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历史上的23位美女长篇小说共23集第八集下未完待续

2019-02-18 16:40:19来源:

楼上李师师在与宋徽宗虚与周旋着;楼下的孙荣、窦监却倒了大霉。他俩与众士兵跪在当院,硬生生地出了一身冷汗。

“两个不长眼的奴才,竖起耳朵听着!”好容易听到童贯那副宦官所特有的嗓音了,“今天皇上在这里的事情,如果走露了半点风声,就要当心你们的狗头,快滚!”孙荣、宝监如逢大赦,捣蒜般地连连磕了几个头,狼狈地带着士兵离开了院子,回殿帅府向高球交差。

这当儿,李师师也想为了对付今夜难关的主意。“陛下,刚才被一班闲人搅扰,不能开怀畅饮,真是妾身的罪过!”李师师现出千般柔楣,万种怜态,盈盈地拜倒在宋徽宗面前。

“快快请起,那里怪你来?”宋徽宗赶忙扶起李师师,透过薄如蝉翼的轻俏,可以感觉到温暖、柔嫩的肌肤。不由宋徽宗一阵意乱神迷,豪气的说着:“乘今夜多饮几杯就是了,嗯,换大盏来!”

醇酒美人、一盏又盏,宋徽宗从来没这么欢愉过,从来没有这样放量喝过这么多的酒。宋徽宗藉着三分醉意,一双手便不老实的在李师师乱占便宜。李师师也用自己的圆滑手段,半推半拒、若即若离的姿态,配合着宋徽宗。逗得宋徽宗顾不了帝尊的身份,激动的将李师师身上的蝉翼薄纱撕扯成碎片,撒落一地。

宋徽宗瞪着充满血丝的红眼,贪婪地看着李师师一丝不挂的胴体;看着李师师含羞带怯的模样。宋徽宗不由燃起一股淫虐的兽性,彷佛李师师越是惊吓、害羞,自己就越兴奋。宋徽宗表现得像一头猛兽,正把一只伏首待宰的羔羊,玩弄于股掌之间。

李师师凭经验悉知宋徽宗的心思,而使出混身解数,或遮掩、或躲藏、或惊声、或娇语……让宋徽宗的情欲越来越高张,身上的衣物也越来越少。最后,宋徽宗一声低吼,饿虎扑羊般的抱住李师师,双双往床上倒下。宋徽宗把李师师压在身下,嘴唇像雨点似的,纷纷落在李师师雪白的肌肤上。

李师师伸手寻着宋徽宗的鸡巴,握着它把玩着。宋徽宗也分开李师师的双腿,用手掌尽情抚擦耻丘、用手指撩动屄口,并不时揉捏肉缝顶端的肉粒。将李师师弄得淫液潺潺,欲火焚身,全身胡摆乱扭;嘴里淫声荡语。

宋徽宗觉得一切彷佛在自己掌控之下,心神定了一定,慢慢使出挑逗的工夫、技巧。嘴唇、舌头从李师师的肩颈开始,慢慢的往下移动,经过胸口、双峰、小腹、大腿……仔细的亲舔着,丝毫不漏掉任何一个角落。

李师师在这种温柔的巡里下,只觉得全身的肌肤,似乎很敏锐的感觉到柔软的舌尖;却又觉得全身的肌肤,似乎麻痹得全无知觉,只是脑子里“轰!轰!”乱响。李师师本来想要速战速决,因为她心中老惦记着燕青,不知道为甚么总是觉得只要看到燕青,心中就油然而生一种甜蜜。李师师遂一翻身将宋徽宗压着,把自己的洞屄套在宋徽宗的玉柱上,臀部沉压“滋!”的一声,宋徽宗的玉柱就消失了。

宋徽宗“哼!”的一声,只觉得整根阴茎被温暖的裹着,而且阴道壁正在有规律的蠕动着,彷佛在对鸡巴作全身按摩一般。更令宋徽宗觉得难忍的是,阴道里竟然有一股吸吮之力,彷佛要把自己的精髓吸光一般。

宋徽宗似乎不舍得这么快就败下阵来,可是在李师师这么有技巧的阴功之下,想要继续忍住似乎是不太可能了。宋徽宗一想就算要射也要让自己采取主动,遂用力一翻身将李师师压在身下,在要射精之前作垂死的挣扎。宋徽宗气喘嘘嘘急速的抽动,而且每次都是深深的进到尽头。宋徽宗快速的磨擦,让鸡巴几乎麻木无知觉。

李师师有点讶异宋徽宗的能耐,想想一般的过客,只消把腰臀摇转两下,没有不就此弃兵懈甲的,想不到宋徽宗回光返照的强劲抽动,竟然让自己有激烈的高潮。李师师不知越过了多少高峰,只觉得精神越来越涣散,彷佛神游太虚一般,嘴里却不由自主地求饶的呻吟起来。

宋徽宗一听李师师告饶的声音,不禁觉得得意非凡,随即感到会阴处一阵酥麻,“嗤!嗤!嗤!”一股股热精便激射而出。宋徽宗觉得鸡巴在激烈的跳动、缩涨;全身却是一阵阵舒畅的寒颤。“嗯!”一声!宋徽宗便软瘫在李师师的身上,而还泡在蜜屄里的鸡巴,却还感到阴道壁还一缩一放的夹着,夹的鸡巴又是一跳一跳的回应着。

李师师全身放松让宋徽宗重重的压着,她并不想推开他,静静的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朦胧中李师师幻想着压在身上的并不是宋徽宗,而是燕青……

直到第二天雄鸡初啼,宋徽宗才从温柔乡里醒来,临别之时,他随手解下身上的一条龙凤绢丝巾,送给李师师作传情的信物。

李师师来不及收拾那条龙凤丝巾,就匆匆地到楼下来找燕青。可是燕青早已留书离开,李师师看了只是满脸怅惘之情,热泪在眼眶里打滚着。

流光飞逝,二度春秋。宋徽宗日日宴乐;夜夜新郎,但北宋朝廷却到了腐败不堪的地步了。童贯、高球一伙在宋徽宗面前日平安,宋徽宗也乐得溺于酒色之中,安享他的“太平盛世”之乐。

宋徽宗并册封李师师为“明妃”,想名正言顺地把她接进宫里去。但李师师硬是不同意进宫,宋徽宗也不好勉强,就把金钱巷改名为“小御街”,把李师师的闺楼题名为“樊楼”。

宋徽宗命人将“小御街”连接皇城的院墙打通,使“樊楼”的院子与皇城连成一片。这样一来,既满足了宋徽宗独占花魁的目的,也遂了李师师不愿进宫的心愿。

就李师师来说,宋徽宗是杀父仇人。但她身为歌妓,只能倚楼卖笑,送往迎来。所以李师师对于得到皇帝的笼爱,并不像李姥姥所想像的那样兴高采烈。至于进到深宫,李师师认为那无疑是进了地狱。

而李姥姥则是两样心情,她兴奋、她踌躇满志、她趾高气扬、、整个金钱巷,那一处比她更荣耀?荣耀得连金钱巷都改了名。

近年因金人势强,不时有兵犯境,宋江虽与众好汉占山聚义,却总是思归顺朝廷,盼望能到边关去杀敌立功,可惜的是高球高太尉总是视梁山泊诸侠为眼中钉,并誓不除之不为快。这次,宋江乘元宵京城开禁之机,带领燕青、戴宗等几人来到东京,想走李师师的门路,探一探朝廷对梁山泊起义的汉的态度。

上次燕青进京,到山寨安在东京作据点的绸缎店接头,适逢官府识破绸缎店的真正作用,燕青遭追捕而巧遇李师师,并得到她的相助,李师师这个名冠一时青楼女子,也给燕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樊楼院外,燕青装作寻花问柳的样子徘徊了几遭,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等到四周无人,他一闪身上了墙头,随即又纵下墙头,隐身在一黑暗处,倾听樊楼那边的动静。

樊楼内,橙色的宫灯透出柔和的光,替李师师的闺房涂上了一层富丽色彩。很明显,房里的陈设己非往昔能比了,虽多了一些宫廷的华贵,却少了一些清淡之味。李师师坐在书案边,若有所思的轻轻叹息。

“李姐姐,好端端的元宵夜,发那门子愁呢?”海棠一双眸子水灵灵的转着。

由于李师师对她极好,她早就改口叫姐姐了。她知道今夜皇上要来,担心李师师的情绪会惹皇上不高兴。

“海棠,你满意眼下的生活吗?”李师师抬头,没有回答海棠的问话,却反问海棠。

“嗯,怎么说呢……”海棠早就懂事了。海棠知道李师师藉名气大,多次阻止李姥姥要她接客的打算,海棠从内心感激李师师。李师师不愿让海棠走自己这条看似荣耀,其实是人家玩物的老路。虽然她也极想离开樊楼,但一来孤苦无依,二来舍不得离开李师师这样好的异姓姐姐。两人正说着,楼下传来李姥姥与人争执的声音。

“姐姐请放宽怀一点,我下楼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海棠来到楼下,看到李姥姥正和一个俊俏的年轻人说话。

“姥姥,在下久慕李姑娘盛名,不远千里来到京都,没有别的奢想,只要见姑娘一面。”燕青见楼内没有动静,就直接进楼了。只见得樊楼如今奴婢众多,又灯火通明,他不好施展轻功上楼,只好与李姥姥打交道。

“你难道不知道我这楼里不接俗客?”李姥姥一副居高临下的派头,从鼻孔出气的说:“我家姑娘是当今明妃,这个你也不知道?…算了,我也不追究你是怎么进来的,免得都添麻烦,你还是从那里来就到那里去吧!”李姥姥是烟花行的惯家,心想院门是关着,他却能悄没声息地跳墙而入,不仅胆大,而且肯定还是个江湖侠土之辈,可不能随便得罪了。可是;要接待是万万不行的,皇上要是来了,撞着怎么办?

海棠盯着燕青看了好半天,总觉得有些眼熟。忽然,她记起来了,这不就是前年皇上初访李师师那天夜里,师姐介绍过的“姐姐”么?当时就觉得不对劲,果然里面有名堂。

海棠来不及多想,忙对李姥姥说:“妈妈,这人好似师师姐的兄弟,我认不准,让师师姐来看看。”海棠虽然不知道燕青的身份,但明白楼下的小伙子是师师姐的意中人,她为师师高兴。

“燕青来了!”这消息使李师师一阵脸然心跳。她一边急勿勿地理头发,整衣衫,其实这些部份都是毫无挑剔的。

李师师出现在楼梯口:“哟!果然是我的兄弟!快快上楼!”李师师笑盈盈的,招呼燕青。

“姐姐,我家主人硬是要见你呢,不然,我怎么好这时候来打扰姥姥呢!?”

燕青听李师师这样称呼他,略怔一下,随即会意的呼应着李师师的话尾。

“姐姐这里是不见外人的,兄弟,还是我们姐弟说说家常吧!”李师师把“外人”二字咬音很重,是在提醒燕青这里无疑于皇宫内廷,要燕青在人前别乱说话。

同时,她的殷情款款,也溢于言表。

“姐姐看在兄弟份上,应酬一下吧!”燕青看出了李师师对自己的情意,却急于表明此行的目的,让大哥宋江能会会李师师。

李师师略一迟疑“好吧!你就安排一下时间吧!”然后又继续说:“我们姐弟也好久不见了,来,上楼来!让我俩好好的聊聊吧!”

“姥姥!摆果酒,时辰还早,您老人家放心,皇上不会这么早来的!”李师师的话对李姥姥来说,并不亚于宋徽宗的圣旨,即使冒点风险,她也只有答应。

李师师的闺阁里,李师师接待了燕青。酒间,李师师突然觉得一阵鼻酸,哽咽的说:“燕大哥,自从那日你不告而别后,我……我……”李师师觉得两行热泪滚下腮边,竟说不下去了。

燕青不知所措的面对着李师师,他知道李师师要说甚么,也想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不也跟李师师一样的思念着对方。燕青叹道:“李姑娘!我知道?的心意,耳且我这些日子以来,也是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啊!只是……男儿志在四方,又逢国难当前,只好将儿女私情暂置一旁……”

李师师一听燕青表示也是惦记着自己,不禁微微一笑。燕青继续说道:“……

况且,我燕某一向浪迹江湖,过着舔刀口的日子,每天都有性命之虞,我怕辜负了?的情意……“燕青的嘴突然被两片柔软的樱唇给封住,后面的话也断掉了。

别看燕青在道上混了多年,年逾双十了却未曾亲近过异性。这回李师师突然投怀送抱、献上热吻,倒让燕青受宠若惊,也不禁羞涩得脸红心跳。燕青本来自然的反应缩了一缩,但只觉得一股脂粉幽香直钻入鼻,不禁一阵心神荡漾。

李师师的朱唇紧贴着燕青的嘴唇,灵蛇般的柔舌也伸进燕青的嘴里搅着,而竟然还能从鼻子里发出娇俏的声音说:“…燕哥哥…嗯…抱我……抱紧我…”

燕青彷佛受催眠似的,双手紧紧一围,便将李师师抱个满怀。燕青只觉得李师师柔若无骨的紧靠着胸膛,而且还像水蛇一般的扭动着,隔着衣裳还不断传着肌肤磨擦的热度。“沙!沙!”燕青觉得跨下正在骚动着,不由己的双手紧紧扣住李师师的后臀,让李师师跟自己的下身密密地贴着。

李师师摸索着燕青的腰带,解开活结,让燕青的下衣自然滑落。李师师一蹲身,张嘴便含住燕青正充血挺硬的鸡巴。“喔!”燕青觉得鸡巴的龟头部份,被温暖、湿润的小嘴包裹着,一阵舒畅感直冲脑门,双腿几乎一软站不住脚,连忙伸手扶靠着桌角,这才稳住,可是双腿却不听使唤的颤抖着。

李师师“啧!啧!啧!”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一会儿吸吮、一会儿舌舔、一会儿吞噬、一会儿唇磨,弄得燕青气喘嘘嘘的摇头晃脑。李师师嘴里虽忙;手底下也不闲着,熟练的扭着身体,把身上的衣物脱得半缕不留。

突然,燕青紧紧的抱住李师师的头,喉咙不断的低吼着,下身一阵乱甩,“嗤!嗤!”一股股积蓄多年的浓精,随着跳动的鸡巴激射而出,全射进李师师的嘴里。“咕噜”李师师毫不犹豫的全吞咽下肚,还贪婪似的舔拭着鸡巴上沾着的精液。

燕青觉得鸡巴有一种前所未遇的酸麻,全身百骸关结彷佛在嘎嘎作响,似乎要就此解体一般。燕青觉得鸡巴在射精后,有一点萎缩之势,可是李师师却熟练的又把它给唤醒,让鸡巴还来不及软化,却又擎起有若钢棍。

李师师起身,将一只腿搁在椅子上,一手搭在燕青的肩上;一手扶着燕青挺翘的鸡巴。李师师轻一踮脚,让鸡巴顶在潮湿润滑的屄口,只稍一松身“滋!”鸡巴应声而入,“啊!……”两人同时呼叫一声,声音中充满着满足、喜悦与淫荡。

又是夜里,樊楼仍然灯火通明。

宋江委婉地向李师师表达了,农民起义军愿以抵御外侮为重,到边关御敌以报国的心情。

对于宋江表白心迹的陈述,李师师没有用心去听,她的心思都在燕青身上,那双明如秋潭的眸子,始终不离燕青的脸。燕青只是脸色凝重,百感交集。好在李师师理解自己的处境、身份,还没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叹想,却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喜悦于曾经拥有”的满足。

李师师感叹的说:“妾身也曾经跟皇上提过宋大哥的事,可是皇上却听信奸臣高太尉之谗言,硬说宋大哥是占山为王、图谋叛变…”李师师不禁热泪盈眶:“…

想来宋大哥及梁山泊诸英雄的一片古道热肠都要被辜负了……而妾身只是一名青楼弱女,只苦恼无力帮宋大哥的忙,还请宋大哥休怪……“

宋江长叹一声:“唉!可怜大宋江山、百姓……”

突然,一阵骚动打断宋江的话。“师师…我的儿……宫里那边…有灯烛光……

怕是……“李姥姥喘喘地爬上楼不知是急的还是累的,说话有些不连贯。

宋江、燕青立即起身向李师师告辞,当海棠带领他俩下楼时,李师师无限幽怨地对燕青说:“燕大哥,天涯浪迹,要多保重,妾身虽污,素心尚在,相见有日,莫忘……”说到后来,已经是泪湿粉颊了。

燕青回过头来,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说什么好,他含着热泪望了李师师一眼,只说了一句:“善自保重!”就转身追赶宋江去了。

形势变化很快,宋徽宗的太平梦很快就破灭了。西元一一二六年冬月,宋徽宗满腹心事地来到樊楼,三盏两盏几杯闷酒喝过之后,对李师师说:“师师,金人攻入内地,不肯讲和,我已下了罪已诏,准备让位太子。唉!我当个不操心的太上皇,与你在一起的日子就长多了!”听得出来,宋徽宗的话里,并没有什么高兴的成份。

李师师没想到局势竟这么快就变得这样不可收拾,她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口不应心地接着宋徽宗的话说:“但愿如此……”

就在这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宋徽宗正式退位,太子宋钦宗继位。不到三天,传报金兵将渡黄河,东京城内,掀起一股大疏散,大撤退的狂潮。

尽管宋徽宗反覆劝说,李师师始终坚持不随皇室转移,如实在要走,就随她自己的意向到乡间,找一小庵,削发为尼。开始,宋徽宗老大的不高兴,觉得堂堂明妃,流于民间,成何体统。后来又一想,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再说她本是青楼女子,散淡惯了,也只得听任她疏散到民间。

一年以后,金兵攻破东京,宋徽宗父子都做了浮虏,在北上的浮虏队伍里,除了两个亡国之君外,还有赵氏王室和男女百姓共三千多人。

在吱吱嘎嘎向北而去的马车里,宋徽宗回首往事,那宫廷辉煌,衣食的精美,特别是明妃李师师的笑靥,历历在目,懊悔之馀更添悲苦。

在燕山南面一处颓败的寺庙壁上,留下了宋徽宗那“瘦金书”的手迹,记载了他当时的心情:《九叶鸿基一旦休,猖狂不听直臣谋;甘心万里为降虏,故国悲凉玉殿秋。》至于李师师,这位名噪一时的汴都名妓,自离开樊楼以后,就销声匿迹了。若干年后,有人传说在湖南洞庭湖畔碰到过她,据说她嫁给了一个商人,容颜憔悴,已无当时的风韵了。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