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不归之旅2入彀

妈妈的不归之旅2入彀

城市的黑夜中,一位少年关紧了家中的房门,为求保险还上了两道锁。闭合

窗户拉上窗帘,又检查了两遍,确保完全没有一丝亮光一点声音传出房去才罢休。

他打开了屋里的电脑,连上宽带。输入那个神秘的地址,密码是今天的年月

日和约定的时间。他熟练地打开了名为TC- Y的址,一个后世称为直播间实

时互动传播平台。少年松了松自己的裤带,拿上了一包餐巾纸。

直播间里一个轻熟美妇带着黑色丝络的半脸面具,挡住了鼻子以上直到额头

的半张脸。露出精心妆扮过的樱桃小嘴和媚眼如丝。她穿着一黑色下摆镶了金边

的件短连衣裙。满头丝般的秀发编成一根鞭子偏在左肩上。美妇先是跪坐在宽大

的白色双人床上,双手扶住跪坐的大腿对着屏幕上的观众鞠了半躬。像是开场的

信号,少年开了一眼左上的标志,人数157人。虽然没有后世那些动辄几

十万上百万的人数。但是这一百五十七人都是TC- Y。P。J的铁杆粉丝,或

者说铁杆嫖客。

首先这个站并不存在与公开的互联中,他是暗的一份子。这就淘汰了

大多数的观众,只有这些站邀请或者老会员带新会员入会才能加入。其次,想

要看TC- Y。P。J主播的节目或者是录像必须先交1500美金成为她的会

员。然后每次直播还要再付出多少不等的美金。这一大笔开销又淘汰了很多人。

那名少年也是托庇于他父亲的大笔资助才能看到主播精彩的表演。女主播鞠

躬以后对着屏幕一个飞吻,又用诱惑的姿势舔了嘴唇,上牙咬住下唇。同时分开

短裙的前摆,原来短裙在前方是两条交叉的布条。分开布条后露出没有内裤的真

空阴部。美妇的阴部光溜溜没有一根阴毛,事先抹了润滑油。在灯光的照耀下反

射出油亮的肌肤。美妇先是起身子只用小腿跪在床上。两手熟练地抚慰着大小阴

唇和阴蒂。不时地发出压抑的叫声,向后跪趟着。用英文问道大家想让我穿什么

样的丝袜。

这就涉及到直播间的另一个功能——主播互动。观众可以出钱要求主播服务,

也可以在主播的框架下选择她的服务。选择自己的要求填上打赏的钱数,最后钱

最多的当然可以得到满足。落选的人钱原数退回。

少年对开档丝袜不感性趣,也就没有加入充钱大军。最后一条款式上开档最

大,材料上最薄的黑色丝袜胜选。等了一分钟一只毛茸茸的大手递给了女主播一

双黑色开档丝袜。美妇妩媚地一笑,接过穿了起来。

这双丝袜果然是尺度最大的,穿好后丝袜腿部只到大腿根下十厘米。腰部到

小腹以上,屁股更是完全露在外面。这样的似露非露倒是比之前的下体光溜溜更

能激发人的性欲。美妇穿好丝袜以后向后坐倒,大腿反向后弯两个胳膊伸到大腿

前面。两只手沾了润滑油均匀地涂抹在臀部和阴部,缓慢而又萎靡。

这时,一个英文叫肉棒男爵(penisBaron)的人出了五百美金,

选择的项目是手动自行阴道扩张。镜头拉近,美妇在面具后面的面容白了一白。

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镜头开始拉近,对准阴道口。美妇用两根手指费力地插入紧

窄的阴道,全力向外抠挖着。在摄像机的打光下。阴道内层层的肉箍,肉芽纤毫

毕现。阴道上方充血的阴蒂和窄小的几乎被忽略的尿道。美妇又抠挖了几下,似

乎觉得润滑不足。在床头柜上拿了润滑液大把地倒在阴阜上。一根手指,两根手

指,三根四根。四根手指全部塞入阴道做着活塞运动。女主播也终于撑不住了,

大声地吼叫着。最后四根全部插到虎口处,稍一停顿又全部拔出了。女主播大叫

一声虚脱般地躺在床上。小腹和大腿的肌肉肉眼可见地抽搐着,一根根肌肉纤维

不受控制地跳动。

这时候这场戏的戏肉来了,经过前面的铺垫和扩张。一个穿着酒店服务员制

服的黑头套男人推来了一个餐车。餐车上一个盘子盖着雪白的的餐布,美妇用手

抚慰了一会抽筋跳动的肌肉。一狠心把餐布掀开。里面是一大把黄褐色细长的形

同筷子一样的圆柱体——这就是今天的道具——用来插入扩张。

美妇深吸了一口气,躺倒大腿分开向后。胳膊肘别在大腿弯处,拿出一根'

筷子' 前后撸了一下。这根筷子并不像餐具那么光滑更像是敬神的香凹凸不平。

女主播来回撸了几下勉强打磨了一下也是把手上的润滑油蹭入筷子里。插入

阴道一半,对着镜头字正腔圆地喊着一(one)

这时,屏幕下方开始两个盘口。一个是最后插入的单双数。一个是插入的数

量,分别是:1。三十根(最低标准。)

2。三十根到四十根3。四十根到五十根4。五十根以上每个盘口对应着不

同的赔率。少年本来想下三十根,但是想到赢钱的赔率。父亲关于生意就是生意

的教导。

还是下在了五十根以上。在思考的时候,美妇已经插入第十根了。

美妇的脸涨得通红,她的手上已经没有润滑油。只能每次在阴阜或者屁股上

抹一抹胡乱地插进去。12……15……19,筷子已经插不到边缘了。只能插

在中心的筷子缝里然后挤进去。这时的评论开始热烈起来,大家纷纷表示愿意代

劳。美妇似乎也能看到打字的评论,时不时和观众交流一下,暗地里歇一歇。

26……28……29。女主播快要虚脱了。肚子上的汗一滴滴往下流着。

她不得不每插一根筷子就用手指在阴蒂疯狂地揉捏。靠着自慰的快感抵消阴道撕

裂的疼痛。

到了四十根的时候,美妇人几次翻了白眼似乎就快晕过去了。她的左手仍然

机械地拿出一根根筷子。右手扶住插满的一把筷子。左右摇动前后活塞好让阴道

的空间更大一点。极限中再插入几根。

50根了,终于五十根了。一把黄褐色的筷子慢慢地塞入阴道。阴道边缘的

阴唇被撑得发白。美妇拿出51根筷子,插入筷子中间的缝隙里心一横。用手掌

大力地压入,51根!少年赢了。美少妇双手攥住那来之不易的51根筷子。疼

的在床上小幅度地打滚,严格地训练让她在意识崩溃的边缘仍然牢牢地攥住筷子。

下一个节目,不定向越野。随着屏幕上滚动的通知。几个蒙面服务员架住虚

脱崩溃的女主播。一个人向她阴道里注入了生物胶水。几分钟后,女主播拖着抽

搐的双腿向大家演示生物胶水的黏性。不论怎么运动,这51根筷子在阴道中纹

丝不动。女主播将裙子拉下,两条腿向外八字走着。镜头跟随美妇出门,原来这

是一处海滨度假村。门外是波光粼粼的大海,女主播走到一处路边的石刻神像前。

向后躺倒,两条腿向后上方伸直,两手托腰做出三角支撑。两腿向两侧劈叉

开。

服务员用打火机点燃了其实是香的筷子。白色的香烟徐徐上升,石像在香烟

中面目扭曲变形,好像地狱中的妖魔。美妇被烟火熏烤着,大腿极限地向两边伸。

不时掉落的香灰烫着她的腰背胸,不知是痛苦还是屈辱,亦或是烟熏。女主

播的脸部特写在无声地流泪,肩膀不时地抽动。

当香燃烧了差不多五分之三的时候。蒙面服务员给女主播带上了眼罩和耳机。

并扶她起来站好,本来直立的燃香在倒立的情况下迅速燃烧。烟也更浓了,

这时耳机里没十秒钟会有一句观众的话。让她向前向后,左右转。有真的也有假

的,美少妇在这既聋又瞎的情况下,跌跌撞撞地向海边跑去。如果不能在燃香烧

到阴阜的时候扎入海水,她娇嫩的阴部将会完全烧烂。

她不时地撞树撞墙,甚至在跨越矮石墙的时候让半人高的石墙狠狠地膈了一

下。燃香插入地更深,终于在香要烧到阴道口的时候一头扎入海水里。香熄灭了,

女主播长出了一口气。蒙面工作人员也用试剂融化了胶水拔出剩下的香。屏幕前

的少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浓浓的乳白液射入餐巾纸。这次博彩的胜利不光让他

白看了一场表演还小有赚头。

众位读者可能早就猜到了,那位少年就是我,美妇人就是我的妈妈于培娟。

这一切的由来还得从我高一升入高二的暑假说起。

寒假从杏栎村回来,我又投入了紧张的学习之中。除了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

给我的零花钱越来越多。生活似乎和高一上学期没什么不同。如果说不同的话那

就是,我在电脑社团结识了社长刘一亮。刘一亮家境一般,能上实验中学完全是

靠他的勤奋和好脑子。他从一张纸板的键盘练出了全市中学生打字比赛第三名。

简直是电脑狂人,生活就是吃饭做题看编程的书睡觉。当我央求爸爸给我从

附近的军队驻地拉来一根宽带,刘一亮这个朋友就对我交定了。我也对他投桃报

李,把替换下的电脑免费送给他。在周日休假的时候经常来我家玩,其实和我玩

是其次。用我家宽带是主要目的,他家虽然有了电脑可是只能用线拨号上。

又慢又贵。

又是一个学期过完了,我想到的是去见美丽善良的妈妈。在这半年里我听从

妈妈临走前的话不再邮寄钱财。而是寄去化妆品,护肤品,各种调料食物等等的

实物。虽然从妈妈的回信中我知道她也不是能全部收到。有时候是邮寄丢了,有

时候干脆就被村里人分了或者截留。穷山恶水多刁民真是在这个村里一点没错。

妈妈在信里推三阻四,又是哄又是骗的就是不让我去。但是我手里有钱,又

是放假。当时个长的有一米八多(这点随了爸爸),留点胡子看起来就是二十多

岁。我怀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又轻车熟路地到了杏栎村,进直去了妈妈

的宿舍兼办公室。

一看我就吓了一跳,三层大楼没了。平地上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工人们在热

火朝天的深挖着地基。我缓了一会问了工人七绕八绕才绕到一个两层简易房,中

间一堵墙把简易房分成两半,一半是妈妈的临时学校,一半是工人的宿舍。妈妈

住在宿舍的第二层。

我敲了敲妈妈的房间,妈妈应了一声就开了门。妈妈看见我又高兴又惊讶。

我看到妈妈脸上多了很多装饰。鼻翼环,唇钉,酒窝钉,就连耳朵以前只有

一个耳垂处的一个耳洞现在细数一下一侧就有六个洞,从耳廓到向下排列到耳垂。

两腮酒窝的位置打了两个酒窝钉。左右眉骨处打了两个眉钉。左鼻翼有一个鼻环

(后来才知道妈妈鼻中隔还打了鼻环,只是那天有点发炎没戴。)从说话的间隙

看到妈妈舌头上打了两个舌钉直径大约0。3毫米,一个在舌尖向后三厘米处,

一个在舌头中间靠后。

妈妈把我让进屋,我放下了手中的行李。又换了衣服,妈妈高兴地给我拿了

一杯冰箱里的冰镇饮料。我一天受到了两次刺激,现在定要问个明白。妈妈对脸

上金银的环钉语焉不详。只是说这是当地的习俗,她也赶赶时髦变得漂亮一点。

可是据我所知当地人最多两三个,像妈妈这样满脸的真是没有。

至于大楼的事,那就是件大好事了。经过妈妈不断的呼吁和写信上访。教育

局终于拨款拆掉这棟解放前的老爷楼房。工程师预计十个月就能完工建一栋五层

的教学楼还要翻修操场和学生宿舍老师宿舍。这样家远的学生就能住宿了。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妈妈只要和洛娃再忍一个假期一个学期多一点就有新房

了。但是坏事就坏事在教育局按照财务惯例先拨款给村里,让村里付款给施工队。

可是万万没想到在这里出了岔子,这也让妈妈堕落进更深的深渊。从此再也

不能回头。

村委会得到了这两百多万的工程款,当地的重浊庙的阿绿先分走一半。因为

根据他们的宗教信仰万事万物都要感谢真仙。包括村里接受扶贫款的人,也就是

一句感谢真仙。下面?没了。因为是真仙发威得来的扶贫款。和自治区国家完全

没关系。被噎到的公务员也没办法只能发下钱就走。这钱还没捂热又进了重浊庙

里,这是真仙发威得来的钱当然要还愿啦。第二年,穷的依然穷。

所以重浊庙拿了一百多万。村长又落下几十万,村里的几个乡贤根据能量大

小也有十万到几万。这么一分到工程队里只有五十多万不到六十万。妈妈一看这

种情况,也是随机应变学着我爸当年稳住工人的方法。说着五十多万只是预付款,

又拉着工头让他垫付一些。保证后续款项很快就到。

一面让洛娃赶紧去市里教育局说明情况。教育局又转到财务局,财务局说这

够的上犯罪又拉上了公安局。其实他们都怕,怕担。当时有x族团结大于天

的政治正确。X族在上学,当公务员都有大量的加分,还规定当地各级机关里必

须有一定比例的x族人。杏栎村除了我妈等几十个人几乎全是x族,信真仙。而

且这杏栎村以前就是牛不方叛匪的大本营军火生产基地。当地人桀骜不驯,解放

后又闹了几次事。谁都怕激起群体性事件丢了乌纱帽。这事就你推我我推你成了

一笔糊涂账。教育局付了钱是不可能再出钱了,其他几个局也没法要回这笔钱。

妈妈和洛娃左支右拙也就刚刚好挖了地基建了简易房。工人们已经比之前少

了三成去做了其他工程,最近再要不来钱只能无限停工。这拆了旧的新的又建不

好,简直不能再糟糕。就在我来了一个星期左右。晚上妈妈的房里和洛娃传来了

低低地争吵。我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不要去……老东西……不怀好意。」这是

洛娃的声音。「怎么办……学校……工程款……」这是妈妈的声音。后面的就压

低听不到了,就这样争吵了大约二十分钟,妈妈穿了一件黑色的纱袍,脚上细丝

小高跟凉鞋走了。洛娃狠狠地锤了几下墙,又去操场抽烟。我顾不得穿整齐胡乱

套上鞋在后面小心地跟着。

妈妈在街上左转右转,来到了村里最大房子——村长家。村长是几年前刚回

的村子,16岁的时候就和他叔叔出国在国境线外闯荡了二十多年。听说淘过金

子,卖过宝石,造过黑枪,给商队黑帮当过保镖。甚至卖过毒品,三十多岁的村

长回到了村子带着身上的美金,两个外国x族妻子,三个儿子。回到了刚刚被改

革开放春风吹荡的故乡。靠着拳头和美金,顺利当上了村长。盖起来三进的小洋

楼,买了五辆卡车开起了运输公司。不过传说他还和境外有联系,继续干着各种

违法勾当。靠着村长的官身和x族团结大于天的护身金符倒也无事。

妈妈进了院子,村长反常的很高兴。可能他以为妈妈连夜找他是要和他翻云

覆雨。以此讨得一些工程款,妈妈之前也来过几次。我在外面等着也不知道里面

发生了什么?每次出来只有几十一百多块钱。还有村长或者他的几个儿子的调笑

「口外(国外)市里也就这个价。妈妈的脸腾的就红了,狠狠地回瞪几眼转身就

走。我在后面大步地跟着。

今天妈妈没有进院里的小洋楼,只是在院子和村长谈判。声音越来越大近乎

于吵架。附近几家点了灯在窗口看热闹,被村长骂了几句就缩脖关灯关窗拉窗帘。

吵到这时妈妈几乎嚷叫道:「今天必须给我这笔钱,不然学校就办不下去了。」

村长不气反笑:「不办就不办吧,你这个丫头子不要以为教了他们几句口内

(内地)话,口内字,会算几个数,唱点歌就了不起了。早年没学校不也一样挣

钱夯丫头。」这彻底激怒了妈妈,妈妈一件一件的和村长辩论起来。后来村长又

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终于把妈妈给惹火了。把x族的内地的骂人话轮番对着村长

喷去。

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斯文的妈妈还会这样骂人。

村长也是被骂狠了。大声说道:「进了我的口袋都是我的,那都是我每天八

次拜真仙,真仙赏赐我的。你要真想要钱,我给你指个路去罗勒安拉普。凭你的

样貌身材一百多万都可以挣出来。」说完把妈妈轰出了大门。

我也赶紧跳到远处的阴影里。妈妈在门前踱步,发愣,自言自语走了又折返,

举手敲门又停住如此反复几次最后还是默默地走了。很多年后我会想到那一天。

让妈妈彻底堕落的那一天。想到这是不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还是村长被

骂急了使坏。究竟是村长,是鲍里斯,还是更高层的人,亦或他们也只是上层的

提线木偶。想到爸爸,当年爸爸绝对有这一百多万。妈妈为什么不去找爸爸,爸

爸会不会来。来了会不会不一样。时间不能倒流,世界不能逆转。当年的那个决

定让妈妈彻底进入了地狱。

自从妈妈回来以后,几乎夜夜和洛娃吵架。以前的洛娃绝对的唯妈妈马首是

瞻。吵了五天妈妈开着村长借来的小汽车带着我和洛娃去了到达罗勒安拉普的边

境检查站。妈妈似乎开车有点生疏,亦或这辆八手小汽车实在不好开。一年前妈

妈也是开着那辆旅行车进入了杏栎村这个蛮荒之地。如今她又开着车不知进入什

么样的未来。

当年边境管理没有现在的严格,边境站搜查的更多是物而不是人。妈妈和我

拿了临时的月出入证,洛娃有当地身份可以出境。开过漫漫山路,和滚滚黄沙。

依照地图我们进入了罗勒安拉普。和我想的不同,这条两河交界的城市并没

有废墟一样的景观。数个几十层高的摩天大楼,似乎比我在的城市还要繁华一些。

水运码头带来了货物,铁路和公路将它们运到更远的地方。河水浇灌了街边的绿

化带和树木。城外是成片的农田果园。如果忽略了街上各种表情凶悍的男人和街

头巷口招揽生意的流莺。这里好像是世外桃园一样的景象,就像他的名字罗勒安

拉普,真仙在大地上创造的天堂。

罗勒安拉普,直译是真仙创造的城市。坐落于杏栎村边境外,两条河流交汇

的三角洲地带。以前是熊族联邦和我国的交界边境城市,自从90年代熊族联邦

不攻自破碎成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国家。罗勒安拉普也变成了xx斯坦,xxxx

斯坦和国内的三国交界处。这两个熊族联邦的前成员国还在争夺熊族联邦的遗产。

两国间,两国和我国间发生过多次的边境冲突。往日繁华的熊族联邦大城市几乎

打成了废墟。最后三国达成默契,同时退出自己的武装力量,让这个自由市自治。

国家的退出导致了权力真空,其他非国家势力立刻填补了这里。这个三不管地带

成了犯罪的天堂,人口买卖,贩毒,情报交易,军火走私。大量的熊族联邦退役

军人生活无着只能涌入这里贩卖他们的勇气和作战技巧。

依照村长之前说的,我们免费住进了城里最大的酒店——冰熊帮开的黑铁城

堡。在22层的套房里,我看到了城市的另一面。紧挨着繁华的商业街就是贫民

窟。

那里用简单的木头瓦楞铁或者随便什么垃圾搭建的简易房,甚至是游牧的帐

篷。

衣衫褴褛的人在里面出出进进,男孩女孩们光着身子到处跑。入夜追逐的汽

车,远处若有似无的枪声。印证着侍者们关于夜里必须关上窗户的决定。明天就

是妈妈要面对冰熊帮的日子。那一夜我孤枕难眠,耳中满是妈妈低低地呻吟与洛

娃压抑的吼叫,她们像荒原上的野兽一样在发泄着最后的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