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夏日三部曲未删节全本作者色哥哥

2019-02-19 00:36:14来源:

第一集 夏日情事

第一章 两小无猜

1981年的夏天,天气很热,摄氏36度的高温把台北的道路晒得柏油都变软,汽车的轮胎辗过路面后,都留下了浅浅的轮胎齿印。

小俞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周六的正午烈日当空,把他那理了三分头的脑袋烤得昏昏沉沉的,而路面上几近熔化的柏油热度,穿透了薄薄的鞋底冲了上来,上下夹攻之下,把他一身的臭汗全都给逼了出来,让他几近晕眩了过去!

“他妈的,真是有够热!”小俞擦了擦汗,心中暗暗骂了一句。

小俞是个家教甚严的小孩子,父亲是国小的教师,母亲则是电子公司的上班族,由于父母亲两人是白手起家,由乡下到城市里靠着双手打出现今的天下,因此深深相信:只有好的学识才能让人出人头地,是以对自己的子女管教也特别严格。

这种环境下,使得小俞变成了一个言行十分拘谨少 年老成的小孩,虽然课业不算是顶佳,但是也还过得去,而且克己复礼,平常连个粗话都很少讲!是以,即令是自己的情绪被炎热的太阳惹得十分暴躁,粗话毕竟还是只骂在心中而不脱口而出。

这样的教养背景,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大人们都夸他乖,懂事。但是小俞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一个大人眼中那种乖乖牌的小孩!虽然自己不断地克制自己,要求自己循着大人们所定下的规范去走,但是内心深处另一面的狂野性格却始终未因此而消失,反而越是压抑而变得越强烈!

例如:当班上的男同学们整天都在找机会偷窥女生们的裙下春光时,他却可以目不斜视,非礼勿视,即令班上的同学间私底下传阅的A书,明明有机会看,他也是看都不看的闪到一边去!这使得他很快成为同学们的笑柄,都认为他是个怪胎!

然而,小俞自己心中很清楚:自己不是怪胎,并非对男女之事不感到好奇,而是他深深厌恶那种急色的蠢样子,因此,他宁可压抑自己,也不愿意自己和其他同学一样,像个发情的大狼狗一般整天盯着女生们的屁股看。

但是,上帝既然造人为血肉之躯,自然也就也情有欲,特别是在12、3岁的年纪,正是荷尔蒙急速燃烧的时期,青春的跃动,常常使得小俞血脉贲张而不能自持,特别是在这样子的炎热夏季中,体内的血液似乎也都跟着滚烫了起来,让他坐立难安!

每在这个时候,他就很难受!学校的健康教育虽然教会他男女的生理构造与生殖的原理,他也知道男女交合会发生怀孕的结果,但是,学校的的课程却不曾教育他如何解决这种与日高张的性欲!

在几个月前,他发现自己的命根子越来越粗大,并常常昂首向他致敬;过没多久,像胡子一般的阴毛也陆陆续续的长了出来——他知道,自己已经逐渐变成大人了!相对的,大人的欲念也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中滋长着,让他尴尬得不知如何自处!

小俞又开始回忆起小时候和妹妹——小玉扮家家酒的情形:在乡下宽广的农舍庭园中,小兄妹俩总是腻在一起,爷爷奶奶总是有忙不完的农事,好不容易回到家中休息时,便到左邻右舍去聊天,小兄妹俩有时会和村子里的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大规模的游戏,像是官兵抓强盗、抓迷藏之类的;有时,两人则自己在家中扮家家酒,小玉总是扮演他的新娘子,而他则是扮演小玉的丈夫。

一开始,兄妹俩也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般,只是装腔作势的烧饭煮菜洗衣服。

有一天,小俞到阿信家和村尾的小磷一起玩拌家家酒,阿信不知道从那学来把自己的小鸟放进小琳尿尿的地方,小琳还很高兴的一直笑,阿信告诉他:“这就是相干,大人相干后才会生小孩!”

这一幕让他很震撼,于是,回到家以后他便决定也和小玉在拌家家酒时也要这么做!

有一天,爷爷和奶奶又下田去了,家里只剩下他和妹妹两人,于是小俞对妹妹说:“阿玉,咱来扮家家酒好不好?”

小玉很高兴的说:“好啊,哥!”

“那你扮新娘,我当新郎。”小俞说道。

“嗯,就这样!”小玉开心的说着。

于是,小俞跑到房间,拿出了奶奶下田工作时用的头巾,将它围在小玉的腰上,当作是新娘礼服的裙子,然后再拿另一块头巾给小玉当头纱,将脸蒙上。

“来啰,我们结婚了喔!”小俞对妹妹说道,小玉柔顺的挽着哥哥的手,让哥哥牵着自己走进房间。

“阿玉,来让哥哥抱一下!”小俞挽着小玉进房间后,把门锁上,并将充当头纱的头巾取下后,转身对妹妹说道。

小玉立刻趋前紧紧的抱着哥哥。

“阿玉,现在我们结婚了,是夫妻了,我是你尪,你是我某,我的话你都要听,知道吗?”小俞对妹妹说。

“知道,哥哥。”小玉将头靠在哥哥的胸前低声道。

“好,那我们来亲嘴,到床上去。”小俞说着,便抱着妹妹走上床去。小玉顺从的躺了下来,让哥哥压在她的身上,兄妹俩就嘴对嘴的吻了起来。

亲吻了好一会儿后,小俞又对妹妹说:“我们现在来相干!”小玉没说什么话,就乖乖的让哥哥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露出了洁白无毛的幼嫩小穴。然后又看着哥哥也把他的裤子脱掉,挺着一支大约只有中指长的小鸟对着自己的小穴。

小玉躺在床上,很好奇的望着哥哥,不知道哥哥究竟要玩什么新奇的把戏?

只见哥哥把自己的两腿拉开,然后又压到自己身上,不一会儿,只觉得哥哥的小鸟好像有点硬硬的往自己的小穴顶了进来,让自己的小穴感到热热胀胀的!

小俞把自己的小鸟干进妹妹的小穴后,就趴在小玉的身上没有动了,兄妹两个在床上合为一体。小俞把嘴凑上去吻妹妹的小嘴,小玉也热烈的回吻,两人互视着对方,默默不发一语,一种奇异的感觉同时涌上两个小兄妹的心坎上。

过了良久,小俞才从妹妹的身上下来,穿回了裤子,同时也帮妹妹穿回了被自己脱掉的裤子,对妹妹说:“咱以后就是夫妻了,知道吗?因为咱们和大人一样相干过了。”

小玉报以浅浅的一笑,搂着哥哥又吻了好一会儿才分开,两人下床开始张罗“家务”。

“我去上班了!”小俞对小玉说。

“稍等一下,我正在帮你准备便当。”小玉煞有其事地拿了个纸盒交给了小俞道。

“好的,晚上我会回来吃晚饭。”小俞搂着妹妹亲了一下说道,把妹妹逗得呵呵笑了起来。

第二章 狭室中的神话之夜

小俞和妹妹如胶似漆的感情一直瞒着爷爷奶奶秘密地进行与存续着,兄妹俩经常趁着家人不在时躲在房间里偷情;虽然如此,但是当时兄妹俩的年纪还小,都还未发育,对于性事也是似懂非懂,小俞的阳具虽然能够勃起,但是还是只有手指般粗细,长度也只有儿童的食指一般,每次干进妹妹的小穴时,也只能插进阴道的前半部,而且也不懂得抽插,只是插着不动,享受肉体合而为一的满足感罢了。

一直到小俞小学五年级、小玉小学三年级,父母亲在城里买了新房子,将一家人接进城里一同生活以后,情况才慢慢有了改变。在二十多年前,台湾的社会由于工商业的快速发展,产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入了城市里,造成了新兴都市的快速增加与扩大,为了应付如此的改变,在郊区乃出现了许多提供外地新移民的阳春公寓——也就是说,房屋落成交屋时,只有一套厨房与卫浴设备,其他则都空空如也,由买房子的人自己想办法。小俞的父母亲所买的,正是这种房屋。

由于家中人口众多,因此,房间的数量不敷使用,一家人只有尽可能的几个人挤一间。小俞和妹妹被分配到一间大约不到两坪大左右的通铺,这个房间以前是小俞的二舅念书时暂时借住的房间,在小俞一家人都搬进来之前,二舅已经先搬走了,但是还留了几本书在,小俞没事便拿来翻翻,打发在搬家后的第一个暑假——等暑假过后,转学手续办妥,他和妹妹就要进新的学校就读了。

这一天晚上,一如往常的,全家在看完了八点档的节目后,小俞的父母亲便将电视关掉,打发全家人去睡觉——虽然搬到城市里有一段时日,一家人还是维持着乡下人早睡早起的习惯。小俞躺在狭小的通铺上,一旁的小玉已经沉沉入睡了,但是小俞却辗转反侧,一直睡不着,便又随手拿了一本舅舅留下的《中国神话故事》,在昏暗的灯光下翻阅着。

书中的内容,正好讲到了“伏羲”的神话故事,叙述说:当时伏羲和她的哥哥年纪还小,世界忽然一连几天雷雨交加,下着倾盆大雨,伏羲的父亲见再这样下去,世界非被大水淹没不可,于是就带着猎具出门,和掌管下雨的雷公大战,将雷公俘虏了带回家,关在兽笼内,并吩咐小兄妹两人好好看管,自己则要出门买盐与香料,准备要将雷公杀了,腌成肉干吃,在临行前并再三吩咐小兄妹绝对不能让雷公喝水!

在父亲走后,雷公对小兄妹俩再三要求水喝,小兄妹都以父亲吩咐的话为由加以拒绝,最后雷公采取哀兵政策,说自己快死了,若不给他水喝的话,那就用抹布沾点水让他润润喉咙也好。小 妹妹见雷公可怜,心生怜悯,就依言用抹布沾了点水给雷公润喉,却不料雷公登时立刻恢复元气,挣脱牢笼,飞向天际,在临走时并拔下自己的一颗牙齿送给兄妹俩,叫他们将牙齿种下,等长出大葫芦后,兄妹俩务必要躲进葫芦里,躲避大洪水。

没多久,父亲回来后得知上情,赶忙用铁片打造了一艘船,准备要应付即将来到的大洪水,而兄妹俩也依雷公的指示将雷公的牙齿种下,须臾果然长出了一个大葫芦。此时,忽然雷雨交加,大洪水迅速淹没了世界,父亲一边开着刚造好的大铁船,一边寻找儿女,而小兄嫂则已适用躲入了大葫芦中避难。

暴风雨如是经过了几个昼夜,然后就嗄然而止,大水迅速退去,父亲所驾驶的铁船摔到地面,父亲与船一起粉身碎骨;而小兄妹的葫芦因为有弹性,在掉到地面上后只弹了几下,兄妹俩安然无恙。

兄妹两将父亲安葬后,便展开相依为命的全新生活。有一天,哥哥忽然向妹妹求婚,妹妹说:“这怎么可以?我们是兄妹呢!”

哥哥说:“妹妹,你看现在整个世界的人都被大水淹死了,只剩下我们俩,如果我们不结婚,这个世界的人种就要就此灭绝了!”

妹妹为难了半晌后,对哥哥说:“这样吧,哥哥,你如果要和我结婚的话,那就来追我吧,如果你追到了,我们就结婚!”

于是,兄妹俩就绕着一棵大树相互追逐起来。灵巧慧黠的妹妹左闪又躲的,让哥哥怎么追也追不着,如此追逐了半晌,哥哥忽然心生一计,停了下来,反过身去,已经跑得气喘吁吁的妹妹就如此地正面投入哥哥的怀抱......几个月后,妹妹产下了一个大肉球,哥哥将肉球用刀子切成无数碎片,用一块布包起来,走到高处后将布摊开,任他随风飘散四方,于是,飘到田野的就成了农人,飘到海边的就成了渔夫......世界的人种就因此而再次出现......这篇神话故事某些地方写得很暧昧,但是小俞却看得津津有味,特别是兄妹结婚的那一段,让小俞不禁再次想起了自己从小与妹妹小玉之间的性游戏。

看着身旁熟睡的小玉,小俞不禁越看越爱,吻上了小玉的樱花小嘴,犹带着点幼女特有的奶味气息,让小俞在昏暗的狭室中神魂颠倒,双手不禁在妹妹仅穿着夏季薄薄短衣裙的身上游移着。

随着年龄渐长,他已经慢慢知道兄妹间是不该有这样的行为,虽然还不知道“乱伦”为何物,但是从许多大人的世界中,隐隐约约地知道这是不对的事;因此,大概从一年前开始,就很少再对自己的妹妹动手动脚,在搬到城市以后,在父母亲的监督下,更不敢有如此的行为。

然而,随着渐渐进入青春期,雄性的本能开始出现,而最近自己的阳具也慢慢地越长越大,偶尔想到一些刺激的事情,还会硬梆梆的勃起,但却又不懂得怎么解决,让他很难受!

今晚,在看过舅舅那本《中国神话故事》之后,胯下的阳具又忍不住蠢蠢欲动,小俞一边亲吻着妹妹小玉的嘴,一边摸着小玉滑不溜丢的皮肤,并慢慢地往妹妹的大腿根上摸去,妹妹如小肉包般坟起的阴户,那熟悉的柔软温热触感又再次由指间的神经传到脑海中,让他几近发狂。

小俞颤抖着手翻起小玉的裙子,把脸部缓缓地靠向妹妹的三角裤,肥皂的香味混合着幼女的特殊体味扑鼻而来,让小俞在充满暧昧的昏暗灯光下宛若置身梦中,脸越靠近妹妹的温热阴部,心跳也跳得越来越快,最后他终于忍不住缓缓脱下了小玉印有卡通图案的棉质三角裤,那久违了的无毛可爱阴部再次映入眼帘!

小俞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妹妹的阴部,虽然以前和妹妹干了好几次,但是都没有如这一次这般让他如此兴奋与刺激,或许以前只是儿童懵懂无知的家家酒性游戏,而现在则是带着乱伦的罪恶感与青春的冲动,加上很久未再与妹妹性交,因此特别感到好奇,便用两手剥开妹妹的无毛阴唇,在昏黄的灯光下,依稀可见到那幼女特有的粉红色嫩肉,在尿道下则是窄窄的阴道口......“啊......妹妹的小穴从小被我干了那么多次,竟然还这么小?”小俞有点不解的想道。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虽然和妹妹干了那么多次,但是自己的阳具毕竟还是儿童的SIZE,虽然能够勃起,但是只能插到妹妹的阴道口,连处女膜都未曾插破!是以小玉的阴道当然还是如此的紧闭着,与处女没两样!

但是,小玉那粉嫩的小穴,在昏暗的灯光下却显出一种特殊的神秘吸引力,加上肥皂与幼女体味混合的特殊香味,让小俞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舔了起来,而妹妹原本沉睡的均匀鼻息,忽然沉重了起来,小俞愣了一下,担心地望了小玉一眼,只见她还继续沉睡,就放心的继续品尝着妹妹的柔软阴部。

小俞很疑惑自己今晚怎么会有如此的举动出现,以往他总认为女人的阴部是尿尿的地方,根本不会想去多看一眼,但今天自己却发狂似的,像吃美食般的一直舔,让他十分不解!但尽管如此,他仍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直把小玉的阴道口舔得湿淋淋,沾满了自己多情的口水;而胯下的阳具,则如铁棍一般,硬梆梆的一直跳动个不停,似乎在催促他将它从窄小的裤子里解放出来。

小俞终于忍不住了,拉下自己短裤的拉链,掏出已经硬如热铁的阳具,颤抖着缓缓跪到妹妹被自己张得大开的两腿中间,呼吸越来越急促,宛如一个气喘病患般地将阳具慢慢顶到妹妹的阴唇,那温热的潮湿感觉,很快地包覆了小俞的龟头,让他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忽然间,小俞只觉得睾丸一阵急速收缩,在他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火热的精液已经从体内冲出,射得妹妹小玉那洁白的阴部到处都是黏稠的精液!

“啊!我竟然射精了!”小俞吓了一大跳,紧张的看了小玉一眼,但小玉似乎只略为皱了一下眉头,就又继续地沉睡下去,没有醒来。

小俞呆了半晌,才随手拾起一条毛巾,将自己的阳具与妹妹的阴唇擦干净,并将妹妹的三角裤又穿了回去,然后怀着复杂而疲惫的心情,搂着还在睡梦中的妹妹糊里糊涂的睡去。

字节数:429,753 字节 [ 此帖被梦重楼在 18:01重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