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嫐第一部琴声悠扬第二十七集再聚会0

2019-02-19 05:32:33来源:

二十七集再聚会

西屋到东屋几步远的道儿跌跌撞撞,柴灵秀都不知道自个儿是咋跑回的房间,

这情形几乎能够让人瞬间想起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臭缺德的劲头咋那么大呢,弄得我都压不住他了。。。」

柴灵秀的心口起伏不断,有如鹿撞。

嘀咕的同时,想到刚才自个儿和儿子的所作所为,打心眼里禁不住又生出一

丝甜蜜感,这感觉仿佛春笋,带着雨后的清新稚嫩很快便在柴灵秀心里扑腾开了,

飘乎乎带着她飞了起来,穿越时空仿佛回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儿子一岁多的

年纪。。。「妈妈~妈妈」

童声稚嫩,叫得急切,听得心软。

儿子吃了自个儿一年半的奶水了,都咿呀学步走了,还吵着闹着要吃咂儿,

好不容易给他掐了奶,又怕儿子不依不饶,便把家里头和娘家接济过来而积攒下

来的白面熬成浆糊,每天不知多少次嘴对嘴喂给儿子。。。不过这股意识刚窜出

头,柴灵秀又憬然惊觉意识到了问题点,闹了个脸红心跳:「他都那么大了,又

不是孩子了,我怎么还跟他嘴对嘴呢?真不害臊。。。」

也不知她这句「真不害臊」

是在说自个儿呢,还是在说西屋那个臭缺德的。

急匆匆打来一盆温水,关上房门,柴灵秀心口仍旧兀自在突突乱跳着:「我

得赶紧洗屁股睡觉。。。」

来回捯饬着洗完屁股赶紧上炕睡觉的事儿,当柴灵秀脱掉裤子时,连同那包

身的健美裤都给下体的湿液浸透了,她怔怔地看着裤衩上那湿漉漉的地图,心里

一阵烦躁。

这几天我到底是怎么了,这身子怎么就那么经不得刺激呢?柴灵秀隐然觉得

这几天自个儿仿佛变了个人儿,她不敢继续再琢磨下去,慌也似地赶紧小跑着把

灯关了,翻身回来蹲在盆子上鼓秋起身子,那张芙蓉脸上不期然间又升起了一道

晚霞,在那间黑漆漆的屋子里荡漾出了一股子暧昧。。。下地把门带上,回身把

茶缸里剩下的白开水一口气喝个精光。

倏地一下,从嗓子眼凉到心坎,杨书香觉得非常痛快,双手并用把衣服脱掉,

铺褥子前,因为摩擦觉着蔫儿吧唧的下体似乎有些别扭,倒不是因为疼的原因,

总之那感觉怪怪的,于是低头看向自个儿的卡么裆。

嫩乎乎的狗鸡老老实实地耷拉在两腿之间,杨书香用手轻轻捋动一下,说实

话,他还有些不太适应这种蜕了皮之后的样子,好在那里滑滑溜溜润着一层水漉

漉的粘膜,捋了两次之后,也不像第一开始前儿那样生涩,反而让那狗鸡蠢蠢欲

动,那股怪异感也越发强烈起来。

早前他曾在悄悄话电台听到过男人手淫一说,也曾在青龙河洗澡时听过那些

个躺在河坡子上的大老爷们提起过,也就是说,对着狗鸡反复捋动就能实现那一

快感过程,于是杨书香就对着自个儿的下面又捋了几下,他看着狗鸡渐渐勃起挑

在身前,还想再弄弄,又意识到自个儿现在的所作所为有些冒失,而且捋动时脑

子里总幻化出女人的身影,让他心里有股惶突突的感觉,于是赶忙停止了动作。

「这要是叫妈看到了,还不又得跟我急啊!」

有了想法便强行控制自个儿,不再捋动。

殊不知他停止了动作,强作忍耐,东屋里那躺在炕上的女人却正把手搭在两

腿间,就着湿漉漉的内裤正一下一下捅着下体。

那麻嗖嗖的通畅很容易让人陶醉,渐渐双腿抬起,一阵阵呼吸急促过后,瞬

间加速手指的动作,她脑子里飘忽着不由得就联想到之前见到的那根粗硕棒硬的

家伙,只觉着心神一荡,女人便把身子绷紧了,用手指猛地一插,闷哼一声过后,

一股透明体液便欢快地从她那细润的手指间溢了出来,像极了伊水河展开双臂迎

接那青龙奔放的河水,跟他一起撒着欢,流到了柴灵秀身子底下垫着的布垫上。

「臭缺德的,你可把我害惨啦,都怨你都怨你,要不是你,嗯~哎呀~」

柴灵秀的心里不断埋怨了,四肢酸软,一阵心浮气躁,便又在那手指快速出

溜中瘫了身子。

转天晚上,直到吃过了饭,柴灵秀始终没怎么搭理杨书香,夜个儿被儿子亲

得走了魂,又浮想联翩用手发泄了一通,如今那还好意思跟他说些什么。

只不过这样的日子只挨了一天一宿,柴灵秀又忍不住心里的挂怀,主动跑到

了西屋儿子的房里。

柴灵秀首先询问儿子的狗鸡状态,当听说儿子已经逐渐适应过来不再疼痛,

怕他又蒙骗自个儿憋在心里不说,也不管杨书香乐意不乐意,柴灵秀一把扥掉了

他的裤子,摸着儿子的狗鸡反复确认,随之又撸开杨书香的包皮上下打量,弄得

杨书香连连用手遮挡,试图阻止事态的发生,却已经根本就控制不住,把个硕大

的鸡巴挺了起来,直愣愣地挺在柴灵秀的面前。

嘴上对儿子说着流氓,也顾不上羞不羞的问题了,柴灵秀伸出小手搭在杨书

香狗鸡的冠状沟处,揉搓着问他适不适应?且三令五申重复,要儿子每天必须清

洗下体,做好卫生防护。

心里头的那股焦虑和担心这才缓和下来,随后又询问儿子那个叫许加刚和曹

幸福的有没有再来找事。

虽说耳闻那些家伙没有再行劫道之事,却听说总有三三两两的人蹲在梦庄街

口虎视眈眈,让人心里不踏实不痛快,何况自个儿下班期间也总能看到一些二八

孩子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柴灵秀的心里虽不怕可还是禁不住替儿子担心起来。

原本这事儿柴灵秀已经跟儿子的班主任李学强通了信儿,她心里还坦着自个

儿爷们的这个同学能把儿子照顾周全,借助学校的约束来权衡一下,起码起到威

慑作用,也省得再烦劳顾长风出头了,谁知道那许加刚就如狗皮膏药一样黏人,

连带着他那个浑姐夫,耍起了无赖,那就讲不起了,只能以恶治恶,让顾长风出

面收拾他们了。

眼瞅着下礼拜就该期末考试了,怕儿子分心胡琢磨,临睡觉时,柴灵秀告诉

儿子,别为这事儿影响了心情,还告诉他,家里家外不用他操心,这才踩着碎步

回到自个儿的房间休息。

好不容易盼到了周五,当晚,柴灵秀带着儿子来到了马秀琴家,与艳艳两口

子、世在父子齐聚一堂。

就要过年了,年货挂笺啥的都要提前小买着,就合计趁着歇班在明儿个去一

趟县城,便当众把事儿说了出来。

没辙,老爷们不在家里头,啥事儿都要她亲自打理去办,也难怪柴灵秀事无

巨细,大大小小都要她去操持呢!不过呢,不管儿子之前如何央求,柴灵秀就是

不同意带他进城。

一是该期末考试了,轻重缓急得有个先后;另外一个,柴灵秀担心儿子和那

顾长风碰面,这岁数的孩子禁受不住诱惑,可得把严着点,真要是走了歪路,可

没有后悔药备着。

听闻明个儿要去县城,孩子们当然高兴了,一旁的赵焕章一脸兴奋地叨叨起

来:「得多买点炮啊,我和杨哥还得玩那手枪呢!」

杨书香舔着嘴角,闷头吃饭。

保国玩过那链子把儿,当然也是兴奋异常,当他看到杨书香只顾着吃饭,在

一旁翻翻道:「杨哥咋不言语一声儿呢?」

没法跟着一起去,杨书香的心里当然不痛快了,何况出事之后这几天他始终

没来马秀琴的家里,杨书香不知如何与马秀琴见面、如何跟她说话,更打心眼里

腻歪死那赵永安了,把这个平时活蹦乱跳的人困得蔫头耷脑,心不在焉。

看着眼么前这几个孩子,赵伯起冲着柴灵秀笑道:「一沾上炮呀,你看看他

们那兴奋劲儿,明儿个我开车,咱们进城溜达溜达转悠看看。」

赵伯起的话声刚落,赵世在颇有感慨,说道:「咱小前儿不也好这个吗,可

那前儿穷,能看别人家玩个炮就了不地了,那像现在,一年好着一年,除了炮还

有各色的礼花弹,也难怪孩子们喜欢呢!」

赵伯起捋了捋自个儿唇角的胡子,说道:「一说到这个炮呀,我就想起了三

羊他爸来,呵呵,教给孩子放炮把眼给崩成了玻璃花,你说好笑不好笑!」

众人皆知的事情赵世在当然知道了,他接在说道:「一发传一发嘛,三羊要

不是爱放炮,他爸也不会跑过去给儿子指导捻信子,结果就。。。哈哈!」

柴灵秀指着赵世在,摇着头笑道:「『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这可不

是什么好话!就说过年热闹了,也不能一点提防没有吧!教孩子放炮把己个儿眼

崩坏了?这叫什么?!」

这话不假,逢年过节柴灵秀也放炮,不敢说处处盯着儿子,基本上也都是打

头阵,而且每次过年大伯子都要从城里往家拎回大口袋小口袋的烟花爆竹,真要

是不管不盯着,儿子得玩疯了,她心里也不踏实。

赵世在吧唧着嘴,颇为潇洒地摇晃了一下脑袋,一边笑一边言语道:「还别

说,我就服我灵秀嫂子!」

柴灵秀瞪了赵世在一眼,随即抿嘴轻笑。

见贾景林依旧沉默不语,赵伯起偷眼看了看褚艳艳,心里生发出一股子难以

言表之情,便下意识地用脚踢了踢自个儿的媳妇儿马秀琴。

咳嗽一声,赵伯起指着贾景林说道:「老疙瘩,半天也不见你哼一声,当着

你老叔的面,咋就那么不敞亮呢~那天我让你过来拉白菜,你倒好,缩起来了!

这回当着你嫂子的面,我看你还怎么缩?」

赵永安一听,呵呵笑着说道:「景林打小就不爱言语,就是个闷性子,凡事

肚子里有货!呵呵,人的性格吗!你看艳艳,有这么个机灵丫头,景林言语不言

语都没说的了!」

赵伯起虚缝着眼睛嘿嘿了一声:「景林你就闷着吧!」

他的话声刚落便挨了自个儿婆娘掐了一把,惹得赵伯起又嘿嘿连笑了两声,

眼睛打量着褚艳艳的同时,吧唧着嘴说了一句含糊话:「艳艳可疼景林了。。。」

褚艳艳倒是个畅快人,她挺着个大肚子,冲着赵永安抿嘴叫了一声「老叔」

,随后解释说:「景林那臭德行,一辈子也改不了了!」

贾景林瞅了瞅大哥们赵伯起,又看了看自个儿的媳妇儿褚艳艳,吭吭哧哧挤

出来一句:「菜有,都不用买!」

眼睛一亮,赵伯起伸出手来戳着贾景林,忙接在说道:「知道你做生意,可

也不能叫你添憨赔本啊!也不看看艳艳现在啥样了,这肚子嘿嘿~还辛我说你,

秀琴呀,我这当大哥们的不好多说他啥,你作嫂子的可得主动点,替我数落老疙

瘩两句!看他下回还敢不敢自作主张!」

杨书香偷瞧着赵伯起等人,终于把目光盯向了马秀琴,见琴娘小脸红扑扑的

只顾憨厚地笑,心里没来由一抽一抽的。

眼神一转,杨书香又见赵永安时不时望向自个儿这边,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儿,

他心里有气,恨不得拿手里的筷子戳进他的逼嘴里替马秀琴伸张正义。

赵永安咳嗽了一下,把眼睛盯向了右侧,他看着儿子跟贾景林比划着手脚,

笑着说道:「今个儿杨老师是没来,伯起啊,你说话要是有人家杨老师的斯文该

多好啊,瞅你这大嗓门把老疙瘩挤兑的,呵呵~」

杨书香又偷偷扫了一眼赵永安,如不是看到了他爬琴娘时的疯狂和肆无忌惮,

还真不知他那张慈祥的面孔下居然还暗藏着杀机,掩饰着丑陋的同时,人前一套

背后一套,妈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混蛋啊!杨书香越想越来气,越想越不是

滋味,吃了两口菜之后便杵开了饭碗,搅得他连食欲都没有了。

看到杨哥有些闷闷不乐,焕章想起了这几天挨劫的事儿,唯恐夜长梦多,他

冲着柴灵秀说道:「灵秀婶儿,我和杨哥这一个礼拜过得极不消停,明儿个去县

里咱就找顾哥介!」

赵伯起也知道儿子在学校打架的事儿,那几天他忙着跑活儿抽不开身,闻听

此说,拍着桌子,叫道:「还反了他们了,都什么年代了?啊!明儿个我带着你

们找屄养的算账介!」

他的嗓音本来就大,这一下弄得动静不小。

柴灵秀不想把事儿闹大了,更不想家大人搀和进去,便用手阻拦道:「大哥

们,咱大人可别出面,出面就说不清楚了。干脆就让长风去办,我已经给他打过

约好了,回头我跟他念叨一声,反正这事也得解决,不然的话,孩子们怎么

安心读书!」

赵伯起摇了摇头,指着自个儿儿子说道:「焕章这小屄不好好念书,好年头

也不知道珍惜,净瞎搞对象玩了。。。嘿~我听说了,香儿把那个叫曹幸福的给

摔了,还就够棒!」

赵焕章撅着嘴,嬉皮笑脸地说:「爸,当着我俩婶儿的面,你骂我干嘛啊!

搞对象有什么不对?这叫提前进入社会证明你儿子有魅力!」

老爷们惯着儿子,马秀琴能不知道吗?何况家里还有个公公背后撑腰,这让

她想管又总觉得心有余力不足,处处受制。

今个儿当着众人的面,杨书香的表现全落在了马秀琴的眼睛里,再看看自个

儿的儿子的样儿,马秀琴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了,便插了句嘴:「你爸没功夫管

你,从小到大回回惹事儿都是你杨哥给你顶着,不骂你骂谁?」

话声刚落,赵永安就哼了一声,他用手拍了拍赵焕章的肩膀,笑着说:「看

看,我孙子快成顶门杠了,搞对象也不是什么坏事,咱就得有股子冲劲!」

他这话音刚落,赵伯起就言语起来:「嘿~这年头不是以前啦,就得大着胆

子来!」

赵焕章挨在爷爷身边,前有父亲支持,后有爷爷这个主心骨给他撑腰,卜卜

愣愣的就更不服气了,他瞪了一眼马秀琴,学着之前赵永安所说的话小声念叨:

「我都十五了,你甭什么都数落我!」

杨书香把个过程看在眼里,没来由地瞪了一眼焕章,心里的烦躁升腾起来便

有些控制不住,他左手下意识地攥了攥拳头,冲着赵焕章言语道:「该陪陪琴娘

你就多陪会儿,别总干那没意义的事儿。」

就在杨书香说话时,闷葫芦贾景林也在一旁打起了圆场:「都是孩子,大点

就明白了!」

赵焕章用手碰了碰杨书香,咧嘴一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怕灵秀婶儿

听到音儿,就小声说了一句:「那么多女生追你,杨哥你早该听我的,挎一个了。」

说得杨书香心里起腻,怒其不争的同时又拿焕章没有个办法。

明明有错还不承认,而且时常犟嘴,马秀琴又瞪了自个儿儿子一眼,说道:

「吃屎都赶不上热的,总让你杨哥背锅,也不说学学你杨哥好好念书!以前咱家

是没机会没条件,现在有了机会你也不争口气!」

她还想再说,对面的赵永安又咳嗽起来,马秀琴知道公公不乐意听了便适时

停住了话声,耷拉下脑袋没再言语。

杨书香瞅着赵永安那卫道士的模样,联想到那天晚上他趴在琴娘背后推耸的

样子,胸口气闷心里极度厌恶。

又瞅了一眼马秀琴,见她低头不言不语,杨书香这心里怪异连连,也学着赵

永安的样子咳嗽了一声,调节着情绪笑着说:「琴娘,我这姥姥不疼舅舅不耐的

还羡慕焕章呢,怎么我兄弟就成了吃屎都赶不上热的了!你听我的,可别着急生

气,回头我吓唬焕章,让他给你赔不是。」

柴灵秀把荷叶头拢在耳后,乜了一眼杨书香,逗笑着说儿子净瞎说话,又冲

着马秀琴安慰说:「行啦秀琴姐,你也别瞎操心了!咱们不去惹事,但也绝不怕

事,谁叫他们先招惹咱的,欺负到咱头上,咱谁也不怕!」

说得马秀琴脸一红,又赶忙把头低了下来。

柴灵秀这几句话打出去,说得不疾不徐却铿锵有劲,老爷们们不由自主就齐

齐把目光看向她,连一向游走在年轻媳妇儿堆里游刃有余的针织厂大拿赵世在听

到这句话后,心里都禁不住一寒。

回想起自个儿偷嘴被她撞见,自是好些天不敢和柴灵秀碰面,如不是褚艳艳

私下里透露,赵世在真以为自个儿完蛋了呢!他知道眼么前儿的这个漂亮女人做

人做事像她的脸蛋一样俊美,也向来都是给人留有余地,但真要是惹恼了她,后

果那可也得掂量掂量。

若说整个沟头堡里能让他赵世在刮目相看而又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首推就

是柴灵秀了。

反观今年夏天杨老师挨打,嫂子都没有这样拍板儿说些过什么,既然今个儿

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了,想必她心里一定是动了真火!一旁的赵永安顺势点了根烟,

这回他并没有抱着自个儿的烟袋锅吧嗒,瞅着对面坐着的女人,赵永安不由得想

起了她那大伯子,霎时间眼前一红,想到什么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随之赵永安又想起了她的公公杨廷松。。。在赵永安眼里,可以这么说吧,

论气势,这柴灵秀办事做人一点都不比老爷们拘闷,别看她只是个妇人,两家三

代人能走在一起处这么多年,始终是欠着人家人情的,这要是让她知道了内幕。。。

瞥了瞥孙子跟前儿的杨书香,赵永安心里一阵没底,他已经暗暗观察了一阵儿杨

书香,又没觉察到那里不对有什么异常,于是眼珠子一转悠,心思便活络起来。。。

夹在马秀琴和柴灵秀的中间,褚艳艳放下筷子,她哎呦了一声,拉着柴灵秀的胳

膊一语道破玄机:「谁敢太岁头上动土?这不要了妙人的命吗!欺负香儿,我这

当干娘的心里都别扭!」

闻听褚艳艳叫起了自个儿的小名儿,柴灵秀照着她胳膊掐了一把,姐俩桌子

底下便动起了手脚,不过褚艳艳终究是怀了孕,柴灵秀不敢深逗。

这年头打架的事儿简直太普遍太寻常了,赵世在在缝纫厂里几乎总会听到娘

们们议论个短长,这时,他也冲着杨赵小哥俩说道:「我告你们哥俩啊,打不过

咱就跑,好汉不吃眼前亏,可千万别让人逮着了!」

赵世在的话音刚落,想起了那天的热血镜头,赵焕章便嚷嚷起来:「小赵叔

啊,你是没看见杨哥摔那曹幸福呢。杨哥,那招叫什么来着?霸王扛鼎,对就是

霸王扛鼎!」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引得一旁的赵保国抓起了杨书香的左手,连连问道:

「杨哥,你那招叫啥?霸王扛鼎?咋下的拌儿啊?」

都知道老顾家那混小子跟杨书香关系铁,平时有杨老师在场的情况那是绝口

不提顾长风三个字,今时今日杨老师不在身边,赵伯起和赵世在以及赵保国便把

目光瞧向了杨书香,不管是起哄也好,好奇也罢,都在等待他说说那精彩动人的

过程。

杨书香朝着柴灵秀吐了下舌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就是给他扔出介

了吗,也是他大意没拿我当回事,真要是较真儿的话,我那打得过人家啊!」

不乐意儿子提那打架的事儿,也不想他去接触那些个人,环顾着众人的表情,

柴灵秀拍着桌子冲杨书香说道:「行啦行啦!也不看看你己个儿啥样子,眼犄角

都让人打紫了,还好意思显摆!」

虽然现在儿子的眼角已经消肿,可柴灵秀还是告诫了一声,算是提醒他。

这精彩镜头一语带过,那那成啊,可赵伯起和赵世在都知道柴灵秀的为人,

不便开口询问,一旁的赵保国可不干了,他抓住了柴灵秀的手说道:「娘啊,你

不让杨哥去县里咋还总吓唬他啊,还不许他说话!」

柴灵秀照着保国脑袋上胡撸一把,把保国搂在怀里,笑着说道:「我的傻儿

子,谁叫你杨哥总惹娘娘生气呢。。。」

莞尔一笑间,柴灵秀扫了一眼保国旁边的杨书香,见他正瞅着这边,话锋一

转又忍下心对着保国轻轻说道:「这我要是答应了他,你杨哥指不定得蹦多老高

呢,呵呵!」

保国瞅了瞅柴娘,又看了看杨哥,不知这娘俩脑子里想的都是个啥,于是笑

嘻嘻地问道:「杨哥是吗?那人没让你摔死?」

人比人气死人,没等杨书香言语,赵世在一敲筷子,指着赵保国说道:「啥

都跟你杨哥学,就是不学你杨哥读书的劲儿!」

柴灵秀知道保国他妈出国打工好多年了,他爸在外胡天胡地对儿子又疏于管

教,也是打心眼里怜惜保国,便又搂住了他的身子,替他出头说了一句:「行啦

小儿,你吓唬孩子干嘛!」

说得赵世在无言以对,瞬间就让赵保国获得了温暖:「还是娘疼我!」

看着众人说得火热,赵永安扬起手来,说道:「秀琴啊,你这主家还不给他

们把酒倒满?!咱们可不能光说话不喝酒啊!」

公公发话了,马秀琴不敢不听,她端起了酒瓶转着圈依次给众人斟满了酒,

最后凑到赵永安的身边,规规矩矩给他把酒满上。

赵永安说话的当儿,杨书香脸上的笑渐渐凝固起来,他冷冷地看着赵永安,

随后寻着马秀琴移动的身影并未在赵伯起的眼里看到什么异常特别,仿佛这一切

似乎只在杨书香自个儿的脑子里盘旋,甚至于马秀琴给赵永安倒酒的动作在他看

来都没有半点僵硬,像她的人一样,软绵绵的,无比顺从。

那种事都干了四年了,若说头三年赵大不在家还好说一些,都回家一年了还

在持续着,就没发现半点异常?难道这纸真包的住火?越想越觉得离谱,越想越

觉得奇怪,直到马秀琴投过来一个眼神,除了疑惑,杨书香心里仍旧纳么不透这

里面的原因。

气闷,杨书香也想喝一杯酒,辣辣嘴。

起码喝多了一醉就什么也不用想了,省得他妈的添堵别扭,可一看柴灵秀那

边都没抄起杯子,这前儿要是己个儿弄什么幺蛾子,且不说有没有资格去碰白酒,

大人心里头多少也会有想法的。

再说了,脸面上的事儿关乎琴娘的名声,万一捅出去了搞不好出人命都不新

鲜,所以杨书香心里咒骂赵永安的同时,认定了一个理儿,那就是打死都不能给

马秀琴把那事儿抖露出去。

赵永安知道杨书香在看着自个儿,他脸上带笑坐在主位上不动声色,对马秀

琴仍有些颐指气使,见儿媳妇把酒给自个儿满上了,冲着众人说道:「不经一事

不长一智,孩子们闹腾闹腾就成大人了!都把酒端起来吧,咱先来个满堂红!」

你妈个屄啊!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杨书香心里不停咒骂。

隔离那些笑声和话语声,脑子里便浮现出那天惊见的一幕,看向马秀琴时,

心里酸溜溜的,徒然空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