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第184节未完待续

184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七月十三日,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悄悄传扬着海鹰扬将军从武安前线回国的消息,至于二太子文冶达在高阳州自封为法斯特新皇帝的消息还没有从前方传过来,而军部对于这个消息也暂时不予公布于众。

“嗨,你知道吗?我刚刚在南关看到了好多的鹰扬铁卫,海鹰扬将军一定带了不少人马回来。”

“是鹰扬铁卫吗?听说他们是非常可怕的啊!”

“绝对不会错的!我一看到他们那形状特别的飞鹰盔和胸甲上的鹰扬图,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海鹰扬将军身边的鹰扬铁卫。”

站在街头的几个路人说得津津有味,口沫横飞。此时,一辆轻型马车正好从他们的身边驶过,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传到了车帘低垂的马车车厢里面。端坐于车厢里白衣素服的男女都是耳目敏锐的高手,自然是听得十分真切。

“现在连普通的市民都知道海鹰扬带着人马回来了,艾司尼亚的局势又要发生不小的变化……”

叶天龙靠在铺了锦缎的垫背上,无意识的轻轻自语。

听到叶天龙这样的话,坐在他对面的于凤舞美眸中蓦然闪过一丝光芒,不觉暗暗点了一下头。这时候,坐在左边的柳琴儿出声说道:“听鲁图先说,这次海鹰扬带着他五千的鹰扬铁卫赶回艾司尼亚,队伍就驻扎在南关。为了帮助尤那亚登上皇位,海鹰扬他可真是不遗余力啊!”

“真没有想到,海鹰扬他居然会丢下武安前线数十万大军,这可是违反法斯特军法的,难道就不怕受到军法处置吗?”一定要跟着于凤舞进宫的龙灵儿在一边也颇为不解地问道。

“海鹰扬这样做的确是违反规定的,但问题是谁来追究他的呢?”

于凤舞说着,轻轻叹息了一声,续道:“陛下突然去世,国中新皇未立,他这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没有人可以动得了的。”

“而且海鹰扬这样做,是给艾司尼亚的众大臣巨大的压力。就连艾司尼亚普通的市民都知道他带着部队回来,朝中的诸位大臣自然更是清楚他手中的实力,说一句不好听的话,现在国内能够和海鹰扬抗衡的人还真找不出一个来。”

听到于凤舞这一番话,叶天龙默然不语,心中突然间跳出这样的一句话:“实力决定一切。”不管什么时候,拥有强大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难道大姐你还不如他吗?”

柳琴儿很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我们凤舞军团不管那个方面都不差他那个鹰扬军团,这些年来的战绩更是远非他们可比。”

于凤舞轻轻摇头,柔声说道:“现在我已经是从军中退役的了,怎么可以和现役的军团长比呢?至于丽蝶妹子所率的凤舞军团由于刚刚新败,实力损失不小,而鹰扬军团却是在武安连胜,又有两个军团的支援,此间的差距,我们应该要承认的。”

正在说话之间,无忧宫已经在望。各处守护的宫廷侍卫俱是一色的素服白袍,车场也已经有数辆马车停泊,从车厢上的徽号看来,是吉里曼斯的车队。

按照法斯特帝国的规定,皇帝的丧礼为“大丧仪”,有一套非常繁杂的仪式和过程,其中有一点是,凡是在帝都的文武百官以及军民,在七七四十九天内必须摘冠缨,穿素服,每日至大行皇帝牌位前朝夕哭临两次。身为宫廷大臣和有爵位的人士,则必须到停放皇帝灵柩的殡殿哭拜上香。

值守殡殿的是两位德高望重的皇族,治丧大臣中,文官以吉里曼斯为首席,武将则以尤那亚为第一位,只是相对于还要抽出时间处理军部事务的尤那亚来说,伊春却是在殡殿中日夜守在灵前,一片孝心深得众皇族大臣的好评。

尚未踏入殡殿的殿门,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就沈沈地压在叶天龙等人的心上。满眼俱是白布黑纱,加上里面隐隐约约传出的哭声和各种丧事声浪,让人顿感脚下一重。

走在叶天龙身右的于凤舞此时早已是珠泪满眶,悲痛欲绝。心酸不已的叶天龙十分自然地伸出手搀扶住于凤舞的纤腰,两个人并肩步入殡殿。在他们的身后,柳琴儿和龙灵儿以贴身亲卫的姿态亦步亦趋,也进入了殡殿。

“轻浮,真是不知轻重的家伙!”

在叶天龙等人后面出现在殡殿门前的数位法斯特大臣看到这样的情形,无不暗暗摇头,心中升起一股鄙视之情。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叶天龙对于凤舞这样亲昵的举动在他们看来无疑是有失身份的,也不成体统。而跟在叶天龙身后进入殡殿的两个美女亲卫更是不知礼数,她们有什么身份可以进入殡殿呢?由此看来,叶天龙对他身边的美女亲卫是一点也没有尽到管教的。

不过,他们转念一想,心中也释然,叶天龙只不过是一个出身低微的粗俗之人,因为好色才在自己的身边让美女来出任亲卫,他在帝都的时候,也曾经闹出不少的笑话,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他们怎么可能用正常的标准来要求呢?

旁人的眼光和看法,叶天龙却是毫不在意。进入殡殿后,他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素服的倩公主和她那些兄弟姐妹站在一起,双眼红红的。因为倩公主是安德列三世最小的女儿,所以,她站的位置比较靠后,而尤那亚自然是当仁不让地站在最前面了。除去二太子文冶达,现在他已经是诸位皇子中最大的一个。

看到叶天龙等人进来,倩公主的眼睛顿时一亮,连忙用眼神向叶天龙示意,可惜此时叶天龙已经收回了视线,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身边的于凤舞身上了。他生怕于凤舞会悲伤过度。

一踏入殡殿,于凤舞就泪如雨下,跪在安德列三世的灵柩前,她更是悲痛欲绝,虽然安德列三世没有尽到父亲的,但在她来到艾司尼亚之后,就竭力补偿他的过失。而随着年纪和阅历的增加,于凤舞她也知道了安德列三世身上的和心中的苦楚,原本记恨的心也早已化为乌有。

她甚至有时候会对安德列三世的惊人功业感到无比的敬佩,法斯特帝国正是在他的努力下,现在成为了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强盛帝国。虽然感情上她还无法原谅安德列三世对她母亲和她的过失,但理智却告诉她,有这样的父亲,她也应该感到骄傲。

可是一生中经历无数惊涛骇浪,雄才大略的一代帝王,却在晚年一时不慎,被逆子所害,成为宫廷政变阴谋下的牺牲品。其实安德列三世早就对几个皇子的明争暗斗有所耳闻,也看出他们的一些想法,他甚至在和于凤舞私下会晤的时候,隐隐约约向她透露过心中的一些遗憾和不安。

对于安德列三世当时的一些话,于凤舞心中一直有不少的疑问,但现在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安德列三世心目中最合适的皇位继承人其实是她于凤舞,虽然说女性在帝国中的地位很低,但大陆上也并不是没有女皇的先例,只是于凤舞的身份特别,安德列三世才会犹豫不决,迟迟不肯指定他的继承人。有几次,安德列三世都用一种隐含的口气问过于凤舞,只是那个时候于凤舞没有想到这一层。

不管是文冶达,尤那亚还是伊春,虽然说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皇子,但在安德列三世看来,要登上法斯特帝国的皇位,他们都还缺少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曾经有一次,安德列三世就向于凤舞慨叹过,如果把三个皇子的优点放在一起,那就是完美无瑕的皇位继承人了。

于凤舞也曾经问过安德列三世,既然知道三个皇子暗地里都有图谋皇位的不轨企图,他还为什么不采取措施,放任他们的行为呢?当时安德列三世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叹息了一声,然后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望着她。

于凤舞现在知道了,安德列三世是因为觉得亏欠了她这个女儿,所以对自己的子女都有一种更加爱惜的心情,他纵容倩公主的行为,也有这样的原因在里面。也许那个时候,于凤舞她的态度明确一点,安德列三世就会真的作出选择了。

可惜,安德列三世对儿女的爱惜之心,却没有得到他们好的回报,这更是让于凤舞一想起来就心如刀绞,泪如泉涌。她的悲伤之情,落在旁人的眼中,只是认为以为她在感怀安德列三世的知遇之恩,那里晓得她心中如此复杂的心情。

跪在安德列三世的灵柩前面,叶天龙的心情也是非常复杂的,不管这个皇帝老头是看在他女儿的面子上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光是他对自己的知遇之恩和提携之情都是让他难以忘怀的,把他这样一个名声不好的地方普通骑士一路提拔到帝国贵族,手握帝国重兵的达官,这需要多大的魄力啊!

而且安德列三世在法斯特帝国创下的丰功伟绩,很多已经成为众人传扬的传说故事,叶天龙他小时候也听过不少,自然对这个皇帝怀有深深的敬意。

不过,说一句老实话,叶天龙心中除了伤心外,还有一丝的庆幸,安德列三世的突然去世,使得他少了一个可怕的债主,要知道他欠皇帝的债务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现在好啦,这一笔债务就此消失,心头无形的一座大山也终于搬走了。虽然说叶天龙并没有太在意这一笔债务的存在,但有时候想起来总是令他心惊肉跳的。

跪拜结束之后,叶天龙站起身来,突然感到后面有人轻轻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回头一看,原来是龙灵儿。

“你看,那个家伙好像在叫你。”

龙灵儿低低的说了一声,叶天龙知道她说的那个家伙是指倩公主,举目望去,果然见到倩公主在向他施眼色,便会意地点点头。

这个时候,前来殡殿哭灵的大臣越来越多,声浪也开始大起来。

叶天龙向于凤舞悄悄示意了一下,又望了一眼柳琴儿和龙灵儿,然后不动声色地慢慢朝一旁移动,去和倩公主会合。

经过重重的白幛之后,叶天龙到了殡殿的偏门口,倩公主早已在那里等候了。

“我要被嫁出去了。”

一见到叶天龙的面,倩公主就抛出了让叶天龙大吃一惊的消息。

“你说什么?”叶天龙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他本能地问道:“你要嫁给那一个人啊?我去砍了他!”

“应该是别国的太子吧。”倩公主望着叶天龙,“三哥没有说是谁。”

“混蛋,是尤那亚这个家伙!”叶天龙顿时来气了,“他难道不知道我们的之间事情吗?”

倩公主的俏脸微微红了一下,连忙摇头道:“不是三哥,是六哥和吉里曼斯他们在暗中和别国的使节密谈。我该怎么办?”

“是他们在搞鬼!”叶天龙火冒三丈,正要说话之际,转念一想,他突然望着倩公主说道:“你自己怎么想?”

倩公主忿忿地说道:“我才不要呢!让他们自己去嫁人好了!”她走上一步,靠近叶天龙低声道:“除了你,我谁也不嫁!”

有了她这样的话,叶天龙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他才想到,眼前的美丽少女可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策法师,又刁蛮任性,如果不是她自己愿意,那个国家的太子就真的把她娶回去,日子一定会很难过的。他自己刚才的紧张是有些过头了。

“我和三哥也说过了我们的事情。”似乎是从叶天龙的反应中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倩公主的语气显得十分愉快,“也是他告诉我六哥和吉里曼斯准备拿我当作条件和别国联盟,哼,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尤那亚怎么说?”叶天龙追问道。低头望着近在眼前的倩公主,一身素服,略带清减的俏脸楚楚动人,他蓦然发觉几天的时间,倩公主她好像成熟了不少。顿了一下,他又有些担心地说道:“万一尤那亚他也用什么为国出力的名义,要把你嫁出去,还真是比较麻烦的事情。”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自己一切小心。如果他们都要迫我的话,大不了我逃出宫去,和你私奔。”

说到这里,倩公主的眼圈突然一红,凄然道:“如果父皇还在,他们那里敢欺负我……”

看着倩公主泫然欲滴的样子,叶天龙不觉心疼地拥抱了她一下,“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等父皇的大丧结束,我就跟你走,我们一起去为父皇报仇。”

倩公主攅起头来,眼中闪过坚定的眼神,郑重地说道。叶天龙不觉暗暗感到头大难决,毕竟在和倩公主没有明确关系之前,有些事情会让倩公主今后的生活遇到困扰的。安德列三世去世之后,倩公主的兄长在名义上有了管教妹妹的权力,这一点也是于凤舞为之担心的。

倩公主正要催促的时候,殡殿里面的钟声响起,又是一轮仪式的开始,身为女儿的她也必须要回到她的位置上去。

临走分手之际,倩公主突然说道:“你要小心一点,三哥已经在怀疑玉玺是我动的手脚,只是他一下子没有什么证据。”

望着倩公主匆匆离去的背影,叶天龙不由得一阵发愣。回到艾司尼亚的短短几天里,局势的变化真的是湍急无比,出人意料的事情接踵而至,有时想想,他还真的怀念当初在西江的生活,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骑士,但也没有像现在遇到这样多的麻烦,生活过得逍遥自在。

现在他的身份是高高在上了,可生活好像变得更加危险起来,也许官越大,地位越高,越是让人感到朝不保夕,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不过,对于叶天龙来说,这种生活也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刺激。

“既然这样,大家就来好好斗一场吧!”

想到是为了自己和自己所爱的女人,叶天龙就精神一振,现在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只有不断向前进,才是保护自己和自己身边亲人的唯一好办法。

等倩公主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叶天龙也快步回到了殡殿。他们两个人失踪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但不免还是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俊美的嘴角掠过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微笑。

叶天龙刚刚走到于凤舞的旁边,就听到从殡殿的外面传来了一个粗重的声音。

“情势危急,现在我们应该尽早拥立一位新的陛下,好出兵征讨犯上作乱的逆贼文冶达!”

接着另外一个声音续道:“将军所言极是。从逆贼文冶达手中夺回无忧宫的尤那亚殿下实为众望所归,为何诸位大人迟迟不决?”

奇怪的是,来人这样大的喧哗声,外面的诸位大臣居然没有一个出言阻止的。看到于凤舞的眉头微微一皱,叶天龙便马上大步走出殡殿,大声呵斥道:“先皇的殡殿,怎能如此无礼,大声喧哗!”

“哦,原来是东督叶大人!”

来人并没有理会叶天龙的话,而是十分随意地打了一个招呼。叶天龙这时已经看得明白,说话的是北督贾拉德,他的身后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纵然是一身的宽大素服,也掩饰不住这两个大汉全身贲起的结实肌肉。

“大胆!见了本府为何不拜?”

叶天龙的脸色一沈,这个家伙居然在安德列三世的殡殿前面如此无礼,让他感到十分意外,同时也忍无可忍,难道仗着尤那亚的势力,贾拉德就可以任意妄为了吗?

贾拉德的眼中凶光一现,狠狠地说道:“殡殿之前,无职务可言,不用行大礼的,难道叶大人要仗势欺人吗?”

叶天龙呆了一下,突然间醒悟过来,按照法斯特大丧的规定,贾拉德所说的并没有错,没有想到这个貌似粗暴的家伙居然还颇有头脑。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