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花语第三百八十六章车震门一

薛静婵的呻吟声刺激到了前面的两个女人,宣静一咬牙,奔驰车果断减速,原本只需要一个多小时便能到家,照现在的速度,少了两个小时怕是没什么可能了。

“咦,妈,云逍他们的速度怎么慢下来了。”开着跑车的南宫仙儿在后视镜里的看着跟在后面的宝马车说道。

南宫秋月扭头看去,可不是,宝马车离跑车越来越远,都快消失了。南宫秋月微微皱眉,最后想了想:“想来是洛芸想和静蝉姐聊天吧,别管他们,我们先走吧。”

“可是,妈,我们是去蝉姨家里啊,蝉姨不在我们怎么去啊,总不能自来熟的去吧。”南宫仙儿为难道。

也是啊,南宫秋月和薛静婵是熟悉,是好姐妹,可是,就这么去人家,似乎也说不过去啊,如果她家里没人还好,要是她家里有什么人,那可就问题大了。薛静婵的丈夫会在家吗?这应该不用质疑,洛芸今天回家,再怎么不顾家,洛挺总要回家看看女儿啊。

“那,要不我们等等他们吧。”南宫秋月皱眉道。

“不用了,妈,你给蝉姨他们打,就说我们两人先去逛逛街,让他们慢慢回家。”南宫仙儿笑着说道。

南宫秋月白了她一眼:“妈妈刚下飞机你就要我陪你逛街,你还知不知道心疼妈妈啊?”

南宫仙儿笑道:“妈,我这不是嫌他们开的太慢吗?自从我学会开车,我还从来没开过这么慢的车呢,慢腾腾的,就像老奶奶走路一样。”

南宫秋月明白了,没好气的说道:“原来你是不喜欢开慢车啊,我估计,你所谓的让我陪你逛街就是让你开车快车去城里逛一大圈吧。”

南宫仙儿讪讪笑道:“妈,你那么聪明做什么,你就装作不知道啊?”

南宫秋月苦笑:“你还好意思说,哼,走吧,咱们找家咖啡馆坐坐,这么久没回来,还不知道你闯什么祸了呢,现在你就好好的给我说说我离开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什么,要是你敢有丝毫隐瞒又让我知道了,扣你两个月的零花钱。”

南宫仙儿吓了一大跳:“妈,一个月十万块的零花钱本来就不够,你还要扣啊?”

南宫秋月愤愤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去打听打听,有多少上班族月工资是上万的,更别说十万了,再说了,你每个月有什么东西要买?护肤品不是用你的零花钱买的吧,汽车的油钱不是从你的零花钱里扣的吧,甚至你的生活费我都要另付给你,十万块怎么就不够了?”

南宫仙儿苦着脸:“妈,就不带你这样的,如果这些东西都算到零花钱里,那还能叫零花钱吗?”

南宫秋月失笑道:“那好吧,那你倒给我说说,你每个月十来万的零花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人家那里知道嘛,反正用着用着就没了。”南宫仙儿眼神躲闪,显得很心虚。

宝马车里,云逍把脸埋进薛静婵的腿间,对着她的阴户猛舔,很快薛静婵的胯间就变得湿漉漉的了,比发大水还厉害。薛静婵已经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她仰着脑袋,洁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红唇,双眼紧紧闭着,黛眉紧皱,似乎在忍耐什么,小鼻子里不停的泻出单音节词。

宣静和洛芸不停的从后视镜里观看,两人也是脸蛋通红,眼睛水汪汪的,双腿时不时的夹一下,似乎是想防止什么东西流出来。

“嗯,哦。。。。”随着云逍的用力,薛静婵轻轻的扭动几下身体,配合云逍的行动。

薛静婵的呻吟声勾得云逍心头火气,他把头从薛静婵的腿间抬起来,双目喷火的看着她:“蝉姨,我要你,就是现在。”

薛静婵虽然有些迷乱了,可是心中还残留的有一丝理智,云逍的话让她一下子惊醒了,她怯弱的摇摇头:“不要,逍儿,不要,芸儿会发现的。”

云逍好笑道:“要发现,她早就发现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了。是不是啊,芸姐。”

“嗯,是啊。”洛芸下意识的回答道。刚回答出来,洛芸便知道上当了,她睁开眼睛狠狠的瞪了云逍一样,然后慌慌张张的看了眼脸蛋通红的母亲,赶紧把眼睛闭上。

薛静婵一下子傻了,她没想到洛芸居然看到了两人干的好事,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车里有缝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扯着薛静婵发愣的功夫,云逍轻松解开她休闲裤的皮带,想帮她脱裤子。这下薛静婵慌了,她死死的抓住裤子,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逍儿,不要,不要,饶了我吧,芸儿和小静都还在呢,回家,我们回家,你想怎样就怎样好不好,求求你了。”

云逍微笑摇摇头:“蝉姨,我们在浴室,客厅,床上都做过了,还没在车上做过呢,我们试一次好不好,我想静姐和芸姐她们也很想看哦,是不是啊静姐?”

小静装作认认真真的开车,根本不敢回到,可是通红的脸蛋却暴露了她什么都听到了。

“哼哼,静姐,你居然不理我,你知道后果的。”小静委屈的瞪了眼云逍:“你就知道欺负我。”

云逍无视宣静的委屈,他再次问道:“静姐,你想不想看啊?”

宣静无奈,咬咬牙颤抖着声音说道:“静蝉姐,你,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反正我们都是这坏蛋的女人,肉烂了在锅里,我想小芸也不会在意的,是不是小芸。”这个时候宣静还不忘把洛芸拉下水,只要洛芸松口,基本上薛静婵就没了拒绝的借口了。

洛芸那敢说话啊,她只是低垂着脑袋微不可察的应了一声。

云逍大喜,偷偷给了宣静一个赞赏的眼神:果然不愧是我的好老婆。

宣静白了他一眼,心中苦笑,要不是上了你这小坏蛋的床,我才不助纣为虐呢。

“蝉姨,你看,静姐和芸姐都答应了,你就答应了吧,我保证,我会让你舒服的,我们两人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难道你就不想我吗?我可是天天都想你啊。”情话总在最关键的时候起作用。

薛静婵低低的呻吟一声:“冤家。。。。”这一声冤家一叫出口云逍就知道大事可期了。

薛静婵小手松开,放开裤子,仍由云逍把她的裤子脱到臀下,露出她的美臀,以及那湿漉漉的阴户。

云逍一阵激动,他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裤子脱到腿弯,然后把薛静婵抱坐到自己的膝盖上。两人的动作都被前面的两人看到了,薛静婵根本不敢抬头,她只能把脸埋在云逍的怀中不敢睁开眼。

洛芸紧紧的咬着牙齿,小手再也控制不住伸到牛仔裤的裆部掏了自己那儿两下。这个动作被宣静看到了,她古怪的看了眼洛芸。洛芸俏脸通红,低垂着脑袋解释道:“静姐,你,你别误会,我那里痒,我挠挠,啊,不是,不是,我那儿不痒,不是,我是说,我是说。”用力口中所说的痒绝对不是因为情动才痒,而是就是一般的普通瘙痒。可是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因为宣静和她有同样感觉。

看到洛芸尴尬的模样,宣静红着脸好笑道:“你解释什么,我又没说什么,痒就挠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当我没看到就是了。”

“嘤咛,静姐,你,你坏死了。”洛芸大羞,她的话实在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宣静好笑道:“小芸,我怎么坏了,你那地方痒就挠呗,难不成你要忍着不成?”

“静姐,你,你还说,难道你的就不痒啊?”洛芸突然说出一句猛话来。

宣静被她雷得不轻,张开小嘴呆呆的看着她,这死妮子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嗯,还别说,还真有点痒了。宣静也想伸手去挠。

“啊,小心。”洛芸突然惊呼一声,宣静想也不想的踩刹车。惯性使四人全都向前扑,然后又重重的坐回去。

云逍正握着自己的阴茎对准薛静婵的阴道,没想到宣静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原本已经陷进去一个头部的阴茎又退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呢,薛静婵又重重的坐了回来。

“滋。”一声轻响,云逍的阴茎重重的捅进薛静婵的身体深处。

“啊。。。。”薛静婵张开小嘴尖叫一声,这一下对她的刺激太大了,很久没做了,那地方变小了,现在云逍就这么一下子插进去,她感觉自己的子宫都快被顶破了。双腿之间也涨的很,小腹也有种胀鼓鼓的感觉,很充实,但也很痛。

薛静婵的惊呼立刻吸引了前面的两人,宣静和洛芸想也不想的就转过身来看着两人:“怎么了,怎么了。”两女可以发誓,她们真的是因为关心薛静婵才转身的,可是,眼前的一幕真的太少儿不宜了。薛静婵岔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跨坐在膝盖上,她肥美的屁股清晰可见。但是,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薛静婵的臀下,一根不知道长短的棍子完完全全的插在她的身体里,薛静婵的阴道因为棍子的插入,被大大的张开了,肉色鲜红,水光盈盈。

“啊。。。。”薛静婵大叫一声,连忙伸手挡住两人的结合部位:“不准看,不准看,你们不准看,芸儿不准看,不准你看。小静,你也不准看。”薛静婵完全着慌了,她脸蛋通红,眼中泪光盈盈,眼看就要哭出来。这一幕真的太让她难看了,原来她和洛芸就同时伺候过云逍,可是那时候不同,那时候洛芸是光着身子的,而且,气氛也不对。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只有她在和云逍做,而且,现在的气氛也根本不适合干那事。

“芸儿不准你看妈妈,不准你看。”薛静婵像个小姑娘一样哭了起来。

“刷刷。”洛芸和宣静果断转过身,两人高耸的乳房剧烈的起伏着,两人都不敢看向对方。刚刚那一幕真的,真的太震撼,太让人害羞了。

“都怪你,都怪你,让你在我女儿面前这么丢人。”薛静婵苦着不停的捶着云逍的胸膛,看来刚刚的事对她刺激很大。

云逍轻轻的停了一下小腹,苦笑抱住发疯的薛静婵。

薛静婵被云逍顶了一下,身体一下子软了,不过,她仍旧在小声的哭着。

宣静咬咬牙,发动汽车继续前进,她用手碰了一下洛芸,然后眼睛向后丢了个眼色。洛芸明白宣静的意思,她是让她安慰薛静婵。刚刚的事对薛静婵的刺激很大,如果让她留下心理阴影,那就不好了,说不定以后薛静婵连见者洛芸都会害羞。这么说,或许有人以为是夸张了,可是,某些人的心结就是这么产生的。特别是薛静婵这种温婉典雅的古典女人,云逍是洛芸的男朋友,可她却在车上和云逍做爱,更过分的是,洛芸还看到了两人的结合部位。这很容易让她产生一种羞耻心理,会让她感觉在洛芸面前抬不起头来,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两母女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冷淡。

洛芸咬咬牙,突然从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间爬到了车后座。

宣静顿时目瞪口呆:这个骚货,你,你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