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妙生活0102

(1)虎山别墅的早晨

虎山别墅的早上,空气清新,让人忍不住的性欲勃发。早上六点,一位美丽

的妇人便起床,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一杯温润的白开水,十五分钟瑜伽形体,无

不彰显少妇有规律的节奏,也显示出妇人对于自己身体的保养。

六点二十分,妇人上楼,轻轻打开右侧的大门,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扑面而

来。妇人深深地嗅了嗅这个味道,面色一红,刚刚做过瑜伽练习的身体显得一顿,

感觉全部的力气都被这味道抽光了,妇人深呼吸几口,仍旧是轻轻的走了就去。

房间里,一本台式电脑发着若有若无的声音,几本高中数学,语文的书籍试

卷随意的堆放在电脑之前。妇人视线没有听就在这里,大床上的美好的肉体显然

是显得比这几本书来的更有吸引力。

那是一位接近一米八,身材非常不错的未成年,从旁边的准考证上看来,他

还有六七个月才能算的上是一个合法的成年人。哦,此外还能看出来,今年他是

高考的一份子。

妇人轻轻的展开没有多少重量的薄被,这样妇人眼前的便是一幅未成年一柱

擎天图,看的妇人更是身子一软,没有太多的犹豫,仿佛演练了千百遍,妇人轻

轻的爬上了床,白嫩嫩的双手扶上了那一柱擎天,樱桃小嘴更是毫无犹豫的埋了

下去,昨夜春风的痕迹犹在柱上,但是妇人已经忍不住亲吻心中的圣物。

没有太多的声音,整个房间除了窗外不时传来的声音,就只有电脑那里不知

情调的微鸣。至于妇人,她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因为她知道,早晨的时候,他

不是一个好说话的,虽然不介意那么早被吵醒,但是接下来一天他都不会让她在

接触这个圣物,此外,她也不忍心让床上的男人那么早的苏醒,毕竟她也心疼。

就这样轻轻的含住圣物,魅力四射的女人感觉自己幸福来的很是及时,偶尔

妇人会深深低头,那是女人自己的喉咙渴望和生物产生最直接的交流。没有太多

其他的动作,一切都显得那么纯粹而和谐。

宁静的画面显然在调皮的孩子面前保持不了最初的状态,妇人感觉口中的圣

物开始变得滚烫,开始让她心神沉醉,于是妇人便知道自己的圣物的拥有者开始

苏醒。

「妈妈,你等一会啊,我要先去上个厕所,等会好不好呀。」

清脆的充满阳光的声音,回荡在虎山别墅这户人家的二楼房间里。但是妇人,

哦不,应该说是这位美丽的看不清年龄的妈妈,似乎没有听见这位男生的话,依

然是紧紧的含住口中的圣物,不让它有丝毫滑出去的可能。

也许是感觉到下体传来的信号,身体开始像以前一样有了反应,汩汩的圣物

汁水开始从圣物的一头流出,这位现在埋首不见其人的母亲似乎早就知道是这样,

开始有节奏的利用自己的嘴巴,慢慢的引导着圣物产生的流水,轻轻划过自己的

舌头,然后滑向自己的喉咙深处,整套动作可以说是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的勉强,

也许是圣水太多,也许是怜惜妇人,一直过了五分钟,这个过程才结束。但是妇

人仍旧没有抬头,依然是用舌头在生物的身体上不断地吮吸,似乎是渴望更多。

放完了圣水的少年,终于开始变得有点清醒,用手摸了摸伏在下身的美丽女

神的头部。

「时间还早着呢,不着急的宝贝,先让我起来,我肚子可是饿的不行了。」

许是听见自己的宝贝儿子饿的不行,妈妈才舔了舔圣物的顶端,下了床。

「还不是妈妈的主人大大昨天逞能,才把自己饿成了这个样子,看在你给我

圣水的份上,今天早上妈妈给你加餐哦。」说着这才随手拿着房间的垃圾袋,回

味无穷的走了出去。

少年呵呵一笑,「不都是为了让妈妈能够更加的开心嘛」。妇人听见了这句

话,脸色一红,脚步都有点顿住了。从床上少年的角度看,妈妈的胸前的大凶之

物绝对不是这位少年一只手能够掌握的,只不过妈妈一直付下身子,把这对绝世

胸器也给藏了起来,直到现在才让我们有了初步的认识。

「哼哼,等下再来收拾你,你赶紧去洗个澡,昨晚让你洗澡都不去,虽然今

天早上的圣物味道更加的美味,但是这不是不洗澡的理由,哼哼,必须要洗干净

哦,吃饭的时候奴家可是要检查的哦。」妈妈重新迈开了脚步,晃荡着胸前的杀

人之物下楼而去。

「一夜的精华,十分之一就这样被妈妈拿走了,还没有感觉到什么,我只能

说妈妈的技术越发的纯粹熟练了。」少年一边用手晃了晃下身的妈妈口中的圣物,

一边找衣服准备去冲个澡。

夏天的早晨,能够面对山清水秀的精致冲个澡可以说是相当的舒服,没有浪

费太多的时间,我就随手披着浴巾走了下去,刚刚找好的衣服随手扔在了床上,

顺手打开落地的窗户,用来透透风,也是为了空气中那混浊的味道散发的快一点。

刚刚走到楼梯,映入眼帘的就是妈妈魅力四射的身躯,由于一楼是一体式的

厨房客厅,没有空间虽然足够的大,但是却少了一点遮掩的味道。

妈妈看到我已经坐在了桌子上,于是开始把早餐端了上来,糯糯的黑米粥配

上脆脆的拍黄瓜,还有几样新鲜的水果。

「妈妈说的给我加餐的呢,怎么比平时还要清淡许多啊。」我一边喝着黑米

粥一边对着妈妈说。

妈妈坐在我的旁边,对着我说,「亲爱的宝贝主人,你自己淘淘看嘛。」一

边说一边用眼神示意我东西藏在那里。

这下我变得更加清醒,因为我的手本来想感受一下清晨的时候胸器是什么感

觉的,但是妈妈却随手拿过一个玻璃杯,「上面的我帮你拿,下面的主人自己拿

哦。」

这让我发觉原来在下面,于是我抱起美丽的身体,轻轻的放在不远处的沙发

上,自己蹲在旁边,双手划过美丽的乳房,在略过平坦结实的小腹,终于来到了

妈妈眼神示意的地方,原来是秘密花园,加餐的地方藏在这里啊,我开始变得有

点兴奋了,这让我想起了妈妈很久之前学会的一道营养美味的菜品:秘密花园里

的宝藏。

我刚想直接一点就去品尝一下这道菜,妈妈一边扶着我的大腿一边说,这次

是原味的,不要着急。听妈妈的话吧,慢慢来吧,于是我也上了沙发,双腿越过

妈妈的小腹放在了两遍,妈妈小嘴微张,咬住了我面前浴袍的结处,拉开了白色

的帷幕。「转过去,给我。」话不多,却足够让我明白这个时候妈妈需要的是什

么。

我的双腿重新换了个方向站住了脚跟,妈妈的嘴仿佛精准的法宝,迅速含住

了一个柱状物,那是她最喜欢的圣物。我也没有让妈妈等的心里,用舌头开始花

园里四处寻觅,很快越过一个豆豆山丘,闯过两层唇唇群山,然后是无底深渊,

显然妈妈的奖励就在这无底深渊里面。舌头慢慢的向着里面探索,虽然我已经来

过这里很多很多次,但是每一次都会有着从灵魂深处颤抖的感觉,妈妈似乎感觉

到了我的抖动,更加用力的含住她的心目中的圣物,希望能够给我更多的力量,

怎么能够让妈妈失望呢,毕竟我我是他无所不能的主人啊。

舌头探到了一个东西,原来是个鸡蛋,妈妈为了让我补充能量也是煞费苦心,

我一边用力的吸,妈妈下体的肌肉也在不断地蠕动。终于在妈妈的婴宁声音里,

那个幸运的鸡蛋被弄出来了。原来这是妈妈昨晚云雨结束后就放在里面特制的补

给品。

我重新做到了桌子上,旁边的妈妈却已经不见了踪影,仔细看去,桌子下面

那个跪在我下体的不是妈妈又能是谁,我一边吃着鸡蛋,经过一夜的特殊过程,

妈妈特殊的能力让这个鸡蛋有着非同一般的营养。玻璃杯里面已经装满了乳白色

的液体,这个也是妈妈独特的馈赠,细细品尝,还有点水果的芬芳,看来妈妈最

近吃的果果还是有用的。

妈妈的头部开始大幅度的撞击我的腹部,我知道妈妈想要圣物的另一种馈赠

了,没有压抑着自己,双腿箍住妈妈,这是我给她的信号,果然她开始深喉,双

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腰,这顿早饭似乎快要结束了。

我用双腿箍住妈妈的头部,妈妈丰富的实战经验告诉她,口中的圣物对她的

所作所为有着清晰的感受,她的渴望的另一种奖励很快就要来了。没有其他多余

的动作,妈妈的双手箍住了眼前美好肉体的腰部,她希望自己口中的圣物能够和

自己的嘴巴自己的舌头自己的喉咙有着更加亲密的接触。舌头滑动的更加频繁,

口中更加的温热,没有一丝一毫的空气留存,这一切的口中变化是为了圣物更加

舒适的享受,也是为了让圣物毫无干扰的爆发。

终于,似乎是感受到了妈妈的诚意,眼前的身体没有压抑着身体最原始的感

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像是盛夏光年里面的热水忽然发现了万

里雪飘的处境,整个人都要舒服的飘了起来。妈妈温热的嘴像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容器,包容了此时此刻最热切的火山,一波又一波的滚烫的炽热在妈妈食道里面

穿梭,像是已经熟悉了整个路径的老马,毫不犹豫的一路向前奔驰。

世界安静了,暴怒的圣物终于在早晨有了休息的欲望。我低下头,眼神和妈

妈的眼睛交织在了一起。「感谢主人的馈赠,奴家好喜欢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已经习惯在我面前称呼自己为奴,妈妈一边为

圣物做最后的清理工作,一边恋恋不舍的咂摸着软化的小主人。

「今天可是主人看考场的日子,可千万早些回来,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最

近可得好好的补补,别到时候到了考场身体跟不上可不行哦。」

我在妈妈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拿上了准考证,准备去看一看未来的高考

考场。虽然以我的成绩,考试是没问题的。

说到这里,我就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子涵,今年17岁,就读于本市最

好的高级中学,成绩贼稳定,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十。至于我的妈妈,她是本市

最好的大学里面的老师,至于干什么的,应该是负责研究什么东西的研究人员,

但是我没有太感兴趣就没问。至于我和我妈妈的关系,这又需要我回忆很长一段

时间,但我还要高考,最近脑子里想的都是知识点,暂时就不回忆了,以后总会

有机会。我只能说,妈妈已经被我征服了,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她至高无上的主

人,是她精神世界的主宰,也是她肉体的快乐的源泉。

两个多小时,终于考完了考场,本来应该更快的,但是别墅区距离市区还是

有点远的,导致我的行程浪费了更多的时间。

夏日的温度已经慢慢的降临,太阳已近显露出一部分的威能,太阳的威力让

我没有和其他同学交流的欲望,火速的回家是我现在唯一的想法。不过好不容易

回来一趟,还是要给妈妈带个礼物的,毕竟路过专卖店。给她带几件美丽的衣服,

也让我的妈妈更加的光彩夺目。

当我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打开家门,果然我那美丽的妈妈还

在家里。因为大学已经放假了,所以妈妈也迎来了自己的假期。但是今天的妈妈

让我感觉有点不同寻常,因为平常我回家的时候,妈妈必然是过来迎接圣物的。

「妈妈,怎么了,这是要出去吗?怎么穿的这么正式,外面温度可是不算低

呢。」我一边拿出礼物一边询问着妈妈。眼前的这位女士,如果不是知道具体情

况的话。单单用眼睛直观的看的话,实在是分辨不出年龄。一头柔顺的黑色头发,

整齐的撒在后背上面,乌黑亮丽和顺长直,头发下面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倾国倾城

的容颜,精致的五官嵌入白嫩的脸庞,让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坠入凡间的天使。尤

其是那小巧的嘴唇,可不要被这个外观给骗了,这张嘴让我的圣物又爱又怕,实

在是爱恨难分,毕竟这张嘴有着语无伦次的高超技巧。接下来目光所到之处就是

妈妈的锁骨,性感的锁骨在衣服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诱人,优雅的角度让人挪不

开眼睛。

但是,随着妈妈向我走来,那么抓住我眼球的就不仅仅是锁骨了,那还有高

耸的双峰自己笔直的大腿。首先是乳房,这是我最缺乏抵抗力的地方,浑圆白嫩

的乳房,占据了我整个童年的时光,我不喜欢看动画片,也不喜欢其他的什么,

总之回忆小时候,最深最多的回忆就是妈妈浑圆的乳房。在我面前的,带了胸罩

的乳房,也让我感觉更加的诱人,在半露不漏之间的乳房,吸引力是如此的巨大,

让我的圣物再次昂扬挺立,甚至连魅力十足的双腿都不想在继续观看,我控制不

住自己了,忍不住开始快速的脱下衣服,此时此刻的我只想去爱抚妈妈柔软浑圆

的乳房。

随手把买给妈妈的衣服甩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趁着妈妈现在还没有完全的穿

好衣服,我觉得完全可以在妈妈出去之前,享受一下妈妈带给我的快乐。

「子涵主人,妈妈待会得去趟大学城,午饭妈妈给你做好了。妈妈的奶水放

在冰箱里了,是今天刚刚挤出来的,很新鲜,今天中午就要喝下去别忘了啊,我

中午回不来了,下午妈妈肯定回来陪你哦。」妈妈一边对着我说话,一边看着我

迫不及待脱衣服的样子微微一笑。这就说明,妈妈的时间其实也不太着急。

看着我在脱裤子的时候实在是麻烦的很,妈妈无奈的自己过来帮忙了,她也

知道不让我舒服舒服,心疼儿子的她出门都不放心。很快在妈妈的帮助下,我就

剩下一条平角内裤了。妈妈只比我低了那么一丢丢,175的身高在女生中间显

得高挑而又出众,这不,从她蹲在我面前的高度看,正好在我的腹部。妈妈深深

地呼了一口气,暖暖的气流夹杂着水果的芬芳让我的腹部格外的痒,没有让我等

的太久,妈妈用手快速的脱下最后一层防御。

啪的一声脆响,在安静的大厅里面显得格外的明显。原来是妈妈的圣物拍打

在妈妈白嫩的脸庞上。「哎呀,都怪奴家脱得迟了,害得我的小主人都生气了。」

妈妈宠溺的语气让她的圣物更加的坚硬,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妈妈抿了抿嘴唇,温软的舌头在圣物的表层轻轻划过,轻轻的舔着,舔着,

偶尔还调皮的划过头部的小孔,像是不知所谓无知的挑战者,就是没有全部的含

住。从我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丝丝缕缕淫糜的光芒在圣物上面出现。忽然之间,

妈妈加快了节奏,也许是觉得口中的口水已经足够的多,可以带动整个圣物的滑

动了。粗壮的圣物在妈妈的樱桃小口中进进出出,妈妈的眼视线紧紧的充满希望

的被我的眼睛俘虏,我能读出来她的想法:儿子主人,妈妈真的要出去一下,让

我补充点精力吧,奴家求你啦。

果然,妈妈接下来的动作证实了我的想法,她一边用力含住我的生物,一边

跪着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从圣物前段传来的吸力看,妈妈是想让我跟着她的节奏

往前走。于是妈妈一边吮吸,一边移动,我也在她的吮吸中做到了沙发上。妈妈

中午舍得暂时离开了我的生物,但是我的下体传来软软的感觉格外的清晰。原来

妈妈解开了乳罩,用她美丽的双乳覆盖了沾满了口水的圣物,随着妈妈的推动,

我的感觉越来越紧致。

妈妈用身体带动全身的节奏来模拟抽插的感觉,上下耸动中的情景更加的淫

糜,圣物的顶端不是接触妈妈的嘴唇,间断的亲吻却有了更多的刺激。没有精油

的帮助也不显得干燥,毕竟妈妈的口水一直缓缓地流逝,从圣物溜达一圈抵达乳

肉的边缘,减少了两者之间的摩擦。

妈妈看着圣物仍然没有屈服于她的唇舌,也没有倒在她的高耸入云,心里是

开心又是着急。忍不住环顾四周,看到了桌子上妈妈随手拿出来的冰冰的乳汁,

妈妈伸手喝了一口,重新堵住了我的圣物,刚刚从外面火热环境下进来的我的圣

物,那里是这种高手招式的对手,顿时城门失手,人货两空。

妈妈更加用力的用乳肉箍住最后挣扎的圣物,暴怒的亿万精兵带着一往无前

的气势向着烈焰红唇杀去。妈妈喉咙涌动之间,感觉满意极了,我也是舒服的不

想从沙发上起来。静静地看着妈妈穿好衣服,笑着向门口走去。即使是这安静的

房间,那些从口中不时传来的回味的声音我也听不见。

(2)习以为常的妈妈

夏日的中午像是极境升华的运动少女,浑身散发着热切的气息。即使是矗立

在湖边树林旁的虎山别墅,都能感受到这种热切,王子涵慵懒的泡在大厅的泳池

之中,岸边随手够得到的便是妈妈为他准备的小零食。

一大碗微微冷冻的人奶,几块高热量的巧克力。说到这碗人奶,就不得不说

一下我的特殊能力:六年前,也就是我王子涵刚刚上初中的那一年,十一岁半的

时候。下体莫明其妙的肿胀,被送到了阿姨所在的市里面最好的医院看护。说是

看护其实也就是充当小白鼠被研究是怎么回事,毕竟下面的海绵体长时间的充血

是很容易出问题的,但是王子涵的情况确实不一样,三天多了依旧是昂扬挺立,

看的实习的小护士们都直流口水。

事情传到了大姨的口中,大姨是医院的专家,拥有博士头衔,具体的科室王

子涵也记不清楚了,总之大姨拿了他的化验结果以及血清就回实验室了,虽然现

在没有事情,但是这种情况也不容乐观。

要说什么天选之人就是不一样的嘛,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守夜看护的妈妈

实在是没有撑住就在病床的一旁睡着了,口水也流了一地。妈妈偶然间醒来,发

现自己的口水不小心触碰了儿子的生殖器,发现竟然慢慢的促进儿子下体血液的

流动了。这让妈妈发现了一个难为情的处境。

但是母爱如山,妈妈毅然决然的用自己的口水为儿子消肿。虽说有效果,但

是极度缓慢,没有办法妈妈只好决定牺牲一下自己。于是把我带回了家,因为有

大姨在,医院也没有阻拦。

回到家中,把我安置在大床上,妈妈虽然犹豫却仍旧是后悔的含住了我的生

殖器,谁知道从此我的生殖器变成了她口中的圣物。那天从医院回来之后,妈妈

就放下了尊严,羞涩的含住了它,从下午一直含到了晚上。我以为妈妈回休息的

时候,她仍然没有松口,先是从顶端含住一半,慢慢的不断的向前试探,喉咙一

开始也有特别不舒服的感觉,但是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她觉得自己可以忍受,于

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享受到了深喉的感觉。

时间慢慢的流逝,妈妈就这样含住了我的生殖器整整一夜。早上起来,我的

生殖器慢慢的有了感觉,我感觉可以控住住了,但是我那里舍得,妈妈似乎知道

我的想法。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行动来告诉我。人生的第一次长时间的口交

让我的内心极度的震感。

尤其是看着妈妈喉咙涌动间吞了我的流泻,那是我初次的射精,也宣告着我

有了某种能力。妈妈轻轻的用舌头舔舐着慢慢变软的小东西,然后红着脸为我把

尿。

从此我们的关系就变得难以固定,妈妈似乎爱上了这种口中含着东西的感觉。

她不允许我说几把之类的话,她说这是圣物,第一次听她这么说的时候,我

依稀记得妈妈眼中那狂热的光芒,那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狂热,我知道妈妈离

不开圣物了。

也许是特殊的身体,我的生殖器也有点特别,精液的量特别的充足,而且即

使频率很高的爆发也没有身体特别虚弱的感觉,反而如果得不到释放,还会有不

舒服的情绪。这正合妈妈的心意,所以每天的早饭前夕,就是妈妈日常服侍圣物

的时间,我的精液也就变成了妈妈日常的消化物。

时间没有多久,妈妈就发现自己变得有点年轻了,整个世界都像是变得亲切,

而且她发现自己的乳房开始重新变得膨胀,奶水也开始充盈,自己居然可以产奶

了。妈妈去大姨那里检查发现,似乎是经常摄入某些物质才产生的奇妙变化。大

姨说到这里,没发现妈妈脸色撩的微红,妈妈想到了应该是圣物的馈赠,从此以

后越发的努力的服侍我的生殖器。妈妈那超乎常人的口交技巧就是这样一天天的

练出来的。

没有沉醉于温润池水的刺激,王子涵艰难的从水中舒服的感觉中走了出来,

也许是经常游泳的原因,这个角度看起来的身体,显得格外的让人着迷,微微凸

起的肌肉群看起来恰到好处,匀称的身材没有因为高中学业的摧残而黯然失色,

胯下黑乎乎的草丛中探出晃荡不知羞的圣物,让好一个美男子出浴图的美好意境

戛然而止。

先好好的睡个午觉,然后做最后的考前冲刺。王子涵心里如是想到。

眼中的世界开始变得微微有点混浊,这是傍晚阳光迷离的处境,像是被整个

世界拒绝的沧桑感觉忽然涌动在房间,身体也有点难以拒绝睡眠之后的迷茫,软

软的使不上力气的呼吸让大脑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不是下体传来暖暖的感

觉,王子涵感觉这种午睡的计划睡到傍晚的感觉糟糕极了。

醒来之后,睁开眼睛,身体的感觉系统开始慢慢的工作起来,那种讨厌的被

世界拒绝的感觉渐渐的离去,身体上的真正的感觉开始通过电讯号传到大脑。果

然,是妈妈回来了,想早晨一样,妈妈用她那卓越的技术把我从世界之外拉了回

来。

「妈妈,你回来啦,先等下啦,我要先上个洗手间。」多么熟悉的对话,对,

这是早上王子涵醒来看见妈妈的第一句话,现在只不过换了时间,变成了午睡醒

来的第一句话,相似的情节相同的地点,那么果然还是有相同的情节。妈妈更加

用力的含住她心目中的圣物,无论从里面涌动出怎么样的东西,她都可以用自己

的唇舌安然的接受。

「那我就不客气啦。」王子涵知道妈妈的习惯。只要是下体这个柱状物产生

的东西,妈妈那是来者不拒,喷涌而出的水流就这样进去了妈妈的口中。

这就是我要说的我王子涵身体的第二个特殊情况。第一个大家都知道了,我

的精液能够让女人变得年轻,然后可以促进乳房泌乳,实在是乳控的福利。第二

点就是我的尿液,本来这个是来运输身体废物的排泄物,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妈

妈就像是迷恋精液一般的给迷恋上了,后来偷偷的让大姨研究了一下,大姨反正

没发现那是尿液,只是说竟然还有一些未知的有机成分,特别的有研究价值。

(合理想象,勿骂勿喷,剧情需要。)这下妈妈是更加的的瑟起来了,在她心中,

只要是圣物产出的东西,都不能浪费,都必须有她一份。反正我是特别的喜欢。

看着妈妈不断涌动的喉咙,我内心是莫明其妙的畅快。但是我知道妈妈是特

别包容我的,只不过我贪婪的内心还渴望更多,双手拉过妈妈的头,让她能够顺

利的上床,妈妈的身上已经没有太多的衣物。只剩下最后一套贴身的内衣,紫色

的内裤在纯白色的皮肤的映衬之下显得耀眼而又迷人,上身同样是紫色的胸罩,

白嫩的乳房被束缚在紫色的碗中,还有两条细细的铁链向着脖子深去,最后停留

在一个项圈上面。

这个项圈是妈妈特别定制的私人物品,是我在去年生日她送给我的礼物。细

细数来,从我和妈妈保持联系的时间来看,第一年我收到了口交,乳交,人乳,

饮尿的服侍礼物。第三年我收到了妈妈身体支配的权利,例如什么时候让她穿什

么样的衣服之类的。第五年的时候,是妈妈精神臣服的礼物,不知道啥时候开始,

妈妈就一直以我的奴隶这个身份自居。今年的礼物就是这个项圈,妈妈让我给她

戴上了这个象徵着奴隶的项圈,准备彻底的将自己献给我。遗憾的是,无论我如

何的努力,我的生殖器还没有进入到妈妈最神秘的花园里面,虽然她的身体已经

让我探索的干干净净,但是这一点,我还是略有遗憾,虽然我可以凭借着主人的

身份,强制的让妈妈献出她的花园,但是这样我自己又觉得不算完美。

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被我的精液尿液灌溉了那么多年的妈妈,我竟

然没有和她交配过。几乎享受过了妈妈身体的每一处,她的樱桃小嘴,她的软软

高耸,她的白嫩双手,她的温润臀瓣甚至是她的纤纤细足都为我的圣物所俘获,

但是依然没有突破最后的禁制。用妈妈的话说,她还没有做好被圣物临幸的准备,

也是怕我沉醉于这种事情之中。哈哈哈,每次听到她的这种话,我都是内心哈哈

一笑,因为每天早上迫不及待把我口醒的是她,每天要喝我圣物排泄的也是她,

每天偷偷溜进我房间里面不管我睡没睡都要含住圣物的也是她,只不过我没有说

出来而已。

熟练的解开妈妈的乳罩,映入眼帘的不是这样一幅淫糜的画卷。

饱满动人的乳房少年有一朵美丽的四叶草,用手轻轻的摸上去,原来是特制

的功能性装饰品,是用来防止乳汁分泌的,只不过设计的特别精致,当时第一次

看见妈妈带这个的时候,我的整个心脏都在砰砰的跳动,实在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半遮半掩最动人。只能说妈妈在大学研究的东西很是杂乱,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

这个聪明的女人不仅在学习研究上有着非同一般的智慧,那怕实在实践操作动手

这一块,也称得上是精通,毕竟这个小巧玲珑的东西涉及到的知识不是简单的一

门学科。

四叶草的尾端连接着妈妈的乳峰的最高处,然后就是一道银色的锁链扣住脖

子上的项圈。这样双峰以及项圈就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淫糜状态。

看着妈妈自然而来的爬到床上,我却不能视而不见,沉迷于爱不是我的风格,

考试前夕能够适当的放松,不然考不好的话,我就只能去国外留学了,这可不是

我希望的。

我穿上拖鞋,走到书桌前面,关掉电脑,耐着性子静下心准备翻一翻最后要

背诵的一些知识点,毕竟理解的东西最后看一百遍也没太多用处,还是花点精力

放在背诵上吧。

谁知道我还没有看几分钟,我的书桌下面就爬进来一个人形犬。我的妈妈我

以为她会老实一点让我安静的复习一下,谁知道她自己把柜子里的小尾巴给带上

了,竟然还趴在我的电脑桌下面。

我的电脑桌也是妈妈特制的,是属于那种比较低半仰着的那种,这样就给妈

妈充足的发挥空间了。

「亲亲儿子主人,你好好看你的书,妈妈就在下面帮你疏通一下血液,让你

放松放松,保证不发出声音,也不打扰你哦。」妈妈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虽

然我也能说是久经考验,虽然没有真刀真枪的实战经验,但是这种情况下的我复

习,那就是个笑话。不给她充足的精液我估计我是没法好好看书了。

但是我现在完全没有射精的感觉,估计几个小时之内那怕是妈妈这般举世无

双的口技加上乳交我估计没办法交货,那没办法了,我只能一边享受着妈妈的口

交,一边强行聚精会神的看着书。

一直以来我都特别的好奇,妈妈对我的生殖器,哦不,用妈妈的话说那是圣

物,特别的喜欢,已经到了无法言说的地步了,简单的举几个例子。在我高一的

时候,我的手臂因为打篮球摔断了,只能窝在家里静静养病,恰好也是暑假妈妈

有些足够的时间来照顾我,因为没有事情做,我对上也不是特别热衷,所以我

就长时间的窝在了床上。

以前呢,妈妈只会早晨帮我口醒,晚上偷偷的来含一含圣物。这样的频率我

是特别喜欢的,反正我接受的教育没有让我觉得那里不舒服,只不过我和妈妈这

种情况有点特殊而已,反正我和妈妈都不会收到困扰。然而有一天妈妈早上帮我

口醒之后,就没有放开,她的温软的口腔就一直包裹着我的生殖器。我一开始没

什么特殊的感觉,可一直到了中午的时候,我说我饿了想要吃饭的时候。妈妈仍

旧不肯放开,我毕竟是个伤者,但是妈妈用眼神和我交流。

我读出来的意思就是,我最近特别喜欢含着,你只是手臂受伤了,最近的食

物我都放在冰箱里面了,你可以直接吃就好了。我慢慢的从床上下来,妈妈也随

着我的动作腾挪着她的娇躯,这个过程她都没有松口的意思,我真是服了她了。

然而楼梯也是一个麻烦,妈妈一边跪着后退,我就这样一步一步慢慢的下来,

遇到这样的妈妈我该说什么呢,我无话可说。

时间慢慢的流逝,妈妈也没有感觉到不耐烦,仍旧是含的乐不思蜀,反正我

也没办法运动,只能这么看着她胡天胡地。从早晨一直到早上,期间经历了七次

饮尿,两次射精。这么讲吧,我不仅吃的是小米粥,喝的是乳汁饮品,此外妈妈

为我准备了大量的水果,尤其是西瓜桃子橘子这类水质丰富的,还都是特别利尿

的,一度以为妈妈对此上瘾了。

我本以为接近睡觉的时候妈妈会结束这场口交,然而我还是太小看她了,她

跟本没有从床上下去的想法,没办法,我只能这样将就着睡去。就这样妈妈一直

含了三天三夜,奇妙的是她没有什么精神萎靡的情况出现,反而是精神抖擞,难

以让人置信。

三天期间,我算是彻底得出一个结论,妈妈几年来帮我口醒,除了是喊我起

床,更多的是为了我的流泻,无论是精液还是尿液,都让她深深地为之着迷,这

让我哭笑不得,以至于我高中以来,在家里除了大便去洗手间,其他都找妈妈。

妈妈还买了一个保温的特制储水器,装的就是我的尿液。

妈妈特别特别的喜欢,每次看她从家去学校的时候,她都随身的带着一个杯

子,里面装的就是我的尿液,也许某一天你会在某一个大学城的大学里看到一个

身材火辣,健美高挑的美女教授拿着一个精致的保温杯,仔细品尝里面的液体,

说不定那就是我的妈妈,如果她要和你一起分享,你就走运了。不对,这个是妈

妈的宝贝,她不会和你们分享的了。

看着在下面吮吸的忘我的妈妈,我这个过几天就要面临高考的考生,内心的

焦虑不安也慢慢的减少,也许,妈妈现在用她独特的方式来减轻我的焦虑。

「妈妈,什么时候我才能回来最初的地方啊?」我一边轻轻抽插妈妈的小嘴,

一边问她。妈妈松开了嘴,看来没有像那次一样控制不住的想要圣物的馈赠,这

让我安心许多。「等你成年了,妈妈就能放心的吧自己交给你了,毕竟你大姨还

不放心你的身体,说什么时候要给你再次做个全面的检查才行,虽然我早就想得

到圣物的临幸了,但是宝贝啊,我们的时间长着呢,妈妈早晚是你的。」话音未

落,美丽的小嘴又重新裹住了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