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大凶器7983待续

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2:15

正文 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上吊自杀

“老是老了点儿,可肉咋那么细腻捏”龙根搂着裤子,从玉米地蹑手蹑脚的跑了出来,小声嘀咕着。老是老了点儿,可有味道啊,照的阳光多了,肤色趋于麦麸色,虽没有雪白看着舒爽,摸着舒服,细腻柔顺。干得活儿多,锻炼就多了,这年纪了,腰杆上却没啥赘肉,圆鼓鼓的屁股一棒子捅下去,两半屁股蹲儿似乎分的更开了。书上说的好,日婆娘这玩意儿,就不能看脸,关上灯蒙上被子,照样日得忽而嗨哟。再者说了,吃惯了山珍海味,还得加一些野菜啥的吃吃。肚子太油了,不是好事儿。出了玉米地,正巧赶上陈香莲的午饭,陈可已经回城里去了,倒不是为了继续坐台,得帮忙照料一下陈天明,怎么说,陈天明这些年也没亏待自个儿母女。不去看望看望实在说不过去。 “小龙,老二哥要回来了,你可得躲躲。就他那脾气,估计还得找你麻烦。脾气爆着呢。”陈香莲扒了一口饭,有些担忧的望着小龙。

老二哥就是陈天云,陈天明是老大。龙根淡淡笑了笑,夹了一块肉往嘴里塞去。一脸的不以为然。敢来找自己麻烦他有那能耐吗自个儿还没找他算账呢再者,陈天云还从表婶儿那夺了九千块钱,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不来找老子,老子还得去找他呢,再者,自个儿婆娘都让人给睡了,陈天云还有心情来找自己麻烦可算了吧。上一次日王丽梅的时候,就想问她拿钱,回头一想,这炮友还不是很坚挺,别到时候弄巧成拙了,因此一直没跟王丽梅提钱的事儿。“陈天云我还没放眼里呢。”龙根无所谓道,“对了,你们老陈家现在没落了,估摸着过几天的选举,也不会再有人选你们老陈家你跟小可两人也挺难过的,这样吧,把票投给我表婶儿,我表婶儿当了村支书了自然会照料你家。成不”? “那有啥投就投呗,反正就当送你个人情了。”陈香莲倒是没啥,应了下来。“唉,小龙。你是不是把你表婶儿也日了”

陈香莲眼珠子一转,盯着龙根道。“套我话呢。告诉你也没啥,只要你不乱说就成。就算你乱说老子也不怕,抓着小可一阵大棒子猛捅”。陈香莲脸色一沉。“日了,日了好多遍了。”瞅见陈香莲脸色不好,隐隐带着点儿酸味儿,接着道:“你也别贪心,你这儿我一周来两回就顶天了,就你那身板儿,小可那下面还嫩着呢。一个通宵都能日得你娘俩下不了地,你信不信”,“切,说的那玩意儿有多厉害似得,你又日过多少婆娘”陈香莲一脸不屑。 龙根不吭声儿,埋着脑袋儿吃菜。自己不笨,这婆娘来回套着自己的话呢。赶紧的吃完饭,干一炮就闪人。还得走下一家呢… “啪啪啪” “啪啪啪”,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龙根惊了惊,瞅了瞅,远处升腾起一阵青烟。“咋的了这谁家在放炮啊,七月半不是还有两天儿么”陈香莲听的鞭炮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嘀咕道。龙根摸了摸脑袋儿想不明白,乡下人家没事儿绝不会放炮的,七月半鬼节,也只是以烧纸钱为主。这炮声,不是喜事儿,就是死人了也没听说谁家娶媳妇儿啊,放啥炮? “你先忙着,我看看去,投票的事儿放在心上啊……”龙根屁股一拍,一阵旋风似得跑了个没影儿。 天儿有些闷热,龙根捞了一把清水洗洗脸,都没功夫下河冲冲凉,就这前后的功夫,路边上跑过去几个人了。看样子是有大事儿发生了,不然没这么急躁。“对,先回小卖部瞅瞅去,鞭炮不得小卖部买么”一溜烟儿,龙根跑回小卖部,哈驰哈驰喘着粗气,接过沈丽红递过的冰棍儿啃了起来。一阵凉爽下了肚,这才冲着沈丽红问道。 “丽红婶婶,我表婶儿呢,咋没看见对了,刚刚那鞭炮声咋回事儿”

沈丽红一边数着盒子里的钱,一边道:“村里死人了。你表婶儿跟何乡长一起去看了。”“啥死人了谁挂了”, “还能有谁,魏文武呗,听说是畏罪自杀,上吊了。”沈丽红脸蛋上带着一些害怕,低声道:“听说舌头伸的老长,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铛似得翻腾。哎哟妈呀,可吓人了……” “姐偏要去看看,说什么职责所在,何乡长也真是的,死人有啥好看的,留我一个人搁家里带着,害怕死了……唉,小龙,你干嘛去啊陪我看店儿啊,我胆子小害怕呢…”

远远传来龙根的声音,“我瞅瞅去,待会儿就回来…” 沈丽红急的跳脚,大热的天儿,背后却凉风阵阵,鬼气森森的。猛得一个哆嗦。骂了一句壮胆:“狗日的魏文武,死了还折腾人是不是”“噼里啪啦……”刚刚赶到魏文武家大门的时候,又是一阵鞭炮声响起,龙根咧着一嘴哈喇子跑了进去。大概是魏文武日了村里不少婆娘的缘故,来帮忙的人并不多,村里也没啥本宗兄弟。只有寥寥数几的几个中年人,帮忙挪棺材,沈丽娟跟何静文站在一边儿,二女眉头紧蹙,一脸苍白。看样子死状是真惨了。 “表婶儿,咋,咋样了”龙根说完,瞅了瞅旁边的何静文。 不过龙根的眼睛很贼,猛盯着胸口瞧,白白的一大片露了出来,拱起一顶蒙古包,很是巨大, 何静文本不能下地,可实在没办法,昨天把魏文武给撸了下来,今儿就上吊自杀了,心里多少有些自责,只能过来瞧瞧,了解一下情况了。 “魏文武上吊自杀了,这会儿正准备往棺材里抬。小龙,你别进去,模样吓人的很…”沈丽娟一把拽住龙根,惊惧道。 要说自个儿男人当年死在自己肚皮上,自己也没怕个啥,可魏文武死了,要不是旁边还有两人,只怕站着腿都直哆嗦。那舌头伸得老长,俩眼珠子瞪的溜圆,直往上翻,这不就是死不瞑目吗? “为啥死的咋还上吊了呢”龙根问了一句。何静文拧着眉头,正色道:“刚刚魏文武老婆说了,昨晚魏文武回家一直没吃饭,搁屋里坐了一宿。早上起床还搁着抽闷烟呢,就下地干活去了,可那知道从地里回来,做好饭正准备叫他吃饭的时候,就上吊自杀了。” “那有啥,畏罪自杀嘛,良心那啥了嘛。”龙根一脸的不以为然,死了就死了呗,这样的人活着也是浪费空气,怕个求, “小龙”沈丽娟白了一眼,嗔道。“胡说些什么,死者为大,你咋这样呢!”龙根撇撇嘴,没吭声儿。这就是女人,同情心又泛滥了,不就死了一祸害吗至于跟自己吹胡子瞪眼的吗?“小龙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不过人既然已经死了,事情也调查清楚了。有关于魏文武的过错也就不追究了。”何静文毕竟是乡长,又遇上了这事儿就不得不发话。“这样,咱们现在去村部,通报全村,招呼全村的青壮年过来帮忙,该办的后事儿给办了。” 沈丽娟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那你们去吧,我看看去…”裤裆那玩意儿大,阳气儿旺盛,什么牛魔鬼怪的,龙根压根儿就不放在眼里。老子能找几个婆娘把你这村支书给捅下来,还能怕了你一个死了的求玩意儿, “小龙,你回来”沈丽娟气得直跺脚,一伸手没抓住。 那模样多吓人啊,咋这小子还往跟前凑呢! “算了,由他去吧。”何静文皱着眉头,把沈丽娟给拉走了。心里想着,小龙今儿说话咋不结巴了捏而且说的头头是道,这脑子好像不傻吧。乡下讲究死者为大,否管魏文武活着时干了啥见不得人的勾当,可人毕竟是死了。牛大心里再有不甘,再多怨恨,也得忙前跑后张罗着给老爹洗澡,穿衣裳。 龙根进门儿的时候,杨英、田翠芬还有魏文武婆娘苗红,正蹲在墙角边儿烧纸钱,牛大拿着一张帕子给魏文武擦身子。“啧啧啧,这死相的确是难看,舌头伸那长干啥求,没吃饱还是咋的”龙根瞅的清楚,心里却啥也不啪。人死了,就跟农村里杀猪一样,随便你怎么剁,怎么放血,他都不知道。吃下肚里只能变成屎。“次奥,就手指拇大小的家伙事儿还想着日婆娘呢”眼光扫到魏文武裤裆的失守,龙根暗骂了一句,“王丽梅这骚婆娘啥眼光,咋就看上了这么个求玩意儿太他娘的没眼光了……” 骂了一阵儿龙根从房间里退了出来,没啥看了,这角度看上去正巧瞅见三婆娘鼓起的六只大白兔,可旁边人多,咋敢下手啊等晚上再来吧… 四处打了一个转儿,大黄狗日小花还没回来,“嘀嘀嘀”几声汽车喇叭,一辆银灰色面包车开进了院子里,魏武从车上下来了。 这一次龙根没敢对着魏武傻笑,别一大嘴巴给自己扇来才好,这家伙也是一个暴脾气。

正文 正文 第八十章 灵堂激情

“嘿,你听说了吗?魏文武死了,哎呦那个惨咯,眼珠子都翻出来了”。 “啥眼珠子翻出来了听谁吹呢我亲眼瞧见,那俩眼珠子都掉地上了,又捡起来安上的;那舌头跟猪舌头似得,脖子还肿着呢。那家伙,死不瞑目呢…” “真的”,“那可不,吓死人咯。杀猪都没这个惨捏。裤裆那玩意儿也不见了,血淋淋的。好像说啥悔过还是咋的。究竟咋样我是弄不明白。挺惨就是了…”“哎呀妈呀,你可别说了,吓死人了。晚上都不敢睡觉了。” “你小子尿裤子了吧,哈哈…” “走走走,天都黑了,还不回家干嘛吵死人了…”梧桐树下,几个乘凉休息的人,闻言陆陆续续的走了。小卖部,沈丽红走了出来,小脸儿煞白。人走远了之后,沈丽红嘟囔着嘴,骂了一句:“屁事儿不干,就瞎唠嗑。吓死个人了…茅房都不敢去。” 暮色四合,一朵乌云遮住了月亮,今晚特别黑,像知道上河村死了人一样,老天也来凑热闹了。

沈丽红一发威,小卖部冷清了许多,电视里一阵一阵儿的响动,都让人后背发凉,明明闷热得不行,可偏偏后背直冒凉气,浑身不得劲儿。“乱嚼啥舌根啊,唉”沈丽红叹了一口气,拉着沈丽娟的手臂,小声道:“姐,陪我去趟茅房吧,我怕。憋了一下午了,难受…”

“自己家里怕啥”沈丽娟皱了皱眉。“哎呀姐,你就陪我去嘛。”拽着沈丽娟手臂一阵猛晃,撒娇似得跺脚,汗衫里两只大白兔剧烈跳动起来。“咕噜”一旁吃瓜子儿的龙根,俩眼睛瞪的溜圆,咽了口口水儿。要不是坐着,裤裆那陀玩意儿只怕顶的更高了。“呵呵,丽红啊,我陪你去吧。正巧我也想上厕所。”何静文听见了,站了起来。 倒不是想上厕所,而是沈丽红两姐妹一走,就剩下自己跟小龙了,昨晚那什么了,难免有些不好意思,大棒子太厉害了,想想俏脸飘过一朵绯红的云彩,更显娇嫩。 “哦,谢谢何乡长,走,哦,等等,我拿个手电筒…”沈丽红喜出望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能跟乡长一起去上茅房,说出去怕都没人信。 二人结伴出了门儿,龙根也站了起来。 “表婶儿,我出去转转,屋里闷得慌。”也不管沈丽娟作何反应,脚下一溜烟儿,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房子一空,屋子里就剩沈丽娟一个人,空荡荡的,只有电视机一惊一乍发出声来,一股凉风袭来,沈丽娟打了个寒颤。“啪啪啪” 一阵鞭炮声响起,龙根嚼着狗尾巴草到了魏文武家里,众人拾柴火焰高,忙活了一下午,整个院子到处都是扯着白色布条,那个大大的“奠”字摆在正中,一盏昏黄的油灯在夜风中飘摇,忽明忽暗,就跟有鬼来了似得。龙根顶着大裤裆走了进去,迎面撞上了急匆匆跑出来的魏家弟兄。龙根傻愣道:“大牛,大牛哥,干啥去啊”? “要你管,闪开”牛大心里憋着火。婆娘差点儿让自个儿老爹日了,隔天老爹又刚好死了,忙前忙后的跑。不管不行,要管这心不得劲儿,老二魏武也阴沉着脸,不是很好看。推开龙根,两兄弟一前一后的走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啥没听清楚。 龙根撇撇嘴,暗骂道:“狗日的,老子让你得瑟。你婆娘没让你爹日成,让老子日了。傻还不知道自己脑袋有点儿绿呢……”

乡下人迷信,加上魏文武死得难看,瞪眼伸舌的,怪吓人的,因此一到了晚上,来老魏家帮忙的人陆陆续续走了。牛大俩兄弟一走,院子里更加清静了,连大黄都搁家待着,一时间静得渗人,偏生棺材下面那盏油灯突然灭了。 “啊”一声惨叫响起,紧接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一条软软的身子撞到龙根怀里,龙哥搁胸前抓了一把。胖乎乎的,是田翠芬儿的没错。

灯一亮,果然是。 “叫啥叫怕个求”灵堂后面,苗红站了起来,冲田翠芬吼了一句。 田翠芬一脸惨白,埋着脑袋儿离开了。经过刚才那么一吓,杨英也不敢搁灵堂待了,扯了个幌子离开了。灵堂里一时只剩下苗红跟龙根了。 “傻子啊,来干啥了”苗红脸色不太好,不过脸上没啥泪痕。 男人的事儿自己也听说了,昨晚苗红还跟着闹了一顿,天天搁家里把自己干了一炮又一炮,居然跑出去搞别人婆娘,连儿媳妇儿都不放过急的苗红昨晚差点儿没操刀砍,没想到真死了,苗红这心里也挺复杂的。“来,来看看你们。”龙根应了一句。“呵,不是来看热闹的吧”苗红嘴角一挑,眼神有两分讥讽,胸前两颗大木瓜一晃,“既然来了,来,给你魏叔磕两个头吧。”“呃…”龙根愣了,让老子给他下跪我去你大爷的跪你老母。

“苗红婶儿,那个…那个我来给你送点儿东西,不知道你想不想要……”让自己下跪,作死也不可能。龙根避左右而言其他,决定先亮出大杀器来再说,他奶奶的,别逼急了老子,惹急了老子灵堂把你日了又能咋滴。 “啥东西”苗红倒也不是真让龙根给男人下跪,闻言带东西来了,苗红上下瞄了一眼,啥玩意儿没有,别说拎着了,兜里也没见鼓起来啊。“龙傻子,别逗了,快出去。没工夫给你闲扯,老娘还要给死男人守灵呢。”说着,就把龙根往外面推。

“真的,小龙带着东西捏。”龙根有劲儿,苗红根本推不动,身子又矮,一弯腰,两颗大木瓜垂下来,顶着汗衫。摸起来一定很舒服,重要的是刺激。“啥东西,拿出来瞅瞅”苗红眼珠子一瞪,“要拿不出来,今晚你可得陪我守灵啊……啊,那什么”? “啪”的一声。

苗红惊愕的瞪大了眼珠子,手上的一叠纸钱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吓的蹭蹭直退,一直挨到棺材才停下来。 黑黢黢的大蟒蛇,对,就是大蟒蛇,掉在龙根裤裆里,摇来晃去。一股尿臊味儿迎面扑来,太浓郁了, “苗红婶儿,这礼物你还喜欢不?” 龙根邪笑着,上前捏着苗红胸前的两个樱桃珠子,推到灵堂里面。挤在门后面,摸索了起来。上了年纪,可那玩意儿大啊,垂在胸前跟那长长的大丝瓜似得,两颗珠子又长又硬,龙根捏了一下。“嗯…小龙,别,别整,今天不行,守灵呢…”苗红也不是啥好人,尤其昨天知道了男人在外面找野婆娘,心里也不得劲儿,就琢磨着那天勾搭两个爷们儿。找找刺激。今晚刺激是来了,可灵堂干那事儿成吗?别让儿媳妇儿看见才好。“嗯哼,”这时候,一个儿大棒子顶到小腹,滚烫的气息钻进鼻孔里,苗红感觉有些乏力,靠在墙角,小手情不自禁的往裤裆抓了去。“哎哟妈呀,小龙,你这玩意儿咋这么大跟吃了添加剂似得…嗯哼,小祖宗,别,别捏,奶头子是亲的,不是捏的…哎哟,你还捏…嗯哼,啊…”苗红一阵娇喘,龙根乘胜追击,扯下了苗红的汗衫。 没戴罩子,两颗大丝瓜,立马垂了下来,还算白,两颗珠子却黑得不能再黑了,“小龙,你,你那玩意儿,咋,咋还硬起来了呢…哎哟嗯哼…别,别日…”苗红使劲儿拽着裤头。下面那地方都出水儿了,可真不敢日。男人可还搁一旁躺着呢,魂儿搁天上瞅着呢。这…“真不日”龙根捏着大,大棒子哧溜一声扎到苗红裤裆里,使劲儿顶着裤裆,乍一看苗红跟骑在棒子上似得。 两片漆黑的饺子皮贴着滚烫的大棒子,又痒又热,一股滑腻腻的水钻了出来。胸前猛的一痛。 “嗯哼…”鼻腔一声闷哼,苗红身子软了下去。“滋溜” 一把扯下裤头,借着油灯,龙根瞅得清楚,那黑漆漆的缝儿里正趟水,哗哗的。止都止不住。 “来,趴在棺材上,屁股蹲儿撅起来……”龙根手劲儿大,搂着苗红的腰,一把摁在棺材上,大棒子对着屁股缝儿一阵软磨硬泡,“啪啪”的抽打了几下,一阵浓浓的汁液喷了出来。 “瞅瞅,苗红婶儿,你下面都湿透了,跟尿裤子似得,很不想日呢。准备好了没,我捅进去了啊……” 摁着腰部,腰一挺,“哧溜”一下,黑漆漆的大棒子刺了进去。“啊” “小龙,轻,轻点儿,啊…啊…哦呜…舒服,舒服…” “小龙,快,快用力啊…啊…啊…”“啪啪啪”腰板努力向前冲刺,大大的屁股墩儿都给撞变形了,眼瞅着一股股热流飞溅出。龙根红了眼,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撞击,次次深入,顶在洞壁 “啊啊啊…不行,小龙,我我到了…”

“婶婶,舒服不,还要不要在日一炮,”“舒服,还是不要了,还是下次日吧,待会牛大两兄弟回来看见不好,”龙根一听,心里暗暗想到还有下次,提了提裤子。

正文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鬼也日人

这时候牛大两兄弟也回来了, “妈,咋你一个人守灵呢杨英她们捏”刚刚提上裤子,牛大俩兄弟就进了灵堂。 苗红一脸红润,被捅的浑身没劲儿,真不知道那黑黢黢大棒子咋长的,能长能短,能软能硬,还能拐弯儿似得,对着下面那地方猛钻,差点儿没给捅烂咯。“管她们干啥,你爸不是好东西,可能吓着她们了,回屋去了。”灵堂灯光暗,俩兄弟也没瞧出点儿啥异样来,“我这胆儿也挺小,要不龙傻子在,我都不想守了。” 龙根站在棺材旁边,咧着嘴,啥也不懂的四处乱瞅。盯着墙壁上魏文武遗像瞬间就乐了,小样儿,得瑟啊,你他妈的不挺能日吗?老子搁你眼皮儿底下把你婆娘都日了,你有意见不?“对了,事儿办的咋样了,人都请了么”苗红接着问了一句。魏武点了点头,冷着脸,“请了,明儿天不亮就来,坟地也选好了。” 本来,农村里死了人,怎么也得摆满一七,也就是搁家里放上七天,摆好灵堂供人祭拜。可魏文武名声不好,畏罪自杀,原本有点儿威望也给整没了;这村里也没啥亲戚的,谁来拜祭你。再者,自家人都恨得不行,摆在家里多晦气。巴不得早点儿拖出去埋了算了。再者,七月底的天气多热,搁屋里放久了,还不得满院子尸臭。几人一合计,请人抬出去埋了得了,也别摆啥酒席了,磕碜得很。趁着俩兄弟不注意,当着魏文武的面儿,龙根在苗红裤裆里掏了一把,湿漉漉的。这才打着口哨儿出了院子。后面传来两兄弟疑惑的声音。 “哥,这地上啥东西,湿乎乎的,嗯,还有点儿粘手……” “管他啥呢,守完这个晚上就行了,老子再也不想回这个家了。老东西干得啥事儿啊…” 龙根捂着嘴,差点儿没笑出来。暗骂道:“是啥那是你龙爷爷跟你妈留下的精华傻帽儿……”魏文武的死闹得全村都挺压抑的,家家户户早早的闭了灯,大门关得严严实实。连水田里的癞蛤蟆都不敢叫唤了,死静死静的。黑漆漆的,啥都瞧不见。 不过,龙根把村里的路基本上都给摸熟了,闭着眼睛都能摸回家去。挡着魏文武的“面儿”把苗红给日了,心情甚好。大棒子虽没吃饱,也得快快回家,家里还有三婆娘呢,个顶个的漂亮。龙根加快了脚步。 “汪汪汪”“汪汪汪”

一阵狗叫声响起,龙根撇了撇嘴,正准备离开。不料屋子里却亮起了灯,没开门,女人骂了起来。 “叫唤啥天杀的,不想活了是不是…妈的,魏文武这老东西也真是的,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会儿死。害得老娘睡觉都害怕……”“嗯这不是陈云松家的臭婆娘叫唤个求啊”龙根愣了愣,陈云松是陈家最小的一个,却最有出息,混了个老师当,这十天半月的不着家,自然是空虚的很。跟守寡没啥区别,没少糟蹋地里的黄瓜茄子。 对,进去把这婆娘日了。

陈云松的婆娘叫袁香,很少干农活,保养的极好,细皮嫩肉,胖乎乎的。田翠芬的加强版,也加大了一号,平日里走道儿,胸前两陀晃悠起来,跟山要倒了似得,瞧得人心惊胆颤,不少人都说,日了袁香少活十年都愿意,这话都冲着那波涛汹涌的大奶去了。想归想,可没听说村里谁爬上了她的床,都说这婆娘烈的很,不好搞。加上有个大哥陈天明罩着,谁敢日她啊!“嘿嘿,你龙爷爷有大棒子,怕个求”奸笑一声,龙根翻过墙头,砰的一声落到地上。“汪汪汪,汪汪汪” 大花狗冲着龙根龇牙咧嘴,一脸凶相。“叫啥叫不准叫了…”屋子里又响起了袁香脆脆的声音,龙根搁墙头一爬。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噎着嗓子,发出重重的鼻音,响起了毛骨悚然的声音。“袁香大妹子,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啊…我死的好不甘心啊,不甘心啊…”龙根趴在窗口,擂着胸膛。“啊,鬼啊,鬼啊…”屋里响起一阵尖叫。 龙根“嘿嘿”贼笑了两声,“砰砰砰”敲了几下门。 “袁香大妹子,你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甘心吗啊”!龙根又鼓捣起那阴风阵阵的声音来。连自己也觉得声音有几分像了。 袁香抓过被子蒙着脑袋,可那声音还是钻进了耳朵。这,这不就是魏文武吗?死都死了?咋还跑来找自己来了。 “魏叔,你,你别吓唬我。我,我胆儿小……”袁香心下一惊,慢慢平复了一些,没嫁人之前听自个儿老娘说过,有些人死不瞑目,那是心里还有着念想呢,听说魏文武是上吊自杀的,估计还有啥事儿没办完吧。“魏叔,啥,啥事儿你说。我知道你死的不甘心,还有啥遗憾事儿你给我说,我给你办了,逢年过节的再给你烧点儿钱去。多给你烧点儿。哎呀,你就别吓我了,我胆儿小啊…呜呜呜” “嘿嘿” 龙根掩嘴偷笑,乡下婆娘就是好骗,那有啥鬼啊鬼的,还烧钱,我烧你妹哦 “唉,袁香大妹子,我最大的遗憾就是生前没把你给日了啊…你说,我能甘心吗?袁香大妹子,实不相瞒,我想日你很久了。你那大,天天晚上晃的我心烦意乱。这不,我一上路就来找你了么”“你就给我日日吧,日了你我就安心上路,也了却我最后的心愿呐……” “啊”被窝里的袁香吓了一跳,后背凉风直冒,“日日我你…魏叔,别,别这样好吗我,我给你烧两个美女去…你,你别日我啊…”“哼”窗外那道幽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不让我日那好,我就把你带走,带到地狱里去,老子天天日你…啊,这是你逼我的…咚咚咚…”“啊,别,别…”袁香吓得魂飞魄散,门碰碰的响,就快掉下来似得。小心脏突突的跳,胸前垂着的两颗大木瓜一阵晃荡。把自己带走那不是把自己给杀了啊不,不行,我不能死,我不想死啊!“咚咚咚”门又响了起来。 袁香连忙哭诉道:“别,别别,别把我带走。魏叔,我让你日,让你日就是了。你想咋日就咋日…呜呜呜…” “那你还不把门打开,对了,把灯关上”龙根乐得嘴都歪了。这婆娘也太好骗了吧,这都能上钩, “啊还光灯”袁香愣了愣,日就日呗,关灯做啥!“你魏叔我死的太难看了,怕吓着你。”门外悠悠叹息一声,“你放心,我日一炮就走,以后再也不来找你的麻烦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阵凉风袭来,袁香打了个哆嗦。缩在床脚边,冷汗直冒,鬼咋的也会日人了,说来也怪,这一开门儿,外面的大花狗也不叫唤了。龙根顶着裤裆那玩意儿进了门儿。 “魏,魏叔,你,你想咋日啊”袁香害怕,支支吾吾道。

心里想着,一会儿魏文武想干啥就让他干,可千万别被他带走了才好,小时候听老娘说地狱里可不好玩儿。 “袁香大妹子,听说你奶奶大,你先坐好,让我摸摸……”屋子里一道隐约的魁梧身影站到床边。一阵阴气铺面而来。袁香心里又是一惊,乖乖的坐到墙角边。“嗯,果然很大啊” 抓着两只大木瓜,龙根心里一美,心想这一阵儿还真没白忙活,难怪都说日了袁香这婆娘死了也值,看来真错不了。大木瓜白不白,自己不知道看不见,就这手感来说绝对霸道,首先是大,大到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肉团搁手指缝里往外面挤;其次是软,跟水似得滑腻摸了一把就让裤裆那玩意儿硬了起来。 “嘤咛…嗯哼…魏,魏叔,那个,能轻点儿吗?嗯哼…奶,奶头是不能捏的…哎哟…以后孩子还要吃奶呢…哎哟……”被摸了几把,袁香身子有了一些反应,冷汗慢慢散去,多了一些温柔。嘴里哼哼的,舒服的很。“骚贱婆娘,还装清高呢,就这两下就遭不住了”龙根心里暗骂一句,一口咬了上去。 “吧嗒吧嗒” “嗯哟,魏,别,别咬啊…啊哦…” 捣腾了十来分钟,摸了一把裤裆,那玩意儿的跟铁似得。差不多该进洞了。“袁香大妹子,把衣服脱了吧,腿叉开躺床上…你魏叔的时间不多了,日了你,也该走了。唉…”“嗯。” 袁香这会儿是根本不拒绝,刚才魏叔给自己摸的挺舒服的呢,下面都出水儿了。照做,叉开腿,脱的光光的,正准备说话。 “哧溜”一声给扎了进来。 “啊”袁香嚎了一声,瞪大了眼珠子,满是不可思议,太,太大了这玩意儿。

“啪啪啪” 龙根扛着腿运动了起来,恍惚中两团球体上窜下跳,震颤不已…“啊啊啊…魏叔,你,你好厉害啊……啊…魏叔…我…我不行了……我快到了” “魏叔,你这棒子,啊啊啊…太厉害了,你,你把我带走吧…啊…啊”。“快快,我又要丢了,下面好涨,好舒服,魏叔,你太厉害了,把我带走吧!带到地狱,天天日我,她舒服。”龙根心里暗暗骂道,你这个骚蹄子,看我不捅烂你的洞洞,接着又是一阵狂操,把精华一波接着一波射入袁香的体内,看着摊在椅子上的袁香,没等袁香反应过来,一溜烟就跑没了。

正文 正文 第八十二章 聪明女人没人爱

天没亮,村子北边的乱坟岗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醒了不少人。而这会儿龙根才刚刚回到小卖部。要不是怕被抬丧的人看见,怎么也得再干一炮。到了后面袁香那骚蹄子渐渐入味儿了,各种花样一起上。要不说文化人家庭呢,床上的技巧也新鲜啊,啥老树盘根,神仙抱月,观音坐莲等等招式,一套一套的。饶是大铁棒子钢筋铁骨,最后也磨得软软的,趁着袁香喘息之机这才出了门儿。大花狗汪汪叫了两声儿,啥也没听见了。 龙根搁洞孔瞄了两眼儿,三女睡得香甜的很,唯独何静文似乎下面还痛似得,腿弯着,把下面那地儿晾了出来,像乘凉似得。 “嘿嘿”贼笑两声,龙根呼呼睡了起来。人死如灯灭,魏文武下葬了,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否管他日了谁的婆娘,再愤怒只能搁坟前尿上一泡就算完事儿了,还能咋的人何乡长不都也没再说什么吗? 事儿算是完了,魏武当天就离开了村里,工地上忙,搁村里待着也没脸见人,索性走了,眼不见心不烦,啥都好说。可不知咋的,没带走田翠芬。 牛大没办法,没脸待也得待着,出了村儿能干啥还不得饿死,只能眼巴巴的盯着自己婆娘,别又被那家的大棒子给捅了。 这年头防不胜防,连自个儿亲爹都差点儿没防住,再不小心只怕给人割了都不知道。大中午,龙根刻意从袁香门口路过,只听见两声狗叫,别的啥也没瞧见,琢磨了一番,还是不进去的好,估计还在回味昨晚的激情吧。

“嘿嘿,鬼日人…”嘀咕了一声,顺着河滩往王丽梅家里赶去。 去了王丽梅家还得去找找苗红一家子,这几票也是争取过来了,表婶儿上位村支书那是板上钉钉。“表婶儿表婶儿,大棒子敲门引路,你该咋感谢我呢…嗯,晚上回去玩个双飞。不,把何静文也拽过来,龙爷爷要玩玩,p,三条洞,老子轮流着捅…嘿嘿…”想着三团白花花的屁股墩儿排成一行,粉嫩粉嫩的木耳等着大棒子爱抚,裤裆里就是一阵搅腾浑身充满了干劲儿,嗖的一下没影儿了。 “哎哟,我这耳朵咋这么烫”沈丽娟摸了摸耳朵,嘀咕了一声,“谁在说我坏话不成”?

沈丽红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宽慰道:“姐,想啥呢。可能天热吧,担心那多做啥”?

沈丽娟从货架上拿了好几包酸梅饼干瓜子啥的,一个劲儿的往行李箱塞,脸上说不出的开心。 “丽红,回去好好养身子,怀上了就是好事儿二牛日头不多了,你好好陪陪他,二牛是个好人,可惜命短。唉……” 这一说,沈丽红忍不住滚落两颗泪珠子,抹了抹,“姐,我知道了。你也注意身体,小龙那个大棒子太大,你悠着点儿……别装了,别装了,够了够了,你这可是钱买来的…”“死妮子,说啥呢!”沈丽娟脸一红,瞪了沈丽红一眼,说着又往箱子里塞了不少糖果。自己就这一个妹妹,眼瞅着就要当寡妇了,还挺着个大肚子,能不心疼吗? “唉,小龙也不知道那儿去了,也不来送送你。这孩子……”沈丽娟埋怨了一句。

臭小子咋没点儿人情味儿,大妹子都让你给日了,肚子也捅大了,结果人没影儿了,走前送也不来送。“没啥姐,小龙可能出去玩儿了吧。”沈丽红倒是无所谓,反正二牛一走,自己就搬过来,等孩子生下来,就给二牛他爹送过去,给他家留个后。自己也算尽最大的力了。 沈丽红走了,沈丽娟只能搁小卖部守着,天有些闷,路边上没多少人,生意不咋的好,沈丽娟坐着,百无聊赖的磕着瓜子儿,脑子里就想着龙根。 高高的个头,魁梧的身材,一脸傻呵呵的表情,流不完的哈喇子,干净的脸庞。可实在邪恶的很,居然,居然把自己给日了…沈丽娟脸一红,大白天的想那根儿大棒子好难为情,可偏偏控制不住,好像那根儿黑漆漆的大棒子就在自己眼前晃悠一样,挠的人心痒痒。 “丽红妹子走了”内屋,何静文走了出来。沈丽娟吓了一跳,若无其事的把手从裤裆里拿了出来,有些湿,在身上擦了擦,笑了笑。这才说道。“嗯,丽红回家去了,她男人生病了,回去照顾一段日子。”“哦。”何静文点了点头,四处看了看,疑惑道:“小龙呢,咋没看见人啊”尽管何静文伪装的再好,沈丽娟也瞧出了一点儿异样,微红的耳根子,还有那往外撇开的两条大腿,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唉,小龙最终还是被何静文日了,这小子咋想的,这可是乡长啊,能乱日吗”?沈丽娟心里琢磨了一阵儿,见何静文脸上并无愤怒、问罪的意思,“小龙孩子性子,一大早就出去玩儿了,连他丽红婶婶走都没送呢。估计吃饭的时候能回来吧…” 沈丽娟搪塞过去,何静文哦了一声,从挎包里数了十张百元大钞,往沈丽娟怀里塞。“何乡长,你这是干啥”何静文笑了笑,“丽娟姐拿着,你瞧我住你的,吃你的。还得待好些天呢,我不能白吃白住啊,那我成什么了吃大户啊来,拿着,这是我的饭钱。”“别,这那行啊不,不能…”沈丽娟那肯要钱,直往外推。“何乡长,你快收起来。农家饭有个啥,就怕你吃不惯,多个人多双筷子的事儿,咋能收你钱啊不行,绝对不行”。“哎呀,拿着拿着,这是你应该拿的,怕啥”既然拿出来了,自然没打算收回去,何静文笑着道:“丽娟姐,快收下吧,多大点儿事儿啊……”“咦,丽娟姐,你,你裤裆咋湿了捏,尿裤子了”何静文盯着沈丽娟裤裆,突然开口道。 不知咋的,说“尿裤子”上瘾了似得,顺嘴就溜了出来。 沈丽娟低头一瞧,小腹下面一寸的位置,有一滩明显的水渍,自己那能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啊不就是那啥水吗哎呀,可羞死人了。 放下钱,沈丽娟红着脸,跑了个没影儿。何静文转了转眼珠子,像是明白了啥似得,嘟囔道:“丽娟姐这么漂亮,小龙不会不日吧……”正想着呢,龙根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抓起冰棍大口啃了起来,豆大的汗水珠子啪嗒啪嗒落在地上。 吃了两口,这才注意到看店儿的不是丽红婶婶,也不是表婶儿,而是何静文。 可能见着自己不好意思吧,何静文俏脸儿泛红,耳根子绯红。埋着脑袋,顺着往下瞧,职业小西装里耸起两团白花花的高山,跟雪似得白嫩。 “咕噜” 龙根咽了咽口水儿,笑呵呵道;“何,何乡长好。我,我表婶儿呢……咋,咋是你在看店儿呢…” 瞧着龙根又成了傻乎乎的模样,何静文心里稍稍安了一些,前晚上那激情一夜至今还让自己备受痛苦呢,下面肿的跟香肠似得,过了一天撒尿也只能悠着来,太过急促,冲得俩片饺子皮火辣辣的疼。“你丽红婶婶回老家去了,嗯,你表婶儿好像在做饭吧。”何静文想了想说道,美眸一转,小声道:“小龙,你脑子没病是不”,“嗯” 龙根愣了愣,这婆娘咋知道自己脑子没病表婶儿说的,不可能表婶儿嘴严着呢,怎么可能会说出去。 龙根愣神的瞬间被何静文瞧了去,心里更有谱了,幽幽开口道:“小龙,别装了。虽然你伪装的很好,可是,你还是露出了马脚。”“一个傻子,结巴,怎么可能说话那么流畅;哈喇子也只有见着美女才流;更重要的是,一个从小患了天萎的孩子,那,那个地方怎么可能硬起来”。说到最后,何静文脸更红了,猜倒是猜对了,可,莫名其妙被一个傻子给睡了,脸上咋挂的住而且,这臭小子还搁跟前站着呢。 “嘿嘿”

龙根三两下把冰棍儿啃完,见四处无人,凑到何静文跟前,龙根比何静文高一个脑袋,头一低就瞅见领口里两只雪白的大白兔,如羊脂玉一般光滑水嫩。两颗粉红色的樱桃珠子坚挺的顶着黑色罩子。 “啊小龙,你,你干啥…” 胸前两团突然被龙根抓住,何静文猝不及防,吓了一跳。想要推开,一股浓烈的雄性味儿钻进鼻孔,胸前酥酥麻麻的,顿时没了力气。红扑扑的脸蛋儿跟大红苹果似得。 “小样儿,挺聪明的嘛。嘿嘿,知道我装傻…”龙根嘿嘿奸笑了两声,凑到耳边,舔了舔何静文耳垂。一手抓着傲人的胸脯,一手往下面弹去,顺着小缝儿一摁。 “嗯哼…啊,痛…小龙…别,别整,难受…嗯哼…” “嘿嘿,咋的啦,受不了了”龙根冷笑两声,“别自作聪明,太过聪明的女人爷不喜欢…嗯,除非,除非你不想给我日了…”说着,手下又加了两分力。何静文身子一软,往后倒去。紧闭着大腿,磨着磨着,一股滑腻的水沾湿了裤头,就跟尿裤子似得…… “嘤咛,小龙,不,不,我,嗯哼,我让你日…好不……晚上……晚上…嗯哼,别…啊…”

正文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大棒子捅出女支书

“嗯哦…嘤嘤…小龙,别,快,别抠了,啊…啊…好…舒服…”何静文紧闭的大腿根子骤然张开。小舌头舔舐着红唇,悠悠的桃花眼写满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一道道电流刺向龙根,鼻腔发出哼哼声,喘息不止。鼓起的领口,两团白花花的嫩肉挤了出来,微微震颤。

“嗯哼,别,停…手啊……呜呜…轻点儿下面洞洞还痛…啊小龙…呜呜…”樱桃小嘴儿主动往龙根脸上贴了去。龙根坏笑一声,躲了过去,松开抓着大胸脯的手,扶着柳条细腰,大手钻进裤裆,一阵猛烈抠弄,“滋滋滋”的磨着布料,一小会儿时间,小缝里喷出一股热浪,眼瞅着何静文就要站不稳了。一个踉跄,倒在龙根怀里,呜呜的无字呻吟,情不自禁搂住了龙根结实的臂膀,一只小手抓向裤裆里的大棒子。何静文性趣来了,龙根却停了手,搁衣服上擦了擦水,嘿嘿笑道:“给我日不” “嗯哼,小龙,给我摸摸…嘤咛…快,给我摸摸…”何静文半闭着桃花眼,一脸渴求。 “我表婶儿当村支书,你看咋样呢”, 龙根心里一盘算,得,何静文这婆娘既然知道了自己装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婆娘舒舒服服的干一顿,再利用何静文的威望辅佐表婶儿上位,这样村里的婆娘还不是想日谁就日谁。“嗯,可以…啊小龙,快,快给我摸摸…”何静文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弯着腰往下面抓去。那地方实在是太痒了,湿漉漉的一片温热,就跟尿裤子一个德性。龙根傻呵呵笑了笑,瞅着何静文搁眼前发浪,乡长咋的啦电视里演的那样,皇后都还偷人呢,何况一个女乡长。贼溜溜的眼珠子,四处转了转,没人儿,天赐良机横抱起何静文,直往屋子里钻。 表婶儿的床软,跟a.v电影里似得,远远的扔到床上,娇躯搁床上弹了弹,闷哼声起,带着点点刺激、舒爽。 “吼” 龙根怒吼一声,扯掉裤头如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前晚上关着灯没瞧清楚,这会儿正巧仔细瞅瞅,摸遍这娘们儿全身。“嘶”怒爪一扯,胸前两只大白兔“嗖”的一声跳了出来,白白的,滑滑的,软软的,一按整个儿陷了下去,一松开,猛地弹了回来,两颗粉红的樱桃珠子在一群暗红色乳晕里摇晃。 “嗯,小龙…我,我要…呜呜呜…”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小腹那股邪火烧得,何静文一身滚烫,小脸蛋儿火红火红的,樱桃小嘴儿一张,勾着脖子,主动迎了上去。小舌头跟泥鳅似得,顶开龙根牙关,滑腻的香津裹在舌头上,来回缠绕,舔舐,吮吸,将甜美的口水儿吞入腹中。“吧嗒吧嗒”攀上两座巍巍雪山,含着樱桃珠子吃了起来。先是像小孩儿吃奶似得,使劲儿吮吸,小珠子都咀红了,舌头才卷了起来,舌尖儿勾着小樱桃珠子,一起一落。一阵快意瞬间充斥着何静文大脑。“好完美的酮体”打量着何静文白花花的身躯,龙根赞了一句。这婆娘实在太完美了, 白,跟面粉一样。胸前两团就是刚刚蒸熟的大馒头。大奶细腰俏屁股,叉开的双腿,一小嘬卷毛,毛尖儿上沾了两颗露珠,顺着毛尖儿下,一条依稀可见的小缝儿呈现无疑,缝儿粉嫩,边角圆润,微微有些红肿,看上去却更加诱人。 龙根伸手掏了去,手指如铁棒刺了进去,“啪啪啪”,一阵肉浪声响起,片刻间一股热汁喷了出来,流了一地。 “啊,不行了,小龙…啊…”何静文疯狂甩着脑袋儿,身子猛得一软,一股一股的热流从抽搐的小缝儿流淌出来,娇躯一颤一晃,小嘴儿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瞅着差不多了,龙根扶着大铁棒子搁小缝儿边沾了点儿热水,上下撸了撸,抹匀了,对准儿小缝儿猛地往里一扎, “啊” 何静文娇躯一颤,眼珠子一瞪,弓着身子任由雪山颤抖摇晃。那玩意儿一捅到底,死死顶着花蕊,感觉好像灵魂遭到电击一般“啪啪啪”推动擎天之柱慢慢摇动起来,眼瞅着大棒子带出点点热流,龙根缓缓的加快了速度。大腿根子撞击着屁股墩儿,掀起一阵肉浪。 “啊…啊…小龙,慢,轻,轻点儿…啊…痛……啊嘤咛…” 房间内响起阵阵肉浪与之声,伴随着床的“嘎吉”声,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 沈丽娟叉开雪白大腿,擦了擦下面的水,晃悠着有些虚弱的身子,这才进了厨房,叮叮咚咚的忙活了起来,若要搁以往小龙日丽红,自己怎么着也要上床玩玩,可那女的是何静文,听那欢喜的劲儿,沈丽娟实在不好意思叨扰,只能蹲墙角,自己抠吧抠吧了事,来日方长,跟小龙日的机会多着呢……知了依然没完没了的叫着,龙根依然挺着大肚子,东家瞅瞅,西家瞄瞄,瞧上了那家的漂亮婆娘,冲上去就是一阵大棒子捅。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周时间眨眼而过。村支书匿名投票选举,如约在村部召开。 也许是陈天明与魏文武的事儿闹得太大,何静文亲自主持会议,以表示对会议的重视,对民意选举的重视。

这两天,何静文慢慢适应了大棒子,下面的肿也去了不少,走起道来不疼了,屁股拽得似乎更圆了一些,龙根就搁窗外趴着瞅。 吴贵花几个婆娘都搁屋里坐着,龙根压根儿就没兴趣听啥会议,却琢磨起了这几个婆娘。一时既然分不出高下各有各的好,就拿陈香莲来说吧,不仅年纪大了,还生过娃,可洞深啊,捅的更有挑战性,大屁股拽的圆滚滚的,抓在手里舒服;再拿田翠芬来说,胖乎乎的跟白面馍馍似得,胖是胖了一点儿,摸着日着感觉舒坦,跟棉花似得。 “嗯,有机会造个大床,把这些婆娘搁一张床上摆着,摆成一排,整整齐齐的叉开腿,等着老子来日嘿嘿,一个一个的捅,肯定很爽”心里想着,贼笑了两声,摁了一把裤裆,那大棒子也是,见不得女人似得,一见就顶的厉害。这会儿,屋里的会议也开始了。

何静文清了清嗓子,沉着脸道:“各位上河村村名,大家上午好,我是乡长何静文。这段时间村里发生了许多事儿,我就不多说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我们大家的生活还得继续,我们还要在党的领导下奔小康,走上富强之路”, “现在我宣布,匿名投票选举上河村村支书正式开始大家在纸上写好名字,然后依次交上来”。 话没说完,下面已经有人再写了,人群里嘀嘀咕咕的。何静文黑了脸,厉声道: “不许交头接耳另外我不得不提醒大家一句,慎重考虑究竟谁才是合适的人选别重蹈覆辙啊,咳咳…”何静文轻咳了两声,若无其事说了一句,“我个人是比较看好沈丽娟的,人老实,重情义。正义感强…好了,你们选吧…” 何静文四处扫了一眼,没再说话。 “还真是小龙说的那样啊,连何乡长都被沈丽娟给争取过去了,嗯,选沈丽娟儿”吴贵花眉头一皱,唰唰的填上沈丽娟的名字叠了起来,交了上去。

苗红三娘俩坐在一起,你看我,我看你,有些话那臭小子早就交代了,再者,老魏家已经没脸再当村官儿了,现在就权当卖那混小子一个面子,希望以后能好好照料魏家一二,就算不照料,也别让自己用黄瓜解决就好。写个名字也就几分钟的事儿,全村就那么几十户人家,选的挺快,很快何静文将结果整理了出来。沈丽娟,1票,位居第一。至于第二名,则是李三丑,老李家上上下下也有十来票,而老陈家一大半的票都给了沈丽娟,加上龙根裤裆那大棒子,足足为沈丽娟争取来了七八票最重要的是,都被何静文争取来了。选举前,何静文已经打定了主意,若是选举不能如意的话,就直接任命沈丽娟当村支书,反正自己是乡长,违规操作一次也没啥,只要沈丽娟有能力。沈丽娟可以没能力,可龙根那混小子有的是能耐,能把自己接二连三的骗上床,日的忽而嗨哟,自己反倒还得顺着他这就是能耐,“现在,我宣布,沈丽娟当选上河村村支书一职希望大家能够积极配合、支持沈支书的工作大家鼓掌”何静文领头鼓掌,胸前两耸也跟着摇了起来。 李家的人脸色不好,可也没辙,只得拍了起来。“嗯何静文这么漂亮,小龙没理由会放过。”吴贵花盯着何静文白净的面庞,心里琢磨了起来,“嗯,大概何静文也被小龙给日了吧,不然,不会帮的这么明显啊。有时间抽空问问,嘿嘿,村上那两间房子可归我使用了呢……”

字数:13116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