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233

第02季:~第33章

「啊。」

利君竹的尖尖指甲掐入了乔三的背肌,她扭动腰肢,乳浪翻飞,表情多么痛

苦,抽搐的小腹布满了汗珠,她断断续续娇喘,胸口急剧起伏,双目紧闭着,隐

约听到一声嗲嗲央求:「乔叔叔,继续动啊……」

看着乔三势大力沉的继续抽插,王希蓉不敢上前阻止,她知道男人在这一刻

有惊人的爆发力,王希蓉的心揪得很痛,痛得难以呼吸,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但这一切是如此真实,前夫竟然和儿媳偷情,真难以置信。

「你们……」

王希蓉一屁股跌落在床,大口大口地呼吸。

利君竹不动了,闭着眼睛粗喘,巨大的快感几乎令她窒息。

乔三享受了一下小嫩穴里喷浇的暖流后,倏地拔出大阳具,意外地扑向旁边

的王希蓉,将王希蓉扑倒在床。

王希蓉猝不及防,急忙推搡:「哎哟,乔三你干什么。」

乔三没有说话,他像头豹子般凶狠且野蛮,不仅把王希蓉压在身下,还把王

希蓉的包臀裙掀起,露出小内裤阴部,紧接着就要强势奸淫。

王希蓉大吃一惊,她用力挣扎,用力推打,无奈她是女人,力气天然不济,

而且还养尊处优了,那里是乔三的对手,只觉得下体瞬间酸胀,一个粗大的硬物

强行闯了进去,很快就满满地占据了王希蓉的整条阴道,啊,多么熟悉的胀满,

多么熟悉的长度,王希蓉脑袋一阵空白,她放弃了挣扎,毕竟乔三是她的前夫,

是她王希蓉曾经深爱的男人,即便是现在,王希蓉依然对乔三有深厚的感情。

感情和激情同时如火山般爆发,王希蓉不该在这时候出现,不该来这间老房

子,何况王希蓉已今非昔比,如今的她远比以前美艳时尚,性感贵气,乔三那能

忍受这位最爱的女人离开他,当初离婚时,乔三还在监狱,情势所逼,迫不得已。

「啊,不要,不要……」

王希蓉哭泣般哀求。

乔三满目狰狞,他报复般抽插,大阳具用熟悉的频率抽插:「君竹,看我怎

么操阿元的妈妈。」

王希蓉怒了,大声呵斥:「乔三,你太过份了,喔……」

快感不会因为生气就不来,熟悉的频率,熟悉的气味,熟悉的环境,王希蓉

一番抗拒后,以前熟悉的感觉滚滚而来,她本能地用双腿夹住乔三的粗腰,这是

他们熟悉的动作,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乔三露出了诡笑,他淡定抽插,一边从容剥下王希蓉的衣服,乔三了解王希

蓉,她温柔善良,却有些骚浪,只要插入,她就乖乖迎合。

此时的王希蓉说不上迎合,却也任凭乔三摆弄。

脱掉枣红色性感乳罩,王希蓉美乳高耸饱满,身上只剩挂在腰间的的枣红色

性感小内裤了,乔三贪婪地抚摸这件高级小蕾丝,连带着抚摸王希蓉的肥美肉穴,

这只美丽的粉红鲍鱼曾经只属于乔三,乔三以前每天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能操这

只肥美鲍鱼。

「希蓉,行行好,看再咱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得替我们保住秘密。」

乔三压了上去,将他椭圆身体压在性感美丽的娇躯上,大阳具随即用力抽插

王希蓉的肉穴。

王希蓉没有说话,涨红着美脸,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理智告诉她,她只能守

住这个秘密,否则让利家的人知道,让儿子知道,那后果不堪设想。

乔三坏笑,再次运用娴熟的九深一浅,房间里滋滋声响,爱液汩汩冒出,王

希蓉翻翻美目,已然有了感觉。

乔三好兴奋,一招不经意的冲顶,引得王希蓉娇躯震颤,迷人的呻吟从她小

嘴里飘出。

王希蓉好无奈,被乔三暴操了五十多下,她终于憋不住了,她不想呻吟的,

可惜身体很真实,巨大的快感汹涌而来,她实在需要呻吟。

「要不要脱掉内裤,脱掉了再操更方便,不过,你穿着内裤操逼的样子太性

感了,啊,蓉蓉,你的穴穴还是那么紧。」

王希蓉极力克制快感,忧心忡忡道:「乔三,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君竹是阿

元的老婆,亲家那边都承认了,你怎能强迫君竹做这事。」

万万没想到,王希蓉话音刚落,利君竹就软软说:「没强迫,我自愿的,蓉

姨,你别怪乔叔叔。」

乔三大喜,他没想到利君竹这么够义气,激动之余,乔三体力倍增,大阳具

疯狂抽插王希蓉的美鲍:「听到了么,蓉蓉,你听到了,君竹说的实情,我没强

迫她,我和君竹互相喜欢。」

王希蓉忍不住娇吟:「啊啊啊,君竹,你不能,啊啊啊……」

乔三吻了上去:「舒服吗。」

王希蓉不愿说出来,利君竹调皮一笑,柔声道:「蓉姨肯定舒服,我看出来

了。」

乔三哈哈大笑,他当然知道王希蓉舒服,做了几十年夫妻,乔三能不知道么,

他忽然扳转了王希蓉的身体,让王希蓉趴伏着,大阳具随即激情插入,满满地占

据了王希蓉的美鲍,王希蓉本能地噘臀,圆圆的肥臀白皙丰满,乔三双手抱扶,

又是一轮猛抽:「君竹,蓉姨和你一样,都喜欢后插式,以前每次做爱,她都要

我从后面操她。」

利君竹娇羞,因为乔三说出了利君竹的喜好。

王希蓉渐渐投入,可嘴上依然拒绝:「啊,乔三,你别弄了。」

乔三淫笑:「流了那么多水,还说不弄,骗鬼呢,我说蓉蓉,我对你知根知

底,你可不要撒谎。」

利君竹眼珠子一转,故意责怪王希蓉:「蓉姨,你现在背叛我爸爸咯。」

王希蓉大吃一惊,赶紧辩解:「不是的,是乔三强迫我。」

利君竹野蛮道:「我没看见乔叔叔强迫,我只看见蓉姨很爽,如果是乔叔叔

强迫,蓉姨应该不爽才对,哼哼,我要拍下来留个证据。」

说完,利君竹真的拿出,对着乔三和王希蓉一阵拍照,王希蓉大声乞求:

「啊,君竹你别拍,求求你,你别拍了,啊啊啊……」

乔叔叔却呵呵直笑,用地道的川话猛夸儿媳:「要得,要得,君竹好有手段,

乔叔叔喜欢。」

王希蓉制止不了利君竹,只好对乔三发火:「她是你儿媳。」

乔三嬉皮笑脸的,抱着大肥臀又是一阵狂抽暴操:「不要讨论这个问题,我

喜欢君竹也是因为你。」

「因为我什么。」

王希蓉又怒又爽,下体酥麻难耐,她禁不住摇臀迎合。

乔三抚摸上去,握住了王希蓉的大美乳,一边温柔揉搓,一边粗鲁的密集抽

插:「你知道我爱你,我不愿失去你,可我还是失去了你,君竹有很多地方像你。」

王希蓉听了这番话,心软了:「那你也不能对君竹下手啊,阿元知道了怎么

办,你想过吗。」

利君竹赶紧放下,不敢再拍了:「蓉姨,你要守住秘密哦。」

王希蓉见利君竹害怕,她有心教训这个儿媳:「君竹,你别再跟他做这事了,

他是阿元的爸爸,是你公爹。」

利君竹眼珠一转,心想先敷衍王希蓉再说,于是,她娇滴滴的假装应承了:

「蓉姨替我守住秘密的话,我以后不跟乔叔叔做爱了。」

王希蓉答应得飞快:「我答应你。」

乔三却听得满不是滋味,他对利君竹动了情,岂肯放弃,心中怒气飙升,他

狂暴地抽插王希蓉的肉穴:「懒婆娘,坏了我的好事,我可不轻饶你,嘿嘿,用

力扭撒,我最喜欢你扭臀了。」

「你放开我。」

王希蓉尖叫,一边尖叫还一边扭动她那只绝美的雪白大肥臀。

乔三有心整治王希蓉,他自信满满道:「君竹,你看着,只要两分钟,蓉姨

就会高潮。」

利君竹眨眨迷人的大眼睛,惊诧不已:「乔叔叔能保证只要两分钟就能让蓉

姨爽。」

乔三傲然点头:「不信么,你就好好看着。」

接下来是乔三的炫耀加表演了,征服王希蓉对于乔三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否则以乔三的条件,又怎能笼络美人心,让王希蓉心甘情愿地嫁给他,还给他生

了儿子。

「乔三,不要……」

王希蓉情难自控了,熟悉的快感依然令她着迷,她放浪地扭动肥臀和腴腰,

放声叫喊,完全不在乎利君竹在身边。

乔三抽插得过瘾,也大喊大叫:「叫三哥。」

王希蓉迅速回应:「三哥,啊啊啊……」

乔三不无得意,他的手几乎捏爆王希蓉的双乳:「我以前就这样操你,你还

能不服气吗,你已经和我离婚了,我的私事你少管,我现在操你,在君竹面前操

你,哦,好舒服,好带劲,希蓉,我比君竹的爸爸厉害么。」

利君竹看得面红耳赤,小穴发痒,她好奇问:「对哦,蓉姨,乔叔叔厉害,

还是我爸爸厉害。」

王希蓉那能回答这问题,她摇动大肥臀,激情后挺:「啊啊啊,三哥,你轻

点。」

乔三坏笑:「轻点你就不满意了,我还不知道你,嘴上说轻点,实际上你想

要用力点,你就是个骚蹄子。」

「咯吱。」

利君竹掩嘴娇笑。

王希蓉却已是强弩之末,更大的快感即将爆发,她好期待,她甚至给了利君

竹一个挑衅的目光:「喔……」

乔三没有射精的打算,他固守精关,保存实力,他还有坏坏的企图:「还是

那么紧,这说明君竹的爸爸少操你,好吧,等三哥我帮帮他。」

忽然,王希蓉全身激烈抽搐,大肥臀停止了摇动,她悲鸣着:「啊,三哥…

…」

乔三笑了,对利君竹挤眉弄眼:「君竹你看,乔叔叔没有说大话吧。」

利君竹好生佩服,嗲嗲的夸道:「真的不到两分钟,乔叔叔好厉害。」

王希蓉昏过去了,头发披散,气若游丝。

乔三又猛抽了十几下才拔出大阳具,来到利君竹面前,一把分开了利君竹的

粉嫩双腿:「君竹,乔叔叔还没射。」

利君竹双臂后撑着床面,样子很娇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黏滑粗大的阳具,

羞羞道:「哎呀,不要啦。」

头晕目眩中的王希蓉也软绵绵乞求:「乔三,你别这样。」

乔三那里肯听,他将大阳具抵在了利君竹的嫩穴口,兴奋地喘息着,大龟头

磨了磨嫩嫩的肉瓣,便将大阳具缓缓的捅入了小嫩穴,一直捅到尽头,两人几乎

同时呻吟。

利君竹娇媚地瞄了一眼王希蓉,娇滴滴道:「蓉姨,我也想要了,这样好不,

这是最后一次,反正乔叔叔都插进来了,啊,蓉姨,你就别管我们啦。」

王希蓉有心无力,想管也管不了。

乔三吻上了利君竹的小樱唇,吸食少女的口水,舔吮唇瓣。

利君竹好不娇羞,凝视着乔三,小蛮腰缓缓扭动,身下的嫩穴儿逐渐拉出了

一根粗壮的大阳具,很快,这根大阳具又缓缓插了回去,满满地填满少女的阴道,

利君竹地下头,目视娇嫩的下体开始吞吐大阳具,一进一出,穴肉翻卷,啊,快

感多么炙烈,利君竹发出动人的呻吟:「乔叔叔,你能用多长时间让我爽呢。」

「现在不是爽着吗。」乔三柔声道。

利君竹娇羞:「我说的是那个很爽很爽的时候。」

乔三听明白了,笑呵呵道:「乔叔叔不敢确定,对付利君竹不容易,估计要

五分钟。」

利君竹嗲嗲约战:「那我们打个赌哦,如果乔叔叔五分钟不能让我爽,以后

乔叔叔就不能跟我做爱了。」

乔三两眼泛光,他岂能怯战,感受了一番少女阴道的紧窄,他诡笑问:「如

果乔叔叔五分钟内搞定君竹呢。」

利君竹媚眼如丝:「那以后……以后就继续给福气你。」

一旁的王希蓉急了:「君竹,你这是打什么赌哟,他好厉害的,你一个娇滴

滴的小女孩怎能顶得住他五分钟,你都看到了,我连两分钟都顶不住。」

利君竹露出甜甜微笑:「蓉姨,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不会输给乔叔叔的,你

要给我加油。」

说着,深深一呼吸,继续吞吐乔三的大阳具。

王希蓉好无奈,只好鼓励利君竹:「君竹,阿元很喜欢你的,你一定要顶住

五分钟。」

利君竹娇羞点头:「蓉姨帮我看时间。」

目光扫向乔三,似乎下了战书。

乔三暗叫好玩,双手扶着利君竹的小蛮腰,两条毛毛大腿和利君竹的娇嫩美

腿交叉着,大阳具不停进出小嫩穴:「蓉蓉,你可不许作弊,五分钟就五分钟,

就像打麻将,要公平,不能出老千,愿赌服输。」

事已至此,王希蓉也希望小儿媳能硬挺五分钟,只要五分钟内利君竹没有高

潮,以后两人就不能再偷情,王希蓉深知前夫是江湖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向重承

诺,愿赌服输。

王希蓉深爱儿子乔元,她当然不希望儿媳跟公公继续纠缠下去,于是,王希

蓉兴奋地建议:「君竹,你脑子想着乔叔叔就是大坏蛋,大流氓,你就能顶得住

五分钟了。」

乔三冷下脸。

利君竹咯吱一笑,给了乔三一个水汪汪的眼神:「大坏蛋叔叔,开始吧。」

乔三确定了一下时间,随即答应开始,他狡猾得紧,为了避免利君竹东想西

想,这一开始就推倒利君竹,用男上女下的姿势主动出击,大嘴巴吻上小樱唇,

双手握住大奶子,来一招三管齐下,任天下女人也没机会东想西想。

「呜我。」

少女立马脑袋空白,浑身快感肆虐,禁不住抱住乔三的粗腰,身子闪挪扭动,

蛇行迎合,大阳具一轮猛抽,似乎没有占到优势。

只是王希蓉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她经验丰富,心中这样下去,利君竹很快

就会受不了,于是,王希蓉玩起了小手段,故意大声道:「君竹,你可以跟蓉姨

说说,分散注意力。」

利君竹挣开了乔三的嘴巴,嗲嗲喊:「乔叔叔在亲我。」

王希蓉怒斥乔三:「你不许亲君竹,让她说话喘气。」

乔三只好把「三管齐下」稍作改变,他没有再吻利君竹的小嘴,而是转移目

标,舔吻利君竹的粉颈,耳朵,香肩,锁骨,手上依然保持有点暴力的搓揉大奶

子,妥妥的「三管齐下」。

利君竹舒服娇吟,小嫩腿盘上了乔三的粗腰:「啊啊啊,蓉姨,我要和你说

说话儿,啊啊啊,蓉姨,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之前乔叔叔还说你永远不会来这

里。」

王希蓉穿上了内衣,悻悻道:「我回来拿点东西,哼,要不然,我也发现不

了你们搞在一起,这叫天恢恢疏而不漏。」

利君竹软软道:「蓉姨,刚才你突然出现吓死我了,我也知道你生气,乔叔

叔是你老公,你老公在操我,你肯定生气嘛。」

王希蓉忽然抓住利君竹的小嫩手:「生气有什么用,只要你不被他弄高潮,

我就谢天谢地,不生你气了。」

「啊啊啊。」

利君竹一阵喘息,嗲嗲问道:「蓉姨,我尽量坚持五分钟,乔叔叔很厉害,

蓉姨,我想知道乔叔叔厉害,还是我爸爸厉害,或者还有谁厉害。」

「呸。」

王希蓉啐了一口:「我就跟过他和你爸爸,那还有谁。」

不过,话一说完,王希蓉立刻想起一个人来,若论谁这方面厉害,自然非她

的宝贝儿子乔元莫属。

利君竹似乎不依不饶,一边挺动腰肢,一边追问:「那蓉姨你说呀,到底我

爸爸厉害,还是乔叔叔厉害。」

「都厉害。」

王希蓉想笑。

利君竹撒娇:「必须选一个嘛。」

王希蓉想了想,脱口而出:「你爸爸厉害。」

利君竹娇媚万千,小嫩腿拍打乔三的粗腰:「啊啊啊,乔叔叔好逊喔。」

乔三气得对王希蓉破口大骂:「懒婆娘,臭婆娘,白操爽你了,滚一边克。」

王希蓉大糗,她也知道这么说很伤乔三的自尊。

那利君竹开心得咯咯娇笑,促狭地又问:「蓉姨,那你说乔叔叔的粗,还是

我爸爸的粗。」

王希蓉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君竹,这种话你怎能问得出口。」

利君竹羞笑,娇娆地迎合大阳具,乔三倒是帮腔:「喂,懒婆娘,又是你要

君竹和你说说话的,你现在就他妈的告诉我,到底是我粗,还是兆麟的粗。」

王希蓉好为难,一声娇嗔:「哎哟,你们能不能不要问这个。」

利君竹娇滴滴道:「换个问题啦,是我爸爸的鸡巴长,还是乔叔叔的鸡巴长。」

这问题,连乔三也迫切想知道,他对王希蓉瞪大了眼睛,就等着她回答。

王希蓉羞红了脸,急忙转移话题:「君竹加油,过两分钟了。」

那知利君竹不上当,她气鼓鼓道:「蓉姨不回答的话,我就要高潮了。」

王希蓉一听,赶紧说:「你爸爸的长。」

这下乔三的脸成了猪肝色:「气死老子撒。」

利君竹好不开心,嗲嗲喊:「乔叔叔,我趴着,你从后面插。」

乔三奸笑:「君竹故意磨蹭时间么,嘿嘿,那没用,乔叔叔让你见识真正的

厉害。」

说完,乔三大方地同意利君竹趴伏在床,极美的小翘臀刚一噘起,乔三就将

大阳具凶猛地插入,直接插到子宫口,爽得利君竹尖叫。

乔三趴上去,小腹紧贴小翘臀,先是一轮碾磨,接着就是九深一浅,三十下

后,又是碾磨子宫。

利君竹知道厉害了,她嗲嗲尖叫:「啊啊啊……蓉姨,乔叔叔这样插好厉害,

比阿元还厉害,啊啊啊,我好舒服。」

王希蓉自然尝过乔三的各种性爱手段,见乔三又使出这要命绝招,情知不妙,

她赶紧握住利君竹的手,大声鼓劲:「君竹,你千万忍着,再坚持一会。」

紧接着又对乔三冷嘲热讽:「三锅,时间快到了,你输定了,你晓得我弱点

能欺负我,君竹不是我,君竹很坚强的,你这个胖陀螺输定的。」

居然把私下的「胖陀螺」称呼都泄露出来,乔三可谓怒火中烧,他一边加紧

对付利君竹,一边大骂:「臭婆娘,耍阴谋干扰我撒。」

身下的利君竹连连打了两个冷战:「啊,乔叔叔别磨啦,啊,蓉姨,我可能

受不了。」

王希蓉大惊,情急之下改变了策略:「君竹你要忍着,跟蓉姨说说话,蓉姨

改天带你上街买衣服,买漂漂亮亮的衣服,看电影,吃雪糕。」

乔三奸笑,双手潜入利君竹的身下,双掌回兜,握住了两只饱满挺拔的大奶

子,温柔搓揉:「君竹,别听你蓉姨瞎说,跟你蓉姨看电影多没意思,跟乔叔叔

去看电影吧,乔叔叔曾经和你蓉姨在电影院操穴,我记得她至少爽了三次。」

王希蓉一愣,怒气冲冲道:「你胡说八道,就两次,没有三次,你记错了,

难道是跟别的女人去看电影么,你老实坦白。」

「坦白个球,你故意找在。」

乔三对王希蓉不屑一顾,他专心狂吻利君竹的后颈,双手用力揉捏大奶子,

身下一轮密集的抽插后,又开始碾磨子宫。

利君竹猛打冷颤,脑子里一片空白,嗲嗲问道:「蓉姨,你跟乔叔叔在电影

院里怎么做嘛。」

王希蓉羞愧腼腆:「没什么的,就是一边看电影,一边做那事。」

利君竹噘了噘小翘臀,迷离的眼睛看向王希蓉,好奇问:「不怕被其他人看

见吗。」

王希蓉羞笑,回忆起了过去的甜蜜时光:「那时候如胶似漆的,也不管有没

人看见,就算有人看见也不在乎,电影院乌漆嘛黑的,别人看不清楚的,不过,

我们也不好意思,如果遇到电影院里的人少,我们就跑到最后一排去弄,好刺激。」

不料,利君竹听了,芳心很向往,她扭转脖子对乔三撒娇:「乔叔叔,我也

要看电影。」

乔三欣喜若狂,自然满口答应,不过,见利君竹打了几个冷战后依然没有溃

败的迹象,他心中暗暗着急,除了继续抽插碾磨,还暗示小儿媳:「可惜啊,君

竹再坚持一会,乔叔叔就输了,以后就只能单纯跟君竹看电影,吃雪糕了,什么

都做不了。」

仿佛心有灵犀,利君竹马上嗲嗲叫唤:「啊啊啊,蓉姨,我受不了,我要输

了。」

王希蓉不是白痴,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眨眼功夫就不输了呢,她焦急道:

「真的假的,君竹不会是故意来输吧。」

利君竹嗲嗲呻吟:「不骗你,啊啊啊,好舒服……」

王希蓉居然伸长脖子去查看,乔三满心欢喜,直起上身,放心给王希蓉查看

交媾处:「希蓉,你不要怀疑了,君竹真的高潮,你看君竹的浪水都流了出来,

穴穴又红又肿,肯定高潮了,这个假装不了。」

王希蓉好不沮丧,一声叹息。

趴伏在床的利君竹秀发披散,放声娇吟:「啊啊啊,乔叔叔,用力啊,用力

操君竹,射给我……」

王希蓉紧急瞪着乔三,警告道:「乔三,她是你儿媳,你不能射进去。」

利君竹哭泣:「快射,快射……」

乔三狠狠地打了个冷战,随即野蛮冲刺,动情表白:「君竹,乔叔叔爱你,

乔叔叔射给你。」

忍耐多时的精关瞬间打开,乔三低吼如牛,充沛的精液如机关枪似的强势射

出,注入了利君竹的子宫,她浑身哆嗦,眼冒金星,房间里飘荡着动人的呻吟。

「啊……」回家的出租车上,王希蓉和利君竹两位大小美女在车后座里紧紧

贴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对不起,蓉姨,不是我不坚持,是乔叔叔太厉害了,你两分钟都顶不了,

我已经顶了差不多五分钟,我尽力了。」

「哎!」王希蓉懒得再听,这事她管不了,只能尽量掩盖,并期望不要曝光。

利君竹很心虚,嗲嗲撒娇:「蓉姨。」

王希蓉叹道:「放心了君竹,我不会跟别人说,我答应你守口如瓶。」

利君竹还是不放心,她眼珠一转,使出小手段:「你和朱阿姨还有爸爸在一

起做爱,我也没告诉妈妈。」

王希蓉大吃一惊:「啊,你看见了。」

利君竹答非所问:「蓉姨,我爱阿元,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跟乔叔叔上床……」

王希蓉娇嗔:「乔叔叔是大坏蛋,你以后别理他。」

利君竹咯吱一笑,没有答应。

王希蓉好不郁闷:「你还笑得出来。」

利君竹嗲嗲撒娇:「蓉姨,我还是你的儿媳吗。」

王希蓉爱怜地抱住了利君竹,柔声道:「当然,你还是我的儿媳,这事就当

我没看见过,也没发生过,只是希望以后……」

利君竹赶紧打断王希蓉说下去:「蓉姨放心啦,以后我跟乔叔叔那个时候,

会很小心的。」

王希蓉能说什么呢,她暗暗庆幸儿子有三个老婆,此时,王希蓉她只能先稳

住利君竹,为了避免利君竹意外怀孕,她叮嘱道:「你记得要他戴套。」

「蓉姨。」

「叫妈。」

「妈。」

利君竹娇笑:「妈,乔叔叔说,我像蓉姨以前的时候。」

王希蓉扑哧一笑,颔首道:「确实有点像,所以我们有缘。」

利君竹腻在王希蓉怀里,嗲嗲问:「蓉姨,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还跟乔叔叔

做那事。」

王希蓉想说没有,但思前想后了半天,她坦言道:「君竹,不怕跟你说,你

爸爸同意我和乔三保持这种情人关系。」

「啊。」

利君竹大吃一惊。

王希蓉轻声道:「是真的,蓉姨没有骗你,不信的话,君竹可以问你爸爸,

就不知道你怎么开口问了。」

「你们好乱诶。」

利君竹大皱鼻子,王希蓉娇嗔:「你也乱,我们的事都是各方知道,各方同

意的,你这事不一样,万一让阿元知道,他生气了,你怎么办。」

「没有万一啦。」

利君竹居然满不在乎,她转移了这难以启齿的话题:「蓉姨,我喜欢乔叔叔,

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我看得出乔叔叔还爱你,他有时候会去老房子睡觉,然后拿

蓉姨的相册来看,那相册就放在床头。」

王希蓉一听,顿时鼻子发酸,深深地叹息着,利君竹察言观色,小声问:

「蓉姨,你还是爱乔叔叔,对吗。」

王希蓉轻轻颔首:「有点感情啦。」

利君竹腼腆道:「蓉姨不反对我和乔叔叔来往,我也赞成蓉姨和乔叔叔继续

交往。」

王希蓉先是愣了愣,随即和利君竹相视一笑。

乔元也要回家了,在别墅里和常春然,董雨恩相处了大半天,三人疯狂做爱,

乔元只是最后一次才射精,至于两个大小美人高潮了多少次,那就记不清楚了。

「阿元,叔叔说,想请你吃饭。」

接了个后,董雨恩想挽留乔元。

那知乔元为难道:「今晚不行,今晚是我大舅哥的结婚纪念日,家里请客人

来吃饭了,妈妈叫我早点回去,改天好吗。」

「好。」

董雨恩温婉体贴,家里的那位是何等人物,多少人请他吃饭他都不去,这会

他请人吃饭竟然被拒绝,这也算是破天荒头一遭,可见乔元毫无心机。

董雨恩更是喜欢乔元了,不过,她成熟世故,没有勉强挽留,反正她和常春

然也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两人就依依不舍地和乔元告别。

刚回到利娴庄,乔元又接到一个饭局,是百雅媛打来的,她要当面多谢

乔元和乔三,那知乔元一口拒绝:「对不起,雅媛姐,今晚有约,改天请早。」

「操。」

百雅媛怒骂。

乔元调侃:「出国留学的女人也说粗口,嘿嘿,有什么了不起。」

百雅媛恨得牙痒痒:「你会求我的。」

乔元冷笑:「求你操我。」

百雅媛果断挂断,乔元后悔了,他嘴贱而已,其实他蛮想和百雅媛吃饭

的,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他打给父亲乔三,要他约百雅媛吃饭,顺便替他

乔元赔罪,乔三答应了。

利娴庄里一派热闹的景象,仿佛家里又开了派对,大家都惊叹冼曼丽又穿上

了婚纱,精致打扮后的冼曼丽可以说艳光四射,美轮美奂。

「新娘子好美哟。」

几乎所有人都夸冼曼丽,唯独吕孜蕾直言不讳:「旧瓶陈酒,不是新娘子了,

婚纱看起来太紧,以前的新娘变肥了。」

郝思嘉羡慕道:「没变老就行。」

吕孜蕾扭了扭还算紧致的细腰,调侃道:「变肥就是变老。」

这话让耳尖的冼曼丽听见了,她的眼神一片寒光。

吕孜蕾吐了吐舌头,和冼曼丽笑翻了。

乔元实在看不

过眼,笑眯眯问:「孜蕾姐,你什么时候想做新娘子。」

吕孜蕾含情脉脉道:「你拿主意。」

「哼。」

利君竹听见了。

「哼。」

利君兰也听见了。

「哼。」

利君芙同样听见了。

娇羞的吕孜蕾把目光转到利君芙身上,只看了两眼,便吃惊道:「我说君芙,

你好像又长高了。利君芙咯咯娇笑:」我是白雪公主,不是小矮人了。」

吕孜蕾猛点头:「确实,确实,白雪公主终于比小矮人高了,加油。」

利君芙兴奋道:「我会长得和孜蕾姐一样高。」

「咯吱。」

有人在怪笑,大家都知道是利君竹,她不屑道:「等长到一百六十公分再吹

啦,幼稚。」

利君芙黑下脸:「利君竹,你很成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