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就是百分之一百更新1

晚宴在刘启帆祝酒词后准点开始,专业的团队因地制宜将整个场地分为不同

的区域,供宾客开怀畅饮或私密交谈,庭院中搭着帐篷,一个小型的乐队现场伴

奏,供宾客跳舞。

刘启帆拿着酒杯与客户单位负责人的握别,转过身时才发现田锋和许林友,

尤幽已经站在了不远处。刘启帆伸出手故意以热络的口气说道:「啊,许教授你

也来了。」

许林友呆了呆,田锋在旁边推了推才反应过来,握住刘启帆,僵硬的笑道:

「刘、刘、刘总。」

「哎呀,怠慢了,今天客人有点多啊,这位是?」刘启帆眼睛移到尤

幽身上。

尤幽注意到刘启帆的眼神也在自己的身上扫视,脸上不禁泛起一丝热意,今

天这件旗袍不知道丈夫是从那儿买的,一改平时保守的款式和风格,款式新颖,

颜色出挑,最让她感到羞意的是,身躯被衣服紧紧的包裹,使自己一再遮掩的身

型都暴漏出来,特别是平时刻意掩饰的傲人上围及丰满臀部,更加是绷的紧致,

她感到每个男人都目光都有意无意的瞟向自己,顿时整个身子都有点发软,两腿

间甚至有点湿意的,尤幽又紧张又带点幸喜。对这一反应她感到惊慌,几次和丈

夫说身体不怎么舒服,想早点回去,但丈夫明显有点心不在焉,让她再坚持下,

这让她本来刚刚转晴的心情又有点灰蒙蒙。

许林友看到田锋的眼色,知道眼前的这位是今天的正主,挤出笑容道:「这

是我的妻子,尤幽。尤幽,这,这位。」

刘启帆接着道:「鄙人刘启帆,是许教授的的仰慕者,对许教授的才学一直

非常钦佩,因此一直希望和他能合作。都听说许教授的妻子羞花闭月,真是百闻

不如一见。」

尤幽羞赧道:」刘总过奖了。」

刘启帆在笑谈间细细的观察着自己的猎物,脸上只是略施淡妆,但本身就气

质出众,仪态万千,一颦一笑,一个撩发的动作,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能让男人

的魂都够过去,特别是一双手,五指修长,肤色白皙,连刘启帆这种不是手控的

人都想忍不住放在眼前细细打量下,「如果这双妙手能握着自己的」刘启

帆喝了一大口红酒和着自己的口水咽了下去,琢磨着怎么将这口肉怎么吃进嘴里。

但申燕燕走到他对面,对他做了一个手势,樊小明已经上楼了。

刘启帆无奈的对许林友道:「许教授不好意思,有位客人我必须先接待下,

你们随意,但两位务必等我回来。」

许林友僵着笑道:「好,好,刘,总你先忙。」

尤幽看着刘启帆像变脸一般,笑容满面的脸庞一转过去就变得笑意全无,心

里莫名其妙的一颤,悄声对许林友道:「老公,要不我们还是先走吧?」

许林友则看着刘启帆的背影,沉浸在复杂纠结的心情里,尤幽在旁边拉了拉

衣服才反应过来:「啊?啊」他僵硬的笑了笑:「很快,刘总很快就回来,你不

能走,不能走。」

尤幽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奇怪的问道:「为什么我不能走?」

许林友看着妻子姣好的面庞,往昔的山盟海誓,花前月下就充斥脑子,眼眶

发热,忙转头,背着身子道:「你话真多,叫你不要走就别走了。」说着自己就

走了开来。

尤幽想到这几天丈夫和婆婆老是神神秘秘的,打都都像做贼一样防着自

己,连着想到结婚几年来的种种委屈,「难道到现在自己只是个外人吗?」顿时

一肚子的委屈,眼圈也红了起来。

田锋本来在旁边默不作声,看到尤幽这情况,忙喊了服务生端了杯酒递了上

去,想着千万不能让这妞给跑了。

樊小明肆意的盯着走在前面的蜜桃臀随着步伐左右扭动,估摸着刘启帆少没

事肯定没少干这屁股,想着怎么在项目中弄点钱再到田锋那边弄个女的,转眼想

到常艾艾突然断了联系,就在心里骂这女的就下贱,也不想想是谁把她从窑子洞

里救出来前面的申燕燕停了下来,敲了两下门,径直推开做了一个

请的手势。

樊小明把笑意撑了起来,让脸上有点发烫的肉显的更有诚意点,看到刘启帆

居中坐在沙发上,手里打着,点了点头,手往左边的沙发上点点,又用手示

意申燕燕把门关上。

「怎么,示范视频没看?,你当我是开玩笑的?先买些香蕉,黄瓜

嘿嘿,说过的话我不想再说,你爸妈身体还好吧?这就对了,给你办

的卡记得用,先这样,我这有事。「趁着刘启帆打的功夫,樊小明坐在沙发

上揣摩着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一轮的合伙人找自己的目的。

常艾艾突然失去联系,樊小明猜到刘启帆已经知道自己私底下的这些小动作,

但他也并不担心。本来这种事情不可能放在台面上,自己做的也很谨慎,不可能

给刘启帆留下什么首尾。退一步讲,当初樊小明最想要的就是刘启帆手里的资金,

现在合同也签了,第一笔款项也已经付了,自己又握着项目的核心专利,刘启帆

不可能也不敢和自己翻脸,樊小明的嘴角不由的显出笑意。

他将身子摆成一个舒适的姿势,喉咙有点干,这才发觉面前的茶几上就放着

一个色彩斑斓的碗,装着茶水,就放在刘启帆的跟前,他暗暗低估:「个装逼装

的,拿碗泡茶叶,他妈的也没人给我端杯茶,这小王八蛋和骚货还真是一路人,

妈的,早知道刚才就带杯酒上来」

「没想到樊总还是同道中人。」

「什么?」樊小明一惊,才看到刘启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了,正看

着自己。

刘启帆自顾自的说道:「樊总品鉴下,这个如何?」他手指了指桌子上那个

泡茶的碗。

樊小明目瞪口呆的看看刘启帆,又看看碗,刚才就发愣,眼睛正好停在碗上

「谁知道这碗是什么玩意」。他尴尬的笑笑道:「刘总开玩笑了,你这东西一看

就不错,我那敢乱说。」

刘启帆笑着摆摆手,两手小心翼翼的端起碗,举到与眼睛齐平,眯着眼看着

碗说道:「彪子从掏窝子的手上走的货,明朝官窑五彩鱼藻纹小碗,只花了16

万,放到拍卖会上至少50万,也算是不大不小的捡了一个漏。」

「哦」这下也引起了樊小明的兴趣,买来16万一转手50万,还不大不小?」

刘总这财运让人眼热啊,下次小周的朋友再有好货,刘总不建议的话也带我

涨涨眼界?」

没想到刘启帆放下碗,叹了口气道:「可惜啊,听彪子说那帮人前两天刚被

抓了。」

樊小明暗暗撇了撇嘴「妈的,想自己吃独食,这骗小孩的瞎编。」嘴上却说

道:「那说明兄弟没这个财运了,比不得刘总。」

刘启帆偏过头略有深意的看着樊小明说道:「听说这碗就是从路南区那片掏

的?」

「路南区,那不就离我们工地不远吗?」

刘启帆点点头道:「只要不是我们工地出的就好」

「哈哈哈,不可能,那块地原先是G市纺织厂,听说最老的厂房解放前就造

了,这地都被扒过几遍了,要有也被扒光了。」

没想道刘启帆就盯着茶水,自顾自的说道:「上星期,我作为工商联的代表

参加市里的座谈会,文物局的赵局还特的说到了关于强化我市文物保护工作的文

件,内容中肯,也很有深度,我听了很有体会,我们虽然是商人,但也应当担负

起社会,所以我和黄会长也商量在商联里宣传下文物挖掘、保护的文件。樊

总知道如果施工地如果发现疑似出土文物该怎么处理吗?」

樊小明被刘启帆跳跃的思路弄糊涂了,不知道刘启帆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一脸迷糊的摇摇头。

刘启帆一脸早知道会这样的表情道:「如果发现文物,应当马上组织人员保

护现场,立即报告市文物局,文物局要在二十四小时内派人到现场,七天内提出

意见。还要立即上报国务院文物部门,文物部门十五日内决定是否接手。」

樊小明抓了抓额头恍然道:「原来还要这样」不过又不解的说道:「可这些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这地又不可能出文物。」

刘启帆笑了笑:「我们不能麻痹大意啊,预先知道结果没坏处,哦,对了,

这份东西你先看下。」他从桌子下面那出一份文件递给樊小明,后者惊讶的接过

来。

房间里一时静了下来,只有樊小明翻页的声音,刘启帆像能瞧出花来一样来

回的打量着桌子上的那个碗。

樊小明的脸色随着翻页变得越来越难看,当看到最后一页时,脸色变得铁青,

将文件往桌上一扔,冷冷的说道:「刘总,这是什么意思?」

刘启帆将碗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平静的看着樊小明道:「就合同上说的意思。」

樊小明声音带着怒火:「就合同上的意思?怎么?想强买强卖?三千三百万?

你打发叫花子?」

「樊老板,现在就两个人,咋们有话就直说,你的达西科技设备二次抵押贷

了五百万,两套房子贷了8百万,又借了差不多一千万出头,算下来两千三百万,

利息,本金,我我帮你还。多余的一千万,五百万是买你的专利,五百万是项目

的介绍费。行价!」

「行价?」樊小明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最后笑的头都往后仰「行价?!」

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刘总,你这玩笑开的,哈哈,开的」

刘启帆慢慢摇摇头道:「做生意我不开玩笑。」

樊小明盯着刘启帆的眼睛,笑意渐渐隐去:「是你疯了,还是当我疯了。」

「我们都没疯,就是一场生意!我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包括你现在接触的

ZZ省和C市的那些公司的事情。」

这下樊小明也惊讶了一下:「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你了。不过」他靠

在椅背上,用力的抽一口烟,长长的的吐了出来「那又怎么样?」

刘启帆咂咂嘴道:「就这么说吧,你现在手上值钱的也就这个轮机专利,本

来你想做,大家就好好干,股份多点少点,无所谓,大家都知根知底,有钱一起

赚。可惜,你非要玩这手空手套白狼,还把专利卖给我的竞争对手,那你这就不

地道了。据我所知,当时你拿这个专利的时候也就给了小张30万吧?现在我给

你500,这可比我的碗值钱了哦,樊总。」

「那又怎么样,洛切来集团是我找的,专利也在我手上,我爱卖谁就卖谁。

哼,我懂法,问问价钱又不违约,倒是刘总你,第二笔款子要付了,千万不

要忘了,这违约金貌似不少吧?」樊小明突然醒悟过来「你怎么知道我给张长运

30万?」

「我总归要找个懂技术的」刘启帆站起身道「要不今天先这样,樊总,我给

你五天时间,你好好好好考虑一下,既然你想做短线,就卖我个面子,不要让我

为难,咋们好聚好散。」

「不用五天,我现在就和你说,绝对不可能」樊小明一拍桌子,气冲冲的往

外走,手拉到门把手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回过头得意的笑道:「说错了,机会肯

定有,不过价格嘛,看谁和苏总出的高啦,价高者得嘛。刘总,要不你先考虑个

价格,我会抹个零头,兄弟再去喝几杯。下面有几个美女长的不比常艾艾差,是

不是刘总公司的员工啊?不要吝啬介绍下。艾艾也很长时间没见了,有空让她陪

我坐坐,要不等您下次到我公司谈的时候?哈哈」说完大笑着走出门去。

刘启帆冷笑了一下,拿起:「彪子,开工吧。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闹的厉害就直接从后面拖出去,不要吵到其他客人。」他放下,长长的

吁了口气,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等待着事态着进展。

也就几分钟的事情,走廊上断断续续传来樊小明的叫骂声:「刘启帆,你个

王八蛋,我操你妈,你玩阴的放手,让我进去刘启帆你出来」。

随后没了声响。

刘启帆睁眼笑了出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进来。」

门打开,许林友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口,脸色潮红,领带歪歪扭扭的挂在脖子

里。刘启帆看了一眼,后面的保镖微微鞠了一躬:「刘总,这个客人一定要见你,

申助理让我直接带上来。」

刘启帆苦笑一下,这丫头片子。

他也懒得站起来,点点头:「行,你就门口等下,很快就好。」对着沙发点

点:「小许,坐。」

门一关上,许友林边走边说:「刘总,我,小幽是我妻子,我不,不能

。」

刘启帆笑道:「你想怎么样?」

许友林弯着腰,鼓起勇气说道:「刘总,钱能不能就当是你借给我的,我只

要280万。我一定会还您,我还可以给3分,不,4分的利息,我求你不要,

不要为难我老婆。」

「呵呵,小许啊,我刚想和你说,今晚你和尤幽,哦对了,我提醒你,尤幽

只是你名义上的老婆,在我面前不要再说她是你老婆。」

「不,不,她是我老婆,求你了刘总,我爱她,我不能没有她」许林友激动

的说道道:「我爱她。」

刘启帆默不作声的直视着许友林,当后者低下眼帘时,刘启帆突然站起来照

着他的胸口一脚踹了上去。

许友林在地上滚了滚,狼狈的爬起来,一只手捧着胸口,痛苦的看着刘启帆,

随后眼眶渐渐红了起来,最后膝盖一弯,跪在地上肝肠寸断的喊道:「求你了,

我真的爱她。」

刘启帆玩味的欣赏着这段经典的影视剧情节:肝肠寸断的青年无助的哭喊,

头发粘连着贴在额头上,眼泪混着鼻涕往下淌,流到嘴角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吃

进去,两只手死死的拽着地毯上的绒毛,陈述着内心的悔恨,好一只迷途知返的

羔羊,可惜「我还真是个恶霸!」

刘启帆喊道:「小飞。」

门口的保镖应声而入,鞠躬道:「刘总。」

刘启帆下巴一抬道:「带许先生清醒,清醒。能继续交谈就行。」

一米九的保镖点了点头,像拎鸡仔一样把许林友拖了出去。

刘启帆拿起,「你个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这都给我做主这些你

先不用管,樊小明那边帮我盯着点刚才我听到他喊了,照片赶快曝光,明

天,我要在市里所有的媒体上看到发现文物的不,不要让赵部长打招

呼燕子,政府官员是一把双刃剑,一定要注意,不要授人以柄好好,

我自己注意,多管,先挂了。」

刘启帆满意的点点头,搓搓手,这时小飞把许友林带了进来。

许友林光着上半身,头发上的水滴滴答答的往下留,他苍白的肤色因为冷水

泛着淡淡的青色,他畏惧的看了眼刘启帆低低说道:「刘总。」

刘启帆点点头:「能说话了?」

「能,能。」

「小许,我那也不想做恶人,既然你求我,行!今天就当咋们没见过面,我

等下和田经理说下,你再和澳门那边谈谈。」

许友林呆了一下,惊慌道:「刘总,不是,刘总,钱钱,我真的要280万,

不然他们还是要小尤。」

「嘿嘿,什么?让你老婆当妓女,给你还债?许先生,现在就是个简单的多

选题,要么你身败名裂,要么让黑社会带走你老婆,要么就让你老婆到我这。」

许林友垂着头,身体不知道是冷还是什么的,轻颤着。

刘启帆心念一动问道:「要不你问问你妈的意见?」

许友林身子猛的一抖,半天憋着声道:「不要让小尤知道是我,我,我,我

拿她抵,抵,抵。」

「哈哈哈,放心,还有件事要耽误下你,我还想了解点事情想问下,可以吗?」

「你问?」

「你们多久做次爱?」

「啊?」

刘启帆笑眯眯的看着许友林,在后者惊讶的眼光中问道:「多久做次爱?」

没有理会许林友绝望的眼神,刘启帆拍拍他的肩膀,擦肩而过,将房门随手

一关。

许林友还是屈服了,这个躲在象牙塔里的巨婴,在母亲和妻子间,选择了母

亲,亲手将妻子灌醉,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上。

明亮的房间里,尤幽如一缕绿烟镶嵌在柔软的绒被里。丝丝乱发中透出陀红

的脸颊,肩膀处的盘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解开了一颗,露出了白皙潮红的肌肤,

黑色的肩带露出一小节,随着呼吸不时紧紧的勒进肉里,目光下移到胸部,她的

唇泛着鲜艳的光泽,仿佛萃取了今晚所饮的葡萄酒中红色精华,刘启帆感到自己

的味蕾在欢呼雀跃,他几乎不能自持的要一口将这两片花瓣用力吸进嘴里;还有

枕头上的手掌,十指玉葱,温润如玉,梦想中的柔夷近在眼前。

他直接探手摸上肥美的臀部,高级的丝绸带来的是一股微凉和顺滑,不妨碍

刘启帆能想象下面的肌肤也是毫不逊色,脑海里回放更衣室的一幕,很难想象尤

幽纤细的身材会孕育如此绝佳的胸和臀,而她的丈夫却真是暴殄天物。他

笑着低声说道:「那让我来帮你开发这块资源吧。」

手掌在屁股游走,不时的用力搓捏,手指用力的陷进隐约的股沟来回挤压。

尤幽的眉头轻轻皱起,嘴巴微微张大,露出两排贝齿,喉咙中发出一声「我」,

不知道是为意外的侵略感到不悦还是愉悦。

刘启帆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对着沉睡的美女拍了两

张。

然后他解开了衣服上的第二个盘扣,对着露出的肌肤又拍了两张;第三个扣

子像精准的外科医生,刘启帆忠诚的记录着每一步的程序,如何将这截江

南绿柳一步步剥成了羊脂白玉。当脱掉白色胸围,两团软玉从里面展示出来时,

刘启帆还是忍不住把玩了半天,一时忘了拍照。

软,手指是完全陷在这两团肉里,刘启帆稍稍用力,乳肉就从指缝里挤了出

来,手掌微微一晃,两个乳房就能左右晃动,仿佛里面注满了液体,经过他手指

在凹处的拨弄,乳头才才像发芽的种子一样露出真面目,如花生米大小,半透明

的肉色,虽然与乳房的体积相比有点比例失调,但娇柔的质感又让人爱不释手。

刘启帆一手一个,像揉面团一样对搓,照实过了一把手瘾,舔舔嘴唇,一口

吸住了乳房,舌头如在细润滑腻的脂肪上滑行,逗弄着花生米。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尤幽张大了嘴巴,发出清晰的「啊」。然后两只手无力

的在刘启帆的头上推搡,但后者毫不在意,轮流在两个乳房上吸舔,尤幽吞咽着

口水,发出轻微的叹息声,最后两只手在刘启帆的头部抚摸着,伴随不时的呻吟

和深呼吸,无力的说道:「老公,不要,老公啊。」

刘启帆心满意足的擦擦口水,此时的尤幽头发散乱,脸色潮红,嘴巴张大深

深呼吸着空气,露着天鹅般的长颈,毫无保留的赤裸着上身,胸部上由于涂满了

口水,在灯光下反射着水光,两只纤细的手分放在两边,紧紧的抓着床单,旗袍

从上面被拔了下来,现在都围在腹部连着臀部,两条腿交叉着。

刘启帆深呼吸了下,再次将举了起来,整体,局部,正面,侧面

刘启帆用几乎0零的摄影经验记录这一切,最后干脆搬动身躯,摆放四肢,联手

和尤幽这气质美女摆出了各种淫秽的姿势,将头枕在刘启帆大腿上,嘴边就是硬

直的肉棒;纤手放在阴囊上;手指玩弄着花生米的特写最后将尤幽的两腿

支成M型,刘启帆吃惊的发现半透明的内裤裆部居然全湿了,两腿交汇处居

然只是一条黑影,开始刘启帆以为是光线的问题带来的阴影,但他用手指朝旁边

一拨湿掉的布料,露出的居然是三分之一指节的阴毛,从阴阜的三角地带开始,

大阴唇两边,连着肛门旁边都是阴毛,而此时阴唇和肛门边的阴毛都湿透了,如

水里刚捞出来的水草,湿漉漉的粘在两腿交合处。一条鲜艳的水帘洞泛着肉色和

水色若隐若现。

刘启帆楞了半天,气质绝佳的美女却长着如此浓密异常的阴毛,强烈的反差

刺激着眼部神经,刘启帆暗骂一声:「去尼玛的计划,先操了再说。」两手往两

边大腿一架,把她的屁股往前一拉,肉棒直接插了进去。

如果把常艾艾比作一只母狗,合格的性奴,她能让自己显的淫荡无比,满足

刘启帆阴暗的控制欲,那么尤幽就是一匹母马,骑起来能让骑手欣赏不一样的风

景。刘启帆跪在尤幽的两腿之间,两手拉着尤幽软如无骨的双手,臀部小幅耸动

快速的穿刺着蜜穴,偶尔的一次直插花蕊,胯部直接的碰撞将一股能量从臀部涌

上胸部,带动胸部一阵剧烈的晃动,跳出赏心悦目的弧线,这股能量继续往上,

变成尤幽嘴里一声高亢的叫声,有时候操干的兴起,刘启帆接连力直插花蕊,随

着啪啪的响声,两团美肉如海浪般涌动,而两粒花生米如在水面上的小船,尤幽

声嘶力竭的喊着「啊,啊,啊」,刘启帆趁着这个个时机完美品尝了丁香

小舌和两瓣红唇。

「嘟嘟嘟」一边的响了起来,显示的是申燕燕的号码,刘启帆呼出一口,

停止动作,迅速接通:「燕子,什么情况。」

「樊小明的人刚把工地围住了。」

「照片怎么样?」

「有几张照片已经上传到市里的论坛,来了两个地方报纸的,市里

主要的媒体应该也得到了消息,公司的发言稿稿也准备好了,」

「好,可以报警了,樊小明的脑子反应比我预想的要快,他可能已经猜到我

想干吗,他一定坐不住。」

「刘总,他们硬来我们的人怎么办?」

「硬来」刘启帆刚想说话,突然感到自己的肉棒被一团软肉不住的挤

压,低头一看,尤幽两条腿却不知什么时候勾住了刘启帆,臀部缓缓的向上迎合。

醒了?刘启帆看了看,不敢确定。

「刘总,刘总?在吗?」

「在,在,刚才说什么了?哦硬来,里面有老周找的人,都会有分寸,你就

按照原来的时间段做,不能快,我」刘启帆不自觉的闷哼了下,臀上的腿

在用力往里勾,他忍不住一手就摸上了丰乳。

「哦」没想到尤幽脖子一伸,从嘴唇里发生一声呻吟,蜜穴又是一阵研磨。

「什么声音?」里传来申燕燕的疑问,立刻变成了一只警觉的雌猫。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外面的声音。」刘启帆干笑两声。

「我都担心死工地上的事,你,你流氓!」

「啊,小姑奶奶,你就不能别扯这了吗?我立马到,行不行?」

「哼」随着傲娇的一声,挂断。

刘启帆叹口气,肉棒上嫩肉不断的研磨让他欲仙欲死,不过,他知道眼下什

么事情最重要。

从尤幽的身体里退出,泛紫的肉棒上油光闪闪,刘启帆好奇的试着分开尤幽

蜜穴外的阴毛,一部分随着刘启帆的操干已经到了里面,分到的动作让它们抽离

出来时摩擦着嫩肉,尤幽无意识的哼了两声,两条腿把刘启帆的手紧紧的夹住。

刘启帆依依不舍的又玩了下两个大兔子,咬咬牙,开了冷水淋浴才把火气降

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