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又见她02

第2章

「老公~晋城服务区休息一下吧,我看你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呢,嗯?」

妻子揉着惺忪的双眼关切的问道

「开罐红牛」一路向西午后的阳光异常刺眼,习惯午睡的我此时正困得死去

活来,手向后座伸去准备接红牛,却被妻子推回来

「三瓶了都,功能性饮料好伤牙齿呢,还是休息一下吧,那怕睡几分钟呢?

还有多少公里,晚上大概几点能到澄城?」

妻子目光离开,注视着后视镜中我的脸,和我聊天驱散一下困意吧,说

罢又在三星翻盖上戳着按键。

「快了8点慢了10点,差不离,要不然你抽我一耳刮子,我就不困了」说完

我摇头晃脑舒缓着脖颈「啪」照着自己右脸来了一下,打得右眼皮狂跳几下。

「好好开车老公!不要害我们娘俩~去海南不是可以坐飞机嘛,不用开车这

么辛苦」妻子合上,双肘搭在副驾驶靠背上前倾着身子,洁白毛衣胸脯臌胀

的甚为养眼,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着微笑的看着我

「谁和你娘俩呀,是爷俩~爷俩,不咦~筱娜。刚才说的意思是肚里有货了

对,吗?」

「前天来没来,这个月一直没吃药,八成可能是有了吧也说不定。我~」

「不~不要!不想这么快,就要孩子。筱娜你。恋爱两个月我们算闪婚吧?

紧接着又要孩子,不要,不能要,我都没享受够恋爱的感觉呢,这又准备当爸了,

不行,生孩子奶子就变样了,我都没揉够呢,不要不要以后再要」左眼瞟路右眼

瞟妻子的反应,我知道这个分歧她要和我掰扯,准备好下一步说辞

「不要就不要吧,我也不想这么快呢」妻子喃喃说着靠回靠背,望着飞速后

退的高速护栏,目光有些呆滞

我摇摇头,虽说婚后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我计划还是两年后再考虑要孩子,

并且还是有些小私心,我不太喜欢孩子,转过头「嘿~孩他娘,哦,那好。你睡

吧~」

妻子已经闭幕养神,我只好悻悻回头继续迷糊驾驶模式,想让她挪到副驾给

我口一下鸡巴来着,看来气氛不太合时宜。

G5京昆高速上,一辆掉了Byd车标的F3在行车道上飞驰着……

「同志请立即驶离军事区!」

「班长好的班长,马上马上。这里可以吗?」

澄城县庄头,部队门前煞有介事的搞起了铁丝阻拦,我将车停在大门隔壁

的小卖部门前,揣上一盒红塔山笑嘻嘻的走向戴着一级士官的哨兵跟前「班长有

事麻烦您打听一下,班长抽支烟,我是咱们团98年的退伍老兵,回来看看回来看

看」

「98年呀,98年的装甲团早裁撤了,嗯,谢了,现在这个营区是21军坦克旅,

21军知道吗,嗯?」

这位士官把帽檐顶了顶,掏出火机点燃了嘴里的红塔山

「21军知道知道,都是一个军区的嘛,47军,我们后娘养的47军139师装甲

团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人都到那里去啦?能让我进去看看嘛」我伸着脑袋往里瞅,

直对大门的一排司令部破瓦房变成了6层的楼房,确实不太一样

「班长,不是不能让你进去,你们团人都没有了,放你进去你找谁去?不光

你们团,师也变旅了,去华阴找找,都分到那三个步兵团去了」说着他就来个向

后转,马上齐步走

「哎~哎~我跑了1000多公里地,到门口了不让我进」我扯住他的袖子想挣

扎一下

「你找个认识的……带你进去,明天吧,晚上进不去了班长」哨兵弹掉手里

的烟,重新站回哨位,不再搭理我

我气呼呼的坐回车里,抱着方向盘「新兵蛋子,小新兵蛋子,老婆~这就是

我当兵时的部队,那时候在这里可遭了罪了~~妈个逼不给饱饭吃……」

「走啦走啦,肚子饿扁了都快,呦~马上9点,老公你不饿吗」妻子没心没

肺的嚷嚷,可温暖的小手却在体贴的揉捏着我的肩膀

破车游走在渭北这座破县城,一对小两口奔波一天正在到处觅食,「潼关肉

夹馍,媳妇吃这个~这个好吃,正宗的」

「好呀好呀~老公我去买」妻子套上天蓝色羽绒服,泼开兜进领口的齐肩秀

发,伸了个小懒腰,蹬着莲步走上档口的台阶,我犹豫着把叼在嘴里未点的烟放

回烟盒,一天长途下来,我这个长途小强,熬夜小王子不免得有些脑袋轻飘飘,

眼皮直发硬

「夏冬,5元一个你能吃几个?」

「一个多大个,我也不知道我能吃几个,我看看」

「10个!6个6个~10个!~唏」我的头点的像鸡啄米,看着老板剁着肉块,

吞咽了一口口水

「10个肉夹馍腻德似能瓷料滴么?」

老板憨厚的样子,惊讶的看我一眼,忙不迭手中的动作

「握料一天咧,么妈哒」妻子噗嗤一笑,轻佻眉毛藐视的我憋嘴陕西话,递

给我第一个刚做好还有些烫手的肉夹馍,「捞办,干滴恨,打瓶冰峰」

「么冰峰」老板这次头也没抬,心里肯定想可别再学我说话了

「老公~水壶还有热茶,我去拿」

妻子走下台阶,老板嘴咧得好宽,比较猥琐「握女子美滴太太」

「腻开马车捏」我有些得意的说道,一个馍下肚,肚子是暖呼呼舒服了,魂

魄想从身体里飞出去的感觉还是时有时无;妻子果然也是饿晕了,当我拿起第二

个时,她第一个也快吃完,手里还准备了一个「快点吃完找宾馆,我有点站不住

了~」

我尽数把肉夹馍装进塑料袋,搂在妻子的柳腰,回光中老板盯住妻子的臀缝

眼都不眨一下。

「老公~这个交通宾馆有大床房,要128一晚,要不就在这住吧?」

妻子在车门边冻得搓着小手直哆嗦

「行,太行了~给你身份证,行李我来拿,这破地方宾馆还真少~不好找—

—」

「嗬~咳咳~还是床上舒服,这老腰尼玛可算是伸直了~咦呦,我不洗了」

躺在床上盖好被子,把脚身在外面,右脚帮着左脚脱袜子,一阵脚臭味袭来,好

吧,脚还是要洗的,穿上一次性拖鞋,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又便秘了?」

看着妻子坐在马桶上,拧掉花洒的软管被一只手牵到屁股下面往肛门里冲着

热水,妻子经常说她便秘,并且家里马桶边安装了妇洗器

「嗯~你出去啦,你在人家不好意思~」

妻子下面没听见水声,这一波注水间隔时间有些长,小脸憋得通红

「你把水管子给我啊,我冲冲脚,我自己都嫌臭得不行,明天不穿这双运动

鞋了,臭脚~」

司空见惯,妻子隔三差五的便秘冲水才能排便,为了不像她小姨那样长期便

秘得肠癌,这么做也是我想出来的发明;接过妻子递过来的软波管,噗嗤——妻

子洁白的圆润屁股下水柱激射了三四秒,好像比平时多一秒,「今天冲得狠了点,

多给陕北人民壮壮地,睡了,明天睡到几点是几点」

「早餐要不要喊你?」

「不吃不吃不吃不——」10秒不到,我就深深睡去了,同事郭栾雨坐在我身

边头靠在我身上,竟然还不要脸的伸手摸我鸡巴,我往边上挪一挪,她的又靠我

更近,什么玩意啊这是,这么多同事看着呢,大家看好啊,我什么都没干哦,郭

栾雨抓着我的手向她奶子上贴,那你让我摸我就摸,生完孩子就是不一样,一股

子奶香味,她说你插吧,我心想反正是你让我插的,我挺起鸡巴就往她身上压—

—一股尿意袭来,我急忙攥住坚挺的鸡巴,差一点就梦遗了,紧紧攥住的鸡巴尿

管里还咕叽咕叽呕吐几下,马眼渗出几滴

「老婆我操~做梦操同事了~给我纸——」空旷的房间里除了空调微微的风

声,——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安静的令人发指,空气凝固的令人

窒息,「筱~~娜」摸着确认已经是独睡空床的我向着卫生间喊着妻子的名字,

抱一线希望,只觉眼前一座大绿山压顶而来,把我压在盖上棺盖钉上七根子孙钉

的棺材中。

做梦,一定是做梦,我重新躺回床上,现在应该是在海南,吹着湿热的海风。

妻子正在沙滩漫步,未曾走远……可是身上的触感又这么清晰,盖在身上的被子

是嘛玩意?沙滩上那里来的被子?不行!不要胡思乱想,起身找找,对!

「滋……」门卡开门的声音,将将翻身坐起的我听到刻意压低声音的对话,

顿时五雷轰顶

「……动!我看一眼你丈夫什么模样,就看一眼~」

「你就非得要现在看~有照片,求你——」这是妻子的声音,没错!在我混

了几年的一亩三分地上也有炮友吗?这么快,刚到就拉来了,真有本事呀!我迅

速来了个转身,狗啃屎趴在床上,一来这个姿势比较快,床不会有响声,二来真

不想给她这个炮友看我长什么样

「嘘,不看了不看了,走~就是吓唬吓唬你」

「你~~坏蛋,你可吓死我~~了」

「啪嗒」门轻轻带上的声音,横么情况这是?这个情况好酸爽,淫妻王看来

今天是要加冕了吧?

「滋……」又是门卡开门的声音,貌似隔着一道墙

「我~嗯嗯~——我,大林~这次真的不~行,老公知道我死定了嗯~~不

~」

跑下床,赶紧把耳朵帖在墙上听着隔壁的声音,这对狗男女肯定亲上了,亲

的还很用劲,还他妈强迫我老婆,我才不要去踹开门,今天打架的话,不在状态。

「宝贝正事快。去床上,这回还用我爸的……」

不好!声音渐行渐远,要转移阵地,声音在耳边清晰感消失,墙内杂音盖过

人声,我离开墙体,向窗户望去,两步迈到窗前轻轻掀起窗帘,尼玛,推拉窗外

还带防盗窗的!轻轻推开点窗户,偶尔街上汽车驶过的声音,根本听不到隔壁!

踮着脚凑到房间门口慢慢拧开门把手未发出一丝声响,通道里左右没人,心脏噗

通噗通跳得厉害,迅速把耳朵贴上隔壁房门

「啊……痛死了……痛~这次……不。」

「别叫!……办法……」

门内只能听到个只言片语,不知道现场情况令我百爪挠心,里面肯定搞的不

是一般飞机,撞开门如何收场我真真想象不到,况且我确实不想失去这个漂亮妻

子。

一定有办法的,冷静想想……去他妈的,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装不知道,回去

睡觉好了

「额嗯……」房间内已经响起啪啪声,不贴门上都听得见,欺人太甚!找窗

户,找窗户!我极速跑下楼,站在街上上下扫视这座五层建筑,房间在四楼,我

的房间和隔壁都拉着窗帘,只是隔壁窗帘留的缝隙稍大,足有30厘米宽,有戏!

宾馆不宽的马路对面貌似是所学校,四层建筑,晚上学校想必不会再有学生,

飞速翻过学校低矮院墙,娘的,不是教学楼,是座超级老式的宿舍楼,公用楼梯,

那就省事了,上到三楼过道,果然有个检修口和钢筋简易楼梯直通楼上

「呼……」伏在地上看到对面房间里晃动的白肉,紧张得呼吸有些困难,30

米距离房间内明亮的灯光让我的视力发挥到极致,虽然窗帘中只有30厘米的世界,

左右调整视角还是可以完整观测到妻子压在枕头上的侧脸,目光瞥向身后的男人,

小嘴还在交流着什么,嫩白臌胀的大乳房结实的乳肉随着身体前后一下一下震颤

着,说明插入时是多么用力,高跷的圆润大屁股两边是那个男人的大腿,角度挺

刁钻,从上至下做着插入运动,妻子并在一起的小腿上至腿心,怎么有条东西在

晃动?看起来很眼熟,这弹性~——是!医用止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