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英雄

我叫娄允,是个游手好闲,整天无所事事还有些好色的懒人,而且我还有两个不为人知的不良嗜好恋足与冰恋。要问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两个东西那还地从我小时候说起。

单亲家庭的我,妈妈因为要忙事业,天天都不在家,所以就把我送到了舅舅家暂住。舅舅有个女儿,叫娄姗姗,因为我年纪大点,所以我是哥哥,姗姗喜欢玩英雄救美的游戏,所以我们俩总是关起门来一起玩耍,她总是假装昏睡的样子让我抱着她然后要已各种形式把她放在床上,在唤醒她,所以我每次都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她抱到床上,在唤醒她有时是抚摩她的脸,有时是抚摩她的身体,还有时是挠她的脚。渐渐的我也就喜欢上了这种游戏,美好的时光为什么总是短暂的呢?

正在我回忆那美好童年的时候,突然我听到扑通一声,我向河面望去,水面上溅起大朵的浪花,河边还有一个书包,顿时我脑海中浮现出有人跳河的场景。不会游泳的我不知道是头脑发热还是心里在想什么,快速跑到河边,拖下外衣和鞋子便跳了下去,由於河水浑浊,我在下面摸索着,老半天的时间才摸到一只人手,我用力把她从河底拉了上来,救回到岸上。

我喘着粗气也爬上了岸,嘴中一边嚷嚷着:「刚才在河底我喝了不少水,差点也挂了,你疯了吧你。」

我像她那边瞅去是个女孩,发现她没有回话,我过去碰了碰了她,还是没有反应。我看见她的脸已经有些发紫了,我把手放到她鼻子下面,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

「喂!醒醒啊!」

说着揪起她的衣领,用力的抽着她的脸。抽了半天还是没反应,我心里很着急。

该怎么办呢!

啊!

对了人工呼吸!

我把女孩放平然后把头微微向后抬起。

一二三四我双手放在她的胸上用力的按着,我掰开女孩的嘴开始往里吹气,就在我吹完气的时刻我不自觉的把舌头也向下伸了出去,我的舌尖触碰到她那柔软的舌头。一刹那间,一个罪恶的念头浮现在眼前。

我迅速向四周张望,确认没人任何人,我拿起女孩的包,拽着女孩的双手往河边后方的树林拖去。来到树林深处,也许是激动也许是害怕夹杂着紧张,突然觉得四肢突然就使不上力气,我靠在女孩身边的树下休息。

我拉开她的书包在里面翻着,证件夹正面是女孩的学生证、反面是身份证和一些钱。从证件上知道了女孩叫萧雪,今年15岁了,是北师大附中的学生。

我心想「那可是很有名的重点中学啊,看来你还是个好学生啊。唉,就这样死了真可惜啊,本来中国的女人就少,你还没有造福我们就离去了。不过趁着现在你的美丽还没有消散先来满足一下我吧!」

休息了片刻,我感觉四肢又重新有了力气,我坐到她的身旁,她那黑色的秀发已经散乱的遮住她的脸,我用手轻轻的搭理着她的秀发露出她那小巧的脸庞,发紫的脸色已经开始退去而由白色慢慢代替。虽然脸上没有血色,但还是能看出萧雪生前是个美丽的女孩,仔细端详萧雪的脸发现她长的跟台湾的女歌手王心凌有几分相似。

我用一只手把她搂入怀中,另一只手轻轻的用力捏住她的下颚慢慢打开她那樱桃小嘴,生怕会弄疼她。我一会吻着她的脸颊,一会轻咬着她的嘴唇,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中,舔着她的牙齿、口腔,搅动着她那失去活力的香舌,那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又亲吻了一会她的嘴,我把她放回地上。开始脱她的校服,拉开拉锁白色的校服里是一件黄色的短袖紧身上衣,把萧雪的完美的上半身衬托出来,由於衣服已经完全湿透,所以我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这件紧身上衣从萧雪的身上脱了下来。黑色带镂空设计的胸罩紧紧的托着她那傲人的双峰。

「没想到中学生里还有这种完美身材的女生」

我心中暗自窃喜。解开胸罩,她的双乳就像解放了似的弹了出来。我握住她的乳房开始揉搓起来,也许是已经死了的关系,乳房在手里的感觉有点怪怪的,失去了应该有的弹性,揉搓了一会萧雪的乳房就有些微微发红了,我含住她的乳头开始吸允起来,我一边吸允着她的乳头,一边舔着她的乳蒂,为了不留下牙印我轻轻的咬着她的乳房。这时的我慢慢兴奋起来,裤子里的那跟「旗桿」也立了起来。

我退下了裤子,走到萧雪脚边,我脱下了她脚上的白色旅游鞋,她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带蕾丝蕾丝的棉袜,袜底和袜尖已经明显有些发黑,不知道这双袜子已经穿了几天了。我又扒下了她的校裤,里面萧雪穿了一条粉色带卡通草莓图案的内裤。我褪下她的内裤,露出那稀疏的阴毛,毕竟是个中学生啊,还没有成人那么茂盛黝黑的阴毛。我又脱掉她脚上的白色带蕾丝蕾丝的棉袜,没想到萧雪脚趾上还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显得格外诱人。我抓住她的双脚让它夹住我那早已粗大的阴茎,开始来回的摩擦。

「喔!喔!」

我开始不自觉的发出兴奋的声音。没过一会,一滩浓稠的精液正好射到了萧雪的左脚上。

休息了一会,准备进行第二次进攻。我从萧雪的大腿开始吻了起来,一直吻到了她的阴部,我把萧雪的双腿驾到肩膀上,扶着我那从新硬起来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插了进去,萧雪已经不是处女了,不知道谁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不过我知道我肯定是她最后一个男人。

萧雪的阴道很窄,看来是不经常跟人做爱啊,虽然先前阴道中已经被河水润滑过了,不过我还是费了点劲才把我的阴茎全部插了进去。

「谁说人死后阴道会慢慢变松的!」

我脑子里搜索着。那阴道死死的夹着我阴茎让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我慢慢的开始来回抽插起来,已减轻阴茎的疼痛与不适感。我一边享受的抽插着,一边用左手中指深进萧雪的小嘴中玩弄着她的舌头。

大约抽插了五分钟,我拔出了阴茎然后来到萧雪前面,轻轻的张开她的嘴,把阴茎伸了进去,我开始在她的嘴中搅动着,来回抽插着,萧雪的香舌触碰着我的龟头让我很是享受。她香舌的连续触碰让我又有了射精的想法,我赶快放慢了速度,然后慢慢的把阴茎从萧雪的口中抽了出来,重新插回了她的阴道里。

我把萧雪的左脚驾到我的肩膀上,把她的右脚放在了我的胸前,我嗅了嗅她的美脚,虽然刚才在河水中浸泡了一会,不过她脚上的味道依然很浓烈。浓烈的味道刺激了我的神经,让我异常兴奋,我顾不上阴茎的疼痛与不适加快了它在阴道中的抽插速度,她的双乳也随着我剧烈的动作来回晃动着。

我一边抽插着,一边舔着萧雪的右脚脚底,然后吸允着那诱人点缀着红色指甲油的五个脚趾,味道有点鹹鹹的。我下面阴茎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在一阵剧烈的晃动中,我感觉忍不住了,为了不留下任何的证据,我不准备射在这美丽的身体里,在我拔出阴茎的刹那,一股有点稀的精液也顺势喷了出来,全部喷洒到萧雪的小腹上。

在草地上休息了一会,我快速的穿好裤子。然后从萧雪的书包中拿出几张纸巾,仔细的把射在她小腹上还有她左脚上的精液擦乾净,给她重新穿好衣服,为了留住这美好的记忆,我决定把她那已经有点发黑的白色带蕾丝蕾丝的棉袜装进了兜里当作是这美好记忆的纪念品。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萧雪就像个美丽的布娃娃安详的躺在那里,我最后吻了下萧雪的额头然后抱起她,来到刚才她跳河的地方,再次确定周围没有人以后,我慢慢的把萧雪再次沉入河里,放好她的书包后,我就匆匆的消失在夜色中……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10 感谢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