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邪丹毒尊11

2019-02-19 05:21:52来源:

第11章

巨大的人流量产生的当然是巨大的利益,掌控青林坊市东家范贤成了林云山

脉最富有的人,手里的财力连四大门派都不敢小视。

林紫山一道青林坊市就展现出女人喜欢逛街的天赋,拉着林云到处乱逛,不

仅给林云买了好几套合身的衣服还买了诸多小玩意,见林紫山如此高兴林云也不

忍扫了她的兴致也就陪着她逛了起来。

陪着林紫山逛了大半个青林坊市,最后还是林云扛着林紫山回来的,这丫头

逛起来没完没了,一开始还好但慢慢的林云也没了耐心扛着林紫山就走,他来青

林坊市可不是逛街的。

见林云板着脸林紫山也不敢在说什么,就老老实实像个乖巧的小丫鬟一样跟

在林云后面,林云带着林紫山进入一间装饰豪华气派的商店,在门上的牌匾上写

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青林阁」,里面的店员眼睛也尖看着林云的气质就知道

林云是一位贵客,就单单身后跟着的丫鬟都美的冒泡这样的公子哥怎么回是普通

人。

「哎呦,这位公子你需要买点什么啊,这青林阁内可是应有尽有啊」

林云摆了摆手说着:「不用了,我是来找你的东家范贤的,他现在在那里」

店员还没搭话就听见从阁楼上走下了一道身影真是范贤,见到林云屁颠屁颠

的跑过来说着:「是林大师来了,来来来,快请上面座,我备了上好的茶水就等

大师你的光临了」

林云笑了笑:「范老板客气了,我们走吧」

等上了二楼,范贤把上面的人都撤走,整个偌大的二楼只剩下范贤林云和林

紫山三人,范贤看了看林紫山,林云当然知道范贤的意思便开口到:「紫山是我

信任的人,没关系」

林紫山这时心暖暖的,少爷没把她当成外人这让她很高兴。

见林云这么说范贤也不再多问,喝了口茶水润了下嗓子说道:「大师你托我

调查的事,我已经有眉目了,那件东西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无法地带的万魔城,根

据可靠消息那东西即由可能就在万魔城城主屠戮大帝手里」

林云捏着下巴低头思考着,屠戮大帝。要是在这个人手里那还真不好办了。

范贤接着说道:「我还听说只要这次万魔大会的第一名就能跟屠戮大帝提个

要求,说不定这样能把那东西拿到手」

林云点了点头,随后说着:「嗯,很好,这个消息很对我很重要,之前承诺

的东西我现在就给你」

林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粒丹药,林云把瓶子交到范贤

手里,「拿着,这颗丹药能治好你儿子身上的狼毒花之毒」

范贤接过瓶子马上吩咐下人,把丹药送到少爷房间。原来范贤的儿子再一次

外出不小心中了狼毒花的毒,后来范贤花了大代价才压制住了毒性,但始终是治

不好,得知林云有办法救自己的儿子就跑去隐仙洞和林云做了场交易。

看着丹药被送走,范贤也长长的松了口气,见林云要起身离开就连忙挽留说

着:「大师不多呆会,我这里明日有一场盛大的拍卖会要举行,林大师有兴趣可

以去看看」

「拍卖会?」林云捏了捏下巴,反正没事去看看也没什么就说道:「那我就

在这多打扰一日了」范贤笑道「哈哈哈,无妨无妨,来人快给林大师安排一件上

号的房间,对了我这有快贵宾卡这样林大师可有单独拥有一件包间,就不用跟其

他人挤在一起了。」

林云也没客气接过贵宾卡说着:「呵呵,那就多谢了」说完就和林紫山跟着

下人去了客房。

到了客房后房间里就剩下林云和林紫山两人,林紫山见林云进屋后就一直坏

坏的在她身上扫视着,林紫山自然是知道她家少爷的德性,故意装作很害怕的样

子说道:「坏少爷,你又想对紫山做什么坏」

林云坏笑道:「嘻嘻嘻,你说呢?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人」

林紫山说道:「少爷不要了,现在是在外面,被人听到了多羞人啊」

这时林云已经将手伸进了林紫山衣衫内揉捏着,依旧坏笑道:「你嘴里说不

要,却任由我胡来,你还真是个口不应心的坏女孩」

说完一把抱起林紫山把她放到床上,脱光衣服后,林云就这样欣赏着林紫山

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虽然两人之间亲密无间,也给林云看了很多次和做了很多羞

人的事情,但被林云这样看着林紫山还是非常害羞,脸红红地别了过去,林云却

把她的脸转过来对着他,道:「紫山,你真美」

林紫山听到林云的赞美,心中甜蜜不行,说着道:「紫山的美都是少爷的,

紫山愿意把一切都给少爷」

林云心中感动道:「我能得到你这个丫鬟,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别说这些

了现在就让少爷我好好的品尝下紫山的美吧。」

话完嘴就咬在林紫山胸前那粉红的蓓蕾上,细细品尝,左手在另一个蓓蕾上

轻轻拈着,右手来到林紫山胯下,探访着森林中玄密。两人都倾心尽力投入给予

对方全部的所有。令人销魂的呻吟声响彻着整个房间。

第二天清早神清气爽的林云带着林紫山进了拍卖场,在出示贵宾卡后青林阁

的人很快的就带着林云二人来到了阁楼的包间。

包间不大但装饰很是高档,中间摆着一张类似沙发一样的兽皮躺椅,很宽很

长还有上面缝制的兽皮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兽皮应该是某种灵兽的皮毛,在兽

皮躺椅正前方的墙壁是一道单向视角的透明玻璃,能从里面看清下面拍卖会的全

貌,正对拍卖台就算躺在兽皮躺椅上也能看见拍卖台。

林云环视了一下,点了点头这青林阁真是财大气粗,这包间装修的也太过奢

侈了一点,就单单是单向视角的玻璃就是一个价值不菲法宝。

林紫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趴在玻璃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流问道:「少爷,

他们真的看不我们嘛?」

林云走到林紫山身后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弯下腰在林紫山耳边说着:「他

们是不是真的看不到试试不就不知道了」说完双手按住林紫山的衣服就往下一扯,

林紫山那双挺翘的玉兔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林紫山一惊下意识的就要摀住胸蹲

下来,但林云在用他那根早已经火热的玉柱顶住林紫山的屁股把她按在玻璃上,

看着外面正不断入场的人群,林紫山都哭了。

「不要少爷……下面人好多。呜呜呜。他们都看到了。一定认为我是一个淫

荡下贱的女人……你以后要紫山怎么活啊。呜呜」

林紫山想挣扎但她整个人都林云压在玻璃上,林云伏在林紫山耳边轻轻的说

着:「你睁开眼睛看看,他们是看不到我们的」

「呜呜。不要。少爷就是个大坏蛋……我睁开眼睛一定会看到他们那不屑嘲

讽的眼神的……呜呜呜……」

林紫山不肯相信林云,抽泣的说着。

「那就怪不得少爷我了」

林云说完,把不知道什么时候释放出来的玉柱,顶在林紫山的跨间,把裙子

撩到腰间上,一只手扶着玉柱对准穴口就插了进去。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作贱紫山了……少爷,我们去没人的地方

紫山任你玩弄,把我插死也没关系,求求你不要在这里。啊……少爷你插的太深

了……啊……」

林紫山都觉得下面几百双眼睛都在看着她的丑态,她现在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只能苦苦哀求着林云希望能放过她。

林云双手钳住林紫山的细腰,腰部疯狂的挺动着,撞得林紫山臀浪阵阵,可

能是人多的原因,林紫山今天的小穴特别的湿润特别的紧。

林云调笑道:「你本来就是一个小淫娃,在这么多人面前你的小穴可比往常

紧了好多,你其实很兴奋吧」

林云也兴奋起来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每一次都直顶花心,林紫山也干的淫

水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臀部流在地上,湿了一大片。

林云卖力的一阵猛干,让林紫山完全忘记了羞耻全心沉醉在欲望中,专心的

迎合着林云的抽插,仿佛已经不再在意在百来人面前做这种淫乱的事情了。

林紫山舒服的不得了,浑身一阵舒爽,忍不住的打着哆嗦,娇喘着说着:

「少爷的好大,干的紫山舒服死了。啊。啊……好美……紫山的小穴要变成少爷

肉棒的形状了……我不行了。少爷……紫山要去了。啊。」

说完林紫山的小穴夹得跟紧了,小屁股挺得高高的。

「啊……少爷。紫山要被你干死了。」随着一阵销魂的呻吟,林紫山抽出的

一泄如注,滚烫的阴精淋在林云的龟头上,林云舒服的叫了一声,龟头紧紧的压

在林紫山花心,把精液全部一滴不漏的全部射进了林紫山的子宫里。

达到高潮的林紫山身子一软在也没力气支撑,身子一滑就靠着玻璃,跪坐在

地上。

林云对着在地上林紫山命令道:「把你的小淫穴夹紧了,要是流出一滴,少

爷我就在下面人群里在干你一次」

听完林紫山的的屁股猛地一紧,把林云的精华完完全全的留在体内。

林紫山虽然不敢违背林云的话,但还是呜呜呜的哭了出来,哭的那是一个伤

心。

林云笑道:「傻丫头,少爷我怎么会舍得让其他人分享你这美妙的身子呢?

你睁开眼睛看看,他们是看不见我们的。」

林紫山鼓起勇气睁开眼看了一眼下面,发现熙熙攘攘的人群还在各做各的事

情,她和少爷在上面做的这么激烈,自己叫的这么放荡,人群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时候林紫山才知道少爷又在欺负她,便有些恼怒的扑到林云怀里捶打着林

云的胸口。

「坏少爷,死少爷,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吗,呜呜呜」

林云双手抱住林紫山,调笑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我说过你是我的林

云的私有物,你的小穴只有我能干,你的身子也只能我看,我不会让别人指染你

的」

「嗯。紫山的所有都是属于少爷」林紫山听着林云说着露骨的情话,也不生

气了,在林云怀里享受着少爷的拥抱。

「现在拍卖场还没开始,我们还有时间在来一次」林云说完就用双臂抬起林

紫山的双脚,对准位置插了进去,林云的肉棒像雨点一样,每一次都能顶到林紫

山的花心上,噗呲噗呲的声音充斥着房间,林紫山那含着肉棒的小穴,随着每一

次抽插向外一翻一缩,淫水泛滥的直流。

「啊……少爷……好深啊。紫山的花心都要被顶开了……好舒服。嗯。啊。

少爷。紫山。爱死你了……啊。啊。紫山最喜欢被少爷噗呲噗呲的插个不停。紫

山对少爷的肉棒已经完全上瘾了。啊……啊。少爷。用力。用力的尽情干你的专

用淫荡丫鬟吧。好美……不行了。我又要泄了……啊……」

林紫山的呻吟声越来越微弱,林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便加快抽插速度狂干

猛插起来,他感觉到林紫山的子宫口正在吸吮着自己的大龟头,像泡沫一样的淫

水从里面流出,滴答滴答的滴落一大片在地上,林云感觉自己也快到极限了,就

拚命的冲刺着,肉棒在小穴里横冲直撞。

就在林紫山达到了高潮,林云正要射的时候,他松开林紫山的腿,让她跪在

地上,抱住林紫山的头就把沾满淫水的肉棒插进林紫山的小嘴中,抱着林紫山的

头像干小穴一样抽插着,把浓浓的精华全部射进了林紫山的小嘴里。

「呼」林云呼出一口气,把肉棒从林紫山嘴里抽了出来,说道:「把嘴巴张

开」林紫山听话的抬着头,张开了嘴巴,口腔里都是浓稠的精华,量很多林紫山

的小嘴兜不下,有不少精华从嘴角流了出来。

林云继续说着:「好了,你现在可以吞下去了」

林紫山一仰头「咕噜」一声全部都吞进了肚子里,随后爬到林云脚下,用嘴

清理着肉棒上的残渣。

在清理干净后,林云就这样抱着林紫山坐在兽皮靠椅上,把林紫山搂在怀里,

一只手在林紫山的大腿上揉捏着,开口说道:「少爷赐给你的精华好不好喝?

林紫山面带羞红,小声的说着:「第一次喝觉得腥腥的,很难喝,现在紫山

喝习惯了,反而觉得美味了」

「哈哈哈」林云大笑着,在林紫山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你还真是个宝

贝,少爷我怎么玩都玩不够。」

林紫山一条腿搭在林云腿上整个人斜靠在林云怀里,用手指理了理自己凌乱

的秀发,把头靠在林云的胸膛,用幽怨的声音说着:「少爷你实在太厉害了,有

时候紫山一个都没办法满足少爷,要不少爷考虑在收一个,帮紫山分担一下」

「哦?」林云有点意外,开口问道:「你不吃醋?」

林紫山撇了撇嘴:「吃醋有什么用,我还是担心下自己吧,少爷你这么坏,

说不定那天紫山就真的被少爷干死了,只要少爷你不冷落我,紫山就很满意了」

林云脸色露出柔和之色,把头轻轻的靠在林紫山的头上,说着:「我定不会

负你,不管我有多少女人,你永远都是我林云的第一个女人」

林紫山说道:「嗯,这样紫山就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