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奇缘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1:09

第一回纯情女貌倾城运交华盖侍老翁抚幼子慈惠淑贤

香港。

一座装璜精美的摩天大厦,上面竖着一个硕大的牌子:“洁琼实业总公司”。

在公司三楼的大会议室内,正在召开各部主任的会议,大约有五十多人。

这个超级公司,员工达五千多人,下面附属的企业有二十多家,有商业,有工厂,还有几个服务业。

主持会议的是一位衣着雍容华贵、气质典雅轩昂的女子,仙姿佚貌,丰神绝代,看上去,不到三十岁。

她就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慕容洁琼!她是香港着名的女强人,在海外也是颇有声望的企业家!

会议正在讨论公司经营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各部门负责人意见不一,争执得十分激烈。

慕容洁琼静静地坐在那里倾听人们的发言,秀眉微蹙,时而点头,时而微笑,时而摇头。这是她每次开会的习惯:从不抢先发言,等最后总结决断。公司上下都知道:一旦她下了决心,便是圣旨,任何人都不敢违抗!

会议进行到中午十二点时,只见她把手边的一个按纽钦了一下,铃声骤起,人们立即停止了讨论,因为这铃声是总经理作总结发言的通知!

慕容洁琼微微欠身,轻轻地说:“诸位,已经讨论了两个小时,各种意见我都听明白了,现在提出我对这个问题的意见……”

只见她侃侃而谈,思路清晰,有理有据,说服力极强,将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剖析得使人听来十分简单、观点明确。她在公司中的崇高威望,全是靠她的精湛的见解、惊人的才干、超人的气度取得的。

人们根据以往的经验都知道,无论总经理如何决策,她总是对的,因为她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打则必胜。所以,所有的员工,无论上层还是下层,对她都充满敬仰和依赖。

她刚要宣布会议结束。正在这时,一名侍应生进来,小声对她说了几句。

只见慕容洁琼的眼中射出欣喜的光辉,轻声“啊”了一声,便立即对大家说:“请诸位稍候,我出去迎接一个人来,给大家引见!”说完便勿勿出去了。

下面开始议论,都在猜测是什么人来了,以致使他们敬爱的总经理如此隆重地亲自出去迎接?

正在这时,只见慕容洁琼步态轻盈地带着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他们手牵着手,身体贴得很近,显得那么亲热。

到了主席座位前,她满面春风地向年轻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站在自己身边,然后兴奋地向大家宣布:“诸位!我来向大家引见,这位是我的儿子司马伟。

他今年十九岁,刚刚从美国哈佛大学管理专业毕业回来!我准备将他安排在自己的身边工作,争取尽快把他培养成本公司的总经理,以接替我的位置。所以,请诸位今后多多关照!”

那年轻人得体地微笑着,很文雅地向大家鞠了一躬。

慕容洁琼满意地点头,然后宣布:“好!请诸位回去后按我刚才的布置分别执行。如果发生意外,请立即向我报告。现在散会!”

待大家都出去以后,慕容洁琼拉着司马伟的手,一起坐下,另一只手在他的头上抚摩着,说道:“阿伟,回来也不给妈咪来个,好让我去接你呀!”

司马伟调皮地笑道:“我是想让妈咪惊喜一下的!”

※ ※ ※ ※ ※ ※ ※ ※ ※ ※ ※ ※回到家中,母子二人吃过晚饭,便促膝谈心,直到深夜。阿伟详细地向妈咪讲述了自己在美国的的情况,慕容洁琼还询问他父亲在美国的情况。直至半夜一点锺,母子才恋恋不舍地各自回房去睡。

慕容洁琼看上去只有二十四五岁,而她的实际年龄却有三十五岁。她的相貌长得极美,那脸庞、那鼻眼、那身材、那一笑一蹙的神态,都可以说是天下难寻的,而且她的气质高贵、成熟而端庄。

她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大学教授。十几年前,她就是全城公认的第一美女,十八岁时,她在亚姐选美竞赛中,荣获第一,芳名一时大燥。

那时,她交了一个相貌人品都很出众的男朋友,二人相亲相爱,十分和协。

不幸的是,她的恋人由於一次车祸死亡,使她痛不欲生。

正在这时,她的父亲也不幸病逝。她早年丧母,现又失父,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她的父亲是大学教授,积蓄无多,很难维持她的深造和生活。於是,经人说合,嫁给了现在的丈夫,也就是司马伟的父亲司马俊雄。

丈夫比她大二十岁。他的前妻留下的三个子女,当时都还小,是她把他们一一带大的。她结婚后,采取了避孕措施,并无所出。全家人过得很和睦,也算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由於她没有生育,加上坚持健美锻炼,所以,虽届不惑之年,身材仍然保持少女时代的苗条和丰满,一米六五的个子,纤腿修长,“三七、二五、三六”的三围,蜂腰轻盈婀娜,体态曲线优美,皮肤细腻白嫩,白中透红,真可以说得上是风姿绰约。所以无论谁见了她,都异口同声地说她最多二十余岁。

她至今仍保持天生佼美的容貌,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樱桃小口,鼻若悬胆。那一只会说话的多情眼睛,更是顾盼生辉,沉鱼落雁。

前不久,有人评论她的眼睛时曾经说过:“只眸清澈明亮,水汪汪的,黑白分明,流露出聪慧、温柔、多情和略带羞涩的神彩,配上长长的睫毛,大有一瞥勾人魂、再瞥夺人魄的寐力。”

不少人认为她有惊天的容貌与骄人的身段,都是上帝的杰作,应该从事模特或演员的职业,但她对此不屑一顾,她觉得自己不适合於此类职业。

她有端庄、大方的风度,腼腆、文静的气质,还有知识女性的典雅,见了男人总是怕羞,为人单纯无邪,属於“纯情玉女”式的人,不喜欢过多地出头露面。

虽然在人前她不好意思夸耀,但当自己独自一人时,却时时喜欢揽镜自赏。

说真心话,她找不到自己的缺点。

唯一遗憾的是,她这如花似玉的人儿竟嫁了一个比她大二十岁的丈夫,而且,自结婚以来,在性生活上一直未得到过满足。

但由於她天生的气质和善良的本性,却是安於现状的。虽然锺意於她、企图挑逗她和勾搭她的美貌而权势的男人不知几何,但她从来没有萌生过“出墙红杏”

的念头。所以一些风流男人背后给了她一个“带剌的红玫瑰”之雅号。她反以此为自豪。

后来,两个大的子女都已成家出去了。丈夫把香港的公司交给她经营,以她的名字命名,自己则在美国的另一间大公司,长驻美国,每年只回来一个月渡假。

家中经常只有她和小儿子母子二人。她的小儿子叫司马伟,家人都昵称他“阿伟”。她嫁到这个家时,年方十九,而阿伟才三岁。

说也奇怪,自他母亲去世后,这孩子经常啼哭,包括他父亲和褓姆在内,谁也不跟。但慕容洁琼一进他家门,孩子便一下扑进她的怀中,抱着她叫妈咪,好象她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大家都惊异地说:“这孩子与他的新母亲真是有缘份。”

她也特别感动和高兴。

自那以后,洁琼便一直把他带在身边,晚上也跟着自己睡觉。可以说,这孩子是在她的怀抱中长大的。

直到他十二岁时,她见阿伟已经长大,按照“男大避母”的古训,才安排他独自住一个屋。

她除了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他,还为他选择最好的学校,使他顺利地完成了小学、中学学业。

她是那么爱他,并决心把他塑造成一个她理想中的标准男子汉。她注意他的一言一行,培养他高尚的品德、操行和气质,并身体力行地对他进行熏陶感染,常常给他讲述古今中外的名人故事,教导他怎样做人处事。

为了让他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她除了督促他学好学校的各种课程外,还指导他博览群书,尤其是中国古代的文化典籍,包括了经史子集中的着名篇章。

因为当时香港的学校中,只开数理和西方文化课程,而对国学却放在无足轻重的地位。

她认为,作为中国人,决不可淡薄了自己祖国的传统文化。为此,她不仅指导他读什么书,而且还常常亲自给讲解中国历史以及名文佳作。

她还培养他诗词歌赋及音乐、绘画等艺术类的知识和能力。因为在这些方面,她都是有根基的,当年其父在中国文化领域造诣颇深,使她从小便受到熏陶,还让她跟着名的乐师、画家修习过艺术。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 15:08重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