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爹娘完作者不详

我是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家乡是个偏僻的穷村落。为了生计村里的男人大部分都在外打工,我爹也一样。爹一年回不了几趟家。我上初中的时候才对性有所了解。主要来源自看黄色小说,那时我经常偷看娘洗澡和上茅厕。没见过屄的时候以为屄很漂亮,真正看见了我娘的屄才知道屄原来是那么的难看。因为娘的屄上长满了黑毛,还会张开个大口子又骚又臭。娘以为我还小不懂那事一直也不避讳我。

爹外出打工的时候我就和娘睡在一个大炕上。在学校里我跟着大孩子学会了手淫,夜晚我会借着月光看着娘那肥白的大腚锤子手淫射精。娘也一直没有发现我的所作所为,夜里娘就在我的面前用尿盆撒尿。娘的屄已经看习惯了,总想真正看看小说里描写的操屄是啥样的情景。唯一的办法就是偷看爹娘操屄了。那样可能更刺激我的神经。

期待了很久一段时间,那天爹终于回来了。给我买来了好吃的,晚饭后娘打发我去东边的里屋睡。我家的大炕在中间屋里,和我睡觉的屋隔着几米的距离。我家住的是土屋里边没有内门,只挂个布帘子,我在东边的里屋透过布帘子的缝隙就能看到大炕上的情景。

邻居三奶奶家那傻叔听说我爹回来了就过来找我爹玩。我躺在我的小炕上无聊的听傻叔和爹聊天,忍住困意期待爹娘操屄的时刻到来。傻叔突然冒出句话“虎子哥(我爹的小名)你是不是想和嫂子操屄了才回来的”?爹骂了他句:“你个傻子知道个球啊!”傻叔不服气的说:“我在外边干活只要想操屄就回来,虎子哥你肯定是想操屄啦......”接着就是一阵傻笑。爹赶紧把傻叔赶了出去插上了大门。

我听见爹在院子里撒了泡尿,回到屋走到我的身边看了看我,我假装睡熟了。等爹走到那屋里娘笑着对我爹说:“傻子说的都是实话,你经常不在家我天天都想操屄,晚上看见明明(我的乳名)的小鸡巴我都想用它解解火。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出去找野汉子了”。爹回答:“你真是个浪娘们,等会非把你的骚屄给操烂了不可。”

我探出头来看到那屋的灯还亮着,门帘也没放下去。娘已经脱光了,我娘一米六的个子丰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齐耳的短发圆圆的脸蛋。大奶子垂在胸前小腹有些赘肉,小腹下漆黑浓密的阴毛一直布满了阴唇和腚眼周围。娘端了盆水坐在上边洗着腚沟子,爹这时也脱掉了衣服,娘顺手抓过爹的鸡巴用湿毛巾擦拭起来。擦干净后娘蹲下身子把爹那软软的鸡巴含在了嘴里。爹吃惊的说:“你啥时候学会这手了?”娘吐出鸡巴回答“我在老三家(我爹弟兄三个爹是老二,老三是我叔)和老三媳妇看过录像,在录像里学得啊!给你用上试试舒坦吗”。爹顺手放下了门帘,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他们的门口趴在门帘缝上偷看。娘的嘴吞吐着爹的鸡巴,直到在娘的嘴里慢慢变长变粗,娘的嘴里实在含不下了才吐出来。

爹高大威猛的身躯像抱小鸡似的抱起娘把娘仰面放在了大炕上,娘双腿蜷起,向两侧大大地分开。爹趴在娘的两腿间舔起了我娘的阴唇,藏在浓密阴毛里的阴唇被爹的舌头舔的张开了口,只见娘那红红的肉唇已向两侧张开,肉唇中间隐约可见一幽深的肉洞,肉洞口已经湿润,粘沾的液体粘在两片肉唇上,泛着亮光,肉唇上那粒肉核已经突起。

爹的舌头舔着娘的肉核。每舔一下,娘的全身就轻颤一下,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肉核在爹的舔弄下,越发的红艳突起,足有一粒花生米大小,爹玩弄了一会儿阴核,逐渐把目标转移至妈妈的两片阴唇和肉洞上,只见他轻咬着娘的阴唇,并不时把舌头深进娘红红的肉洞里。

爹慢慢站起来,双手支撑在炕上趴在娘的两腿间。 娘抓起那接近二十公分长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爹往前一挺“噗嗤”一声大鸡吧全部插进了娘的屄里。娘嗷了声“死鬼干嘛插这么深,你慢着点。太粗了”。爹俯下身吸着娘的奶头轻柔的插着屄,鸡巴出进的同时带出了娘阴道里的嫩肉。娘突然问“明明睡了吗?别叫他看见,把灯关了。”爹正兴致盎然敷衍说“那个小兔崽子早睡着了,开着灯操屄才刺激吗,小兔崽子想看就让他看,正好让他学习学习咋叫操屄,我不在家你的屄要是痒痒了就叫那小兔崽子日你,总比你出去偷汉子强吧!爹又说又笑地还不忘抽插着,娘掐了下爹的屁股也笑了。这下爹更来劲了,抽出鸡巴把娘的身子翻转过来。叫娘趴在炕上跪在那里撅起大白腚。爹骑在娘的腚上边列开个蹲马步的姿势,手按住娘的腚鸡巴又插进去了。着姿势和平时看到的配牛一样,爹的鸡巴每插一下娘的屄里就会噗的放个屁,一连放了好几个屁。不一会爹的鸡巴上就沾满了黏糊糊的白沫,娘的屄毛上也挂满了白沫。娘的骚屄别爹的大鸡吧撑的很大像是张着着个大嘴吮吸着大鸡吧。爹的卵蛋在抽插的同时啪啪的撞击着娘的阴核,这个姿势插得更深插得娘嗷嗷的叫唤。

爹累的大汗淋淋拔出了鸡巴躺在炕上。娘的阴道口被鸡巴撑的很大许久合不拢。娘拿卫生纸给爹擦了擦鸡巴上的白沫,跨上爹的下身扶着鸡巴对准毛丛中还张开的口子慢慢地坐了下去。爹哼哼着说:“着姿势最舒坦,都想射了。”娘赶紧说“千万别射我还没舒坦够来,你歇歇我在上边让你好好地舒坦舒坦。”娘坐在鸡巴上只插进去个龟头大白腚前后左右的晃动着。爹闭着眼尽情享受这娘带给他的快感。娘开始加快了速度使劲的往下蹲,直至鸡巴全部淹没在屄里。皮肤撞击着皮肤啪叽啪叽的响,紧接着娘全身抽搐狼嚎般的叫喊着。娘高潮了,高潮过后娘动情的说“他爹我真舒坦你舒坦吗?你上来射精吧”

爹抱着娘一个翻身又把她压在了下边,肩上架起娘的双腿鸡巴滋溜的钻进了屄里。鸡巴的抽插着,噗嗤噗嗤的响过不停,淫液顺着娘的腚沟子淌下来浸湿了炕上的褥子。娘说“腿麻了,快放下来射精吧”爹放下娘的腿搂着她脖子把舌头伸进娘的嘴里。娘抱着爹的后背脚后跟勾住他的屁股蛋。深深的吻着,不一会爹就并紧了双腿上半身哆嗦了几下趴在娘身上不动了。爹射了,娘笑呵呵的说“这段日子把你憋坏了吧,射的真多还热乎乎的,射的还挺有劲泚的里边麻麻的感觉。”爹的鸡巴慢慢变软了在屄里滑了出来。娘的阴道口流出了白色的精液。她赶紧把爹推下身子,拿卫生纸擦拭精液哦给爹擦干净鸡巴。那夜我回到小炕上回忆着刚才看到的场景手淫了两次。

第二天等我醒来娘已经下地干活了,爹也返程去打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