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妈的不伦亲情39

舅妈的不伦亲情(续三十六)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妈妈和小姨唠唠叨叨交代了我很多注意的事。说实话

我并没有听太进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新加坡不过五个小时飞机的地方,互联

这么发达,对妈妈他们来说,跟我在上海有很大区别吗?我觉得没有。至于怎

么和人打交道的问题,我也不是初哥了,生活也能自理,新加坡也是华人居多的

地盘,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退房的时候小姨要自己结账,被前台告知说我们是VIP ,酒店的账都已经自

动结清了。小姨有点不高兴,自言自语地说,有点钱就拼命显摆啊。妈妈看了我

一眼,说别那么说,人家是一腔好意的,咱们这回领情就是了。

于伯伯和他的车准时到了,一部奔驰的商务车,很宽敞,于伯伯一脸风尘仆

仆的样子,非常热情地和妈妈,小姨打了招呼。于伯伯很会聊天,我们一路有说

有笑到了机场。

安检和登机时间还早,于伯伯看了下手表,说走,陪于伯伯去抽根烟去。我

惊讶地说,不是说医生要求您绝对禁烟了吗?于伯伯挥挥手,说医生就是这样,

拿这些吓唬人,出发点是好的,一根烟能有什么大问题。我只好陪着他来到室外,

掏出我的红塔山,给他敬了一根。

于伯伯大概蛮久没抽烟了,被烟呛得咳嗽了几声。其实我知道他虽然刚才嘴

上这么说,但实际是个很自律和顶真的人,这根烟看来的确是为了陪我。我有点

不好意思,尽量站在下风头。

于伯伯穿得比平时厚多了,这次折腾感觉那个一向英雄威武的他也有了一些

衰老和苍凉的感觉,我的内心有一丝感激,一丝哀伤,也有一些紧张,不知道他

要跟我说什么。

于伯伯弹了弹烟灰,眼睛看着我说,小一我老了,身体也不好,近期我也基

本不出差,在上海边工作边养身体,你在外也要注意身体。我点了点头,说明白。

然后他话锋一转,说我之前有个设想,希望能给你的未来和事业出点力,男子汉

大丈夫,最终是要靠自己的本事顶天立地的,但万事从零开始,不是明智的做法。

我嗯了一声,想听他具体怎么说。于伯伯说,你这次培训回来,只是第一期,原

本我希望你完成这个一年半的培训,可以走过行业内很多人需要 年走完的理

论提高的道路。但我现在对这件事心存疑惑,我现在自己没有完全想好,但我考

虑你回来后,把你的学习心得跟我好好聊聊,我帮你评估下,是继续培训进修下

去,还是早日投入到实践里比较好。

我把烟掐掉,问于伯伯说,于伯伯是觉得这个培训有什么问题吗?于伯伯说

我现在还不敢说,但最近和学校交道打多了,总是感觉学校这种学习脱离实际的

有点多,很多人的进修还是为了履历镀金。将来你们这些人,也许只能勉强做个

理论教员,距离实践还有点远。所以于伯伯希望你认真对待这几个月进修,回来

以后,好好陪我聊聊,我们看看后续怎么安排比较好。

我说于伯伯您是前辈,我肯定听您的。于伯伯摇摇头说,我不是要让你只听

我的。这次还有一个,就是要真正发现和发觉下你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所在。未来

要做什么工作,干什么事业,首先得你自己喜欢。这次的进修是敲门砖,重点是

敲门,不是砖,你要搞清楚了,你将来要敲什么门,进什么门,而不是给我把砖

搬回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点点头说,我懂,您放心,我肯定认真去边学边

想。

于伯伯拍拍我的肩膀说,说一千道一万,我把你当我们于家自己的亲人看,

你也别拿于伯伯见外,咱们坦诚相见好不好?有什么困难和想法,随时和我,你

于妈妈,你莉莉姐沟通好不好?我心情有点复杂,但还是立刻回答当然当然。

于伯伯陪我回来后就先告辞了,他打趣说,你和你妈妈小姨依依惜别的场面

他就不参与了,人老多情,不能见分离呀。妈妈微笑着表示了感谢。小姨说小一

这么大了,如果还哭哭啼啼这么娘,他就别出去了,回来跟着于伯伯磨炼几年再

说吧。众人哈哈大笑。

我的机票是单独买的,是新航的班机,没有跟其他同伴一起。新航上空姐的

确很漂亮,衣服也很好看,但我也没细看,因为有点困,一觉睡到了飞机降落。

到新加坡已经是傍晚了,天色暗下来了,走进机场候机楼(这里叫搭客大厦),

感觉真的很漂亮,热带风情的植物琳琅满目,和这边特有的颜色鲜艳的装饰和精

致的建筑风格,让我平生了一分好感。虽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香气让人不

适应,但总体还是让人感觉很舒适,黝黑脸堂的印度裔保安彬彬有礼地微笑着,

也让人平生不少好感。

住宿安排在新加坡国立大学NUS 那里,环境非常雅,每周上四天课,去IBP

现场实习两天,休息一天,授课老师都是欧洲人,德国荷兰比利时的都有,英语

口音有点怪,不过习惯了就好。

其实学的内容也挺基础的,没什么特别难的,我都怀疑就算学个一年半能有

什么收获。老外说这半年给你们打基础,习惯下,明年就揪到欧洲去收骨头了。

工科出身的我,对于一般的机械,动力类的东东理解还好,材料类的就比较吃力

了,每周六去现场实习,要去一个化工岛,去参观学习各种复合高分子材料的原

理和制成,其实我一直觉得汽车工业应该是个总承行业,何必要研究橡胶,钢板

这种拿来就能用的东东,可能老外太严谨了吧。

专业英语和一些基础理论课是跟着NUS 的课程学的,大班教学,班级里形形

色色的人都有,黄的白的半黑的黑的,老实说当地华人和我们广东广西福建人长

得还是差不多的,马来人和印度人很扎眼。还有一些白人,不少还定居了新加坡

的。说到当地华人,虽然也是说中文写简体字的,但文化差异大得吓死人,最典

型的就是经常说的梗都get 不到,要么笑点太低,一点不好笑的笑话也能笑得前

仰后合,非常无趣。

虽然读书时间占用多,但难度低,也不累。业余时间一起来的喜欢四处去游

玩,我兴趣不大,参加了学校的几个社团,继续打我的排球,玩我的健身。都说

中国人是一盘散沙,没多久一起来的大陆人就不扎堆了,各玩各的。

待在这里进修语气说是苦读,不如说是度假。习惯了当地饮食和天气后,生

活过得非常悠闲和舒适。要说中国大陆真的是地狱模式,我觉得自己在中国算是

半个闲人了,但跟这里的生活节奏没法比。白天读书,下午傍晚锻炼身体,晚上

随便混个圈子去啤酒夜宵,回去美美睡一觉,真是人生享受。

有一次周末去了芽笼聚餐,这里号称是老唐人街,饭菜正宗。老实说这里的

建筑风格和水平,也就和70年代的广州差不多,特别是道观和和尚庙,又丑又矮,

形式夸张。吃完几个哥们借着酒劲要去找妹子,说这里是合法的红灯区。我陪着

他们转了几圈,站街的确实不少,基本都是大陆来的,据说这种是不合法的。合

法的都是挂牌有房子有号码的,也是以中国,泰国越南的为主,也有一些洋妞和

日本的。年龄也千奇百怪,大妈级的竟然也有。我对这种颜值身材达不了标的了

无兴趣,但那几个饿狼挑挑拣拣还是进屋去了。偶尔见到几个洋妞,那举手投足

间的彪悍也瞬间没了兴趣。我从心里鄙视那几个小子的品味,自己打道回府了。

有两个一起上课的马来西亚的华人妹子,也正好同在排球社团,混久熟悉了。

其实这里大学里的风气很开放,男男女女谈恋爱做炮友的多见的很,但马来华人

妹子相对略传统,让我颇有点好感。她们长期以来的观点,觉得大陆都是政府特

奢侈,百姓特可怜的那种,头几次和她们聊,总感觉她们内心深处会好奇我这种

人应该是吃咸菜喝凉水长大的,也会这么壮实的感觉。其中一个妹子大概是混血,

皮肤明显黑,脸是中国人的脸,但身材前凸凸后撅撅非常惹火。这里要感叹华人

女性其实天生都是豆芽菜身板,如果胸和屁股都大,人必定要胖,靠体脂撑出来。

非华人血统的,老了都会变水桶,但年轻的时候真的胸大腰细臀肥,非常有性吸

引力。

排球社团经常组织到海边去打沙排,按照强弱搭配的原则,我总是和个子稍

矮的这两个马来妹中的一个搭档,从来没机会和身材高挑的白妹搭,就只有一次

是代表NUS 打个联谊赛,有幸和一个北欧的妹子搭档打了一次,只不过这个妹子

身材的确高挑丰满,但那个脸不能看,都是雀斑。两个马来妹基本功还不错,多

少会一点,但身材矮是致命伤,打不出什么前途,不过玩得开心也就好了。我慢

慢成了社团的明星,但我的英语还没好到能和大家谈笑风生的地步,所以两个马

来妹子近水楼台,常年跟在我屁股后面转来转去。

混血的女孩叫欣雯,眼睛大大的,身材也好,算是难得的美女,但性格很腼

腆。另一个纯种华人叫妙娟,皮肤白,性格活泼外向。妙娟来自吉隆坡,但家境

一般。欣雯家就在新山,据说是家境殷实。妙娟未来就希望在新加坡谋一份工作

就好,欣雯家里希望她能继续留洋去欧美学习或工作。每次出去一起吃饭一起玩,

这种一男两女的组合,要是放在国内肯定是一道特别奇葩的风景线,但在这里没

人关心别人的八卦,倒是也逍遥自在。两个妹子英语好,又熟门熟路,带我玩遍

吃遍了新加坡的大小景点和美食。

每周五六的现场实习是比较苦的,因为很多时候要下工厂,新加坡没有总装

厂,但有不少配件厂和研发基地附带的实验工厂,30几度的天气,穿戴全套防护

服装在这种厂里走来走去真是要命,特别去化工厂,简直是难以忍受。官方有一

个实习指导,是个德国的秃顶老头,他有两个实习助理,一个是法国荷兰混血的

妹子,叫Leah,虽然有点高冷,但还满诚恳的。另一个是个讨厌鬼,是新加坡本

地的华人职业女性,穿着打扮气质都很精致,但总是一副端着的鸟样。同去的小

伙伴跑几次就吃不消了,商量好轮流请假,每次轮流休息两个人,我跟他们混得

不多,不太喜欢这种偷懒的态度,总是回回准时到,这让他们跟我更加疏远。

一个半月头上中期评估结束的时候,那个德国老头给我一个人打了A ,其他

人都评了不合格。然后几个人跑去给那个指导送东西,被人家婉拒了,说收了就

是犯法。我一个人被邀请参加了他们的一个庆典酒会,在圣淘沙举行的,是庆祝

这家公司多少周年的。邀请函说可以带一个女伴(男伴也行),我犯愁了两个妹

子带谁都不合适啊,只好单刀赴会了。酒会上发现Leah也是单身的,一反平时总

是衬衫牛仔裤头发扎起的样子,Leah穿了一件很典雅的露背晚礼服,金发碧眼的

她长发飘飘,是席上的焦点人物。讨厌鬼带了个比她足足老十岁的中年油腻男,

仍然是一副见了白人就谄媚,见了亚裔就不屑的鸟样。我厌恶地看着她满脸堆笑

地四处交际,扭身喝着我自己的酒,望着外面的喷泉出神。

德国老头猛拍了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他和太太满面春风地站在我背后,

他冲我挤挤眼说,年轻人要充满热情呀,今天是个热情的夜晚。我感激地笑了笑,

老头和我干了一杯说,Yi你不要太含蓄,主动一点,去请Leah跳个舞,我向你保

证,她是个好姑娘。

Leah非常愉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其实在Leah面前我多少有点自卑,一个是

她个子很高,几乎和我不相上下了,二来她是那种绝对的美女,眉眼如画,整张

脸像是浮雕一般立体生动,身材又很棒,大长腿,小蛮腰和丰满的胸脯,平时虽

然熟悉,但她话很少,也不苟言笑,让人很有距离感。至于想得见的文化差异,

更是让我觉得两个人基本不会有什么共同语言,就算坐在一起,聊什么呢。

不过Leah那晚的热情让我大出意料之外,两支舞下来,加上几杯酒下肚,Leah

的话多起来,聊了一些她的出身和经历,我了解到她来自单亲家庭,德国读的大

学,专业竟然和我一样,来亚洲就是为了补贴更高,钱多一点。我是有点没想到

这个美丽如白天鹅的姑娘,竟然也这么多糟心事,更糟糕的是不知道她是不是酒

多了,听了她那么多个人隐私的经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抽奖抽中了我和Leah做当夜的王子和公主,获的奖是瑞士度假套餐。我有点

好笑又有点尴尬,好笑的是老外玩的这套和国内也差不多诶,尴尬的是我和Leah

就这几个月交集而已,怎么去度这个瑞士的假。我的第一反应不如折现分了算数,

但我始终没好意思问出口这个奖带不带折现的,心想反正也不是逼着今晚就去瑞

士,改天上班了偷偷找HR问下就好。

酒会在大家要喝到耍酒疯的程度之前结束了,但Leah今晚很开心,一直拉着

我的胳膊夸我是幸运男孩,坚持要和我一起再去酒吧喝一杯。我听说过老外都是

酒量惊人的,有点犹豫,Leah说那咱不喝了,就找个酒吧室外坐坐喝喝饮料就好。

我看她兴致正高不忍拒绝,就陪着去了。在酒吧碰到了好多刚从酒会上下来的,

大家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