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历史上的23位美女长篇小说共23集第二集三

2019-02-18 23:32:49来源:

就跟闯王李自成一样,大顺军内某些高部将领,这时也是沈缅在征歌挟技之中,对大顺政权迫在眉捷的危机却毫无所觉。等到使报吴三桂还兵据山海关,并扬言兴复明室,李自成才感到刘宗敏是桶了乱子。

于是一面又责怪刘宗敏鲁莽,告诉他不可再对吴襄迫害,自己也收?一点不敢对陈圆圆造次;一面命牛金星代笔写了《吴襄招吴三桂书》,派唐通携招书连同李自成敕谕、万两白银、千两黄金、千匹锦缎前往山海关招降,并欲封吴三桂为侯。

吴三桂虽不悦,但一因全家三十八口捏在人家手中,二来为自己今后前途,又不能不考虑。正当吴三桂两难之际,投靠了清人的祖大寿以看望外甥为藉口,混进关来,替多尔衮说项,怂恿外甥投降清朝。

正好吴三桂派往北京的探子回来,吴三桂问道:“我家里怎样?”

探子回禀说:“被闯将刘宗敏抄掠了!”吴三桂听后说:“这不关紧要,我回去他们会归还我的。”

又一个探子回来,吴三桂又问道:“我父亲怎样?”回禀说:“老太爷被刘宗敏抓走了”吴三桂有点沉不住气说:“这也不关紧要,到我回去,他们也一定会放出来的,谅他们也不敢对我父如何!”

最后第三个探子回来了,吴三桂急切地问道:“夫人及陈圆圆人怎样?”探子迫不急待地回禀:“唉呀!大人呀,大事不好,家中女眷、包括陈圆圆都被刘宗敏强占了!”

吴三桂不听则已,一闻此讯,火冒三丈,怒发冲冠,正所谓,“霸王一怒为红颜”。吴三桂拔剑怒骂道:“真是岂有此理,一个铁匠竟强占总兵夫人,这叫我还能归顺他们吗?大丈夫不能保全自己的家室,为人所辱,我还有何脸面再见京中父老兄弟。李自成啊李自成,我与你有不共载天之仇。我意已决,兴兵剿闯!”

吴三桂骂完,他咬破中指,立即仿效战国时代楚国申包胥哭奏廷的方式,向清统治者借兵。通过祖大秦的疏通,他向多尔衮表示:“敝遭不达,李闯犯阙,攻破京师,先帝殉国,九庙成灰;全国臣民,痛心椎血;三桂身受国恩,报仇雪耻,责无旁贷。怎奈京东地方狭小,兵力微弱,祗能冒昧向贵国作秦廷之泣,望殿下予以一臂助力。”

多尔衮趁此大事要胁,强迫吴三桂率部众投降,拱手让出大明锦绣江山。吴三桂此时也抱定了“且作七日秦廷哭,不负红颜负汗青。”的想法开门揖清,沦为降清抗闯。引狼入室的吴三桂多按照多尔衮的意愿,下令全体官兵一律?发编辫、手缠白布,接受多尔衮的调遣。

清兵入关之后,吴三桂被多尔衮封为平西王,作向导前锋,誓师出征,与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相遇于一片石(今河北临沂县北七十里)。大顺军全是一群乌合之众,由于仓促的应战,遭到严重的挫败,损兵折将,尸横遍野,于大顺永昌元年四月廿六日败归。

李自成战败,逃回北京,下令杀了吴襄夫妇、子吴三辅及其家人三十四馀口人命,还将吴襄首级悬于城楼示众。而陈圆圆趁乱中,藏身于一个平民家庭里去,方躲过一劫。

吴三桂一路攻打下来,大顺军也一步步离开大内西撤,后来李自成自己也负伤,一直退回西安去了。吴三桂回到北京老家,不见陈圆圆,便四出探听,后来部将才在一个小村里发现到她。

吴三桂喜出望外,找到了美人,立即下令结五彩楼,备香轿,旌旗鼓乐,亲自前往迎接,正所谓的“蜡炬迎来在战场,啼妆满面残红印。”

陈圆圆的一生虽屡遭坎坷,可是风鬟雾须仍不减往日娇容。一见面,吴三桂便问陈说:“圆圆!真没想到会在此地找到你,这不是在做梦吧!”

陈圆圆见吴三桂已降清?发编辫,更是百感交集,祗淡淡地回答说:“三桂!

你已不是大明的山海关总兵!而是建洲人的平西王了!“

吴三桂原本打算继续追紧李自成,但陈圆圆实在不愿再见到,百姓们又因刀兵之祸而流离失所,遂向吴三桂说:“李自成是英雄人物,军纪严明,秋毫不犯,有些将土只听号令,他也管教得紧。他们之所以扣留我,目的是为了要招降你,对我也是待之以礼,所以你不必再追了!”

而吴三桂得到陈圆圆,目的已达到,所考虑的倒是如何对陈圆圆安置了,心中更是一心要一亲芳泽,当然,也是拉着陈圆圆往寝宫里去了。陈圆圆不禁暗暗祈祷着:“但愿一切兵灾人祸,就此结束了罢!”

寝室阁床上,吴三桂与陈圆圆已成为两条赤裸裸的肉虫互相交缠着。

在热烈的拥吻中,一股强烈的紫萝兰的花香气,直冲吴三桂的脑门。吴三桂轻轻推开陈圆圆,仔细的欣赏着她晶莹剔透的胴体,陈圆圆羞涩的拉着床单聊备一格的遮掩着下身,虽然下体被掩蔽在半透明的薄纱床单下,两条丰满的大腿清晰可见,就连那两片微微突起的阴唇也隐约透出。

陈圆圆的乳房高翘着,轮廓匀和而明显,两个高突的乳头四周,呈现着诱人的玫瑰色的圆形晕轮,含羞带怯的模样更显得媚力万千。吴三桂被她这付诱人的媚态所惑,顺手在她高翘的乳房、蒂头捻弄起来。逗得陈圆圆全身一颤一颤的,把围裹住下体的被单猛然一掀,一个腾身便把吴三桂死命的拥抱住,狂吻个不停。

陈圆圆舌尖灵活的在吴三桂嘴里不停转拨、翻弄着,逗弄得吴三桂满嘴都酥痒、焦灼而干燥。这时,吴三桂一股无以名状的欲火油然而生,由心的深处,一直沿血管所行路线伸展着,顿时烧遍全身。

吴三桂尽量移动着下身,让高挺的阳具去寻陈圆圆的快活源洞。陈圆圆却故意扭转着臀胯,逃避似的捉弄着,弄得吴三桂心急如焚、气喘不已。

陈圆圆伏在吴三桂的上面,见到吴三桂情欲高张的模样,凭经验知道何时该进、何时该退。陈圆圆随即用她那紧闭不开地热烘烘的屄,把吴三桂的阳物压倒下去,直贴在小腿上,令他的阴茎无法作怪。

吴三桂的鸡巴,一蹦一翘的要寻洞入屄,怎奈受了居低临上压制,便再有力量,也是一筹莫展了。于是,吴三桂便把搂在他细腰上的双手,逐渐下移到光滑柔嫩的肥臀,开始大肆抚摸着,并不时越过股沟,寻觅到那条小肉缝。

当吴三桂的手指接触到肉缝之际,便轻轻分开陈圆圆的微热的阴唇,在那颗软嫩小肉粒上不停捏着。不一会功夫,那肉核便被捏得肿胀起来,同时,肉核下面小洞内也跟着有一股温热滑溜的液体流出。

吴三桂的手指便顺着滑溜之助,“滋!”探入湿滑柔腻的小洞里去。一霎时间,这窄小仅容手指肏入的小洞,便逐渐的张大松弛开来,并大量向外排泄着略带粘性的水份,陈圆圆也轻轻的呻吟着。

吴三桂把手指更往里面伸肏进去,一刻不停地,极急缓有致的一进一出,并不时在她热而湿的屄四壁上搔弄着。只见陈圆圆两颊泛起了桃红,额头渗出了香汗,喘息加速着,并且,她的吻也越来越紧凑、越来越热狂。

陈圆圆的身体开始轻微的抖动,下部也起着颤抖,屄内水份越来越如潮涌了。于是,吴三桂把两根手指同时深入,更深情地在里面抽肏,并忽紧忽慢地转绞着,只觉陈圆圆滑腻的屄内,开始有了动作,继而臀部便上下挺动起来。

陈圆圆把臀部高高的翘着,而以她那湿润润的屄寻着吴三桂的阳物。吴三桂却以右手握住自己硕大挺硬的阳具,用那大如桃子般的龟头,尽在她湿淋淋的大阴唇上来回磨擦着。陈圆圆便如触电般,浑身颤抖起来,更像八爪鱼似地,紧紧地箍抱着吴三桂,嘴里还不停的娇喘着。

陈圆圆感到欲火焚身似的难再忍受,突然仰身,伸手扶着吴三桂的鸡巴,对准屄洞口,沉身一坐,只听“滋!”的一声,一根粗大长鸡巴便被吞没了。陈圆圆“喔……”一声浪叫,双手便揉上自己的双峰,而且坐伏在上面一阵狂扭。

陈圆圆就这样像磨动的扭转着,而吴三桂也可以感觉到她的淫水,出了一次又接连一次,不但把阴毛连同阴囊一齐浇了个淋漓尽致;底下垫着的绸缎被褥也给浇湿了一片,就像躺在水洼里一般。

吴三桂把身子支坐起来,与陈圆圆面对面地抱坐着,如此一来便可以看到,下面正在工作得十分忙碌的情形;也可以看到她高翘的乳房,随这动作在弹跳着。吴三桂张着嘴,等乳房凑到嘴边时,便时而含一下、时而舔一下、时而咬一下……一边又把身子往上挺动,让鸡巴更加把劲冲进?道。

陈圆圆也随着吴三桂每一次的挺动,迅速的把她的屄向下方套下。而当陈圆圆一套落;吴三桂一挺动的时候,那密合相交的部位便不停发出“噗滋!噗滋!”

的音响,同时也夹杂着陈圆圆“嗯嗯啊啊”淫荡的狂叫。

大概吴三桂每一次的挺动,都能碰触到陈圆圆的花心,所以满床满褥全都被她的淫水浸遍,而她的子宫口开始了那种美感的吸吮,阴道内阴壁嫩肉也忽而收缩、忽而放松的蠕动着。

忽然,陈圆圆一阵急骤地抖颤,两臂便拼命把吴三桂的颈项抱住,两片火热红唇便一拥而上,吻住了吴三桂的嘴,不停吸吮及狂咬,而阴道里更有一阵热潮,排山倒海似的涌出,把她的高潮快感推向更高的峰顶。无独有偶的,吴三桂也在同时射出存蓄已久的浓精!

“喔……啊……”两人合唱春曲般的呼应着,同登仙境。

清世祖一入京师,就着手建立全国性的清朝政权,也赐吴三桂白银万两、骏马三匹。吴三桂又为清兵先驱,进攻南明所统治的西南地区,经四川、贵州而入云南,杀明朝末代皇帝永历于五华山侧的金蝉寺。

之后,吴三桂奉命镇守云南,手握重兵,强大无比,形成地方割据的局面。清廷为了笼络吴三桂,封他的元配妻子张化为福晋,令其子吴应熊到京师供职,并以太宗第十四女和硕公主赐他为妻。

当吴三桂一进入昆明,便占据五华山大修宫殿,并将翠湖圈入禁苑之中。也占了永历故宫,该宫俗称“金殿”,素来有“无双玉宇无双地,一半青山一半云”的美誉。

吴三桂还在大观楼附近海中造亭,取名“近华浦”;又在北郊修建别墅和花园,称作“安阜园”,也叫“野园”。其中尽是楼阁耸峙、花木扶疏。并且将这些地方连在一起,可从野园乘辇入新府,又从新府改乘船经篆塘通往近华浦,直入滇池游览。

而“安阜园”便是特为陈圆圆而修建的,不仅穷土木之工,凡民间名花怪石,无不强行劫掠,置之园中;珍禽异兽,大队侵占,除了搜尽云南,还派人到江南闽、粤一带购买。

在当时的“安阜园”里,有花木千种,而且不少是花中极品。如有“神女花”

,花株类似芙容,一天内能变换数种颜色,子丑时为白色,寅卯时为绿色,辰己时为红色,申酉时为橙色,戌亥时变为紫色;每年春天开花,花期长达数十天,然后才慢慢凋谢。

园中珍宝器玩,可说是琳?满目,例如:有一大理石堂屏,高达六尺左右,屏上花纹画面,有些酷似山水木石,浑然天成,很像元代名画家倪钻的手笔。据说这堂屏曾派专使前往大理石场,强迫石巨村所有石工,花了近三年的时间,才从苍山里选出来的。单单为了打磨石面,又徵用了全云南最上好的工人,受尽无数折腾,才琢磨成屏。为此后人有诗写道:“匠工十指淋漓血,血侵石骨成丹青。”

“安阜园”中挖有观赏水池,波平如镜,清澈见底。池旁有珠廉绣幕的画楼,相传就是陈圆圆梳妆台。

此时的吴三桂,像夫差得了西施一样,拥着陈圆圆过花天酒地的生活,终日迷恋于“天边春色来天地”、“越女如花看不足”的日子。

可是,陈圆圆却开始“梦醒繁华镜里花”,看破了红尘。因为她越来越认定现今的吴三桂,已非往昔了;她也知道吴三桂有窃国为君的野心。而陈圆圆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兵灾战祸”。所以,尽管吴三桂有意要册封陈圆圆为正妃,都被她拒绝了。

果然,在康熙十二年(一六七三年),吴三桂联合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三人联手,打着“反清复明”的大旗,并自封为“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点燃了反清的战火。

正当吴三桂在兴头上准备大干一场时,不想却有人出来兜头给他浇了一瓢冷水。这人正是陈圆圆。陈圆圆知道此事便藉机向吴三桂道:“妾本是苏州歌妓而已,如今做了王爷的妃子。侍候大王也已有二、三十年了,已是荣华富贵到头了。我害怕从此长奢侈华丽下去。会遭到老天的惩罚……”

吴三桂听到此处也吃了一惊,不由问道:“你……怎么说出这种话来!”

陈圆圆看了吴三桂一眼,缓缓地说:“请求王爷赐我一间净室,我愿意身披袈裟,吃素修斋,终享天年。”

这个请求可急坏了吴三桂:“我正想到起义推倒清朝,面南为帝,那时你也贵不可言,怎么你却起了如此的想法!”

陈圆圆摇摇头道:“从古至今,多少人为了争帝称王,扰得百姓不得安宁,待到当了皇帝,又为了保住帝位费尽心思,有何乐趣可言?”

陈圆圆略为停顿,又说道:“我幼年时,自以为容貌美丽,也曾有过非分之想。如今当了王爷次妃子,反而觉得那想法俗不可耐了。我看,王爷多为自己着想,不如交出兵权,你我相偕隐没林下,像范蠡和西施那样泛舟于五湖,那该有多快乐?人生在世,不过区区数十年,何苦再开战端,称王称霸,争城夺地,致使百姓生灵又要遭受涂炭呢?”

吴三桂静静的听了,也觉得圆圆此说法很有些道理,可是口里却说:“这是你们妇人之见!”又想到自己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了,只好硬着头皮说:“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

陈圆圆听吴三桂说出这等话来,心知事情已无挽回馀地,不免叹息一声,垂下泪来。第二天早晨,陈圆圆又向吴三桂重申要求,执意要去净室。吴三桂一再的挽留,她无比伤感地说:“为时已晚矣!时光易逝,这些年来我经历了多少苦难和折磨,我已有所顿悟了,一切看透了,你已不是当年的吴总兵,我也不是年轻时的陈圆圆了。我再也不想回去,北国的风光也已不再使我留恋,我将留在这清冷的莲花池畔,守着青灯黄卷,了此残生……”

话还未了,夏相国进来报告:“王爷,将领土卒都已集合在校场恭听您的训示。”夕阳西下,时近黄昏,在凄凉尖利的号角声中,吴三桂也无暇细思想,只好默许陈圆圆的要求,拖着迟缓的步伐,走向校场去。

陈圆圆也怀着莫可名状的心情立即移居宏觉寺,跟从王林禅师,正式做了尼姑,改名“寂静”,号“玉庵”,诵经?佛,日夜不辄,再也不去理会那吴三桂。

为了对付吴三桂,康熙皇帝亲身坐镇北京平叛。后来干脆将在京的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和吴三桂的孙子吴世霖一起处了死刑。

康熙十七年(一六七八年)三月,吴三桂在衡州祭告天地。自称皇帝,攻元昭武,称衡州即今天的湖南衡阳市为定天府;八月,就一命鸣呼,时年六十七岁。

吴三桂元配发妻张氏、孙子吴世?及吴世?的妻郭氏自杀,其馀吴家男女老幼尽遭杀害,唯独陈圆圆得免于难。

同年秋天,常智莹把吴三桂兵败,而病死在湖南广道衡州城的消息告诉陈圆圆,陈圆圆若有所思地说:“三十多年的冤孽债算是了结了。”陈圆圆叹了一口气又说:“经过这些年来他的所作所为,使我了解到他只不过是一个表面逞强,心地险诈,患得患失,反覆无常的小人;在我的心里,原来的吴三桂早就死了……”

又过了几年。在一个叶落箫瑟的深秋傍晚,陈圆圆正伴着青灯古佛,手持念珠,虔诚诵经的时刻,忽然传来了一阵紧急的敲门声。常智莹急忙出去一看,原来是蔡毓荣带领清兵,前来查抄珍宝古玩。

常智莹立即转身告知陈圆圆。陈圆圆不愿被军兵认出来,更担心会有不测风云,她打发常智莹从后门逃走,然后从容走到窗前,遥望着秋水长天,深情脉脉地自言自语说:“澄清澈底的莲花池水啊!我将永远倚傍着你……”

陈圆圆双手合十,在“祥中祥,去中去,波罗会上有殊利,一切冤家离了身,摩阿般若波罗密……”的佛语声中,安详地跳进了池水里。

静静的池水,泛起一圈圈波纹……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