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数字的诱惑0912

2019-02-19 04:42:04来源:

第9章

Saffin今晚的意外出现让我十分惊慌。现在怎么办?继续躲吗?躲那里去呢?

家里!自己家里是最安全的。更靠谱的是,家里还有男朋友宽厚肩膀的呵护!

正好蒋宇端着一个装满空杯子的托盘往吧台这边走过来。我捂住肚子,故意

发出让Saffin听不见,但是让蒋宇听得见的呻吟声。

「罗静,你怎么了?肚子疼?」蒋宇快手将托盘置于水吧平台之上,关切地

询问我。

「……是……哇……很疼!」我并不是完完全全在伪装,例假第一天,小肚

子本身就胀疼胀疼的。

「那你……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这一年下来,蒋宇待我的确挺好的,不

仅教会了我很多行业技巧,而且在作息时间上表现得也相当通融:比如在我真有

急事的时候会让我提早一两个小时下班,有时候则特许我稍微迟一点过来开工。

「那你们怎么忙得过来呢?都快要坐满了啊,而且过一会儿还有一张大订台

呢。」我不敢大声说话,怕被Saffin听见了。

「我等下看看,假如真的不行的话,我会让晓莹来帮忙一下的。」看来我这

次演戏挺逼真的,蒋宇没看出来。

这也要归功于自己平常的正直坦荡作风。这要换成林丹丹或者杨丽娟这俩人

的话,蒋宇还不一定能上当。假如你喊了太多次的「狼来了」,到真狼出现的时

候,别人还都不当一回事儿了。

蒋宇口里的那个晓莹,其实就是跟他刚新婚不久的妻子董晓莹。平时我都喊

她莹姐。莹姐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不久前她与友人合作开了一家会计事务所,

由于她精通中、英、荷、德四国语言,加上还会说粤语,人缘又好,很多荷兰华

人餐厅老板都乐意聘请她的事务所帮忙打理账务、税务事宜,生意做得越来越红

火。会计事务当然离不开数字啦,顺理成章地我跟莹姐一见如故,马上成了好朋

友。她在一定程度上是我的一个偶像与学习的榜样。只可惜一般她很少过来我们

的餐厅,因此我向她讨教的机会并不多。

我谢过蒋经理,马上从吧台内部穿过去,轻手轻脚走到衣架角落头,取了自

己的米黄色外套,然后快步钻进了餐厅边角的儿童乐园,坐在一台游戏机前的座

椅上,给弘毅拨了个。

弘毅说他刚到家不久,正准备做晚饭吃呢。

「先别做啊,快过来餐馆接我吧。等会儿我们一块儿吃!」

「你不是十点才下班的吗?今天出啥事儿了?」那头弘毅很是纳闷。

「回头跟你说,快马加鞭过来哈,越快越好!」我的军令如山,小哥哥他绝

对不敢违抗的。

这会儿小房间里头有几个可爱的金发碧眼的男娃女娃正在搭积木玩游戏。

在等待这个时间段,我一边看着里留言和朋友圈动态,一边留神着

那讨厌之至的Saffin有没有发现了我的行踪并尾随而来。突然我就听到有人走过

来的脚步声,马上屏住呼吸做好紧急应对准备。结果那是一名家长进来观察自家

孩子玩得怎样的,一场虚惊之后我安下心来继续看自己的。

我看到在五点钟左右,铁闺蜜程欣仪给我发来了好几条语音留言。欣仪就是

我约定下周二一道逛打折村的俩闺蜜之一,她住在比利时西北海港名城安特卫普,

离我这边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

「静静,我今天去你们荷兰的海牙Scheveningen海滩玩耍了。很热闹!」

「下午我去了天体海滩区,在那边有一个奇遇呢。晚上等你下班,我跟你视

频聊哈。」

在朋友圈里我看见了欣仪的几张在海滩上独自的或者跟朋友合拍的相片。相

片上大家都是比基尼装束没有看见裸体的(当然上也禁止公开发送)。尽管

没有用美颜相机,蓝天白云碧海银沙环绕下这丫头美得跟一朵花儿似的,叫我羡

慕嫉妒恨呐。

这会儿我感觉到震动了。「我车停在你餐厅门口了,没在车位里,你出

来好吗?」原来弘毅已经到了。

我伶着外套、背包一溜烟从游乐室跑去大门口,头也不回,生怕被那个恶心

的Saffin看见。

第10章

弘毅带着一贯的男士风度将副驾驶这边车门给我打开。「我看这边车都停满

了,今晚一定很忙嘛,你怎么能临阵脱逃呢?」

在开回家的路上,我将事件前因后果向男朋友叙述了一遍。

「怪不得你这周开始换休息日了,原来是为了这个。」

我使劲点头。

「你还记得昨晚上我那个恶梦么?其实我当时梦见自己差点就被一名黑人强

奸了。八成都是被这阿富汗人吓的!」我用满怀委屈的口吻向男友诉起苦来。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么。如果当时不是弘毅及时喊醒我,说不定那个

黑人就得手了呢。那又会是一种什么体验呢?我不敢想。

平常周三是我俩难得在一起共进一顿晚餐的日子。晚餐一般都是由我亲自下

厨做。弘毅做的菜大部分味道偏重偏辣,从小吃惯了清淡口味的我有点吃不来。

本来这样的日子已经换到周一去了。可阴差阳错的,今晚我俩又有福吃团圆

饭了。

弘毅帮我把炒锅洗干净,将一小锅芦笋汤端到餐桌上。每年5至6月份都是荷

兰的白芦笋丰收季节,各处超市都会将这一样土特产当成重点促销品贩卖。因而

这个时节购买白芦笋,可谓价廉而物美。

今晚的红烧五花肉跟豆腐炒小白菜都是我做的,但是这锅芦笋汤却是弘毅的

杰作。远远地我就闻到了一股奶香味。

「哇,好喝!」尽管在工作日我都习惯了晚上八九点钟才吃饭,但这会儿迫

不及待就想尝尝男朋友的手艺。

「我说静宝贝,你打算老是这么躲Saffie嗯……哦是Saffin吗?这不是解决

办法啊?」弘毅夹了一块五花肉放在我的饭碗里。

「那又能怎样?难不成我还答应跟他去约会啊?」我又把这块五花肉夹到自

己的嘴里。

「这个事情呢,得由根到底去解决好。在必要时候还可以动用法律手段的。」

「好吧,你书读得多见识也多,我听你的哥。」我尽管刁蛮无理,可碰上这

类棘手的事情,弘毅的思路就比我开阔多了。

「下一次他再过来吃饭时,你可以让蒋经理跟你一起去找Saffin谈话,警告

他要保持身份与说话的尺度。假如他再屡教不改,可以先礼后兵,说明荷兰法律

多么重视女性的权益,无理骚扰是可以被立案审查,需要承担法律的。再后

面就要看他的具体表现了。」

「嗯,我知道了哥,下次这种事情我不再躲躲闪闪了,会光明正大去正面解

决的。」其实在这边的华人勤勤恳恳安居乐业,有时候不愿意惹事生非,但这样

倒有可能会给外界造成一种胆小怕事的负面形象。如何能做到恰到好处还真不容

易。

想到可以用这个办法去打开隐藏于我心头几周的这个心结,我这顿饭的口感

就更香了。

吃完后我们又聊了几句,然后弘毅要先去书房继续做一个今天单位里头没有

做完的广告策划。我收拾好碗筷,涑了一下口,又照了照镜子,然后用给程

欣仪发了一个视频请求。

除了跟自己父母、弟弟等少数亲人之外,我多数时间都用语音聊天而不是视

频。欣仪属于有资格与我视频聊天的小小群体范畴。说心里话,跟她视频的动机

来自于「色」字。我敢说,假如程欣仪去参加电视华人小姐竞选大赛的话,不说

拔得头筹吧,进入三甲榜单肯定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欣仪虽然在荷兰出生长大,

但她的父母来自富饶的鱼米之乡杭嘉湖平原,这姑娘不仅拥有江南女子特有的委

婉清秀面容,也兼具了不少西洋女人那般凹凸有致的身段,可以说是集东西方女

性美于一身的那种典范。所以我喜欢看她——别以为欣赏美女是男人的专利,其

实也是诸如我这类「色女」的专利。

第11章

「大美女,我迫不及待想听听你今天Scheveningen天体海滩的艳遇故事了。

快点说吧?」刚刚连线成功,我就迫不及待地直奔主题而去。

「小美女,你倒是先说说,今晚怎么这么早就到家的?明天额外拿了一个Va

kantie日吗?」

Vakantie日指的是我们华人餐厅给予员工每周固定一个休息日之外,在工作

满一个月以后的额外一个休息日。而这边做服务员的,也通常会在休息日之前那

一晚得到提早几个小时下班的权利,被称为「收早」。

从荷兰海滩裸晒归家的欣仪,这会儿的穿着也十分清凉,身上仅有的吊带碎

花连衣裙薄如蝉翼,加上根本没穿文胸,我可以直接从屏幕上看到她的凸点。

我扭过头看看弘毅有没有从书房出来。没看见他人,我才放心继续与欣仪美

女聊天。我清楚知道她肯定不会介意以这种妖冶的姿态出现在我男朋友视线里的,

但是我介意男朋友看见这种香艳画面。

「嗨,说来话长啊,这故事长得都足够拍一部电影了。」我故意夸张一点说,

目的就是想要第一个听故事,「还是先说说你的艳遇吧?」

「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不是艳遇,是一场奇遇!」欣仪将两鬓的长发往耳后

拢了拢,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能够秒杀所有的成年男人。

「好吧好吧,奇遇就奇遇,你给我来一段八点读书:《春末的荷兰海滩,我

看到了什么?》」

「你这都啥破书名儿啊?出书肯定卖不出去……」今天我回家早,欣仪知道

大不必与我长话短说。

欣仪是我移居比利时之后认识的第一批朋友中的一个。她的家境比我家富有

很多,用这边华人的标准衡量可以算作富二代了。大学毕业以后她没有出去谋职

上班,她的父母将经营了几十年餐厅的积蓄拿出一部分,并从银行借贷了一部分

款项,帮女儿开了一家小型珠宝首饰店。这家店就开在着名的欧洲钻石之城安特

卫普。

但是欣仪卖的不是价格连城的钻石宝石,而是金银首饰、珍珠翡翠、水晶饰

品一类的产品。尽管没能日进斗金,她的每月收入也是让我这样的年轻打工族可

望而不可及的。

尽管一个出身贫寒一个出身娇贵,尽管一个是新移民一个是土着居民,这些

外部条件都不能阻止我与欣仪成为最好最知心的朋友。我们对自己身边所发生的

大事小事无所不谈、百无禁忌。不管有多忙,不管身在何处,我俩每天都至少要

用联系一次。甚至我俩曾经创造过连续不间断聊天三个半小时的记录。

虽然欣仪在比利时出生长大,可是由于从小开始接受了华文教育,加上还曾

经在大学期间到复旦大学进修过一年中文,所以她的中文口语能力十分强,能脉

络清晰地说出今天下午所发生的那段故事:

由于西欧迎来了罕见的暖春,今天欣仪特地约了两位大学同学Wendy和Chant

al去Scheveningen海滩游玩,珠宝店则交给雇员与写论文不用去大学的妹妹慧仪

一起照看。

白天天气晴朗,温度也达到了比拟夏天常温的30度,这个知名海滩上人声鼎

沸,人来人往。

Wendy和Chantal两位比利时女生突发奇想,想去专供天体主义者裸晒的天体

海滩一探究竟。

虽然屡次逛过Scheveningen但从没去过天体海滩的欣仪也欣然同意了。

三个女生赤脚沿着海岸线从栈桥旁一路向北边走去,到了一个标着「Strand

voor de naturisten」的木牌前暂停下来,一同脱去身上的比基尼泳装,放入

一个沙滩专用大背包里之后,踩着沙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这片神秘地带。

与刚才熙熙攘攘的主海滩相比,这里多了一份宁静与安详。

正在裸晒的人非常少,不超过二十个。而且大多数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三名女生找了一个合适的地带,分别将各自携带的毯子铺开,躺下去美美享

受阳光之浴。

第12章

程欣仪打开里的Spotify,同时闭上双眼,一边晒一边欣赏起英语演唱

的流行音乐。

忽然她听见耳边尖利的叫声:「Ohe nee,Hij is ons aan het filmen!

(不好了,他在偷拍我们!)」

叫声来自自己的女伴Chantal。

欣仪取下耳机的同时睁开双眼,自然而然地找周围可以遮掩身体的东西,却

发现毯子一角是唯一可用的物件。

令欣仪十分耻辱的是,这名光着膀子穿着短裤的偷拍男子看起来是一名中国

人。

这男子看样子三十岁不到,身材魁梧,体型倒是十分好看。

欣仪可以理解他为何挑选了她们三个作为偷拍对象。除她们之外这里躺着的

都是些皱巴巴皮肤的老人家,想要充满美感的画面非找她们不可。

男子见邪行败露,慌忙收起相机打算逃之夭夭。

带着偷拍的相片溜走?可没这么简单!三名女生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同

时一跃而起,挡住了男子的去路。

巧合的是这三位美女清一色全是168以上的高个儿,这会儿拍合照的话倒是

不折不扣的满屏大长腿。

Wendy朝着男子勾了勾手指头,意思是你把东西交出来。

男子心虚,不敢把事情闹大,乖乖地将数码相机交到Wendy的手里。

程欣仪心想,删除数据还是不够的,你偷看了我们的裸体,也必须让我们看

回来。

假如对方是名西洋男子的话,她也许会考虑把活儿留给两位女伴。但眼前这

名男子确定肯定是亚洲人,也许还是中国人,她就不多虑了,冷不丁来了个突然

袭击,一把将男子身上穿的内外两条裤子都扒了下来!

这下男子更是尴尬了,赶紧试图夺回内裤穿上。

三个女生不再给他机会,将他拉拉扯扯地拽到了一个毯子之上。

「Alsjeblieft,Nu kun jij met ons samen zonnen!(你现在可以陪我们

一块儿裸晒了!)」

为了缓和一下现场的尴尬气氛,欣仪用中文普通话问男子:「请问你也说中

文吗?」

旁边的Wendy已经开始动手删除相机里头偷拍下来的裸照。

「对,我是来自中国的游客。对不起,我破坏了这里的规矩……」胆大包天

的男人这会儿显得腼腆羞涩,用手挡住腹下的紧要所在。

不过欣仪早就看见他是留着粗黑的耻毛的。一般来这边裸晒的人,不管年长

年轻,多数都会见自己的体毛剔得一干二净。

既然会中文就比较好交流了。假如碰上不会英语的日本人或者韩国人的话,

还不要鸡同鸭讲么。

欣仪这会儿俨然是一名大法官,她身边的两位金发女郎俨然成了陪审员,对

这个健壮但又战战兢兢的大男人开始了一番审讯。

故事听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欣仪:「这个男人虽然有点帅,但是这

么猥琐,你千万别被他的美色迷幻了眼睛!」

「美色?哈哈,他跟你家的弘毅还真有三分神似的。」

啊哟喂,假如弘毅是这么不要脸的人,我可饶不了他,绝对要休了他!

不过最近中国国内很流行这么一句话: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说起来也是不

无道理的。

说句公道话,现在络包罗万象,想看啥就有啥,这位偷拍客绝对不会因没

见过女人私部而冒险前来天体海滩搞偷拍的,多半是为了宣扬这趟海外旅行的奇

特性而做的出阁行为。毕竟这类货真价实的真人秀图片,可以成为他回去炫耀的

资本么。

果然不出我所料,借着语言优势,欣仪对偷拍客的审讯变相化作了一场户口

调查。两位比利时美女根本不知道他们嘀嘀咕咕了些什么,只能猜测着看表情,

还有依赖欣仪断断续续断章取义的荷兰文翻译来了解谈话内容的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