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骚货妈妈第一章二蛟龙探险桃花洞武晓雨首睹母淫荡

作者:恋冰狐

前言我妈妈名叫赵雪,现在是一个单身的母亲,在我五岁那年,父亲因为开公司抢了一个公子哥的财路,没想到的是这个公子哥不仅很有势力的还很记仇,在一连串的阴谋之下爸爸被陷害了,法院判了无期,小时候妈妈还经常带我去看爸爸,等长大了去的次数渐渐地少了,直到现在已经好几年没去过监狱看过爸爸了,现在我对爸爸唯一的印象就是他当年肯定挣了很多钱,因为从来没看见过妈妈去上班,我们的花销也一直很大,偶尔我缺钱去妈妈的钱包偷偷拿的时候,那里总是有不薄的一摞。对了,忘说一句我妈妈今年三十六岁。我叫武晓雨,今年十七了,在省重点高中读高一,平时的爱好很广泛,电脑,足球,钢琴,滑冰。。。。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学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妈妈也很鼓励我学,到现在弄得什么都会但是都不是最厉害的,杯具啊!最令妈妈省心的一点就是我的学习一直很出色,初中都是前三,到了高中更是没掉过年部前五十。各位看官看了我的年龄和我妈妈的的年龄可能会有疑问,不错,妈妈就是在十九岁的时候生的我,当时的爸爸就已经是身价上百万的老板了,妈妈更是她们高中的校花人物,听妈妈说,她和爸爸实在初中认识和相爱的,不过爸爸选择了创业,妈妈继续上学,直到高三的下半年妈妈发现有了我,这才不得不中止了学业和爸爸结婚了,妈妈常逗我说:「要是没有你啊,妈妈就该是什么什么博士啦。」我的妈妈那很漂漂滴,前文提到了,以前是校花嘛,一米七零的身高配上秀气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在乌黑的长发下显得很是诱人,因为经常做护理所以妈

妈的皮肤总是水嫩水嫩的,岁月的痕迹在妈妈的身上好像体现不出,胸前的一对

大奶裹在紧紧地衣服中,走路时总是一颤一颤的,很多时候我做春梦的对象就是

妈妈。言归正传过多的我就不介绍了各位看官自己慢慢想像,现在就给各位说说我是怎么发现妈妈是个骚货的吧。***********************************

第一章二蛟龙探险桃花洞武晓雨首睹母淫荡今天是星期日,变态的学校一周就给放这么一天,早上七点多钟我就起来了,去参加游泳队,穿好衣服,走到妈妈的屋子「妈妈我去游泳管啦,你自己在家吧」「好的,注意安全,别和队友闹,带钱没有?别太晚回来!」妈妈回答我「知道了,每次都这么说,你这么墨迹啊」我边拿出泳衣泳镜边抱怨妈妈「这孩子,晚回来不给你饭吃。」妈妈说「好了啦,知道了,我走了」说着我看了靠在床上看着电视的妈妈一眼,被子只盖到小腹。很奇怪,最近妈妈的睡衣怎么这么性感呢,粉色的连衣裙,低胸的领子带着白色的蕾丝花边,大奶子在里面若隐若现的,两个凸起出现在睡衣的前襟上,不由得我看的眼睛有点直了。妈妈可能是看我没有动静了,往门口看了一眼:quot;看什么那,眼睛都直了!」我顿时大窘「啊,没看什么,就是发现妈妈今天穿的睡衣真性感!」「小屁孩知道什么性感!快去吧」我回头又看了一眼妈妈「那我走了」说完出门直奔游泳馆而去,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很是舒服,将耳塞放进耳朵开到最大,高高兴兴的往前走,「哎呀,什么玩意」回头一看是一大块石头,泳镜因为刚才一摔从手里飞了出去,刚要去捡,一辆摩托车在亲爱的泳镜上飞驰而过,望着渐渐远去的摩托,心里纠结啊,「我靠了!不是吧,这么倒霉啊!看来只好再去买一个了。」走道了体育用品店,看着泳镜。「这个我要了,多少钱」我问道「三百五十元,先生,要包上吗」服务员问我摸了摸兜,晕了差五十,「等会买,我钱没带够,回家取点」「好的,先生」急忙的往家赶去,在快到家的拐角处,(在此介绍一下我家房子,这是一个

别墅小区)我看见了同学,井滨和小然在我家门口敲着门,是不是找我的?我

刚要叫他们,门开了,妈妈穿着睡衣就出来了,粉色的半透明睡衣根本就遮不

住妈妈的胴体,胸前的宏伟和上面的两颗凸起十分明显。妈妈也太不小心了,怎么不穿好衣服就出来了呢!我刚要叫他们的时候,发现井滨竟然把手放在了妈妈的胸上,还揉捏了起来,妈妈笑着打掉他的手,把他们迎进了屋里。当时我就傻在了那,「怎么回事,什么歌情况,他们……妈妈……这……为什么会这样?一定是我看错了!」(下面用全视角)妈妈把井滨和小然迎进屋子「小雪啊,等的小淫穴是不是都痒死了,刚才堵车,我和小然都郁闷死了。」「可不是嘛,人家的小穴等二位哥哥等的水都出来了,对了,上回那个【狼牙棒】带了没有啊,那个弄得人家好爽呢。」「哈哈,这个骚货等不及咱们操她了都,滨哥把新弄的那套情趣内衣给她,咱俩给她拍一套写真!」小然说「来小骚货看看这个」说着井滨在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圆柱装的东西。「这是什么啊?」妈妈面带疑惑的接过这个东西。「从上面拧开就知道了,精心为你挑选的哦,卖家告诉我,这个是穿在最淫荡的骚货身上的,你穿起来肯定很给力!」小然边笑边说。「这个?」说着妈妈拧开了上面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团紫色的布团一样的东西「什么啊」「展开!快!」井滨的唿吸明显加重了。妈妈展开了这团布,这是?好像是内衣?V形的两条三指宽的带子,有着蕾丝的花边,到最下面用一根线连着,仔细看那线上还有还几个绳结。「这个是穿的?」妈妈惊讶的问。「废话!不是穿的难道是吃的?来快穿上,让我们看看你这个小骚货穿上这个的样子。」井滨兴奋的说。「哦,那我回屋去换。」说着拿起情趣内衣就要走。「回什么屋啊,就在这换,个骚货,你身上什么地方我们俩没看过!快点」小然说道「啊,那怎么好意思呢。」妈妈扭动着身子,妩媚的说。「哈哈,这个骚货还是那么喜欢暴力啊,来咱哥俩把她扒了!」说着井滨就上手抓住了妈妈的领子。「啊,不要嘛,坏哥哥,这个睡衣很贵的,可是人家专门为你们买的那,别弄坏了。人家换还不行吗」妈妈握住井滨的手说。「那好,你自己换,哈哈」说完再妈妈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啊……斌哥哥打的小骚货好疼嘛,可是人家喜欢,嘻嘻」说着解开了睡衣肩上的两个扣子,睡衣一顺而下,妈妈美丽的身体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井滨和小然的眼前,挺拔的嫩乳,颤巍巍的。乌黑的芳草地,也是梳的毫不凌乱。「每次看到你的身体我都怀疑你真不是晓雨的妈妈,我上过的小姑娘都没你皮肤好!」井滨感慨道。「讨厌啦,人家这么努力地保养身体还不就是为了两位哥哥嘛。」说着妈妈拿起了井滨和小然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哎呀,又发起骚来了,看来再过几次咱哥俩是降不住她喽。」说着井滨的手在妈妈的奶子上用力的揉捏来人起来。「行了,快让她穿吧,一会还拍照呢,我可是借了一个专业的相机呢,」说着小然把手抽了回来「骚货,快穿,就知道一天天勾引爷们!」「嘻嘻,好的」说着妈妈扭动着身子,迈起一条腿伸进了内衣中,下面带绳结的细带正好卡在了骚穴的位置,上面的两条带子却只到胸的位置,「这……怎么办啊」「来,我们帮你!」井滨说完便和小然一人跟带子,用力的往上一拽,卡在肩部。「啊……前面那个绳结卡在阴蒂上了,怎么这么紧啊!」妈妈皱着眉头说道。「哈哈,要是不紧就该露出来了。」井滨边说边将妈妈奶子上的两点收进了V型带中,并用力的抻了一下。「啪」的一声打在了妈妈的身上。「好了,现在我们来拍照,我可是专业业余的拍客!」小然拿起相机比量一下说。「咱们怎么取景呢?就去骚货的那张大床吧,上回干她的时候我差点没掉下去。」井滨捏着妈妈的大屁股对小然说。「好,走,赵雪啊你现在寻思几个淫荡的姿势,要是摆不好,今天就别想下地!」小然拿起相机向里屋走去。「小然哥哥,你准备给小骚货拍多少啊?」妈妈用手摸着小然的下面问道。「拍多少?拍到干你为止呗,哈哈哈」井滨和小然笑道。「每次都欺负人家,我不管这次我要在上面,上回都快被你们骑的喘不过气来了。」妈妈嗲嗲的说。「想做观音啊,行啊,要死一会伺候的好,就让你在上面!」井滨捏着妈妈的屁股说。「来你躺那,把腿成M型,对就这样,滨哥你去把她腿掰开」井滨过去两手扶在妈妈的膝盖处向下一用力,一个平面的M型就出来了,情趣内衣下面的带子紧紧勒在妈妈粉嫩的阴户上,第一个绳结正好在阴蒂上前有摩擦,阴道口出流出一丝亮晶晶的液体,井滨用手在阴道用力一捅,拿出来的时候和阴户连出了一道水晶线。「对就这样,别动!成啦,来骚货撅起来,脑袋贴着床,屁股撅好,不是!把腿往前收,好,别动,哦了,井滨啊来一张淫妇红臀。」小然笑着跟井滨说。「你们轻点啊。」妈妈听了感觉不妙,柔柔的说。「轻点?轻点怎么能成红臀那?」说完左右开弓打在了妈妈的肥臀上。「……啊……啊……斌哥哥轻一点……啊……好痛……啊」一个个掌印浮现在妈妈的屁股上,渐渐地妈妈由痛苦的叫声转变为呻吟声「啊……用力……用力……打……的小骚……好爽……啊」小然无奈的看着妈妈说,「这也太骚了吧,我也来」「哦……然哥哥……啊……打的……好用力啊……人家……的小屁股……好爽……啊……啊……」打了一会妈妈的屁股就变得红彤彤的一片了。「不行了,我先上了,硬的都难受了」井滨说完就掏出大鸡巴塞进了我妈妈的嘴里「操你妈的骚货,快给大爷吹吹,一天就知道勾引男人,欠操的婊子!」井滨在我妈妈的嘴里深深地插了几下之后便拔了出啦,用大鸡巴抽打这妈妈的脸颊说,「骚货插得你喉咙爽不爽,天生挨干骚比。」「人家才不是骚比呢,人家只是两位哥哥性奴隶吗,刚才打的人家好爽吗,求哥哥在打几下」妈妈媚眼如丝的看着井滨,淫荡的说。「来赵雪,爬过来。」就在井滨插我妈妈的嘴的时候小然也把衣服脱掉了,站在床边上。「好的主人,奴家这就爬过去」妈妈说完就低着头一扭一扭的想小然爬去,后面的井滨还啪啪的打着妈妈的屁股。好一副淫荡的,骚女求鸡图啊!小然淫笑的看着妈妈巨大的奶子随着爬行而晃动,当妈妈爬到小然跟前时抬起头时,一根巨大的肉棒弹到她脸上,井滨和小然哈哈大笑,井滨说,「咱俩调教的不错嘛。」「谢谢两位主人的夸奖。」妈妈笑着扶起小然的鸡巴,将下面的蛋蛋含进嘴里,轻轻地咬着。「啊,咬的爽,对再用力一点」小然闭着眼睛享受着我妈妈嘴的服务「从下往上添,对,就这样」妈妈的舌头在小然鸡巴根部扫过,慢慢上移,最后含住龟头,小然抱住妈妈的脑袋向下一按,用力来了一个深喉,顿时妈妈的眼泪从眼角流出。井滨也跟了上来在我妈的后面用手指掐住我妈妈的阴唇,用力的向两边分开,

露出上下两个粉红色的肉洞,下面的那个似乎有一点白浊的粘液。井滨把右手中

指用力的插入我妈的阴道中,妈妈含着小然大鸡巴的嘴,呜呜的叫着。抽动几下后,井滨抽出中指,换成食指和中指一起伸进我码妈的阴道里,并用大拇指拨弄着阴蒂,听见我妈又哼了一声,肉洞蠕动,紧紧包夹着井滨的两根手指。过了一会儿井滨把手指抽出闻了闻,又放在嘴里舔了一下,津津有味的咂咂嘴,然后把嘴凑了过去。井滨的嘴紧紧地贴着我妈妈的阴户,用舌头挑逗着妈妈的阴蒂,眼看着妈妈的阴蒂在包皮中探出了脑袋,井滨将阴蒂吸在嘴里,一咬。「啊!」妈妈大叫,还没等有妈妈说什么,小然就将鸡巴又塞进了妈妈口中,「叫什么叫,你个骚货不就是喜欢被人干,被人虐待吗!这屄嘴吸的太他妈爽了!」妈妈听到小然的话,更加卖力的吸了起来。舌头在马眼上扫过,在龟头上画着圈圈。后面的井滨也没闲着,用舌头用力的挖着妈妈肉洞,左手的大拇指在肛门处慢慢揉着,向下粘了一点肉洞流出来的淫水,插进了妈妈肛门中,似乎感觉妈妈趴着他咬的不舒服,抬起头,抱着妈妈的腰,用力的把妈妈翻了过来,用大鸡巴对准妈妈淫穴插了进去。这时小然在我妈妈嘴里抽动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妈妈「呜呜」的叫着,好想有什么话要说是的,小然一下不动了,蛋蛋一下一下的收缩着,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嘴里。当妈妈的嘴倒出空的时候,含着小然精液的嘴发出淫荡的叫声「啊……好爽……用力……啊……啊……主人……干……的小骚……货好……爽……啊……主人……用力……啊……」「骚货干死你,干死你,草烂你的骚比.quot;「喔喔……这下……顶到我的小腹了……嗳哟……要死了……嗳……我好……好舒服……快嘛……快点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喔……」井滨的屁股并没有忘记要上下的抽插,狂捣、勐干,两手也不由自主的使劲的揉捏着妈妈的大乳房来。

「……下面快点嘛,主人怎么记得上面……就忘了下面呢……啊……啊……主人用力……小……骚货……要不……行了……啊……要飞了……quot;妈妈似奇养难耐的说道。井滨听妈妈这么说,更加用力的顶了顶,在我妈妈精巢花蕊上磨转着。这时妈妈的身体绷得直直的,看到这我知道了妈妈在我两个同学的狂干之下高潮了,井滨这时也低吼一声在妈妈的体内射出滚烫的精液,烫的妈妈不由得哆嗦起来。「小骚货有进步吗呀」井滨笑着说。妈妈一边替小然和井滨清理着鸡巴一边说,「还不是两位主人调教的好嘛,主人啊,人家又想要了嘛。」「果然是百操不厌的骚逼啊,来小然这回我在前面。」井滨说。一番游戏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