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二十一

「唉呀你们这些小年轻,有上边的房间不去睡,怎么睡在泳池旁边,来,这

有张毯子,裹一裹身子吧,不然一会天亮前露水重风凉,你女朋友可能受不了。」

「谢谢大婶,天也确实有点凉了,我不妨碍你打扫清洁了,先带她出去,来,

还有点重。」

「哈,你女朋友睡得真香呀,先生你真细心。」

我抬抬头,月亮已经渐渐西沉,天空中,只是稀疏的几颗星星。但在东方,

已经可以看见鱼肚白。

「陈哥,我看你脸色一直不是太好。来,抽根烟吧!」

本来不抽烟的我,这下却没有抗拒,从王林圣递过来的烟盒中抽了一根,含

在嘴里,王林圣还替我点火。

婚宴上的菜肴此时已经上得差不多了,我茶水饮料喝得都有点多,从洗手间

出来后就看见正在露台抽烟的王林圣。

「林圣,不,王公子,不要称呼我陈哥了,你叫我亚一吧。」

第一次抽烟,烟味呛得我直想咳嗽,但好歹忍住,王林圣没留意到我的窘态,

反而苦笑一下,说道:

「别叫我什么公不公子的,我特讨厌这称呼,真的,你还是叫我林圣吧!」

王林圣是本城富商王哲愚——也就是张芸芸口中提过多次,张勇的大老板,

传送集团总裁王总的公子,但待人接物相当谦卑有礼,丝毫没有纨裤子弟富二代

的架子,可见王家家教甚笃。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他也颇害怕自己的父亲。

去洗手间的宾客不少,当门帘被掀开的时候,可以看到服务员开始收拾着桌

上的残杯冷炙和碗碟,婚宴吃吃喝喝的环节已经接近尾声,带着老人小孩不方便

的宾客开始向主人家告辞离开,留下来的,就是一会儿余下环节的参与者。

「亚一,我刚好也打算要开一间自己的公司,本来的方向和你的计划也有点

相似。我感觉我们真可以合作。」

我没说话,抬头看看里边,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主桌的林嘉碧,她正陪着王

哲愚应付着一些上来敬酒的客人。身上披了一块红色的方绸巾,算是简单裹一裹

身子。

「或者你还有林家大小姐的路子可以走吧,我懂,哈哈,说老实,刚才看见

你和她居然那么熟悉,我先是惊讶,然后就意识到,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听着这话,我心里居然升起一阵的感动,既然以他的身份能说出这番话,我

还不答应的话也太那个了,于是把烟放下,郑重地回答:「谢谢你林圣,我也很

荣幸能高攀上你这位朋友,那先不管大小姐那边了,我和你说好了,等你。」

「好的!相信就在本周了。」

「那你先回去吧,不要冷落你女朋友。她一个人呆坐着很无聊。」

「哈哈,她可喜欢和陌生人聊天了……亚一你了?」

「我抽完这根烟就回去,吃得有点多,要消化一下。」

王林圣说要开公司,估计钱也是他父亲提供的,看得出虽然管教严,但儿子

毕竟是儿子,给些钱让他去玩玩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我现在一直拿的是

临时身份证,没办法开办公司,必须依靠其他人。想想,我自己的运气好像一直

都不错,至少从某些方面来说。

「林大小姐,芸芸姐叫我拿一条绸巾给你!」

回到今天婚宴刚开始的时候,我举着酒杯走向刚在主桌落坐的大小姐,看着

小白拿着一条红色大绸巾给林嘉碧,让她可以稍包裹一下身子,不至于一直光着。

于情于理,我都要上去和她打个招呼,无论现在是什么样子。我深吸了几口

气,算是把情绪暂时安抚下来。多想无益,我在这里的日子,还是要一天一天过

下去。冲动和愤懑留在自己体内即可,流露出来,对自己毫无好处。

张勇把王哲愚和林嘉碧安排到了第二张主桌。王林圣和刘玥珺也走了上去,

王哲愚看见自己儿子居然也在,神色明显有些不高兴,但因为是婚宴上,不好发

作,没说什么就坐下。张勇不失时机地安排王林圣他们也坐在主桌的空位上,这

样一来,本来预留的四个空位就全坐满了。

穿着婚纱的张芸芸悻悻地挽着王锐的胳膊,从中间的通道走回主桌,全场一

片掌声。同时,两排穿着黑丝短裙制服的女服务员整齐有序地捧着菜出来了——

上菜仪式终于开始了。我耳边听到同桌其他人的说话声——我和他们完全不认识,

自然犯不着插嘴,他们都在互相询问刚才那个进来的中年人和他带过来的那名玩

物是谁,听得我反而有些奇怪,看起来,不少人都不认识王哲愚,他不是和林雄

齐名的富商吗?

「大小姐,终于见着你了,我找了你差不多两天!你能来就好。」举着酒杯

的我终于来到林嘉碧的身边。

「亚一!不好意思呀让你找了我两天。那天你走了之后,我爸又带我去陪王

世伯了,我没办法,谁叫我送了上门了,哈哈,不过今天芸芸姐的婚礼我无论如

何要过来,所以就叫王世伯带了我过来。」

大小姐看到是我,脸色明显一喜,也举着洒杯站了起来,本来披在身上的绸

巾也放到座位上,这样一来,旁边的人也看得出,我和她的关系并不简单。

但,并不简单又有卵用。

她提到了王世伯,一边的王哲愚自然抬起头,我与他目光相对。

王哲愚看上去倒是相当儒雅,戴着个金框眼镜,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丝毫

不像是个富商,反而像个学者又或者大学教授。他看见我举着酒杯,笑眯眯地也

举杯站了起来。

「王世伯,这是我朋友陈亚一,也是今天新娘芸芸姐的朋友。我本来是约好

和他一起出席婚礼的,哈哈。」林嘉碧介绍我的说话,说得颇得体,把我们的关

系,还有我过来敬酒的原因都解释了。

「王总,真是荣幸之极,我是林大小姐的朋友陈亚一,今天在此有缘,现在

冒昧敬王老板一杯!」我也马上附和着。

客套话冲口而出,我心中却有相当怪诞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破了林

嘉碧处的男人,现在又堂而皇之地带着她过来婚宴现场,目的就是要告诉其他人,

这个女人是他现在的玩物——但这个女人的身份又并不鄙下,是本市另外一位富

商,也是自己主要生意合作伙伴的大女儿,更是今天新娘曾经的主人的女儿,是

新娘曾经要侍候的对象。

这怪诞感是不是很难以形容,却完全符合这个世界的逻辑。

「哈哈,那看来我这几天是抢了陈先生的美眷了,世侄女的朋友,和我也是

有缘分!陈先生,世侄女那么看得起你,自然也有过人之处,说出来,或者我们

以后有机会在公司见面了。」王哲愚还没有和我碰杯,就把这个问题抛了出来,

果然是在商场闯荡多年!

我一时有点张口结舌,我要把神根山度假宾馆前台这个职业说出来吗?

「亚一一直在我爸的企业里工作,现在打算出来创业了,以后估计还要王世

伯你多多提携!」还是大小姐在一边替我解围。也是,「创业」这事由她口中说

出来,比从我口中说出来要有力得多。

「大小姐说得好,王总还有林总,都是我这种后辈的偶像和学习的榜样,日

后还要请王总你多多提携!」我都开始有点佩服自己的嘴巴了。

「哈哈,好!现在的年轻人真有魄力!我像陈先生这年纪的时候,还只想着

怎么样操女同事了,哈哈哈。」说着,他的酒杯终于也伸了过来,我们碰了,各

泯了一口。

再客气了一两句,等到王老板坐回去之后,我压低声音问林嘉碧。

「大小姐,就只有你来吗?张芸芸她岂不是很失望。」

林嘉碧轻轻摇摇头,说:「我爸只是礼到了,不然也不会叫上菜,嘉华她性

子你也知道,她肯定不喜欢来这种场合。兰蕊小丁更不可能来,虽然芸芸姐她盼

着,但她在我家其实时间不长,小丁在我家也已经有五六年时间了。不过我爸也

说了,芸芸姐可以带锐哥回去看他,就当是回娘家。」

听到回娘家三个字,我很想笑,幸亏忍住。

「大小姐,你今天一直要这样吗?」

「我爸和王世伯约定是三天,应该后天就到期了,到时你再去找我吧。」

「好的大小姐!那我先回去了。」

一时就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水陆毕陈的婚宴菜肴也算精致可口,但我却

没有怎么吃。而王哲愚那边,虽然低调,但没有不透风的墙,他的身份在现场还

是不胫而走,一时不断有人过来敬酒,厚脸皮也好,拉关系也好,自恃身份可以

攀得上也好,甚至比起今天的新人还要热闹,王哲愚倒也基本上来者不拒,客气

几句,虽然是感情浅舔一舔,但也喝了不少,旁人自然连大小姐也一起敬,搞得

她顺带也喝了不少。我冷冷地看着,直到中途内急。

看着王林圣走回去的背影,我把烟继续含在嘴里,抽了几口,现在我不急于

回去,虽然心情好了一些,但心底还是多少对里边有些厌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无论是宾客在新娘敬茶的时候塞红包脱伴娘衣服摸胸纳福,还是抽奖抽人上来当

场肏新娘,又或者玩姐妹,操女宾,干黑丝女服务员,我都已经不太关心了。

凉风袭袭,心头难得忽然涌起了一阵的恬静,向下一看,居然看见了楼下的

酒店游泳池,现在整个泳池空无一人,灯光也相当的昏暗,池边的草地被今天晚

上的月色染上一阵的纱白。而晶莹的碧蓝色池水水波轻泛,倒映着池边的灯光,

一片流光溢彩。

「亚一,你在这呀,在看什么?」

我心头一震,是大小姐!她也来到露台了。她身上还披着那条红色绸巾,高

耸的胸脯上打了一个蝴蝶结,隐约可见嫣红的玉峰顶与大腿之间的稠密黑绒。因

为喝了酒,酡颜半醉,霞飞玉颊,双眼清澈中带着几分迷离,如同树梢上的朦胧

月影。一头秀发简单地扎了一下,云鬟雾鬓。嘴角还带着那一泓的笑意,倒不知

是看见了我高兴,还是因为酒精的影响。

「大小姐,我出来透口气。你出来补妆吗?」

林嘉碧俏脸微微一笑,说道:「我不是去厕所,我也想出来透透气。」

我不禁一笑,看来她喝得有些多,于是就问道:「那你不用陪王总了?」

「我出来一阵也不行?这两天让他们操了多少次了?呵呵!」说这话的时候,

还撇了撇带着桃红色酒印渍的嘴唇。

我没理会大小姐口中的「们」还指什么人,只是感觉到现在我们可以有独处

的时间,弥足珍贵。

「大小姐你喝了不少酒。」因为离得近,我可以感觉到她发烫脸庞上和温润

嘴唇中的酒意。

「放心,那些酒还放不倒我,不过婚宴上没办法,一个一个地跑过来敬,我

也总不能坐着吧,哈哈,一个一个都在打量我,看一会儿有没有机会玩我,有几

个直接就在我胸上摸,看那模样都是三秒钟就可以让他缴械的货。不过,说起来,

还是亚一你带坏的头!」林嘉碧明显是酒后话多,脸上笑意更浓,歪着绯红的脸

看着我,两泓秋水明眸还不断地眨动。

「冤枉呀,我第一个敬酒是因为要敬主人。和其他人又有什么关系。」我也

回了一个笑脸,开着玩笑替自己分辨。

「主什么人呀,你有看见像我现在这样子的主人吗?唉,干脆再多呆一阵子

吧,不急着回去了。」说着,林嘉碧干脆和我并排靠在一起,「咦,下边有个游

泳池,没有人了,真想下去玩玩。」

「嗯,我也有此意了。」

「这个点也应该不会有人了吧!」

「肯定没有!大小姐,不如我们……」

此时,宴会厅里边传来了一阵麦克风的声音:「各位来宾,婚礼接下来的游

戏环节要开始了,大家兴不兴奋!开不开心!」

接下来是兄弟团的尖声鬼叫、姐妹团的嘻笑声和宾客的掌声。

「首先,就由我们的新娘开始敬茶了……」麦克风里的声音完全让现场的欢

呼声浪压了下去。

大小姐扭头看了一眼,笑道:「亚一,我们回去吧。」

她刚想离开,我心念一动,一下拉住她的手。

「怎么了亚一?」她回过头,笑意不但未褪,还举起手抚了一下秀发。

虽然露台的灯光昏暗,但这个姿势可谓诱人至极。于是,我说出了自己心底

的说话:「大小姐,你别回去了,你不是不喜欢里边吗?我们一起下去泳池吧。」

说完,也不管答不答应,拉起她就跑。

「咦,亚一,不要嘛!」

「不要不要嘛,难得玩一次!」

所有宾馆的设计都是差不多,我很容易就找到露台一边的后楼梯,拉着林嘉

碧一层层地跑下去,那感觉,像是拉着逃婚的新娘。一路上大小姐虽然嘴上说着

不好,但也顺着我跑下楼,一是因为酒意,二是因为恐怕她也不想回去了。

游泳池的门,毫无意外地锁着,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栅栏相当矮。我

还没有说话,大小姐自己已经先爬了过去,动作一大,那条绸巾被挂在栅栏之上,

美人耀白软弹的赤裸背影在我眼前扑腾扑腾地奔跑,「哈哈,好漂亮的池水呀!

我喜欢!」然后,「扑通」一声,整个人跃进了水里边。

我现在倒是吓了一跳,生怕声音会招来其他人,幸亏过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

当我来到池边,她已经在水中游了几个来回。

离得近,有什么都可以看得更加清楚,夜色下的游泳池,池水更显碧蓝可爱。

四边都是如茵的绿草,我干脆把鞋脱了,赤脚踩在上边,而耳边现在只听到夏虫

的鸣叫,还有一阵阵的冷风。

除了风声与虫声,现在就只有池水之中轻轻的划水声,美人鱼轻轻地划动着

水波,偶尔潜入水中,再在水中轻巧地转了个身,探出头来,甩一甩湿漉漉的头

发,在水中向我挥手,脸上尽是甜意诱人。

「亚一,你也下来吧!」

虽然没有准备泳裤,但我还怕了你不成?于是,我也把自己脱得精光,一下

子也扎入水里边。

清洌的水让我浑身一激灵,耳朵里的水流出来之后,我听到了大小姐的笑声,

眼前,又是那个水中游动的白色人影,我几下游了过去,她没有闪避,我连忙伸

手过去一抱,温香满怀。

「亚一,来,看谁游得快!」

「行,我还怕了你?」

估计在酒店的其他楼层,都可以看见两个赤裸的人在泳池里嬉闹,有时扑腾

扑腾的畅泳,有时又在水中互相泼着水,激起水花,玩得不亦乐乎。我们所有的

事情全部都抛诸脑后,她身上的水珠倒映着旁边酒店大楼的灯光,金黄眩目,说

不出是圣洁,还是淫靡。

最幸运的是,一直没有人来干涉我们,看来,都把我们当成是酒店的住客了。

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我再一次在水中抱到了她,两人一起从水中探出头

来。她秀发、眉毛、眼睫毛、鼻梁上都是倾泻而下的水瀑,水瀑渐收,水流再从

她云鬓中涌出,再在运动后潮红的脸庞上划过,汇到锁骨窝里,涓流继续向下,

从秀拔的酥胸玉乳上回到今天格外清澈的池水之中。

仿若当天在根场雅舍,我们的最初。

「你瞧什么呀?我还没有让你看透吗?」此时,大小姐原本朦胧的的眼神中

闪动着我最熟悉的火焰,她开始勾动着我的欲火。

但,现在,我却丝毫没有那份心思,而是……

「啊!亚一你干……」

「嘛」字她嘤咛着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我堵上了她的嘴唇!

身体的五感瞬间全部消失,有的,是从她唇上传过来的温润饱满、香弹粉嫩,

我贪婪地吸吮着她唇上的每一丝香气。

林嘉碧想推开我,但我牢牢地抱着她,让她丝毫不能动弹,过了一阵,大小

姐也放弃了反抗,我从她眼眱毛的位置可以判断,她也闭上了眼睛。

「呜呜呜」她含糊不清的声音忽然又加重了,因为我的舌头突破了她的牙关,

伸进了她温暖的口腔里边,和着她的津液,与她的香舌交缠在一起。连同她的身

体,也酥软了下来。

柔情千转,足以融化一切,心中,尽是连绵不绝的涟漪。有水珠从我嘴唇中

的空隙划到舌头之上,我感觉到了咸咸的味道,那不是汗!

「亚一!你干什么呀!」终于,林嘉碧奋力地把我推开。然后,右手一扬,

「啪」一声响,我只感觉左边脸颊火辣辣的,她一巴掌甩了上来。「你疯了呀!

太过份了!」她大声呵斥,转身从泳池中爬了起来,在一边的架子上拿出一条白

色的大毛巾围在身上。

「大小姐,我……对不起……我,我刚才失态了!」是不是失态,我自己心

里很清楚,受了这一巴掌,也值了。其实刚才她扇我巴掌的时候,我瞅到她眼神

中并没有太多的怒意和反感,扇了之后甚至闪过一丝的温柔,显然出手后,她就

有些后悔了。

只不过大小姐的矜持是肯定要的,只不过她披好毛巾之后,并没有离开,而

是坐在泳池边上,伸手拿了一条小毛巾打理着湿透的秀发,只是故意侧着脸没再

看我,甚至故意咬着嘴唇。

我心里舒了一口气,她没有离开就代表心里并没有真正的生气,我连忙也从

泳池中爬起来,同样围好毛巾,试探性地坐在她身边,她没有抗拒,没有说话,

没有望我,继续擦干净秀发上的水珠。

「大小姐,对不起,我刚才……一时失态,可能酒喝多了……」继续编理由。

她仍然没有说话,放下毛巾,十指为梳,顺捋着头发。

我心念又一动,也举起手,说道:「大小姐,我也帮你捋捋头吧!」

「你搞什么!别……」但我的手已经伸了上去,她只能低头闪开,「不要呀!

你的脏手!」

「我的手刚才泡了那么久的水,怎么会脏了!」我涎着脸,举起两只手,张

开手指在她眼前:「你看,泡得白白嫩嫩的。」

「你的猪手马上给我闪开,讨厌!」她虽然还在闪避,表情已经转嗔为喜。

「大小姐你没生我的气吗?」此刻就要打蛇随棍上。

「你真是越来越过份了!看来刚才扇你一巴掌扇得不够!我就是对你太好了,

唉,我也不懂干嘛老是莫明其妙的对你好!」

「大小姐,那是因为你好人,可怜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大小姐,我很感谢

你,将来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你想我什么时候来干你都可以!」

「别扯了,你脸皮真是厚,你是不是一个人和我有什么关系?」话虽然这样

说,但笑意总算重新爬上了她的眉梢,我干脆和她并排坐在泳池边,一起用脚踢

着水花,看着她不断晃来晃去的双足,十只细巧的脚趾光洁玉润,脚趾最前端上

的一团趾甲是非常自然的浅粉红色,晶莹眩目。因为踢水的关系,双足弓起,水

沾到上边非常顺畅地流走,足见上边皮肤如若凝脂,细腻光滑。

「大小姐,你要不要回去?」隔了一阵,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在游泳池这里

还是可以听到上边不时传来的一阵一阵欢呼声浪。

「算了,不上了,都玩成这样了,晚点再说吧,反正王世伯无所谓。」

「那你累不累?我现在倒是挺累。」

「怎么了,你累了?你这样就累了?肯定今天干伴娘干得太多了吧。」

「才没有了,我都放过晚上的大好机会来陪你了。」

「呵呵,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了?」

「当然不用,我将来一定做牛做马……你想我什么时候来干你都可以!」

「噗嗤,陈亚一你够了!再说我就炒了你!」

「你怎么舍得我……」

大小姐终于让我哄得笑靥重新绽放,我们再疯了一阵。后边的酒店大楼,此

时也渐渐安静下来,婚宴估计也接近尾声了。

「是了,大小姐,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继续这样下去?还是和云麾杰结婚

成家?」

「现在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打算,导游是不想做了,你说结婚,呵呵,现在问

题还不小!」

一个富家女结婚能有什么问题?再加上云麾杰的家世就算不是巨富,至少也

是书礼人家,他是医生,母亲又是教古筝的,除非……

「林先生,他……他不支持你们?」我继续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因为那

天云麾杰也和我说过,他们还没见过家长。

林嘉碧没马上回答,良久,才说,「麾杰是医生世家,前途很好,但是,我

爸……唉……我爸,算了,不说了。」

「大小姐,其实你是不是不太想回你爸那里?」

「也不能这样说,毕竟是父亲吧对不对,但是,我确是有点不喜欢我爸经常

拿我来招呼他的各种客人,我这样说吧,我自己玩是我的事,但,我不太喜欢让

人家安排。」

「那云麾杰安排了?他现在还给你一天200个的纸条你吗?」

「一天200个,你想操死我吗?」大小姐忍不住捂着嘴笑道,「他那个人,

唉,每次都很兴奋,但事后就很心痛,然后那些天都对我特别好,但接着我们又

会因为些小事吵架,他就开始找各种玩法……好幼稚的循环,偏偏我们就在一起

了,嘻嘻,我们真的就是一对儿。亚一,你知道嘛,我就是喜欢我让人轮完之后,

他看我的那个心痛的眼神。」

嚼着狗粮,但听着我却有点明白他们父女之间的芥蒂在什么地方,如果云麾

杰是林嘉碧正儿八经的男朋友,那对她身体的占有排名就在林雄这个老爸之上,

林雄肯定不高兴。当然,或者,还不止这样……而云麾杰又是外表柔软,但内中

有傲骨的人,对林嘉碧好,肯定就不会妥协什么。

「那如果你们结婚了?他还会让你这样出来玩吗?」

「他肯定会顺我意的,我和他之间的情趣,但,他心痛我,肯定不会把我当

成礼物或者公关工具一样随随便便就献出去。」

「那他现在在那,好像挺少陪你的。」

「少也不至于,你在写计划的那几天你以为我在什么地方?他现在经常在医

院值班,不知又在干着那个风骚护士了,哼哼!」

我笑笑没有说话,大小姐把脚从水里提了起来,双手抱膝蜷曲着身子,下巴

枕在自己膝盖上,还嘟起了嘴,露出了几分的娇俏可爱,过了一阵,她想起什么

似的扭头看着我,笑问:

「亚一,不要说我了,说你吧,我现在感觉你寻回记忆的可能越来越低了,

你干脆就找个人结婚吧,宾馆那里也不缺女人,而且我听说你也挺受欢迎的呀。」

「哈哈,我的事情还是迟些再算吧,现在也急不来。」

「对了,我听嘉华提起,那天你和她作对的时候,是替你们一个女同事出头?

是谁呀?嘉华那个人,就算情绪不好的时候,心思也是很细密的。」

「哈哈,就是一个同事而已,没什么。」

「没什么?说些来听听吧……你试过用门卡进去强奸住客吗?」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了……」

「难道是女住客用门卡进去强奸你?」

「你猜对了……那次……」

我拗不过,说了一些在酒店工作中的事情,大小姐开始还热络的回应,然后

话越来越少,只是我我啊啊地应着。到最后,我的左边肩膀忽然被一样东西枕了

上去,我稍稍侧侧脸一看,大小姐居然枕着我的肩膀,整个身体也靠了过来。星

眸轻轻地合上,因为离得近,粉肌上的细密绒毛也看得一清二楚,鼻翼缓慢地一

开一合,包裹着毛巾内的胸脯也随着每一下的呼吸一起一伏。

她居然睡着了……我抬头看看天,现在月华正盛,整个世界,仿佛就是一片

的粉琢玉砌,朦胧而恬静。

渐渐,我的头也枕在她的秀发之上,两个人,维持着这个有些奇怪的姿势,

彼此感受着对方悠长而细密的呼吸,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晨曦,银白的曙光渐渐显出绯红,天空从深紫色变成了淡蓝色,云朵也渐渐

变得洁白,微风吹拂着路旁的树叶,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地来回蹦跳,太阳

从我眼前的草丛上边喷射而出,照亮了整个世界。

她仍然靠在我的肩膀上,仍然是双眸紧闭,仍然是细致绵长的呼吸。只不过,

我们现在已经移到了酒店外边的长椅上。

我的又震动了——因为我不想吵醒她,接的时候,声音也很轻。

「是……在……宾馆外边,我和大小姐都在。」我把放好,心底,还是

一片的恬静。

一切都有曲终人散的时候。

「大小姐,来接你的人在路上了,起来吧。」我轻轻推推林嘉碧。

「嗯……啊……接我?啊……天都亮了?!亚一,你一直在?」

「我当然一直在,我还能去那里?」

我们都同时笑了起来,她抬头看看四周,惊讶地说道:「我们怎么到这里了?

不是在池边吗?」

「刚才4、5点的时候,有人进来搞卫生,把我们赶走了,我就先穿好衣服,

抱着你来到这里了,你睡得好沉呀,居然不知道。」

林嘉碧「啊」一声,说道:「天啊……完全没有知觉,估计这几天比较累吧。」

说着把我围在我们身上的毛毯收了,她身上还围着那条毛巾。

「这条毛毯是一名酒店的清洁工给的,她说天要亮的时候风凉露水重,怕我

们冷着了。」

「嗯,这一晚上,我感觉挺温暖的。就像这太阳一样,太阳公公,早上好呀!

哈哈!」她站起来,迎着眼前的朝阳,启颜而笑,沁人心脾。

此时,一辆轿车由远到近驶了过来,大小姐见状,扭头对我说道:「亚一,

我先走了,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反正,有些事情,我是会记在心里的。」

「我也是,我会永远记住,很感谢您昨天晚上肯顺从我的任性,大小姐,再

见!」

「还有,亚一,你以后不要叫我大小姐了,你叫我嘉碧吧!」

「啊!」我啊声没有说完,轿车车门打开,王哲愚在里边端坐着,满脸堆笑。

「哈哈,世侄女,你真是坏呀,还和世伯玩捉迷藏?」

「世伯瞧你说的,婚宴上那么多美女,你昨天晚上还没玩够?」大小姐双手

一解,那条毛巾就掉在了地上,然后,赤裸的身体,钻进车内王世伯的怀中。

我看到王哲愚的大手在林嘉碧身上各处乱摸,林嘉碧还故意欲拒还迎地扭动

身体,口中发出阵阵的娇嗲之声。

「王世伯,你摸得人家……咦……不行……一会在车上你要先操我!」

「哈哈哈,那个新娘子当年在你们家早就尝过了,世侄女,说起来,我昨天

晚上玩的几个伴娘,没有一个比得上你,你那骚劲才真够销魂。今天我们回公司

去,一会开会的时候,你就趴在会议桌上,边开会,我就边随便叫一个人上来操

你,好不好!」

「好呀,王世伯,我裸体趴在会议桌上挨操的时候,很喜欢看旁边其他人的

眼神了!」

「哈哈,我也喜欢看你让人奸时候的淫样了,小梁,走吧!」

车门关上,司机小梁把车开走了,路边,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心情却是一片的平静,站了起来,伸个懒腰。向前走,迎着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