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妇笔记25

第二十五章

蜜月回来我就一直没看到小孙,眼看第二次例假都要来了,这家伙还是一点

消息都没有。嗯,我想打问他来着,但是打过去怎么说?「你怎么不来操我?」

感觉好贱呐。

也许出了什么意外?看小颖的样子也不像是男友出了什么意外的样子。不过

小颖这丫头向来是没心没肺来着,小孙要是出点小意外估计从小颖身来也看不出

来。

过了几天,还没消息。我想问问小颖,不过话说婚礼前的午夜裸奔事件小颖

没把我当小三已经够可以了,我还要问问「你老公死那去了,怎么不来操我」这

种问题吗?被当场打死应该纯属活该吧?

哎,如果不是出了交通意外被车撞成半死就是玩够我了,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些,婚礼前的那次午夜裸奔小孙一个劲地念叨「处女」

来着,现在不是处女了,可能这家伙觉得没意思了吧。嗯,应该就是这样,蛮合

理的。不过怎么感觉心里酸酸的?

我坐在706正这么想着呐,一抬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哎,是小孙。

话说小孙和小颖真是各种夫妻相。记得小颖第一次也是这么出现在706的

门口来着,不过小颖是一下跳出来,小孙却是一点点从门框外面蹭进来,以至于

像个大蜥蜴一样完全站在门口了我还没发现。

死小子,不走电梯就为吓我是不?吓死老娘了!

小孙倚在门框上笑嘻嘻地看着我,问我想他不?

不想!一点都不想!想你干嘛?你再晚几天我大概就忘了你是谁了。

哈哈!小孙那表情,跟吃了屎一样。

不过小孙一贯厚脸皮来着,大刺刺地进来坐到沙发上,把桌子上我啃了一半

的桃子拿起来自己啃,嗯,真是不嫌弃,那桃子有点酸来着。我坐在办公椅上看

着他啃,我就不说「你这几天死那去了」这样的话,嗯,憋死你。

小孙啃完桃子说晚上到他家玩吧。哎?晚上?现在不操我?话说刚才他啃桃

子的时候我好像有淫水流出来了哎,内裤好像都湿了。这几天要来例假了,我都

没怎么光着,这会穿戴得蛮整齐的,然后被一个啃桃子的家伙生生地弄湿了内裤。

我说晚上搞不好就来例假了,换个时间吧。其实我还想说要不就现在吧,因

为这个飘忽不定的例假我差不多两天没挨操了,感觉欲火好旺盛呐。结果小孙又

戏精一样地问我:来例假有什么关系?

哎?来了例假你还操个……

我把「什么劲」三个字生生咽回去了,不过好像来不及了哎。小孙一脸的坏

笑。嗯,我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这智商,别抢救了。

哎,算了,话说我在小孙面前本来就没什么脸。

然后我很八卦地问他这几天到底「死那去了」,好像还说了关于如何想他的

话来着。不过「玩够我了」这个我没说,再没脸也不能说这个吧。其实现在我也

不觉得这家伙是玩够我了,这死小子十有八九是故意吊我胃口来着,好吧,吊得

很成功,聊天的时候我觉得随时都有可能被他扒光干一顿,嗯,内裤又有点湿。

然而这个死小子居然跟没事人一样,我拐弯抹角地勾引他来着,结果这家伙

装傻。哎,莫非还得我求着你不成?

最后小孙捧起我的脸吻了一下就要告辞了,连舌头都没进来,就是嘴唇碰嘴

唇那种的吻,特敷衍,临走时还提醒我别忘了晚上哦。哎,真不操我啊,现在我

觉得内裤好像湿了一大片。

小孙施施然进了电梯,留下浑身燥热的我。回到706我干脆脱光了衣服,

嗯,内裤确实湿了,不过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我心想这死小子大概又玩什么花招,

搞不好再从楼梯杀个回马枪也说不定,于是我溜到楼梯间守株待兔。

过了好一会,什么也没「待」到,小孙真走了。

哎,有点失落哎,真得求着人家操我哎,我这也太惨了吧。

正往706走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开了门。哼哼,死小子,忍不住了吧。

出来的是小吕。

话说小吕也是看着光屁股女生不知道提枪上马的家伙。不过他和小孙一个是

没心眼,一个是心眼太多,简直太互补了。小吕看到我全身一丝不挂地站在走廊

上一付很平常的样子,还和我打招呼来着,我说小吕你来帮我个忙哎,然后拽着

小吕的胳膊把他拉进了706,嗯,我还轻轻关了门来着,话说我这智商可能还

有救。

小吕很热心地问我:晗姐,帮你搬什么?

哎,我都关门了你还不知道要干嘛啊?你木头啊!

好吧,反正也不要脸了,对于这种木头你拐弯抹角简直是浪费脑细胞,然后

我很直白地说:操我。嗯,命令式的口吻。

其实我有点担心小吕这种小男生搞不好会嫌弃我这种荡妇来着,不过现在管

不了这么多了,如果不让小吕干一发我就只有上710求操或者自慰了,到71

0搞不好会被轮奸,那有可能会影响到晚上的神秘活动;而自慰的话也太惨了吧,

我居然得靠自慰来泄火?

所以小吕是最佳人选,再说他已经操过我一次了,嫌不嫌弃也不妨再来一次,

而且我怎么觉得这算是对小孙的一次小小报复呐?话说他俩有什么关联?都得我

主动才会操我?

小吕好像不嫌弃我。这家伙干完我一发之后在我身上来回的亲吻,然后又干

了我一发。哎,第二发小男生蛮持久的,把我干得好爽。

小吕射完以后又吻我。刚才他没吻我的嘴来着,这下他有意无意地往我的嘴

边凑。嗯,木头,我主动吻上了他,还好他知道要把舌头伸到我嘴里来着。话说

这是不是小男生的初吻啊,怎么横冲直撞的?还舔我牙齿?

然后小吕又把鸡巴插进我小穴了,哎?第三发?

第三发之后,我都有点累了,早知道这样不如去710轮奸了。然后小吕又

吻我来着,这下主动吻到嘴里了,进步蛮快的嘛,而且也没舔我的牙齿。吻过之

后两人坐在沙发上休息,小吕的鸡巴软趴趴油亮亮地歪倒在小吕的大腿上,我又

很没心地弯腰把那东西含到嘴里了,我其实是想给他清理一下的,结果这肉虫子

在我嘴里又硬了。小吕扳过我的身体看样子还要操我来着,我说行啦行啦,再干

一发要被你操死了。

嗯,男生对于「操死」好像挺敏感的,我说完以后小吕的龟头都凸出来了。

哎,别操小穴了,换个花样吧。我趴在小吕大腿上给他口交,没几下他的鸡

巴一阵颤抖,然后又喷出了一小点精液。

肉虫子再别硬了哦,再硬会死人的。

射过之后我还是趴在他大腿上,而且差不多是跪在他面前的。我仰起头看了

看小吕,按刚才的规律小吕应该吻我来着,不过他没什么表示,哎,嘴里有他的

精液,他嫌脏来着。

然后小吕穿衣服,哈,小男生的内裤居然是卡通小熊,我没说话,但小吕你

要不要那么害羞?穿好衣服以后小吕轻轻打开706的门,开门前还在门镜上窥

探一番,够细心的。

小吕出门时还想和我吻别一下,然而把脑袋凑过来以后又忽然想到刚才把鸡

巴插在我的嘴里来着,于是很尴尬地停了一下。哎,嫌脏就嫌脏吧,我也不介意。

不过小男生只是停了一下,然后就很坚决地吻了过来,吓了我一跳。

小男生蛮有情意的。

小吕进702的时候,我听到他和姚姐说话来着,一付刚刚赶回来的样子,

完全没有破绽。嗯,702都是戏精,连小吕这种小男生都够得上演出水平。

第二天中午恰好只有姚姐和小颖在,于是小吕连干我四发的壮举成了那天中

午的重点谈资。姚姐听得心生荡漾,小颖甚至和姚姐说:咱勾引他吧?咱勾引他

吧?完全一付流氓相。

话说小孙和小颖耍流氓真够合拍的。这边小颖算计着勾引小吕来着,那边小

孙昨晚成功地把我勾引了哎。嗯,我的身体他不用勾引,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

勾的是我的心来着。哎,别误会,我没移情别恋,我只是差不多要成了小孙的M

了。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我到小孙家赴约。

我确信小孙这家伙下午到7楼就是吊我胃口来着,很老套的各种撩,不过蛮

有效果的。话说小孙够能忍的,一个可以让他随意扒光衣服的美女在他眼前,他

硬是不为所动。不过晚上我可不能再这么被动,哼哼,我要是一进门就是光着的

话看小流氓还能不能忍住。

到小孙家是晚上6点多,天色一点擦黑的意思都没有。小孙家在一片居民区

里,这时候是下班的时间,远处时不时的有人拎着菜走过。嗯,我原本打算在楼

洞门口脱光衣服的,现在看来好像挺冒险的,我没考虑到这时候是下班时间来着。

我在楼道口转了一会,好像行走的人都在远处哎,男女老少都有,还有个老

人坐在长椅上,距离也蛮远的,而且我大概是在他斜前方的位置,他不特意看过

来的话应该注意不到我。

我打算就在这开始脱衣服了。

然后一个大姐突然拐了出来,就在我眼前,然后和我擦身而过,进了我正要

进的楼洞里,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哎,我又想放弃了。刚才我没注意这楼的旁边还有一个小道,那大姐就是从

这走过来的,如果我早几秒钟开始脱衣服,估计那大姐就撞上了。

吓死我了,我的心砰砰跳。

然后我又开始纠结,我有点不甘心到小孙家门口再脱衣服,这家伙心眼这么

多,搞不好会在门镜上偷看的。其实我也可以走进楼道以后再脱衣服来着,不过

那不是我最初的计划,再说如果再遇到刚才那个大姐的情况,也是照样被捉到。

话说我是个靠露屁股吃饭的裸体模特来着,而且这几天跟婊子一样随便让人

家轮奸,这会居然被一个路过的大姐吓得心跳不已,太没出息了吧。不过话又说

回来,在任何状况下都能够豪放地一脱而光那应该是精神病好吧,裸体模特也得

分场合是不?

我又纠结了一会,也许有2分钟也许有20分钟,远处还是有人走过,那个

老人好像还往我这边看来着。

好吧,我有点不甘心「胆小地放弃计划」。话说这是小孙的家对吧,我就是

被捉到了也是小孙倒霉对吧,再说以云南之行的经验来看,如果要是再撞到什么

大姐大概惊叫着跑开的应该也是对方吧。

嗯,那种状况下我很可能被当成精神病来着。不过无所谓了,精神病就精神

病吧,也没差太多了。

然后我准备脱衣服了,这时候神经粗壮的很。我甚至从楼洞门口走出来一些,

然后慢条斯理地开始解扣子。话说这几天因为要来例假,我穿戴的蛮整齐的,胸

罩、内裤、小衫、牛仔裤和运动鞋一个也不缺。

门口有停着几辆破旧的自行车,我把脱下的小衫放在自行车上,顾不得上面

的灰尘了。我又往远处望了望,有个大叔在遛狗。那老人盯着小狗看。

哎,接下来再脱可没什么余地了,话说现在穿着牛仔裤和胸罩大概算豪放吧,

再随便脱点什么就绝对是精神病了。

我解下了胸罩,哎,好凉快。

然后脱下牛仔裤,嗯,运动鞋很碍事,我又把牛仔裤提上些,这样好脱鞋,

不过屁股还露在外面呐,内裤也和裤子分了家,绷在大腿上。

我撅着屁股脱鞋,这时候屁股正对着那个小过道,如果要是有人走过来的话,

那可真有得瞧了。

不过没人,可惜可惜。

脱掉裤子以后我已经开始兴奋了。话说刚才为什么要纠结那么久。远处的遛

狗大叔好像看到我了,停下来往我这边看来着。哎,无所谓了。

我要不要穿着鞋袜上楼?衣服蛮多的,我想把衣服干脆扔在这算了,走的时

候再穿,不过要是丢了可就惨了。

好吧,抱着衣服上楼吧,不过我现在蛮享受这种在小区里光着屁股的感觉,

于是我慢条斯理地把衣服叠好。遛狗大叔走了,看来是没发现我,那老人望向我

这边,估计也看不到吧。我叠好衣服还不怎么过瘾,嗯,再走一会。

我想看看小道那边是什么来着,于是我就溜溜达达地走了过去。嗯,这会我

又蛮希望撞到人的。

过了小道,是小区的外围护栏,有一根护栏似乎是断了,歪歪斜斜地靠在旁

边的护栏上,估计那个大姐就是从这钻进来的。护栏外面不远处,居然是一个公

交车站!有几个人在等车,不过都是背对着我的,哎,好刺激。

我在他们的斜后方,我想溜到他们的正后方来着,不过到那时候如果他们有

人回头看过来的话,我绝对是无处藏身的,而且距离也蛮近的,哎,算了,我不

敢。

然后我溜了回去,遛狗大叔又出现了,还是望向这边,我打赌他肯定看到我

了,然后一个卖菜的阿姨也突然停了下来往我这边看,哎,我上楼吧,抱着衣服。

开门的是小陈,嗯,这家伙绝对被吓到了,裸体女生来访呐,一般人不容易

碰到的。

然后小孙也被吓到了,一个劲地说「我操」,哈哈,让你下午调戏我。

我说先别废话,我得洗脚,现在脚底肯定是黑的。小陈色咪咪地说你洗个澡

得了,我刚要说话小孙就说不用不用,反正一会还得洗。哎,希望今晚别玩得太

脏。

我洗完脚,擦干,从厕所出来,然后看到两个家伙都已经脱光了,两人并排

坐在床沿,两条鸡巴直挺挺地立着,鸡巴下面挂着两颗蛋蛋,显得整个鸡巴又大

又长。哎,两个男生硬着鸡巴脱衣服的景象真是让人遐想连篇。话说小颖是「双

性恋」来着,不知道小孙是不是哎。

然后我很自觉地在他俩面前跪好。哎,我为什么要跪下,完全不经大脑嘛。

小孙笑嘻嘻地看着我,跟下午的表情一样一样的,讨厌,又要撩,我光着身

子上门来如果还没挨操那我就只好上大街上随便找个人了。

小孙从桌上拿起了绳子。嗯,记得有一次我被他捆得没个人形,那次我还挺

担心被他破处来着,不过现在不担心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不操我。

不过这绳子也太短了吧,只一小截,怎么捆?

小张把我的双脚捆在一起。

哎,好像不怎么好玩。

然后小张抓着我的两只手反剪到背后,绑到双脚上。我很顺从地配合他,期

间小陈用鸡巴在我的脸上蹭来蹭去。我用嘴去捉他的鸡巴,都被他躲开了,哎,

有感觉了。

捆好以后,两个人重新坐回到床沿,然后小张让我给他口交。我说你过来啊,

这样我怎么移动嘛。现在我还是跪在地上的,只是双手双脚被捆在一起了而已。

小张装没听到,又说了一遍让我给他口交。哎,这下我明白了,我得自己想

办法挪过去。好虐,真成你的M了。好吧,我挪。然后我一点点往前蹭,嗯,这

会显得大腿格外圆润。话说赵哥那么喜欢女生大腿的后面,不知道这种折叠过的

大腿他会不会也很喜欢。

爬到他俩跟前的时候,嗯,是先给小孙口交还是先给小陈口交?话说这种时

候我觉得小孙才是我的「主人」来着,小陈暂时还不能算。于是我调整了一下方

向,最后靠泊在小陈的两腿之间。

小孙抚摸着我的头顶,还说「小晗真乖」,哎,我完蛋了,我居然真的有一

种被表扬的感觉。

然后口交,我以为意思一下就差不多了,今天我身上的主角应该是刚刚开放

不久的小穴吧,然而小孙这家伙居然射了,还好我对于小孙发射前的状态蛮了解

的,不然真的会被精液呛到。

然后是小陈,嗯,也射了。

再然后是让我自己调转身体,撅好屁股。

好吧,调转身体没什么难的,可这么撅好屁股?我胳臂捆着呐,前倾身体的

时候没有任何的支撑,倒下时只能是用脑袋去撞地面了,一定很疼。

我知道这两个坏蛋肯定不会帮我的,只能自己想办法。

我尽量弓着上半身,让脑袋离地面近些,可是双手缚在身后也弯不到那里去,

我其实可以把胳膊转到身侧,毕竟胳膊没捆上呐,不过这样小孙可能会不满意吧,

我没敢转。

然后我调整重心往前倾倒,脑袋砰地一下撞在地面上,同时胳膊也拽着两个

脚丫翘了起来,脚底板朝上,屁股高高撅起。嗯,幸亏刚才洗脚了,不然黑黑的

脚底太有损美女的形象了。刚才担心脑袋会撞疼,但其实也不怎么疼,不过现在

是两个膝盖和脑门贴在地面上,膝盖有点疼。

现在我的双手和双脚捆成一大坨勒在屁股上,我很奴性地调整了一下位置,

把小穴露出来,心想这下小孙可以操我的小穴了。下午被小吕操得有些卸去的欲

火这会又烧了起来,小穴肯定出水了,不过没滴下来,我现在的角度可以从大腿

和地板形成的三角形中看过去,三角形的顶点有一小撮阴毛。

哎,不看了,脑门顶着好疼,我改成歪着脖子让脸贴在地面上的样子。小孙

用手在我的屁股沟里摸来摸去,从屁眼摸到阴毛然后再摸回去,来来回回,经过

阴毛的时候还揪来着,嗯,小穴出水了。

终于要挨操了哎。

我让小孙给我膝盖垫点什么,小孙打我屁股。我骂了他一句,又让他给我找

垫子,这下他乖乖给我垫上了,嗯,舒服多了,操吧。

小孙插进了我的屁眼。

哎,你是不是瞎。

小孙插我屁眼时还把我那一坨手脚捆绑物往上抬了抬,嗯,挡着屁眼了。不

过其实抬的距离十分有限,小孙每一次插进来的时候我都能揪到他的阴毛,嘿,

报仇了。

小孙一下一下地抽插,我的脸蛋在地板上一蹭一蹭的,会不会面瘫啊,刚才

让他给我脑袋也垫上就好了。还有啊,双腿这么卷着,有点累。

屁眼里没射,换成小陈了。

好吧,阴道里真的有点痒,以前看小说里说欠操得阴道发痒我还以为是形容

词呢,没想到是真的哎。

小陈射了,然后两个人坐在床沿,一人一只脚踩在我的两个屁股蛋上,说要

休息休息。

哎,我真的忍不住了,好吧,我投降,我说你们不操我小穴么?

说这话时我觉得我已经羞到极点了,以至于声音都有些发颤。

小孙说你求求我啊。

这么找死的话他也说得出来。

最要命的是,我居然还动心了。

哎,我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啊,求着人家操我?我是有多欠操啊?我现在

撅着要多圆有多圆的大白屁股,豁豁着水淋淋的小穴,居然还得求着人家来操我?

真没想到我会有这一天,上学时我虽然不高冷但却蛮矜持的,我怎么会想到

会有那么一天捆着手脚让人踩着屁股跪求别人来操我?

还能更贱一点吗?

能哎,求了一遍不行又求了一遍,完全不要脸了。小孙的脚贴在我屁股上,

一动也不动。死小子,我准备要骂了。

还没等骂出来,一只手揪着我的小辫把我拽了起来,我又恢复到了一开始跪

坐着反剪双臂的样子。嗯,眼前有点黑,但能看清一只鸡巴正用龟头对着我的脸,

是小孙。

又口交,没完了你?

一瞬间我想到这肯定不口交来着,小孙的龟头距离我的嘴巴也就一只手的长

度。

我知道小孙要干嘛。小孙也知道我领会到了。心有灵犀哎。

终于要到这一天了吗?让别人尿进我的嘴里?

早晚会有这一天的对吧。

我张开了嘴,嗯,要不要闭眼?这么重要的仪式别闭眼了吧,不过我也不想

和小孙四目相对,我盯着那个鸡心一样的龟头。

半天没动静,我猜错了?

正想着,尿出来了,准准地射进我的嘴里。

我终于成了真正的尿壶,好刺激,如果不是双手被捆着,我简直要自慰了。

硬硬的鸡巴尿出来的尿柱细细的,小孙撅着屁股尿,硬硬的鸡巴在这种角度

是尿不出来的,所以得撅着屁股才行,记得吴总好像也是这样。

过了一会,口腔里哗哗有声。

又过了一会,小孙止住尿,心满意足地看着我。我猜尿已经到嘴边了吧,哎,

一口腔温温的尿。我仰着脖子,生怕嘴里的尿撒出来弄脏地板。可我想知道有多

少哎,感觉好像还没满的样子。我伸出舌头去探测,脑补这场面,舌头应该像是

一条大鱼从湖面伸出头来的样子吧。

事后小孙说不像大鱼,但我那样子很贱很贱。

废话,当然贱了,尿壶有不贱的吗?不过谁来倒尿壶?我不能总这么含着吧?

好吧,我忽然想到我可能不是尿壶而是马桶来着。

刚才口交得我自己挪过去,现在要挪到厕所基本是没可能的,厕所还有个台

阶来着,我这种状态肯定挪不进去。吐地板上很不好收拾的吧?

然后我脑海里浮现出小颖把满嘴的尿咽到肚子里的情形。

咽下?喝尿?这尺度太大了吧!我其实对于尿进嘴里是有那么一点心里准备

的,尤其是小孙刚才说不用洗澡的时候。不过喝到肚子里我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虽然第一次看「尿嘴里」的表演就是小颖直接咽下的。

不过不咽下又该怎么办呐?

好吧,早晚会这样的,对吧。

我闭上嘴巴,咽了下去,哎,好咸。然后又很没心地张开了嘴,小孙刚才没

尿完来着。

又喝了一口,比上次还多。

第三口的时候,小孙没收闸,尿柱从嘴里爬到我脸上,我赶忙闭眼,然后任

由他尿湿我的头发。哎,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咽下了,刚才不就是怕弄脏地板吗。

不过其实尿在外面的尿没多少,头发里蓄了一些,其余部分顺着脖子流向乳

房和后背,最后流到地板上的就更少了,话说这时候还是我嘴里的尿多些。

好吧,死小子,真能算计,不会是小张教你的吧。

我把第三口咽了。

现在我全身臊呼呼的。

刚才小孙说不用洗澡就是指这个吧,早有预谋呐。

小孙揪着我的小辫又把我摁回到刚才撅着屁股的样子。然后在我身后弓着腿

用鸡巴在我的小穴门口蹭。

我忽然想到这根鸡巴刚才在插我屁眼来着,理论上沾着大便呐。我又慌忙说

不行不行,别插进来。阴道还是要保持清洁的对吧,不然以后子宫里有大便估计

怎么洗都是臭的。

小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鸡巴太脏了,你洗一洗再插。

我是说让他洗一洗的,用水。可是他揪着我的小辫又把我拽了起来,然后把

鸡巴凑到我嘴边。

用嘴?刚才嘴里有尿来着,也不是太干净吧。不过小孙已经揪着我的头发把

鸡巴插进来了。

没法说话了,小孙按着我的后脑勺,我想吐出来都不行。好吧,尿总比大便

干净些吧,再说现在嘴里没什么咸味了,估计也干净了吧。不过,屎是什么味的?

小孙够可以的了,别人插女生的嘴巴比插她小穴还兴奋,但小孙插我的嘴巴

却能降低一些兴奋的程度,事后小孙还说就只对你这样哦,插别的女生还是嘴巴

最兴奋。嗯,我的嘴巴他插习惯了。

清理干净,小孙揪着我的小辫又把我放翻,脑袋重重地撞在地板上,发出咚

的一声,有点疼。不过当时我只顾着调整那一坨手脚的位置来着,也没太在意。

然后一只鸡巴急不可耐地滑了进来。嗯,真的是滑,我被轮奸了差不多一个

月了,第一次觉得插进阴道的鸡巴完全没有任何的阻力。

哎,终于被小孙操了,我居然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我用脑门顶着地面,看

着小孙操我,哎,两个蛋蛋挂在阴囊里甩来甩去的,同时阴道里流出的淫水一滴

滴地落到地上。

没几下小孙就射了,早泄啊你,这么没劲。

我还没爽够呐,这时忽然脑后一紧,我又跪坐了起来,然后一只鸡巴霸气地

插进了我的嘴里。哎,小陈,这家伙学小孙的样子把我拎起来让我清理鸡巴来着,

真没创意,而且他拎得蛮用力的,我都有点头晕了。

再然后,咚的一声把我放翻,又挨操了,跟刚才一模一样。我的小辫子成他

们的把手了,一会拽起来一会放翻,好方便是吧。不过小陈没轻没重的,这下脑

袋撞得好疼,估计要起包了。不过好在阴道舒服了,希望小陈别早泄。

小陈操了我很久,我大概经历了两次高潮,这家伙才射。真是没早泄,不过

也太久了吧,累死我了。还有啊,捆着脚高潮好别扭呐,伸不了腿不说,弓着脚

丫的时候两个大脚趾还打架。

我瘫倒在地上,现在觉得捆着好难受。尤其是膝盖后面被折叠的部分,有些

疼的感觉,现在特别想伸伸腿。小孙硬着鸡巴要把我扶正,我说你给我解开吧,

累死我了。

小孙还想摆出一付「S」样子,结果被我骂了。

死小子,真以为我是你的M啊。不过话说刚才求着他操我的时候,还真是有

点M的感觉来着。

解开绳子之后舒服多了,我伸了一会腿,然后让小孙来操我,嗯,这次不用

求了。话说他要是再让我求他,哼,老娘还不求了呐。

然后我被小孙和小陈轮奸到再也硬不起来为止,小孙没早泄来着,而且我怎

么觉得小孙也超过四发了?太厉害了吧。

小陈很变态的,我洗澡的时候他看我把整只手伸进阴道,居然建议我把花洒

插进去,说这样冲得干净,要不是水管不够长我可能会把他喷到门外去。

洗完澡,他俩也把地板收拾干净了,然后两个人一起用大毛巾擦我。最后大

家躺在一起休息,两个男生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我说太热了,让小陈躺到小

孙那边去,小陈不动弹。哎,两个男生屁股挨屁股躺在一起还是会不好意思的是

吧,即便有个刚刚被轮奸过的裸体女生在场也是一样,看来至少小陈不是双性恋

来着。我本想让他俩接吻给我看的,但看这情形肯定没戏。

小孙问我光着屁股进来的事,我说了一遍,把两个男生听得只咂舌,而且两

根鸡巴都有点要硬起来的意思。嗯,话说要是想累死他们两个也不是太难哦。

休息够了,小孙说出去吃饭。还问我敢不敢这么光着去。嗯,进楼时被突然

冒出来的大姐吓了一跳,不过现在别说光着去吃饭,就是光着坐公交车回家都没

问题。

他俩以为我吹牛来着,不过我真的没问题哎,出门时我只是把鞋袜穿好了,

天黑了我怕扎到脚。然后把衣物卷成一个卷,拎着就出门了。

下楼时他俩还不信,可我自自然然地从楼洞大门走出去的时候他俩就慌神了。

嗯,小孙说我这状态跟磕了药差不多。好吧,我只想着装精神病来着,却没

想到还有这么一说。

小孙说把衣服穿上吧。其实这时候我也不敢真就这么光着身子和两个男生去

饭店,但吓一吓他俩倒是蛮好玩的。我故意说不穿啦,还作势要把衣服远远扔掉。

小孙连连叫姑奶奶,哈哈。

话说这时候我应该往他嘴里尿点尿来着,这样才算扯平嘛。

然后我又想到这时候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尿呐。

这么一想,又觉得小孙是主人了。哎,我真的要成M了。

小陈也求我来着,还很紧张地到处看,怕遇到人。话说这种情况如果被扭送

公安机关我可不可以说被他俩强奸了?

好吧,不吓他了。主要是我有点「小孙是主人」的感觉来着。然后我穿上胸

罩。嗯,要穿上衣的时候有尿意来着,于是我跳进花坛里蹲下尿尿。

哎,小陈还没看过我尿尿的样子哎,看我这么豪放一脸的惊愕。话说你惊愕

个什么劲嘛,刚才不比这惨多了。尿得蛮多的,哗哗有声,我又想这尿里边大概

有刚才喝进肚子里的小孙的尿吧。

穿好上衣,再穿裤子,哎,得脱鞋子哎,好麻烦。

我说不穿裤子了吧,坐着吃饭也看不到下半身。话说我真不是吓他俩来着,

这时候比全裸可差多了。

然后他俩又姑奶奶地叫。好吧,我穿就是了,有点不过瘾。

嗯,两个大男人在小区的花坛边上服侍我穿裤子挺好玩。

吃饭时小孙让我喝啤酒来着,可是看到杯子里黄黄的冒着泡沫的液体,我又

觉得小孙在使坏恶心我来着。我看向小孙,果然,死小子一脸的坏笑。

回家的时候,小孙让我打车,可是坐公交车也蛮方便的,再说比较起来还是

公交车安全些。好吧,其实我还有小算盘来着,我还没裸够,我想在公交车上脱

光衣服疯狂一下,这个时候公交车应该挺空的吧?

公交车来了,别说不空,连个座位都没有,哎,放弃放弃。我扶着栏杆挤在

车里,坐在我跟前的那个人时不时装作无意地看我一眼,哎,有什么不妥吗?我

偷偷检视了自己,嗯,没少什么,衣服、胸罩、牛仔裤都蛮正常的,我晃晃屁股,

内裤也没忘穿,头发现在干了,不过没扎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为什么要看我呐?

哎,我忽然想起来,我自己嗅了嗅,在沐浴露的清香中,似乎夹杂着那么一

丝丝的臊味。

哎,好害羞。

不过自恋地想一想,这家伙也许是看美女吧。披肩发虽然不怎么方便,但挺

打扮人的。嗯,就当作是看美女吧,不是闻臊味的对吧,闻味还需要转头么?所

以一定是看美女。

第二天,好亲戚来了,小孙真有福气哎。

大姨妈期间小孙又来撩,还故意把话题往「喝啤酒」上转。死小子,尿我嘴

里就那么得意吗?甚至都没有肉体接触哎,尿小颖不是一样的吗?

小孙说以后我就是他的M了,我说滚你的,我才不当M呐。小孙说那咱以后

是情人了吧,我又说你想得美,我已经是别人的情人了,你慢慢排队吧,前面还

有一万多个。

小孙以为我说的情人是指晓祥来着,但其实并不是。

猜猜我的情人是谁?

那是前几天的事。晓祥出差,我回娘家小住。那天傍晚妈妈和朋友出去了,

只有我和爸爸在家。我全裸着在客厅看电视,爸爸在卧室里躺在床上看杂志。我

忽然想到公公都可以操我,同样被我称作爸爸的亲爸爸为什么却不能操我?这对

我爸爸未免有点不公平。我踱到卧室和爸爸聊天,爸爸看惯了我的裸体,也没什

么反应,两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

上次爸爸被我捉到小三的事作为父女间的秘密一直被保留着,我问他是不是

已经彻底和小三断绝了关系,爸爸有些支吾,我想他肯定没有断。这时一个荒唐

的想法涌进我的脑海,嗯,你们猜到了吧,我要当爸爸的小三。

如果爸爸一定要有一个小三,那最好是一家人的我,他的亲女儿!我爬到床

上,玉体横陈地侧卧在他的旁边,对他说:爸爸,我爱你。这样的话在西方国家

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了,但中国惯有的含蓄让这样的话显得很突兀。据说中国

家庭的父母听到子女这样说通常的反应是:「又缺钱了?」不过以我们家的特殊

情况来看,爸爸也有些习惯疯女儿的疯言疯语了,所以仍然盯着杂志看,嘴里应

付着:「嗯,爸爸也爱你」。

我坐了起来,很郑重地又说了一遍:爸爸!我爱你!爸爸感觉到我的异常,

终于把目光从杂志移到了我身上。有点疑惑地看着我。我一下扑到他身上,把嘴

唇贴到到他的嘴唇上。上次我和爸爸吻过,不过那次是爸爸喝醉了。现在爸爸清

醒着哩。我努力地想把舌头伸进爸爸的嘴里,但爸爸咬紧牙关不放行。不过从小

到大,爸爸都是拧不过我的,所以他被我撬开牙齿只是时间上的事,最后两个人

的舌头碰在了一起。上次和爸爸接吻的感觉很美好,这次爸爸有点像遭到女流氓

的强奸。

这时我是骑在爸爸身上的,一边接吻,一边用手隔着裤子去摸爸爸的鸡巴,

爸爸的鸡巴迅速地涨大起来。我松开嘴,对他说,爸爸,让我当你的小三吧!我

爱你!爸爸瞪大眼睛,说:「你疯……」话没说完又被我吻得说不出话来。这时

我已经把他的裤子脱下来一点,挺立的鸡巴就在我的小穴门口。我一边吻着,一

边把他的鸡巴坐进我的阴道。当顶到花心时,我松开了嘴,直起身子得意地看着

爸爸。

现在我全身赤裸地骑在爸爸身上,爸爸硬硬的鸡巴就在我的体内。爸爸的表

情很难形容,但可以肯定他被女儿的阴道给爽到了。爸爸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操

了自己的女儿已经是事实了。我的感觉也很奇妙,20多年前就是从这根阴茎里

射出的精液进入妈妈体内,然后生出了我,现在我又水灵灵地把发育成熟的阴道

套上了这根阴茎。

严格说起来,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乱伦,乱伦的感觉真是奇妙。我上下活动

着身体,爸爸的鸡巴就在我的阴道里做着活塞运动,不过爸爸的两只手那里也不

碰我,我也不介意,自己揉着自己的胸部,样子淫荡极了。我活动的时候爸爸一

定极爽,所以我突然停下来以后爸爸就不由自主地要活动身体,不过他只扭了扭

身体就不动了,操女儿的心里负担很重的吧,都这样了居然还能刹住。不过爸爸

也没什么余地可以活动,我完全坐在爸爸身上呐。

哈,亲爱的老爸,给你一个操女儿的机会哦!我把胳膊拄在爸爸身体的两侧,

然后欠身抬起一点屁股,乳房悬在爸爸的胸口上方,乳头刚好能碰到爸爸的身体。

这时爸爸的鸡巴还剩下龟头插在我的小穴门口,只要爸爸一抬屁股就能把整

支鸡巴插进来。

我看着爸爸,爸爸的目光到处游离,就是不和我对视。

我俯下脸去亲吻爸爸,这回爸爸没躲。吻了一会我移开脑袋的时候爸爸还用

舌头勾我来着,有点没吻够的感觉。

又对视,爸爸这回看我了,然后又吻。这回我把鸡巴坐进了阴道,刚才这么

一会,沾在鸡巴上的淫水凉丝丝的。

然后又回到只有龟头插在阴道门口的状态。

老爸,这回该你主动了吧,我都两次了哎。

过了好一会,爸爸才认识到我是在等他操我来着。刚才几下都是我主动的,

现在该他主动了,主动操他的女儿。

其实我是想通过眼神告诉他来着,但说实话这蛮困难的,我只好就这么傻乎

乎的等着,但愿爸爸别软了才好。

爸爸没软,好像比刚才还硬,嗯,怎么感觉还粗了些?

龟头动了,往阴道深处动,可能连0。1毫米都不到,不过我感觉到了,再

小的距离我也能感觉到。

哎,爸爸主动操我了。

再然后龟头动得更多,不缓不急地顶上了花心,嗯,那是女儿的子宫。

我担心爸爸又犹豫,于是干脆自己动,反正爸爸这下算是真正操过我了。

哎,爸爸也在动,两个人动得乱七八糟,完全没什么活塞的感觉。

爸爸按住我大腿说:你别动。

哎,好的。

然后阴道里的鸡巴开始一顶一顶地活塞运动,每一下都重重撞在我的子宫口,

好爽。

抽送了一阵后,爸爸推开我把身上的背心和被我褪到大腿的短裤都给脱了,

这时他的鸡巴还在我的阴道里,有点舍不得拔出来的感觉。爸爸脱光以后,翻身

把我压到身下,开始大力的抽送,哎,这样更正式了。

爸爸比祥爸年轻,体力要好得多,把我操得浑身颤抖,我两次高潮,爸爸居

然还没有射。我意识都有些模糊了,所以有时叫着爸爸,有时叫着老公。而爸爸

在我喊到「爸爸」的时候特别兴奋。

男生在射的时候好像都是条件反射般地把鸡巴用力往里插,大概这样会把精

液射进子宫以怀孕吧,爸爸也是一样,我被爸爸压在身下,这时候感觉要被爸爸

压扁了。然后一股温热,爸爸射了。哎,被爸爸干了一发,真刺激。

爸爸射的时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然后忽然意识到这样会导致女儿怀孕,

于是赶忙拔出鸡巴,这时从爸爸的马眼里又喷射了一些,落在我的肚皮上。

如果这会我怀孕,那生下来的孩子是什么?我的弟弟还是我的儿子?乱伦果

然是会让人神经错乱。爸爸射完以后,一脸的歉意,看着胯下赤身裸体沾着精液

一脸满足的女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说爸爸别担心,没几天就要来例假了,现在是安全期,不会怀孕的。哎,

这么说感觉蛮蠢的。

好羞。我搂着爸爸的脖子吻了他一下,这下有点当小三的感觉了。

最后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对他说,爸爸,以后我是你的情人了。我就是小三,

你如果还有小四我可是要吃醋的哦!爸爸还是有点不接受,说你这孩子从小就这

么疯,现在又说疯话。我撒娇道:我不管,反正我是你的秘密小三了,你以后除

了操妈妈,再就只能操我啦!妈妈是正房,我是小妾!爸爸似乎是感到无法和一

个疯丫头讲道理,所以干脆不说话了,不过他起身穿衣服时,却凑过来和我吻了

一下。然后我就老公老公地乱叫。女儿成为小三的事当然不能被妈妈知道,所以

爸爸很快地把衣服穿上了。刚穿好衣服妈妈就回来了,好险。

妈妈进门时我的阴道里还有爸爸的精液,两瓣阴唇也湿湿的,我怕妈妈看出

来,就坐在床上和妈妈说话,一边说话一边暗暗用力夹紧小穴。阴道是可以夹紧

的,不知道这一招在门口有没有用。

好在妈妈忙着追中央台的电视连续剧,赶回来已经是匆匆忙忙了,也没太在

意我的不正常举止。妈妈换过衣服去了客厅以后,我抬起屁股,看到床单上一个

清晰的两瓣阴唇的痕迹,哎,这么明显。

我没换床单,只是调转角度又在原地坐了几下,看不出是阴唇的痕迹就行了,

妈妈要是问起来,让爸爸解释好了。然后我去洗澡,哎,在淋浴间我把手抠进小

穴,拔出来时满手都是精液。我仔细看了看,哎,这种白乎乎的东西,曾经就是

我哎,好神奇。

洗完澡我简单擦了擦身体,然后坐在爸爸妈妈的床上看爸爸那本杂志,嗯,

阴唇的湿痕这会已经干了,爸爸不用解释了,不过我新坐的大屁股印不知道会被

妈妈怎么骂。

爸爸对于女儿成为情人的事还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后来的几次回娘家,爸爸

都刻意地避免和我单独相处的机会。有一次妈妈是要出去跳广场舞,爸爸也要跟

着,把妈妈搞得一愣一愣的,直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爸爸不能完全避免,

所以还是被我捉到几次,我像怨妇一样问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把爸爸搞得无言

以对。最后爸爸说,他的那个小三早就断了。我说断了就好,不过女儿已经被你

上过了,以后你就是不上我,也是操过女儿的爸爸。

哎,爸爸一付恨不得当场把自己吊死的表情。

我说爸爸再操我一次吧,上次操得我好爽。爸爸死也不肯。

怎么勾引爸爸才好呐?我的小花招他一眼就识破了哎,总不能再强奸他一次

吧,我又掐不过他。

爸爸成功拒绝我几次之后也不像之前那么躲着我了,某天又是我和爸爸在家,

爸爸在客厅看电视,我说爸爸给你看样东西。

爸爸知道我要使坏,怎么也不肯跟我进卧室,好吧,不进卧室是吧,那就在

客厅好啦。我背对着他跪好,然后撅起屁股,把两瓣屁股蛋往两边一分,嗯,见

过这么大的屁眼吗?

那几天被小李连着干了好几天来着,正好屁眼蛮松的。

爸爸吓得声音都变了,说怎么这样了?这不失禁了吗?

我说没事没事,结婚前我就这么玩过,几天就好了。哎,爸爸差点没晕过去。

我是想让爸爸爽一爽干女生屁眼的,结果爸爸发怒了,狠狠批评我了一顿,

还差点打我耳光。

哎,感觉又回到小时候了哎,蛮怕的。

过了一会,爸爸大概是觉得有把柄在我手里吧,语气又缓和了一些。不过裤

子上顶起的帐篷一直也没消。

我扒开爸爸的短裤露出鸡巴,然后很没心地把那鸡巴含到了嘴里。哎,爸爸

肯定没玩过口交,我想给爸爸深喉来着,不过估计还是会挨骂吧。

把鸡巴插女儿嘴里一定很爽,没几下爸爸就射了,要射的时候他还想搬开我

的脑袋来着,但我赖着不走,用舌头在肉棍上溜几下爸爸就忍不住射了出来。

嗯,我把「曾经是我」的东西咽了,爸爸还想让我吐出来的,但看我喉头一

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不说话了。

然后我拱到爸爸怀里一起看电视,爸爸先是挪开胳膊不搂我,过了一会又搂

上我了。父女就是这样吧,前一分钟还骂得狗血淋头,过了一会就又是心头肉了。

爸爸的鸡巴还硬着,裤子刚才被我扒开,现在还箍在鸡巴的下面。我用手去

扒拉龟头,爸爸打我脑袋。我说爸爸你干我一发吧。哎,我以为他又拒绝呐,结

果爸爸把我抱到卧室里去了。

干过一发之后,爸爸说你把屁眼给我看看。我就老老实实在床上跪好撅屁股,

扒开屁眼给爸爸看。我故意压低着腰,这样显得屁股特别的翘,嗯,这不是勾引

爸爸来着,屁眼下面的小穴里充满了爸爸的精液,我怕滴到床上,所以尽量让洞

口冲上。这时小穴也是洞开的感觉,加上屁眼,屁股上两个大洞也算是个奇景吧。

我以为爸爸终于忍不住好奇心要看看「人的屁眼里是什么样的」,但爸爸其

实最在意的还是我有没有被玩坏。他看了一会,然后忧心忡忡地问我真的能恢复

吗?我说没问题啊,又不是第一次,说着我松开手,屁眼又正常了。

我说下次你操我屁眼吧。哎,爸爸嫌脏,还说我屁股臭来着。

不臭的,不信你闻闻。

再后来,爸爸好像放得开了,我主动张开大腿让他上我的时候,他通常都会

上来狠狠地操我一顿。有一次早上妈妈去买早点,我在叠被,屁股正好是撅着的,

结果爸爸进来一下就插进了我的小穴,因为没有润滑所以把我搞得很疼,所幸我

是「神器」来着,没有什么擦伤。这次开了爸爸主动操女儿的先河。后来有时我

故意叫他老公他也答应。

有一次和爸爸闲聊时,我把晓祥操过妈妈的事说给他听了,不过在说之前我

以小三的身份要求他不准生气。爸爸说妈妈当着晓祥的面全裸,全身都看光了还

差那么一下?他们那一代人,把看到裸体和操过小穴看作是一回事,所以爸爸心

理上其实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且爸爸出轨在先,妈妈这就不算什么了。我又

和妈妈渗透了我和爸爸的事,当然小三的情节我给隐瞒了下来。妈妈其实也觉得

被女婿给上了有点对不住爸爸,女儿这样做也算是替自己补偿了一下,所以不仅

接受了,还觉得我做得很对。

其实以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这些事简直太扭曲了,但是从女儿成了到处

光着屁股给人看的裸体模特以后爸爸妈妈的神经就越来越粗壮,发展到今天居然

觉得这一切都蛮合理的。嗯,我勾引爸爸操了我,还被妈妈表扬了,有时候我都

觉得这简直太混乱了。

那么既然这一切都不是秘密了,大家还有什么可避讳的?于是在一个周末,

晓祥骑在妈妈身上,爸爸骑在我身上,两个男人把我和妈妈操得嗷嗷叫,操完后,

又换回自己的老婆再来一次。翁婿换妻哎,好带感。我和妈妈叫床的时候差不多

是脸对着脸,哎,以前我就觉得妈妈很漂亮的,现在正在挨操脸颊红扑扑的显得

更漂亮了。不过妈妈的叫床声大概是学我来着,我以前从来没听过妈妈叫床。

从此性事在我家变得百无禁忌起来。在晓祥家,祥爸和祥妈还避着晓祥,而

在我家则是完全没有避讳。爸爸之前和妈妈的性事很少,现在竟然不输给年轻人,

妈妈也因此而变得容光焕发,越发年轻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