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的丝袜完

回想起这种事情的时候很难平静,毕竟不是每个家庭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或者说根本不可能发生,一字一字打出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激动万分,毕竟这弄不好下场就是上社会。

该怎麽说呢?先说名字吧,我的名字叫徐向泉。

事情开始的时候大概要说从还没上小学就开始吧。

印象中还是个幼稚园小鬼的时候,就发现趴在床上摩擦床垫会有痒痒的感觉,而且磨一磨就发现自己的小鸡鸡会变粗变硬,想要去尿尿但是又尿不出来,很不舒服,要等到慢慢变正常了才能尿尿,而且是一段一段的勉强挤出尿来。当时还傻傻地跟其他小朋友分享,说这样趴着一直动会很舒服哦,现在想起来真是白痴的要死。

因为磨床垫的刺激一直不是很够,所以当时还不知道要怎样才会高潮,只是磨啊磨的觉得痒痒的有点舒服,累了就停了,好像也不能干嘛。

磨床垫的行为一直持续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个超龄的同学在讨论打手枪的事情.当然他不是叫这打手枪,但是就炫耀说他会用手一直搓鸡鸡,然后就会很舒服。我这时候才知道磨床垫还有再进化的手段,回家之后就很兴奋的尝试。一开始一直抓不到比较好的方式,是用拇指跟食指去夹住被包皮包住的鸟来动,但总觉得不够舒服。久了之后才学会用整只手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