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炼道淫传第一卷逆天改命第三章第一次颜射

第一卷逆天改命第三章第一次颜射

深秋,凉风拂过童工们的茅舍,轻轻地捲起一片片落叶。

一间茅舍的门被人打开,从内走出一位样貌俊秀可爱的小男孩,他身穿一件

粗布衣,在深秋的凉风中显得有些单薄,此人正是被卖来圣阳门做苦力的蓝宁。

他伸了个懒腰,然后向厨房走去。

天色刚亮,厨房中干活的厨子打开了蒸笼,取出两个馒头递给蓝宁,虽然是

隔夜的馒头,但经过翻蒸,味道不差到那儿去吧。

这儿有两个厨子,一个年纪约四十来岁,秃头,眼凸,身材矮胖,人称黄胖

厨,其实他叫黄武,原本父母想他学武,可惜他资质平平,自小爱下厨,最爱吃

母亲做的菜,长大后在一家酒楼内当过十几年学徒,略有所成。

后来因缘际会下结识到一名修士,那名修士是圣阳门的外门弟子,他下山到

城镇内找厨子,刚巧遇上了学有所成的黄武,二人十分投契,交谈甚欢,后来那

修士以诚恳的心打动了黄武,在优厚的条件下,黄武决定到圣阳门当厨子,一干

便是十多年。他在圣阳门内虽然没有甚麽地位,但为人乐善好施,得到一群外门

弟子的信任,连童工们都对他敬爱有嘉。

外门弟子的饭菜都是由他亲手预备的,经由童工们送去给众多外门弟子的修

练之地。

每位童工都要兼顾多位外门弟子的伙食,为免童工们心怀不轨,在饭菜中下

毒,每位外门弟子用餐前都会命送饭的童工先吃一口,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

蓝宁暂时不用送饭,因为他还没工作够一年,只有在这儿工作够一年以上的

童工才能送饭,因为要准时送饭,所以噼柴挑水的苦工都能做少些,能够服侍外

门弟子是童工们的荣幸,因为只要和某位外门弟子相熟,捞到的好处也不少。

所以,不是每一个童工都是被卖来当苦力的,有些童工是抱着结识修士的心

态而自愿进来当童工的,这些人自知修仙无望,但如果能结识上某位修士,他们

的前途比考取功名更光明,单单凡人花的银两在修士眼中就犹如粪土,可是有时

候修士到世俗帮凡人做事,还是会乐意收些银子,目的就是为了打赏给这些童工。

这些事蓝宁都是听庄穆说的,其他修仙门派他不知道是否一样,但圣阳门就

是如此。

对于金钱,蓝宁没有太大兴趣,现今他也有灵根,可以修练,自己又没凡人

的家人要照顾,银两对他来说有也没地方花。

童工们也不是常常被困在山上,每个人一年有七次机会下山,可以到附近的

城镇游玩,散散心之类的,这对于自愿来到圣阳门干苦力的人来说并没有甚麽吸

引力,相反,那些被卖到这儿的童工们却能趁机回復自由身,然而,为免童工们

乐极忘返,每位童工离开山前都要服下一颗名叫七魂丹的丹药,这丹药七日内不

会发作,但一过了七日就会毒发,令人痛不欲生,最后变成痴呆。

故此,每年童工们最多能离开圣阳门七日,回来后楚凡就会给解药,听说自

愿留下的童工可以免除,所以那些童工有时候会回家探望父母。

如此,慢慢地被卖来的童工都也自愿留下,可是必须做够十年以上才行。

蓝宁没事都不会下山,干甚麽要吃那种令人发苦的毒丹呢?可免则免吧。

某一天,童工们中的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人突然早上兴冲冲的大叫,说甚麽自

己有灵根了之类的话,这件事被楚凡知道了,他好像没有多大的反应,或许他觉

得三十多岁才开窍,根本不足以高兴成这样吧,连提都应该不提才对。

可是,当楚凡知道蓝宁也有灵根后,反应却不一样了,他对年纪尚轻的蓝宁

戒心颇重,问了蓝宁几个问题,知道他已经开窍了近两个月,实力还是没有进步,

依然停留在练气一层初期,灵气柔弱如丝,他就没理会蓝宁了。

这让蓝宁也暂时放下心头大石,对方看来根本不把他放在眼内,也由此可知,

蓝宁的修练资质奇差。

蓝宁沮丧过一段时间,可是他并没有气馁,正所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天

下间还有一种天才叫努力的天材嘛!

秋去冬来,冬天的第一场雪在某个寂静的晚上悄然落下,童工们都被分发了

一张绵被和一件较厚的衣服。虽然天寒地冻,但是蓝宁并没有关窗,他搬来木椅,

坐到窗前观看外面的雪,白皑皑的雪花把地面化上一层银妆。

本应抓紧时间修练的他,忽然有种孤单落寞的情绪出现,他忽然想到自己的

亲生父母,想起自己的身世,自小就没尝过父母的爱,这让他成长的过程中蒙上

一层阴影,幼时养父的打骂,养母的冷漠,还有王西的野蛮拔扈都对他造成不小

伤害。

每每思及亲生爹娘,他都会思考一个问题,为何他们要遗弃他?

他想过种种答案,但那些答案就像刺人的利刀,将他剖开七八块。

渐渐地,他对亲生父母有点恨意,也不算得是恨,只是有点埋怨。

他不敢去恨,因为他害怕恨会造成永久的分离,他盼望再次和亲生爹娘见面,

亲口问他们为何抛弃他。

抹乾眼泪,他吁了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然后关上窗户,回到床上睡觉。

过几天,又有几位新童工来了,这样,他就变成大师兄了吧,他也能带新人

了?

新人中,有一位小女孩,样子精灵可爱,只是有些怕生,本来,童工内是不

会有女生的,但不知这次搞甚麽鬼,竟然有一位女生来了。

蓝宁也很好奇一位小女孩能做甚麽?看她的稚气圆脸,恐怕比蓝宁还小一点

吧。

结果,这位小女孩负责厨房的工作,她整天黏着黄胖厨,关係好像很亲匿的

样子,起初所有童工们都不明白,但后来不知那个多事鬼,也叫万事通吧,竟然

从第二位厨子口中套出话来,原来这位小女娃是黄胖厨的女儿啊!

蓝宁初次听见时张大了口,黄胖厨五大三粗,样子也不是很俊美,竟然生了

这麽一个可爱精灵的女儿?

随着时间过去,小女娃慢慢地和众人熟络了,也熟悉了这裡的环境,某一次,

蓝宁亲耳听见她喊黄胖厨做爹,蓝宁这才相信二人确实是父女无疑。

如此,小女娃渐渐成为一众男生的开心果,大家都很痛爱她,犹如众星捧月,

绿叶中的一朵小黄花。

也由于黄胖厨认识的那修士已经成功进入内门,顺理成章黄胖厨也得到人家

的拂照,每月领到的人工多了,还有不少修士之间常玩的小玩意和一些不需要的

旧物品,都会被黄胖厨讨回来,结果让一众童工羡慕不已,连楚凡也一副眼馋的

样子。

蓝宁特别留意这位小师妹,有意无意和她套近乎,可是她似乎对他有些芥蒂,

蓝宁心裡郁闷,自己那儿惹得这位小妹妹讨厌呢?

蓝宁忽然大胆推测,不是他做得不好,而是对方有意避开他,他和其他人有

甚麽分别呢?

他马上想到灵根,对!自己有灵根,但究竟有灵根又怎样呢?

蓝宁有时早些完成工作,正如今天,所以他趁着空档时走到厨房偷看小女娃,

竟然给他看见她在吃灵食!

不是一般的灵鸡灵兔那些连一阶灵兽也算不上的野兽,而是送给外门弟子吃

的灵食,蓝宁清楚看见那些食物上的灵气浓郁程度比野兽还高。

这件事不得了啊,小女娃凭甚麽能吃外门弟子专用的灵食?若果给其他童工

看见,一定掀起轩然大波!

恐怕黄胖厨也要受罚,这件事和他脱不了关係,小女娃没可能自己拿灵食来

吃,一定是她父亲给她吃的。

蓝宁正犹豫要不要进去揭发她,这样做好像有点不近人情啊,蓝宁知道黄胖

厨的用意,不就是让他的女儿也早日开窍吗?可是这种手法不太光明啊!

蓝宁的脑海突然响起一把声音,正是那久未说话和出现的魅儿。

「去揭发她吧,我有个不错的点子。」

「甚麽点子?」

「你先进去揭发她。」

蓝宁不知道魅儿有甚麽打算,可是他知道她一定不怀好意,原本他打算当作

没事发生,可是经魅儿这麽一说,犹如推他一把,让他有勇气去揭发她。

于是蓝宁从门的右侧窜了进去,悄悄地来到小女娃的身后。

「小翠。」蓝宁轻声的唤着,小翠就是这小女娃的名字,全名黄玉翠。

「啊……」小翠差点惊叫出来,幸而蓝宁迅快地掩着她的口,然后右手放在

自己的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见小翠镇定下来,才将封住她嘴的手挪开,然后他也不知说甚麽。

「威胁她。」

「威……威胁她?」蓝宁开口问,小翠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不知道他说甚麽。

「笨蛋!不用说出来,你可以在心裡和我对话,我听得见。」

蓝宁这才明白,后问:「说甚麽话来威胁她?」

「就说你要去告发她。」魅儿胸有成竹地道。

蓝宁照着说:「我要去告发你。」

小翠立即从坐椅上起来,拉着蓝宁的手,可怜兮兮地道:「不要,大哥哥不

要告诉别人,爹爹会受罚的。」

蓝宁见此一时心软,脱口而出说:「那好吧,我不告诉别人。」

魅儿大骂道:「笨蛋!」

蓝宁无奈地对魅儿道:「干甚麽骂我?你看不见小翠可怜的样子吗?」

「心软你就要成淫魔了!难道你想堕入色障孽海中吗?」魅儿话语郑重,好

像为蓝宁好似的。

蓝宁听不出有诈,便又软弱地问:「那我要怎麽做?」

「听我的,你对她说,我可以帮你保守秘密,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蓝宁照样和小翠说,小翠眨着可怜巴巴的大眼问他:「你要我帮你做甚麽事?」

蓝宁想了想,问魅儿道:「我要她帮我做甚麽事啊?」

「先别和她说,你叫她今晚到你房间来,自然会告诉她要为你做甚麽。」

蓝宁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但还是照样对小翠说。

小翠立即点头答应,蓝宁这才离开这儿。

虽说蓝宁感觉到魅儿有点不怀好意,但另一方面他也很期待魅儿的鬼主意,

千世记忆的经历中,并没有幼交的经验,所以他猜不到魅儿疯狂的打算,可怜的

小翠还不知道自己今后的命运是如何悲惨。

入夜,蓝宁在茅舍内的床上打坐,忽然,门被敲响,然后一把稚嫩甜美的声

音轻轻说:「大哥哥,是我。」

蓝宁马上睁开双眼,并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前将门打开,门外的人正是小翠。

待小翠进来后,蓝宁又怕她将事情和父亲说,所以紧张地问:「小翠妹妹,

你有告诉你爹你来我这儿吗?」

小翠轻轻摇头,并道:「没有。」

蓝宁这才安心,然后在心裡问魅儿道:「好了,人来了,你想她干甚麽?」

「嘿嘿嘿……」脑海内传来魅儿的奸笑声,不,好像是淫笑声。

这时,狐狸终于露出尾巴,蓝宁开始意会魅儿打甚麽鬼主意,他不安的道:

「魅儿啊,你该不会想我……」

「哈哈哈哈哈,你也不笨嘛,没错,不过,我没打算用强的,小女孩要慢慢

调教才好玩嘛。」

一听见调教二字,蓝宁全身立即打了个激灵,他马上正义严词地道:「我对

小女孩没甚麽兴趣啊,还有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损德吗?」

「难道你对大姐姐有兴趣?你指的损德我不认同耶,如果照现在的情况发展

下去,将来你极有机会成为淫魔,或被淫魔邪障所迷惑,反而容易干出些有伤天

和的事情,强忍性慾不是正途来的,男人就一定要用女人来发洩。」

魅儿说得头头是道,害得蓝宁一时之间无从反驳,他近来的确憋得很紧,每

晚做春梦的时间也愈来愈长,梦遗时射出的精液也比较浓和多,他不知道这现象

代表甚麽,可是他自己最清楚自己心中的慾望,那就是——他必须女人来解决性

慾.

这时,小翠见蓝宁呆站良久,不知他在发甚麽呆,于是好奇地问:「大哥哥,

你干甚麽发呆啊?」

蓝宁闻言,看见她天真无邪的样子,一颗仁心就悬着胸膛上,他怎麽也开不

了口。

魅儿看见一切,心裡火热,于是她使出简单的妖术,模彷蓝宁的声音说:

「小翠妹妹,接下来发生的事,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对其他人说,包括你爹爹,不

然,我就将你吃灵食的事告诉别人。」

小翠听后大为紧张,她举起三隻小手指,学着大人那样发誓说:「我黄玉翠

当天发誓,若将今晚的事告诉别人,我爹爹就不能再当厨子。」说完后,小翠差

点想哭出来,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这誓言对她来说是最大的毒誓了。

蓝宁见状立即上前两步把小翠搂入怀中呵护一番,要小小年纪的小女孩发如

此毒的誓,蓝宁当真怕遭天遣。

「魅儿,还是……」未待蓝宁说完,魅儿就打断道:「你闭嘴!让我来搞定,

你只管配合就行了,等着享受快乐吧。」

魅儿又扮蓝宁的声音说:「小翠妹妹真乖,好了,现在我来一步一步讲解你

听要怎麽做。」

「嗯。」小翠爽快答应。

「你先蹲下来。」小翠果然听话的蹲下来,魅儿进一步诱导她说:「伸出你

的右手……对,放在我的胯间……做得好……来回摸一下……对,就是这儿,上

下的移动……」

小翠只觉得有点古怪,却不知道发生甚麽事,她看见蓝宁奇怪的表情,就知

道自己这样摸会让他很舒服。

魅儿又对蓝宁说:「还不快快脱裤子。」

蓝宁尴尬地问:「真的要?」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蓝宁故意反驳道:「我不是男人,我是男孩。」

魅儿差点气得七窍生烟,她觉得最需要调教的是蓝宁才对,于是她又动用元

神之力控制蓝宁的身体。

蓝宁见身体自己移动,立即失声道:「你做甚麽!」

小翠以为是对她说,狐疑地问:「大哥哥,不是你要我做的吗?」

「是……啊……不是……嗄……」蓝宁已经脱掉裤子,露出他傲人的阳根,

那又粗又长的阳根上一条条凸起的筋茎既狰狞又可怕,看样子已经蓄势待发。

小翠一双大眼骨熘熘地转,认真地打量着男孩的那根东西,然后天真地道:

「这是甚麽?」

魅儿扮蓝宁的声音说道:「这是男人的阳根,是尿尿的地方,听着,用手握

着它,慢慢上下移动。」

「哦……是这样吗?」

「对……慢慢加快速度……」

小翠非常认真地依照魅儿说的去做,蓝宁只觉舒服得有口难言,太爽了,这

就是打手枪了,又叫手淫,只是他想不到会由一位约莫十四岁的小女孩帮他弄。

「很好,接着用舌头舔。」

「甚麽?这不是尿尿的地方吗?很髒的。」小翠惊讶地表示不太愿意照着做。

「一点……咦?」正当魅儿打算这一步诱导时,蓝宁却突然全身颤抖,那阳

根也跟着抖动起来,不一会,就射出白白的精液。

小翠的脸上沾到蓝宁射出的东西,她先吓了一跳,然后将手上的白色液体放

到鼻子下嗅一下,皱了皱眉道:「好臭,大哥哥,这是甚麽东西。」小翠疑惑地

问。

小翠的问题没得到回答,因为魅儿这时已经在蓝宁体内狂笑不止,她戏谑地

道:「喔哈哈哈哈哈……大哥哥,你快快告诉小妹妹那些是甚麽东西,喔哈哈哈

哈哈哈……」

蓝宁这时也没心情回答,射精那一瞬间的确很有快感,但被小女孩这样问,

作为拥有千世记忆的他,感觉绝对不好受,彷彿做了一件多麽令人呕心的事一样。

「我……我竟然……我竟然……」蓝宁错愕地重複这句话。

这一晚就是在这麽一个尴尬窘态的局面下结束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颜射,在接

下来的日子,他会不会继续沉沦下去呢?

漆黑的夜空彷彿长出一双眼睛正在观看茅舍中的一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