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迁越书屋第一章

2019-02-19 04:56:08来源:

【迁越书屋】第一章

夜幕渐临,一栋两层式别墅内。

一个肥胖的男子正双手撑地努力不让自己的胳膊弯曲下去,当听到耳畔传来

「10」的口令后,肥胖男子一脸「痛苦」的将屁股往下一沉,而后又抬起。

「嗯~」娇美的呻吟声突然响起,之后就是:「喂,你这个家伙…嗯…韩源,

对,韩源是吧,你怎么可以连做个俯卧撑都偷懒,难道你忘了你是要成为特工的

男人吗?」

一对明亮的美眸坚定地注视着韩源,用着批评的语气说道,虽然是这样严肃

的语气,可配合她惊艳的美貌从她的小嘴里吐出话语总是让人升不起任何不满。

「诚美前辈对不起~是我让您失望了~」韩源「尴尬」笑笑。

「嘛!真是的,如果不是组里的要求,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训练你这样的肥胖

宅男当特工的。」诚美一脸嫌弃的说道,一点也不避讳韩源这个当事人就在现场。

「嘿嘿~」韩源继续「尴尬」的笑道:「还请前辈多多指点~」

「呜~好吧,既然是组织交代下来的任务我说什么也会完成的。」诚美用

「恐吓」的眼神盯着韩源:「你可要做好准备,接下来将是地狱式训练。」

「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完成训练的!」韩源一脸坚定。

「总算是有些男人应该有的坚持,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诚美点点头,

迅速思索一番后说道:「考虑到你是第一次接受训练,还是一个从没运动过的肥

胖宅男,这次就少给你些任务,就用你刚才偷懒的动作,做200个简化的俯卧

撑吧。」

「虽然是前辈好心,可我觉得应该提升到500个,毕竟我是要成为特工的

男人!」韩源正气凛然的说道。

「嗯,有点特工的样子。那就500个吧。」诚美看向韩源的眼神有些许赞

许。

「是,前辈。」韩源坚定的回答后,屁股开始向打桩机一样疯狂地上下耸动。

当然,如果他们都穿着衣服,诚美也没有躺在韩源身下的话,这会是很励志

的场景,也许?应该?

………………………………

韩源是我的名字,作为一名死肥宅的我从未想过会有如此惬意的一天,但上

面的故事就发生在我不久的将来,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好事发生在我身上,这都

要归功于突然出现在手臂上的那个奇怪园环纹身。

其实说是突然出现也不尽然,那天我正在音像社购买盗版光盘,突然发现了

一个制作非常精美的CD盒子,里面存放了5张光盘,由于封面上什么都没有,

我立刻断定这就是我要找的猎物,在支付5元钱后带回了家。

躺在床上,我拿出超大平板电脑和外接DVD光驱,以及一卷卫生纸,用朝

圣般虔诚的动作双击打开影片,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各种暧昧而又看不懂的日文,

我的血液开始燃烧,一股莫名的兴奋从大脑深处传递出来。

在视频闪过三个画面后,屏幕上突然显示「记忆思维修改器」几个大字。

「为什么日本的A片要用中文来做标题?」我诧异的自言自语,不好的预感

随之而来。

果然……果然……果然……

我不愧是真正的老司机,这种无比经典的影片竟然会被我发现!

在我看来这是一部催眠类AV,但为什么催眠的工具叫做记忆思维修改器,

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并不影响观看,反而非常带感。

故事的具体细节就不说了,大体就是讲述了一位美女特工在和黑势力斗智斗

勇时被黑势力下了迷药,被一个宅男所救,而且恰好这个宅男在那天收拾家里十

余年没有打扫过的仓库时得到了一个叫做记忆思维修改器的东东。

之后利用这个东东不仅和美女特工解锁了各种姿势不说,更是一举成为黑势

力大佬,有钱有势的他生活简直不要太好,最让我羡慕的就是他玩弄了无数美女!

说道这里其实和我是没什么关系的,毕竟男主角又不是我,可是~

我觉得面对如此经典的影片,普通的撸管是不能对其表达敬意滴,所以在确

定四下无人之时,我抱着平板电脑和外接DVD光驱跑到楼顶,7月中旬正午的

阳光虽然爆裂,但我的心情亦和这阳光一样灼热。

不顾天热对胖子的伤害,我放好平板和DVD光驱开启最终救赎。

突然,就在我完成最终「救赎」的一刻,平板电脑好似进行着超高速运算一

样,发出嗡嗡的噪音,紧跟着我就看到平板电脑就像手榴弹一样「轰」地一声,

炸的四分五裂。

站在「手榴弹」不远处的我被破片击中,眼前一阵发黑地晕了过去。

我最终的念想就是别把电脑啥的放在被阳光灼烧了一上午的滚烫的石台

上……因为这样容易……爆炸……

本书完……

书完…

完…

好吧~_~

作为一位新人写手跟大家开个玩笑~

我穿越了,穿越到了这部色情AV之中!

如果说我有什么事情最为自豪,那就是我阅片无数的同时,通过每一部AV

作品里简短的几句日语,硬是对日语达到无师自通的地步,虽然不会写,也看不

懂,可让我和一位日本人无障碍交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所以我凭借自己深厚的日语功底,找到了电影里的主角,然后一不小心将他

弄死在自己的出租屋~

拿着他在收拾家时无意间发现的记忆思维修改器,来到了女主家中,一个独

门独户,拥有二层式结构的小别墅里,尤其是再知道她的丈夫也是特工的时候。

才明白这里是他们夫妻二人的秘密爱巢,除过此处她们两个还都各有3座位

于不同城市和位置房子,真是让人羡慕不已,话说当特工都这么有前途吗?让我

不由地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了。

想到就要去做,这是我刚刚培养起的优异性格,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事情,在

大约昏迷了4个小时,临近夜幕的7点,特工人妻醒了过来,我利用记忆思维修

改器让其进入一种无意识状态!

其实这个状态真的很像深度催眠,不论是问任何事情还是对其做出各种常识

修改,记忆增减只需话语引导即可,但修改器比催眠更加霸道,因为它想怎么改

就怎么改,根本不会引起受术者的反抗!

就这样我知道了特工人妻的全部,她叫一之诚美,今年33岁,丈夫山野熊,

比她大5岁,有一个男孩,在读国中(初中)一年。

话说真的是不像啊!诚美太太的娃娃脸配合瀑布般的黑发怎么看都不像超过

20岁的样子,白皙无暇犹如牛奶般的肌肤怎么看都不像是经历过魔鬼训练的一

线特工啊,那夸张完美的S型曲线和没有一丝皱纹的腹部真的是生过孩子的人妻

吗?

嗯……好吧,其实也不是没有一丝痕迹,我想是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诚美

太太的胸部圆滚滚的仿佛两个足球装在胸前,E罩杯,还是碗型的肉弹绝对是无

与伦比胸器!

经过一系列的了解,在知道她的丈夫起码3天之内不会回来,孩子也要4天

后的周末回家后,想到要跟这位美女特工独处三天,学习特工知识的我的心底灼

热之火便燃烧起来。

经过我话语的引导和修改,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总算大功告成,现在该是开始

学习的时刻了!

……………………………

「嗯~」一之诚美先是轻吟一声,才缓缓地睁开双目,熟悉的环境让她明显

一愣,然后紧张的四下一扫,便看到我坏笑(淫笑)这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你是什么人?」一之诚美双目一凝,杀气腾腾的注视着我说道。

作为一名特工狡兔三窟是很正常的,但最秘密的巢穴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子,

无疑触动了她的底线,如果我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相信她不会轻易的放过我。

「咳…前辈…你好。」我用我都没想到的SB透顶的开场白打了个招呼:

「我叫韩源。」

「我没问你叫什么,我是问你是什么人。」

一之诚美的杀气更加明显了,作为一个死肥宅,第一次被这样压迫性的眼神

注视,对我是个极大的考验,心底害怕的感觉越来越强,说实话我从未想过一个

眼神的威慑力竟会如此之强,只能说不愧是经历过生死的特工!

「我是组织安排前来学习的见习特工,您是我的导师啊!」我尽力的安抚自

己的情绪,毕竟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见习特工?」一之诚美明显带有不信任的神情看着我说,但杀气已经有所

收敛。

「是的前辈。」我恭谦的说:「我是黑龙一组见习特工,编号007,我的

直属领导代号日穿钢板!」

「嗯…这些虽然没有问题,可为什么你不在集中营训练,跑到我这里了?」

「是这样的。」我整理一番语言后说:「因为我是一个空降兵,日穿前辈不

想在集中营训练我,因为这样会给那些努力的人造成不好的印象,可对我的训练

也不能不闻不问,所以日穿前辈决定让最好的特工,也就是前辈您亲自教导我。」

「原来是这样,钢板那个家伙,也就只有他这么不靠谱了。」一之诚美听了

我的话明显松了口气,没有暴露自己的秘密巢穴就好。

放松警惕的她立刻感到浑身酸软无力,这是迷药的副作用开始在她的身上发

作,不过这也让她回想起方才的经历。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中了迷药,被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救了,为什

么我会回到这里?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个男人呢?」

「说起来这些都是巧合,因为钢板前辈要我明天才来报道,所以我决定今天

去放松一下,就在那个歌舞厅里喝些酒,因为看到过前辈的照片,所以认得前辈,

发现您有危险的时候我是想上去救援的,可是…」

说道这里我尴尬的笑笑。

「您也看到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胖子,那有本事救人,没办法我只好雇佣

了那个家伙,让他救了您,然后我才带着您回到这里。」

「嗯…这样说的话,是我欠了你的。」一之诚美说着想起了执行任务的时候,

竟然一不小心着了道,就郁闷的说:「这些社会残渣,等过几天非要好好收拾你

们。」

「那不知我有什么可以帮到前辈的吗?」我期待地说。

「你?」一之诚美瞟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无比的轻蔑:「你还是好好呆着,

别给我捣乱的好。」

「呜……好吧~」我低垂下头。

也许是感觉自己对救命恩人说的话有些过分,一之诚美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

「话说你这么胖,为什么要来当特工?要知道这是现实,可不是电影里耍酷的样

子,特工不是好当的。」

「前辈您不用劝我,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您只要教我如何能够成

为特工的本领就可以了。」

「既然你选择了这个危险的职业,那我可以将自己的本领全部传授给你,但

这其中的艰辛你真的有把握坚持下去吗?」

「有!」

「不要说的那么绝对,我不会因为你救过我就对你开一面,反而会更加变

本加厉的训练你,超越集中营的10倍!」

「只要前辈给我留一口气,我就会继续坚持下去,直到成为一名真正的特工。」

我坚定的说。

也许是看到了我的坚定,一之诚美也想到了当年那个倔强的自己吧,她不在

恐吓我,严肃地说:「那你不用明天报道了,就从今天开始训练吧。」

「是的,前辈。」我兴奋的几乎站立起来。

「希望你以后还会如此有干劲。」一之诚美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想

要成为一名特工,体力,耐力,智力,力量和敏捷,这些缺一不可,如果想要干

的出色还要精通各种战术和适应各种环境,以及自身毫无羞耻,以无耻为荣耀的

做法才可以。」

「多谢前辈教诲,我记下了。」

「记下就好。」一之诚美更加满意了,不管我的资质如何低,只要肯努力就

说明我是个可造之材,她撩撩垂在耳边的长发,道:「前期训练就以室内训练为

主,今天第一天,就做俯卧撑好了。」

「是,前辈。」我答应完,就起身走到客厅中央,费力的双手撑地想要做俯

卧撑。

「起来!」一之诚美喝道。

我赶忙起身:「怎么了前辈?」

「作为一名特工怎么连训练前热身都不懂,现在把衣服脱了!」一之诚美一

脸正义的说着,自己却开始宽衣解带。

「脱…脱衣服?」我「惊讶」的说。

「不脱衣服怎么热身?」一之诚美鄙视的反问道。

「可…可是…前辈你怎么也脱了?」

「废话怎么这么多,让你脱你就脱。」一之诚美烦躁的骂到,她也觉得那里

不对,可就是说不出来,这股无名的烦躁让本就彪悍的她无处发泄。

我也不敢再有丝毫违背,赶忙听从这个长相极为美艳,但却是战斗力直达天

际的女特工的吩咐,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没想到的是特工人妻脱衣服的速度比我快了不只一个等级,虽然在她昏迷时

偷看和抚摸过那对傲人的巨乳,可当她就这么站在那里,巨乳傲然挺立,不仅没

有一丝下垂,粉红色乳头反而反地心引力的向上微翘!

这一刻我的鼻血差点喷出来!

胯下的肉棒立即抬头致敬。

「训练需循序渐进,不能埋头苦干,在每一次训练之前都要做好充足热身。」

一之诚美边说边缓缓的走到我身边。

「还请前辈指导。」这一刻我如做错事的孩子,在一之诚美的淫威下瑟瑟发

抖。

「呐,首先要让肉棒完全充血挺立。」说着,诚美的纤手抓住我那怒涨的巨

龙来回撸动几下,爽的我倒吸一口冷气,完全和自己打手枪不是一个级别啊!只

是这样就已经爽到这个程度了吗?我不禁更加期待下面的剧情。

「这家伙可真大,比我老公都大呢。」诚美自言自语的说。

「前…前辈…你说什么?」我疑惑的问。

「没…没什么。」诚美显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白皙的俏脸上

浮现一片嫣红。

「不对啊,前辈明明说什么比你老公还……」

「呸,说什么说,你还想不想训练了!」诚美明显恼羞成怒了啊~

「是…是的,前辈~」

「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下面就开始进行热身运动吧。」诚美显然也不想在

这件事上继续纠缠,就跪在我的面前,正色的说。

「可是我不会啊…」

「热身运动就是把你的肉棒插在我的嘴里来回抽动啊,连这么基本的运动都

不知道,还说自己想当特工,真是笨死了。」

诚美无所谓的说着,像是嫌弃我什么都不懂,就跪在地上主动含住我的肉棒,

开始吞吐吸吮。

「前…前辈,我们这样不是…」我一边享受着特工人妻对我肉棒的全方位洗

礼,一边「诧异」的问道。

「喔…这…呜…有…呜呜…什么。」嫌说话不方便,诚美吐出肉棒,但纤手

依旧不住的撸动着:「虽然我们的样子和口交一样,但这不是口交只是训练前热

身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说完,诚美又含住我的肉棒开始吸吮~

虽然是在安慰我,但这么说话真的好吗……

看着这位美艳的特工人妻为我的肉棒服务,乌黑柔顺如瀑布般的长发随着头

部摇动而飘逸的前后摆动,娇艳欲滴的樱唇不断吞吐着我的肉棒~

啊……这实在是太爽了啊……

虽然是第一次享受口交,但真的不亏是人妻啊,不管是任何敏感点,还是那

一边为我口交,一边用那双水蒙蒙的眼睛注视着我,仿佛在品味山珍海味一般的

表情,都让我爽到无以复加。

尤其是在她用香舌卷到我的龟头,不断舔置吸吮马眼的一刻,我如灵魂出窍,

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不…不行了…太爽了…」我大声的嘶吼起来,双手固定住诚美的脑袋,将

她的小嘴如飞机杯一般运用,胯下快速耸动,强烈的撞击让诚美眼睛里泛起泪花,

但诚美却没有一丝反抗。

来回抽插了二十多下,我在忍不住快感并发,涨成紫红色的龟头顶着诚美的

咽喉噗噗的发射……

一连射了十几股才渐渐停歇,抽出肉棒,一缕淡黄色的精液顺着诚美的嘴角

流下,和她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诚美赶忙用手指将精液送到嘴里,一口咽

下所有的精液,最后还裹了裹那摸到我精液的手指。

淫靡的模样让我胯下的肉棒再次挺立,恨不得立刻将她按在胯下狠狠鞭挞,

但想到后续的剧情还是忍耐下来。

「咳…咳咳…话说你的精液味道还不错啊,如果用来子宫中出受孕的话,宝

宝一定会很健康的~」诚美意犹未尽的说。

「啊…谢谢夸奖…可是,您就这样将我的精液吃掉了吗?」

「当然啊,男性的精液具有养颜美容的功效,像你这种浓稠的精液效果更好

呢,这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您就这样吃掉丈夫以外男人的精液真的没问题吗?」

「这有什么问题啊。如果是帮别的男人口交或是吃掉别的男人的精液当然不

可以,那是给丈夫戴绿帽的事情,但我们只是在做热身运动啊,这样的精液是可

以吃哒。」诚美说着还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2333333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既然都已经热身好了,我们开始正式训练吧。」我主动说。

「还真是有干劲呢。」诚美笑着说:「跟我来吧。」

拉着我走进卧室,诚美率先躺在宽松的双人床上,大腿向两侧打开,露出整

个蜜穴,虽是生过孩子人妻,她的蜜穴却是紧紧的闭合在一起,透过稀疏地小毛

毛还可以看到粉嫩的蜜唇。

诚美摆好姿势,双手抚摸几下自己的蜜穴,也许是因为刚才和我做热身运动

的缘故,她的蜜穴已经有些湿润,她双手掰开自己的蜜穴,露出里面的嫩肉,邀

请我道:「来吧,支撑在我的上面。」

「这…这是…」我「大惊失色」的说不出话来了。

「哼…就知道你这个死肥宅脑子里又不健康了,如果你不是我的亲传弟子,

我才不会用这种亲传的方法教你本领。」诚美生气的说,但想到我是个什么都不

懂的小白只能无奈的解释说。

「俯卧撑虽然只是简单的下压撑起,但也分为三个标准,我这样就是为了检

验你的俯卧撑是不是达到了标准,如果你在下压时肉棒没有撞击到我的子宫口就

说明你的俯卧撑不合格需要重做,反之如果你在下压时肉棒撞击在我的子宫口上

就算合格算一个,如果可以突破子宫口插入我的子宫之中说明优异算两个!这下

懂了吗?」

「啊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前辈是要和我做爱呢…」我一脸恍然大悟的

说。

「呸,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赶快滚上来。」诚美愤愤的说。

我赶忙爬上床双手撑在诚美肩部两侧,双腿并拢在诚美打开双腿之间,怒涨

的龟头顺着诚美的引导深深的嵌入她的蜜穴之中。

「嗯~」龟头刚一插入诚美就美美的呻吟一声。

虽然只有一个龟头进入诚美紧闭的蜜穴中,诚美却真的感觉很爽,因为我的

肉棒足有23公分,光是一个龟头就有5公分,还和鸡蛋一样大,相比他老公那

只有8公分短,还细如金针菇的小鸡鸡来说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而且因为夫妻两人都是特工的原因,总是没有什么时间相处,性爱自然非常

少,上一次性爱还是两年之前,对于诚美这个熟女来说这一下的插入真的是久旱

逢甘露。

「天色不早了,今天就做100个俯卧撑,做完睡觉。」

「是,前辈。」

「现在开始,1。」

听到诚美的口令我也不在犹豫,卯足了力气狠狠下压,伴随着噗嗤一声,2

3公分的肉棒直接闯进诚美紧闭的蜜穴之中,撞在子宫口上。

「嗯……」诚美重重的呻吟一声,就好像被电击了一样,浑身酥麻异常,明

明只是普通的检测为什么会和跟丈夫做爱一样……啊……不对…是比和丈夫做爱

还要舒爽一百倍的感觉呢?

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追求快感的诚美当即飞快的下令:「2。」

「嗯……3……啊…4…嗯嗯…5。6。7…嗯啊喔…」

「10。」

连续快速的下令,我已经感觉胳膊不是自己的了,没办法我只好一脸「痛苦」

的将屁股往下一沉,再一次撞击到诚美的宫颈上。

「嗯~」娇美的呻吟声继续响起,但她还是在享受快感的时候发现我偷懒,

之后就是:「喂,你这个家伙…你怎么可以连做个俯卧撑都偷懒,难道你忘了你

是要成为特工的男人吗?」

一对明亮的美眸坚定地注视着我,用着批评的语气说道,虽然是这样严肃的

语气,可配合她惊艳的美貌从她的小嘴里吐出话语总是让人升不起任何不满。

「诚美前辈对不起~是我让您失望了~」我「尴尬」笑笑。

「真是的,如果不是组里的要求,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训练你这样的肥胖宅男

当我的亲传弟子的,现在竟然还偷懒。」诚美一脸嫌弃的说道,一点也不避讳我

这个当事人就在现场。

「嘿嘿~」我继续「尴尬」的笑道:「实在是做不动了~」

「真是的,只是这样就做不动了啊。」诚美用「恐吓」的眼神盯着我:「那

接下来的地狱式训练你还能坚持的下来吗?」

「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完成训练的!」我一脸坚定。

「呜~总算是有些男人应该有的坚持,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诚美点点

头,迅速思索一番后说道:「考虑到你是第一次接受训练,还是一个从没运动过

的肥胖宅男,这次就少给你些任务,就用你刚才偷懒的动作,做200个简化的

俯卧撑吧。」

「虽然是前辈好心,可我觉得应该提升到500个,毕竟我是要成为特工的

男人!」我正气凛然的说道。

「哈呀,还真有点特工的样子。那就500个吧。」诚美看向我的眼神有些

许赞许。

「是,前辈。」我坚定的回答后,屁股开始向打桩机一样疯狂地上下耸动。

粗长黝黑的肉棒在诚美的蜜穴中不断消失出现,每一次深入都会狠狠的撞击

在诚美的子宫口上,每一次回抽都会带出潺潺淫水,不大一会儿就将床单浸湿了

一小片。

「11啊…咿,5…咿喔!啊,呵,呵呜嗯嗯……!」

诚美不断的呻吟,从未被丈夫开发过得禁区被我不断侵占,从未体验过得饱

满充实感让这位人妻如坠梦端,每一次龟头撞击在子宫口上的快感都让她爽到神

经炸裂。

「前……前辈……你的子宫口好紧啊……」

连续一百多下的猛干让诚美紧闭子宫口有所松懈,可不管我如何加紧攻势,

却总是被诚美柔软而又坚固的子宫口拒之门外。

「嗯……啊啊啊啊啊……我…我老公从来没有碰到过我的子宫口,啊咿!更

不要说给我开宫了……啊啊!你想要获得优异成绩还要继续努力啊啊……嗯嗯啊

啊啊啊!」

诚美双手紧抓床单,断断续续的娇喘。

一听到诚美的子宫竟然还保留着纯洁,我心中的欲望之火立刻灼烈地几乎要

将我融化,想到即将占领这位人妻的圣地我就有着无穷的力气。

「前辈您放心,我为了优异的成绩我一定会为你开宫的。」

我几乎是嘶吼着喊道。

「嗯啊啊…好…嗯啊,不愧是我的亲传弟子……喔噢!不要……啊不行…了

…来了来了……嗯啊喔噢喔!」

鼓励着我的诚美突然猛的抱紧我,原本就狭窄的肉壁更是死死的包住我的肉

棒,一股股热流从她的身体深处喷涌而出浇在了我的龟头上,被这股热流一烫我

也忍不住来自尾骨的快感,狠狠的顶着诚美的子宫口发射了今天第二发精液。

黄色腥臭的精液充满了诚美的整个阴道。

但,这还不够!

因为我有着一项世间男子都会羡慕的东西,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天赋异禀。

我的肉棒不仅又粗又长,坚硬无比,更没有贤者时间,每一次射完精后,只

要我还想撸就不会软。

连撸都不会软,更别说现在这样干诚美这个超级美女了,坚硬如铁的肉棒再

次启动。

两年没有过性爱的诚美,这次高潮来的十分猛烈,热流持续了两分多钟,比

我射精的时间长了一倍不止,我趁着诚美高潮,坚硬无比的龟头对着子宫口再次

发起冲锋,本来已经有所松动的子宫口因为这次高潮终于开启了一个小口。

「啊啊……不,要嗯啊!停,停下,让我,让我高潮完……哦啊啊啊啊」

诚美的双臂环抱着我的背脊,修长的美腿缠住我的肥腰,用尽全力的抱着我,

仿佛要将我融入她的身体,这种极度高潮甘美和即将被开宫痛楚简直就要让她疯

狂。

「呃………」

伴随着诚美的头极度后仰,和那一声仿如天鹅的娇喘,我的肉棒终于成功的

挺进诚美的子宫,占据她最身体最神圣的圣地,被子宫壁紧紧包裹着的舒爽让我

忍不住大声呻吟。

而诚美此刻却张着小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剧烈的痛在高潮未结束时突然出

现,仿佛将她的灵智击碎。

我自豪的把舌头伸进诚美张开的嘴里,霸占了她的香舌,双膝支撑身体,一

对弹性惊人的傲人巨乳在我的玩弄下变成各种形状,但当我放手后她们又回复了

最初的形状,让我爱不释手。

玩弄一直持续了将近5分钟,诚美的灵智才渐渐回归本体,第一次享受到如

此激烈的高潮,诚美突然感觉收我当亲传弟子好像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啊。

不仅以后会有徒弟代替老公嘘寒问暖,更可以代替老公满足自己的性欲,虽

然这么说好像有些对不起老公,可训练又不会给老公戴绿帽,所以说也没有什么

不对啊!

此刻的我正专注的把玩着诚美的娇躯,丝毫不知道她的脑海里竟然已经闪过

如此多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话,我想我会将她按在胯下肏到天荒地老,因为她对

我的好感竟然是被我肏出来的!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也差不多,当看到诚美的眼神渐渐变得灵动起来,我立即

坏笑着说:「前辈…现在是多少个了?」

听到我的问话,诚美顿时羞红了整个脸颊,连我亲吻她的香唇、抚摸她的酥

胸和在她阴道内射精的违规动作都没有脸来责罚,只是尴尬的说:「太…太快了,

没数清…」

「前辈这样的话让我很苦恼啊…」我「郁闷」的说着。

「对…对不起…是我的失职…」诚美满含歉意的道歉:「请惩罚我吧。」

「那么我该如何惩罚前辈呢?」我不怀好意的说。

虽然不好意思说,但身为一位特工,诚美有着自己的骄傲,她紧咬牙关说:

「就惩罚我被你子宫中出一夜。」

「这……」我「大惊失色」:「这样前辈不是背叛了自己的老公?子宫中出

可是在做爱啊!」

「虽然很对不起老公,可是如果在教导亲传弟子时失职的话,就要被弟子子

宫中出一夜,这是传统,也是规矩,相信老公知道后会体谅我的。」

诚美一脸凄苦的说,虽然不想也不懂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惩罚,但想到当年师

傅教导自己时就是这样的,诚美也没办法改变,毕竟是要继承自己衣钵的亲传弟

子啊!

「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了呢…」我「遗憾」地说:「可是万一怀上宝宝的话怎

么办呢?」

「这…」听到我的话,诚美也是倏然一惊,但一想到自己竟然在教导徒弟的

时候犯下如此低级且不可原谅的错误,就自责道:「如果真的受孕的话不用你负

责,我会和熊说是他的……」

「前辈真是好人,让自己老公帮着养老婆偷汉子偷回来的野种不说,还说是

他的!」我狞笑的说着,就再一次挺动起来。

「喔…不是…我不是好人…嗯啊啊啊…不…不是…我是好人…呜呜……不要

……这么激烈……啊……不行了……来了…来了…啊啊啊!!」

诚美想要解释,却因为子宫被持续侵犯的酥麻快感让她根本无法组织语言,

每一次龟头撞在柔嫩的子宫壁上,就像是撞在她的灵魂上,这种极致侵犯所带来

的快感简直爽到了灵魂深处,不过区区几十下的功夫,诚美就在一次达到了最高

峰。

我抱着诚美,粗长的肉棒全跟进入蜜穴中,享受着因为诚美高潮而不断痉挛

抖动的蜜穴对我肉棒的全方位按摩,还有子宫喷射出的一股股淫精冲刷我的龟头,

但却被我的龟头死死堵在子宫中无处逃窜。

待到诚美的痉挛结束,我立即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抽插,子宫里的淫水也因为

我那不顾一切的冲撞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连续10分钟的子宫性交,诚美就高

潮了5次,我也快射精了,肉棒再次大力的狠捣几下诚美的子宫,我对着诚美说:

「前…前辈,我要射啦。」

「呜…射…射在我这个失职的导师子宫里……让我为自己的失职付出代价吧

……」诚美想要扭动身体迎合我的抽插,但是连续10分钟的子宫性交让她浑身

无力,只能如性爱娃娃般娇啼着,等待我的精液注入。

「射……射了……我要把前辈的子宫灌满……」随着最后一击,我的肉棒一

阵阵抽搐,灼热而浓稠的精液顺着肉棒中的输精管从马眼中狂射出来,淡黄的精

液如同岩浆一般喷洒在诚美娇嫩的子宫壁上,正式宣布彻底占领诚美心中最后一

片净土。

「啊……好烫……我也来了啊!!!」

圣洁的子宫第一次迎来精液的洗礼,背德的禁忌与肉体的欢愉交织在一起,

形成无上快感让诚美来到绝顶高潮,下体在不受自己控制,一股金黄色的液体喷

涌而出打在我的小腹上,我毫不在意,在射精中再一次挺枪就干。

「啊啊……又,来……嗯啊!不…不行了…嗯啊…受…受不了了…嗯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