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教师姚婧婷

? ?

一、

「钟凯,怎么又穿皮鞋上体育课?不长记性?还是故意和我做对?」体育老师没好气的训斥,脸上的胡渣都快掉了,「去!罚跑十五圈!」随着体育老师一声令下,站在队列头的一个小个子一脸无辜的跑向了操场。

这傻小子是这学期才转来的转校生,开学两个多月了,经常穿着皮鞋上体育课,若是别的学生,老师倒还罚少点,可这货总是穿一些芬迪、维力斯、佰鲁提还有好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名牌皮鞋在老师面前炫耀,体育老师能不重罚么?十五圈,六公里,跑完他也不用上课了。

要说他也是活该,自己作死,平时穿着名牌在我们面前炫耀一下也就够了,在老师面前还不收敛一点,经常和一些老师嬉皮笑脸,没大没小的,所以罚跑、罚站都是他的家常便饭。看着他慢悠悠的动作,我一点儿也不同情,因为就在刚才,他还趁老师不注意,对大家发出一丝邪恶的微笑。

「这节课我们学习广播体操伸展运动,下面先把以前学的复习一遍。」老师已经开始授课,我看着远方的钟凯,他不到一米五的侏儒般个头不小心来了下趔

趄,看得我心里十分解气。活该!这恶心的小侏儒长着三角形的小脑袋,像个西瓜皮参差不齐的头发,五官极其丑陋,四肢和头脑都不发达,听说在贵族学校就总被人欺负,去年半个学期住医院六次,一个月一次还有富裕的呢。其实来我们学校也少不了欺负,要不是他有个有钱的爸妈在意大利给赚钱,他经常花钱孝敬我们学校的混混,早都被逼的又转学了。

我为什么这么关心他?其实我想不关心也不行啊,我新处的初恋女友就是他同桌王燕,刚确立关系两周,这几天我俩的共同话题已经转移到这个丑陋的转校生身上了。

这小子摔倒了之后,爬起来十分迅速,不光是因为被别人摔习惯了,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的腰力惊人,有次他跟女人PK仰卧起坐,七个女生加起来都没比

过他,我要是有他的腰力,那滞空时间一定够长,就可以从罚球线起跳灌篮了。

没错!就是灌篮。还没介绍我呢,我是马山市一中高一的一名学生,虽然刚十五岁,我已经有一米九的身高,一不小心拿了去年马山市扣篮王大赛少年组的冠军,要是初中能参加,那我说不定能多拿一次,记住扣篮王的名字:李强。

名字挺土的,但我爸的更土,叫李刚!当然不是那个局长李刚,我爸是科学家,研究分子物理及小波分析方向等等,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和爸爸的名字都是爷爷给起的,土是土了点,却也应了老爷子的愿,我们都是刚强的汉子。不光我爷俩刚强,就连我三十六岁的母亲也十分刚强,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姚婧婷」,美貌姚冶,婧纤苗条,有才品,婷婷玉立,妈妈的这名字一点儿也没起错,不过别看名字中带着三个柔弱的女字,她可是比三个女人加起来也要强得多的女汉子。她是我们学校的数学教研主任,也是我的班主任,自从去年爸爸因为一次实验事故住院了,直到今天也没好转,照顾我的担子全落在了她一人的身上,不仅如此,她还需要照顾父亲和爷爷奶奶,生活工作上的压力让妈妈一下憔悴了许多,可她从没有在我面前流下一滴泪。去年年底她带着我搬家,从父亲的研究所附近搬到了一个离父亲医院和我们学校都比较近的地方,看着她一个人抱起大衣柜,我真是佩服我这个既能当女人也能当男人的女强人妈妈,看着她放下衣柜气喘吁吁的样子,我的眼眶湿润了,「妈妈,你辛苦了。」我紧紧的拥抱着比我矮十公分的妈妈,妈妈也不知所措的抱紧我,感受着妈妈胸前柔中带刚的软肉,我激动的舍不得松手,究竟妈妈是怎么把娇嫩的乳房弄得和她的性格坚挺一样呢?其实她有个小秘密……

「李强,别发愣,开始学习伸展运动。」体育老师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尴尬的学着做动作。

等体育老师宣布解散,我们可以自由活动时,已经半节课过去了,我望着空荡荡的操场,那小侏儒不知道跑那去了。

「强子,打球啊?」说这话的是我的挚友杨铁心,他叫我强子,我叫他铁子。他是体校训练生,运球、突破、投篮都比我强一些,但是弹跳和身高比我差许多,我们都是班里篮球队的主力。

「等会儿,铁子,上个厕所。」中午吃饭吃咸了,水喝的比较多,把我憋了大半节课,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下了,我朝着教学楼的厕所冲去。在小便池急不可耐的方便了之后,却听到一丝诡异的声音。

「别……哦……」似乎是女人在呻吟,这不是男厕所么?难道是闹鬼了?好奇的我正想一听究竟,可等待了几秒,却一直没有第二次,我以为是幻觉,朝着厕所门走去,到门口时,又听到了一声「啊啊……别……」,声音小得几乎不可闻,低吟声伴随着急切的呼吸,分明是女人在手淫。我踮起脚尖悄悄走回厕所,脚步轻盈的如同登墙入室的小偷。弯下腰在四个隔间一望,眼前的一幕差点让我兴奋得心跳出身体。一双性感高跟鞋与一双皮鞋交错的站在一个隔间里,难道是男女在厕所偷亲?我匆忙闪入隔壁的隔间,俯下身子观望,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只穿着十公分高跟鞋的小脚。漆皮的高跟鞋黑得闪闪发亮,鞋头圆润,露出穿着丝袜的平滑脚背,在十公分的细跟高跟鞋上形成一道夸张而美丽的弧线。顺着弧线往上,纤细的小腿匀称修长,肉色的超薄丝袜如第二层肌肤包裹在她的美腿上,显得晶莹玉润,毫无瑕疵,那细腻丝滑的质感就算只用眼睛都能清楚的感觉到。纤细的小腿间顶入的男人黑色裤子将她的美腿衬托得更加雪白,黑色的皮鞋霸道的从中间将高跟鞋顶开,而且逐步顶得越来越大。

「老师,你迟到了……」男人的声音压得很低。老师?他在对女人说话,这女人是老师?那个老师穿这么风骚的十公分高跟鞋?

「我……嗯……」女人没有说话,似乎在用手捂着嘴,压抑着发出声音的欲望。左边纤细小腿微微抬起一些,只剩高跟鞋的鞋尖点在地上,看样子她那已经被男人分开的大腿被提起了一条,双腿分开得更大了。

「啊啊……不要……」随着女人压低声音的求饶,隔壁传来了手掌撑在木质隔断上的一声巨响,接着是一丝微小水声。风骚的女教师听起来并不情愿,这么说来她的大腿也是被男人提起的。我望着嫩白细腻的小腿,可以想象到男人抚摸到她大腿根处柔软温热的触感。小弟弟瞬间就硬了。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老师不乖哦!」男人故意压低了声音,但也比女人的声音稍微大一点。

「别抠了。」女人撑在隔断的手用力的按压,把隔断弄得呲呲响,看来她以此发泄心中的欲望。别抠了?结合着微小的蘸水声,男人提起她腿的动作和刚才的话语,不难想象出皮鞋男人提着女教师的大腿抠弄她湿润小穴的情景。

「别!」女人的声音大了一些,只听扑通一声,黑色皮鞋分开在坐便器两侧。我看着距离有四十多公分的两双面对面的鞋子,看样子女人忍受不住男人的抠弄,将他得坐在了坐便器上,如此说来,女人并不是情愿的?

「我……」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委屈夹杂着抱歉,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手背好。走过来。」男人看来并不生气,下起命令干净利索。

女人听话的靠近坐便器,至于手是否背好,我就不可而知了,她的腿又被抬起来,似乎比之前更高一些,男人继续肆意抠弄,随着她脚尖的颤抖,指头蘸水摩擦女人娇嫩器官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女人痛苦的压抑着低吟。「不要……啊啊啊……慢一点……啊……慢一点……痛……」她虽然这么低声拒绝,可踮起的脚尖抬得更高了一些,金鸡独立?

「弯腰!低头!」男人又下命令了。能对老师这样威严的下命令,除了校长,还能有谁?可校长不至于在厕所偷情吧?去校长办公室,甚至是教职工厕所,也比这里安全的多啊!谁知道呢,校长没准喜欢这刺激呢。我掏出已经可以升国旗的鸡巴,用力的套弄起来。

女人的低吟不见了,只有细小的哼声「嗯……嗯……」断断续续的,好像很幸福。仔细听还能听见吞咽口水和男人兴奋的喘息声,听起来他们在接吻,和这样一位美腿的骚老师接吻,校长真是艳福不浅啊。

两人保持着接吻的姿势,又将女人的腿抬高了一些,我从隔壁水平看去,只能看到一丝黑色的鞋尖。男人脱了皮鞋,双脚都从地上消失了,我仔细看了看他的皮鞋,做工和皮料都十分名贵,全校能穿得起这种鞋子,除了校长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骨干老师,可鞋面上满满的灰尘却让我一时琢磨不到头脑。

挡板并不高,我直起身踮起脚尖就能看到里面的全貌,但是碍于里面可能是校长,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咚……」又是一声巨响,不知道他们谁撞到隔断上了。「嗯!嗯!嗯!……」女人的哼声和刚才简直不是一个分贝,呼吸也急促得多,透过这些干扰,还能听到肉体蘸着水拍打的「啪啪」声。这明显的水声不难想象女人的阴唇有多么湿润,腔隙有多麽滑嫩。校长的大鸡吧已经整根肏进了老师的肉屄,放肆的占有了老师湿润的花房!「吱吱……」突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声,是女人用指甲刮着木质的隔断,她是爽得昏迷了,还是抒发不满?亦或变相的反抗?

「我……别咬!」看起来女人的反抗有效,男人松开了她的嘴唇,可从抬起腿的高度来看,那本来能看到鞋尖的程度都没了。别咬,看起来校长松开嘴唇并不是因为女老师的反抗,而是想用嘴唇爱抚女老师的其他部位,咬,他会咬她那里?乳房?不知道这老师胸前是否有料呢?肯定不及我那胸脯大到夸张的巨乳妈妈。我回忆起偷窥妈妈换衣服的画面,那对硕大如篮球的豪乳,坚挺如木瓜的一对乳瓜,什么时候我还能吃到呢?

「别咬了……轻点啊啊……痛啊……」女人已经掩饰不住她的呻吟,这时候要是有人来上厕所,一定会发现校长和老师的偷情。咬她的乳房,看起来在我来

之前,校长已经解开了老师的衣扣,并且爱抚她的乳房许久了。

「别啊……别……」女人依然在拒绝。

「老师,你真不想要么?」校长好像停止了抽插,接着听到「啵」的一声,应该是校长拔出鸡巴的声音,两人的性器结合的太紧,才出现这种启封红酒瓶的剧烈响声。

「既然不想要,那我走了。」黑色的漆皮高跟鞋被放下,接着能听到校长穿衣服的声音。

「不,不……」女教师的声音欲拒还迎,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希望校长继续侵犯,还是希望校长离开。

「骚货,到底不什么?不想要,还是不想让我走?」校长质问。

「不想走……」女人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不想让我走,就叫两声好听的来。」校长啪的拍了一下女人的屁股,听清脆的声音就知道这女人的屁股肥而不腻,柔软有弹性,不知翘挺度咋样。

「老……老公……」女人声音很小,但是叫的甜美,可不知为何,我能从甜美中能闻得一丝忧伤。

「哎!我的好老婆。小骚货,明明骚得要命,心里渴望得要死,每次还跟我装矜持。快下课了,抓紧时间。转过身去!」校长命令道。

黑色的漆皮高跟鞋转了个面,和放在坐便器两侧的皮鞋程同向。我去……这是要后入式啊,15岁的我只见过狗用这种姿势。

「屁股撅高一点。嗯,骚老婆的屁股真大,真翘。」校长说着又在女老师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嗯……」女人的呻吟平滑沉稳,应该是龟头抵在兴奋的阴唇上,敏感的肉体得到满足的声音,她一定在渴望进一步的满足。

「咚……」这次巨响不是手掌打在隔断上的声音,而是肉体撞击的声音。「啊……」紧接着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哀嚎。巨响是校长插到女老师子宫的声音?这老头年纪不小了,腰劲也不小啊。

「咚……」校长的力度让我这正在发育的年轻人也佩服,这力度大蒜也能捣成蒜泥了,插得这么用力,根本毫不怜惜,到底不是在插自己老婆啊。「啊……」尽管女人努力的压低声音,色情的呻吟还是响彻整间厕所。

「老师,刺激吧?」

「啊…不…不要这么用力…喔…顶到…顶到最里面了…」

「我…我…怎么样…老师…很爽吧…」

「太深…太深了…喔…」

「你先生没有这样插过你吧?」「我,不说话,看我的厉害!」

随着校长又一次的冲刺,女教师痛苦的大叫,紧接着听到有东西划过挡板的声音,我抬头一看,隔断的挡板上竖起一条肉丝纤细小腿。什么?她为了方便校长插入,尽然摆出这种姿势迎合?女教师的腿真够长的,包裹着肉色丝袜的纤细小腿露出一大截在空中摇曳,随着她低沉的呻吟一颤一颤的。我去……伸这么高是传说中的「一字马」啊,后入式加站立一字马,这种高难度动作肏屄,校长真是爽到家了,女老师的身材也真不错,看样子腿长超过一米一了,不求能真像校长这样爽一次,那怕让我一睹女教师美腿的全貌也好啊。不知道和妈妈的比起来咋样,妈妈虽也是个长腿美女,可她总是把腿用长裤包起来,为了不突出腿部美好的曲线,她还专门穿一些加肥加大的裤子,裤子不够长就用短靴弥补,真是可惜了她的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

「对,老婆,腿伸直!别压抑了。爽就叫出来。」

「啊啊……老公,我的小老公……」女教师听起来被插得迷糊了,声音从痛苦变得忧婉温柔。保持这种姿势做爱,看来女教师不仅身材好,身体的柔韧性也极强。能有这么长腿的老师全校就只有我妈一个,绝不会是我妈!长这么高的学生也是寥寥无几,加上这高超的技术和身体的柔韧性,八成校长在肏一只高级「鸡」。

正想着,女教师一字马的一条腿靠了过来,看样子她被肏得脱力了,举起的腿摇摇晃晃的,「噔!」肉色丝袜美腿靠在了挡板的顶端,仍旧一晃一晃的颤栗。

「爽不爽,老婆!」校长突突突的快速抽插,蘸着淫水的肉体拍击啪啪声连绵不断。

「啊……老公,我要死了……」女教师站在地上的脚被顶得扭来扭去,伸到挡板上的高跟鞋也被紧绷的玉足勾得翻起一块。

「那我就肏死你,肏死你个骚老婆!」校长呼吸也急促了,隔几秒还大喝一声。

「啊……」女教师爽得失声了。她的脚指头用力的舒张,黑亮的漆皮高跟鞋摇摇欲坠,黑色的光芒闪耀着,仿佛在对我招手。等等!它真的掉下来了,还砸到了我的头。

我捡起高跟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不仅没有皮革的臭味,也没有脚汗的恶臭,而有股淡淡的幽香,真是个注重保养的高级鸡!我抬起头,挡板上的匀称小腿只有我小臂粗细,细腻的肌肤嫩得惊人,美丽的足弓曲线、雪白发亮的脚背,脚指洁白整齐的像钢琴琴键,粉嫩的指甲清澈透明,少了一丝风尘,多了一抹良家美女的味道,这种极品玉足不求占有,那怕让我握一握,舔一舔也好啊!

「骚货,夹得我好紧,你又在咬我了,好会夹的小浪穴。」校长也发出了一声低吼,像狗熊在咆哮一般。

女教师没有回应,只是玉足和脚趾弓起弯曲到极限,柔软的腿腓也痉挛的紧绷着,她好像被肏到高潮了,说不定还潮吹了,都没注意她的高跟鞋掉了。

大概等了两分钟,校长才重新坐下来,女教师的腿晃了晃,完全没有收回去的意思。

「骚老师,收回来啊,深怕别人看不见啊?」校长嬉笑的提醒道。

「好痛,你太用力了。」女教师仍旧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我不舍的看着极品玉足慢慢收回挡板里,不知这辈子还有机会再见么?

「咦?我的鞋子怎么没了?放开我,我去找。」女教师回过神来,声音又压得很低。

「大老婆,急什么,一会儿再找,先来亲一个。」校长声音也变小了。

「哎呀,讨厌!」女教师小声的撒娇,接着传来两人舌头搅拌唾液的声音。校长的腿又不见了,只剩下一双皮鞋在坐便器两旁,女教师收回去的腿也没放下来,另一只高跟鞋连方向都没转,我眼前出现了一副,校长用后入式鸡巴还插在女教师阴道里,一只手抬起一条大腿,女教师双手撑着挡板做支撑,回头与他接吻的画面,他的另一只手会在那里?如果是我,一定蹂躏女教师雪白的大奶子!

我又闻了一下鞋子的幽香,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万一他们接吻后出来找高跟鞋就麻烦了。我放下高跟鞋,弓着腰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厕所。奸夫淫妇是他们,为什么我要偷偷摸摸的做贼心虚?因为嫖娼的是校长啊,两个人声音很小,我也不确定是谁,不过校长的可能性最大,他有权有势,穿得起名贵的皮鞋,也敢于在自己的地盘嫖娼,甚至具有胁迫某些教师,甚至学生的资本。

这无耻的校长!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等回到篮球场,已经没人了。

「你这厕所去得可够久的啊?」刚回到教室,铁子就阴阳怪气的责备我。

「是去的久了点,你们人够么?」我表示抱歉。

「不够啊,没事儿,打球是小,身体是大,你是不是病啦?尿不出来?肾虚?前列腺炎?」铁子就是这么一个嘴贫的人。

「前你妹,你才前列腺炎呢!」我回骂一句。

「尿都尿不出来了,还敢喝水不?」铁子给我扔来一罐红牛。

「铁公鸡今天也破费了?」我疑惑的将红牛翻过来一看,果然有张粉色的小纸条用透明胶沾着,打开只见上面清秀的几个字「强哥,你打球的样子真帅。永远默默注视着你的XXX.」我就知道是学校里那些花痴女送的,只要有比赛或者体育课,她们都会偷偷的买水送我,听妈妈说她们那一代就兴这种追同学的做法,没想到过了十几年依旧这样。

回到最后一排的座位上,桌上还摆着2 瓶水,纸条也忘记留了,我那知道谁送的呢?真是一帮傻丫头。

「就三瓶?」我问铁子。

「是……是啊!有三瓶就知足吧。」铁子回答我,他上课喜欢说话,妈妈把他也调到了最后一排。

「是不是就三瓶?」我问着旁边的女生,坐在隔壁的女生又黑又瘦,属于文静内向类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每天拼命学习,可成绩不见得好,从她身上印证了一个道理,天赋比努力更重要。

女生没有说话,捂着嘴笑了笑。最后一排只有四个人,班里的座位多了,我们都没有同桌,除了我们仨之外,还有一个混混张凡,他今天和往常一样,没有来。

「好啊,铁子,自己偷拿了,还骗我!」我转过身,抓着铁子的腰往后推,我们经常这么开玩笑。

「别闹啦,别闹啦!上课了。」铁子抓着我的胳膊直求饶。

下一节是妈妈的数学课,虽然已是下午最后一节课,妈妈依然强打精神,一米八的高挑身材站在台上像个骄傲的将军,从远处望去,最吸引人的就是胸口沉甸甸巨峰,雄伟的两座山峰从胸前拔起,把白色的雪纺衬衣撑得呼之欲出,刚四月的天有些凉,精致的紫色小西装套在外面,即使只有三个扣子,最上方的也根本扣不上,低调的高腰淡灰色长裤即使是加长款,仍旧覆盖不住那近一米二的笔直修长双腿。最后一排离妈妈太远了,不能细细欣赏,我百无聊赖的假装听课,旁边的铁子悄悄的靠过来说。「给你看个好东西。」

他神秘的递过来一团黑丝布,我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条女士黑色蕾丝情趣内裤,除了阴户部位颜色稍微深一点,其余部分都是透明的,薄纱柔软丝滑,看得我兴致盎然,可阴户的部分有些硬硬的,翻开一看,里面包裹着浓稠的精液,从阴户到大半个臀部的部分,都被精液涂满了,铁子递过来时好像还在像外滴,我太好奇,竟然没看到,那发硬的阴户部位就是干涸的精斑。

「滚你妹的,你刚用它撸管了?不带你这么整人的。」这次我真生气了。

「擦!哥们能是那种人么?这是别人肏屄留下的。」铁子辩解道。

「又不是一次性的,用完了就扔,还别人留下的,谁信。」我不信铁子的解释。

「别不信,你闻闻,还有女人那里的香味呢。体香!」铁子说着又将那内裤递过来。

「拿远点,真恶心!」我有点小洁癖,圣洁唯美的东西被肮脏的玷污过,再喜欢我也不要了。

「这是下课前挂在咱们班的班牌号上的。挂那么高,没人注意,还好我弹跳强,一跳就摘下来了。」铁子还有些自豪。

你弹跳强?你比起我差远了,如果我想要,还能轮到你?我损道:「不是没人弹跳强,是没人想要!你也不嫌脏!谁会挂那里啊!这可是学校。」

「嘿嘿,挂在班牌号上,简直是巨大的讽刺,说明我们班可以放开肏屄啦!」铁子说话都没边儿。

「得了吧,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学校是学习的地方,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儿就够过分了,还恬不知耻的亮出来,不要脸!」我说。

「切,爱信不信。这两周的体育课都有哦。你看看!」说完铁子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塑料袋,贼眉鼠眼的朝四周望望,偷偷摸摸的打开给我看,里面是两款同一类型的情趣内裤,一条是粉色的,一条是淡蓝色,已经洗干净了。

「你还真变态,收藏癖!」我损道。

「我也是偶然的一次回来早一些看到的,结果连续三次体育课,人家都会挂上。」铁子一本正经的说,好像是真的一样。「唉,你说是洗干净好呢,还是不洗好呢?不洗我也觉得这精液有些恶心,洗了女人那股骚味儿又没了。」

「我要是你,就扔掉或者烧了!」我朝另一边坐了坐,突然觉得这变态很恶心。

「那好,我收起来。」铁子把三条内裤都小心的收藏进塑料袋里,他收起来的一瞬间,我仿佛闻到一股浓郁的幽香,那气味就像刚才在厕所闻到的高跟鞋。

「下面布置两道习题,大家练习一下。」妈妈在黑板上写了两道数列求和的题,同学们都埋头速算着。

「强子,你说这内裤会是那个女生的?」铁子又凑过来说。

「你觉得呢?」我看他能编出什么故事来。

「我觉得吧……」铁子又在瞎琢磨。「这么骚的情趣内裤,应该不是那帮爱学习的女神,爱玩的妞也就那么几个,敢干出这么大胆子的事儿,还真说不上来。再说她们也没人能放那么高啊!不过男人放上去的也说不定,其实那帮爱学习的女神也说不定哦?都是闷骚型的。」

「嗯!是。」我没好气的附和着。

「没准是那个老师的呢。说不定就是姚老师!你看那身高,她一踮脚尖就能挂到班级牌上了,那双修长的大腿,即使隔着裤子也能猜到它有多么丰满笔直,简直是极品炮架,还有晃来晃去的大奶子,真想上去捏一把,又翘又挺的肥臀,这蕾丝小内裤肯定要陷到她屁股缝里。哎呀……我都硬了!」铁子边盯着讲台上的我妈,边悄悄的跟我说。

他并不知道姚婧婷老师就是我的母亲,不仅是他,学校里基本上都不知道我和姚婧婷老师是母子关系,妈妈怕给我带来特权,也怕带来些不必要的风言风语和麻烦。

「你有这功夫意淫,不如找个女友,好好谈场恋爱。」我看着他陶醉的样子,十分自豪,我享受别人意淫我母亲的样子,他们只能意淫,而我还能偷窥,优越

感一下就凸显了。

「李强!杨铁心。上课说什么话!」糟糕!妈妈发现了我们俩,「站起来!」「题做完了么?上黑板做。」

妈妈的一声令下,我和铁子走上讲台,一人一道开始做题,有妈妈的基因遗传,加上她的教育,考试对我来说不是个问题,我三两下写完,看着半天做不出的铁子,我小声的站在旁边提示,在我的提示下,他也写完了。

「你倒挺讲义气。」妈妈和我对视了三秒,最近父亲的手术又让她伤神,连日的操劳她已露出疲态,看得出现在是在强打精神,可奇怪的是她疲惫又自信的脸上带着一丝少女般的红晕。妈妈让我们走下去,带着全班一起检查了一下结果后,又说道「即使学会了,也不能在课堂讲话影响纪律,影响其他同学听课。你们俩站着听这堂课!」

「呵呵……」零散的几声嘲笑传来,坐在第二排的钟凯转过身,得意的望着我,就属他的笑声最大,我看着他的瑟的样子,恨不得打爆他丑陋的三角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