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修道院第6集8转世魔神

第八章转世魔神“苔丝大人,这里就是唯一还有敌人在抵抗的地方了。”

容颜憔悴的苔丝修女骑着骏马,望着前方激烈的战局,脸上充满了深深的忧虑的神情。

前方是王宫的仓库区,有着大片的仓库,而在仓库门前倒着一些士兵的尸体,他们都是负责看守王宫仓库的士兵。

在大量仓库的中间有着一大片宽敞的空地,空地的中央,孤零零的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石屋,建筑得十分坚固,占地较大,呈矮扁的圆柱形,看起来就像堡垒一般。

石屋只有一个入口,从入口向里面看去,可以看到两边都是坚固的石壁,通道狭窄,似乎只能让两个人并排走过去。

苔丝凝目向入口望去,在十几步长的通道之后,有一个高大魁梧的身躯堵在那里,手持重剑,身上穿着坚固的铠甲,从盔甲样式来看,显然是德里王国的将领。

在他的面前伏着多具尸体,身上都穿着威武军团的盔甲,显然是圣安王国的战士想要冲进石屋,却被这个敌将持剑拦住,当场杀死。坚固的圆形石屋除了这一个入口之外,在圆形的石壁外侧,还有十几个小小的视窗开在高处,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德里王国的士兵,手中拿着弓弩,警戒的对准外面,似是在负隅顽抗。

而石屋的附近,地面上散乱躺倒着大量的尸体,身上都穿着威武军团的盔甲,显然是在攻击的时候,被敌人乱箭射杀。

法努骑着战马,带着部下陪在苔丝的身边,指着那座坚固的石屋,汗颜说道:“我们的战士攻击了许多次,还是无法攻破敌人的防御,里面的那个将领很棘手,武技既高,又占了地利,他一个人堵在通道处,我们的战士都冲不进去。我已经派人去运攻城武器,只要攻城重器一到,先撞碎敌人藏身的石屋,纵使他们有天大的本领,也抵挡不住我军精锐骑兵的冲锋!”

苔丝望着前方的巨大圆形石屋,默然不语。

他们这次轻骑攻击敌国都城,早就将所有辎重全部丢弃,那里还有什么攻城重器?若是要从敌国都城中寻找,也未必能找得到;若想自己重新制造,只怕等到造好之际,莱欧圣女早就遭遇到什么不测了。

想起圣女殿下的安危,苔丝心急如焚。曾经和艾尔华有过合体亲密经历的她,凭着女性的直觉,敏锐的懧定这个石屋就是艾尔华消失的地方,他若在一进宫之后便猛冲石屋之中,现在又会在那里呢?

看着对面石屋中挥着血淋淋的宝剑,还做着嚣张姿势的敌将,苔丝狠狠一咬樱唇,心想:“我的身体已经不再纯净,纵然回到圣安王国,也无颜进入圣女修道院,就让我这不洁之身,为我敬爱的圣女殿下,做出最后的牺牲吧!”

被艾尔华爱抚舔咬过无数次的修长美腿狠狠一夹马腹,骏马如闪电般的冲了出去,疾驰向前,飞速射向巨大的圆形石屋。

法努根本没有想到苔丝修女竟然会做出如此鲁莽的举动,尚未来得及拦住她,便见她已经纵马冲出十几步,不禁急得脸色大变,狂喝道:“快放箭!掩护苔丝修女大人,不要让敌人放箭伤到她!”

在他身后,大批战士连忙擎起弓弩,将漫天箭雨射向敌人据守的圆形石屋。

箭矢漫天落下,大都射在石屋的外墙壁上,撞击跌落,只有少数几枝从视窗中射入,将守在视窗中的敌兵射伤。

那些敌兵也看到苔丝纵马驰来,有两个敌兵冒着箭雨放箭射向她,却被外面射来的箭雨射入视窗中射中,被同伴抬了下去,剩下的敌兵大都躲离视窗,只留下观察哨提防着敌兵大举来袭。在他们看来,只不过十一个敌人冲上来,不会有太大的威胁,要知道,他们武技高强的科撒队长还持剑堵在唯一的入口处呢!

王宫侍卫的中队长科撒提着重剑,饶有兴趣的看着从外面冲来的那个美貌修女,现在这么有勇气的女人可不多见,一看就知道是圣女修道院出来的战斗修女。

他本来是负责守卫王宫西部区域的,当时正在西区防备敌人越墙而入,突然听到部下紧急来报,骆里大人在宫门前被敌将击杀,敌将已经一马当先,冲入宫中,直奔地牢的方向而去。

科撒听得脸色大变,也顾不得守卫西区,立即率领部下直奔地牢,到了地牢入口处的圆形石屋,只看到石屋里面躺着满地同伴的尸首,还有一匹敌人的战马,敌将却不知道那里去了。

以他的品级是不够资格进入地牢的,何况女王陛下也曾下令,禁止任何人私自进入地牢。不过这种时刻他也顾不了这么多,立即检查地牢的大门,发现上面有撞击的痕迹。

据他猜测,恐怕是敌将疾冲进来,骤施突袭,挥刀杀死了所有守卫地牢的战士,又撞开了地牢的大门,冲了进去。

若是这样看来,只怕在地牢中的女王陛下也有危险了!

科撒心急如焚,立即下令士兵们随自己进入地牢通道中擒王护驾,谁知道牢门里面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怎么也撞不开,科撒手中又没有什么重的撞击工具,正急得用重剑狠劈牢门的时候,敌军又大举杀到,将地牢入口石屋附近的守兵乱刀砍杀,接着又向石屋里头冲来。

危机时刻,科撒当机立断,自己率领部下牢牢守卫在石屋之中,不让敌人接近地牢的入口就。至于女王陛下,他也只是猜测埃斯特拉女王在地牢里面,因为这些天她常去看地牢里面的莱欧圣女。实际上女王陛下的行踪也并没有权利知道得很清楚,若是女王陛下不在里面,他这么拚命冲进去,也未必有用。

何况他猜测埃斯特拉女王身边一定有守卫,那个敌将冲进去,纵使遇到了女王陛下,女王身边的守卫也有可能会解决掉他,而且地牢中遍布着无尽杀机,不知就里的敌将冲进地牢中,只怕会被凶险的机关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一根!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守住这里,如让敌军攻进来就走关在地牢里面的莱欧圣女,只要我能坚持到援军杀来,清掉外面的敌军,便可以保证敌国的圣女不让敌军就走,这将是大功一件!”科撒暗自思量着。

计划已定,科萨索性让部下在地牢外面又加了几把重锁,放下三根外门栓横在牢门外面,不让里面的人能够轻易出来,而他自己则带着部下一心一意坚守石屋,阻挡地牢里面和石屋外面的敌人回合。

他的武技师从骆里,又经历了长期的苦练和沙场战斗,已渐趋炉火纯青之势,单人独剑守在狭窄的通道处,敌人竟然攻不进来。石屋作为地牢的入口,当初又建筑的极为坚固,易守难攻,看着敌人在外面急得乱转,科撒不由得哈哈大笑,让他紧张的部下们也不禁心情为之一松,个个小心谨慎的守卫着这座至关重要的石屋。

此时苔丝纵马疾冲而来,挥起长剑,拨开射向自己的两、三枝羽箭,闪电般的冲向石屋的通道。

通道虽然并不宽阔,却也勉强可以让战马通过,高度也不低,苔丝骑在马上,头上距屋顶仍有很大的空间,而她胯下战马本来就是雄骏的好马,又久经战阵,当下飞速疾驰,踏过地面上散乱的尸首i,疾冲向前方手持重剑的敌将。

在如飞般的马速下,十几步的通道转眼即过,战马越过通道,飞速撞向敌将科撒。

若让它撞在身上,科撒至少也会口吐鲜血,难有再战之力,不过既然设计了这个石屋堡垒,便有应对单个骑兵冲锋之策。

在科撒的身后,一名守兵迅速拉动机关,霎时间,在通道的尽头处,三道铁栏突然从通道两侧的石壁中穿出,拦在战马前方。

战马疾冲的速度何等之快,当下已经收脚不住,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高大的战马重重的撞击在粗大的铁棍上面,发出剧烈的撞击声,响彻整个石屋。

粗大的铁棍在这么一撞之下,瞬间出现了巨大的弯曲弧形,战马也在撞击中受了重伤,嘶声哀鸣着,软软的倒在地上,口吐着鲜血。

科撒的身后,士兵们大声笑着,欢快的看向那匹倒霉的战马,在他们想来,马上得敌人应该也在这么一撞之下失去了战斗力,再也没有攻击的力量了。

科撒却是面色冷漠,眼中射出警戒的光芒,手中紧握剑把,愣愣的看向前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在马背上,飞起一个白色身影,翩然在空中飞射而来,以优美的姿势持剑刺向科撒的面门。

那是苔丝修女,在撞击前的一刻,她已经手按马首纵身跃起,紧握长剑剑把,凌空刺向前方的敌将。

科撒怒笑一声,举起重剑,狠狠一剑劈在苔丝的剑尖上,金铁交鸣声锵然响亮。

一股大力从剑尖传来,科萨虎躯剧震,脚下支撑不住,不由得“蹬、蹬、蹬”向后倒退三步,勉强站稳脚跟,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难受至极,忍不住张开口,“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战马疾冲的速度,加上苔丝本身的力量,被苔丝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加入到对敌将的重击之中,顿时将科撒击退,让她顺利的冲出了狭窄的通道,闯进了石屋之中。

她尚未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两把钢刀便从两侧凌厉劈来,刀声阵阵,煞气凌人。

苔丝娇喝一声,传自莱欧圣女的精妙剑法顿时从手中施展出来,闪电般的向两边刺去,“嗤、嗤”两声,剑尖破空声响起,两边透施突袭的敌兵大声惨叫着,跌落到一边的地板上面,中剑处鲜血狂喷。

圆形的巨大石屋里面,有着十几名凶悍敌兵,见同伴受伤,都大声怒吼着挥刀冲上前去,只望能在最短时间里乱刀劈杀这个战斗修女,铲除这个强大的隐患!

“在无数个年头之前,魔与神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大战……”在激烈的欢好过后,魔神少女偎依在艾尔华怀中,用她附体的埃斯特拉女王的声音,幽幽的说着。

艾尔华轻轻的拥抱着她,双手从后面伸过去,紧紧抓住她丰满滑嫩的乳房,头却抬了起来,仰望着虚空中漂浮着的美丽少女,眼神炽烈而充满欲望。

魔神少女能够感觉到他的目光,并不责怪他听得不用心,反而在唇边露出了一抹欣喜羞涩的微笑,温柔妩媚的继续说道:“战斗进行得十分惨烈,导致双方都受了很大的损失,可是魔与神已经无法再和平共存,他们还是只能将战争继续下去……”

艾尔华揉弄着她雪白柔滑的香乳,嘴里随口问道:“是那一方打赢了?”

魔神少女轻轻叹息着,幽幽的说道:“结果是两败俱伤,在我们这一方,参战的魔神大都战死了,神界那一方损失也差不多。即使像我这样存活下来的,也都陷入了沉睡,希望透过漫漫的睡眠来恢复实力,进行下一轮的较量。”

艾尔华看着虚空中漂浮着的魔神少女的真身,惋惜的说道:“这么说来,你也是在沉睡中,可是为什么还能附身到埃斯特拉女王的身上呢?”

魔神少女淡淡的说:“因为她是我的信徒,虔诚的信仰我,每天对我顶礼膜拜。虽然我在沉睡中,但是偶尔也能醒来,用我的一支发出意旨,让我的信徒明白我的命令。她从我这里得到了许多修炼的方法,经过了多年的修炼,勉强让她的身体可以承受我巨大的力量,我才能附身在她的身上,这样面对面的和你说话。”

艾尔华看着她在虚空中的真身,又被引发了兴致,淫笑道:“真的是面对面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挺腰向前一顶,粗大的魔电龙枪从后面进入了她紧窄的娇嫩花径,缓慢的抽插起来。

刚才的电流刺激又一次在她美妙的花径中出现,轻轻地流动在艾尔华的肉棒上面,虽然没有刚才那样强烈,却也是一样的销魂,顿时让艾尔华兴奋不已。

魔神少女幽幽的叹息呻吟,声音娇媚销魂,反过手去抓住他粗长的肉棒根部,媚声道:“不要乱动,人家在跟你讲故事……哦!好大……”

她娇喘了一阵子,勉强提起精神,在艾尔华缓慢而温柔的抽插下,继续说道:“沉睡了这么久,我要付出很大的力量才能附到她的身上,不过这都是值得的,因为我从你的身上可以得到更大的力量,让我更快的恢复过来,让我的真身能快点从漫漫的沉睡中清醒。”

“我怎么能给你力量?”艾尔华惊奇的问道L:“你是这么强大的魔神,而我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魔神少女回过头,娇媚的看了他一眼,轻轻吻着他的嘴唇,柔声道:“因为你是魔神龙枪的拥有者啊!你可知道自己是远古时魔电龙枪大魔神的转世?”

这番话如同飓风般迎面吹来,瞬间吹散了艾尔华的一切杂念,肉棒被魔神少女紧窄的花径夹着,这是也惊讶的挺立起来,他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怀中的美女,吃吃的叫道:“你、你说什么?”

魔神少女美丽的脸上,露出了充满欣慰的娇媚笑容,用最温柔的声音,轻轻的说:“我已经等了你无数个年头,你终于从遥远的异界回到我的身边,欢迎你,伟大的魔电龙枪魔神陛下。”

艾尔华瞪大的眼睛几乎要把她吞噬,呆呆的看着她,几乎丧失了一切思维,让他无法动弹,只有心脏和肉棒还在剧烈的跳动着,让敏感的魔神少女娇声呻吟,努力挺动着香臀向后面挤去,让肉棒更深的进入紧窄湿润的花径里面。

许久之后,艾尔华终于回过神来,舔了舔嘴唇,涩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什么大魔神的转世?”

“因为魔电龙枪只有伟大的陛下才能拥有,无数个年头之间,没有在任何种族的男性中出现过。”魔神少女平静的诉说着,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柔情蜜意。

艾尔华努力的吞着唾液,湿润着干涩的嗓子,而魔神少女已经将他的身体按倒在虚空中,然后把娇躯压在他的身上,努力转过身体,让肉棒在花径中旋转着,柔滑的香臀在德胯部摩擦旋转,直到用跨坐的方式骑到他的身上,修长美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让肉棒刺入玉体最深处,才低下头来,看着英俊的面容,柔柔的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在最后的一战中,你中了神族的埋伏,被他们的至高神率领几个战神团团围住,集合了他们残存的神力,对你发起无耻的攻击……”

艾尔华心理明白,既然两军作战,就没有什么无耻不无耻的,不过他急着知道后面的事情,也就没有心情去纠正魔神少女充满个人感情色彩的描述,只是竖起耳朵,仔细地倾听着,看着魔神少女轻启樱唇,幽幽的说道:“那时你是所有魔神中最强大的一个,他们害怕你的力量,所以只能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你。在你最后的拚力一击中,他们也都完了,神族最强的战斗力集团就这样被你一击消灭了。”

“那我呢?”艾尔华脱口问道,说完才惊觉这样的问法,是真的把自己以那个魔电龙枪魔神的分身自居了。

忧伤的目光从魔神少女的眼中透出,她垂下头,幽幽的说:“你那拥有最强力量的身体在他们的神力合力攻击下,烟消云散,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可是根据掌握空间变化之秘的魔神撒拉的推测,你很有可能是跨越巨大的空间裂缝,去了遥远的异界,或许有一天能够回来我们这个世界。”

“这么说……我真是魔神转世?不知道在我们的那个世界里,我在平凡人当中转世了多少代,难道我的前世也是杀人如麻的名将或霸王吗?”艾尔华在心理默默地思考着,感觉到对自己的身世充满惊异的情感。

魔神少女抬起美眸,里面隐隐含着泪水,用光芒闪烁的炽烈目光兴奋得看着他,突然扑到他的怀中,紧紧地拥抱着他,兴高采烈的娇声笑道:“可是你终于回来了!只要你能回来,我们不管是去了多少强大的魔神,都还会有足够的力量将残余的敌人彻底消灭,最后的胜利终究是属于我们的!”

艾尔华机械的身处手臂,搂住她的香躯,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光洁赤裸的玉背,听着她把樱唇凑到自己耳边,喃喃诉说着这无数年头来的思念之情,许久之后,终于渐渐接受了自己可能是魔神转世的惊人事实,也让他激动地心情渐趋平静。

听到魔神少女又开始兴奋得描画着该怎么样去攻击敌对的神,来报复这些年来的刻骨仇恨,艾尔华忍不住插嘴问道:“可是你看我现在这样,和你强大至极的力量比起来,我的力量这么小,怎么帮得上你呢?”

魔神少女抬起头来,轻轻吻着他的嘴唇,媚声娇笑道:“你刚刚转世回来,一开始的时候,力量当然会变小啊!将来你的实力会渐渐的增大,直到恢复你原来的强大力量,而且就算你现在什么力量都没有,不是还有它,这根威力强大的魔电龙枪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纤纤玉手兴奋得伸了下去,在自己与他结合的地方抚摸着,修长玉指握住湿淋淋的肉棒,爱不释手的捏来捏去,樱唇不停的亲吻着艾尔华的嘴唇。

艾尔华回吻了几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下体,有些纳闷的问道:“除了用来干女人之外,我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特殊的威力啊?”

魔神少女却搂住他的脖子,兴奋得笑道:“它的威力就是对我们这样的女性魔神有着强烈的刺激,能让我们得到巨大的力量,对于恢复实力很有帮助。你说,这不是很有用的力量吗?”

艾尔华听得眼睛闪闪发光,按耐不住胸中的兴奋与欲火,失声叫道:“那我去干你的真身吧!让你更快的恢复过来。”

刚才那具美妙躯体只是接近了他,让他看得很清楚,却没有碰到她的身体。在他和魔神少女干的火热朝天又射精之后,娇躯再度飘远就,顿时让艾尔华感到若有所失。

他放下被魔神少女占据的埃斯特拉女王的性感躯体,纵身向她的真身跃去,一心一意只想干上这具美妙绝伦的少女玉体。

在虚空中,他的身体疾速飞行,很快便接近了那具美妙的胴体,他用自己的意念停了下来。

由于失去了前世的记忆,他现在并没有在虚空中穿行的经验,但是他知道魔神少女一定会来帮助他,不会让他犯什么太大的错误,果然在试验之下,他轻松的在虚空中自如的行走着,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看着这个充满巨大诱惑力的美丽少女,艾尔华的眼睛闪闪发光,整个人剧烈的喘息着,并且立刻伸出手去抚摸她诱人的娇躯。

在他的身后,俯身在女王身上的魔神少女已经坐了起来,带着淡淡的紧张,微笑着看他伸手去摸自己的真身,完全没有阻止她的行动。

艾尔华的指尖缓缓的伸向虚空中少女的香肩,就在即将碰触到她那晶莹光滑的肌肤时,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从少女的躯体奔涌出来,重重的撞在艾尔华的身上。

这股力量强大到了极点,艾尔华就像暴风中的小小树叶,丝毫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闪电般的被击飞出去,身体划过虚空,飞速射向远方。

虚空中魔神少女挥舞着手臂,将那个大胆碰触自己真身的少年从远处召回,一把将他抱在怀中,娇笑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艾尔华喘息着,摇头道:“不怎么样!为什么不能碰到你的真身?”

魔神少女轻吻着他的脸颊,柔声说道:“因为你的实力还不够,耐心的等待吧!总有一天,你将会拥有超越我的强大力量。”

艾尔华皱起眉头,沮丧的问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足够的力量碰到你的真身呢?”

魔神少女轻咬樱唇,忍住嘴边欣喜地笑容,将脸贴在他的怀中,柔声道:“如果要走捷径的话,嗯……只要你能够干到圣女修道院里的所有圣女,吸收了她们的力量,你就会有足够的实力来碰触到我的身体。”

艾尔华听得精神一振,这本来就是他和小魔女的目标,现在更让他增加了强大的信念,发誓要为了自己坚定的信仰,把所有的圣女都收为胯下之奴,完成这件旷古未有的伟大事业!

就在艾尔华充满豪情壮志的时候,在拥有无数石室的宽阔地牢之中,还有一颗心也在剧烈的跳动着,充满了夙愿以偿的狂喜情绪。

在远处一间密闭的石室中间,一个留着粉红色头发、模样可爱至极的少女,身上穿着华丽可爱的粉红色宫廷长裙,正紧紧地拥抱着一个青色头发的美丽少女,并且不顾对方的挣扎哭喊,用力的压在她的身上,肉嫩的樱唇迷乱的在她的洁白玉颊上乱吻,最后落在她的樱唇上,用力的亲吻着她,甚至将柔滑的小舌探入她的口中,与她纯洁的香舌紧紧地缠绕在一起,肆意的吮吸着她口中的香津,陶醉的品味着那美妙的滋味,然后缓缓地咽下腹中。

德里王国最高贵的两位公主殿下,就用这种奇异的姿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当她们吻得几乎透不过来气的时候,琪娜娜公主终于抬起头,眼神迷乱的看着自己的亲姐姐,注视着那张让她梦想了许多年的美丽脸庞,颤抖的低下头,将樱唇凑到自己亲姐姐的耳旁,幽幽的说道:“姐姐,一定是伟大的魔神显灵,才会让我这么幸运和你做了姐妹,并且能够今天得到你,我发誓,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抑制不住的欣喜微笑出现在她的唇边,一想到即将到来的美妙场景,亲手夺取塞西莉亚公主贞节的刹那的狂喜体验,就让她心脏乱跳,脸上布满红霞,让她的样子看起来美丽可爱至极,几乎要胜过世上所有美丽的公主。

在琪娜娜公主的心中,充满了对伟大魔神的崇敬和感激,可是她却不知道,她最崇拜的伟大魔神,此时就在不远处的石室里头,附在她母亲的身上,和男人进行着激烈缠绵的云雨交欢。

她更不知道的是,她多年以来怀有的夙愿,对于自己亲姐姐的强烈欲望与所有图谋,都将因为她所信仰的伟大魔神的人类情夫,在这一个漫长的夜晚中,被彻底击成无数个碎片!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