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人妻小舅妈下

大雨下了一夜,早晨终于停了,阳光普照,透过窗帘柔柔地洒在房间里,柳

彤疲惫地睁开双眼,头昏脑胀,全身散架了般无力动弹,柔美的身体仍然荡漾着

高潮的余韵,身边的大男孩睡得很沉,一只手仍然紧紧攀附着她饱满的乳房,半

硬的阴茎调皮地抵着她的臀缝……昨天就是这根东西不知疲倦地把自己弄得死去

活来……柳彤满脑子闪过昨天的疯狂画面,这孩子的体力着实惊人,简直是个怪

物,从下午开始,基本没停过,连吃晚饭的时候柳彤都是下身含着他的惊人粗大,

坐在他腿上,吃几口又插弄几下,就算半夜里都中间醒来弄了两回,床上到处洒

满了两人的体液,湿乎乎的,滑腻的下身有些肿了,但麻酥酥的,稍微碰到就全

身哆嗦,柳彤心里懊悔万分,昨天连续的做爱让她根本没有机会思考,终于走到

这一步了,以后怎么办啊。

乳房上的手开始缓缓揉动起来,小天醒来了,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粗大迅速

硬挺,在侧躺的柳彤身后轻轻顶动,轻车熟路地探到她的穴口,柳彤轻喘着,下

意识稍微调整了下身的姿势,认命般任凭那火热熟悉的巨大又一次插入。小天插

入后并没有继续,只是让粗大的阴茎深深顶着,享受穴肉若有若无的收缩,他爱

煞这个床上和平常反差巨大的绝美人妻,记得昨天到了后半段若是他主动强势,

风情万种的小舅妈就会一边噫噫啊啊地叫着,一边娇弱无力地抵挡,可自己停下

来,欣赏到的又是小舅妈含羞带怯,欲盖弥彰地主动迎合挑逗,正是这种巨大香

艳的反差让他深深着迷,现在他又想看看小舅妈柳彤的反应。

柳彤很明白小天恶作剧般的心思,又羞又无奈,可体内的充实满胀的绝顶快

感驱使她不得不不停翘高屁股,收缩小腹,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

小天扳过柳彤的绝美脸庞,吻去那行泪,一夜间他时候成熟了很多,这个成

熟是指对待女人的脆弱时,「小舅妈,宝贝,别哭,舒服么?」看着柳彤赌气地

嘟着嘴,忍不住吻了上去,良久才分开。

「以后,别叫我舅妈……你这样……弄我,还叫舅妈……」柳彤说出弄字的

时候,小天明显感觉到穴肉一阵紧缩。

「那叫你彤彤姐咯……」小天翻身压住柳彤,强壮的身体死死贴合

着身少妇姐姐的臀背,火热的阴茎牢牢扎进柳彤的最深处,「可是我喜欢一边叫

你小舅妈,一边弄你……一边……干你……操你……」

天雷勾动地火般柳彤的淫叫毫不掩饰的响起,这种最深入的体位,那些禁忌

下流的话语,无一不让她有种绝顶的变态般的快感,嘴里胡乱叫着:「不……不

要……操……我……啊……好深……不行……不能这么……弄……」美臀却顽强

地翘高,结实地承受着猛烈的撞击。

「舅妈,小舅妈,我要操死你……干死你……肏死你……」小天言语越来越

下流,昨天光顾着享受这个迷人舅妈的身体了,基本没什么交流,现在他要好好

地慢慢地品尝……王力坐在豪华的办公室里,从落地窗望出去,高耸的小蛮腰就

在眼前,自己终于征服了这个城市,通过几个礼拜的努力,新公司顺利落成,人

员到位且得力,业务已经全面开展,前景一片光明,疲倦揉了揉太阳穴,这阵子

确实让他心力交瘁,再过几天,等那笔货款到帐自己在这边的行程就可以告里段

落了,想起家里美丽的妻子,王力有种复杂的感情,柳彤这种女人是任何男人做

梦都想拥有的,可是自己……不过还好……王力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包装及其高

档的小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一粒药丸,这是他一个国外客户介绍给他的一种壮阳

药,说到壮阳药,他不是没试过,什么伟哥,什么希爱力,中药祖传偏方也试过

不少,作用都不大,听着别人都说效果不错,他知道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男

人有事业,有娇妻,可小弟弟不争气,这个讽刺太大了。他手里的药丸是种强力

特效药,据说还没拿到任何一个国家的销售许可,只是在一些权贵的圈子里流行。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一个靓丽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这是他的助理晓岚,

一个二十三岁的南方美女,身材好得让人流鼻血,虽然自己的妻子柳彤也是女人

中的极品,但晓岚的年轻活力,泼辣干练而又细微体贴让王力有种耳目一新的感

觉,今天晓岚穿了件浅粉的真丝衬衫,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步子轻微颤动,海蓝

色的紧身短裙恰到好处的裹住浑圆挺翘的臀部,修长的双腿穿着双浅肉色丝袜,

应该是长筒吊带袜,王力看到了不小心露出的蕾丝袜口。

晓岚注意到了豪华办公桌后男人有意无意扫过自己特意露出袜口的大腿,若

无其事地微笑道:「王总早,这是今天的报纸,咖啡我马上给送给来。」

「哦,晓岚,谢谢,对了,提醒财务,那笔货款到了马上告诉我。」王力看

到了晓岚俯身放报纸时衣领里两团白得耀眼的肉球,一朵紫色的玫瑰纹在左边高

高耸立的乳球上格外显眼,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好的王总,我先出去了。」晓岚眼角越过扫过男人微微隆起的裆部,转身

走出了办公室。

王力盯着晓岚摇曳生姿的背影,才发现美女助理的短裙在屁股后两腿间有一

道开得高高的分叉,那个位置的话,似乎是方便男人的阴茎随时插入。王力突然

无比想念妻子柳彤的身体。

远方的王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娇艳的美妻此时的淫靡姿态。

柳彤跪在床边,身子挺在小天分开的双腿中间,上身赤裸着,那对36D的

饱满将一根粗长的阴茎夹在肉球中间,低头吮吸着从乳肉间高高顶出的硕大龟头,

身子轻轻地上下起伏,微微抬高的雪白屁股下嗡嗡作响,隐约可以看到一根……

不对……是两根电动按摩棒正分别在她腿间高频地震动……娇媚的眼神不时地飞

扬,粉红的丁香顽皮地缠绕着紫红的龟头,小天呼吸不畅:「哦……小舅妈……

太好了……怎么样?我的鸡巴比舅舅的爽多了吧……啊……别咬……」

「小坏蛋……」,柳彤站起身子,把小天推倒在床上,拔出湿淋淋的两根电

动棒,分开被咖啡色吊带袜裹着的美腿,近十厘米的粉色高跟也不脱了,跨骑在

那根高高立起的粗大上方,熟练地沉下身子,喔的一声轻叫,「不许提他,嗯哼

……」

那根东西虽然已经在自己体内进出无数次,但每次插入都是那么的美妙,柳

彤惊讶于自己永不满足的欲望,本来两人在浴室里弄完了后,出来穿衣服准备去

吃早饭,那知看见自己穿上性感的丝袜高跟后小天又扑了上来,于是又成了这样。

小天抬身含住一只跳动的乳尖,一手顺着优美弧度的腰臀探到柳彤的臀缝间,

中指抵进美人妻的肛门,「小舅妈,这里也想要吧……被两根东西插要更舒服是

吧……」

「啊……别……说……啊……是……是的……嗯……手指……别拔出来……

我……我要……两根……一起……」

「骚舅妈……好……浪……」小天摸过一根电动按摩棒,捅进柳彤的菊门,

搂着她的纤腰大力上顶,他忘不了那天偷窥小舅妈和舅舅做爱的景象,如今他也

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好。

「啊……别说了……啊……嗯……都是……你……」柳彤羞耻的同时有种受

虐的快感。自己又要高潮了。

王力鬼使神差地把那颗药吞了,小腹下一种久违的火热,那根东西在几分钟

后居然硬得发痛,粗壮得连自己也没想到,王力颤抖着伸手握住久违的坚硬,就

在宽大的办公室里借着办公桌的遮挡熟练地套弄起来,嘴里哼哼着:「彤彤……

哦……」药可以再买,但现在他要好好释放一下。

晓岚端着咖啡进来时,王力抑制不住地射精了,精液洒满了桌面,看着美丽

助理惊吓的神情,王力无地自容。

晓岚放下咖啡转身就走,王力呐呐地道:「晓岚……你……」却看见美女助

理锁上了门,踩着摇曳的步子走过来,拉开大班椅,跪在自己腿间,低头含住自

己沾满精液但仍旧坚硬无比的阴茎……脑海闪过一个念头——一定要多买点这种

药!

柳彤终于硬下心肠阻止了小天无休止地求欢,一来觉得太荒唐了,二来也是

怕这个年轻男孩纵欲过度伤了身体,其实自己还可以的……小天恋恋不舍地被舅

妈拖着下了楼,好几次的纠缠都被舅妈坚决地抵挡了,也就老实了,昨天和今早

的连续疯狂放纵确实就连他这种体格也有点累了,主要是肚子饿得受不住了,看

着端庄温柔的身影在厨房忙碌,谁能想到这个身体曾大胆淫荡至极地和他抵死缠

绵,心里满满的幸福感。

这时柳彤的响了,柳彤摆好早餐,示意小天快吃,拿起一看,是青

青的号码,心里一突。

「彤彤!亲爱的,我回来了,快来机场接我,我半个小时后落地,想死你了!」

青青那边不由分说挂断了,柳彤拿着发呆。

「怎么啦?小舅妈,是谁啊?」小天满嘴食物。

「你青青姐回来了,让我去机场接她……」柳彤盯着小天,眼睛亮亮的,

「那天你和她上床我看到了。」

「啊……」小天不知所措地呆住了。

「啊什么啊」柳彤看着男孩纠结后悔的神态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都和他

这样了,比青青更不堪,「等会和我一起去!」

「小舅妈……彤彤姐……」小天弱弱的偷看柳彤的反应,「你不生气?」

「小流氓,我生气又怎么样,我们两姐妹都让你……青青可是我最重要的朋

友,才不会为了你这个小变态……啊……你……干什么……」说话当口,感觉男

孩的手又探入自己腿间,那一点点不快被灵活的手指搅动得灰飞烟灭。

「彤彤宝贝真好」小天都想不到事情居然就这么简单,看着小舅妈娇羞通红

的神态,又忍不住了,「我又想狠狠地肏你了!」

「不行……现在……不行……」柳彤又羞又怕,心里还有些得宠的小喜悦,

「快吃完,我们得去接青青,你找她……好了」语气里酸意很重。

「彤彤舅妈是最好的」小天抽出湿淋淋的手指放入口里吮吸,「青青姐没你

能干!」干字咬得特别重。

「要死了你……」柳彤大羞,心里居然很受用男孩赤裸裸的调戏。

「小舅妈」小天神秘兮兮地凑过了,表情很邪恶,让柳彤又羞又惊,这家伙

又想干什么,「我们三个又去唱歌好么?」

「你……小色鬼……」柳彤知道男孩的暗示,三个人一起?自己和最好的姐

妹在床上任凭老公的外甥玩弄插干……想想浑身都发抖。

王力狠命地耸动着下身,看着身前趴在办公桌上年轻女助理,办公室是隔音

的,晓岚叫得如泣如诉,婉转动听,衬衣被剥掉了,浅肉色乳罩甩在机上,

年轻女人一边回头双眼朦胧地看着身后男人疯狂地冲撞,一边揉捏自己高翘的粉

色乳头,这个男人儒雅而多金,那根东西坚硬如铁,不知疲倦地像打桩机般顶在

自己心尖尖上,看着男人对自己身体着迷般狂乱,晓岚叫得更大了,成熟男人的

技巧让年轻女人如痴如醉,时而霸道时而温柔,总能细心地照顾到晓岚每一寸肌

肤的感受,想起自己男友一味急色地插入然后射精,晓岚庆幸自己的主动,越发

努力地迎合着男人的求欢,就连男人哆嗦着在自己体内射精也没有一丝丝不快,

当然,肛交的时候有点痛,但他喜欢,而且做到后面自己也很舒服,那地方自己

和男朋友试过一次,失败了,当自己扭捏地说出自己那里是第一次时,明显察觉

到这个男人的极度兴奋,男人啊,都是喜新厌旧的好奇宝宝。

王力射了三次,当他嗷嗷叫着在美女助理菊门里发射后,终于一头栽倒在晓

岚的身上,粗重地喘息着,像条脱水的鱼,晓岚等了一会,当那软软的阴茎慢慢

退缩出自己的菊门,反身蹲下,用嘴细细清理干净,帮男人整理好衣物,然后优

雅地穿好衣服,一言不发地打开门走了出去,浑圆的臀部扭得更加夸张了。

王力拿起,想起当下一句流行语:药不能停啊!

青青一眼就看出柳彤和小天间的不对,上车后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上床了?」

坐在副驾驶的小天尴尬地笑着,柳彤红着脸咬着嘴唇不搭话。

「小天,你个小变态,吃了青青姐,还不放过你小舅妈?」青青从后座扑上

掐住小天的脖子,咬牙切齿,「快交代,做了几回?」

「青青姐……咳咳咳……轻点啊……」小天苦笑着抵挡,「小舅妈,救命…

…」

「她敢!」青青看着柳彤如鹌鹑般缩着脖子红着脸不敢看自己,一把抓住男

孩两腿间的隆起「我切了你这根使坏的小JJ!跟老娘抢女人?」

「看什么看,彤彤,开车啊,去你家……」青青掏出男孩已经硬挺的阴茎,

大力地套弄。

「哎……轻点……青青姐……好痛……」小天舒服得要飞天了,但口里却不

住求饶。

「那……个……青青……你……外面好多人呢……」柳彤憋出句话来,眼光

忍不住在那根熟悉的肉棒上绕啊绕。

「放心,弄不死你的小情人的,」青青对那晚的疯狂也记忆犹新,男孩的尺

寸太惊人了,虽然技巧有些生疏,但这正不是少妇人妻们喜闻乐见的情节么,

「回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青青失算了,小天已经不是那个几个星期前的菜鸟,和舅妈持续不断的做爱,

让他领会了大量以前只在A片里看过的技巧,年轻少妇很快就败下阵来,更何况

旁边还有个柳彤做帮凶,这个以前羞涩优雅的死党,居然红着脸没有离开,被小

天坏笑着拉进战团。

「变态,不行,那里不……啊……彤彤……你……别舔……啊……」当小天

的巨大缓缓挺进自己的菊门时,好友彤彤倒趴在自己头上,温柔的舔吮自己湿透

的花蕊,感觉透不过气来,抬眼看着彤彤内裤裆部越来越明显的湿迹,忍不住凑

上嘴去……小天感觉自己的腰要断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娇艳少妇,一个火辣奔放,

一个含羞带怯,任自己予取予求,特别让他惊叹的是小舅妈对肉欲的需求,从昨

天到现在,干了有十几回了吧,她不像青青那样猛烈爆发,但那动情时水汪汪定

定看着人的眼睛,小天就忍不住一次又一次雄风大振,把柔顺可人的小舅妈干得

咿咿呀呀叫唤。

「不行了……不行了……」青青被小天射了两回躲到一边,这个小天是个怪

物,同时也惊异柳彤的能力,拿过一根按摩棒,和小天一起玩弄着沉浸在欲海无

法自拔的柳彤。

柳彤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和昨天以及今早又有不同的是青青的加入让她更兴

奋,和好友分享一个男孩的变态快感如潮水般淹没自己,小天最终把重点还是放

在自己身上让她打心里有种小幸福,不知疲倦的有力冲刺,以及好友在旁不断的

淫语调笑,意识渐渐昏沉……来吧……狠狠地肏干我吧……柳彤醒来时天色渐暗,

偌大的房间就她一个人,床头有碗温热的小米粥,柳彤确实饿了,三下两下喝光

了,视线开始习惯性地寻找那个男孩的身影,响起,有条视讯传入,打开一

看,是一个光着上身的年轻女子正趴着,脸对着她,女人身后自己的老公王力正

满头大汗地挺动着身子,喃喃道:「小骚货,真够劲……」再看那女子,冲着她

挑衅地笑着,嘴里浪叫着:「啊……王总……力哥……好……老公……用力……

大……JJ……用力……」一边努力往后撅高屁股,一对白得晃眼的大乳房一下

一下颤动着……柳彤捂着嘴……泪流满面瘫坐在地上,丢得远远的,但里面

的声音仍在继续「小骚货,来让我干你的屁眼……」

「啊……不要……王总……我是第一次……啊……轻点……啊……好大……

痛……」

「乖……给你加薪……哦……好紧……」

「不要……加薪……我……要……做你……的女人……啊……进来了……」

「好……哦……骚货……真够浪的……」

柳彤慢慢冷静下来,自己有什么资格愤怒,就在几个小时前,自己做的事情

更荒唐,可是,心里好痛,小天,你在那里?支撑着站起来,出门望向楼下,只

见青青衣衫不整地躺在沙发上,似乎还没醒,看来在柳彤睡觉的时候又被小天拖

到沙发上弄了好几回,小天赤裸着身子,正在厨房忙碌,结实的屁股上肌肉鼓囊

囊的,回头看见柳彤,展现出初次在火车站见面时明朗的笑容,「小舅妈,起来

啦?晚饭马上就好。」

柳彤走下楼,蹲在男孩身前,抬头看着那阳光男孩,妩媚一笑:「舅妈想先

吃这个……」一口叼住那垂在腿间的巨大,努力地舔吸起来……欲望这东西,没

有道理可说。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