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道小魔仙第九章无相丹化魔

第九章无相丹化魔

眼下已是深冬时节,被淘汰的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校园。昨夜才降了一

场小雪,气温骤降,今晨起来,树梢、屋檐皆犹带银装,让本就冷清的校园更增

寒意。

琼斯已经搬到了一个独立的寝室。只要在通过了' 定资质' 的同学,将会拥

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单人套间了。一室一厅,还有一间简单的工作室,可以做

些基础的魔法测试和研究。

本来按理应该第二学年后开学才能搬迁寝室,不过琼斯在第一学年的年假并

不回家,所以也就直接搬了过去。

年假有一个月时间。这是平日里几乎没有休息的同学们甚至教师们难得的珍

贵休整机会,或查缺补漏下自己稍弱的科目,或简单的放松一下心情,或到那个

度假村和旅游胜地去游玩一番,但更多的,还是趁着这个年假回家见见久违的亲

人们。

琼斯当然现在没啥亲人可见了。很自然的选择了继续留校。好在留校的并不

是琼斯一个,而且不少老一点的教师都早已以学校为家,整个学校虽然冷清了不

少,倒也还不算琼斯一个孤家寡人,相对于孤零零的回家守着那平民区的旧屋,

琼斯倒觉得在这里的日子好过得多。

琼斯因为在' 定资质' 的时候大放异彩,明显受到了不少老师的好感,甚至

不少高级魔法师和大魔导师都隐约露出对琼斯的爱才之意。这种估计千年才一遇

的全系天才,谁不想收到自己门下?

但琼斯是自家知自家事。自己的魔法水平估计可能是被' 定资质' 同学里最

差的一个了,那敢和各位大魔导师深入' 探讨' ?如果探讨得不好,这馅可就全

露了,不光白白枉费了蜜尔娜阿姨的一番苦心,恐怕还真得被抓去关一辈子地牢

……

' 定资质' 刚结束,琼斯便想迫不及待的想问问蜜尔娜阿姨是怎么做到这个

程度的,于是婉拒了几个同学们的庆祝会邀请,就赶忙回去等蜜尔娜来见自己。

这种庆祝会其实说起来更像是一种送别会,毕竟欢喜人少愁人多,所以一般

也就草草了事,你要人家都要被赶出校门的同学给你庆祝?这本来就有点强人所

难。如果光是被继续留下的人单独庆祝?好像又有点没人情味。所以每届同学在

开这种会的时候基本无不是随便应付一下,所以琼斯不去参加,倒也没有引起太

多的怀疑。

琼斯的确是很快的等来了蜜尔娜。一个惊喜的蜜尔娜,却没给琼斯送来想要

的结果。蜜尔娜根本不承认自己帮琼斯作了弊。反而还很好奇琼斯怎么会被全系

认可,难道真的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琼斯看蜜尔娜那激动好奇的样子甚至差点把自己当场解剖了,当然如果还能

完整装回去的话。于是本来认定是蜜尔娜帮忙的念头也开始动摇了起来。不过蜜

尔娜阿姨的演戏天分排名在琼斯眼里绝对是所见者第一,所以到底真相是什么,

琼斯也有点糊涂。稍微冷静下来后,琼斯还是认为蜜尔娜帮了自己可能比较大,

只是,她不愿意承认,那大家就心照不宣了。

无论如何,能光明正大的留在学校,能继续呆在蜜尔娜身边,这不正是琼斯

所愿吗?纠结了不过一天后,琼斯也就没有这去过分深思这个问题。

就在这个寒冷的冬日,琼斯的大丹修炼到了第二层。第二层和第一层的最大

区别,主要是' 外体' 的纳气能力更强了,但同时,对' 外体' 的要求也更高了。

第一层琼斯主要操控的' 外体' 都是些山石花木等静物。而到了第二层,根

据小册子上记载,普通的山石等无生命的静物,除去已经通灵的,已经无法满足

自身修炼的需求了。而花草树木,因为有生命的存在,倒还能继续,但累积纳气

的效率,也已经明显不足。根据册子上记载,' 外体' 的选择,随着自身的提高,

最好选择从无生命过度到有生命,静态过度到动态上。

琼斯吸了口气。这不就是说的动物么?这天寒地冻的,也太难找了啊。琼斯

打起精神,冒着寒风在后山晃了半天,才勉强发现了一只雪鼠,溜得还贼快。自

己根本无法和他进行抚摸导气啊。

琼斯摇了摇头,无奈的回到了寝室。这根本不靠谱嘛。难道要去申请养一堆

动物关在寝室里?

学校对魔法学徒的实验材料比较慷慨,有什么需要的魔法材料都会尽可能的

满足,光材料一项,学校每年花费就不菲,特别是很多珍稀材料,价格昂贵。但

学校只要能搞到,都会毫不犹豫的提供。所以学校学费虽然这么贵,但也的确是

值得起这个价,可以说并没有乱收费的。当然有些特殊的材料如果实在搞不到或

不好搞,那也只能让学生用其他替代,或者,就只好让学生自己想办法了。

话说回来,其实初级魔法师用的材料材宝,本身一般也不会太过珍稀,否则

如果真的动不动都是些珍稀级传说级,门格尔学校再家大业大,也抗不住啊。

申请一堆动物这事明显不靠谱,人家都会笑话自己是不是开动物园了。而且

就算不开动物园,人家也会怪怪的看着自己,认为自己是不是要以修炼黑暗魔法

为主了。

「哎呀,你听说琼斯了吗?」

「啊,怎么啦?」

「他修炼黑暗魔法啦!」

「啊,那个全系精通的天才?他干什么修炼这个呀?」

「谁说不是呢,他那个寝室啊,全是鹅血鸭毛漫天飞,猫爪狗骨随处见啊。」

「啊,这么残忍啊。」

「谁说不是啊,我上次去找他,一进门就黑灯瞎火的,然后就被一根棒槌大

的牛腿骨绊了一跤啊。」

「啊,怎么这样啊。你有没有事啊?」

「还好还好,就是我一起来衣服都沾了好多鸡毛和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血啊。」

「那琼斯过来拉你了吗?」

「拉我?他正守着他的小火锅啃猪排呢!」

「啊?他还真自在!」

「谁说不是呢,他小子现在白天练功先收割一次生命,晚上吃饭再收割一次

肉体,倒也配合得当,相得益彰啊!」

「有你怎么形容的吗?那你找他啥事啊。」

「还啥事?我一进去摔了一跤就忘了干什么了,然后就隐约听见深处黑暗里

好像还有什么虎啸狼嚎的,跑都跑不过来呢,生怕慢上一点,他把我也将就那锅

给炖了,我看他那牙上好像还粘着血呢!」

想到这里,琼斯心里一阵恶寒,还是算了,按人家看来,自己这么多路不走,

去修什么黑暗魔法,准把自己当怪物。

黑暗魔法在一般学校风评一向不是太好。很多学校甚至把他例为禁忌魔法不

许学生修习。门格尔学校崇尚自由,尽可能给与学生最大的发挥空间,对黑暗魔

法倒没有什么明显的偏见,但世风如此,其他系的魔法师大多还是不太喜欢和黑

暗魔法师打交道,加上黑暗魔法师自己本来也比较晦暗阴私,也基本和其他魔法

师走不到一路。所以,除非你只能修炼黑暗魔法,否则真没什么人选择这个系作

为主修的。

当然,黑暗魔法作为七大系之一,仍然学徒众多,只是要么一个人躲起来独

自修炼,要么在专门聚集地修习。类似于光明殿堂一类的光明系聚集地,黑暗魔

法师最多的诞生地自然是黑魔法学校。

光明系因为和神职、牧师一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一般被' 定资质'

成为光明系的同学,一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转学去同是帝国三大名校之一的爱情

光明圣殿修习。但黑暗系却没有这个机会转到黑魔法学校去。所以都是继续留在

本校。

突然,琼斯脑里闪过了一个双马尾的安静女生,雪莱!不知道她的黑魔法之

路是怎么样的呢?

找学校申请类似黑魔法修炼素材的动物群是不成的,琼斯放了两天没管后,

心里琢磨是不是还有其他办法。正好年假时间充裕,于是又拿出那本小册子,对

着自己的翻译小本子读起后面的内容来,希望能看看有无其他办法。

以前翻译的时候基本是逐字逐句的对照、记录,很多时候意思并不一定连贯,

琼斯大多时候为了节约时间,都是遇到什么字句,直接翻书找到后就是一抄了事。

而且很多文字太过精炼,还有些属于一字多意,一词多解,不仔细在脑子里

转一个弯,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说的到底是什么,这种情况琼斯自然不可能当时就

理解下来,只能囫囵吞枣似的通通记下。所以琼斯在翻译的时候,并没有细细体

会后面的内容,八成后面的东西对琼斯都是陌生的存在。

然后开始修炼后,其实都是练到那儿读到那儿,理解也仅仅跟到那里。这么

专门停下来有针对性的研读后面的内容,对琼斯来说还是首次。

整本册子大致分为七篇,分别是筑基、炼气、阴阳、类法、材宝、杂艺、飞

仙。现在琼斯只是练到第三篇的内容上。

第一篇筑基基本是讲本册子和其他的区别和准备,还有初始一点原始丹气的

集结;第二篇炼气就是据说是本功法独有的导气炼气纳气之术了。第三篇阴阳主

要就是' 外体' 的操控,怎么控制,怎么了断,如何更好的利用外体为己所用,

把外体和自身完全结合了起来,以达到最快的结丹目的。

按第三篇所说,本体为阳,外体为阴;本体为君,外体为臣;本体为天,外

体为地;天地交而泰,阴阳合而道成。一日可有无数星月相伴,一君可有无数臣

子相辅,故而本体力越大,外体则可越多。地不可盖天,臣不可辱君,阴不可驭

阳,阴阳反晦,其祸立至。所以本体对外体有绝对的操控权。练到深处,不光山

石花木,飞禽走兽,甚至人鬼精怪,天地神魔,只要他弱于我,阴阳立辨,皆可

为我之外体也。

琼斯越看越喜,按册子中所说,天地神魔皆可为外体,为己纳气,供己驱使,

岂非可在世间为所欲为?刚想到美美处,一个念头袭来,又是一阵泄气,因为必

须要他弱于我啊,这是前提。他都弱于我了,何须要用到他呢?

琼斯索性放下第三篇,翻开第四篇类法。本篇讲的却是丹气的运用。琼斯一

拍脑袋,自己练了几个月,竟然把这事儿都给忘了。当时翻译时,粗略看了下要

到第二层后才可修炼,就放下没管了,现在自己已经达到第二层了啊。光练不用,

拿来干嘛。

于是琼斯也就开始认真读了起来。按册子上说,因为自己所纳之气包罗万象,

无物不可纳气,无气不可结丹。故而本体之气无形无状无定数,取之于万物,再

凝于一体,可谓混若天成。正是这无状之状无象之象,却正符合大道本质。所以

本功无有定法,也无定相,而世间万法却皆可以此功类法,无论何门何派功法,

我只用一混沌大丹,只要知晓其运气通关之关键,皆可以此无相之法模拟而成。

看起来还得去次图书馆,找点大夏那边的功法试试。琼斯隐隐约约好像触碰

到了什么,却一下说不出来,也不再理会,于是又翻向了第五篇材宝。这篇记录

了无数天材地宝类东西,和着者的一些用法心得,可惜估计大多是大夏那边独有

之物,很多琼斯都是闻所未闻。

琼斯快速翻了过去,来到第六篇杂艺。这里面基本都是些奇淫技巧,甚至机

关法宝的制作和一些破解之道。琼斯快速翻着,大多感觉现在用处不大,或者无

法理解,而且修习颇为费时费力,皆非一时之功,看来前面几篇才是本书精华,

后面只是锦上添花般的补充了。

琼斯正意兴阑珊,突然在杂艺篇看到一个收鼎炉的偏方。一个名为六合偷心

丹的小玩意。不由得精神一振,现在琼斯就是为' 外体' 这事烦劳不已,想不到

果然还有偏方。

粗粗一读,琼斯顿时大喜。这种丹原来主要对象是针对不弱于自己甚至高于

自己实力的高级' 外体'.上面清晰写着,一切神魔仙灵只要大道未成时,两仪可

辨,阴阳可分,只要将此丹用水化开,原本丹丸之色味即可遇水自消,在一独处

之时,让其服下,片刻之后,便对所见之人情根深重,难以自拔,让其更容易接

受成为自己鼎炉外体。但对大道已成者无效。

但须注意虽然该高级鼎炉外体对自身助益极大,但偷心丹时间效果会因人而

异,须密切注意对方状况,如有需要随时补服,避免反噬自身,用者不可不查。

刚刚一喜,琼斯又是一忧,我去那找个高级魔灵当外体呢,还得骗他服下?

再往下看,更是一脸黑线,炼制品需要忘魂花、动忧果、散慧籽、开神叶、

解气茎、塑性根六样材宝各六份,炼制六次,每次六日,取足六合之数,方结成

一丹。

炼制姑且不论,光这些材料琼斯都是闻所未闻,说不得多半又是大夏那边才

有的,老妈呀老妈,你留给我这些东西根本实用价值太低了啊!

琼斯只好放下不切实际的念头,继续翻着小册子。很快,就到了最后一页,

上面仅仅数字。飞仙篇——未完待续。琼斯一脸无奈,本册子居然还是未完成品,

难道着者不知道看书的读者最讨厌的就是太监吗!你烂尾也好啊!一到关键地方

就略了,谁受得了啊。

合上册子,琼斯心道,动物的事,看来还是得找蜜尔娜阿姨帮忙才成,可惜

蜜尔娜阿姨一点也不像学校的其他老师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人家大多数老师都基

本以校为家,无论平时还是年假基本都随时可以找到,而蜜尔娜阿姨却东游西荡,

这年假都过了一半了,还没个鬼影子。

直到开校前三天,蜜尔娜才终于又重新出现在琼斯眼前。当琼斯委婉的提出

要点动物做研究的时候,蜜尔娜果然大吃一惊。

「哎哟哟,我的乖乖,你没事吧?你怎么想着修炼黑暗魔法了?」边说蜜尔

娜还关切在琼斯额上摸了摸,看看是否有发烫。

琼斯只好苦着脸解释道:「我没有啊,养点宠物不行吗?」

「你说要一只猫猫狗狗还说得过去,但你说随便来个七八只大小品类都还不

限的,这能宠得过来?」

琼斯自然不好说是练那册子的功法需求,这东西虽然蜜尔娜知道,但如果如

实相告,多半蜜尔娜要埋怨自己不务正业。大夏那边的功法在爱情帝国一直被看

不大起,学术界主流基本认定那些都是邪门歪道,随便练着玩玩就可以了,还真

认真了,那魔法怎么办啊?要知道自己独自修炼和有人教有人带是完全两回事,

一个全系精通难得一见的魔法学徒,放着通通坦坦宽敞无比的魔导师之路不走,

去搞大夏那套虚无飘渺的结丹修真,说出去人家一定笑掉大牙。

琼斯有点尴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难道是你骨子里竟然对杀戳暴力的那些东西有特殊的兴趣?没事喜欢玩玩

骷髅阴魂之类?或者见到那种血淋淋的连皮带骨肉,五脏六腑拉扯一地,鲜血还

一股一股的场景冒出就有种莫名的兴奋?」蜜尔娜继续发挥着自己充分的想象力。

琼斯开始还顺着蜜尔娜思路认真听着,结果听到后来自己都觉得恶心,连忙

做了个有点反胃的表情。

「天啦,蓓雷亚以前都教的你些什么呀!她以前还老说我没正形,今后肯定

不会教孩子什么的,结果明明是她自己才乱来好不好?什么东西不是该小孩子看

的学的,就要注意不要让人家接触嘛!」蜜尔娜捶手顿足,满脸义愤填膺,大有

为琼斯惋惜之感。

得,把老妈都牵扯上了。

「哎呀,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孩子,事已至此,阿姨以后都是不是得考虑和

你保持点距离啊?」蜜尔娜又换成了一副认真思索的表情,一根食指还点在下颚

下方,可爱极了。

就知道蜜尔娜阿姨一展开想象力一定就无法控制啊!琼斯赶忙不断的摇头。

双手开始拉扯着蜜尔娜的衣袖不断摇摆,可怜巴巴的表示着绝非如此。

「不是吗?」蜜尔娜一脸疑问,「那是什么?天啦!你不会是希望通过修习

黑暗魔法还想找找你老妈的灵魂吧?」蜜尔娜说到这里,两只可爱的眼睛瞪得大

大的,一张鲜艳欲滴的小嘴儿微微张开,好像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打住打住,这可不是什么正路啊。我郑重告诉你啊琼斯,你的心情我可以

理解,但人鬼殊途,阴阳两隔,应该让逝者安息才对。你想念老妈可以,但最多

多烧烧纸钱,坟前多上点鲜花也就差不多了嘛。」

琼斯欲哭无泪,一脸委屈,我完全没有这么想啊,唉,我一开始就不该找蜜

尔娜阿姨帮忙的。赶忙把头甩成拨浪鼓:「不是,真不是。我从没这么想过…

…」

蜜尔娜认真的盯了琼斯一眼,好像真不像是要做什么禁忌的事,才舒了口气,

挣掉琼斯拉着自己的衣袖,拍了拍自己不断起伏的高耸胸口,「吓死阿姨了,别

干傻事啊。弄得不好你和你老妈都得永劫不复的。」

沉默了十来秒,蜜尔娜却又自作聪明起来,不怀好意的冲琼斯眨了眨眼,

「噢——,我知道了!是因为那个女孩子吧?」

女孩子?琼斯一愣,方才领悟到蜜尔娜说的是雪莱。

「我……我不是……,我是……」想起雪莱,琼斯有点结巴,刚想着急否认,

一时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很快说话就又被蜜尔娜打断了。

「你本来就是黑暗系精通的,随便练练黑魔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怕被人

知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好啦,我帮你去搞点吧,但是别太沉迷到这里哦。」

琼斯见蜜尔娜答应了,也顾不得摊上个天大的误会,连忙点了点头。

蜜尔娜见了又是一笑,「我说,你想用同样去修习黑暗系去接近她的话,也

就是个由头就行了,不用太深入。」说到此处,蜜尔娜两眼又是一亮,一下靠近

了琼斯,附耳悄声说着:「女孩子不一定非要志同道合才会对你感兴趣,我认为

最主要是要有趣好玩!这样她才会开心!其实要我说,空间系好玩的东西更多,

要不要空了阿姨教你几招,弄点浪漫到极致的梦幻场景,保证哄得那女孩对你服

服帖帖?」

有趣好玩?你以为都像阿姨你啊!还空间系,我根本就完全不会啊!我连空

间系的门在那都是完全不知啊!

终于迎来了第二学年的开学。整个门格尔学校比去年冷清了许多,毕竟现在

学校两个级的学生也只有区区一百余人,总人数不到去年两成。门格尔学校因为

两年一届招生,所以长期是处于一热闹一冷清的交替情形,老师们都早已见怪不

怪,只有刚上二年级的新生们,面对空空旷旷的广场,一路可以看不到人的长廊,

可以独占好大一片的后山,还略略有点新奇。

琼斯这个年级被留下的只有六十多人,如果算上第二三年的扫尾淘汰,加上

一点高年纪可能的意外变故,最后毕业的估计也就四十多人,所以这百分之十的

毕业几率还真不是吹牛。

第二年年考,就需要拿出真本事了。以琼斯目前的状态,如果今年没有大的

进步,必然属于扫尾的对象,一个全系天才到时候被扫尾扫掉,简直估计要被笑

掉大牙。

不过琼斯目前还考虑不到那么远。毕竟还有整整一年,而且以自己' 全系'

的精通资质,看上自己的老师可不少,自己也并非一无是处的魔法废材,只是吃

亏在没有基础,进度一般,也没有特别的魔法天赋而已。到时候找点看好自己的

老师给自己开开小灶,再到蜜尔娜那偷学点独门秘笈,估计还真未必扫得到自己

头上。

第二年开始大家开始重点有专门针对性的修炼某一类或几类元素,甚至有些

同学已经在第二年开始选择一些诸如召唤、预测等实用性很强的技法进行修习了。

所以课程上远远赶不上第一学年繁复,课时减少了不少。只需要每天上午去

上课即可,其他时间都是自由安排,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自己,当然每隔两天的

晚上,依然有辅导晚课可以选择。

开学第一天大家坐到一间新的教室里,原来班级的同学相处彼此早已融洽,

几乎都是结伴而来,大家在座位的选择上很自然的基本都选择了原来班级的同学

聚集在一团。当琼斯他们四人来的时候,却发现只剩角落里的两排四个位置了。

琼斯有点尴尬的望了望,其他地方基本都坐得差不多了,而那些零散的空位

早已被其他同学友好的表示已经有了预定。谁让自己这破烂九班人丁单薄呢。

琼斯心里最理想的情况自然是美滋滋的和雪莱坐一起。也不知道到底是雪莱

越长越精致,还是仅仅是因为看熟悉了的缘故,琼斯明显感觉雪莱比刚入学时还

要漂亮了许多,加上上次的事件后,琼斯经常也不自然的回想起来,但每每想到

这事儿,自己对雪莱的好感似乎又会加深一分,现在琼斯都感觉自己内心从开始

的纯欣赏,发展到现在有点想和雪莱多接触、多说说话儿的渴望了。

但那样林奇明显会杀死自己,考虑到自己现在没可能真打得过这位双系鉴定

通过的强人,这个愿望自然不可能实现。

琼斯心里最不希望的同桌自然是林奇,毕竟当年出过这档子事,虽然大家表

面上都不怎么提了,可要说完全没个疙瘩明显属于自欺欺人。

但如果自己去挨小胖子坐,那林奇不就和雪莱坐了?嗯嗯不可以不可以。

琼斯正在纠结的时候,雪莱却古波不惊,好像一点也没觉得那里不正常,或

者说根本就没考虑过同桌是谁这事儿,率先平静的坐在了前排的一个位置上,留

下了三个傻站在那儿的男生。

这时,林奇却主动的冲琼斯一笑:「琼斯,你看也就这两排位置了,我们搭

个伙吧,顺便我也想和你多讨教下呢。」

琼斯一想,果然林奇也不愿意自己就这么和雪莱坐一起,如果这样的话,这

貌似也是目前最能接受的情形了,也尴尬的笑了笑,随便应付了下,和林奇坐到

了最后一排。

只有彼得小心翼翼的左边看了看琼斯,右边看了看林奇,又偷偷望了望雪莱,

才略微有点惊恐的坐了下来,胖胖的身躯坐得都不算安稳,生怕背后两大高手一

不小心就把自己轰成一堆肉泥。

安定下来后,琼斯开始打量着新的班级新的同学。虽然大家彼此基本都已认

识,但坐在一个教室毕竟还是第一次。首先让琼斯感兴趣的依然的美女的数量和

质量。不过很可惜,美女这种生物和学习魔法好坏明显没有任何关系,新组合在

一起的班级,依然只有三、四个可以作为风景欣赏的存在。

最亮眼的不用说自然是' 定资质' 上大放异彩,差点就' 超过' 自己的艾琳。

脱去有点厚实的冬装后,艾琳的身材曲线显得更加玲珑有致。也不知道是不

是衣着得体,曲线完全超出了周围其他女生的幅度,琼斯甚至不怀好意的暗自揣

测,这是不是修炼魔法过度的副作用导致了身材异常过度成熟发育?或者是她的

遗传基因确实够好到这种程度?

虽然艾琳美得足够惊心动魄,但明显更多的男生目光还是放在其他几位美女

身上,毕竟一看到艾琳那骄傲的脸,那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压迫性,就足够打消大

多数男生的不轨念头。而且就算艾琳和你说话时,似乎都有一股贵气,让你脑子

里的歪念头都被压得死死的。

雪莱自然也是出众女生中的一个。可惜吸引的大胆眼光却不是太多,更多的

是男生时断时续瞟过来的一眼窥视。毕竟你要对一个黑暗魔法师有所想法的时候,

也同时要有着被炼制成骷髅的觉悟。不过这么温柔安静的黑暗女魔法师,倒也足

够引起同学们的好奇和惋惜的目光了。

琼斯对雪莱成为黑暗系还没有太多的感触,而现在雪莱就坐在自己眼前触手

可及的地方,看着她稍微一摆头就摇晃的双马尾,和颈上没有被扎住的一点小碎

发,似乎还闻到了她颈间那若有若无的、让自己曾经心动不已少女香气,反而却

多了几分迷醉。

就这样,新的一学年就这么开始了。

总的来说蜜尔娜还是很靠谱,没过几天,蜜尔娜就带着琼斯来到后山的一个

小坪,里面有给琼斯送来的十多只不同的飞禽走兽。并且已经用空间魔法把这附

近百米见方的小坪完全隔离,动物也不会随意走掉。在叮嘱琼斯不要搞得太过,

不要沉迷此道云云后,就借口自己不喜欢血腥黑暗的东西离开了。

琼斯自然乐得顺水推舟的送走了蜜尔娜,开始了自己的实验。

当琼斯把手摸上一只温顺的雪白小兔背上时,心里有种莫名的激动,终于可

以有动物' 外体' 了啊。

琼斯运气、导气、结穴一气呵成,很快把那只小兔子导入了自身丹田之内。

因为刚开始进入第二层,这才是操控的第一只有生命的' 外体'.而第一个源

穴,一般都是自己的丹田。

琼斯闭上眼,脑里很快映出了小兔的映像,怯怯弱弱,很是可爱。琼斯接着

试着开始控制纳了会气,再导气入体。一股舒爽的感觉源源不断的传来,比以前

的静态生命强很多啊。

琼斯兴奋至极,很快又控制了一头小牛,一只小狗,分别储存于上中下三丹

田中,这也是琼斯目前能控制的极限数量。三股不同的气不断涌入自己三个丹田,

痛快的享受着' 外体' 帮自己纳气的快感。

琼斯突发奇想,这种操控的' 外体' ,甚至供己驱使,到底可以做到什么程

度呢?

想到此处,琼斯也是大感好奇,开始试着把意念集中到了脑海里的那只小白

兔,试着命令小兔,跑起来!跑起来!

果然,小兔仿佛收到了自己命令一般,抬头望了自己一眼,真个儿跑了起来。

回来!琼斯又在心里喊着。

小兔一个回头,又望了望自己,几个扑腾,乖乖的又跑回了自己脚下,琼斯

觉得有趣之极,蹲下轻轻的抚摸着脚下的兔子,还把脸蛋儿往那雪白的毛上蹭了

蹭。

琼斯心念又起,意念切换到了边上那头小狗上,蹭蹭我。小狗很快得令蹭了

过来,用那小小狗头儿不断的蹭着琼斯的大腿。

小牛,过来我骑一下。那头小黄牛又慢慢的走了过来。小黄牛不过琼斯齐胸

高矮,琼斯一下就稳稳的坐了上去。

真的可以命令被操控的' 外体' !

琼斯的兴奋一下直冲天际,这真的太好玩了!太神奇了!

琼斯转念一想,这真的是什么命令都可以吗?稍一动念,一个大胆的想法直

冲上头。

小兔,去咬那边那只鬣狗!琼斯的眼睛望着的是几十米外的一只鬣狗。足够

比这只宠物级小白兔大了数倍。

身下的小兔兔却仅仅站起了身来,身子却似乎在轻轻的打着颤,脚步仅仅在

原地踏着步儿,迷茫的眼神似乎充满着不解和恐惧。

琼斯意念集中到脑子里的小兔上面,又下了一次命令,小兔兔也仅仅是原地

踏步,甚至还有点倒退的嫌疑,它的三瓣嘴儿轻轻的一张一合,鼻尖似乎都能看

见颗汗珠儿。突然琼斯一阵头晕。有种负荷太重,消耗太过脱力的感觉。

好了,别去了。琼斯感觉可能是消耗太过了。或者说这个操控并不是为所欲

为的,' 外体' 仍然有着自己的天然的意识存在着。

身下的小兔兔突然也像脱力了一般,软倒在原地,口中还不住的呼着气儿。

琼斯有些不忍,下了小牛的背,蹲下重新轻轻的抚摸着小兔兔。

好啦,别生气啦,我只是试一试嘛,下次不会叫你去干这种事了。

小兔兔仿佛真的听见了一般,两只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琼斯,好像还微微的

点了点头。

这个下午一练就是四小时,琼斯满脸笑容的回到寝室。不过刚回去没多久,

正想美美的睡一会儿,突然心中一悸,接着身子就是一阵不适。刚刚纳气的功力

仿佛都丢失了不少。

琼斯大感莫名其妙,没有多想,直接睡了过去。也不知道多久,琼斯心中又

是一痛,赶忙坐起身来,发现下午练功所纳之气不光完全消失了,自身原本的气

息都受到了一定损失,内丹也暗淡了不少,颈下、胸口、脐下三个丹田位置还隐

隐作痛。

琼斯大吃一惊,感觉一定有那不对,于是脑中一念,下午控制的三个动物外

体的映像竟然全部消失了!

琼斯诧异之极,这是什么情况啊?小册子上也没写呀。难道控制外体出了纰

漏?或者这玩意儿还是限时的?不应该啊,以前也没出现过啊。

琼斯一看天色已晚,夜课估计都开始了,也就没再去后山了。还好晚上睡觉

也没再有多少不适,看来确实是那三个' 外体' 出了问题,也不知道是修炼的问

题,还是' 外体' 本身。

第二天午后一吃了饭,琼斯怀着有点莫名其妙的心情又来到后山那个小坪。

一到小坪,琼斯立马大吃一惊,自己的小兔小狗全部消失了,其他小猫小马

什么的也不见了,慌忙四下一望,远处两只灰黄色的长毛狮子正趴在一头动物的

尸体边,一只狮子看见琼斯来了,还瞟了琼斯一眼,舌头望鼻尖上轻轻一扫,面

带嘲弄,嘴边的利齿上似乎都还粘着一点血迹,然后骄傲的把头又甩往一边,继

续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而那头可怜的动物尸体,正是自己的小牛!

再往周围一看,几无活物,一头小猪被咬死在一块大石头边,一头鬣狗被堵

在山崖边被咬得只剩后半个身子还比较完好,前面从颈部开始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但自己的牙上居然还沾着其他小动物的血,一头羚羊倒在了一颗树下,鲜血流了

一地,树上倒还有只猴子仿佛在瑟瑟发抖。

琼斯欲哭无泪,终于知道为什么心中会痛,气还会流失了,这都什么事啊。

蜜尔娜阿姨,你搞两个狮子在那干嘛啊!!

蜜尔娜阿姨肯定以为自己反正是练黑暗魔法,很快就会把这群动物收割掉,

根本没考虑这群动物是否能和平相处的问题,自然也不可能考虑肉食动物的饥饱

问题了。但自己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要他们都好好活着,我不要杀戮啊!

琼斯心里悲愤至极,双目通红,都是这黑魔法闹的,我才不要练什么黑暗魔

法呢,该死的黑魔法,万恶的黑魔法,该死的狮子!讨厌的狮子!我要给我可爱

的小兔小牛小狗狗报仇!

说罢心中念头一起,抬手一扬,「去死吧!」

两只黑色的利箭从两只手中飞射而出,准确的射中了两头懒洋洋的狮子。两

头狮子只发出一声闷吭,就被直接被两只黑箭射死。

接着,狮子的中箭之处开始不断的溃烂,变黑,扩大,伤口也流出了一股股

黑水。

啊?暗之箭?这是怎么回事?琼斯脑里一团浆糊,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

双手。

「哎呀呀,琼斯,要不要这么残忍啊。」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不

用说肯定是蜜尔娜来了。

「我,我……」眼前此景活生生的摆着,琼斯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

「看不出你在黑暗系上确实还是挺有天分的啊,这么快就可以发出暗之箭了,

比你练风系貌似要快多了啊。难道黑暗才是你的本质,杀戮才是你的生活啊。这

个倒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耶。」蜜尔娜走到狮子跟前弯下腰来,仔细的打量着狮

子的伤口。两个丰臀高高翘起,让本就紧绷的魔法袍更凸出一个夸张饱满幅度。

好有肉感啊!琼斯看得直接呆了一呆。

「怎么可能黑暗才我的本质!我才不要。」琼斯突然回过了神,嘴上已经忍

不住开始反驳。同时把眼神强行从蜜尔娜身上那快引人犯罪的部位强行拖开,再

不拖开,估计自己都要忍不住冲上去摸一摸了。好圆好丰满的屁股,好诱人的阿

姨啊。唉唉唉,打住打住!

「那莫非你早就在练黑暗魔法了?不就追个女孩子么,要不要这么拼啊?」

蜜尔娜蹲了下去,满脸疑惑的回望了一下琼斯。却不想这样一来,那鼓鼓的

丰臀随着蹲下后,更是胀到极处,好像魔法袍都快撑裂了一般,诱惑至极。

琼斯看了一眼,赶忙把两眼望得高高的,不敢再看,嘴上一边应付着:「我,

我没有……」琼斯当然不可能承认,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

暗之箭是黑暗系最基础的攻击魔法,大致和风之箭、冰之箭、光之箭类似,

只是属性不同,确实不算什么很高深的东西,但如果说只用练一天就能使出,确

实不象是刚接触黑暗魔法的魔法小学徒能做到的。琼斯自己也感觉这个辩解毫无

说服力,蜜尔娜肯定不会相信。

「那就是其他人用的了?难道是雪莱?你们已经发展到一边心狠手辣杀动物,

一边甜蜜约会谈感情的地步了?看不出平时你小子也不怎么的,关键时候倒也是

哄人的一把好手哇。琼斯,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你噢。」

一阵无力感朝琼斯袭来,阿姨又在按自己那跳跃的思维在解读了。

「嗯,她在那啊?这么快就跑了?我觉得我一感到这有魔力波动很快就来了

呀。」蜜尔娜站了起来,左右望了望,貌似真在找着雪莱的样子。

「我自己一个人,那来什么其他人啊阿姨!」琼斯有点抓狂。

「那你就承认自己真是黑暗魔法的天才咯?这么快就能使出暗之箭了。」

琼斯有点糊,虽然知道把雪莱不在就等于自己是黑暗魔法的天才这么直接拉

上关系有那么点不对,但自己在蜜尔娜面前根本那有辩白的余地啊,也根本不可

能说得过她啊!于是只好拼命的摇着头,不再说话。琼斯都感觉自己只要长期和

蜜尔娜在一起,这辈子都不用考虑颈椎病的问题,倒是要考虑自己是否要往鹅、

鸭、长颈鹿之类的方向的进化进化。

「嗯,那这暗之箭到底是不是你施放的?」蜜尔娜直入本质。

琼斯一愣,又看了看自己那无辜的双手,这个确实是自己放的呀,唉。怎么

会这样,我怎么可能施放出暗之箭!苍天啊,大地啊!难道我真是地狱来的?

蜜尔娜见琼斯不答,道:「那么看来,就是你施放的啦。」

琼斯只好苦着脸,也不再答话。

「唉,看来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蓓雷亚,情况好像越来越不可控了哦。」

蜜尔娜昂起了点头,似乎真的在和谁在对话一般。

这个问题既然已经无法辨别,琼斯索性也就不再说半句,任蜜尔娜阿姨随意

发挥吧。不过,蜜尔娜阿姨最担心的到底是什么啊?

「算了,你好好努力吧。记住,修炼黑暗魔法,也不要迷了自己的本心。」

蜜尔娜盯了盯琼斯,脸色很认真叮嘱着。

「还有,如果可以,也不要忘记其他魔法哦。」蜜尔娜认真不过三秒钟,马

上脸色又变了,「比如空间系其实很不错耶,记得去看点这方面的资料哦。你看

你黑暗系都这么快就能玩得这么好,空间系我相信以你的资质也行的!」空间系

法师极其稀少,蜜尔娜好像自己孤独了很久似的,难得碰见一个空间系精通的,

每次一有机会就迫不及待的推销自己的空间系。

阿姨,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这个全系精通不是你搞出来的吗?但知道就

算反驳,蜜尔娜肯定不会承认,琼斯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眼看蜜尔娜正要准备

走,脑中一闪,马上喊道:「阿姨,等等。」

「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现在就想修炼空间魔法了?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

去看点基础书籍哦。」蜜尔娜若有兴趣的望着琼斯,眼神中好像还有点期待。

「不是,这个,阿姨,我想,你还能不能再帮我搞点动物来,不要肉食的那

种……」

「去死!」蜜尔娜留下两个字,背影都没留下一个又消失了。

琼斯哭丧着脸,难道自己真要卖身去先学学空间系,讨好蜜尔娜好换点小动

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