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涩恋8

2019-02-19 04:36:40来源: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继而又把头一仰说:「我找到工作了!」

「真的?在那?做什么工作?」

见我失业多日,终日闷闷不乐,嫂子也一直很为我心。一听我说找到工作

了。又惊又喜。

「和两个老乡合伙从这边收水果运到老家卖。利润不小,他们约了我几次入

股,我都没有答应,这次也是实在走投?路了。」我边说边暗暗下了心,这次

真的要放手一搏了。

「他们人可靠么?你年纪小别被人骗了。」嫂子忧的问。

「没问题,我和他们认识很久了,他们的公司不大,我经常去忙,都是踏

实本分的老乡,绝对信的过。只是……」

「信得过就好,南方骗子多,只要不是骗子,嫂子支持你的想法,只是什么?」

我把入股的金额和所差的数字告诉了嫂子。并把打算跟家里伸手求父母我

这一次的想法也说了。嫂子听后秀眉微颦,摇了摇头,说:「爸妈那里虽然有点

积蓄,但年纪大了,现在虽然很健康,可难保没个意外,没到实在不行的时候还

是别打爸妈积蓄的主意了。」

「可这次真的是个最佳的时机,他们平时生意并不缺钱,这次是赶上最近生

意太好想扩大一下规模,又有意提我,已经跟我说过两三次了。我怕拒绝之后,

以后再入股人家未必会给我机会了。」

「我不是让你放弃这个机会,只是觉得惊动了父母不太好。其实你需要的这

笔钱并不太多,我和你哥这几年日子虽然过的苦,但这笔钱勉还拿的出来。不

如我回去跟你哥商量一下,我们借给你这笔钱。你哥疼你肯定愿意。」

「不行!」我连忙拒绝,跟哥嫂一起住了这些日子,他们的清苦我深有体会。

哥嫂所谓的积蓄全是嫂子上午工作,晚上卖身省吃俭用存下的血泪钱,这钱以后

还要养活我哥,供他治疗恢复和两人过日子。我怎么能忍心拿去做自己的人生赌

注!

「亲兄弟没有什么不行的!再说你这笔生意也不是肯定赔钱,既然是赚钱的

买卖就当我们夫妻入你的股份,将来你和他们做生意站稳了脚跟,赚了钱分给我

们一些不就行了。听话,回家我就跟你哥商量去。」

我又一次感激的说不出话。

接我和嫂子详谈了一阵我今后做生意的乐观前景和一些顾虑,嫂子耐心的

听,不时给我一些鼓励和建议。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夜更深了,眼看就要到凌晨。我站起身,走到窗台旁,轻轻揭开窗帘向外望

去。今夜晴空万里,一轮残月挂在空中,月虽残,但光芒格外皎洁。回过头,

我问嫂子:「不早了,咱们回家吗?」

嫂子玩弄鬓角的秀发,正要回答,忽然脸上一红,展颜笑道:「小坏蛋,

你不是要跟嫂子包夜吗?怎么这才半夜就要回家了?」这句玩笑开过,她自己也

是一阵害羞,不好意思的把脸扭向一边。

看嫂子跟我调笑时那份娇羞的神态,我忽然心中一荡,又想起当初和她翻

云覆雨时的情景,心中一阵狂跳,脸上一阵发烧,讪讪的不好意思低下了头不知

该说什么。

见我羞愧的如此扭捏,嫂子微笑摇了摇头站起身,拿了手包牵我的手拉

灭了灯,锁好小屋的门,领我从院子的后门轻轻走出了色情店。

月光下,我和嫂子的影子并排映在地上。我个头不高,嫂子是身材高挑,

加上穿了高跟鞋,比我似乎还高了半头。她像长姐领关爱的弟弟一,跟我漫

步在寂静的夜色中。边走我边对倾诉以后的打算,她则认真倾听,也不多插

言,不时点点头,向我投来温柔关怀的目光。我和嫂子并肩慢步,闻她身上淡

淡的幽香,握她温软的小手,说说不禁心旷神怡,直到再也没有任何可说

出口的话题。

这条路平时我一个人走总很是漫长,这次我觉得太短太短了。就想和她

手一起这么走到永远。

终于,走到地下室的楼门口,嫂子放开了我的手,望我说:「看不出,你

的想法这么长远细致。到底是家里少有的读书人。嫂子支持你!但愿你能一帆风

顺。起码也别和你哥一……家里就你一个健康的男孩了。咱们事业顺不顺利倒

还在其次,将来回老家赶紧找媒婆给你说个媳妇成家立业才是正经,咱家还指望

你传宗接代呢!」说罢转身就要下楼梯。

「嫂子!」我不知嫂子为何突然说到这件事上,不由得有些嗔怪,毕竟在我

自己看来,自己年龄还小,有一番奋斗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而且……走了这一

路,我心中曾经一个朦朦胧胧的念头,此刻越发烈了!

「怎么?」正要下楼梯的嫂子被我一叫,停住了脚步,转头问道。

「我……我……等我赚了钱能养活你和我哥了,我……我想娶你!」我站在

原地握拳头认真的说。

「哈!」

嫂子听罢不禁哑然一笑。大概觉得我只是孩子气一时发作。「可以啊!只要

你哥不打断你的腿!」边开玩笑,嫂子便又转身要下楼梯。

望月色下盈盈姐略显丰腴成熟又窈窕有致的倩影,蓦然间,我对这个女

人的万股柔情涌上心间。怜惜,爱恋,依赖,渴望,崇敬,憧憬。一股脑此刻迸

发了。我猛地上去从身后环抱住她的腰。把脸紧紧的贴在她温暖的后背,一边

隔薄薄的丝质连衣裙不住摩擦,一边喃喃自语:「盈盈姐!嫂子!我要你!我

要娶你!我们家亏欠你太多了!太多了!你人真是太好了!我恐怕这辈子不会再

遇见能有你一半的女人了!答应我……答应我……我爱你!」

突然被我拦腰抱住后嫂子吃了一惊,一边挣扎一边说:「小光,你放开,别

这!这是在外面!」随即,她仿佛被我的深情忘我有所感染。停止了挣扎,默

默的站在原地接受我的爱抚,倾听我的心声!

「嫂子!答应我好么!好姐姐!我哥已经残废了,他也愿你能找个好归宿。

我发誓,我以后会对你们更好的。我给我哥养老送终!求求你,好嫂子,好姐姐,

我真的爱你!」

嫂子被我从背后抱沉默了许久。等我把心里话都说完了,终于低声开口说:

「松开,我还是不是你嫂子?」语气异常冰冷。

我一阵激动过后也知道自己失态了。见她态度如此冰冷,只好乖乖的放开了

搂她的手。嫂子整理了一下被我弄乱的连衣裙,向我望了一眼,目光中满是复

杂的责备,但没有发火。我们不再说话。一前一后回了地下室的家。

虽然已经凌晨,但睡了一天的哥哥此刻正精神十足的正斜靠在枕头上看

电视。见我和嫂子一起回来便大声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晚?小明,你也是,出

去说走走,一走就是现在才回来?」

嫂子不慌不忙的说:「今天加班,回来晚了,我有点害怕,给小明打了

让他来接我,路上耽误了。」听嫂子替我圆谎,我不由得心里一阵难堪。

「是吗?」哥哥有些狐疑。没再说什么。

随后嫂子煮了几包方便面给我们做宵夜。边吃边把我要入股做水果生意的事

跟哥哥说了。哥哥听后自然没有异议,让她明天有空就把积蓄全取出来让我去入

股。并说男人办事就得果断,看好的事就要抓住机会。

吃过宵夜之后嫂子服侍我哥先睡下了。

我住过来之后嫂子本想在我的地铺和他们夫妻床之间间拉上一道布帘,但哥

哥不在意这些小节,没有同意。因此每当睡觉时都是我先睡下,把脸墙壁,

嫂子关掉灯之后才好换上睡裙钻进被窝睡觉。

这晚也不例外。

只是关掉灯后,听床上嫂子淅淅索索宽衣解带换睡裙的声音我不由得一

阵心动,虽然表白被嫂子严辞拒绝,可内心对嫂子的渴望之情前所未有的高涨,

我终于大胆子,扭脸偷偷看了一下。

虽然关灯后的地下室漆黑一片,但嫂子肤白似雪,我从小视力就好,加上又

经常在工厂里在同漆黑的库房摸黑拿工料,夜视更是异于常人。虽是黑暗朦胧

间,我看的还是很清楚。

此刻嫂子那让所有男人迷恋的身体已经脱了半裸,只穿了一条窄小的粉红色

三角内裤露胸前那双曾被我把玩过,从不敢过多遐想的娇乳正在往身上套一

件红色百花吊带睡裙。雪白的乳峰上一双棕色性感的乳头俏皮的不时晃动,她

一腿盘坐在床上,穿好睡裙后打开束发的白色手帕,乌黑的长发披散了下来,

薄薄的丝质睡裙遮住了她?暇的胴体,遮不住裙摆下洁白晶的大腿。

我的心狂跳不已,胯下间不由的一阵发硬。是情?是欲?也许兼而有之!

蓦然间,黑暗中我做贼一的目光忽然和嫂子整理睡裙时对我不经意的一瞥

相触。

瞬间,我如同小偷偷东西被人抓个现行一不知所措。嫂子似乎也有些错愕,

不像一般被偷窥的女性一反应烈,要么大惊小怪的大吵大闹,要么惊慌失

措的钻进被窝。而是表现的很从容,先是一惊,继而恍惚间仿佛对我?奈的摇了

摇头。

我忙重新把头转向另一边,再也不敢侧脸偷看她一眼。

我忽然变的很不明白,曾经她那被?数男人玷污的身体也曾被我放肆的玩弄

过,我为什么此刻只是偷看一眼就会面红耳赤如此的羞愧。而作为嫂子,作为家

人,我更应该对她敬若天人。之前的事可以说不知者不怪,现在弟兄相认,明知

她的做法伟大,而哥嫂感情又深。此刻我对她的身体充满了最被人看不起的产

生了欲望。

自己为何如此矛盾?是因为适才和嫂子在色情店那段经历?还是夜色中和她

手并肩而归那片刻的温柔独处?我实在说不清楚。但我自己第一次直面自己的

内心和现实:哥哥真的只能如此生不如死了。可嫂子呢?盈盈姐的将来该当如何?

难道真的任由这个美丽善良的女人用青春和女人最贵的贞洁白白浪费任人随意

蹂躏?而换来的是什么?只是和我残废的哥哥穷困终老?

蓦的,我想到了自己的!那是男人对自己家人的感!是与对嫂子的

感激,崇拜,向往产生的要保护她的感!这种感和对嫂子的默默依恋与

崇敬交织的那份难言复杂的爱,才让我那么放肆忘情的说出了我隐藏在心底的那

番表白。

娶妻当娶蒋盈盈!我心中暗暗许下这个誓言!

如果说十年前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对嫂子有种难以宣言的好感的话。

那也许只是青春期的少年对美丽女人容颜的一种憧憬。但此时此刻的嫂子美丽的

不止是依然不变的容颜,更是那让人敬佩的人格。而在仰慕之外,男人对女人的

本能也因嫂子的美貌柔情让我把内心的渴望点燃的更加不可收拾。

情?欲?二者兼而有之吧。

也许白天我对盈盈姐是一往情深的偷偷爱慕,那么此刻夜深人静和她共处一

室,对她的偷窥就是我对渴望的女人毫?掩饰爱的表达!即使这种渴望是见不得

人的,这种表达是为人不齿的。我?法压抑,乃至愈演愈烈。

我望漆黑的墙壁,幻想温柔的嫂子脱掉睡裙,幻想自己和她一丝不

挂的相拥在阳光灿烂的午后,柔软的双人床上,幻想和她颠鸾倒凤深情的做爱。

不拉窗帘的落地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在嫂子美轮美奂的裸体上,映出雪白的晶,

而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只为我敞开,从此别人休想再对她有所染指……

我勃起的更硬了!

听哥哥如雷的鼾声和盈盈姐逐渐深沉的呼吸,我知道他们已经睡的很沉了。

我撩开毛巾被,褪下裤衩,掏出梆硬的鸡巴四仰八叉躺在潮湿的地铺上悄悄开始

手淫……

情欲交织下我辗转反复。夜难眠。

我满脑子里都是我的嫂子我的盈盈姐。她的一切历历在目:她总是略带羞涩

姣好的面容。她端庄长裙下小腿上穿的肉色高筒丝袜……她那红色性感的短睡

裙……以及她的微笑,生气时常常不经意撅起的小嘴……解开乳罩时脸上那难以

言喻的羞涩神态……还有在卖色情店小屋内她对我难得的调笑让我是那么的怦然

心动……当想到老山炮对我炫耀凌辱她的视频里嫂子那跪在床上微微撅起的大屁

股白嫩嫩赤裸裸的突然呈现在我面前时,想在想来,带给我的其实不仅仅是?尽

的愤怒,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醋意和视觉震撼……终于,潘多拉魔盒打开了,我

再次回想起那次让我?比愧疚不敢多想?数次心驰神往和她共度春宵时的情景,

我那青春原始的性交本能,嫂子欲说还羞体贴的床上服务……如似幻的来回出

现在我眼前。

快了!好舒服!嫂子!嫂子!盈盈姐!盈盈……我闭眼仿佛真的压在嫂子

身上一舒服的上下来回扭身子。

马上!马上就要射精了!

手淫中的我已经临近高潮的边缘,突然,「我还是不是你嫂子!」嫂子在地

下室前薄怒微嗔,秀眉紧锁的责备神态让我如冰水浇头。

我停止了手淫。

她毕竟是我嫂子……我哥虽然残废,但……但她对我哥那份来自心里的依恋

与多年的共患难产生的真挚感情,我怎么能代替?

娶嫂子?

我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的因为内心真的爱上她而不顾别人的眼光,但嫂子呢?

跟隐姓埋名身处没有任何亲人的陌生城市的色情店卖身比起来。回自己老家

和丈夫的弟弟结婚也许更让她没脸见人吧?何自己丈夫的弟弟比自己小了将近

十岁,道德的约束,现实的考虑她有什么选择我的理由?

归根到底,这也许只是我脑子的一厢情愿,我心里再怎么爱慕她,嘴上说的

再硬气!毕竟她是我的嫂子,我哥又在,她的束缚远比我多的多,我真的考虑过

她的感受么?

随心情的沮丧,我激情四射的鸡巴开始变软,萎靡不振了。我的心更是心

乱如麻。时而觉得自己应该像杨过那视世俗法如尘土,洒脱爱自己爱的人,

时而觉得命运对自己和哥嫂太过残忍,时而又觉得只想保护柔弱的嫂子,爱上她

并不是过错……感慨万端又没个头绪。

「傻孩子,怎么不继续了?」

黑暗中,嫂子柔声的一句话突然如五雷轰顶般把我从自己心事中惊醒。我扭

头一看,只见嫂子光脚,穿那件真丝深红色满是花朵的睡裙,正俏生生的站

在我地铺与她和哥哥的睡床之间的地板上。只盖到屁股的睡裙下一双雪白修长的

大腿性感的正对我面前。虽然室内?光,但嫂子的神情举止我看的一清二楚,

睡初醒中的嫂子那份慵懒的美更是让我心头一动。继而想到自己刚刚还在想

她在床上的子手淫,而且此刻自己还是赤条条的被她看见如此窘态,不由得又

惊又羞,忙用双手捂住下身,颤抖小声问:「嫂子……你……你怎么还没睡。」

嫂子脸上神情一阵古怪,听我如此一问,不禁噗嗤一笑。蹲下身轻轻用玉葱

一的手指在我额头轻轻一点,不好意思的说:「小坏蛋,你自己弄的那么大声,

还……还叫嫂子的名字,嫂子睡的再沉也被你吵醒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手淫时意乱情迷也许自己太过忘形了也许对嫂子的思

慕太过烈了,不自禁的真的呼唤起嫂子的名字了。而此刻嫂子蹲在我面前,

没有责备,没有蔑视,只是面对男人时脸上一贯的娇羞腼腆,此刻更深切了。而

她不经意间的一蹲下,将自己睡裙下摆内双腿间的骚窝隔粉红色的内裤大胆

的对我的脸,即使室内漆黑一片,但这的距离我那双夜眼自是看的清清楚楚,

而她对我黑暗中看东西如同白昼一?所知,弄的我面红耳赤一时竟然不知所

措,又忍不住盯她双腿间的神秘区域不愿移开目光。

嫂子自不知我此刻龌龊的目光落在她身体何处。蹲在我身边,双手托腮,思

忖了片刻,继而是像慈祥的母亲一伸手轻轻抚了抚我的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