了,王伯退出了厢房,我来到树枝围成浴室里,脱光自己的 衣服,开始洗澡,虽然条件很简陋,但是水还是很好的,我洗的很舒服,但又不 好意思洗的时间太长,只好赶紧冲洗干净以后,就裹着一条浴巾出来了,因为我 换洗的衣服都在我带着的一个包里,在洗澡前我并没有顺手带着,而是放在了浴 室外面的厢房里,但我出来却发现我的包不见了。我暗自奇怪,明明我就把包放 在了角落的一个凳子上了。没有办法,我只好裹着浴巾走出了厢房,看到王伯的 正房亮着灯,我就走了过去,来到了房间里,我撩开门帘一看,立刻被眼前的情 景吓呆了。我看到装有我换洗衣服的包已经被打开,而王伯就在一旁,竟然一手 拿着我的一件乳罩在尽情的闻着,一手拿着我的一条t字内裤,套在自己的阴茎 上兴奋的套弄着,我突然撩开门帘进来也吓了他一跳,他有些尴尬的赶紧拉上自 己的裤子边说到:“啊,你怎么这么快就洗完了,我,我,我是想帮你看看你有 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才打开你的包的。”边说边把乳罩和内裤递还给我。我红着脸 低着头接过乳罩和内裤,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王伯的裤子被阴茎撑的鼓鼓的。盯 着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我,我的肩膀和胸脯裸露着,下身浴巾也只是刚刚盖过屁股, 我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着,忘伯兴奋的盯着我说到:“你,你不会生气吧?” 我低着头红着脸说到:“不会的,我知道您不是有意的。”王伯放心了许多。 见我转身要离开,王伯赶紧叫住了我。我问他还有什么事,王伯忧郁了半天 还是没有说出来。我说没关系的,我会给您保密的。王伯才试探性的说到:“我 有点不明白,就是,就是,就是你的内裤那么的小,和我的手掌差不多,而你的 屁股长的那么丰满,还有这个薄薄的长长的袜子,这么短,你的腿那么修长,这 些内衣你是怎么穿上的呢?”听着王伯的话,我的脸更红了,王伯也兴奋的看着 我的反应,接着说道:“我想,我想反正现在家里没有人,你能不能穿给我看看, 也让我六十多的老汉开开眼,好吗?”听到王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忧郁了, 屋子里静的厉害,几乎可以听到我们彼此的心跳声。

我抬起头,立刻看到了王伯 那充满欲望和祈求的目光。我红着脸,低着头,小声的说道:“那好吧王伯,我 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你要保密,也不能偷看我的。”王伯见我同意了,兴奋的说 :“好好好,我这就出去,你放心的换好了。”说完,就走出了屋子,我紧张而 又兴奋的开始穿上我的内衣。 过了一会,我说一声好了,王伯立刻急切的走了进来,立刻被眼前的我惊呆 了,此时的我换了一身白色透明的睡裙,湿湿的长髮垂在肩上,美腿上穿著肉色 蕾丝花边的丝袜,隔着薄薄的睡群,可以清晰的看到我里面穿着的一身粉色的乳 罩和t字内裤,这身内衣正是王伯刚刚用来手淫的那声内衣。脚上是一双水晶透 明的高根凉脱,其实这么性感淫荡的穿着,我一般都是在暗示老公我想要的时候 才穿的,没想到今天却把自己淫荡的样子展现了一个六十多的老汉面前。王伯口 水都流出来了。感觉他的下体已经涨得很难受了。他再次试探的说到:“你真是 太美了,我们山里从没有你这样的小少妇呀,求求你,能把睡裙也脱了吗?”我 红着脸点点头,把睡裙脱了下来,此时我只穿着内衣站在了王伯的面前。王伯走 近我,仔细的欣赏着我的身体,兴奋的说到:“好美呀,真想不到,那么小的内 裤你居然真的能穿上,看,你的身体真白,你的屁股好肥呀,你的阴毛都露出来 了。”

听着王伯淫荡的话,我几乎羞愧的无地自容了:“王伯,不要这么说人家 了,人家好难为情的。”王伯擦着流出来的口水说道:“求求你,我的美人,你 能不能把内衣也脱掉吧,让老汉我看看你的身体好不好,求你了。”我也豁出去 了,红着脸慢慢脱掉了乳罩和内裤,只剩腿上还裹着一双丝袜。一丝不挂的站在 了王伯的面前,王伯几乎疯了起来。 王伯把我拉到屋子里唯一的一个灯泡下面,欣赏着我的身体。我此时羞愧的 用一手遮住了乳房,一手遮住阴部。王伯颤抖的拉开我遮羞的双手,在昏暗的灯 光下,赤裸裸的我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緋红的娇嫩脸蛋、小 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乳头白嫩、圆 滑的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裹著丝袜的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 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湿的阴毛很密,再往底下,是湿淋淋的一片了。我娇 羞的问王伯看够了没有,王伯颤抖的说道:“看……看……”没说完,就猛的抱 住了我,把我一把按倒在了一旁的床上。

我浑身的冰肌玉肤令王伯看得慾火亢奋, 无法抗拒。王伯疯狂的伏下身亲吻我的乳房,我的乳房丰满而坚挺,王伯张开嘴 吮吸著红色的乳头,他似乎很难想像自己居然能得到如此完美的乳房,用手揉搓 著乳房,感觉饱满而柔软,鬆手后马上恢復坚挺的形状。含住乳头使劲吸著,两 粒葡萄似的乳头很滑。不一会嫂嫂的奶子变得更加丰满,两个乳头也翘在乳峰中 央顶端。“嗯……王伯……不要……你说只是看的……啊……不要……嗯……” 其实我此时早已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象征的挣扎边娇羞的浪叫。 但王伯可没有管我,在完全享用完我的两个乳房后,才离开那对美乳,接著 吻我的肚脐、小腹,很快就到了我的下身。王伯开始亲舔我的阴毛。我的阴毛浓 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 缝沾满著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同样充满诱惑,加 上我刚刚已经清洗了身体,诱人的阴部充满了我的体香。浓郁的体香更加提升了 王伯的慾望,让他更加兴奋!!!王伯将我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搭在自己肩 上,美丽诱人的玉穴呈现在王伯面前,王伯用手指轻轻分开两片阴唇,用嘴先行 亲吻吸吮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弄我的大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 核,舌尖刮著阴唇上的淫水。我被挑逗的呼吸变的急促了:“啊……王伯……不 要……您好坏……嗯……啊……您……好色……你弄得我好痒……我难受死了… …你真坏……”王伯听着我淫荡的呻吟声,也兴奋的说:“我当然色了,要知道 有你这么一个大美人,我早到你大伯家帮忙了,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兴奋的要命, 怎么样,我舔的还舒服吧。”我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 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著,双手紧紧按着王伯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 声:“啊……王伯……我好舒服……您……舔得我好舒服……我要……我要到了 ……”王伯似乎没有听懂我要到了是什么意思,只好更加猛地用劲吸吮咬舔著我 湿润的穴肉。我大声的叫了起来:“啊……啊……我到了……我高潮了……啊… …”接着,我开始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王伯更彻底的舔 食我的甜美淫水。 王伯被我疯狂的举动惊呆了,问我:“我的美人,你怎么了,什么叫高潮啊?” 我见王伯连高潮都不知道,也没工夫再给他解释了,娇羞的呻吟道“您……色鬼 ……您……您坏死了……我……我可真怕了您啊……”王伯兴奋的说到:“是吗, 那今天就让我这个老色鬼好好的干你一次吧,别怕,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 味尝尝。”说完,王伯分开了我的双腿,我知道他要插入了。娇羞的说道:“啊 ……不……王伯……我有老公的……您不可以……啊……啊……”王伯不语,只 是分开我的双腿跪在我两腿中央,右手掰开阴唇左手握住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我 的小穴穴口研磨,不一会就磨得我骚痒难耐,不禁挺动著屁股娇羞:“王伯…… 别磨了……小穴痒死啦……”王伯立刻问我说那你不是说不可以吗。我知道他在 挑逗我,淫荡的说道:“啊……可以的……啊……快………干我……求……求您 立刻干我……快嘛……”从我那淫荡的模样就知道,我已经完全疯狂了,王伯此 时也不再犹豫,把鸡巴对着我穴口猛地插了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 大龟头顶住了我的花心深处。 可能是由于插入的过于猛烈了,王伯似乎有些想射,所以他并没有立刻开始 阴茎的抽拉,而是抬起我的上身,用嘴吸吮我的乳房和乳头,另一手搂住我的腰 轻轻晃动著。我见他一直没有干我,早已经有些着急了,催促道:“老……色狼 ……快……我的阴道好痒……快点干我啦!”王伯才把我放了下去,直起身缓慢 的拔出鸡巴,又缓慢的插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两片阴唇随著鸡巴的抽插而翻开 陷入。

我也随著王伯的动作也缓慢的配合著扭动腰肢。“喔……美死了……”王 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抽插间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成了疯 狂的乐章。“王伯……美死了……快点用力的干我……喔……”我淫荡的呻吟着。 而王伯也开始疯狂的干我。不一会我就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 声:“喔……喔……王……王伯……我好舒服……爽……啊啊……真爽呀……” 只见我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一对美丽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著,晃得王伯更是 神魂颠倒,我主动伸出双手握住王伯的手,让他的双手按在我的两个丰乳上,王 伯被我如此主动的举动吃惊不小,但立刻会意的开始尽情地揉搓抚捏起我的两个 乳房来,原本丰满的乳房在王伯粗糙的大手的揉捏下更显得坚挺,而且小乳头也 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王伯伏在我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我的红唇、抚摸我的乳房,一边抽动鸡巴, 仔细品味我成熟淫荡的少妇的身体。兴奋的叫着:“宝贝你太……太美了……我 一刻都不愿离开你……怎么样……我老汉干的你还舒服吗?”我也热烈的回应着 :“喔……喔……王……王伯……我好舒服……没想到您的身体还是那么的硬朗 ……干……干的我真爽呀……”王伯继续说到:“真是个小骚货,今天我老汉可 是享受了,你的身体真是又滑又嫩呀,我的老婆子当然年轻的时候都没有你这样 丰满淫荡的身体,干起来也没有你这样的风骚。小骚货,今天我老汉非要干死你。”

说着更加使劲的干起我来,我也再次淫荡的叫了起来:“啊……王伯……你好坏 ……轻点……干死我了……”看着比自己大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兴奋的享用着我 的成熟丰满的身体,我感觉自己真是淫荡死了,也许是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在听 到王伯用我和他老婆相比的话以后,我竟然接着说到:“啊……王伯……那…… 那就把我当您的老婆……当您的老婆那么干吧……”王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让我再说一遍,我只好羞红着脸再次淫荡的说道:“啊……王……不……老公… …我是您的老婆……我是您的……老公……干我……干死我……”王伯听到我竟 然叫他老公,几乎要疯了,大叫着发疯的开始猛烈的干着我的阴道。很快,王伯 开始要射了:“我的老婆,我要射了,我可以射在你的阴道里吗?”我呻吟着: “当然可以……我是你的……老公……尽情的射吧……我要……”得到我的许可 以后,王伯开始开始最后的冲刺,终于,在王伯一声闷哼下,他射了出来,我紧 紧抱着王伯,享受着王伯精液的疯狂射出。 王伯抽出了阴茎,精液从我的阴道里立刻流了出来,王伯喘着粗气,欣赏着 我被干完以后的样子,我红着脸坐起来说道:“王伯,您好坏,欺负人家。”王 伯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兴奋的说到:“宝贝,回去和你老公说说,在这里多住几 天吧。”我红着脸默默的点了点头,王伯满意的再次把一丝不挂的我抱在了怀里, 尽情抚摸欣赏着我的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