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荼明妃第48章森罗万道全阴全阳

第48章森罗万道,全阴全阳

白莲谷,湖水边。

岳云洁一声娇吟,阴部轻轻一缩,最后一个男人在她的身体里缴枪……与三

百个男人云雨之后的小洁看不出一丝疲累,浑身上下连一星半点的精液都看不见,

早就被她吸收殆尽。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她的身下三百个男人赤裸着堆在一

起,祭坛终于完成。

「嗯……」小洁仿佛一只餍足的猫,肆意的在肉体的祭坛上舒展着自己的身

体,一双妙目瞟向不远处抱着孩子呆立的几个女人。

女人们在村子里长大,自小就尝过各种男人的她们也算是身经百战,但是这

眼前的奇景早已超出了她们对「做爱」这两个字的理解,只看得她们下身湿的一

塌糊涂,脚边的土地也早被不由自主的高潮失禁弄得湿透。

她们怀里的孩子们都不满一个月,是这村子里最新的成员,无论天赋如何,

都不可能这么早的对性爱有所理解,于是早就在母亲怀里睡得香甜。

「啧,」小洁看着女人们的狼狈样,忍不住开口取笑:「看得够爽的呀,你

们……」

话音未落,小洁的脸上突然现出莫可名状的惊讶和恐惧,接着所有的女人的

脸上都显现出同样的表情,之前的高潮余韵荡然无存!

因为,所有女人怀里抱着的男婴突然齐刷刷的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却没有

哭声,那种表情像极了饥渴的成年男子,与此同时,男婴们下体的「小鸡鸡」全

部昂然挺立!

这是男人先天的阳气被引动的效果!

女人们循着男婴们的目光望去,发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湖中心的某处,而

那里此时空无一物,连水花都不曾见到一朵!

而在深蓝色的水底,脱胎换骨的剧变正在我的身上发生!

此时的我陷入了最深层的冥想,在我的脑海里,形态各异的女性阴部盘旋飞

舞着,它们来自我记忆中的那些光着下体的女人,当然也包括妈妈和小洁这样的

极品名器。我的灵魂置身其中,并不试图抓取其中的任何一个,因为妈妈在我的

耳边不紧不慢的提醒着我,这些女性的阴部尽管美不胜收,但都是俗物,而真正

属于军荼明妃的绝世名器,当然不可能是这些俗物可以比拟的。

「妈妈,那这些阴部有什么用?」我不解。

「你的观想,需要具象的提示,它们只是为了触发你的观想。」

「我挑一个最美的不就得了?」我有些不耐烦。

「不!你如今只有一条路,就是做到绝无仅有,明妃,怎么可能仿制别的女

人的下体?」妈妈笑着说道。

「我,我该怎么做?」

「忘记它们的具体形状……」妈妈柔声道。

「然后呢?自己幻想最美的样子吗?」

「傻孩子,不必如此。」妈妈笑着回答:「最美的女性阴部,天下间最强大

的名器,本来就在张家的血液里!你只需要,相信你自己的身体。」

「……」我的脑海中灵光闪现:「妈妈,我懂了!」

蜜色的肉光在我的下体亮起,那是从我的下体向外辐射出来的光芒,在我的

观想中首先闪现,随后竟然真的反应到了实际的肉体层面。此时,在我的冥想空

间里,所有的女性阴部全都消失殆尽,我的心中再没有任何具体的形态,而是不

停的向身体发出唯一的一个信号:我需要一个新的容器,去接纳男人们的肉棒!

「可以了,楠儿,睁开眼睛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吧!」妈妈的声音中有掩盖

不住的欣慰和兴奋。

我慢慢睁开双眼,立刻被自己下身发生的一切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我的骨盆

在被我强行撕开之后,完全被塑造成了新的形态,虚位以待着属于女性特有的各

种器官,而外观上带来的巨大变化就是,我的臀部变得无比丰满圆润,相比于之

前明妃之体的玉臀来说,现在的臀部更加丰满挺翘,却并没有显现出熟女的赘肉

感,而是巧妙的取得了视觉上的平衡和天然的美感,显而易见,之前的玉臀之美

虽然不可方物,但与现在的相比,竟然有了一种流于皮相的低端感。

是的,皮相和骨相的差别此时不啻天渊,如今由骨相引发的皮相之变,让我

对自己的身体有了完全不同的认知。

玉臀甫一形成,体内的巨大空腔带来了无比的空虚感,身体对于填满这个空

腔的器官早有预知,温暖的热流从盆腔猛然涌进了我的肉棒,肉棒瞬间变得跟阿

修罗的一样大小!我低声惊呼,生怕身体的变化朝着自己不能控制的反方向进行,

但很快就发现自己是多虑了:那肉棒虽然巨大,但毫不坚挺!反倒像是一个灌满

了水的皮管子,凉凉的感觉突然从马眼处传来,我仔细望去,发现马眼竟然在不

停的扩张,形成了一个空腔,整个肉棒被扩张的空腔带动得更加粗大!

「天啊,这是在……」

「是的孩子,你的男根在为你构造一个女人的阴道!」妈妈看得如痴如醉。

「可是我的……」我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睾丸。那知道话音未落,玉袋中

的两个睾丸瞬间被吸入了体内!睾丸上的皮肤也随之变得平滑白皙,与会阴连成

了一体!

「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全阴全阳的变化可不是简单的做做表面文章,」妈妈的语气中居然有十足

的骄傲:「全阴之体怎能没有卵巢和淫水?你的两个小东西会变成你的卵巢,附

睾的部分则会为你提供交合之时的潺潺出水哟~ 」

我听得瞠目结舌,却不妨碍身体剧变的继续进行,只见我的肉棒从根部开始

一分一分的向我的体内退去,随着留在体外的肉棒的不停变短,巨大的快感从双

腿之间传到心里,我忘情的发出呻吟,才发现自己的喉结早已消失不见,声音变

得无比娇浪动人!我的体内此时没有诸轮推动,自然无法发出天魔之音,但呻吟

的娇柔之处却已经远远超越了天魔音的水准!

肉棒的包皮随着缩入一点一点的堆积在体外,但很快跟玉袋的表皮一样收缩

变得平滑,与腿间的嫩滑皮肤融为一体,在我的呻吟声中,肉棒很快只剩下龟头

的前端留在体外,颜色也变得如同女人腔道内部一样粉嫩!

「这最后的龟头这一点儿,可是宝贵得很。」妈妈指着我的下体笑道。

还来不及我反应,那光滑粉嫩的龟头凸起了一个幼儿小指大小的肉芽不偏不

倚的落在我新的玉门的上方,新生的皮肤层层叠叠的把它包裹了起来,接着我清

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龟头缓缓的向我体内缩去,一边倒退一边慢慢的融化在我

的腔道的内壁上,化作数不清的刷子般的嫩芽,最后马眼处的部分端端正正的坐

落在了腔道的最末端!

「这是……子宫口?」我欣喜若狂的问妈妈。

「那还能是什么?」妈妈的双手按在我的腰间,缓缓摩擦,温热从腰间的皮

肤慢慢传导到我的身体,我闭目观想,发现体内的两个睾丸正在随着妈妈的摩擦

缓缓转动,散发出来的却是纯阴的气息,随着我的经脉到达身体的每一寸骨骼。

「骨相之变,远胜明妃的法门百倍,或者说,这才是明妃的真正法门吧。」

妈妈若有所思,双手却不停歇地从我的双足开始缓慢的摸遍了我身体的每一

寸肌肤。

妈妈的双手所到之处,我的骨骼发出尖利的脆响,剧痛钻心,却无法压抑我

内心的狂喜,于是相比于之前骨盆的撕裂,这一切疼痛都变得不值一提。我找回

了我曾经引以为傲的双足,更确切的说,这双脚比之前的更加纤细白皙,不见一

丝骨骼却也毫无多余的肉感,每一根脚趾和圆润的足跟都闪烁着粉嫩的柔光。妈

妈随手把我的脚掌向内扳了个一百八十度,我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而是随心运

使着自己双足上的每一个骨骼和每一条肌肉,变换成各种形状。我把双足的足心

对在一起,那粉嫩的空间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妈妈的双手沿着我的脚向上拂过我的双腿,带出双腿优雅的曲线,天下最诱

人的线条在我的大腿和小腿上显现,白皙的皮肤仿佛最纯净的雪和最新鲜的牛奶

调和而成。我曲起一条腿,将小腿和幼嫩的足尖挑衅一般地指向阿修罗,后者居

然尴尬的笑了笑,下体的巨大肉柱瞬间昂然跳了起来。

「老色鬼!」妈妈凌厉的眼神递向阿修罗:「今天可轮不到你!」我在她的

话语里读出了浓浓的敌意,仔细辨别之下发现妈妈居然在抚摸我的过程中变得鼻

息粗重。

「难道说……」低头看向妈妈的双腿之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

的肉棒已经挺立起来,双腿之间的玉蛤也在不断开合,淫水已经流到了脚尖!

妈妈被我的身体弄得动情了!天啊!要知道之前无论我如何调动明妃的全部

功力,都无法让妈妈内心产生一丝波澜,而如今只是展露身体,就能让妈妈欲火

焚身!

「荷荷……」阿修罗低声狞笑:「万道森罗必须由你张素馨护法才能完备,

我这次不跟你争,可是……明妃毕竟是我的明妃!她早晚是我的!」

「阿修罗!」妈妈凶狠的看着他,手上却不停歇的将我的纤腰塑好,盈盈一

握的纤腰和丰满圆润的玉臀相得益彰,腰间的曲线让人目眩神迷。「你听好了!」

妈妈的言语之中充满了雄性动物的占有欲:「今天我和楠儿的合体之缘是天

意,你趁早打道回府!我张素馨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但是你以后

休想染指我的孩子!」

「妈妈……你要……你要我?」我突然一阵娇羞。

「傻孩子,第一次给妈妈有什么不好?更何况,没有这最后一刀,你还不能

算是女人哦……」妈妈低声笑着,眼里满是欲火,双手已然攀上了我的双乳。

「嗯~ 啊~ 」随着妈妈的揉搓,原本无比坚硬的一对「石头奶」的内部开始

融化了,乳房的皮肤包裹的不再是坚硬的肌肉,而变成了满满的融化了的乳酪,

妈妈的手指随意的扫过,就能激起我乳房上小小的波浪。

「别叫了,小冤家!」妈妈笑道:「还真想逼妈妈把你强奸了不成?」

「不……不是……」我娇羞无限,浪声说道:「实在是,太舒服……」

妈妈不答话,双手手指捏住我的乳头轻轻一转,我疯狂的浪叫着,下体不自

主的挺起来寻找能够填满空虚的雄性器官。而只在这一转之间,我胸前的一对雪

山上红梅绽放,粉红色的乳晕如铜钱大小,中间镶嵌的乳头娇嫩软糯,不再是细

小的两颗,而是如同两个初长成的桑葚,连正中间的凹陷都是完美的弧线,清香

馥郁的奶味正在从那两处凹陷中散发出来!

「这小骚蹄子,馋死妈妈了!」妈妈此时原形毕露,张嘴含住我的一侧乳头

就是一阵吸吮,一边说道:「乖孩子,妈妈喂了你那么久,这次你就喂妈妈一口。」

「啊~ 不要~ 妈~ 」我忘情的搂住妈妈的脖子,全身痉挛着。

吸吮了一会儿,妈妈算是过了点儿干瘾,笑着放开我的乳头,最后拉住我的

双手造就一双柔荑,接着搂住我,痴痴的望着我的脸说:「就这张脸不需要妈妈

操心,是不?」

我用新生的双手惊喜的抚摸着我的脸庞,那些恼人的男性线条不知何时已经

消失不见,虽然看不到我自己的样子,可是我从妈妈痴迷的眼神中也看得出,我

的样貌大概称得上绝世中的绝世了。

妈妈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体上,她的浑身上下已经像火一样热了,却不

急于对我下手,妙目迷离的问道:「好孩子,楠儿,你倒说说看,妈妈现在该叫

你儿子,还是女儿?」

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几乎将头埋进了胸前的沃乳:「我……我想当

妈妈的女儿……」天啊,我这是怎么了?我的身体接受过多少男人的洗礼?恐怕

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可是现在这娇羞仿佛是从灵魂中生出来的,完全无法作伪,

更无法抑制,难道,这就是女人该有的阶段么?

妈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樱唇轻轻的吻住我的嘴,舌尖轻扣着我的贝齿,

许久才恋恋不舍的分开,笑着说道:「小女儿家的心思,妈妈最懂了,毕竟我也

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楠儿,我的好女儿,不管你之前和多少男人做过了,如

今的你,都算作是完全的处女……」

「妈妈你别说了……好羞人……」我做出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娇憨,更妙的

是,我自己的内心都被自己的这种媚态引动,浑身也热了起来。

「那乖女儿告诉妈妈,还想不想当男人了?」妈妈的笑声透着淫糜和戏谑。

「不要!再也不要做男人了!」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可不一定哦,」妈妈笑着抚摸着我的下体:「所谓全阴全阳,可不是男

变女就算了的,你熟悉了之后,这身体可以自由转换在男女之间……至于男人嘛,

会有需要的一天,你现在说得太死也不好呢~ 」

见我脸上露出不悦,妈妈忙把话题一转:「乖女儿这宝贵的第一次,妈妈可

不舍得给了外人,就让……妈妈拿去,好不好?」妈妈说着,抓住我的手按在她

挺立的肉棒上,灼热的龟头烫得我嘤咛一声,换来的是妈妈的一声浪吟:「嗯~

哦~ 连手心都这么要命,你这小浪蹄子!」却原来是她被我的手心摩挲,几乎精

关失手。

往事历历在目,妈妈在床上把我吸得涓滴不剩的事实就像是在昨天,而如今

我一举一动甚至一颦一笑都能让妈妈把持不定,心里早已对自己在做爱时候的表

现好奇不已,嘴上却仍然不依不饶:「我才不要……妈妈的东西这么大……」

「你个小骚货,跟妈妈这儿装清纯是不是?多大的家伙你没见过?就连那…

…」妈妈说着扭头一看,发现阿修罗早已不见踪影,转瞬就心领神会,对我

说道:「乖女儿,这一次我张家可算赚足了面子,连阿修罗都不敢直视你的媚态,

早早跑了!」

「真的假的!?」我瞪大了眼睛,至今为止我一次都没有在阿修罗身上榨取

到一星半点的精液,反倒是次次都被他玩得死去活来,现在说他因为躲避我的身

体遁走,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天下之大,与阿修罗并肩甚至超过他的存在并不在少

数。以楠儿如今的境界,只要妈妈把身体里的真精物归原主还给你,让你重新催

动体内诸轮,你榨取他阿修罗的几滴精液并不是难事,如果在床上一直纠缠下去,

此消彼长,你说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那妈妈快还我……」我听说心里一喜,口不择言的说。

「哼,」妈妈娇嗔着瞪了我一眼,调笑道:「有道是女儿大了不由娘,人家

就是故意存了你的真精一段时间,还不是为了帮你过了这个坎儿?没良心的小骚

货!」

此时我才知道妈妈之前所做的一切竟有这么深的目的,一切的心结瞬间打开,

心里想着不能辜负了妈妈的期望,这一身的绝世媚骨势必要让她满意才是,于是

盈盈浅笑,伸出玉足轻轻点在妈妈的龟头上,凑近妈妈的耳朵浪声说道:「好妈

妈,这里面的东西给不给女儿的不打紧,女儿呀~ 还不是想快点儿用这身子服侍

一下妈妈么……嗯~ 」

妈妈的龟头剧烈的一跳,忙伸手按住,有些狼狈的娇声道:「死丫头,你知

道这里面的东西多宝贝么,弄出来一滴在你外面,你如何恢复神通?」转眼见我

后怕得花容失色的样子,玉手捂着嘴笑得弯下了腰:「你啊,心里比我还急色是

不是?」

我羞红了脸扭过头,给她来了个一言不发。

在柔和的白光形成的湖底空间里,妈妈轻轻的抱住我,突然正色道:「楠儿,

你现在的身体虽然已经举世无双,但是妈妈必须告诉你,你还没有完全成为女人。」

「什么?妈妈,还差在那里?」

「一外一内。」妈妈答道,接着伸手一指我的腿间:「这一外好说,你看看

你下面,和女人可有什么不同?」

我忙低头去看,一眼过后急得花容失色,原来我的腿间此时玉洞已然闭合,

可是却只是一条几乎肉眼看不见的粉嫩细缝,并没有女性那饱满阴唇形成的外阴,

这样的玉门不管内里如何「精彩」,可多多少少是有些异样的。

「这倒在其次,孩子,你再冥想检视一下你的体内,看少了什么?」

我依言闭目,只过了一瞬,泪水就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妈妈,我……我没

有……」

「是的,你没有子宫……不光如此,你的睾丸虽然已经变成了女性的卵巢,

可是因为没有子宫,卵巢就无法输送卵子和雌性激素……好在,卵巢与你的周身

建立了独特的通路,雌性激素对你来说异常充沛,而且可以自由控制器官的发展,

可是……要想生孩子就……」

「呜……」我捂着脸颊颓然跪倒:「所以,我还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归

根到底……只是表面上再看不出来了而已,是吗?」

「傻孩子!」妈妈笑道:「今天妈妈来到这儿,就是要带回去一个真真正正

的女儿,差一分一毫都不可以!」

「可是这……」我完全糊涂了。

「你啊,从小就是个急脾气,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改改!」妈妈嗔道:

「这一外一内看似难比登天,可是在我张家的」万道森罗「面前,只是小菜一碟!」

「万道森罗?」刚刚阿修罗说过的话猛然间在我耳边响起,这个名字,难道

是……

妈妈搂着我的娇躯,下体凑近了我的身体,一股灼热几乎烫伤了我小腹上娇

嫩的皮肤。「万道森罗,是我张家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奇功。在妈妈告诉你之前,

我要先问问你,可知道,妈妈送你到这个村子的意义吗?」

「难道……」我心里灵光一闪,一个巨大的秘密似乎就要在我眼前揭开谜底。

「这个村子……就是我们张家祖先的故乡!或者说,这里是阿修罗道在上古

时期就设下的试验场!」

「妈妈,你是说乱伦才是……?」

「没错,乱伦,不断的乱伦,才是催生出我们这个家族神圣血统的根源!」

妈妈突然握住我的双乳,龟头堪堪抵在了我的下身!

「阿修罗道为了明妃的诞生,设下了这个试验场,最开始的那一代,只有最

优秀的父女才能入选,他们在这里无限的交媾,生下的孩子长大成人再次与父母

乱交,如此往复,代代不绝……在明妃出生之前,阿修罗从这村子里的孩子中选

择临时的明妃供他双修,只是这样的明妃无法永存,终有一天会无法负荷阿修罗

的功法而粉身碎骨。」

原来是这样!原来,在西藏的那个山洞里为我灌顶的那个明妃,是从这里走

出去的,我的替代品!

「难道不会有痴呆儿……」我强忍着无边的快感,这副身体的敏感程度远远

超过了明妃之体,下身已经开始湿润。

「在神通面前,乱伦的副作用早被抵消了,你可看见现在这个村子里有什么

痴呆么?」妈妈的肉棒在我的腿间随意的摩擦着:「最终成功的,是你的奶奶和

我的爸爸,哦,妈妈这么说,只是想让他们的关系稍微简单一点,实际上他们是

母子,也是我的父母,他们生下了我,同时具有男性和女性器官的我,在教义里,

双性人的下一代就是明妃!」

「可就在我出生之后,我的妈妈突然有一天带着爸爸和我逃离了这个村子,

阿修罗道的人展开了疯狂的追杀,最后妈妈带着我们逃到了东北藏了起来,却因

为伤重离开了我们。」

「奶奶……不,外婆……哦不……是为什么?」

「她没有来得及说,对方的追杀太急了,妈妈的精神只够保护我们而已……

妈妈死后,我的爸爸仍然试图遵循教义,帮助我生下明妃,可是由于功法操

作不当,他失败了……生下的,是你的哥哥,张桦……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

「一家人的牺牲到了这个地步,不生下真正的明妃,我如何有面目去见我的

父亲?于是,妈妈忍痛牺牲了你的哥哥,吸干了他的精血,终于生下了你……我

的孩子!」

我呆立在原地,玉体冰冷,妈妈的讲述是如此的平静,仿佛在说着别人的故

事,可是字里行间我听得出那无边的黑暗和血腥,更多的是妈妈内心深处巨大的

痛苦。

「楠儿!」妈妈抱着我痛哭起来,浑身颤栗着,几十年的心酸终于在此刻爆

发出来:「妈妈之前那样对你,你知道妈妈心里多难受?我怎么可能再去杀掉一

个自己的孩子!」

我突然紧紧的抱住妈妈,两对雪白的乳峰死死的纠缠在一起,两个绝美的樱

唇深深的吻着,我曲起一条腿绕在妈妈的纤腰间,握住妈妈滚烫的肉棒,毫不犹

豫的搠进了自己下体的肉缝中!此时此刻,我只想奉献我自己的身体,换来妈妈

真正的快乐!

「嗯~ 哟~ 」两声荡人心魄的呻吟过后,我和妈妈的两具美艳绝伦的肉体终

于融合在了一起!

巨大的快感让妈妈从悲伤中迅速的抽离出来,她的脸上浮现出欲仙欲死的放

荡笑容,玉手伸出轻抚着我的香腮,低声道:「好女儿,真是……妈妈的好女儿!」

肉棒却并没有开始抽插。

「妈妈,快活么?」我的下体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

么一层膜被弄破了,可是,我的心里却是万分的欣喜,之前与那么多的男人在床

上颠鸾倒凤享受鱼水之欢,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女儿把处子之身献给了我,我当然快活,好孩子,谢谢你!」妈妈晕红的

脸有一种说不出的美,笑颜如花。

「好孩子,可疼么?」

「不疼,妈妈舒服就好……」

「好!」妈妈赞许道:「仔细体会这样的心情,跟你以前总是想吸干男人的

心情,有何不同?」

「妈妈你是说,真正的女人,在心底里是希望能在做爱的时候容纳男人,容

纳男人的阴茎,也容纳男人的精液。而我之前只想的是如何榨干男人,这在本质

上与男人只想着操女人,是没有区别的,是不是?」下体渐渐的适应了妈妈的东

西,我的头脑开始清晰起来。

「不愧是我的女儿,不愧是军荼明妃!还有呢?」

「还有?」

「嗯,」妈妈抬手指向水面:「你看,那个小洁,她在做什么?」

我抬头望去,只见小洁正被两个男人一上一下的夹在中间,阴道和菊门里两

根肉棒正在欢快的进出。

「她在做爱啊。」

「没错,她也是个极为难得的双修炉鼎,你看她天生就悟到了你刚刚说的那

些,所以交合之时自然无比催情,事半功倍。可是,你看如今她的表情,是痛苦?

还是快乐?」

我定睛望去,小洁正处在一轮高潮的边缘,粉脸扭曲着狂叫着,下身却在欢

快的律动,光看那表情,一时间倒也难说是痛苦还是快乐,于是说道:「妈妈,

女人在床上,不都是这样的表情么?」

「那是因为,女人天生的面部肌肉,并不能形成与性高潮对应的表情,于是

只有以痛苦的表情代替……但我张家的万道森罗不同,我们的面部,能形成与性

交配合的表情!这就是真正的媚态!」妈妈话音刚落,握住自己的一双乳房,浪

叫响起!我定睛看去,发现妈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如同沙漠中饥渴

的人看见绿洲,又如同新婚的新娘揭开盖头第一眼看见自己的夫君,又像是先贤

领悟最至高无上的法门……那表情,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喜乐」!

是世间至高无上的欢喜,配合妈妈绝美的五官,直可以夺人心魄!我的呼吸

都跟着停止了下来!

「万道森罗的心法,从来都没有文字,它只在张家女性的血液里流传!而催

动万道森罗的基础,就是这对于性爱的喜乐之心!」

「以心动情,以情动体,万道森罗催动之后,明妃,可以任意的塑造自己的

身体!」

我心下骇然,原来除了欲印之外,天下间还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功法!突然想

到刚才妈妈和阿修罗交媾的场景,于是问道:「妈妈,你刚才容得下阿修罗的…

…」

「是的,那就是万道森罗的效果了,只是妈妈并不是明妃,所以只能改变身

体的大小,容纳阿修罗的东西不算难事……可是你不一样,楠儿,你是真正的明

妃,万道森罗之下,你的阴唇和子宫,唾手可得!」妈妈说着突然挺起下体狠狠

刺入了我的身体深处!

作者的话:在这两章里,我们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明妃变女的桥段!在这

之前,曾经有好多人包括很资深的创作者,建议我尽快的完成让明妃变成女人的

剧情,因为这样可以扩大小说的受众,让更多的人接受明妃的故事。与此同时,

对人妖扶她情有独钟的读者们又有些反对,虽然他们说得隐晦,可是我还是感觉

得到。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把情节推进到这一步,因为其实这也是我一开始的

计划,从隐藏了「白莲式」的那时候起就决定的事情。至于人妖口味爱好者们,

请大家放心,本书的人妖和扶她并不少,以后也会有新的人物加入!什么?你说

明妃的性别吗?哈哈,且容我卖个关子,大家其实也可以去这两章的内容里寻找

蛛丝马迹。

于是,从现在起,我终于可以把这个小说定位成了「都市玄幻」类,尽管之

前的情节其实并不算得上重口。

明妃的前后两次转变,我定义成了「皮相」和「骨相」的区别,而在根源上,

其实是「男性性心理」到「女性性心理」的转变。大家可以留意,之前的明妃尽

管美艳无双,可是她内心对于口交的排斥,对于榨取精液的爱好,其实都是出于

男性的性心理。但从现在开始,大家可以多多留意明妃在心理和行动上的变化,

如果有所发现,请尽可能的回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