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九章雪凝作者美腿阿姨

2019-02-19 04:52:12来源:

本帖最后由 天幕恋人 于 14:17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八章:气晕了】【作者:美腿阿姨】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美腿阿姨

第九章:雪凝

苏府内院中苏飞这个我平日当作兄长的家仆正在仔细为我挑选弓箭。他轻轻的拉了拉这把随后皱着眉头放下,再拉拉那个依旧无奈。一张张弓被苏飞拉开又放下,始终没有一张弓让他满意。

苏飞一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这次挑弓挑得那么仔细让一旁身为亲弟弟的苏和不由看得有些惊讶。

苏和:“兄长,在挑弓啊。”

苏飞并不太头只是“哦”了一声就继续一张张的摆弄着这些弓。

苏和:“是给老爷挑弓,还是给未来姑爷挑弓?”

苏飞:“老爷自有管家照顾轮不到我,那个张飞不配我伺候。”

苏和:“得,那就是给小姐挑弓了。”

苏飞此时已经看中了一张弓的弓身和另一支弓的弓弦,现在的他一边换一边说道:“那你还明知故问。”

苏和:“唉,兄长慢点别那么用力,太大劲儿按压弓身的话张力就废了。来我来帮你。”

苏家两兄弟,苏飞双手压住弓身,苏和则灵巧的缠绕着弓弦,一会儿一张硬弓的弓弦就顺利的换好了。

苏和摆弄了两下说道:“唉,这就对了。兄长果然眼光好。起先我还觉得咱爹做这张弓的时候那里怪怪的,原来是弓弦选的不好。”

苏飞:“恩,是的。我这就给小姐送去。”

苏和:“唉,等会儿。这可是张马弓,咱们家小姐又不上阵杀敌要一张马弓做什么?再说了,小姐人家会骑马吗?”

苏飞:“骑的准比你好。”

苏和:“雪凝嫂子(苏飞妻子王雪凝)最近还好吧。”杏吧首发

苏飞:“记得叫王氏,或者苏王氏。你再胡说小心我打你。小姐的名字也是咱们这些贫贱人能叫的吗?”

苏和:“就你事多。上次打猎你从虎口救了老爷,你要是和老爷开口去求,还用抱着个王雪凝睡觉吗?苏雪凝都给你生了好几个娃娃了。”

苏飞:“你!”

苏和:“好啦,好啦。别生气了。快去吧。一会儿小姐该生气了。”

苏飞拿着弓走了过来,此时的我正在马场看训马。苏飞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低声道:“小姐,弓已经取来。随时可以为您举靶练箭。”

苏飞这种脚下无声的人说出话来最是容易吓人,此时的我虽然惊得心里一阵砰砰的狂跳。但万幸的是此时的我还不至于惊叫出声来。

我平复了下心情说道:“好,有劳你了二哥。”(苏飞是他家的长子,但却是苏家十二家将的第二位。所以我称其二哥)我此时一身胡服(贴身衣物,无长袖),身着马裤(封裆的紧身裤),背上背着箭靶,最后一个口哨叫来我的黑马随即翻身上马。马上的我左手持强弓右手扶箭斛双腿一夹马腹,那胯下的黑马随即飞奔起来。

汉代的马仅有马鞍而无马镫所以在如果是个骑马的行家,骑起来少了马镫束缚自然得心应手。我在国外以骑射特技尤为擅长,有很多时候是要经常拍连马鞍都没有的镜头,像这种没有马镫的情况自然是不在话下。杏吧首发

苏飞看到我的马已经跑了起来,于是抓起一个标靶也催马飞驰起来。

一时间场内双马的马蹄声响起,看得一旁的侍女们也欢呼雷动。

苏飞举靶向来擅长躲避如果动作过大被他察觉到射箭的意图他总可以以对射击飞你的箭。这不是简单的射靶,我和苏飞背后分别有一个标靶,各自朝着对方射十箭中靶多的才算赢。

马蹄溅起马场上的黄土,我趴在黑马的脖子侧面小心的观看着周围的情况。

马还在奔跑但我始终没看到苏飞的身影。杏吧首发

啊,坏了。

一定是在我的背后。

就当我刚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天猛地黑了。此时的苏飞竟然纵马从我的头顶掠过。而我也看到了他的弓箭对准了我背后的标靶。于是我的双腿猛地一送,身体借着这势头一下滑下去,而后猛地加紧双腿将自己倒掉在马腹上,而后猛地一箭射出。杏吧首发

一箭射出,他的箭已经赶来。两箭猛烈的撞击在一起而后竟然“铛”的一声各自弹飞了出去。

一箭弹飞,我还要再射然而此时苏飞的马却已经越过了我的头顶,在前面奔跑了起来。

我赶忙再去看苏飞,而他却转身一箭射来。

箭的风声掠过吓得我赶忙低头躲避,苏飞见到一箭不中赶忙再射,而此时我的箭却已经提前一步命中了他背后的靶子。

侍女们“轰”的一阵叫好声雷动,苏飞似乎也被这气势吓了一跳。我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又一箭命中他背后的箭靶。

二比零,我开始领先了。

苏飞看到自己箭靶的两支羽箭微微一笑道:“小姐,末将这就要使出些手段了。”

我看着苏飞精神矍铄的样子,于是便高兴的说道:“二哥尽管放马过来,小妹正要领教您的骑射功夫。”说完一夹马腹,胯下黑马便飞跃而出。

苏飞见到我催马飞出自然也不甘落后,一鞭打下他的骏马也伴随着西溜溜的一声长鸣窜了出去。

苏飞和我对射了五箭各自命中对方的标靶。七比五,就保持这个节奏我能赢的。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来了精神可刚刚一催马,却发现苏飞的马居然急停下来,我们两马之间居然措肩而过。杏吧首发

更重要的还不是这个此时苏飞的弓上居然搭着三支明晃晃的箭头。

这……

这是苏飞擅长的连珠箭?

坏了,一旦这次被他命中,我的优势立时化为乌有。

不行

绝不能这样

有了

忽然一个想法猛地跃出我的脑海。于是我一扯背后的披风将它高高扬起正巧不巧的套在苏飞的头上。而后我快速张弓搭箭,只听“咚”的一声再次中靶。

苏飞快速收起我的披风,然后再次催马前行。这就由刚才的我追赶他,变成了他追赶我的架势。杏吧首发

苏飞连珠箭呆着嗖嗖的风声从我耳边刮过,我也不断以箭击飞它们,并同时射击苏飞背后的标靶。

我和苏飞变成了九比八的微弱差距,我以一箭领先,可苏飞施展的是三箭联发的功夫,如果稍有大意失败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苏飞:“小姐的弓马越发娴熟了。”

我:“二哥的功夫也没落下。”

苏飞:“不如加个彩头?”

我:“呵呵,二哥说的是。刚才我那件狐狸披风就算是给嫂子的小礼物。如果一会儿您赢了我,我最近给自己做的衣服我记得嫂子与我身材相仿不如拿回去,如何?”

苏飞:“好。就这么定了。驾”

苏飞飞马而来,我赶忙一矮身瞬间三发羽箭接连不断的从我头顶飞过。

我心中暗自说道:“果然不愧是历史上袁绍留在幽燕震慑乌丸王蹋顿的一代名将。如果这是在战场上被这么危险的家伙连发几箭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得凭空一声惊雷,这巨大的声音居然震得我的马“西溜溜”的一声人立而起。杏吧首发

“嘭……嘭嘭”连续三声响起,我背后的箭靶和苏飞背后的箭靶同时中箭。

十比十

我射中他一箭,中他两箭。

结果是个和局。

我:“二哥可愿意再来比试一番?”这句话说完那匹黑马居然一下栽倒在地抽搐不起,好在没有马镫的阻拦才可以提前脱险。

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道:“二哥,你赢了。”杏吧首发

苏飞诧异道:“此话怎讲?”

我:“在战场上,马就是武将的双腿。今天我消耗马力过猛,以至于落马。落马的武将在战场上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所以二哥你赢了。”

苏飞一拱手说道:“小姐说得极是,但战场上没有只拼弓箭的。若论刀枪,我则不是小姐的对手,如果刚刚是在战场上,我那次跃马而起小姐根本不必大费周章去射我的箭靶,只需一枪将我挑下马来就是。毕竟在刀枪上我是不如您的。”

苏飞说的是实话,所以我听了自然很是受用,感觉心里也美滋滋的。于是说道:“二哥,我视你为兄长,你又何必总称呼我为小姐。叫我雪凝就好。”

苏飞:“这……”

我:“二哥可是嫌弃我?”

苏飞:“并非如此,只是贱内也叫雪凝。”

我一听并没有像古代女孩那样一下害羞起来,反而是觉得天下有如此巧合的事十分有趣,于是继续说道:“哦,也对。那就叫我凝儿吧。”

(这种昵称一般不常用)

苏飞红着脸勉强的说道:“凝儿。”杏吧首发

我愉快的回了一句兄长,便让侍女将张飞命人做的连衣裙,绢裤(丝袜)以及高跟鞋还有一些过去自己做的衣服都送给了苏飞。

苏飞的小院内,苏飞一边看着那些衣服一边喝着酒不断自己嘀咕着“凝儿……凝儿……哈哈哈。”

王雪凝:“夫君。”

苏飞猛地一转头,瞬间又皱起了眉,他有气无力的指了指王雪凝的应该蒙在脸上的纱巾说道:“戴上去。”

王雪凝含着泪应了声“诺”便继续戴上了纱巾。

苏飞一看王雪凝戴上了纱巾,于是一把抱住自己的妻子,一边伸手在她的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边说道:“恩,你就这双眼睛和凝儿一样。都是那么的迷人。说……快说你叫什么?”

王雪凝:“奴家……奴家……王……”

王字刚一出口,苏飞的巴掌就已经打在了她的脸上。

苏飞大喝道:“重说。”

王雪凝:“奴家……王……”

啪啪两声清脆的耳光响起苏飞大骂道:“贱人,再说错了。我宰了你。重来!说,快说。”杏吧首发

王雪凝:“奴家……苏雪凝。”

苏飞一听似乎醉醺醺的脸上一下焕发出一股生机,他一下跪在自己妻子的面前开始在亵裤的开口处拼命的吻着他妻子的大腿,还不停地说道:“我就知道你是凝儿。你就是凝儿。”

王雪凝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但她爱这个男人,所以她没有生气反而是在这一刻就连她自己也幻想着自己是我,是那个她相公口中的苏家小姐。

苏飞已经开始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着他妻子的私处,一次次兴奋的感觉刺激的王雪凝闭上了眼睛轻轻抚摸着她相公的头。

苏飞一边舔着她的下体一边模糊不清的说道:“你叫什么?”

王雪凝:“哦……我……我叫苏……苏……苏雪凝……哦……”杏吧首发

王雪凝:“我叫苏雪凝,啊……”

一次次丈夫殷勤的舔舐让她欲仙欲死,但一次次重复着我的名字却让她心里异常的纠结。

苏飞已经将她的衣服一件件脱去,随后已经将她雪白的长腿抗在肩上一次次轻轻的他巨大的男根缓缓送入。他小声嘀咕着:“啊……凝儿……你的洞好嫩……啊……水好多。告诉我,我和那个张飞谁厉害。”

王雪凝自然是不可能和张飞上过床,但她却知道答案,于是她一边呻吟着一边学着我的语气说道:“二哥好厉害。二哥好威猛,干死我吧。啊……啊……”杏吧首发

苏飞的那货着实很大不一会儿的时间就让王雪凝只顾着趴在床上陶醉的哼哼着,完全融入了角色。

王雪凝一边被苏飞快速抽送着一边陶醉的叫道:“啊……二哥……二哥好威猛。啊……二哥好棒。”(整个苏府只有我叫苏飞叫二哥)苏飞也一边快速抖动着腰肢一边说道:“啊……凝儿……你好嫩……干……干……干……让我干死你。哦……”杏吧首发

苏飞夫妻的翻云覆雨的在缠绵着,最终几个回合下来,在一次次高潮过后王雪凝就已经丢盔卸甲的躺在那里任苏飞摆弄。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飞一下子挺了一下腰随后便将那股浓稠的精液灌了进去。

王雪凝陶醉的呻吟了一声后再轻轻抚摸着她相公结实的肩膀说道:“二哥……凝儿只爱你。求你……求你别丢下凝儿。”

苏飞又为王雪凝整理了一下面纱说道:“凝儿,你放心只要我活着,我就是你身边的一条狗,谁敢伤害你,我就咬谁,我就灭谁全家。快……凝儿你再说一遍,你是那个凝儿,是苏雪凝,还是王雪凝。”

王雪凝:“二哥,奴家苏雪凝。”

苏飞一把抱住她,不住的在她娇嫩的身躯热烈的吻着,那阵吻充满了狂野和激情,这让王雪凝陶醉了,完全放弃了尊严和自我,此时此刻她就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变成了她无数次不愿提及的那个名字“苏雪凝”。

而这一切却被偶然走过准备请教苏飞一些弓箭上问题的我,听到了。杏吧首发

我的天,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难道二哥喜欢我?

不对,不对

也许是他们老夫妻结婚时间长了,准备玩一把角色扮演?而我的名字又恰好和二嫂名字一样所以就突发奇想的弄了一次?

不过……

不过这也……

唉……

改天再来吧。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3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