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行走在多彩的人间初遇桂云1

2019-02-19 05:02:38来源:

上一篇写完,没有什么人支持,感觉有点寥寥,本来动力就不大,便更有些兴致

索然了,犹豫着是不是还继续写。但犹豫中不知不觉地又写了差不多四千字,行

文措辞仍觉得生涩,但已较开始时流畅一点了。虽然写这东西仅是供人一乐,甚

至对高水平之人连乐都谈不上,但毕竟也是在码字儿,权且当是练练笔,活活脑

子吧。

这节打算虚构出一个人物,一个苦命的人,在以后的情节中,也许会成为石坚生

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

(一)

石坚虽然在H 镇生活了18年,小镇也不大,但他对H 镇的地理并不熟悉。H

镇是由街道与几个村屯一起组成的,至今有几个村子石坚还叫不上名儿来。H 镇

呈长方形分布,房屋均为坐北朝南,每一排之间为一道街。除一道街比较繁荣,

多为商户外,其它都农业与非农混杂居住。而且从一道街向南数二条街,就已经

是大片的耕地了。

石坚小时候身体比较差,曾有过两次危及生命的大病。虽然个子一直在同龄

的伙伴中是最高的,但显得很单薄,加上皮肤白净,看起来很是文弱。八十年代

的北方小镇,早早辍学瞎混的孩子很普遍,这些小混混整天无所事事,最喜欢到

学校欺负一下学生,索要点零花钱,以此为乐。

小学时,石坚的家境是比较好的了,在H 镇算是公认的有钱人家。由于小时

候体弱多病,父母也比较娇惯,平时零花钱零食一直不缺。80年代的小地方,孩

子平时还很少有零花钱,零食吃呢。加上人长的比较单薄,石坚竟然成了这些小

混混的重点照顾对象。

但石坚倔强地性格,使这些小混混每次都要花费一些力气才能得逞。恐吓,

威胁,都不管用,只能群拥而上动手了,本来身体弱,加上对方人多,石坚经常

挨揍。幸运的是,天性爽达的他,只是把这些当成一个插曲,并未影响到学习生

活。在学校老师的眼里,还是那个成绩优秀的好学生。然而经常的被打,让石坚

深觉有个好身体的重要性,所以几乎学习之余的所有时间,他都用来锻炼身体了。

小地方,不可能有什么健身房武馆之类的地方,就连学校的体育老师也不过

就是民办的,水平业余的不能再业余了。而且在石坚的印象中,学校的体育老师

似乎也只有在H 镇一年一度的春季运动会上能够起点作用。所以想不被欺负能打

得过别人,也只能靠自己了。那时石坚最喜欢去H 县的新华书店,只要看到有关

武术的新书,他都会买回来。一本十几元钱的书,在八十年代已经不便宜了。对

于一个孩子来讲,更是很大一笔开销。石坚对文字理解是有很好的天赋的,语文

课成绩从来都是名列前茅的。按图索骥,看那些杂七杂八武术书籍,他竟然也练

的有模有样,最重要的是身体逐渐强壮起来。

业余时间,除了在家打沙包,就是到野外去疯跑,以锻炼自己的体能。田野、

山沟、林子,有时也会跑到不知名的村落,因为总是自己一个人,别人不认识他,

他也不认识别人,很多村子他都经过。但却一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可是有一个村子他却记住了-新华村,因为这个村子有他认识的人。

石坚十三岁那年暑假,小学已经毕业,升中学考试的成绩早已公布,石坚毫

无悬念地考取第一名,假期一过就要上中学了。暂时没有了学习的压力,假期过

得分外放松,石坚几乎每天都在野外疯跑,跑步、练拳、爬树采果子、池塘摸鱼

捉蛤蟆,甚至还曾经抓过野兔,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比父母还忙。

有一天石坚发现一条路边的杨树下长有蘑菇,《自然》课上有教过食用蘑菇

与毒蘑菇的区别,所以这些蘑菇他还认得,也知道蘑菇的营养价值很高,就决定

多采点回家。身上没有带口袋,就把衬衣脱掉,袖子打了个结,做了个简易的小

包袱。小路两边种的都是杨树,蘑菇不是很多,但一路走下去,也采了不少,足

足有一大包,估计够吃个几顿的了。

想到吃顿觉腹中饥肠辘辘,中午弄的烤玉米与烤蛤蟆,早已化为热量,又随

着汗液排光了。出了大量的汗,身上也粘乎乎的,干的地方甚至已经有盐粉了。

于是决定找地方洗个澡,然后回家吃饭。选了棵比较高的杨树爬上去,四下寻摸

了一下,巧的是在小路旁边一百多米处有个土坡,土坡后面就有个水泡子,看起

来水还挺干净。

想什么来什么,真爽! 石坚溜下树,欢呼一声,兴奋地向土坡跑去。

爬上土坡,石坚才看清,水泡原来是条小河,但宽窄不一,因为水草很高,

窄的地方不到跟前儿是看不到的,只有比较宽的地方才可以看到水面,所以看起

来就象一个小池塘。潺潺的水声听起来就让人感到舒爽。四下望了望,可以隐约

看到一个村落,距离这里也得有几公里远了。这里应该是草垫子,也就是所谓的

沼泽地,所以小河方圆几百米内也没有庄稼。除了几百米处有个小窝棚外,也看

不到什么人。这种在野外的小窝棚即使住着人,也肯定是男的,即使是遇到了也

不会有什么尴尬。

之所以这么仔细是因为农村孩子在野外游泳洗澡,都是脱光光的。十二三岁

还是小屁孩儿一个,农村很多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还没有出现第二性征,石坚经常

看到同龄伙伴们在野外光屁股游泳,鸡鸡小小的,光光的一点毛没有。但他却早

已经不与伙伴们一起脱光游泳了。也许是因为长年坚持锻炼,加上家境优越吃的

比较好,九岁开始石坚就觉得鸡鸡渐渐地长大了,颜色也逐渐地变深了,并且还

长出稀疏的毛毛。这让他觉得自己与别人不一样,不大好意思再与伙伴们一起去

裸泳,以免他们取笑自己。尤其现在他身高已经有1 米70多,几年的坚持锻炼身

体已经不再显得单薄,虽然外表上看起来并不是很粗壮,但实际上肌肉很均匀,

很结实,除了还嘴上没毛,看起来已经象个大小伙子。他曾经看过在野外洗澡的

农村男人,自己那东西已经不比他们的逊色,甚至个头上还要大上一点点,只是

毛毛显得很少,不如他们的多,使那东西在胯下显得很突兀,这也让他更不好意

思在同龄的伙伴前裸露下体了。

小河岸边长满一人多高的水草,人站在里面,外面是看不到的。恰好靠外面

处有个比较干爽的石块,石坚就把脱下的衣裤还有装着蘑菇的包袄放在石块上。

小心地往前试探着走了几米,脚底可以感觉到沙石,他便有些放心了,因为这种

水草比较多的河池,最怕有淤泥,陷进入很容易发生危险。河底有沙石就相对硬

挺一点,水质也不容易浑浊,不至于洗了半天,又带回一身泥巴。

石坚兴奋的嘿嘿一笑,正准备趟下河畅游一番。突然心头一紧,左后方 嗖

的一声,好象有什么东西窜出,同时 呼 一声钝响夹带着一股风向自己后脑

袭来――有人用棍棒打自己!这是石坚的第一反应,与此同时左手护头右脚蹬地,

身体迅速向左后滑,转腰屈肘,这是一套很漂亮的防守反击动作,左臂防守,转

身右肘横扫攻击,杀伤力也很大的。

可是当他转身看到对方是一个女人时,不由一下子慌乱,就要击中对方的肘

击赶紧下拉收势,总算是没有打中。可是身体前冲的惯性怎么也停不了了,整个

身体直接向前扑,连同女人一起实实地摔在地上。石坚感觉身下女人软绵绵的肉

体,尤其是胸前两大块肉支撑着自己,感觉很舒服。

啊,死流氓,放开我! 女人的一声尖啊,把石坚叫愣住了。心想我怎么

一下子成流氓了?定睛一看,才发现女人上身也与自己一样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自己正脸对脸,胸贴胸地压在人家身上,不禁感到很不好意思,连忙两手撑地想

起来。

可是上身撑起,自然下面贴的就更紧了,女人本来先入为主地认为是遇到流

氓了。现在这姿势更加以为 流氓 要开始行动了,所以石坚的上身刚一抬起,

就被她狠狠的抽了一耳光,突如其来地挨了一下,加上河边的草地也比较滑,脚

下蹬了一下没蹬住,使石坚再次扑在女人的身上,知道自己这是被别人误会成色

狼了,心里不住的暗叫倒霉。

啊,救命啊,抓流氓啊! 女人尖厉的叫声,在这寂静的旷野中显得异常

的响亮。石坚赶紧捂住她的嘴,女人拼命摇头企图挣开他的手,同时双膝乱顶,

身子死命的扭动挣扎,手臂被石坚控制住,但手还是抓到了他,指甲甚至都已经

抠到了石坚的肉里,脸蛋红红的,狂怒的表情让石坚拼尽力气控制住她的腰身。

这也让石坚有机会打量一下身下的女人,然后一看不由再次让他一愣。(今天已

经被搞地有点神经了,这么一会 愣 了好几次。)

凌乱而湿漉的长发散在被他俩压倒的草丛上,白净的额头,天成的细眉看得

出未经过修剪,但却像两弯柳叶一样精巧,眉毛下正向他怒视的双眼,象是刻意

要喷出怒火,不料喷出的却是浓浓的春意,眼睛很大,还闪着一种野性的光辉。

精巧而又坚持的琼鼻,此刻因为愤怒而翕张的鼻翼,让石坚下意识放开捂在她嘴

上的手,迫切地想看清她整张容颜。

鹅蛋形的脸庞很白晳,剧烈挣扎花费了她不少体力,脸蛋红扑扑的,略有点

厚的唇半张着,急促的喘着气,如兰的气息毫不顾及的直向石坚喷来,白嬾的脖

颈下圆润的肩,可以想像得出胸前的两座山峰也肯定不会平庸,石坚甚至能感受

到女人的胸前的两座突出在一紧一松的压迫着他。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激荡的

感觉,心砰砰的乱跳,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向某个部位流去,以至大脑都感觉到有

点缺氧。

啊!嘶…… 喘过气来的女人趁着石坚愣神的功夫,张嘴就咬住了他的手,

死死的不松口。剧痛使他顾不得怜香惜玉,一头撞在女人头上,同时赶紧把手抽

回。

你疯了啊,我不是色狼,我就是路过想在这儿洗澡,还没等洗呢,就被你

给一棒子,真够倒霉的了! 折腾了半天,石坚这才第一次有机会开口解释。自

己还没上中学呢,就被人误会成是色狼,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冤枉啊。

你家那儿的,谁家的,多大了,上这儿干啥来了? 也许是看清了石坚还

有点青涩的脸,加上这明显听起来就年纪不大的嗓音,使女人感觉可能真的有点

误会了。但目光中显然还没有放松戒备。

大姐,我家是H 镇里的,我老石家的,下个月开始就上初中,今天采蘑菇

来着,走到这儿一身汗,就想洗个澡,还没等进水,就被你给袭击了 石坚有点

委屈的说。

原来真的是误会,女人一时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有点不好

意思看石坚,人家还是个孩子,自己没问清就偷袭人家,又抠又咬的。

二人光溜溜的身子已经贴了半天,女人柔软温热的身体让石坚一时也不想离

开,尤其自己已经坚硬起来的部位此刻正压在一个软绵绵的地方,那是从来没有

过的舒爽。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