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里的罂粟花第一章16

第一章(16)

我和美茵互挽着手,走进了这间「金梦香榭丽」。

餐厅里的灯光昏暗,但是烛光却十分耀眼。

「……这里果然好漂亮啊!」美茵笑着说道,「果然像身在一个欧洲城堡里

一样。」

「你喜欢欧洲的城堡么?将来有机会,我带你一起去看看吧。」我看着美茵

说道。

「哼!」美茵叹了一下,因为太激动,她说话的分贝稍稍大了些,她意识到

以后,不好意思地四下看了看,然后稍稍收声,小声地对我说道:「刚刚在车上

还说以后都没办法陪我了,现在又这么说!我看你是故意哄我高兴罢了!」

「……谁说的?我是要待在警局里,但是我们也有年假啊!你要是不信,等

我明年休年假的时候,我们俩就去欧洲。你说把,法国、意大利还是德国?」

「算啦算啦!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可别当真啊!为了让我玩自己省吃俭用,

你当刑警又不是去发财!再说了,你们当警察的就那么容易出国啊?」

「我可以努力争取驻外工作机会啊!何况还可以申请参与国际刑警的行动和

学习交流,有什么不行的?」

「我……哥,我不想让你太累嘛!……你先当上一级警司再说吧!」

一级警司,这个警衔对我来说其实有点遥远。我现在是一级警员,起点已经

算是很高了,不过,如果一个普通警察想要当上一级警司,基本要在岗位上任职

满二十年,除非能有重大立功情节。像夏雪平那么拼命的女人,到现在也不过是

个二级警司。不过我明白,美茵这么说,其实她是想希望我尽快超过夏雪平。我

俩在一起很少提到她,但是我俩彼此对夏雪平的事情都心照不宣。

「行,我争取早日在市局,也弄个组长、队长、处长什么的当一当。」我对

着美茵笑了笑。美茵听了,也十分开心。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有一个东西,是一定要在吃饭之前给你的。」

说着,我拿出了那条水晶吊坠。

「哥……你是真不过日子了?」美茵在一阵欣喜若狂之后,冷静下来,看着

我说道:「你账户上还剩多少钱?」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你哥我饿不死。以后吃、住,都是公家的,我自己现

在也不娶媳妇,留这么多钱干嘛!来,我给你戴上!」

说完,我站起身,把吊坠从美茵身后帮她戴好。摸着她脖子上的肌肤,我特

别不想放手。

一只水晶天鹅在美茵的身前飞舞,美茵一边开心,但是一边也觉得对我有些

过意不去。不过她依然像一个天真顽皮的小公主一样,跟着我自拍了几张照片,

还举着到处拍着照。

「何先生,何小姐,请问现在可以上菜了么?」

「可以。」

看着面前的佳餚,坐在面前的美茵几乎合不拢嘴。

在烛光的映衬下,美茵如同被镀了一层金子的芭比娃娃;在我的劝诱下,美

茵还喝了些白葡萄酒,所以在她金色的脸蛋上面,还透着些桃红。

我整顿大餐,都在看着美茵,听着她给我讲她的故事、讲她的见闻、她喜欢

的一些品牌的传奇、以及她感兴趣的八卦。我全程都在附和着,然后专心致志地

盯着美茵的一举一动,我甚至忘了我盘子里的鹅肝的口感是多么的细腻、用黄油

和奶酪焗过的蜗牛是多么的软嫩、浇了蒜油的龙虾是多么的清甜。

我只记得美茵的笑,是那样的单纯。

美茵发现我正在痴痴地看着她,脸上竟有些羞涩,她嘴巴翘起,轻叹了一口

气,对我说道:「哥,你今天这么大张旗鼓地请我,除了想让我高兴,还有别的

事情吧?」

「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你。」我说道,「有三件事,这三件事说不定会毁了你

现在得好心情,你真的想现在听么?」

「嗯。我不是小女孩了,你说什么我都承受的住。」

「第一件事……」我说道,「爸爸决定要娶陈月芳,这个事情,你也知道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是很理解,你为什么会跟陈阿姨有那么大的嫌隙。但我还想最

后说一遍:美茵,爸爸有追求他自己幸福的权力。所以我希望,我不在家以后,

你可以去尽量地包容陈阿姨,别跟她起冲突、别为难她,否则爸爸如果夹在你们

俩中间,会很不好过。」

「你就是要说这个么?」美茵抿了一口葡萄酒,「这个你就不用再说了,我

知道我该怎么做。」

「那就好,这件事说完了,说第二件事。」说着,我把一个上面贴着塑料裱

花的礼盒送给了她:「喏,这个是今天我要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

「还有礼物?」美茵吃了一惊,睁大了眼睛:「是什么?我可以打开看么?」

「可以。」

美茵打开了盒子,愣了一下,接着微笑地把那东西拿在手里:「这是什么啊?

玩具么?哥,你要是换几年前送给我我会特别喜欢,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是小女生

了,你送我这个?让我玩Cosplay,扮演木之本樱?」

「这不是让你扮演漫画人物用的,你看看这个东西的下端,看看像什么?」

「像……男生的……啊?天呐……你真讨厌啊何秋岩!送人家这个东西干什

么?」

没错,这个东西是我在猎奇精品店里买的,那家店除了会卖一些嘻哈街头文

化的配饰和T恤衫、一些整蛊玩具和魔术道具以外,还专门有一块是成人用品专

卖区,和普通的成人用品店不一样,那家精品店里的成人用品道具大多数是以女

生审美为主。我特意挑了这根「仙女棒」:整根棒大概二十五厘米,通体都是钢

化玻璃制成,不用担心变形或者打碎,上端是一个扁平的桃红色心形装饰,下面

的尖端是仿造男生的龟头制成的形状,中间握着的地方有四个连续的球形体,彷

彿穿在一起的珠子。

「你自己偷偷买的那个紫色的' 小玩具' 用了多长时间了?也该给你换换新

玩意了。再说了,你那个东西还怕被人发现,我送你的这个东西伪装性好,就算

被发现,一般人第一时间也看不出来这个' 仙女棒' 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那你想让我用来做什么啊?我现在还是……」「你早晚有一天会『不是』

的,对吗?」我打断了美茵的话说道。

美茵微微低下头,轻轻嘟着嘴巴。而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我的心里也十分的

複杂。我只好接着说道:「你说让我教你……让我教你的东西,我前天晚上也教

会你了,昨天早上你也实践了一把。我明天之后,就要去局里住,所以我也再没

办法跟你练习了。从今以后,你就用这个自己练吧!」

「坏哥哥!净教小朋友不良行为!」美茵嘟着嘴看着我,小心翼翼地把那根

仙女棒放好,然后盖上了礼品盒盒盖,放到了脚边。

「送你这个也不是白送的。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情?」

「你跟哥哥是一起长大的,这方面的事情萌芽,我也目睹了全过程、并且还

身体力行参与了。实话实说,你这小丫头,在这方面的需求,可稍稍有点高。关

键现在的问题是,你还是个学生,而且马上还要面临省考、申请大学。这方面的

东西如果有节制的进行,对身心都有好处;但是如果过了,容易精力外流。哥哥

希望你,在这方面能稍稍有点节制。」

「我一直都是很有节制啊!而且实际上就盼着你每个月回家跟我偷偷那个…

…『奖励』我,所以我一直都很『守规矩』的。」

「但是我以后没办法『奖励』你了。美茵,你也过了16岁了,也是个大人

了。也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了,知道么?」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美茵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我俩以前的约法三章,从今天作废。打今天起,我再跟你重新建立三个约

定,可以么?」

「你说。」

「第一,我不在你身边以后,每天观看色情内容的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

按照我之前硬盘里的东西,一部A片平均最长一个小时二十七分钟,快进的话每

个片子20到40分钟就可以结束,我这么说已经对你很宽容了;

「第二,我不在你身边以后,一周内的自慰次数不能超过四次,时间最好不

要超过晚上11点以后,你可以选择一天透支四次,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不能再

出现昨晚通宵那么做了,伤身体不说,容易感冒,你看看你,现在眼睛周围还是

黑的;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我不在你身边以后,如果你跟其他男生交往,

那样的话管不着,但是如果你们俩发生什么,每一周也不能超过三次,你不可以

纵欲过度;如果他非要强行跟你进行,你有理由拒绝;你更不可以同时跟两个或

者多个男生恋爱、或者进行那方面的事情;不允许对方在进行那方面行为的时候,

对你有任何言辞或者动作上的侮辱贬低,不允许对方对你实施任何违背你意愿的

行为;如果对方违反,你可以跟他提出分手,你也可以跟我说,我会去收拾他。

这三条,你能答应么?」

「我能。」美茵睁大了眼睛凝视着我。

「那就好。如果你做到了,我半年都可以带你来这里一次,或者每个月答应

你一件事,你可以二选一;我相信你能做到。」

「哥……你说的好像,从今以后以后都不会再见到我、再碰我了似的,」美

茵红着脸抬起头看着我,不解地说道:「你跟我之间的……秘密,已经养成习惯

了啊。我知道你这几年在外面的女生也不少,但是你真的就不想再跟我……玩那

个游戏了么?你要是想的话,你可以在工作结束之后找我、或者我去找你啊?又

不一定非要在家……」

我沉默着,举起杯子把里面的白葡萄酒都喝乾净。葡萄美酒本应该带一点酸

甜的感觉,可进了嘴里,却是满口苦涩「那如果你心里喜欢的那个男人,知道你

的哥哥在对你做着这种事情,你觉得他心里会怎么想?」我接着问道。

「……原来是因为他?」美茵低下头,但似乎松了一口气。

「你难道还觉得很轻松?你是不是觉得……跟我继续……继续那种事情,跟

他没关系?但是美茵我告诉你,首先我们俩的事情,如果放到明面上来说,是不

被这个社会允许的;其次,就算你我不是兄妹,如果你想要一段正常的恋爱关系,

能允许自己另一半心理或者生理上被另外一个人分享,这样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你明白么?」

「哥哥,你是怕你跟我这样,会被我喜欢的那个人发现么?」美茵委屈地看

着我。

「是,而且不只是这样。」我说道。

「还因为什么?」

我咬了咬牙说道:「还因为我喜欢你,美茵。」

「哥,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呢?」美茵看着我,眼睛突然变得红红的。

「但是你说的『喜欢』,跟我的『喜欢』,是同一件事么?」我看着美茵说

道。美茵低下了头,有些不知所措。我则是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感觉,所

以我并不会问你' 一个女生怎么可能同时喜欢两个男人' 这样的话,但是在你心

里,你对那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你对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可以一起突破

底线、用禁忌游戏相互抱团取暖的亲哥哥罢了。我没说错吧?」

美茵想了想,点了点头。

「呼……这就是了。」我勉强笑了笑说道,「呵呵,但我不怪你。我只怪我

自己,呵呵,毕竟当初是我先对你下的手。亲哥哥本来就不可以跟亲妹妹在一起

不是么?」

美茵沉默了一会,抬起了头:「哥,你一直想知道我喜欢的那个男人是谁,

对么?」

「没错。这也是我想跟你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我说道,「说句实话,这两

天我不断地外出,其实就是为了查你身边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男人,或者能威胁

你、引诱你,去跟我……跟我说,让我来教你关於那个的事情的男人。但抱歉,

你哥我的能力有限,没查到。不过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地发现一个事情—

—那个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无论是谁,那个人都不是我。而我这个人也很自私,

接受不了自己喜欢的妹妹喜欢着别人,但毕竟那是你心里的想法、那是你喜欢的,

我也拦不住……」

没错,在这一刻我是心如死灰的。美茵喜欢的是谁,都不重要了。

——「但,我还是想听听那个人到底是谁。」我接着说道。

「那个人,是老爸。」美茵咬着牙说道。

「哈哈哈……」我无奈地笑了笑。

「你猜到了?」美茵对我问道。

「猜到了。」我点了点头,「有意思的在於,这个事情,我从你的身上、你

的房间里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知道这个事情,完全靠着直觉。说说吧,你为

什么会对老爸产生男女之情?」

「我不知道。可能我天生就有恋父情节吧……老爸对我也很好。我天生就喜

欢年长的男性……而且你不知道的事情是,我除了看你硬盘里的那些片子以外,

我还喜欢看一些色情小说……我从朋友的电脑里发现的,我趁她不注意,就下载

到自己的里了。」

「父女乱伦的?」

「嗯。」美茵诚实地说道,「一开始就是看一些家庭乱伦的,没有什么着重

的喜好。后来有一天发现了一个关於父亲夜里发现女儿自慰、背着妻子给女儿摸

穴、舔阴,直至插入的故事……当时看着那个小说,我脑海里,全是爸爸在给我

进行同样的事情的画面……打那以后,我一发不可收拾。」

「除了肉欲上的东西,你对父亲还有什么男女方面的喜欢么?」我问道。

「就因为父亲对我太好了……我觉得我应该陪伴他一声,而不是其他人。」

「还有别的吗?」我觉得美茵这些话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说服力,因为父亲做

到的,我其实也都做到了,从肉欲、到照顾她,我也一样没落下,尽管我不像父

亲那样早出晚归地工作、为家里拼命赚钱。

「那你喜欢上我,又是因为什么?」

美茵睁着那一对儿大眼睛看着我。

这下我无话可说了。本来男女之间的喜欢,就是因为某个瞬间迸发出的难以

名状的火花,更何况是喜欢上跟自己有血缘的人,这种事情更没法说。

我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你自慰的时候,被父亲看见过么?」

「看见过……刚开始他还是训斥我,到后来就是故作没看见躲开了。我有一

次想趁着喝醉,往他的两腿抓,我想给他口交,我还想把作为女儿的我的处女交

给他,可他当时似乎是被我吓得,立刻醒了酒,接着他拒绝我了,还耐心地跟我

谈了谈心:大致就是我跟他是亲爹跟亲女儿,不能发生这种事情——说实话,他

跟我说了一大堆话,我却只记住一句,他说我还' 未经世事'.」

「所以你就让我教你口交……你就想到了我这个哥哥?」我问道。

「哥,对不起。」美茵说道,「反正你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就把你

当成我的联系台了。而且,我心里其实挺想利用你刺激老爸的,那天晚上在浴缸

里的时候,其实我特别希望老爸发现我们俩的事情的,我想让他吃醋……只是后

来考虑了一下你以后,我才觉得还是算了。」

唉——此时我觉得特别的头疼。我现在最心爱的女人是自己的妹妹,而把我

妹妹的心给夺走的是自己的爸爸,我还差点被自己妹妹利用来气自己的父亲——

何秋岩啊何秋岩,你遇到的这种事情,埃斯库罗斯都不敢这么写!

「行吧。你喜欢上谁,是你的自由。不说什么人伦道德,即便是我,也拦不

住你。但是美茵,现在你要认清一个事实,父亲现在喜欢的,是陈月芳。他俩在

一起,无论从道德上讲、还是法律上讲,都是立得住的。」

美茵听了,无奈地点了点头。此刻她的眼神中,什么跋扈、娇惯,全都不见

了,她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白兔,窝在椅背上。

「我现在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讨厌陈月芳了。」看着美茵我说道。

「所以……我不希望你以后不碰我了,」美茵说道,「因为现在我身边,毕

竟就只有你了。何秋岩。」

「但你对我的感情,跟你对老爸的感情不一样,不是么?你跟我在一起除了

是做游戏的感觉以外,你更多的只是会想,如果你和我被父亲发现,那他除了生

气以外会不会吃醋,你只会更多地去想着,老爸不是你的、老爸会陪在陈月芳的

身边不是么?而我也会想着,在你心里我是第二选项,第一选项是父亲。除了肉

体上短暂的快感,你我彼此都只会徒增痛苦,不是吗?」我问道,「想听听我对

这个事情的看法么?」

美茵点了点头。

「别再想着跟父亲发生什么了,也别在想着跟我发生什么了。你先好好学习

吧,现在或者将来,你去喜欢一个外面的男生,一个真正爱你、也可以像父亲和

我一样照顾你的男生,你去爱他吧。彻底忘了我们俩从小之间发生的这点荒诞的

事情,彻底忘了你对父亲的不切实际的想法。错误的开始,应该有一个正确的结

束。」我说道。

没办法,这是对美茵来说的最优解,唯一可以及时止损的路,对谁都不会造

成伤害。那怕父亲身边现在没有女人,我都不会对美茵的想法说什么。说不定我

会对美茵和父亲之间的情愫睁一眼闭一眼;但现在,毕竟还牵涉着陈嫂的事情。

美茵抬起头看着我没有说话,突然她的目光似乎聚集在了某一点上,然后轻

声年到了一句:「夏雪平……」

「夏雪平?她怎么了?」我有些疑惑。

美茵接着拍了拍我的手背,往我身后一指。

我顺着身后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一个一身西式礼服的男人离开了

一个座位,并排准备往餐厅外面走去。那个男人此刻正好刚刚拉住了那个身影的

手。她还是一袭披肩长发,偶有几缕发丝在额前、眼前挂着,秀美的五官、棱角

分明落落大方,身姿依旧飒爽干练,而且她还是到那都习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里

面套着白色衬衫,今天也是,一身下来全都是休闲款丝绸材质,釦子也扣到最上

面那一颗;皮肤保养得依旧很好,看起来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只是多年不见,

她的肤色似乎比以前稍稍暗了一些。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打心眼里的紧张和尴尬,刚准备转过身,却没想到她

突然抬头往我这边望了一眼,我俩瞬间四目相对。

她似乎心里也是一颤,紧接着瞪了一下身边的中年男人,甩开了那人的手。

那人不解地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她。只见她跟那个男人说了几句话,男人便走

开了。她想了想,便向我和美茵这一桌走了过来。

「秋岩、美茵。别来无恙?」

这是几年没见的妈妈夏雪平,再见到我和美茵之后,对我俩说的第一句话。

客观地说,夏雪平其实是个大美人。

「还真没想到在这能见到您呢?」美茵对她笑了笑,没好气地说道。

她想了想,也笑着看了看美茵,「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们两个。」

「怎么着,就允许您在这跟男人约会,我们兄妹俩就不能在这吃个饭?……

说起来,我是不是还得起立跟您先敬个礼啊,夏警官?」我转过身说道。几年前,

她在警局当着一群人的面扇我一耳光的事情,我还历历在目。

「免了吧,反正明天上班还会再见到,到时候再说。」夏雪平柔和地态度让

我有些出乎意料。因为自从外公全家被灭门、我和美茵差点遭遇火灾之后,她说

话的态度基本上不是如冰块一样冷淡,就是像火山一样暴烈,虽说从她跟父亲离

婚以后,我们就基本没再见过,但我心里觉得她还是应该一如既往。怎么,难道

没见面的这几年里,她性情大变?

「说起来,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你,为什么要当警察,而且还是刑警?」

夏雪平看着我,接着问道。

「您是没找到合适机会,还是根本就没想找?我从警专到警校这差不多五年

多、将近六年时间,您有来看过我一眼么?」

「你不是也躲着我么?」夏雪平反驳道。说话不让份儿,这才是夏雪平。

「也是,呵呵,谁也别说谁。」我说道,「——我想当刑警,就是想看看,

这个行业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能把人变得油盐不进、烟火不食,一点都不近人情。」

「是么?」夏雪平笑了笑,「那祝你好运。」说着,她便往门外走去。

「那人长得不错,又有钱,能请你到这个地方来。什么时候带来让我和美茵

正式见见?」我对着背过身去的夏雪平说道。

夏雪平回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美茵,什么话都没说悄声走开了。

等夏雪平一走,我和美茵相互对视,各自叹了口气。在对我俩的秘密关系进

行一个了断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夏雪平,这让我们两个都没了食欲。

——其实面前的菜被我们俩吃得也差不多了,索性忽略了餐后甜点。

看着面前剩下的配菜,我无从下口。而美茵却是贪婪得把酒瓶里剩下的白葡

萄酒都喝光了。

我让服务员把甜点打包,然后我又叫了一辆车送我和美茵回家。

坐在车后座上,我和微醺着的美茵都没有说话。夜晚的F市太美,路灯、车

灯、小店窗子上的霓虹灯、大厦门口的LED灯、以及路边广告牌周围的映射灯,

把这个城市完全点亮。

我和美茵的之间的这种刺激、或许还显得有些畸形的故事,在此可能就要告

一段落。这个城市里,会不会也有人身上经历过类似我和自己妹妹美茵的事情呢?

未尝不会。

有人说,爱情本身应该是纯粹的,本身就应该只有肉体和心灵的内容,其他

的地位、年龄、经济实力、外貌,甚至是性别,都不过是爱情的附属品、是无关

紧要的装饰物。

那血缘呢?血缘算不算无关紧要的装饰物之一?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美茵对我的感情达不到爱情,但是我爱她。这就足够了。

无论今后的日子是什么样,我都会像以前那样爱美茵,即便我不会再砰她的

身体,即便我俩之间不会再有相互亲吻抚慰各自的生殖器官、并给对方用这样的

方式来告慰各自的灵魂,我也会依然爱她。只要她开心、她好好的,我无所谓。

车里的电台突然放了一首歌,听起来,似乎在唱着我此刻的心境。而美茵听

着这首歌,似乎也有所动容,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抓过我的胳膊,在她

怀里挽着,接着她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闭着眼。今天是她第一次喝酒。

我知道她已经醉了。

那首歌的歌词,我记得大概是这样的:眉梢是你的香水,秘语般,危险的暧

昧。

我不在乎你是谁,那乾脆,和你往下坠。

犯规,爱太弔诡,给我告解的机会;

当汗水流过耳垂,诱惑谁?蛇的尾。

你是我爱的原罪,胸口涌出的蔷薇,纹在心扉,刺痛的甜美;

惩罚我爱得绝对,不能接近的蔷薇,禁忌的滋味美不美?

无法言喻的体会,像亚当长出了智慧。

何必管我会是谁?别隐晦,一起化成灰。

犯规,爱太弔诡,给我告解的机会;

当汗水渗进味蕾,诱惑谁?蛇的尾。

你是我爱的原罪,胸口涌出的蔷薇,纹在心扉,刺痛的甜美;

惩罚我爱得绝对,不该触碰的蔷薇,禁忌的滋味却更美……

「哥……」

到家以后,我跟美茵一起进了她的房间。父亲和陈月芳的鞋子还都摆在门口

鞋架上,客厅里却没人。不用多想我也能猜得到,他们两个应该都在父亲的卧室

里。

「哥……」

而在美茵的卧室里,我却把美茵抱在自己的腿上,一边用嘴巴在她的双唇、

锁骨、耳后轮番轰炸着、一边一颗一颗地解开了她的釦子。被我的嘴巴和舌头刺

激着,美茵的身体也逐渐发烫。

「哥……你不是说你不碰我了……你说话不算数?你是反悔了么?……现在

反悔还来得及。」美茵长着嘴巴闭着眼睛喘息着,她的手握在我的手腕上,不知

是想要拒绝还是在引导我。

「我是说过不碰你……但那是以后。从『金梦香榭丽』吃过饭的男女,晚上

在一起那有不做爱的?」

「你想跟我做爱么?哥……」美茵虽然嘴上说着,但是自己的双腿却下意识

地夹了一下。

「别说话……我不让你说话,你给我闭嘴!」说着,我用自己的舌头堵住了

她的嘴巴。这样一来,让他根本没办法说出任何的字眼。

就这样,她的这件公主裙的釦子被我完全打开,上半身敞着怀,我又把那件

棉质胸罩推了上去,我伸手在她幼嫩的乳房上揉捏着,紧接着用手指不断拨弄着

她勃起乳头,然后我把嘴巴移到了她的耳郭上,含着她的耳垂,然后对她的耳朵

呵着热气。

「坏哥哥……好难受啊……奶头那里胀得又痛又痒……快停下啊!」

此刻美茵从脸上到耳后、再到脖子上,又红又烫,就像发烧了一般。我却并

不想停下来,实际上我就是要折磨她,最后一次折磨她。我握着她的两只椒乳,

一并往前用力挤着,并且用大拇指不断拨弄这那两只充血的乳头。

「不……不要……不要这样……啊!」随着美茵的一声尖叫,我突然间感觉

到拇指一湿,接着,她双腿夹紧,两腿间也是一湿。

我仔细一看,两股颜色浅黄的汁液从美茵的乳头中渗了出来,随着我的双手

捏动,汁液也在不断往外流。这应该是美茵的初乳,今天美茵喝过了酒之后,又

被我这样刺激,双乳太兴奋,竟然流出了奶水。

不光是哺乳期的女人,未怀孕的女生,甚至处女也会产出乳汁。只要情到浓

处、性兴奋达到一定的阈值,性敏感点会刺激大脑,大脑会分泌大量的激素,激

素会反映在乳腺上,乳房便会跟下面的阴道一样,分泌出汁水来。要么怎么说,

女孩子是水做的。

自己亲妹妹的少女初乳,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可以放过?我便立即把美茵放

到床上,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吸着。奶水有些许浅黄色的感觉,量也很少,却依

然不住地往外流,喝在嘴里虽然不如牛奶那样口感浓郁,但确实有香甜的感觉,

甚至还带着些葡萄酒的香气。

「哥……奶子好舒服……啊……流出来了……原来喷奶是这样舒服……这是

我第一次流出奶水……哥哥……你让我流出奶水了……美茵好开心!」美茵看着

我,喘息着说道。

「美茵,我要你记住,你的初乳,是被哥哥我喝掉的。」

接下来,我依旧在美茵的耳朵上舔着、啃着,然后把左手绕过她的背后,捏

着那只流过了奶水的乳头,右手顺着裙底,伸进了她的内裤。

「啊……吸吧哥哥……吸妹妹的奶水……别碰下面……哥哥还没碰呢……那

里就湿答答的……好羞耻呀!啊……」

美茵身上的那件棉质内裤,此刻早已潮湿得一塌糊涂。

「乖,别说话,美茵!就让哥哥最后再爱你一次……美茵……我的小公主…

…就让你再给哥哥潮吹一次……」

说完,我也闭上了眼睛,用我的手指和我的心,慢慢地感受着美茵的身体—

—感受着她茂密的黑色森林,感受着被我握在手心里的温暖阴阜,感受着两腿间

细腻嫩滑的鲍鱼触感,感受着扒开外阴唇后,在洞口上端那颗顽皮的有弹性的小

红豆,感受着随着小红豆被不断按压拨弄后、蝴蝶两翼之间桃源洞里渗出着代表

着快乐的黏液,感觉这她洞内软壁上滑腻的褶皱、是不是还会有一圈磨在指纹上

都会觉得很舒服的小疙瘩,再往里,在软壁的边缘,突然出现的了一道带着一个

小孔的细腻隔断,那周围一圈,彷彿是橘子瓣里椭圆形的果肉粒一般的凸起。

「这就是处女膜了吧?」我对着美茵说道。

此时美茵已经完全沉溺在阴蒂被有节奏控制下的快感之中了,她瞇着眼睛呆

滞地望着我,根本无暇说话。

「你记住美茵,任何男人都想要冲破它;但只有我,只有你的哥哥我,偏偏

要保护它。就让你老老实实地感受着,感受着我的手指在你处女膜上亲密接触的

感觉。」

於是,我的手指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在她的阴道瓣上画着圈。我小心翼翼地,

不敢太用力。处女膜其实并不是那样容易就可以捅破,但是我害怕弄疼美茵。美

茵的汁水越来越多,我的手指在她乳头和阴蒂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随着美茵的一声娇吟,她的头向后仰去,整个身子都绷直,接着,一连几股

激流拍打到了我的手心里,然后浸湿了美茵的内裤。

美茵无力地看着我,红着脸,带着一丝微笑。我用力地亲吻着她的双唇,那

怕她满嘴酒气。接着,我轻轻拉下她的内裤、脱下那件公主裙,接着又帮她脱掉

了胸衣。

我帮她把公主裙挂好,放进了衣柜,然后叠好了那件胸衣。至於那件棉质白

色内裤,我则是叠了三叠,然后揣进自己的口袋里,接着帮她把被子盖好。

「美茵,我爱你。」

我在她的额头上亲吻着,然后离开了她的房间。

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的侵犯。

美茵,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