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一段十五年的情史

2019-02-19 04:37:56来源:

一段十五年的情史

排版:zlyl

字数:34266字

TXT包:

一段十五年的情史(全).rar (38.58 KB)

一段十五年的情史(全).rar (38.58 KB)

下载次数: 40

87年我在深圳的一家外国公司工作,在广州一个好朋友的邀请下,去构父广州参加了他的婚礼,还不辞劳苦地做了他的伴郎。婚礼宴会在一家父高级饭店里摆。

亮晚上到了饭店,按惯例我们在门口迎宾。在电梯口和几个伴兄弟迎来亮照了一拨一拨的宾客,突然,电梯里出来了一个女孩子使我眼前一亮,照行这小妞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167的身高,绝对美丽的五官,樱桃行汉小嘴,小巧的鼻子,一双桃花眼,略略含羞的笑容,皮肤很白,那时汉汉候金喜善还未出道,后来才觉得她跟金非常相似。那时候我就觉着她汉档很象日本的女明星,也是我长那么大遇到的最漂亮的女孩了。在新郎档览的介绍下才知道她就是和他在一间日本公司一起工作的同事,在公司览乙里做打字员。那年头能在外企工作是非常不错的了,因为那时候外企乙照一般就在五星级酒店办公,他们那家公司也是,就在东方宾馆上班,照这晚他们很多同事都来了。

览婚礼宴会很热闹,我陪新郎喝了好多,敬酒敬到J的那一桌时(我在这览挝里就叫她J吧),我特意满了一杯金奖白兰地要和她对喝,因为那时候挝挝我已经打定主意要接近她,她在同事的起哄之下毫不畏惧地站起来和挝档我连干三杯,立马把我吓呆了,想不到这女孩子酒量还真行。还没来档挝得及称赞她几句,就给大伙推着过了下一桌敬酒去了。但是她已经给挝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亮宴会完了之后,我们一班年轻人都去了新居闹新房,J也跟着一起去亮佑了,这是我最盼望的。我在楼道里已经忍不住吐了,她倒一点事儿没佑有,她只是看了看我然后低头微微地笑着。

#在新居里我们是闹的兴高采烈,还跳起了舞。我这才有机会和她接近#ii,我邀请她跳一支慢舞,抱着她慢慢地摇摆,从她身上传来淡淡的ii种Poison香水味,我暗想:好纯情的女孩,用的香水倒是香艳,后来才种适知道她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这是后话。醉人的香气,迷人的女体,适适使我情不自禁大胆地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一口,她『啊』地吓了一跳,适鞍手轻轻地推了下我,菲红的脸别过去在偷偷地笑,一边说:不要这样鞍啊,同事都看着呢。我就没再敢轻举妄动了。

#闹到半夜,我们都尽兴了,这时候我主动提出送她回家,她也没反对#缮,我就借了一个哥儿们的摩托车载着她,带着一些残留的酒意,在夜缮色中向她家飞驰而去。

靠我们骑的是越野摩托车,后面没有把手的那种,她就轻轻地问我可不靠揪可以抱着我的腰,我连说:行行行。心里在偷偷地乐呢。一边骑一边揪构就交谈了起来,才知道她才十九岁,父亲是北方人,母亲是南方人,构靠怪不得她长得这么漂亮,看来远缘婚姻的结晶就是好。把她送到家门靠妹口,她没让我送她上楼,互相交换了号码就告别了,我告诉她我妹亮明天就要回深圳,她没说什么,只是笑着和我道别,然后就匆匆上楼亮了,我在心里想,回到深圳我一定要打给她。

回到深圳之后,忙活了好几天,一直在惦记着她的音热创容笑貌,趁没那么忙的功夫,拨通了她留下的,那时候她是在电创适传室做打电传和文书之类的工作的,是打到传真机上,响过一段适创时间没传真过来她就知道是找她,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第一次创览打给她,我有些紧张,问问她的情况,说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后览来我试探着问她,下次去广州的时候可以出来吗?

她说回来再说吧。

#一个星期后,我坐广深列车又去了广州,约了她去白天鹅宾馆喝咖啡#档,这是她提议的。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真是兴奋极了,她比那天见档舷的更漂亮了,精心梳理的长发,浅红色的连衣裙,还是淡淡的Poison舷栽香水,整个幸福感觉就扑面而来。在宾馆里她好像跟总台的人很熟,栽怂原来她以前在这里做过一段时期总台,她说她对这个宾馆很有感情,怂#所以喜欢来这里。我们交谈甚欢,看见旁边经过的人都向她行注目礼#怂,我心里觉得挺幸福的,感到自己真幸运啊。她也很欣赏我在英国公怂鬃司里的工作,凭着我的英文水平,我那时候的确在公司混得不错,工鬃档资是常人的十倍,而且一半是港币。再说,我也是有176的身高,长档种的也算端正,衣着谈吐也很新潮,相信也是吸引她的原因。我那时候种蜒只有几个还没固定的女朋友,理论上来说仍然是单身,她说她也是在蜒寻找着意中人,我们在向彼此靠拢着。

种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过一两个星期就见面一次,通常是我去广种栽州会她,然后是吃饭跳舞喝咖啡,那时候酒吧还没盛行,还有去了白栽种云山游玩。有一次,我跟她说你可以来深圳玩玩吗?她说她没有通行种构证,要办可能麻烦,我说我帮你想想办法吧。因为我有一哥儿们在省构鞍公安厅里做一小头目,叫他给她弄一张应该没问题,她说能办到就去鞍吧,她也很向往去看看特区的风貌。

挝过了两星期,我就真帮她弄到了特区的通行证,那是一个周末早上,挝父我特意从深圳赶来接她一同乘火车,那天早上在火车站广场等到她,父适刚刚洗了的头,头发还湿弄弄的,牛仔裤,白POLO短袖上衣,再再显适示出她青春洁净的气息。

换两个半小时的火车就到了深圳,在路途上我们有了更多交谈接触的机换挝会,她其实很健谈,也不乏风趣幽默,这在很多女孩子中是少见的。挝亮我对她已经很着迷了,两个半小时我都沉浸在对她意乱情迷之中。到亮亮了深圳之后,我们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我想她愿意一个人到深圳玩亮怂两天,住在我的公司配的单身宿舍里,就意味着会有突破吧,还想着怂览她会不会是处女呢?看着旁边的青春尤物,想想将要发生的事情,心览里那个美啊!

出了深圳火车站,她被这新兴的城市风貌感染很兴奋,到处东张西望档汉的看个没完,说一定要好好地在这玩两天。我坏坏地笑着心想我也要汉好好地玩你两天,呵呵。然后我们就乘中巴回到深南路我的宿舍。

膊公司的宿舍是在一新栋新盖的高楼的十六层,那时候深圳也没几栋高膊览层建筑物,所以我们从窗户看出去就可以看到大片的市区风景。「这览照里真舒服啊。」J高兴地说,然后就满有兴趣地到处打量,显然对我照贩整齐干净的布置很满意,我领她出了阳台指指点点地向她介绍着每个贩方向,那时候的深圳其实到处是尘土飞扬,因为建筑工程在各处铺开。几栋现代化的高楼在市中心显得十分格外醒目。

栽突然我腰里的BB机响了,那时候大陆还没有手提。一看是洋上司栽挝在CALL我,星期六这么急叫我肯定有什么事情,按照显示的内容是要挝舷我回公司一倘。没办法,只好很不情愿地和J说我公司有事要回去一舷挝下,她有点不解,说怎么这么巧啊。我说我也没办法,只能这样了。挝我叫她先好好休息一下,看看香港电视,我尽量早点回来,她怏怏地「噢」了一声,我就赶紧出门了。

烫公司在这里的一个工程出了点问题,要和老板一起去处理,搞了老半烫适天才算把问题解决了,一看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出来已经五个小适鬃时。其实我心里是一直惦记着家里的J,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回不回鬃那自己找东西吃呢。跟老板告别之后截了TAXI赶紧回家,心里开始有点那内疚了。

#回到家一开门,就看见J站在窗户前抽烟,茶几上的烟灰缸满是烟头##,是那种长长细细叫MORE的女人烟。我有点惊奇她会抽烟。看她这样#缮,我马上觉得有点心疼。连说对不起,然后叫她不要再抽了,她没哼缮亮声,还是抽,我就一把夺了她的烟,语气有点硬地说:你别抽那么多亮#了,对身体没好处。她看着我,委屈地开始流眼泪,我一看更慌了神#那,马上想抱着她帮她擦眼泪,她轻轻的推开我,说:「不用你管,我那#那么老远来到,你就扔下人不管了,我一个人不敢出去,等得你烦了#吵,能怎么样?」我拼命跟她解释我的工作的突然性和重要性,为了补吵鞍偿我对她的冷落,提议马上和她出去游玩吃饭,她才破涕为笑,洗了鞍把脸就高高兴兴地一起出去了。

妹到市中心逛了各大商场,买了一些她喜欢的东西,然后吃过饭之后我妹热们就去了欢乐城的DISCO歌厅听歌跳舞去,那时候的歌厅还没有什么热档三陪之类的东西,还是很正派的娱乐场所,我们喝着饮料,听着台上档档的本地歌手在模仿港台歌星唱流行曲,间歇的DISCO时间我们尽情地档鬃调,随着陈秀雯的「你你你令我震荡」的强劲节拍,我的心也在震荡鬃着。

汉晚上十点多,我们尽兴而归,在回来的车上,J看着窗外的夜景好象汉揪很陶醉,我第一次轻轻地把手绕过去抱着她,她微微地动了一下也没揪烫拒绝,好象这样才真实地确定了我们关系,我心里有点感到,就象上烫天给赐给我一个大宝贝。

乙回到家,我们分别洗过澡,就在厅里看电视,我心里在跳,没怎么在乙意电视在播什么。想着马上要发生的事洗完澡,J穿的是一件淡白色的吊带短睡裙,露出她那双修长匀称的妹佑美腿,发尖湿湿,浑身散发着青春侗体的肉香。谈笑之中更显出她特佑缮有的妩媚的诱人笑容。那时候我虽然已经有过几次性经验,但是基本缮父上还是比较保守的,不习惯对女人太随便,所以既然尤物在旁,也没父敢怎么轻举妄动。

乙看了一会儿电视,我们都觉得有点倦了,我说:我们睡觉吧,明天还乙要去玩呢。她好像面有难色地说:「就这一张床,要不你睡沙发吧。

技「我心想:呵,开玩笑吧?口里就说:」我睡沙发睡不着的,要不大技妹家都睡床,一人一边,互不干扰。「她笑笑说:」那也好,不过先说妹揪明啊,中间一条楚河汉界不能越过。「我知道她是给自己找台阶下,揪换就爽快地答应说:」一定不会越过的。「女人就是这样,她想要的不换贩会表露出来,一定要有一些似乎合理的借口给她们,她们才会欣然就贩范。

蜒把大灯关了,只留下柔和的床头灯,我们并排地躺着,这时她闭上了蜒乙眼睛,胸脯一起一伏,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美人在旁,我就是柳下惠乙鬃也按捺不住了,我翻过身一把就抱住她,嘴也对上她的嘴,她还是闭鬃档着眼,但是身子就软软地靠过来,伴随着迷乱的嗯、嗯呻吟。我忘情档#地吻她的樱唇,她的脸,她的脖子,手饥渴地在她迷人的侗体上抚摸#亮,她也双手绕着我的脖子,呼吸沉重地不断发出难受的嗯、嗯声音,亮鞍两条腿交替地来回搓动。刚才的声明承诺都抛到爪哇海去了。我继续鞍怂爱抚着她,这时她发出了好像哭的抽嗌声音,我吓了一跳,忙停下问怂汉她什么事,她摆摆头说:「没有。」我探手一摸她的内裤,已经是湿汉贩乎乎的,经验告诉我她动情了。我很快地拉下她的内裤,把自己的也贩怂飞快地蹬掉,用脚分开她两条还在搓动美腿,挺如怒蛙的阳具找到了怂挝她润湿的小穴,用力一挺,只听她:「啊」的一声,手更紧紧地抱着挝#我,我刹时间想她会不会是处女呢,如果是,那我这进去就大了#揪,至少当时是那么想的。在犹豫之间我的阴茎已经不要我指挥,自己揪鞍就「吱溜」

一下闯了进去,她又「啊」的一下,我全根尽入,她星眸鞍适半开,泛出明亮的泪光,我只感到被她的热湿的阴道紧紧地扣着,好适父舒服啊!以前试过几次都没有象她这么紧的。我开始抽动,几个月前父照刚割过包皮的阳具这会涨得异常粗大,尤其是圭头没有了束博,现在照缮整整大了两圈,在大阳具的扣拉之下,J开始进入疯狂状态,呻吟的缮档声音越来越高,到最后发展到象是在哭叫,她一把拉起枕头盖着自己档揪的口,但是在我快速的抽插之下还是发出闷闷的呜咽。

我没能坚持多揪久,在高潮来临前,为了避免她受孕,把阳具抽出,浓浓的精液就噗、噗地喷射到她的肚子和睡裙上了。

#我压在她身上抱着她,帮她慢慢地擦干净眼泪,我问她是不是不开心#栽,她睁开眼看着我,突然笑笑说:「没有啦,傻瓜。」这时候她的脸栽挝在柔和的灯光下更显得美丽,我清不自禁地轻轻吻干她余下的泪痕。挝怂我们都感到了下面粘粘糊糊的东西,就一齐起来到洗澡间一同淋浴,怂栽她把睡裙脱了,除了乳房不是很大之外,身段不错,腰很细,屁股圆栽热圆的,大腿不粗,但也是圆鼓鼓的,她本来脸蛋就圆,所以整个就给热人一种圆润的感觉。

档洗完澡之后,我们又相拥着躺到了床上去,她说:你的劲很大啊,撞档揪得我都受不了了。我问她:你舒服吗?她点点头,我又问:怎么一下揪膊就进去了?其实我这问是十分多余的。她就说了:知道了还问?唉,膊览不是处女就不是吧,反正我现在已经很爱她了,也没再追究下去。后览来才知道我当时是多么天真。

适我们抱着说了一会情话,我才开始慢慢地欣赏她的美体,我爬起来开适换始从她的嘴往下一步一步地亲着,她是属於敏感性很强的女孩子,这换会儿她又开始哼、哼地呻吟开了。我一直不停地舔下去:粉项、手臂

、乳房、红豆般的小乳头、平坦的小腹、有着细细而为数不多的阴毛

档、大腿和腹部接壤的地方显出一轮好看的半月弯,我不放过每个动人档#的部位,用我的舌头细细地品尝她的美肉,我把她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行,把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这时候真切地看到了美丽的小穴:绝对是行缮小女孩般的阴户,两片外阴唇细细地包着,长度大约两寸左右,淡红缮浇色,整个阴户除了上方有小撮阴毛之外,就是光滑的嫩肉,显得很是浇舷洁净。小巧的肛门毫不外露地隐藏在两片股肉之间。我用手指把阴唇舷创向两边瓣开,外阴唇张开后是两片更小的小阴唇,然后是一手指头般创乙大小的穴洞,一粒绿豆般小的阴蒂就藏在上部。我用舌头轻轻地舔了乙档一下,她一颤,我再舔,她再颤。我不急,再慢慢地在外阴和内阴一档蝌点一点的舔,那次是第一次舔女人那里,算是很勇敢了,所以只是蜻蝌构蜓点水般的舔,她已经呻吟的更厉害了,小阴穴也开始泛潮了。

我调构#过身子,换个方向低下头再舔,她一伸手就抓住我的已经勃起的阳具#父,爱不惜手地来回套弄,一边哼哼呀呀地叫,射过一次的阳具这时候父膊更大了,这时候她轻轻的呼唤了一声:「上来呀」我知道她也浪得差膊靠不多了,也就摆过身子,挺着大肉棍对着她的小穴,大圭头向两边撑靠亮开小嫩唇,「扑」

的一下就进去了,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眼睛又泛起亮了晶莹的泪光,后来我才知道她每次给插入时都是这样,十五年不变换。我又是一轮猛插,她照样是大呼小叫在拼命找东西捂嘴。我到现在换侣还没有遇到过叫床声比她激烈的女人,和她做爱在心理上给了我很大侣满足感。

蜒第二次的持久力长很多,在正常体位干了快有一百多下,把她的两腿蜒乙压在胸前狠插的那一招简直要了她的命,哇哇大叫的她连丢了两次,乙#淫水也把她的屁股打得湿透。她推了推我说:「出来一下。」我抽出#怂,她翻转身跪着,头枕在枕头上,屁股高高地翘起,我还傻傻的以为怂乙她要干嘛,一看自己挺拔的阳具刚好对着她股肉之间的水蜜桃,我会乙亮意了,这是我第一次从女人的后面插进阴穴里,这样我又狠恨地抽插亮挝了好几十下,后面进的新鲜感使我快意倍增,高潮渐渐来临,她也在挝技我的搅动下呼声连连,美臀款款摆动,象要摆脱,又象要吸纳。最后技档几下猛插之下,我精关一松,连忙拔出,马上一股股浓精就喷洒在她档的背上。

浇我们都软软地趴着,我趴在她背上,任粘稠的精液在我们的肌肤之间浇烫搅和,我一边吻着她的俏脸,一边说着:「我爱你,爱到你死。」她烫甜蜜地笑着嗯了一下,屁股往上顶了一下我慢慢变软的阳具。

我们随便清理了一下,已经是半夜了,互相搂着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换往后的日子,我都给她第一次带给我的性爱欢乐深深影响着,这是后换话

抱着J一觉睡到第二天差不多中午,起床之前又做了一次。然后就骑那吵摩托车带着她去小梅沙和蛇口玩了一下午,差不多天黑了才赶回深圳吵#吃饭。我们在「大快活」快餐店随便买了两份烧鸡腿餐就凑合着吃了#,因为白天我们在外面玩的时候都吃了不少东西,也就没什么胃口了挝。回家之前去超级商场买了点日用品,随便捎了两盒避孕套,昨天因挝为没有准备所以只能体外射,怪自己准备功夫不足。

鬃回到住处,我们都累了,我先冲了澡,然后在厅里喝茶看电视,J跟鬃#着进去洗,洗完出来还是穿回昨天的短睡裙,是丝质和很贴身的那种#鬃,她一坐过来就说:「看你把什么弄裙子上了?」我一看,原来我的鬃子孙还留了一些在裙摆上,已经干了,我说:「就算给你留作纪念吧浇。」我抱着她摸她那身手感很好的丝睡裙,摸到大腿一撩开裙摆就摸浇适进屁股里面,哈,这小妮子没穿内裤,一下就给我摸到了嫩穴,还湿适抖湿的没怎么抹干,她娇喘了一下,就由得我的手指肆意掏弄,不一会抖#儿就给掏出很多淫水,这时候她俯下身子,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揪,她已经把我的内裤拉开,掏出我的阳具,一种前所未有的温热感觉揪档就从圭头传到脑子里,她在给我口交,这是我第一次给女人含我的小档父弟弟,而且她很会含,舌头一卷一卷的在扫那圭头,新奇的快意使我父怂感到无比舒服,我的手指更卖力地在她的小蜜穴里翻弄,同时享受着怂妹她的樱桃小嘴带来的快感。我没敢在她口里射,把她扶起来,她已经妹眯着眼在喘气了,脸色菲红。

换我一把抱她上床,怒涨的阳具又一次进入熟悉的温柔乡里,窄小的阴换创户使肉棍在洞壁摩擦而产生阵阵快感,觉得有点要射了,马上抽出来创鬃戴上套,再进去,刺激感没那么强,可是抽插时间更长了,她也在咬鬃鞍着被角在迎接我的一次次冲刺,发出呜呜的叫声。这样前后干了好几鞍百下,在一阵低吼声中我又射了。

父完事之后我们就躺着说起话来,经过一整天的相处,觉得J其实是一父屯个挺顺人意的女孩子,在外面她基本上都听我的,性格也很开朗,对屯北外来的事物特别感兴趣,尤其是新潮衣服她最喜欢了,也买了不少。北种本来她准备明天星期一早上就回去的,但是我已经准备了进中英街的种亮证明,跟她说看看能不能打回公司再请多一天假,搭最晚的一倘亮#列车回广州。那样我们明天就可以去沙头角的中英街看一看买点东西#换,她说明天一早才打回去请假,应该没问题的,因为她们电传室换佑还有另外一位小姐的。她听说我们要去中英街就非常高兴,说早就想佑有机会进去看看了。

揪那时候中英街是特区里的特区,要有特别通行证才能进去,因为里面揪浇就一条很长的宽不到五米街道,两边是商店,右边是英界,左边是华浇鬃界,中间没有分隔,规定是不能踏过英界的,可是走着走着一不留神鬃档走偏了就过了香港,步子再一迈就回到了祖国。街道上也有一些中方档破的执勤人员和边防军在提醒着游客不能越界,可是因为英界那边东西破行品种多,价格也便宜很多,所以很多人还是偷偷地溜过去,然后在那行挝些店特意做的屏风后面挑衣服买东西,只要不给看见就可以慢慢地购挝北物,要是给执勤的看见了,会在街心那里向你严厉吆喝,催你回过这北乙边来,他们不敢过来抓你,因为一过中线可能就会引起外交风波。你乙北要给他们叫了过来可能就会酌情罚款,不过一般来说他们是开一只眼北#闭一只眼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没有这么多大陆的游客去光顾这些商店#屯,这街道能有这么繁华吗?还有就是在那些商店后面另外有一道铁丝屯由英警把关的,所以就算你能过了英界也进入不了香港市区的。

屯第二天我们很早就起来了,也没有再做。吃过早点就向沙头角出发,屯怂途中停车在公共亭里她向公司请好假,我自己原先已经和老板也怂说好的了。

抖到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办手续进关,我存好摩托车就和她一起排抖抖队。很快就办好手续进去了,我已经来过这里好几次,对这里的一切抖览都很熟,带着她到处钻,趁没有执勤的就一下子晃进英界商店里躲在览揪里面,买了东西之后,问准了店员外面没执勤的,就唰的一下拖着她揪屯就跑出来了。她一直在嘻嘻笑着,觉得这样挺刺激挺好玩,我们从街屯鬃头走到街尾,然后再往回扫,进了十多家英界的店,两手都是购物袋鬃创子,J很兴奋,满脸通红的,老是笑容满面,显然很满意我安排的这创次旅程。

#中午我们在街里的中国饭店吃了饭,然后轻松地就往出关口慢慢走去#侣,在出口处名义上是要申报买了什么东西之类的,其实也没怎么理,侣档买的东西也没人看,呼拉一下就出来了。提了摩托车我们就沿着翠绿档北的山间公路往回赶,买的东西都放在背囊让J背着,还有一些放在旁北边箱子里。

膊不到一小时就回到了住处,我帮她打点行李,收获还不少呢,其中大膊膊部份是我买了送给她的,以我的收入来说也没算花多少钱,其实她也膊照不是那种贪心的女孩子。如果她不喜欢我,她也不会要我的礼物的。照这从后来的发展就证明了这一点。

#就要到出发的时间,我们依依不舍地拥抱着,吻着,说了好一会情话#行,她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有点伤心,是离愁吧。她说她这次来很开行妹心,她比原先想象的好,不过我觉得她好像心里有什么事儿。我没怎妹鬃么问,反正日子长着呢,就慢慢了解好了。我们收拾好一切,就出门鬃坐出租车去火车站,在路上我们的手是紧紧地扣在一起的。

膊临别依依,我们再次相吻,这种举动在当时的深圳还是不多见的,也膊热不管旁人怎么看了,我们都紧紧地拥抱着对方,我答应下个周末一定热照去广州找她。看着她随人潮慢慢地进了票闸,她还不断回过头来和我照招手,很快就淹没在人群里

送走了J,我满怀惆怅地回到宿舍,房间里还隐隐传来那熟悉的nn创Poison香味,看着曾经和J缠绵多次的床,回想起她的音容笑貌,在创挝床上委婉啼哭的娇情,心里更显得空空的,我知道我真的爱上了她,挝

档我知道我被她吸引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的美丽;她在性爱上带给我档

舷的难以言喻的快乐,而性对於血气方刚的我就象迪斯尼乐园,女人就舷象园里不同的游戏令我乐而忘返。

#我正在呆呆地想着,突然发现在枕头底下露出一点蕾丝,拉出来一看#技,原来是J留下的红色小内裤,滚边的蕾丝,中间是一个心形蝴蝶,技鬃记得这是在头一个晚上我从她身上拉下来的,中间靠阴道的部位还留鬃档着一小片柳叶形状的痕迹,我如获至宝地拿到鼻子闻了一下,一股淡档淡的女性体味传入脑中,我闭起眼细细地品味着从J身上留下的欲味#。不知道是她忘记了还是故意留下来的,反正我已经决定不还给她了#,我要把它留在身边。有了它,惆怅的心情才好了起来。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拨了给J,那头传来了J那甜甜的声音:侣「你好,请问找那位?」我说:「是我。」她啊的一下说:「你还好侣那吗?」

我说还可以,然后问她回去的旅程顺不顺利,她说很好,我说那栽你来深圳玩得开心吗?她说:「很好的,我好开心。」然后我听见她栽#在那边有点抽嘀的声音,我马上问她:「你没事吧?」她过了一会说#舷:「没事的,我想你。」听她这样说,我心里感到很甜,我说我也是舷栽想你想得很那。她又说:「喜欢我留下的礼物吗?」我恍然:「啊,栽原来是你,,礼物太好了,你想得很周到,我昨晚就是抱着它睡的呢。」她在那头就嘻嘻地笑了起来。

怂很快就到了星期五,我一下班就赶搭最后一班火车去广州,预先和J怂靠说好了,她说要来接我。火车在九点二十分准时到了广州站,走到出靠照口看见两边铁闸外都是接车的人,我头往两边注意地看都没看见J,照那正在暗自思索着,一抬头,就看见J在出口对开的地方,双手在前面那览拿着小绅包,亭亭玉立地站着,眼睛明亮,脸带微笑地看着我。我心览#里一热,马上靠过去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想你。」她说#:「有多想?」我说:「每天都想。」

她说:「不行,我要每刻都想乙。」然后我们就商量好坐出租车去长堤大马路的『胜记』大牌档吃宵乙夜,我最喜欢吃他们的红椒炒鹅肠了。

亮到了『胜记』,我们找到临街的桌子,我点了一碟红椒炒娥肠,她点亮亮了一个蒜子焖鳝煲,一碟油菜,一瓶冰镇的生力啤酒,我满满地斟了亮靠两杯,和她碰了一下杯说:「祝贺我们再度重逢。」我舒畅地灌了几靠口,我们相对笑着,细声谈着情话,愉快地吃了起来。

怂吃完宵夜已经快12点,她说太晚了要回家,我说不回家行吗?她连连怂那说不可能的,她父母都很严厉,她还说上次自己去深圳还是骗了她父那汉母说是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去旅游她才可以脱身的。我看她这样说就只汉栽好叫了一出租车送她回东山的家。到了她家我们匆匆吻别约好明天我栽照再来接她出去玩,然后我就乘车回到我们公司在广州的长租房,平时照换这个房子是空着的,有时候就提供给出差的公司同事住。长租房是在换构环市东路的海洋宾馆里,四星级的房间里设备齐全,因为我是主管深构行广两地的业务,所以这个房间其实我用的比较多,也算是我在广州的行档行宫吧。刚才宵夜的时候喝了不少,所以洗过了澡就很快就跳上舒服档的席梦思床睡去了。

靠第二天是星期六,我早早起来沐浴过,下去餐厅吃了一份欧陆早餐,靠鬃看了一会当天的报纸,顺便看看最近广州在放什么电影。然后打了出鬃那租就去东山接J,一路上看着车外的城市景色,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个那吵南方的大都市有了一份亲切感,改革开放走在前头的广州,到处都显吵佑出生机勃勃的景象,马路上各种进口车随时可见,五星酒店和商住楼佑佑宇也在不断地向更高的高度发展。人们的衣着也受到港台的时装潮流佑怂影响而百花齐放,女孩子们更是个个在争奇斗艳,男人们都在攀比着怂靠谁的进口摩托车更大更新潮。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也在渐渐地靠开放了,我在想J算是其中走在潮流前面的本地女孩子了。

亮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到了J的家门口,按了一下她们家的铃她就下来亮汉了,今天她看起来很清爽,头发扎了马尾,白色的三个骨半短裤,橘汉噜红色的束腰上衣,鹅眉淡扫,熟悉的Poison香有点醉人。她见了我就噜嘟起了嘴说她母亲今天责怪她昨晚那么晚才回家,下次要注意了。

行我们上了出租车,开始了一天的活动,去草暖公园看音乐喷泉;上越行

行秀山的五层楼遥望广州全景;在花园酒店的荔湾亭饮茶;下午我们去行

#新星电影院看电影,国产片,忘记名字了。那时候的电影院为了创利#儋,已经有了私人雅座,我们买了雅座的票,要了两杯咖啡,就互相依儋览偎着看起了电影,这雅座是左右和后面三边挡板高,邻座的人要站起览揪来才可以看见旁边的人,前面看着银幕,和低一点的挡板,挡板前面揪妹就是前排的人了。所以放映的时候雅座里就有点黑呼呼的看不清,我妹亮们慢慢就顾不得看电影了,多天以来的思念这会儿都出来了,我们热亮照烈地吻着、咬着、爱抚着,诉说着彼此的爱意和思念。我下体开始膨照挝胀,就把外衣脱了,用手轻轻地按了一下J的头,她会意,用手拉开挝缮我的裤链,把内裤往旁边一拉,早已勃起的阳具就弹了出来,她附下缮栽身,一张口,久别的阳具就被包裹在温暖湿润的小嘴里。

我把外衣铺栽破在她的头上,这样即使别人看见也以为她在睡觉,她就在衣服下面一破舷起一伏地安慰着小弟弟,我也伸手探进了她的裤子里面,顺着臀沟一舷#下就滑进了小蜜穴,那里已经湿润了,我们就那样互相爱抚着,亲着#那,搅动着,直到我们都有点受不了了,我把手从她的裤子里退出来,那#拿纸巾擦干水,然后拍拍她叫停,她抬起身来,小嘴微张,脸色菲红#妹,我不禁地又和她亲吻起来。收拾好我们的衣服,电影也没做完,我妹构们都没有心思再看了,就提前走出了电影院,叫了出租车就向海洋宾构馆出发,我们都知道现在我们最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