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都市花语第三百四十一章母女

2019-02-19 05:28:04来源:

“云逍小心,唉,迟了。。。”殷洁小声惊呼出声,可惜,她还没说完,云逍已经中招了。

云逍黑着脸,凶狠的看着手上沾满奶酪的沈瑶,伸手抹了一把脸上沾着的奶酪:“丫头,给我一个解释,否则,你完了。”

沈瑶得意的舔了舔手上的奶酪:“解释?什么解释?大叔,你那么说我,我没有咬你,已经是很客气的了。”

“你。。。”云逍指着沈瑶,彻底的无语了,他总不能和她这个萝莉一般见识吧,可是不见识吧,又被这么一个小屁孩欺负了,传出去,他这老脸往那儿搁啊?

沈瑶得意的洋洋的晃着脑袋,小下巴微微扬起:“我怎么了?哼,敢说我长得像凤姐,你才像凤姐呢,你全家都像凤姐。”

“好了,瑶瑶,你云逍虽然有错,嗯,你用奶酪砸了他一下,也该消气了,快把餐巾纸给你云逍哥哥。”殷洁强忍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有错?”云逍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严肃的殷洁:“洁姨,你说错了吧?你家丫头用奶酪砸我,你还说我有错?”

殷洁瞪了他一眼:“不然呢?我家瑶瑶长这么漂亮,你居然说她像凤姐?这不是你的错是什么?还有啊,你都成年人了,还和一个未成年少女斤斤计较,这不是你的错是什么?”

“我。。。。。”云逍愕然,他终于知道什么叫有其母必有其女了,眼前这对母女花就是。强词夺理还说的这么振振有词,明明是自己理亏,偏偏还说是自己大度,不和你一般见识,这,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沈瑶得意洋洋的扯了张餐巾纸递给云逍:“大叔,给你。”

云逍气呼呼的把纸巾夺过来:“不用谢。”

沈瑶眼睛一瞪:“你说什么,哼,应该是你给我道谢才对。”

云逍一边擦拭脸上的奶酪一边说道:“丫头,别忘了,我脸上的奶酪是谁扔的。”

沈瑶撇撇嘴:“哼,还大男人呢,小气吧啦的,心眼儿比针尖还小。”

云逍瞪起眼睛,双眼在沈瑶的胸前狠狠的看了几眼:“你的心胸也不是很宽广啊。”

沈瑶没明白云逍话里的意思,她不满的嗔道:“我的心胸那里不宽广了,总比你的要好。”

云逍赞同的点点头:“这倒是,不过,谁知道你里面有没有塞棉花。”

心胸宽广和塞棉花有什么关系?沈瑶一头雾水,在看到云逍的色眼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的胸口的时候,她明白了,刷,沈瑶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她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娇嫩宝贝:“你,你,你这个大色狼,无耻之徒,邪恶的怪大叔。你下流,卑鄙,无耻,草泥马。。。。”

云逍嘴巴张的大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嘴里不停冒出脏话的沈瑶,现在的小女生怎么这么猛啊?云逍被沈瑶的话雷得不轻,一时之间忘了说话。

“瑶瑶!”殷洁脸色难看的低喝一声,这次殷洁是真的生气了,女孩子可以活泼,可以顽皮,可以恶作剧,但不可以这么没教养,一个女孩子骂粗话,这算什么?殷洁出生豪门,家教很好,她最反感的就是女孩子骂人,说脏话了。

沈瑶猛然醒悟过来,知道这次触及到了母亲的底线,她连忙闭嘴,可爱的吐吐舌头,垂下脑袋,不敢再说话。

殷洁脸色依旧铁青,没有半点恢复正常的趋势,她严厉的瞪着低垂脑袋的女儿:“瑶瑶,妈妈不反对你在学校里和同学鬼混,不反对你和那些不正当的少年少女谈朋友,交往。但是,你不要触及我的底线,你既然和他们交朋友,那你就要做到出淤泥而不染,不能被他们的坏习惯所影响,否则,你别怪妈妈狠心把你送到国外去。”

沈瑶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喔,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了。”

殷洁脸色稍霁,淡淡点头:“希望你说到做到,再让我听到你说出这种没教养的话,你就去国外给我呆着,谁求情都没用,除非,我不再是你的妈妈了。”殷洁的话可谓说的是极重,不就是骂一两句脏话吗?至于搞到要断绝母女关系的地步?

沈瑶不敢反驳,她只能低垂着脑袋流泪,心中委屈极了,同时,她也把云逍恨到天上去了:无耻的大色狼,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好看的!

“洁姨,这,你这也太小题大作了吧,不就是骂一两句脏话吗?至于,至于,呵呵,当我没说,当我没说。”云逍还想再劝,可惜,殷洁的目光让他很识相的闭嘴了。

殷洁转移开自己犀利的目光:“一个人不学别人的好,专学别人的坏,那说明这个人没有自制力,特别是女孩子。现代社会不讲究三从四德,不讲究淑女风范,但是女孩子该有的矜持还得有,整天脏话连篇,那成什么了?那和社会上的那些太妹有什么区别?”

云逍苦笑无语了,没想到这个洁姨对这方面是如此的反感啊。可是,现在的九零后女生,有几个是不说脏话的啊?

云逍有些心疼的看着在那儿低低啜泣的沈瑶,暗暗为她有这么一位严厉的母亲而庆幸和同情。刚刚两人是有些不对路子,可是,这都是小事情,云逍还没小气到因为这些事情而对沈瑶幸灾乐祸。

为了缓解气氛,云逍呵呵笑道:“好了,洁姨,我肚子饿了,我们吃饭吧。”

殷洁点点头,叫来服务生开始点菜,可能是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这次殷洁点的菜全都是沈瑶喜欢吃的。

殷洁给沈瑶夹了几筷子菜,微微有些歉意的说道:“瑶瑶,刚刚妈妈的语气有些重了,可是妈妈真的不希望你变得和那些社会上的小太妹一样粗浅庸俗。女人要活的精彩,活得刺激快乐,并不一定要靠说粗话,骂人的。”

沈瑶默默吃着菜:“嗯,我知道了妈,以后我不会了。”

因为刚刚的插曲,这顿饭吃得非常的沉闷,味道自然也就不咋滴了。三人只吃了一半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这才是中午,自然还有很多时间出去游玩,殷洁似乎难得陪女儿出来玩一次,所以,只要是沈瑶要求的,她都没有拒绝。在母亲有意的讨好下,很快沈瑶也就忘了刚刚的不快。

“大叔,我和妈妈口渴了,你去给我们买瓶水。”沈瑶一只手里拿着羊肉串,一只手里端着冰激凌,小嘴油腻腻的。云逍就纳闷了,你说,这羊肉串和冰激凌可以混着吃吗?吃起来,又是什么味道?冷热交替?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云逍现在已经完全的变成了两母子的奴隶,被呼来唤去,完全没有人权可言。

“瑶瑶,拜托,你还是叫我云逍哥哥吧,你叫云逍我也认了,大叔,这个称呼,我真的有些过敏。”云逍苦笑道。

沈瑶撇撇嘴:“哼,装嫩的大叔,你也不看看你几岁了,都奔三的忍了,还让我这个未成年少女叫你哥,你想干什么?难不成,你想老牛吃嫩草?果然是邪恶的大叔。萝莉控。”

云逍额头冷汗淋漓,什么话也不说了,转身就去买水去了。

“妈,我们去坐摩天轮吧,我都好久没坐过了。”沈瑶亲昵的抱着殷洁的手臂说道。

殷洁微笑道:“好,今天你想做什么妈妈都陪你。”

沈瑶开心的点点头:“嗯,可惜爸爸不在,不然,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好好的玩一天了。”

殷洁微笑道:“你爸爸工作忙,这也没办法,所以,妈妈不是给你找来了一个苦力吗?”如果云逍听到殷洁这话,不知道他是什么感想,感情今天他的角色就是一苦力啊。

“水来了。”很快,云逍拿着三瓶水回来了,沈瑶从他的手中接过水瓶,打开喝了一小口,然后把水瓶递还给他:“大叔,拿着。”

殷洁也照章办理,喝完水,然后把水瓶递还给他,让他拿着。

云逍愕然:“我说,不就是一瓶水吗?又不是很重,你们为什么不自己拿着?”

沈瑶美眸一瞪:“大叔,你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你忍心我和我妈妈两个大美女拿东西吗?既然你说不重,那你拿和我们拿又有什么关系?哼,我们这对母女花陪你逛街,便宜你了,你看周围有多少男人羡慕嫉妒你?你可别不知足啊。”

云逍苦笑道:“大姐,水是没多重,可是,我一个人要拿三瓶水,很不方便啊,还有,别人羡慕嫉妒我干嘛?”云逍扭头一看,果然,周围有很多男人都在用微微发红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是非常的不爽他。云逍心中苦笑,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这对母女花可和我没关系啊。

“不许你叫我大姐,我可没你大呢,妈,走吧,我们去坐摩天轮。”沈瑶说着,自顾自抱着母亲的手臂走了,根本没有理会云逍的意思。

云逍明白了,今天自己这个苦力是当定了,还好的是两母女长得够漂亮,身材也够好,不能占实质性的便宜,看看身材总可以吧。啧啧,洁姨的屁股还真大啊,还挺翘的,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还有她的两条腿,真直,真长,如果让她把腿缠在腰间,哦,想想都受不了。云逍的色眼紧紧的盯着殷洁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的紧紧的臀部和长腿,脑中早已经把她剥光抱上床了。

“大叔,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跟上来?沈瑶没见云逍跟上来,不满的停下来喊道。

云逍连忙应道:“哦,好,来了,来了,是你们走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云逍胡扯道,这种理由,也只有他才信。

摩天轮坐完,坐过山车,反正游乐园里所有能玩的东西,沈瑶都玩了一个遍,别说是殷洁,就是云逍这个大男人也有些受不了了。可是,今天的主角沈瑶还兴致勃勃,丝毫没有疲惫和尽兴的意思。

“妈,我们去溜冰吧。”沈瑶突然兴奋的说道。

“溜冰?这儿有溜冰场?”云逍狐疑的问道。

沈瑶得意道:“那当然,这家游乐场什么都有。”

殷洁微笑道:“好啊,只是妈妈不会溜冰,我怕摔倒。”

“不怕,到时候我会扶着妈妈的。”沈瑶笑道,她好久没溜过冰了,还不知道技艺退回去了没有。

云逍耸耸肩,他非常明智的没有发表看法,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沈瑶所说的溜冰,云逍刚开始还以为是旱冰呢,没想到根本不是,而是真的在冰面上用冰刀来溜。不得不说,这家游乐场还真是大手笔。溜冰场人很多,简直有点人满为患了,看来这个溜冰场生意很好啊。

去租鞋子的事自然是云逍了,殷洁告诉他两母子的尺寸,然后让他去租。很快,云逍提着三双冰鞋回来了。

沈瑶的溜冰技术还过得去,做花样就算了,她只是能滑,不摔倒。至于,殷洁,正如她所说,她是真的不会,她甚至都不敢放开场边的扶手。

“妈,快下来啊,来,我扶着你,不用怕,摔不了的。”沈瑶在场中不停的鼓励母亲,可惜,殷洁不为所动,她一个劲的摇头:“瑶瑶,还是不要了,你去溜吧,我,我在这儿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