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里的故事作者不详全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19:14

一)

夕阳西下,暖暖的阳光给康兴县披上一层金色的外衣。这是一个有四十多万人的农业县,可能是县内河流众多和典型的亚热带气候,这里物产丰富,人们生活的很知足,对外面的世界不太了解,也不太向往,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而这时县城已没有了白天的喧闹,显得那么的安静而祥和。在县城的永乐路边的一栋三层小楼上,魏龙海正楞楞地望着生日时写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当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一心只为考到心目中向往的省大而努力。一年过去了,省大的通知书没来,但也收到了省师大的录取书,但这一年所发生的变化太巨大了,大到足以改变他的一生。

一年前,从县政府辞职的魏运生苦心经营的酒楼还很红火,家里的经济条件在县上也算很好的。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莫名其妙的深夜大火把酒楼烧毁,魏运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横祸所击到,多年因劳累过度而透支的生命在郁闷中束了。剩下张红跟魏龙海母子俩相依为命,家里的所有存款也因治疗和赔偿被烧伤的几个守酒楼的保安、赔偿被火烧毁的租借的酒楼而所剩无几。

幸好家里原来修的小楼还有临街的门面可出租,每月虽然只有几百元,但也能让母子二人勉强维持生计。

前几天从班主任那里拿到通知书,魏龙海就在为上学的事发愁。虽然母亲是坚决表示要让他完成学业,但魏龙海已经不是一年前少不更事的他了。这一年,特别是魏运生去世后的艰辛生活让他变得成熟了,家里的情况让他考虑再三。

张红是没有工作的,当年魏运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从单位辞职去经营酒楼的。魏龙海读大学就算再节约,一年也要七八千,何况魏龙海是享受惯了的,一月一两百的生活他能不能坚持?

“难道让母亲出去打工供自己吗?”魏龙海是万万做不到的,但要放弃学业又心有不甘,助学贷款也是他不能接受的,因为魏运生去世前反复教育他不能欠人钱财。

“怎么办?看来只好放弃学习了,自己虽无一技之长,但前几天不是有人想租我们的小楼来开茶楼吗,别人能行,我也可以啊!”

“吃饭了,小海!”张红疲惫的声音从餐厅传来。

看着张红,魏龙海不禁越发坚定了决心:“一年前母亲还那样的年轻漂亮,根本看不出是四十的人,而现在眼角已出现了皱纹,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不能让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我还有什么用!”

“妈,我不上学了!” 魏龙海放下碗,语气坚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张红显然被惊呆了,但随即明白了儿子的心意。

“你是不是担心钱的事?没事的,那天不是有人想租咱们的小楼吗,一个月给一千二,妈想好了,你去上大学,我到你小姨家住,把楼租给他们就行了。”

“小姨?她们家里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爸去世后,她们来过吗?妈,你去看人眼色过日子,我能安心?再说,别人能开茶楼,我没钱,先开茶馆总可以吧。我们县上男女老少谁不爱蹲茶馆打牌摆龙门阵,我算了一下,如果生意一般,每天就算只有七八十的收入,除了成本,也能每月赚一千五六,何况万一生意好呢。还有我打算读自考,同样能学到有用的知识,将来不一定会比去读大学差。”

望着儿子坚定的眼神,坚决的口气,张红知道这事已经不能扭转了,儿子跟他爸一样,下定决心要做的,就一定要做,谁也改变了。

“这是决定一辈子的事,小海,算妈求你,好吗?你再想想!”

“不用了,我不上大学同样不会让你失望的!”

张红低下头,“儿子大了,会体贴人了,可自己怎么心就那么痛呢?”,泪水不由夺眶而出。

“妈……”魏龙海看着流泪的母亲,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低下头默默吃饭。

***

***

***

***

第二天一大早,魏龙海跟往常一样很早就起来了,匆匆将昨天的剩饭热来吃后,留了张纸条,就出门晨练和再找几个兄弟商量去了,而将张红的那份放在锅里热着。昨晚张红上了好几次卫生间,看来母子俩都没睡好。

“杨叔,陈孃,早上好,杨刚呢?还没起床?”

“他,放假那天七点起床,我还害怕呢。”杨刚的老爸,在县工商局上班的杨世伟用手指指杨刚的房门。

杨刚高一寒假有天突发要晨跑的想法,一早起床去跑步,结果跑步时跟人撞了一下。那人是街上一刚通宵赌博后回家的痞子,叫刘峰,仗着姐姐刘兰嫁给GA局李方汉局长的儿子,经常惹事生非,老百姓背地里都叫他“刘疯疯”。两人都不嘴软,就动起手来。

杨刚跟魏龙海他们几个兄弟都是在县体校的散打队练习起的,当然刘峰只有挨打的份了。杨刚也知道闯祸了,忙找魏龙海他们几个兄弟商量对策,最后让魏龙海去求他老爸帮忙。魏运生禁不起魏龙海的请求,只好跟李方汉打了,就说是魏龙海打了刘峰,请他帮忙,赔点钱算了。魏运生跟李方汉是同学,而且生意上需要,常请李方汉吃饭喝酒,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李方汉碍于情面只好答应帮忙。

当然,后来“刘疯疯”找到姐姐和姐夫,又哭又闹,两人岂能善罢甘休,正想到城关派出所去,让派出所抓人,李方汉的来了,两人一听,只好作罢,此事也就算了。当然,“刘疯疯”和刘兰依然怀恨在心,并且在得知了前因后果后,把魏家也一并恨上了,只是魏家不知道而已。

所以当杨世伟把话讲完,魏龙海不由会心一笑。

“小海,你吃早饭没?一起吃点!”杨刚的老妈陈琼一边忙着布置碗筷,一边招呼。

“不了,我吃了,陈孃,你们吃,我找小刚有点事。”魏龙海说完就推开杨刚的房门进去了。

陈琼是幼儿园的教师,可能是职业特点,话特别多,跟谁都能聊很久,魏龙海他们都怕她,就算在街上碰到,也是打个招呼就赶紧闪了。

“杨天棒(天棒——方言,大意是指那天不怕、地不怕,有点痞气、鲁莽的人),起床了,你老婆归我了。”魏龙海抱起被子就到旁边的电脑桌边坐下了。

“还我老婆,我还要搂着她再睡一会儿,等我起床,你想抱她多久我都无所谓。”杨刚被冷的缩成一团,手伸过来抓被子。

“我不上大学了,我想开个茶馆。”

“还我老……你说啥子???!!!”杨刚一下坐了起来,眼睛比看见美女更衣睁的还大,他完全清醒了。

“我想开个茶馆,找你和小六他们商量一下!”

“这……”今年他们班上考上重点本科的就魏龙海和张小乐两人,对于别人羡慕的大学名额,魏龙海居然就放弃了,杨刚还是搞不明白。

“表个态噻,支持一下!”

“我顶……不过你还是上师大好点吧。”杨刚对兄弟的任何决定都是第一个拥护的,但这次他也想反对了。

“此事已决,不必再议,快,起床,找小六他们。”

“好……”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