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24

24

「妈,累了就歇会吧,别等会中暑了不值当!」水生边忙着手里的活边冲着

前面的腊云说。

「别小看你妈,我还没老到那地步!」腊云不服气似的加快了干活的速度,

她当然希望水生有空多来给自己帮忙,但不喜欢别人可怜自己。

「谁说您老了?我妈这脸盘子,就是现在也还是能迷死一帮老头!」水生说

完哈哈的笑起来!腊云扯了一根棉花杆跑过来抽水生:「有没有个大小?有这么

跟妈说话的吗?」

水生不躲不闪的任凭棉花杆在身上抽了几下,趁岳母没注意一把就搂住了女

人的腰,腊云急的要挣脱:「放开,水生,听到没?再不放开妈真的……」

话没说完,嘴就被女婿的嘴封住了,铁钳一样的大手也把岳母的腰拼命贴紧

自己,胸对着胸,下身顶着凹进去的下身。腊云牙齿坚决不松开,手拼命的打着

水生的胸口:「你个害人精,妈守了半辈子去年被你给害了……」趁说话的功夫

水生的舌头滋溜一下钻了进去,上下左右一通搅和,搂腰的手顺着松紧裤插进去

按住了两片汗津津的屁股蛋,水生不但手大,手指也长,从后面进去竟然也能扣

到逼!

腊云听到自己逼里被弄出一片燥死人的水响,心里慢慢的慌了,一个没留神

舌头就被女婿勾出来解渴了,水生吸的滋滋有声,吞的动静也不小,腊云害羞的

同时竟然有点骄傲:自己平时往地上吐的玩意,女婿竟然吸到嘴里还喝到肚里,

女婿这得多高看自己啊!连绵不绝的棉花地是最好的遮羞处,除非有人走到附近

来,否则是不会有人能发现的。

水生扯了一些叶子多的杆子铺在地上,将岳母平放在地上,三两下就剥的一

丝不挂,人趴在前岳母的腿间先叨住了一只滑溜溜的奶子,带着汗味的奶子进了

口,舌头在黑紫的大奶头上到处舔着,牙齿轻轻在上面嘬着,左边吸完换右边,

腊云被女婿玩的浑身软绵绵的,闭着眼悠悠的说话:「水生啊,我到底是你妈,

这事万一传出去还咋做人?趁着年轻再找个婆姨吧。……嗯,别弄那,没洗!嗯

……」又是一阵阵的水响,水生的舌头频率奇快,在腥骚的逼里忙的不亦乐乎!

虽说女婿给自己舔逼是个羞死先人的事,倒这舒服劲却是很地道,腊云看到

逼里没动静马上做好了迎接大鸡巴的心理准备,谁知等了一会逼里一点动静也没

有,反而闻到了一股微骚的味道,睁眼一看,女婿竟然挺着个大蘑菇头到了自己

嘴边,这个腊云可懂,迅速的把头歪到一边:「要弄就快弄,我干不来这丑事,

别发梦了!你再乱搞我真咬了!」水生笑着把鸡巴头抵在岳母牙齿和嘴唇间:「

咬吧!」

两个人都很固执,一个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一个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时间

一点一点的过去,两分钟以后水生的鸡巴慢慢在腊云嘴和唇间变小了一些。腊云

心里投降了,这样坚持牙齿倒是挺的住,可自己这浑身上下连块布片都没有,就

这么光溜溜的和同样光溜溜的前女婿在一起,万一要是村里有人路过或者找她就

万事皆休了,她伸出四个手指屈过来在女婿头上狠狠的来了个炒板栗,然后松开

了牙齿任何女婿快活的塞了进去。水生双手撑在土里,鸡巴像操逼一样在岳母嘴

里进进出出着,大卵袋子不停的甩在岳母的下巴上,腊云只能默默忍受着两个肉

球的撞击。水生捞起腊云的两条腿,鸡巴头在两片黑红的肉片间一捅,一下就滑

到了底。老女人身子本能的向后一缩:「要命鬼,轻些!你晓不晓得你那丑鸡巴

有几长?」

水生给了岳母一个面子,鸡巴只进大半便退出,可这速度上就不是面子能解

决的了,突突突突一阵狂操,地上杆子上的叶和腊云嘴里的咿咿呀呀连成了一片,

几分钟的功夫被女婿弄了六七百下,腊云头发乱了、脸红了、嘴叫的都合不拢了,

水生看着岳母这样心里更是欢喜,俯下身去将自己舌头送进了岳母嘴里,腊云愣

了几秒之后才弄懂女婿这是要自己照葫芦画瓢,心里有点嫌弃男人的臭口水,可

不吸水生就故意的次次尽根,这要搞死人啊!还是吸吧!

于是笨拙的含住了女婿带着烟味的大舌头,烟水不停的涌入嘴里,再流进了

肚里,水生更加兴奋,反过来又把岳母的舌头吸吮一番,操了几分钟后抱起地下

的光身子来做了个女上男下,腊云常年干活腰上还没怎么老,坐在女婿的身上操

的倒是像三四十的娘们般有模有样,水生用手不停拔弄着那两颗大奶头子,腰也

时不时恶作剧般的往上狠挺几下,天太热了,腊云摇了几分钟后汗如雨下,趴在

女婿身上低着头:「水生,你要出来没?妈没劲了!」

这才那到那啊?水生二话不说就起身把岳母摆了个母狗式,鸡巴顶着逼眼手

扶着腰就继续开火,这下更热闹了,腊云屁股上传来的啪啪声和逼里的水声响成

一片,水生听着看着操的更是有劲了,腊云又挨了五六百下后顶不住了:「嗯嗯

嗯……水生,妈不行了,被你弄死了!你要出了没?」水生还是不惜力的在岳母

逼里砸着:「快了快了,妈你这白屁股肥逼我是真稀罕不够,鸡巴不晓得多快活

哩!」啪啪声继续响个不停,水生变成了水人,腊云变成了面团,嘴里不停的念

叨:「操死我了!逼捅破了,水生啊,妈要被你弄死了,嗯嗯……!」水生终于

也坚持不住了,咬着牙对着白屁股一阵猛冲,最后一刻鸡巴狠狠的顶在了岳母的

逼芯深处不动了,热烫的精水舒服的洒了进去!

腊云一年没尝过鸡巴味了,这下吃的差点撑着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同一

天,送回家的媳妇又出事了。彩仙家情况是这样的:两个哥带着嫂子在城里打工,

她爹来旺和娘小霞就在家带两个小孩,家里原本有一些地,现在有一半已经荒了,

因为屋里离不开人,地里就没有足够的人手干活,彩仙一回家就更是这样,老俩

口一个带小孩一个看彩仙还要烧伙洗衣裳,地就更是没空打理了,只能种点平时

不怎么需要打理的东西。

这天碰上镇上赶集,彩仙娘早就等着这天了,九点钟就带着两娃收拾利落出

门了,要给娃们买点好玩的小玩意,还要给可怜的女儿买两件衣裳穿,于是看护

彩仙加上烧中饭的任务就交给了来旺。来旺今年59,人黑黑瘦瘦的但挺精神,

一天到晚喜欢戴个解放前那种特务帽子,他年轻时一直做瓦匠,现在老了只能在

家歇着,偶尔接点附近的简单活计,比如修个猪圈呀、盖个牛栏啊、翻个漏瓦啊

啥的。来旺呆在女儿房里很窝火,天气这么热,说傻不是真傻、说不傻又有点傻

的女儿穿着个背心和大裤衩在自己眼前没羞没燥的晃荡来晃荡去,虽然是亲闺女,

可这没胸罩遮住的大奶头子也是看的他实实在在的烧心!

这个平时他很少看到,因为平常都是彩仙娘带着两个娃在这屋,有时彩仙娘

也不在,彩仙本来脑子也和小孩差不多,于是天天三个小孩在屋里玩的不亦乐乎。

彩仙娘很注意细节,在屋里时随着彩仙的性子穿,一旦要带她出去就会给她把奶

罩子和外面的衣裳穿整齐,省得村里那些找不到婆娘的老光棍和二流子想着害女

儿。来旺又点了一根烟,实在憋不住了,女儿的大奶头子随着她的脚步不停的上

下滑动着,让他有了一种即使是眼睛看看都像犯了大罪似的:「我说彩仙,你就

不能坐那消停会看会电视,那电视多好看啊!打的多带劲啊!」

彩仙自上回出事后病又加了几分,她一脸神秘的看着来旺说:「爹,你和我

娘一晚操几回逼?二福只要在家都要弄两回呢!有时早晨还要弄一回哩!」

来旺听的老脸通红,这孩子!这种夜里夫妻办的事咋能张嘴就来呢?再说自

己和她娘都多大岁数了,三月能整上一回就不错了!只好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不接

彩仙的话,反正你骂她也是浪费唾沫。彩仙看爹不和她玩,只好继续在屋里走来

走去,又走了二十来分钟,健壮的身子终于有点乏了,便坐到床边喝水。这时床

上的来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了下去,而且睡的打起了呼噜,他昨晚玩牌玩到十

二点半才回家,早上6点就起来了,这时睡个回笼觉可真是舒服!

彩仙其实性欲挺强,身体好,能睡能吃,又正当岁数,虽然她心里不清楚性

欲为何物,但出于本能看到爹大裤衩中间微微的突出还是心里亮了,心里有了种

孩子似的顽皮念头:「二福和水生哥还有那天的几个坏人都喜欢拿鸡巴放俺嘴里,

他们都是男人,爹也是男人,我要是偷偷的吃爹的鸡巴,爹肯定高兴死了!对,

我悄悄的吃,不让他知道!」于是她像小孩恶作剧般悄悄的扯掉了爹的裤子,大

嘴巴把爹黑不溜秋的小小命根子含进了嘴里,吃了几下后用手把鸡巴头上的皮翻

了下来,伸出舌头在沟来扫荡着,来旺平时不怎么注意清洁,鸡巴上的味道可想

而知,反正绝对是香不了,不过彩仙对这些不在乎,二福的屁眼和精水她都不知

尝过多少回了,这种骚味只是小儿科。

来旺基本处于半退休的软鸡巴在女儿嘴巴的服侍下,竟然像吹气球似的硬了

起来,彩仙看到自己的成果高兴极了,要不是怕把爹吵醒不好玩,她都想拍手庆

祝了。彩仙头歪来歪去的研究着爹的鸡巴,比自己以前见的都要短一些,不过上

面的青筋好像多一些,一道道的盘在鸡巴皮上,看着还挺好玩的,彩仙想给爹一

个更大的惊喜,不过这对来旺来说不是惊喜而是比惊吓更恐怖的事情……

来旺睡的嘴上流着哈喇子,竟然做起了春梦,几个月没操过的老妻竟然一反

常态的主动骑在自己身上,今天也怪,老逼里竟然泛滥成灾,身上的女人像个熟

练的骑兵一般,腰扭的旋风一般,来旺一把年纪如何招架的住,才八分钟左右就

感觉尿意从鸡巴根窜到了鸡巴头,眼睛终于睁开了,天那!竟然是女儿彩仙,可

这时要拔鸡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主动权没掌握在手上,否则倒是可以在射精水

的一瞬间拔出来,来旺头半仰着,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鸡

巴抖了几下,这下完了,全射女儿逼里去了!

彩仙继续欢快的扭着大粗腰,渐渐的扭不起来了,因为爹软了的鸡巴已经滑

出来了,她恋恋不舍的翻下了身,嘴里还在埋怨:「爹你真不好玩!人家还没玩

高兴就软了!」可怜的女人,把高潮叫玩高兴!!!

来旺顾不得擦泥巴糊过一般的鸡巴,捂着老脸喃喃道:这是咋了?这是咋了?

咋就把闺女给日了?没脸活人那!……

「娘,开门,是我!」

「还回来干吗?丈母娘家好就在那住着呗,反正她儿子常年不在家,你干脆

给她当儿子算了!」

「娘,快开门,不想看看我带啥好东西给你了?」

「不稀罕,孝顺你那个妈去吧!」

「娘,娘,快把门开开,外人看着笑话哩!」金娥板着脸手摇着破蒲扇开了

门,不接满脸堆笑的水生手上的运动鞋,转身回自己房面朝里躺下了。

「娘,你看看这鞋,多好看啊,穿着软和和的,我看城里好多老太太穿这鞋,

还怪好看的,就给您买了一双,一百六呢!」

「多少?一百六?」金娥一听装不下去了,腾地一下坐起来,拿起扇子没头

没脑的就往水生头上身上砸:「你钱多了烧的是吧?花一百来块钱买双鞋,到镇

上买那老布鞋穿要买多少双?还有你那婆娘都过世多少年了?还老去那献什么好

卖什么乖?你老这样人家那个女的敢再嫁给你?」……终于打累了也骂累了,钱

花都花了,也退不回去,拿起手上的运动鞋仔细研究了一下,嘴里轻轻的说:「

我这乡下老婆子穿这鞋下地干活人不得笑啊?你别说倒是挺好看的!」

水生一见有转机,厚着脸站到娘跟前逮住了头上的一根白发:「娘,你别动,

我把这根白的拔了!」

金娥一掌把儿子推出去好几米远:「少和我在这赖皮赖脸的,给你那贴心贴

肺的丈母娘拔去!」说完转身又朝里边躺着不理儿子。

水生脑子里又确认了一下门栓确实插上了,便悄悄的脱的剩一条裤衩子爬上

了床,两人摆了个一模一样的姿势一里一外的继续躺着。

「要摊尸回你自个房去摊!」

「娘,我这一年不也就去两回吗?农忙一回,过年一回,二福也不在家,现

在彩仙也搬回娘家住去了,她一个人年纪又大了,那里忙的过来。」

「你这样老和她家夹七夹八的纠缠不清,以后别的女人敢上俺家和你过日子

吗?」

「行,行,娘,我都听你的行了吧。」说完水生把下身贴在了娘的屁股上,

大手从背心下摆捞了进去。

「拿出去,再和我没上没下的我拿刀把它跺了?」老女人把儿子手硬拔了出

去。

「剁那?娘?手还是鸡巴?」水生没皮的又把手伸了进去,娘阻挡了一会,

到底还是吃不住儿子,「摸两下就回自个房去,这大白天的!」女人缩回手喃喃

的说道……水生头钻了进去,张嘴就叼住了一只,手在另一只的头子上搓着。

城里呆了两天,看了些『专业书』的水生花样又多了,竟然用舌头在娘白花

花松垮夸的肚子上划拉了起来,脱裤子也慢慢的,舌头舔到那裤子就褪到那,乱

糟糟的阴毛像牛吃草般随意选了一把放进了嘴,嚼了一阵又还了回去,金娥现在

已经懒得和儿子纠缠了,虽然可以拖延一下裤衩子滑落的时间,嘴里正经的说一

通不能这样不能那样的理,但自己迟早跑不掉光身子的那一刻,儿子的毒鸡巴也

早晚会塞到自己逼里寻快活,不把那精水弄到自己逼芯子里儿子是不会出房的!

自打被儿子上了身子后,金娥变的讲究起来了,老逼天天晚上都要用香皂洗一回。

水生舔了一会后抬起头冲娘说:「娘你用啥洋玩意了?逼里香哩!」

金娥嘴里依旧是『滚』!心里却挺得意的,这要是不洗勤点,逼里三四个味

窜到一起让儿子说出嫌弃的话,这老脸可没地搁!水生舔舒坦后直接就开干了,

现在可不是嘴泡鸡巴的好时候,临走前还结结实实的又『孝敬』了丈母娘一回,

差点把丈母娘孝敬的背过气去,鸡巴只是随便用草纸处理了一下,上面的味道可

想而知!

娘母子两个熟门熟路,话不多时,也不用试探,直接就是一阵暴风骤雨,金

娥两手像鬼子投降似的举在头两边,嘴里数落着儿子:「唉呀唉呀,慢点慢点祖

宗!快找个婆娘回家由着你日吧,娘这身子骨照你这么个日法,可活不了几年!」

水生不悦的放慢了点速度,只好把乐趣放在观察鸡巴进出娘逼洞上,慢慢的猛地

一插,娘哼了一声,鸡巴只剩下卵袋子还留在外面,慢慢的提出来,又猛地一插,

娘又哼了一声……就这样一进一哼的玩了百十下,水生俯下身子又快干起来,腰

像开足马力的拖拉机一样耸着,金娥身子像飞起来一样上下不停的抖着:「水生,

好儿子,娘要被你干死了!儿子慢点慢点,娘的逼要插破了……」

「娘,你坐起来上下的动才舒坦!」水生很无奈,姿势已经正确的不能再正

确了,可娘一坐上去就趴下身子,这快活劲可就差远了!金娥啪的把儿子肩膀都

打红了:「死东西,我是你娘,可不是你婆姨!一天到晚琢磨些新鲜方折磨你娘,

刚才在底下我这腰都快被你闪断了,那还有劲啊!」话说完了,想一下不动是不

可能的,只好强打精神上上下下的套着儿子的大鸡巴,水生舒服的哼哼起来,嘴

里还在说些胡话:「娘,你的逼套的俺真舒服,这逼毛倒一点不见老哦,又多又

黑,看着真带劲!」金娥没力气骂儿子,闭着眼起落着尽量让儿子快活。终于力

气耗尽了,人软绵绵的趴到了下面人的胸口上,心里却在叹着气:精水可还没出

呢!还有苦头在后头!果然,又被儿子弄成了狗连筋这种她最不愿的样式,两只

胳膊还被儿子扯在后头,屁股上啪啪啪啪的听的她老脸通红,水生一边猛操着一

边喊着娘。

「娘,俺天天都要日你,你这大白屁股可稀罕死俺了」「娘,要出来了,要

出来了,啊!啊!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