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后母子突破番外篇第二章死党

第二章死党

于是我又不死心的劝道:「俩口子么,你感觉腻烦,也可以常换换花样,还

有角色扮演啥地,增加乐趣。」

「你说那玩应,还得扮演什么地,我直接找真人多好啊,演的再好,能有真

的来劲?」

我不服道:「也不能那么说,我看你找的多是小姐再就是一夜情,你要真处

个情人什么地我也不说什么,你说那小姐,不认不识的能有什么意思?我赶脚吧,

性爱性爱,你多少的带有点感情里面才有意思,就如同一碗面条,面条是性,佐

料是爱,如果一碗面条什么也不放,清水面条,你吃的好吃?」

强子辩解道:「就你寻思的多,要我看,性这玩应就如同喝水,渴了就喝,

不渴不喝,不同的水不同的味,茶是茶,咖啡是咖啡,汽水是汽水,酒是酒。」

「那你老婆算啥?」

「那还用说啊?白开水呗。哈哈哈。」

「白开水好啊,喝其他的都有副作用,就白开水,咋喝不犯病。」

强子:「嗯,小姑娘是汽水,二十多岁是咖啡,三十多岁是酒,四十以后就

是茶了。」

唠了半天,整的我好像多正直纯洁似的,其实比强子牲口多了,连自己老妈

都上,人家强子管咋的是去外面打食啊,想到这里,内心不免涌起一种强烈的寻

找认同感的迫切需要。

其实人类最不喜欢保守秘密之类的事,相比之下,更喜欢八卦,倾诉,寻求

认同感,寻找同类项,想到这里,禁不住问了一嘴:「你说人是不是都有恋母情

结啊?」

强子被这么一问,猛地转头看了我一眼,吓了我一跳,后悔我这么冒失的问

这话了,还好他说:「应该都有吧,或多或少,那老弗头不是都下定论了么,人

都有恋母情结。」

我进一步逼问:「那你也有了?」

「有吧,不过现在还是怕的居多,你还不知道我那妈,整天绷着脸,见人就

想训,做下职业病了,我见着就想躲,你这么问,你也有呗?」

我有点紧张,咋么说起这个了:「也有吧,现在好了,小时候总缠着她。」

当面聊这个话题没法聊,总不能说,我从小就惦记我妈,现在整天惦记上她,

这整个俩精神病么,也会很尴尬。于是呢,这话题,就这么不了了之。谁也不想

深入聊。

不过现在有一样好,有了络,很多现实里不能聊,不敢聊的话,在上就

方便大胆多了。本来我有点后悔提这个话题,可没想到,强子对这话题的关注度,

比我预想的高得多。

俺俩是越聊兴趣越浓,越是投机,从小时候偷看爸妈做爱开始。

强子:「哎呀,可惜啊,我妈那老一本正经的,弄得我爸一个劲的说她冷血

动物,其实我看她就是伪装自己,有一次我偷看她自摸了,那次好像是中午,我

爸不在家,俺俩都放暑假,我睡午觉起来尿尿,路过她那门口时候,听见里面有

点动静,我就偷摸踩着凳子往里看,我看见她手在那来回动,身子也跟着扭来扭

曲的,嘴里哼哼的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咋的,我那时候也不懂啊。现在回想起来,

应该是自摸呢。看来在伟大的妈也有需要啊。」

「唉,其实人就是那么回事,咱有时候不也装么,我记得上学时候,面对女

生,都故意装的满不在乎,其实私下里还不是流口水,也不用说谁正经不正经,

食色性也,人的最基本需求,只要没毛病,谁都有需要,你看我妈,那多正派,

私下里还不是藏着不少毛片。」

「哎,你看过你爸妈干那事没?」

「看过啊,看了以后才会手淫的。好像那时候开始有恋母情结了。」

「我艹,你的幻想对象不会也是你妈吧?」

「你也是?哎呀我艹,我以为就我牲口呢,你说咱俩这算畜生不?」

「那咱也就是想想,性幻想么,老弗头不是说了么,正常,都有过。」

这话题,也没有在深入的聊下去,总不至于说,我现在还幻想我妈呢,这说

不出口不是,自己都感觉变态,不过俺俩试探性的聊天,越来越深入,明显臭味

相投的赶脚。话虽然不敢往深了聊,但,可以看小说啊,大量的母子文,俺俩是

互通有无,还经常谈一下心得体会,段落大意,中心思想之类的。

什么《重返伊甸园》,《上海石库门》《雪白的屁股》《杨家湾情事》《趟

过母亲这条河》,《我妈喊我回家吃饭》等等。那真是欲罢不能,一发而不可收

拾。

当然SIS上还有不少人写自己亲身乱伦经历的,一次谈体会的时候,强子

问我:「你说真有乱伦这事?」

我的心跳马上快了几点,心里话,得回没当面聊,不然非看出我的不自然来,

么你眼前就有真的么:「有,肯定有,俺老家就有过真事。」

我想起老妈给我讲的那段:「那家穷,么儿子说不上媳妇,结果不怎么地娘

两就整一块去了,其实要偷摸的别让人知道也没事,结果,么让人发现了,那时

候人不像现在啊,事不关己,没人理你,那时候都热情,特别对这种事,后来强

制给分开了。」

强子感叹道:「哎我去,原来真有啊?我以为顶多都是小说歪歪呢。」

我赶忙趁热打铁:「那肯定有真的啊,论坛里你不也看了么?那还都能是假

的啊?其实,你说关起门来,人娘两愿意干啥干啥,你说碍着别人啥事了?」

强子还是纠结:「这玩应吧,你说想想还行,真做的话,还是感觉太变态了,

再说也不太可行啊,那老妈能让么,我妈要是知道我有这想法,她能打死我。」

我对我的理论的强大还是有信心的:「也不能这么说,那阵你不也说了么,

大多时候都是伪装一下自己,自己私下里另一回事,再者,你说当妈的和谁最亲?」

强子:「和老公呗。」

我:「错,在没有儿子时候,可能是老公,有了儿子以后,儿子最亲,你没

感觉么?」

强子:「那也是母子亲情,和男女之情能一样么?」

我:「情这东西都是人界定的,其实谁又分的清啥是亲情,啥是爱情,啥是

友情,有明确的界限怎么的?只不过大伙被定式以后,转变角色有点困难。」

强子:「这家让你说的,一切皆有可能了,,,,,,,,,。哥们,说出

来你别笑话我啊,以前我是半点也不敢让人知道啊,这得回碰到你理解这事,我

其实从小开始就恋我妈,一直到现在都是,我一直以为我变态呢,你没看我出去

找人都是熟女居多么。」

我得赶紧表明态度立场啊,终于找到战友了,人群里不在那么孤单:「艹,

说啥呢?我笑话你?其实我也和你一样,嘿嘿。」

强子兴奋的道:「真假的啊?艾玛,真是哥们啊,变态都一样一样的,哈哈

哈。那你想没想过,来真的的啊?」

我心里话,早么真多少回了:「我那敢啊?就敢私下里多看我妈两眼,嘿嘿。」

强子:「也是,这要让我妈知道,她能杀了我。」

我:「也不好说,论坛里不是不少成功的例子么,要说难,很难,要说优势,

母子之间也有不少优势。」

强子立马来了精神:「哦?咋说?」

我:「咱都追过女朋友,女人么,也好追,节假日,必须买礼物,生日必须

记得,没事买个衣服,买个包啥地讨好一下,最关键的是,有空多陪陪,还要不

断的赞美,夸奖,时间长了,她自然就动心了。」

强子:「你这是追普通女人,可老妈能一样么?再说也没看出母子俩优势在

那啊。」

我:「别急啊,不管是妈还是别的女人,只要是女人都一样,买东西,外加

赞美,肯定没差,娘俩的优势还在于,好接触啊,你妈也不防着你不是,你没事

撒个娇,你说她还能不让怎么的?然后试探着,一点点突破,看看她能接受到啥

程度,关键是不能急于求成,一定要水到渠成,否则弄巧成拙,想挽回就挺难了。」

强子:「不是,我赶脚,你这业务挺熟啊,你不会早就把你老妈追到手了吧?

哈哈哈。」

我:「别鸡巴瞎说,那有那么容易,我这不是看母子文多了,总结的经验么,

咱不都说了一直有恋母情结么,那歪歪时候,还光想那点事啊,还不得歪歪出几

个方案来。」

强子:「服,服了,歪歪你都能歪出系列来,要你这么说,这可行?」

我:「我觉着,只要有毅力,慢慢一步步来,可行,而且啊,四十多的女人

啊,是最脆弱的时候,你想想,老公三十多岁时候,怕是对老婆就没啥激情了,

等四十多,男的身体也不行了,而女人确是欲望最强的时候,而她们又不能像男

的那样出去随便玩,你说算不算最脆弱的时候?咱们正好可以趁虚而入,所以我

说可行么。」

强子:「么让你这么一分析还真是哈,那你说的头头是道,你到底敢不敢真

做啊?」

我激他道:「只要你敢我就敢。」

强子:「我妈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啊,惦记这么些年了,如果我妈真接受我,

我这辈子也算没白活啊,想想我就激动,我豁出去了,像你说的,先追呗,反正

给老妈献殷勤不犯毛病。」

我附和着:「你敢我就敢,我这些年这么消停,也是一直暗恋我老妈。」

强子:「你妈性子温和些,估计你容易些,我妈我可怕,不知那年那月能成

功啊。」

我:「不好说,越是外表冷酷的人,内心越是火热,真的,你妈应该就是,

冰雪覆盖的火山,她这么些年就是拼命压抑着自己,很痛苦的,等着你去拯救。」

强子:「艹,说说,你就又下道。」

我:「对了,别整天惦记老妈,冷落了老婆啊,像我说的,多想点花样,肯

定不一样的效果。」

强子:「啊,可不是么,最近咱俩老么研究母子,弄得一身邪火,都释放她

身上了,这家把她舒服的,对我那是百依百顺,哈哈哈。」

我:「多想点花样,别老弄一套,时间长了又腻了,几个花样轮班玩。」

强子:「这你经验多,你说说你俩口子都啥花样啊?」

我故意逗他:「有啊,比如我老婆扮成你老婆,哈哈哈,老刺激了。」

强子:「我艹,朋友妻你不客气啊?你还算是人么?」

我:「没事,怕你不平衡,我有时候也扮成你。哈哈哈」

强子:「我擦,用我的名白用啊?得给钱啊,付费的。」3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