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食异味作者不详26P完

本帖最后由 不夜人狼 于 00:07

夕阳西下,夜幕低垂,工作了一天,现在是该休闲的时侯了,整个黑暗的世界,都被二种罗曼蒂克的气氛和情调所笼罩。

不论是闹区、或是近郊、街道、巷尾、明处、暗处,都是一双双、一对对的情侣,紧紧搂抱在一起,谈情说爱,两情缱绻,而情意绵绵。

无论他(她)俩人,谈情也好,说爱也好,是正大光明的爱侣也好,是瞒着自己的配偶和儿女,出来“偷食异味”的“孽侣”也好。

他(她)们最终的目的!是消失在夜慕中,去到那个属于他(她)俩个人的小天地中,追寻那短暂而兴奋激情的肉体上的享受。那男女之间至高无上的性爱乐趣及美境!这才是人生在世的真谛,别错过了,也别事负了这美好的享受啊!

吴志昆,现年廿六岁,大学毕业,服完预备军官役之后,现在一家大企业机构任职。他的为人诚实,英俊潇洒,身材魁梧,高大健壮,风度翩翩,而神彩飞扬,挺拔不群,称得上人中之龙的美男子,是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丈失的对象”,亦是妇人心目中的“美男子”、“伟丈夫”、“饕养的小白脸对象”。今晚他和一位交往已多年的女朋友何丽芳小姐在青年公园谈情说爱,忽然,发现在不远处的树荫的草地上,有两条白色的人影在晃动,为了好奇心的驱使,吴志昆拉着丽芳的玉手,悄悄地走了过去一看。“哇塞!”原来是一对男女躺在草地上在做爱。那个女的几乎全裸的躺在草地上,男的则下半身光溜溜的压在女的身土。每次那个男的用力一挺动,就会听得到女的从喉咙之间,发出一阵兴奋而低沉地呻吟声:“哦……哦……”

二人发现这种亲热而又刺激的场面之后,何丽芳感到又羞又怕,反身就想离去,但是她的玉手,被吴志昆紧紧拉着不放,使她不能移勋脚步,耳边听到他悄声说道:“丽芳!别走,这是难得看到的画面,多看一会嘛!”

丽芳也附着他耳根悄悄说道:“不要嘛!给他俩知道了,那多难为情,万一发生什么误会,就不太好了。”“没关系啦!他们现在正在欲仙欲死,疯狂做爱的时刻,自顾不暇,那有心情去直别人在偷看呢?”说罢双手搂紧她的细腰,不让她有离开的企图。

丽芳彼他紧紧撞抱着,全身骤的发烫起来,仿佛烈火烧身似的。和他交往数月,还是第一次被他搂抱在怀,使她那颗处女之心,不觉噗噗的跳个不停止。在这种情况下,一来被他有力的双臂袍得不能动弹,二来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想见识一下男女的做爱,到底是想么一回事?临到自己头上时,也好作为参考!参考!又有何不可呢?于是顺着他的意思,二人平息静气地偷窥。

尚不知有人在偷窥的男女主角,此时是愈来愈激烈地在翻云覆雨的做爱。那激情荡漾,火辣疯狂的场面,比看黄色录影带还要过瘾,更为刺激。

吴志昆看得心头火起,兴奋莫明,一双搂抱丽芳的手,改在她浑身上下抚摸揉捏了起来。丽芳正看得又惊又叹时,突然被他的双手抚摸搓揉得浑身酥痒难当,全身频频抖动起来,她必竟还是一个未经人道的处女,头一次目睹男女交欢的镜头,精神和肉体多少也受到一点影响,再加上从志昆身上传来的男性体温,使她陶醉在一种难以言喻地快感中,好像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了,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志昆,你的手……别乱摸嘛!我……我浑身难受死了……你真讨厌……”

“丽方,让我俩像他们一样,欢好一次,好吗?”“我不要在这里……万一给人家偷看到,多难为情嘛!”

“好!那我们到旅社去好了。”

“嗯!”在一间观光旅馆的套房里,一张大沙发上相拥相抱,贴脸贴胸地坐着一对年轻的情侣。志昆用手轻轻掠着丽芳的秀发

“丽芳,现在不怕有人偷看了吧!说真格的,刚才看得是真过瘾,真剌激,你看了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还问呢?丑死了,尤其是那个女的,赤身裸体地被别人看到,也不怕羞耻,既然要和她的男朋友欢好,位什么不到旅社或是宾馆去,而在公园里就……真恶心死了。”

“这你就不懂了,有的人喜欢在户外交欢,或者是他们互相爱抚到热情昂扬到了极点,而忍无可忍了,干脆就地解决,连旅馆房间的费用都省了,岂不一举两得呢!”

“哼!是我才不要呢!总而言之,无论怎样忍受不了,也不能在大庭广众,公共场所前,做那种事嘛!多丢人啊!”

“好了,丽芳,别再一谈这个问题啦!让我来亲亲你,不然的话,就浪费了这个花月良宵,那多可惜啊!”于是志昆热辣辣的吻着她的樱唇,丽芳也把香丁舌尖,伸入他的口中,二人互相吸吮舐咬地搅缠着,淫女加我他的双手也毫不客气地,一手伸进她的衣领和奶罩内,摸揉着那一对尖翘硬挺的乳房,一手插入她的三角裤里面,摸捏她那肥凸而毛茸茸的阴阜和肉缝。

“嘿!”想不到这个丫头还真骚呢!肉缝上面已经是湿淋淋,粘糊糊的满是淫水。

志昆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丽芳!你好骚好浪啊!流了还么多的浪水,将来谁要是娶了你做老婆的话,可真够他受的。”

“死相!讲得难听死了,什么‘好骚好浪’的,你啊!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将来我就让你受受。”

“哇!我的妈呀!我才不敢娶你呢!”

“哼!你敢不娶我看看?到时候更够你好受的。”

我的老天爷,你为什么长得这样美艳动人,使我爱你入骨呢!我也只好认命了吧!”

“那还差不多,亲哥哥,我还不是一样的爱你入骨,我是非你不嫁,这一辈子是爱定你了。”

二人卿卿我我,情话绵绵,男的是欲火高涨,女的是春情荡漾,都难以忍受了。志昆的的两只手飞快的要把丽芳的衣服剥个精光,她在半推半就羞怯参半的情形下,让他脱完最后的一道防线──三角裤,再把自己的衣裤脱光后,将她抱到床上躺下,则半躺半坐在床沿边,先慢慢欣赏欣赏她那美艳胴体一番。

丽芳虽然风骚娇媚,但总归还是处女之身,被他脱得一丝不挂,任由他去欣赏,使她那少女害羞的本性,发自心底而表露在脸上。她羞红着粉脸,紧闭着一双美眸,很自然的一只玉手扪着双乳,一只玉手则按在阴户上面,娇喘呼呼,不言不语的仰躺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志昆拿开她的一双玉手,尖挺饱满的乳房上面,两粒鲜红似草莓的乳头,真是鲜艳迷人,高高隆起好似一个小肉包的阴阜上面,长着一撮鸟黑亮丽的阴毛,两片肥嫩的大阴唇中间,紧紧夹着一条粉红色的肉缝,肉缝的上面及阴核之下微微露出一个小红洞,那就是女人的排尿孔,真是美妙绝伦,性感极了。

志昆活到这么大,今天不是第一次和女性真正赤身裸体的接触,虽然色情录影带看过不少,生理上的需要是在所难免的。但是他是个洁身自爱的好青年!从不涉足风月杨所,恐怕一旦得了性病,那就害己又害了后代子孙,对不起吴氏列祖列宗,而成了吴氏门中不肖的罪人啦!所以他必须要在性欲冲动,冲动到忍无

可忍的情形下,只好和女朋友性交来解决生理上的满足。

但是,那总是男人和女人的爱,都会有性交,性交真的太好了,就在女人肚子上享受快乐吧![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 00:00重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