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9

第九十九章东窗事发

尽管这市委书记已经退下来了,也就是说其年龄已在六十左右了,但身在Z

市官场高层的都知道,这所谓的市委书记,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色魔。都不知

道多少良家妇女被他给祸害了,在其下属的女职员几乎都遭到其毒手荼害。而且

这老色魔尤其喜爱人妻,专门挑部署的妻子,或者下属已经结了婚的人妻的下手。

使得Z市官场无数人无不天怒人怨,只可惜这市委书记似乎很有来头,即便

作风如此败坏,居然还能干满任期退休,而且其又身居高位,除非是省城来的官

员,或者再之上的省部级官员,不然根本奈何不了他。在上一次因为妈妈引起的,

以李和清为源头扩散开的Z市官场海啸风暴中,竟然也能被其逃过一劫,可见其

背后的后台之大,让其蒙混过了关。

不过也不是没有影响到,若不是因为这场官场风暴,这老色魔怕是还能再进

一步,而不是现在的平和退休。但就算是这样,在Z市官场其依然有着极大的能

量,即便是新上任的市委书记都来过跟他「拜过码头」,Z市不是他的一言堂,

亦是也相差不远了。这种影响怕是得靠着其退休后不涉足官场后,随着时间的流

逝才会慢慢消退。

当然了,能坐到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的位置,自然都不是傻子,要知道不

管在任何一个地方,属于党委的书记都可以说那个地方的「一号首长」,就算是

市长也要低其一头。不得不说这老色魔很聪明,虽然他祸害的人妻数不胜数,但

大部分都是自愿的,或者应该说被他诱导的,他从来都不强迫任何人,这也是他

能一直嚣张到现在的缘故,他十分深蕴官场做事必须得低调,且凡事不能做得太

过,任何事都留一线。

自古从不缺为了名利而丢弃自尊的人,这老色魔身为市委书记,他的一句话

可以决定整个地级市的官场很多事情。为了能攀上市委书记这棵大树,不少女人

甚至主动送上门去,就算是有家庭有丈夫有孩子的亦是一样。甚者有些更离谱的,

一些在其下属的男官员,更是将自己的老婆妻子送到老色魔的床上,有一些长期

还和老色魔保持着情妇关系,而男官员都是知道的,为了讨好市委书记为了升官

发财,即便头上顶着一片青青草原也不在乎。

而如今,妈妈就站在了这市委书记家的门口,早在一次妈妈在一场关于教育

的工作会议上,这老色魔就盯上了妈妈。虽说妈妈大部分时间的打扮都是极为严

谨保守古板的那种,即便是李和清在职多年都没能看得出来妈妈的内在,是有多

惊艳的,但老色魔是何许人也,一甲子的人生经历,将近四十年的官场生涯,见

过的太多太多,玩过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这一点上,李和清拍马都比不过他。

不过也对,一个只是小小中学的校长,一个是差点进了省部的封疆大吏,两者是

无法做比较的。

而就在那一场教育工作会议上,老色魔作为市委书记过来视察,第一眼便是

相中了妈妈的相貌身材。而第二眼就被妈妈的气质给吸引住了,即便是他那一对

看惯了无数女人的眼睛,都掠过了惊艳的感觉,无论是对妈妈的身材,还是妈妈

的气质,都无一不让他为其着迷。尤其是气质,在他遇到过的女人当中,他还是

第一次遇见像妈妈这样气质的女人,在简朴中又不失稳重和大气,那埋在骨子里

的骄傲俨然透过眼睛直视而出,令人不敢与其对视。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件事,那

就是以他阅女人无数的过往,都从未见过像是妈妈那对「巨乳」,如此严密结实

的防护,都差点掩盖不住。像这样「宏伟」的尺寸,在过往他也就在一些隆过胸

的女人身上见到过,但又如何能与天然的相比,无疑以他的阅历,一眼就看出了

妈妈胸前的「凶器」绝对是天然的。这一下子更是把他勾得心痒难言,整一个教

育工作会议他的视线都停留在了妈妈身上没有一丝偏离过。

当场在结束了以后就对妈妈抛出了橄榄枝,问妈妈是否愿意转到党委,到他

的下属下面工作,这样的邀请,换做一般机关的人,相信都不会拒绝。虽然市一

中校长看似风光,正处级官员手握教育部大权,但是相比党委里面,就显得无足

轻重了。且这老色魔作风虽说败坏,不过信用还是有的,凡是许诺过的承诺他无

一都兑现了,那些把自己老婆都奉上的,也都得到了他的重用,分属到了一个不

错的位置,升官发财了。这也是其为什么能屹立官场不倒的缘故,因为他知道,

要想马儿跑必须让马儿吃草,光是得到是不会有好下场,付出就必须是相互的交

易就会长久。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其连纪委的大门都没有进去过,可见其的厉害

之处。

但妈妈又是何许人也?这么多年以来妈妈屈服过谁?要是妈妈真想靠身体上

位,以妈妈的身材和脱下眼镜稍微打扮一下后的样貌,要想怎么样不可以?何须

要辛辛苦苦奋斗这么多年,一步一脚印的爬上去?便是,以妈妈阵列的个性,自

然是让这位市委书记无功而返。不说妈妈最喜欢的工作就是教育方面,身为官场

中人,妈妈自然也是听说过这位市委书记「老色魔」「人妻狩猎者」等这些名头。

怎么会不知道这市委书记橄榄枝背后隐藏的刺?

不过这市委书记对于妈妈的拒绝丝毫不在意,仿佛在情理之中,一点也不着

急。只是给妈妈留下了他的私密和地址,对妈妈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去找

他。好像笃定了将来妈妈必定会找上门一样,高坐钓鱼台愿者上钩。自此这市委

书记也没有再联系过妈妈,也没有在任何的方面去为难,就跟他以往的作风一样,

不为难也不强求,你愿意你想要升官发财你就来似的。

沧海桑田,不到半年之间,Z市官场发生了地震般的变化,市委书记内退了,

而妈妈也当上了校长。却是到了今时今日,妈妈仍是站在了这前市委书记的家门

口,不得不说造化弄人。然而妈妈步履蹒跚的远远望着那处幽静的别苑,久久不

敢走上前。

因为陈淑娴她深知,若是来找这位市委书记帮忙的话,要付出些什么代价。

但是她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位市委书记而已,来自省

委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她根本无能为力。在这样的庞然大物压迫下,即便她找

上市长亦是没有用,甚至于她现在找的这位前市委书记有着极大的后台,在官场

上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怕是救不了她。

只不过她真的不甘心,连背后要整她的人是谁都不知道,这样的惨败对于一

向要强的她来说实在无法接受。且现在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她校长的官位了,可能

还会祸及到她的儿子小枫,这才是她最害怕的事情。她不怕任何的困难,同样也

不怕任何人针对她,再怎么样都好,儿子却是她唯一的命脉,无论如何她都不会

让任何人伤害到她儿子的。

为了儿子,她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

亦然她就是止步在了别苑的门口,不管怎么样都无法迈前一步。每当她想要

踏出去,儿子小枫的脸庞就会出现在她脑海里。她依稀记得,一件她到现在都难

以释怀的事情,那就是她的儿子小枫居然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那时候其实她

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只是因为担忧儿子小枫会被扯上迷奸的罪名,而没有来得

及表露出来。

那个时候,她还真的是有过为了儿子献身的念头了,只是当时儿子小枫那愤

然她到现在都依旧清晰记得。到了如今,她又再遇上了同样的难题,她不敢走进

去,她怕,如果被儿子知道了,那该是怎么办?她一直都很清楚,虽然她硬着心

和儿子回到了以前的母子关系,但是她一直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她自己自欺欺人

罢了,从始至今,她和儿子都不曾放下过这段感情。她亦同样为着这段禁忌的不

伦迷茫着。

即便她是有苦衷的,可是心里就是有着一股声音,在阻碍着她不让她继续走

上前。

「我这算什么?为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守住贞洁么?」,到此陈淑娴不禁自讽

了一句。

说来也可笑,她作为一个母亲,居然不是为了丈夫,而是为了儿子在坚守心

中的底线。「唉……怕是就算是死,那个小坏蛋也不愿意我被其他男人……」

对于自家儿子的这个占有欲,陈淑娴如何不清楚?要说知子莫若母,如果要

用她的身体换来的庇护,儿子小枫怕是死也不会愿意,且有可能还会拿着刀去把

那个玷污了她的男人碎尸万段。

「唉……」

到了最后陈淑娴只能化作一声的叹息,她就只有想到这个办法了,只是……

「混小子,你赢了,妈妈终究是战胜不了自己那关,算是被你捡到了吧」。

脑海中浮现的儿子小枫的面孔,陈淑娴静静地摇了摇头,没有喜也没有悲。

始终都是没能踏上前,她最后看了别苑一眼,这是她唯一的办法了,只是她却是

放弃了。

沉了沉心,陈淑娴则是往回走了去,一路上她都难以诠释她目前的心情了,

也就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儿子在她心里已经是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似乎早已经把儿子默默当成了她的丈夫,她的老公,她

的男人。

唉……

陈淑娴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电梯的按钮,待电梯到来走了进去,轻轻一点家

所在的楼层。在电梯里,陈淑娴打开了自己的手提包,准备从里面拿出,突

兀看见了一张卡片,真是当初那市委书记给她的私人和地址。

「既然都决定了,就彻底一点吧」

陈淑娴把心一沉,手中的卡片用力一攥,瞬间被揉成了一团。这时电梯门也

打开了,陈淑娴走了出去,正打算扔到垃圾桶里。亦然平时在电梯口不远的垃圾

桶不见了,陈淑娴心里一个突兀,可能是清洁工人拿出清理了吧,于是陈淑娴也

没有多想,朝着楼道放置大型垃圾桶的地方走去,不可能随地扔掉吧,这也太没

素质了。反正又不是很远,多走几步路而已。

只是这时候的楼道……

待得陈淑娴才靠近消防走道的门口,忽然间一阵怪异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伴

随着絮乱的喘息和男人的低吟。这种声音她自然是不陌生,作为过来人的她,很

快就知悉了是怎么一回事,当即俏脸微微一红,暗暗啐了一口,到底是怎么人啊,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在公共场所做这种事情,真不要脸呐。

陈淑娴下意识地想要回避,转身离开这里,骤然里面传出了一道低吼,和靡

靡的呻吟。

「哦……噢噢……」

恍如一道晴天霹雳,在陈淑娴的心里炸响,怎么会!!?不可能的!!!

虽然这缕低吼没有维持多久,且隔着一道门,声音也没有很大,可是这缕声

音,陈淑娴简直再熟悉不过了。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朝夕相处了十几年,

几乎天天都能够听到,这道声音要论全世界最熟悉的人是谁,毫无疑问就是她陈

淑娴了。有什么比自己儿子的声音,作为母亲的分辨不出来的。

且正因为如此,才会让陈淑娴如遭受雷击般,她甚至觉得她是不是听错了,

可是自己儿子的声音怎么可能会听错。「不会的,肯定是听错了,应该不会是小

枫的,不会的,不会的……」

陈淑娴她越是安慰自己,她的心就越是不断地承认着这个事实,霎时她按住

了胸口,尽量不让自己喘气,一步一步地靠近过去。她每走一步,心跳都忐忑了

一下,她发现她有些害怕靠近,她不停地告诉自己,不会是小枫,不会的,只是

幻听而已。不可能会是小枫的……

待她越发地靠近,她就越是颤抖,因为她发现除了男人的声音和她儿子小枫

的很相似以外,另外一道淫靡呻吟声,她也十分的熟悉。这使得她更加的害怕,

害怕真的和她心里隐隐猜测的那样,那副她最害怕的场面……

她的手搭在了消防走道门的把手上,浑然在颤抖着,陈淑娴她闭起了眼睛,

慢慢的,门开了……

温阿姨整个人都依偎在了我的身上,一双白花花的巨乳在空气中狂乱的飞甩,

不同的是,我不仅仅是抬起了温阿姨的一条腿,而是把温阿姨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肉棒顶在腔屄里,猛烈的肏弄着。

「呀啊……好舒服……小枫……嗯嗯啊……老公……啊啊啊……小屄要抽筋

了……爽……爽死我了……呜呜噢……」

「哦哦啊……大鸡巴老公……不要……啊啊哦……这样……我会……呀啊…

…泄了……又泄了……屁股要不行了……啊啊我……我快不行了……」

骤然间一道淫水从我和温阿姨她的小屄紧夹的缝隙间飙了出来,这时我连忙

从温阿姨的小屄把鸡巴拔了出来,顿时一道白色的液体从温阿姨的小屄狂甩而出,

成了一道美丽的天际线。跟AV里可不一样,这可不是尿液,真的是完完全全是

淫水,浓烈的荷尔蒙气味证实着这一点。

温阿姨潮吹了。居然被我一次就搞到了潮吹,这可是之前没有过的事情,且

我还没有要射的意思,温阿姨竟然就先一步泄了。

此时温阿姨两边大腿都浸满了透明的水液,幸好温阿姨今天没有穿丝袜,不

然丝袜可能就要报废了吧。淫水顺着温阿姨的大腿缓缓流下,看着淫水流淌,这

画面简直不要太淫荡了不是吗?

当刻我就忍不住,未等温阿姨缓过劲来,马上拉着她背对着我转过身去,包

臀裙的设计有一个好处就是较为紧凑,加上温阿姨丰满挺翘的臀部,拉上去后不

容易掉下来。我扶着那雪白的大白腚,从后面找到了洞口后闭起了眼睛用力一捅。

「哦……」「哦——」

我和温阿姨同时低呼了一声,这时候温阿姨的小屄已经是无比的湿濡,我根

本没有费什么劲,就直接直捣黄龙,捅进去到最深处顶住那柔软的子宫口。浑然

和我的龟头来了个最亲密的接触,我没有很快地就开始抽插,而是静静地体会着

肉棒存放于温阿姨体内的感受。闭着眼睛,我能清晰捕捉到温阿姨径道里,那一

层一层的皱褶肉被,与我充满青筋的鸡巴相互在摩擦着,每稍微动弹一下下,我

都感觉到我覆盖在上面的敏感神经颤抖了下,带给我丝丝类似电击般的触动,尤

其是触碰到我龟头和茎身接嵌的地方,有些酸酸痒痒的,瞬间让我浑身打了个冷

颤,差点没有一个不忍住射了,还好我最后微微收拢了下小腿,把紧了精关,将

上了膛的子弹再次堵了回去,才没有射出去。

亦然我好不容易忍住没有射出去的精液,下一刻竟然毫无征兆地一股脑全喷

射了出去,刹那间清空了我的精囊,一丝不剩。因为我睁开了眼睛,而视线的方

向正好是楼道门的方向,和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的女人撞上。霎时间我呆住了,同

时心也亮了半截,适才浑身被温阿姨挑起的欲火,这一刻竟全然消失无踪。

因为……

「妈妈……」

我的嘴唇微微颤抖,喊出了我此刻最不想遇见的人的称呼。而此刻的妈妈,

脸庞已经被泪水噙满,一动也不动,尽管在哭泣,竟哭不出任何的声音。眼睛里

尽是不敢置信,有悲愤,有难过,有失望,种种,种种的情绪浮现在脸上。

这时我看着妈妈也同样说不出话来,满脸都是错愕,妈妈怎么会……妈妈怎

么会出现在这里……

「嗯?小枫?你怎么了?」,这时温阿姨见我丝毫没有动静,随即子宫忽然

一烫,以她的经历,自然不会不知道我已经射精了,只是她很少见我会这么快射

精,从来都是她求饶再先,她很清楚身后那个小冤家的性能力是有多强,不然怎

么能把她从肉欲的深渊救回来,但是为什么这么快就射了,而且好像是毫无征兆

忽然就射了,便是发出疑问。

我没有回答温阿姨,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妈妈身上了,而且我的嘴巴仿佛像

是抽了筋一样,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是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楼道门的方向,

嘴巴轻微地抖动着,「妈妈……」

见我久久没有回应,温婉婷转过头看了看,只见我整个人像是呆住了一样,

一直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当即温婉婷疑惑地顺着我眼睛所看的方向望去,便是

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顿时温婉婷也呆住了。「淑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和小枫……是……」

温阿姨左顾右盼了一下我和妈妈,流连在我们之间,明明想要解释,却是不

知道该从如何解释起。我的肉棒还插在她的体内,事实胜在眼前,什么解释都显

得苍白。一时间就算是她再能言善辩,也不由得语塞。

「淑娴……我……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唉……可能是你看到的那

样……但我和小枫在一起是……」

顿时间场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如果这时候有其他人在的话,必定会觉

得这画面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好。两个女的一个男的,男的滴阴茎插在了一个

女的阴道里,另一个女的在门外目睹了这一切。

相信这样子形容大家还不会觉得什么,但是深入一点说法怕是就会觉得这画

面很诡异又刺激了。男的是站在门外的女人的儿子,而被男的阴茎插入阴道的女

人,却是和男的母亲年龄相仿且相互认识的,然而这位站在门外目睹到这一切的

母亲,并没有像是许多妈妈不小心看见儿子和其她女人上床的场景那样,只是会

尴尬了一些或许会有一些不忿,顶多是事后说儿子两句。亦然这时候这位母亲的

表情,更像是看见了自己十分信任和相爱的丈夫出轨的瞬间,不敢置信之后的伤

心欲绝。

就这样三个人隔空对视了足足三分钟,终于是妈妈打破了这片仿佛被禁锢了

的空间与时间,松开了楼道门的把手,转身离去,飘洒下几滴晶莹的泪光。

陈淑娴一边走泪珠就一边倾落,这次是真的哭出了声音,虽然她早已有所臆

测到温婉婷这个女人和儿子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很多迹象都表面了令她不得不

去怀疑,甚至乎她心里亦是早已经确定了的。只是她从没想到过,当她真正亲眼

目睹的时候,她的心会是如此难过。

在没有亲眼看见之前,她还能欺骗自己,尽力地让自己不去想,顺着催眠自

己,不断地告诉自己,是她把儿子给推开的,那么儿子投入别的女人怀抱不是很

正常吗?她本就不应该也不允许和儿子在一起,现在儿子和其她的女人在一块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一样?

现在儿子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终于不用在担心会和儿子乱伦了,她明明应

该是高兴才对,可是她就是这么难过。是呀,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臭小枫,死小枫,当初还说什么会一辈子对我好的……果然男人都没有一个

好东西……

泪水一滴滴往下滑落,她抽泣着,她哭着……她都忘了有多久没有这样嚎嚎

大哭了,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即便是她在面对省城而来的压力,失去了她一直以

来最重视的教育工作,她都没有这样哭过,却是因为看见儿子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她哭了……

而我,在见到妈妈离去后,也顾不得是不是在和温阿姨做着羞人的事了,连

忙从温阿姨的体内抽身出来,清理都没有清理,就把裤子裤链拉上,急忙地追了

出去。余下温阿姨一个,看着我追出去的背影,微微有些失落,但很快恢复了过

来,也没有要说什么怨言。只是默默地从包包里取出湿纸巾,擦了擦下面的私处,

还有两侧大腿的爱液,把裙摆拉下稍微整了整衣服,舒了一口气,可她并没有急

着要追上去,因为她知道这时候她不便出现在我的身边,这样只会让妈妈的情绪

变得更加激动而已,根本帮不上我什么的。

这样的女人简直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吧,在自己心爱的男人和自己做爱

途中跑出去追另外一个女人,不但没有生气,居然还为了照顾另外一个女人的看

法,而做着对自己心爱的男人有利的事情,如此替人着想,这样知心的女人,分

给猪脚俨然是上天不开眼啊,差点连作者都看不下去了。

「妈妈……」

另一边,在我就快要追上妈妈的时候,我喊了一声。「妈妈——」

「噗通」,然而在听到我的呼喊后,妈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慌张之下一

个踉跄不小心跌倒在地。

「妈妈」!!!

见到妈妈跌倒,当即我便紧张地想要冲上去,却是妈妈坐在地上油然抬起头,

惊慌道:「别过来」。

「妈妈……」,看到妈妈那冷漠的眼神,我止住了脚步,不敢再走上前一步,

只好向妈妈投过去关心的目光。

「不用你管,我就算摔死了也不用你管,你滚回去继续和那个狐狸精做那苟

且之事吧,不要来管我,就算我死了也不关你的事」

「怎么可能不管,你是我的妈妈啊」

「我不是你的妈妈,你还是去认那个狐狸精当妈妈吧」。说着妈妈踉踉跄跄

地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但步伐十分的絮乱,一跳一跄的,不

难看出她的左脚扭到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到妈妈受伤,我心里十分的不好过,可是此刻的

我,却是不知道该用何颜目去面对妈妈。就算我能追上去又怎么样?妈妈会原谅

我吗?我又该如何解释呢?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而且我也确实爱上了温阿姨,所

以我也只能停留在原地,看着妈妈地远去,随后走道回廊传过来一道巨大关门声,

久久在我的耳边挥之不去。

「给点时间给淑娴吧,没事的」,这时候温阿姨出现在我的身边,轻轻说到。

我化作一声叹息,「温阿姨,你说我该怎么样做才好?」

「你现在做什么也没有用,你妈妈正在伤心头上,你能做的就是给她一点时

间冷静冷静」,温阿姨走过来搭在我的肩膀,婉柔地说道:「而且你不妨换一个

角度想,你妈妈之所以这么伤心,不正是因为她的心里面有你吗?如果不是把你

当作是心爱的男人看待,她怎么可能会如此伤心呢?」

「你有见过那个妈妈在看见自己儿子和别的女人做爱,会有如此大的反应的?

不见我在得知小沛整天去那些成人会所,我也没有怎么样吗?唯有视作是自己心

爱的男人,才会在看见其和别的人有染,才会起这么大的反应的。这下子你可以

放心啦,知道你妈妈心里面确实是爱你的」

「可是妈妈要是一辈子都不理我怎么办?」

「不会的,要是换做一般的女人,阿姨还不敢打包票,你别忘了你妈妈除了

是女人以外,你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你们可是母子。你有见那个妈妈会恨儿子

一辈子的?」

「可是万一妈妈做傻事怎么办?」

「你也太小看你妈妈了,我认识的陈淑娴不会因为这点打击就会寻死的,我

知道你现在很关心你妈妈的情绪,但你别忘了现在首先当务之急,是要解决你妈

妈签下的那份文件带来的影响,如果上面来自省城的能量真的要对付你妈妈的话,

不会是这么简单的,后面肯定还会有后手陆续到来,而我们暂时还无法知道到底

是那一位出的手,所以我们就知道只能见招拆招」

「你应该很清楚,虽然纪委那边因为你妈妈过往的事迹,加上也没有实在的

证据证明是你妈妈贪污掉了那笔钱,所以才会给出时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你们学

校以前的那个财务。只是这个时间不会很久,如果省城方面继续施加压力影响纪

委的话,怕是会直接跳过众多方面,把你妈妈填上了解这个案子,不要以为不可

能,一个省委级人物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是你无法想象到的,只要他们能舍得一

些代价,就算是纪委也只能按照他们的意思办事」

「之所以会给你妈妈空出这个时间,也只是想要把影响降到最低而已,而这

个时间,就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不然的话,你妈妈很有可能会坐牢。而且我隐

隐也能猜到那背后大人物的意思,不像是要置你妈妈于死地,而是好像要折磨你

妈妈,让你妈妈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