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龙美妇13夜宴夜艳

豪华的五星级南方饭店,最高层的旋转包间,登高望远,都市风光尽收眼底。昔日的古都的六朝春色已经淹没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之中,所谓的古色古香已经如过眼云烟,无可寻觅。

阮玉钗,叶玉倩,梅玉萱,阿飞,还有孙军经理,五个人分宾主落座。

凉菜拼盘,野物海鲜,淮扬菜系,煎炒烹炸,色香俱佳。

阮玉钗客套一番:今日梅总和龙经理大架光临,我们难得相聚,开怀畅饮,不醉不归。心中烦忧云开日出,难免喜形于色。

阮总发话,众人举杯,开场三杯,茅台国酒,不仅食欲大开,话匣子也打开了。

阿飞是北方人,自恃能饮,不料见三女抬手杯干,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看就是酒精考验的好同志。孙经理却也能喝,年近50,正是饮酒的黄金年龄。

孙经理急于结识亚洲开发银行的方主任,自然向方主任的太太——梅总频频敬酒示好;梅玉萱一边要虚于应付孙经理,一边要和阮总交流心声,毕竟她是自己的最大客户;阮玉钗一面和梅总倾诉女人当家的辛酸,一面向阿飞问这问那,几天不见感觉如同过去了几年;阿飞看出阮姐眼睛里的妩媚,可自从落座被叶玉倩在大腿上扭了一把,就心猿意马地偷看叶玉倩的丝袜美腿,回答着她没完没了的查户口;叶玉倩也说不清自己明明有男朋友,却为什么对这个小子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奇和冲动,一面和阿飞谈天说地,一面向孙经理频频敬酒。

孙经理心情大好,连连干杯,酒喝多了话也多了:闷酒不如雅酒,我来讲个笑话助兴,也算抛砖引玉。听众人轰然叫好,不禁愈发得意忘形道:一个公司老总,是个男的,喝酒多了憋不住上洗手间,不小心走进了女厕,恰好一个女人正在小便,他听见水声怒道:水又倒酒?谁倒谁喝!女人突闻男声吓的放了一个屁,老总大怒:谁又开酒?谁开谁喝!哈哈讲罢大笑。

阿飞礼貌地假笑两声,阮梅二人扑哧掩口而笑,叶玉倩却不依不饶地连倒三杯酒,娇嗔道:孙经理讲的不雅,当着女性,有失体统,况且又是络和短信泛滥流传的老掉牙的笑话,理当罚酒三杯!

孙经理兴致正浓,又见逗乐了阮梅二人,遇到叶玉倩的娇嗔更加难以抵挡,开心大笑:好好好,我喝我喝,美女罚酒,便是心甘情愿图一醉啊!哈哈三杯下去,已经醉眼惺忪,昏昏欲睡了。趴倒桌上,汤匙砰然落地。

阿飞弯身找寻,却见叶玉倩短裙下的透明的亮光丝袜,薄如蝉翼,白嫩丰满的大腿性感迷人,玉腿之间的丁字内裤依稀可见,黑黑的想是芳草萋萋之处。阿飞情难自禁地伸手在她大腿上抚摩一把,隔着丝袜依然光滑舒畅,手感甚好。

叶玉倩娇躯轻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惟恐天下不乱地逼阿飞也讲个笑话,必须是绝对原创,否则也要罚酒三杯。孙经理仍然昏头昏脑地接口嘟囔道:对,罚酒,罚酒三啊杯,罚酒,罚

阿飞看阮梅二人也兴趣盎然地盯着自己,笑道:我们家乡有位语文老师给学生讲一字多意,讲到他有一天晚饭后,突然产生需要,见老婆正在收拾,遂若明若暗地对老婆说:我们睡吧?!老婆听出他弦外之音,婉拒道:我在整理家务,你先睡吧!等老婆收拾干净,见男人已经睡着,遂推醒他说:你要睡你就来睡,你要不睡我就睡了?!一个睡字这里却有多重含义,彰显汉字的风采。哈哈

阮梅二女扑哧娇笑着瞪了阿飞一眼,都道阿飞的故事是故意讲给自己听的,两双美丽的眼睛娇媚地几乎滴出水来。

梅玉萱站起身来叫阮玉钗:阮总,别听这小子胡编乱造,咱们上洗手间。

阮玉钗笑道:对啊,玉倩,罚他喝酒呀!遂和梅玉萱挽手出去。

叶玉倩娇笑着端起酒杯站在阿飞面前,撒娇地说:小帅哥,怎么着,喝吧?

阿飞看她媚眼含春的模样,短裙丰臀丝袜美腿就在自己面前,调笑道:我要姐姐喂我喝?!

臭美!叶玉倩嗔怪着,美腿却有意无意地蹭着阿飞的腿,眼睛还瞥了一眼伏案昏睡的孙经理。

那我来喂姐姐吧?!阿飞一饮而尽,一把将叶玉倩搂住坐在自己腿上,狂吻住她的性感的嘴唇,丁香暗渡,酒水和津液在舌头之间缠绵混合。

叶玉倩嘤咛一声,搂着他的脖子,狂热地湿吻,感到他的手已经探进自己的衬衣乳罩,抚摩揉捏着自己的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在自己裙子之间抚摩揉搓着自己的大腿和妙处,手指按摩抠挖,自己已经蜜穴湿润,汁水四溢,啊,啊,啊,自己正好坐在他的两腿之间,他的那个巨大恰恰嵌在自己的股间蜜穴,粗大尖挺硬邦邦的,几乎隔着衣服就要插进自己的肉穴之中,啊啊啊啊叶玉倩自己就配合着他的巨龙在自己的玉腿之间挤压压迫着自己的肉穴,挺动着,耸动着,律动着,啊啊啊叶玉倩居然这么快就浑身痉挛,甬道收缩着达到了高潮

阮梅二人回来了,阮玉钗笑问:玉倩,罚酒了吗?

叶玉倩眉眼犹有春色地瞪了阿飞一眼说:把他灌醉了

阮玉钗向梅玉萱笑道:今天不尽兴,改天再补,好吗?萱妹。

改天我们做东,请阮姐赏脸哦!梅玉萱笑逐颜开,略微带着酒意。

这样吧,萱妹不胜酒量,方才在洗手间差点出酒,玉倩,你负责送梅总回家;孙经理喝的太多了,让司机老王先送他回家,再来接我;我正好还要和阿飞聊聊,这小子很有头脑的。阮玉钗发号司令,眉眼含春地看着阿飞。

梅玉萱果然有些醉了,推开阿飞搀扶的手,叮嘱阿飞照顾好阮总,送阮总回家家,然后在玉倩搀扶下蹒跚而去。司机老王几乎把孙经理连搀加抱地架了出去。

阮玉钗立刻飞一般地扑进阿飞的怀里,狂热地亲吻着他,阿飞,好弟弟,想死姐姐了

阿飞刚被叶玉倩挑逗起来的欲火,更加熊熊燃烧起来,他湿吻着她的樱唇,香舌,舔吻着她的粉颈,酥胸。

阮玉钗紧紧搂住他的头,几乎把他的头按进自己的乳房之中,让他亲吻,舔弄,吮吸自己的丰满柔软的乳房,葡萄般的乳头,让他的手探进自己的裙子里面,抚摩揉搓自己的大腿,他的手指捏摸抠挖着自己的阴蒂,肉唇,潺潺的春水,开始流淌,他的头向下,亲吻自己的平坦光滑的小腹,亲吻到她的两腿之间,她分开双腿,让他肆意尽情地亲吻,舔弄,舌奸,吮吸自己的蜜穴,肉唇,天啊,她颤抖着,肉壁收缩着,好弟弟,被折磨姐姐了。

阮玉钗拉开他的头,让他站好,自己蹲下身去,解开裤扣,释放出他的巨龙,她张开香唇,含住他的巨龙,好粗好长好大好硬,她只能吃下多半就已经顶住她的喉咙,还在她的嘴中在膨胀在粗大在坚硬,她熟练地套弄,亲吻,舔动,吮吸他的巨龙和龟头,青筋暴起,血脉喷张,面目狰狞,能够使男人的巨龙如此变化,女人同样很是自豪兴奋幸福满足,很有快感。

阿飞看着雍容华贵文静贤淑的美妇居然为自己口交,自己的巨龙居然在阮玉钗的樱桃小口之中抽插,兴奋不已,他咬住舌尖,将她抱进里面的休息室,趴在沙发上,从后面一插到底,巨大的龟头狠狠地插进阮玉钗的蜜穴之中,坚硬粗大的巨龙在她的肉穴肉壁中摩擦,抽插,她的肉穴好柔软,好细嫩,好温暖,大力律动,大力挺动,大力耸动,啊啊啊啊啊啊好弟弟,轻点,姐姐受不了了,啊啊好弟弟,要了姐姐的命了,啊啊啊她的蹂虚弱肉壁强烈收缩着,痉挛着,象婴儿的小口一样紧紧吸裹住他的巨龙,他大叫着,滚烫的阳精喷射而出,烫的她阴精狂泄

弟弟,你坏死了,刚才那么坏死了豪华的五星级南方饭店,最高层的旋转包间,登高望远,都市风光尽收眼底。昔日的古都的六朝春色已经淹没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之中,所谓的古色古香已经如过眼云烟,无可寻觅。

阮玉钗,叶玉倩,梅玉萱,阿飞,还有孙军经理,五个人分宾主落座。

凉菜拼盘,野物海鲜,淮扬菜系,煎炒烹炸,色香俱佳。

阮玉钗客套一番:今日梅总和龙经理大架光临,我们难得相聚,开怀畅饮,不醉不归。心中烦忧云开日出,难免喜形于色。

阮总发话,众人举杯,开场三杯,茅台国酒,不仅食欲大开,话匣子也打开了。

阿飞是北方人,自恃能饮,不料见三女抬手杯干,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看就是酒精考验的好同志。孙经理却也能喝,年近50,正是饮酒的黄金年龄。

孙经理急于结识亚洲开发银行的方主任,自然向方主任的太太——梅总频频敬酒示好;梅玉萱一边要虚于应付孙经理,一边要和阮总交流心声,毕竟她是自己的最大客户;阮玉钗一面和梅总倾诉女人当家的辛酸,一面向阿飞问这问那,几天不见感觉如同过去了几年;阿飞看出阮姐眼睛里的妩媚,可自从落座被叶玉倩在大腿上扭了一把,就心猿意马地偷看叶玉倩的丝袜美腿,回答着她没完没了的查户口;叶玉倩也说不清自己明明有男朋友,却为什么对这个小子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奇和冲动,一面和阿飞谈天说地,一面向孙经理频频敬酒。

孙经理心情大好,连连干杯,酒喝多了话也多了:闷酒不如雅酒,我来讲个笑话助兴,也算抛砖引玉。听众人轰然叫好,不禁愈发得意忘形道:一个公司老总,是个男的,喝酒多了憋不住上洗手间,不小心走进了女厕,恰好一个女人正在小便,他听见水声怒道:水又倒酒?谁倒谁喝!女人突闻男声吓的放了一个屁,老总大怒:谁又开酒?谁开谁喝!哈哈讲罢大笑。

阿飞礼貌地假笑两声,阮梅二人扑哧掩口而笑,叶玉倩却不依不饶地连倒三杯酒,娇嗔道:孙经理讲的不雅,当着女性,有失体统,况且又是络和短信泛滥流传的老掉牙的笑话,理当罚酒三杯!

孙经理兴致正浓,又见逗乐了阮梅二人,遇到叶玉倩的娇嗔更加难以抵挡,开心大笑:好好好,我喝我喝,美女罚酒,便是心甘情愿图一醉啊!哈哈三杯下去,已经醉眼惺忪,昏昏欲睡了。趴倒桌上,汤匙砰然落地。

阿飞弯身找寻,却见叶玉倩短裙下的透明的亮光丝袜,薄如蝉翼,白嫩丰满的大腿性感迷人,玉腿之间的丁字内裤依稀可见,黑黑的想是芳草萋萋之处。阿飞情难自禁地伸手在她大腿上抚摩一把,隔着丝袜依然光滑舒畅,手感甚好。

叶玉倩娇躯轻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惟恐天下不乱地逼阿飞也讲个笑话,必须是绝对原创,否则也要罚酒三杯。孙经理仍然昏头昏脑地接口嘟囔道:对,罚酒,罚酒三啊杯,罚酒,罚

阿飞看阮梅二人也兴趣盎然地盯着自己,笑道:我们家乡有位语文老师给学生讲一字多意,讲到他有一天晚饭后,突然产生需要,见老婆正在收拾,遂若明若暗地对老婆说:我们睡吧?!老婆听出他弦外之音,婉拒道:我在整理家务,你先睡吧!等老婆收拾干净,见男人已经睡着,遂推醒他说:你要睡你就来睡,你要不睡我就睡了?!一个睡字这里却有多重含义,彰显汉字的风采。哈哈

阮梅二女扑哧娇笑着瞪了阿飞一眼,都道阿飞的故事是故意讲给自己听的,两双美丽的眼睛娇媚地几乎滴出水来。

梅玉萱站起身来叫阮玉钗:阮总,别听这小子胡编乱造,咱们上洗手间。

阮玉钗笑道:对啊,玉倩,罚他喝酒呀!遂和梅玉萱挽手出去。

叶玉倩娇笑着端起酒杯站在阿飞面前,撒娇地说:小帅哥,怎么着,喝吧?

阿飞看她媚眼含春的模样,短裙丰臀丝袜美腿就在自己面前,调笑道:我要姐姐喂我喝?!

臭美!叶玉倩嗔怪着,美腿却有意无意地蹭着阿飞的腿,眼睛还瞥了一眼伏案昏睡的孙经理。

那我来喂姐姐吧?!阿飞一饮而尽,一把将叶玉倩搂住坐在自己腿上,狂吻住她的性感的嘴唇,丁香暗渡,酒水和津液在舌头之间缠绵混合。

叶玉倩嘤咛一声,搂着他的脖子,狂热地湿吻,感到他的手已经探进自己的衬衣乳罩,抚摩揉捏着自己的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在自己裙子之间抚摩揉搓着自己的大腿和妙处,手指按摩抠挖,自己已经蜜穴湿润,汁水四溢,啊,啊,啊,自己正好坐在他的两腿之间,他的那个巨大恰恰嵌在自己的股间蜜穴,粗大尖挺硬邦邦的,几乎隔着衣服就要插进自己的肉穴之中,啊啊啊啊叶玉倩自己就配合着他的巨龙在自己的玉腿之间挤压压迫着自己的肉穴,挺动着,耸动着,律动着,啊啊啊叶玉倩居然这么快就浑身痉挛,甬道收缩着达到了高潮

阮梅二人回来了,阮玉钗笑问:玉倩,罚酒了吗?

叶玉倩眉眼犹有春色地瞪了阿飞一眼说:把他灌醉了

阮玉钗向梅玉萱笑道:今天不尽兴,改天再补,好吗?萱妹。

改天我们做东,请阮姐赏脸哦!梅玉萱笑逐颜开,略微带着酒意。

这样吧,萱妹不胜酒量,方才在洗手间差点出酒,玉倩,你负责送梅总回家;孙经理喝的太多了,让司机老王先送他回家,再来接我;我正好还要和阿飞聊聊,这小子很有头脑的。阮玉钗发号司令,眉眼含春地看着阿飞。

梅玉萱果然有些醉了,推开阿飞搀扶的手,叮嘱阿飞照顾好阮总,送阮总回家家,然后在玉倩搀扶下蹒跚而去。司机老王几乎把孙经理连搀加抱地架了出去。

阮玉钗立刻飞一般地扑进阿飞的怀里,狂热地亲吻着他,阿飞,好弟弟,想死姐姐了

阿飞刚被叶玉倩挑逗起来的欲火,更加熊熊燃烧起来,他湿吻着她的樱唇,香舌,舔吻着她的粉颈,酥胸。

阮玉钗紧紧搂住他的头,几乎把他的头按进自己的乳房之中,让他亲吻,舔弄,吮吸自己的丰满柔软的乳房,葡萄般的乳头,让他的手探进自己的裙子里面,抚摩揉搓自己的大腿,他的手指捏摸抠挖着自己的阴蒂,肉唇,潺潺的春水,开始流淌,他的头向下,亲吻自己的平坦光滑的小腹,亲吻到她的两腿之间,她分开双腿,让他肆意尽情地亲吻,舔弄,舌奸,吮吸自己的蜜穴,肉唇,天啊,她颤抖着,肉壁收缩着,好弟弟,被折磨姐姐了。

阮玉钗拉开他的头,让他站好,自己蹲下身去,解开裤扣,释放出他的巨龙,她张开香唇,含住他的巨龙,好粗好长好大好硬,她只能吃下多半就已经顶住她的喉咙,还在她的嘴中在膨胀在粗大在坚硬,她熟练地套弄,亲吻,舔动,吮吸他的巨龙和龟头,青筋暴起,血脉喷张,面目狰狞,能够使男人的巨龙如此变化,女人同样很是自豪兴奋幸福满足,很有快感。

阿飞看着雍容华贵文静贤淑的美妇居然为自己口交,自己的巨龙居然在阮玉钗的樱桃小口之中抽插,兴奋不已,他咬住舌尖,将她抱进里面的休息室,趴在沙发上,从后面一插到底,巨大的龟头狠狠地插进阮玉钗的蜜穴之中,坚硬粗大的巨龙在她的肉穴肉壁中摩擦,抽插,她的肉穴好柔软,好细嫩,好温暖,大力律动,大力挺动,大力耸动,啊啊啊啊啊啊好弟弟,轻点,姐姐受不了了,啊啊好弟弟,要了姐姐的命了,啊啊啊她的蹂虚弱肉壁强烈收缩着,痉挛着,象婴儿的小口一样紧紧吸裹住他的巨龙,他大叫着,滚烫的阳精喷射而出,烫的她阴精狂泄

阮玉钗玉体横陈,躺在阿飞的怀里,玉手抚摩着阿飞的发达的胸肌:你坏死了,刚才那么坏死了

阿飞爱抚着她的柔软丰满的乳房,笑道:那么什么?我怎么坏了?好姐姐,你不是很喜欢吗?

你还说,坏弟弟阮玉钗敲打着他,娇嗔着,满眼却是幸福,满足,和无限的爱意。

阮姐,我爱你!

好弟弟,姐姐也爱你!

阮玉钗湿吻着阿飞,然后问:阿飞,你和梅总?

阿飞很是惊讶:姐姐怎么知道的?不瞒姐姐,我和她还没有这样,姐姐你生气吗?

阮玉钗亲吻了一下阿飞的脸庞,说:姐姐早就知道会有很多女人喜欢你的,梅总也是其中一个,只要你别忘了姐姐,对姐姐好,就象今天还知道在姐姐困难的时候来看看姐姐,姐姐也就心满意足了。姐姐不会生气的,不过,姐姐会吃醋的哦!

阿飞感动地捧起阮玉钗的脸,动情地说:好姐姐,我怎么会忘了你呢?我会永远爱你,对你好的,好姐姐他激动地狂吻着她,翻身又压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