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杂交史作者不详完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19:15

右边》》》顶

看老婆被轮肏系列:--前传

看老婆被轮肏系列:一

看老婆被轮肏系列:二--性爱导师

看老婆被轮肏系列:三

看老婆被轮肏:北港香炉任人插

看老婆被轮肏:与表叔的对话

看老婆被轮肏--前传

新婚不久后,有次适巧经过小采家,我想顺道进去拜访一下她和她的花心老公施颜生。

小采依旧美丽动人,她老公则是雄壮粗黑的流氓体格,他看到我老婆穿着短裙,臀线更加性感撩人,马上说:「嗨!小老婆,好久不见,结婚后更性感了,是不是你老公时常给你爱情的滋润?」

老婆向他交换个暧昧的眼神说道:「那有什么滋润,你别乱说,颜生哥!」接着颜生似看到老情人似的走向她身旁,用手轻搂她的纤腰,然后在她的美臀上爱抚一把,说道:「你的臀部更翘了,身材更性感哦!」我看见他对老婆的轻薄,火冒三丈,下体却罪恶地勃起,接着道:「颜生,听惠蓉说婚前认识你们,特地来拜访。」

他放开毛手,走向我身旁说:「你老婆婚前的事我最清楚,连她的三围是多少、水鸡毛有几根我都知道。哈……」

老婆示意颜生别说,我却想解开她婚前的神秘面纱,小采在颜生暗示下,就帮忙支开惠蓉:「惠蓉,结婚滋味如何?我们到里面去聊。」客厅只剩我和颜生,我大胆的问:「听惠蓉说,你们在婚前有在玩杂交的性爱游戏是不是?」

他心虚地说:「没有啦,只有小采寂寞时,我会带两三个流氓来轮流干她,你老婆只有看过我们杂交的照片而已,她没有和我们杂交啦!」为突破他的心防,我说:「我们都是男人,看到幼 齿的,谁不会流口水?何况,我老婆长得胸部丰满,细细的腰和高翘的臀部,我不信你们几个猪哥不想干她水鸡、摸爽她的奶子。」

颜生说:「你的怀疑完全正确。我问你,她在做爱时是不是很会迎凑鸡巴,扭腰摆臀,干完还想再干一次?」

我说:「她的做爱技巧高超,性慾很强,是不是在婚前就被你们几个流氓轮肏过?」

颜生才喝酒壮胆说道:「告诉你也没关系,反正婚前相干也不算通奸,谁叫她长得欠干的样子,常往我们家跑,分明就是少女发情思春,需要男人的大鸡巴来干破她的小水鸡。」

我说:「你把实情告诉我吧,我不会生气的。」在我的怂恿下,颜生才大胆地说:「你老婆明知道小采常常被我和流氓轮流干鸡迈,还爱看我们男人的大鸡巴照片,还有小采的水鸡被鸡巴塞爆的照片,分明就像猪母发情,需要猪哥来打种的欠干,又听小采说水鸡被大鸡巴干进去有多爽,她的三角裤就湿了。」

我说:「这都是你设计让她看那些淫秽照片的吧?」颜生:「说设计较难听,只能说查脯猪哥,查某欠人干。你老婆我第一次看到就想干她了,刚好她也鸡迈欠人干,我们几个精力旺盛的流氓,当然很想骑上她,轮流干爽她欠干的鸡迈。于是,有天晚上机会来了,我们几个就在床上好好疼惜她了,哈……」

以下就是婚前,某天夜晚,老婆失身的经过。

那天惠蓉只身去找小采,正好小采的月经来潮,她照旧拿出性爱照片给老婆看。老婆也看得脸红心跳,一步步走进这淫慾陷阱。

小采:「这是颜生的棒棒,是不是很粗很长?」惠蓉:「好可怕的棒棒,比志仁还大一倍,小水鸡怎么塞得进去?」小采:「他的东西又粗又长,每次都干得人家小穴又深又爽,你的小水鸡想不想被他的大肉棒塞满啊?」

惠蓉:「讨厌,人家已经和志仁订婚了,不能背叛他。」小采:「志仁的东西不长吧,有没有干进你里面?」惠蓉:「刚才他一直摸我全身,令人家有点想那个,可惜还没插进去他就射了,害人家全身发热呢!」

小采:「那你的水鸡现在一定思春欠男人干了,我的男人鸡巴特别粗长,还有几个流氓家司头也很粗,每次轮流干人家,隔天我都爽得爬不起来。你想不想被几个猛男轮流干爽你寂寞的小穴?」

惠蓉:「他们的身材好壮,那根东西好粗好长,人家的小穴怎么受得了?」小采:「放心,女人阴道是很有弹性的,被开苞有点痛,再来就会被男人干得越来越爽,每个男人干法又不同,特别是背着老公偷情更刺激。」惠蓉:「你曾背着颜生和流氓做爱?」

小采:「有时候他朋友想来玩4P,刚好老公不在,我只好背着老公和男人上床,而且偷情特别刺激呢!」

惠蓉:「这些照片的鸡巴都好长好粗,看得人家小穴流汤了,羞死人了。」小采:「还有更精采的A片V8给你,保证你三角裤湿透。」说着,她已开始播放杂交的影带给惠蓉看。看着一个又一个身材魁武的猛男挺着大阳具让小采吸吮,又吸舔她流出蜜汁的小穴,然后再把大鸡巴狠狠塞爆小水鸡的画面,也令她发情思春,心想如果自己的小穴让大鸡巴塞满不知有多爽。

小采:「这个男人叫昆博,和志仁同村,鸡巴还入珠,每次都刮得人家水鸡好爽。这流氓叫进兴,常常强肏思春的少妇,勾引妇女和他偷情,还干得人家怀孕呢,也常常勾引我去开房间,坏死了!可是很刺激。」惠蓉:「羞死了,被色狼强肏怀孕,人家才不要!为什么她们不去报警?」小采:「自然是因为他的东西够长,在床上能把女人干得死去活来,比老公干得还深还爽,忍不着就想被他的大肉棒插爽小水鸡嘛!」惠蓉:「我不信,被人强肏还会继续和他偷情。」小采:「你不信,等你被他们实际干进水鸡后,就会相信我,以后还会常常背着老公和他们通奸呢!」

惠蓉:「乱说,人家才不像你那么淫荡呢。啊!他的腰力真好,那根东西好长,每一下都干得好深哦!」

小采:「你的水鸡是不是欠男人干了?这里有假鸡巴先让你止痒吧!」说着她已把假阳具放在老婆的私处,隔着三角裤爱抚阴道。老婆因看得慾火焚身,水鸡也欠干淫痒,只好害羞地拿起假鸡巴爱抚私处。

小采也爱抚着老婆丰满的酥胸说:「你的咪咪也不小,颜生早就想摸爽你的奶子了,三角裤真性感,还流出水鸡汤了,要是让他们看到你的骚样,大鸡巴一定马上硬起来。现在水鸡是不是很痒,很想被男人的大肉棒插进去止痒啊?」惠蓉只好害羞地转动着假阳具,按摩欠干的水鸡止痒:「你好坏,知道了还说!」

此时,正好颜生见时机成熟,老婆这只发情欠干的猪母,已经鸡迈流汤欠干了,正需要勇猛的猪哥来和她配种。他直接破门而入,看到小采正隔着胸罩爱抚老婆的酥胸,老婆隔着三角裤用假阳具按摩私处,真是春光无限好,裤裆内的东西马上硬起来。

老婆看到颜生只穿着短裤,露出他健壮黝黑的胸膛,还有自己爱抚私处的丑态,羞得无地自容,脸红心跳。

颜生:「小美人,看到你的三角裤湿了,我的懒教就硬起来,用假的鸡巴不如用我真的大鸡巴来干你鸡迈更爽,奶子要让男人来摸会更爽,我会把你的奶子搓得爽歪歪,今天让哥哥好好的把你弄得爽死。」惠蓉急忙整理仪容,羞着说:「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害人家被你看到了,羞死了,颜生哥,你好坏。」

说着,颜生已走近她身旁,从背后搂住她的细腰说:「小美人,你的水鸡是不是在流汤欠干了?你老公不行,就让哥哥的大鸡巴好好干爽你的欠人干的鸡迈吧!我的鸡巴你有看过照片,比你老公的还粗长,一定能干得你鸡迈又深又爽,哈……来,哥哥今晚让你爽死。」

惠蓉轻轻挣扎说:「你好坏,人家已经有老公了,还勾引人家,害人家好难为情哦,人家不能背叛老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