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老

与永雄的手下一向在雪的身上游着,高格始等得不耐,忙叫他停手。“你了有 ”“不是有 ”“若不雅她醒就麻了,快些拿影相机出吧,我要替她弄姿呢。”£用了,明白。”那人未成熟的面孔已得很,子的前面隆起一。

保影,雪着腿之的最蔽处所及雪大年夜字形的形了下。然替雪了一自慰的姿。想起若不雅雪到些照片怎的狼,高格不由得笑了起,比起前次的相片,今次的度何止高上千百倍。“好了,次是正了。”那枝了血且跳着的肉棒向雪走去。“若不雅她醒必定逃脱的,我要准一下了,永雄, 若她醒的就用你那巨大年夜的身材着她。”真不愧是 袖,高格在种之下,能清醒地指一切,保急速拍照机拿到最佳地位,慕能最佳的角度拍下?吒穹谒纳砩希⊙恳幌虻脑谒南绿宄瞿ゲ粒核娜獍襞昧耍吒癫唤嘈ζ穑蛩恢旧碓谧鲂┦裁础?br /

他伸手往那小孔中摸索,雪地睡着,他只得那孔道十分小。心中暗暗喜,想起一儿就入道小之中,不禁加倍。

雪在的候,身材也激的┞佛起。“但, 老您很沉醉啊 ”她悲狂呼起,竟然手是也未弄清跋扈,而高格那西埋在本身的身材之中,她是一极大年夜的打。

他的孔因激而得通,用手握着本身的西就往那道肉一一伸,一妖感向他侵,只认为本身被一包着,高格呆然地浸沉在那份沉醉得琅绫擎流了出。射精的很,并且量又多,那可以想像到他是怎么的情,雪打心底认为高兴。完事之后,人像逝世了似的合的部份有分,就那躺着。郭浩的替身高格一儿后那萎了的具抽出,但雪急速 “不要。。。。。。 不要拔出。。。。。。我要你再抱我一次。”“哈~~~家伙,真法。”高格很心,雪不曾知道手是。望着貌美的老笑了起,心想不管她心里想的是,只要令他获得那的感触感染就已很高了,尤其那得令人麻的秘道。“老,那就最好了。”“哎。。。。。。” 高格腰前后地抽送着,雪婪地体的肌肉着他的具。“呀。。。。。。真心啊。。。。。。阿浩。。。。。。”“真,我才不是什么阿浩呢。。。。。。”一沉默后,雪着的眼睛忽然,那甜美的忽然回到了,黑的眼睛望着高格,面孔立白起,在本身腹部膳绫擎的并不是郭浩,而是她的生高格。“你。。。。。。你。。。。。。竟然做种事。。。。。。”

“走,快些,快些走。”“真良心,你叫我不要拔出呢。”高格老那狼相然十分高,然他有拔出, 始再次的攻。“未何,要做。”她认为羞左右地,凌地披垂在床上。“呀~~~是那儿 ”“是店后面的房呀 你不知道

那了,老你喝醉了酒,又不肯家,我你抬的啊。”雪因喝醉酒的系而很痛, 尽力找昨晚的。与高格一路喝酒,最初一杯,第二杯之后的就完全空白了。“。。。。。。我, 喝了很多 ”“有四,五杯吧,老板最清跋扈了,起先我也很心,但你一至,不免难免使你不心便任你喝了。”高格用手雪的弄一下。“老不要。”“ ”“我并不是那种裁人醉了而偷的人,那是老你要我做的,大年夜概你了是那叫阿浩的汉子吧。”雪听到儿掩着哭了起。

于本身所做的事,认为既羞又望。心中似乎被子重一。身一神圣的教导者,与亲信的生喝酒,并且到意不清,跟着又有肉体系,那是不克不及容的,并且又高格作是郭浩,被生看到本身那淫的形。那,雪体那黏黏的液体,是先前高格所射的精液,若不雅能在做之中醒,在方未射精前有的救,然则在已太了,性事也做完,怎的藉口也行不通了。

“不消哭啊, 老,由在始,我就代替那叫阿浩的你吧。”“我已是不克不及分的了,看啊,我的牛奶已注了你的子了。”高格自得的仍在雪体的性器了一下,那,她体的精液又慢慢的流出。

“不要。。。。。。快些拔出。。。。。。请托你了。”雪哭着向他请求。了沉醉在淫之中,竟与高格生系,只认为想吐。“你真棒啊~~在我有系的女性之中,能使我一泄如注的只有你~~~”高格她的乳房差揉着,乳含在口中,跟着又再始那抽送的作,因年的系,性器已完全勃起了。在雪的道去。“不要,高格,道你。。。。。。”雪看到情况,悲灯揭捉睛也了。“老,很舒畅吧,想做 ”“不要~~~快些放我吧~~~我已苦楚的了~~~” 高格她在请求着的嘴着,用舌在她的口腔着棘手指又在她的乳上技能的差揉,而那支硬的肉棒在她的下体任意地活。

那留着官能上的麻痹感使雪下体的肌肉高格卷着。冰冷的心始熔解了。“呵呵。。。。。。老。。。。。。你是我的人了。。。。。。”“不要~~~不要啊 ”“不是有反了 哈哈。。。。。。那的着我,并不是校中那清的你啊, 大年夜概你本身也是色女吧。”“。。。。。。哎,高格,真啊 ”高格用冷眼看着那呻吟着的女老,她的体正埋着本身又又硬的肉棍, 想身材已完全成他的人了,他要她成在校中他的性奴?吒竦难穑墙鸢羟榈叵蚰切〉乐锌癫濉!罢娴氖呛馨舻牡滥兀蟸~~”道因刺激而收了,而雪的肌上布汗珠混淆着人的体味,沉浸在狂的情欲之中。刺的肉棍情地她摧着, 雪的叫也地狂起。

一一片空白,今次本身的口中求,并且那儿又的,方又已入了本身体,并且又在体射了精,他已不是外人了。一抽之后,高格忽然激起。“啊,雪,太好梦了。”“不。。。。。。不要。。。。。。”雪着那黑,小小的乳房震着,似乎全身都在哭似的。“雪,。。。。。。了。。。。。。”“呀~~~高~~~格~~~”“你是我的人了,知道 ”“知。。。。。。道了,很喜啊 ”雪和着,腰部也始活起,高格的肉棒全部都埋去,迎接着一段激烈的搏斗。

***************************************************************

本身也不明白何喜性,液小便似的一向地流出,而又像色情狂似的狂叫着。与生一路沉醉在种狂的氛围之中,欲仙欲逝世的感,下体的快感已使羞心完全熔解了。肮脏道足于快感中。与郭浩的性是最好的,但在一会儿就破坏了。“老,事上你是一向想要我做手的 ”“不。。。。。。不是。。。。。。我不是的女人。”但得事上本身是掉了,她已悟了。 心想,算了吧,就做他的女人吧。

“若何,雪老,看很利呢。”回到?春笕欤≡谑抑杏肷缈评弦痢!笆前。蚜恕!毖┪⑿ψ糯鸶础!疤昧耍∥乙烟婺懔Π才牛苄那兀窃谖一宜龅氖铝钅憧喑履悖谌衔馨没谀亍!薄安灰前。痢!毖┑盟皇侨耍匀缢埂!罢娴难├夏阋灰膊缓尬摇 薄耙灰蚕胍弈恪!薄澳且幌蛟谛=獭鞍

薄澳蔷秃昧耍∥冶囟ㄌ婺愦蚱摹!币磷阶叛┑氖只ハ嗝阕拧!?br /

雪是被蒙在鼓里。想起那次伊家中的交派,雪想起,那次必定是高格他威伊供给忙,而她亦是逼不得已才答的。在看解今后,雪看比以前漂亮多了。“真弗成思,身一成一毫的漂亮女性,是否前(天做了 ”“伊,胡,才有呢 ”雪孔也了。“真的啊, 其他老得奇怪,忽然身一成别的一人似的,必定是有真命皇帝出了。” 雪心中了一跳,道伊看穿了她与高格之的系“哎,算了,也有系, 只要你回上便成了,今后我是好是好同伙嘛。”伊着含有深意味的笑容离,着那丰的屁股走了。 雪心中升起一不安的感。

那天,就在那店后面的房子中,她与高格一向做至深夜。她不克不及信赖一中生女性的技能能如斯高超。然那是不被容的事, 雪欲认为很沉醉,不知了若干次高潮,而高格亦在她体射精四次。而事上,前天晚上她也不克不及拒高格的请求又与他做了,二十九的肉体第一次道了个中的快。获得高格那年的男性荷蒙后,就如伊所的, 子也得漂亮了,黑的眼睛充了情感,身材散出一种吸惹人的力量,很快就成校中的。“真人呢, 比来雪老越越吸惹人,身材的越越成熟, 看她子的家还岵站了起, 一不当心人到就糟了。”“我也是呢, 在家中抱我那婆也她作是雪老才行呢。” 那些中年的老一面便她作些露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