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历史上的23位美女长篇小说共23集第十三集中

2019-02-18 15:16:21来源:

话说毛延寿其人爱财如命,经常利用遣派寻访贵妃、宫女时强索润笔外快。因此,毛延寿这次又奉命前往南郡遴选贵妃、宫女,心中自然十分兴奋,打定主意非狠狠捞它一票不可。

当毛延寿抵达秭归县城,县官特地安排一处宽院大宅之驿馆让毛延寿居住,每天是山珍海味餐餐成席,银两珠宝就更不用说了。县官只认定毛延寿是御派巡按,恳请毛延寿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那升官发财就大大有望了,因此也乐得毛延寿这芝麻小官,觉得受之有理、乐不思蜀。

这日毛延寿正在睡午觉,忽然有人通报求见,毛延寿起身走到前厅,就见有一位身着粗布衣满是补钉的老汉,早已跪在堂前等候。

毛延寿有点不耐烦的说:“你是干甚么来的?”

老汉颤颤的说:“小民给大人请安!小民因家境清寒,三餐难以为继,又不忍让小女挨饿受冻,所以斗胆恳求大人带小女进宫为婢,以求得三餐温饱。”

这时毛延寿才发现老汉的身后也跪着一名少女,年约十四、五岁,一副瘦弱的样子,低着头,羞怯的脸上带着稚气。毛延寿有气无力的说:“那……你可知道规矩……”

“小民知道!小民知道!”老汉说着,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粗布囊,双手奉上,并说:“这些是小民省吃简用攒下来的,不成敬意,恳请大人笑纳。”

毛延寿接过布囊一掂,心中便明白只不过是些碎银而已,不禁要恼动肝火,但随即灵机一动便有主意,陪笑着说:“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也不便拒人于千里之外。我答应你!你就把女儿留着,我自然会带她进宫,享受荣华富贵。你可以走了!”

老汉一听毛延寿答应了,心中感激得痛哭流涕,千恩万谢的说:“多谢大人!

多谢大人!“老汉回身抱着女儿,交代女儿要守矩安份,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去。

毛延寿引着满脸泪痕的少女来到后听,取出笔墨放置案桌,然后问道:“?叫甚么名字?今年几岁?”

那少女以衣襟拭去泪痕,回答:“民女叫李慧茹,今年十五岁。”

毛延寿一面听一面仔细端详慧茹,只见慧茹虽然并非容貌艳丽之流,但脸上散发着清秀、稚嫩的气息,瘦弱的身材彷佛大病初愈,胸部微微凸出,想必刚刚在发育中……看得毛延寿淫心大起,胯下一阵骚动。

毛延寿淫笑着走近慧茹,说道:“令尊所付的润笔费虽然不足,但我体念?们家境困苦,所以我答应带?进宫,……而且我想这些银两也是令尊家中仅有的,我也不忍收下,待回头我便差人送回去……嗯……或许再赏他一些银两,也好补贴家用。”

慧茹一听毛延寿竟然这么仁慈有心,不禁感激得泪如雨下、跪地叩谢:“多谢大人如此厚爱,民女来日必报答大人的大恩大德。”

毛延寿伸手扶起慧茹,但慧茹站定之后毛延寿并没放手,反而握着慧茹的手,说:“?不必跟我客气,?入宫以后便可天天穿着绫缕绸纱,吃着山珍海味……”

毛延寿想让慧茹动心的诱惑着:“至于报答嘛……也不必等到以后……呵呵……现在就可以报答我了……嘻嘻……”

慧茹并不知道毛延寿所说的是何意思,心中满是狐疑,突然惊觉毛延寿粗糙的手,竟然轻薄的在下颔抚摸着。慧茹急忙闪身躲避,却又被毛延寿一把抓住,只听毛延寿说:“?要去那里呢??不是想进宫吗?”毛延寿随手一圈,就把慧茹抱个满怀。

慧茹只是又惊又羞,不知如何是好,只好颤颤的哀求着:“大人不要啊!……

大人不要啊!……“慧茹并奋力的挣扎,只是毛延寿用力箍抱着,慧茹并无法脱逃得开。

此时毛延寿已经兽性大发、淫心已动,嘴里更说些不堪入耳的话:“慧茹,别怕……我会好好的疼?的……来来……乖乖的听话……来……让我亲一下……”

慧茹满心悔恨、无助,惊吓得不知所措,突然又觉得一条湿润柔软的舌头,在脸颊上贪婪的舔着,让慧茹觉得既羞愧、又呕心,顿时脑海一片空白。?胧中觉得自己的衣物已被撕裂、脱落,柔弱的身体又好像被推倒在地上。

当慧茹裸体的背部接触到冰冷的地板时,只觉得冰凉让自己清醒一点,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身无寸缕,而毛延寿却压在身上,一双手在身上胡乱摸着。不堪羞辱的慧茹只有泪如雨下,却真不知如何是好,但也因累得无力再挣扎了,只有软软的躺着任凭毛延寿宰割了。

毛延寿看慧茹已经无力抗拒,心中暗喜,把慧茹的双腿左右一分,露出慧茹的屄。只见慧茹的屄细白干净,隆起的耻丘稀稀疏疏几根嫩毛,小小的阴唇夹着一道鸿沟,还露出一颗粉红的蒂头。毛延寿头一低,伸长舌头舔一下洞口,并留下一沱唾弃企图让阴道润滑,便猴急的连裤子也只拉下一半不及脱掉,扶着肿胀、乌黑的鸡巴,一沉腰便往阴道理猛肏.“啊!……”慧茹一声惨叫,只觉得下体一阵刺痛,痛如刮鼓、刺入心肺,几乎闭过气去。

毛延寿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猛力的抽动鸡巴,嘴里只是“哼!哼!哼!”的喘呼着气。只觉得慧茹的处女小屄真是够紧,箍束得鸡巴是舒畅万分。抽肏约百来下之后,毛延寿突然觉得鸡巴又酥又麻,心知要射精了,更是加快速度奋力抽动。

“嗤!”一股浓浓的白色稠液,射在慧茹的阴道里,毛延寿:“啊嗯!”叫了一声便瘫软在慧茹的身上。

慧茹从毛延寿把鸡巴肏入阴道里的那一刻起,便疼痛的似乎在昏眩中,只觉得整个下半身彷佛已经离开身体了,毛延寿究竟在做些甚么是,慧茹也完全无感。等到毛延寿的一股热精烫在阴道壁上时,下身的疼痛也随即回来,只是温暖的精液似乎让刺痛减轻不少,而且阴道里满胀的感觉也越来越松,不禁“嘘!”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因失身之恨,又哭将起来。

毛延寿起身抽出泄气般的鸡巴,胡乱擦拭一下,一面整装一面看着慧茹的下体,正汨汨流出浓白的精液,还带着丝红血块,滴落在瓷白的地板上,显得有点触目惊心。

毛延寿带着满足,却意犹未尽的奸笑说:“?只要乖乖的听我的,保证对?有好处,我绝对不会亏待?的……”毛延寿又无耻的说:“起来清理一下……第一次总是这样的……以后?就会喜欢上这种事了,嘻嘻……还痛吗……下次我会温柔一点……呵呵!”

慧茹听了,又是一阵晕眩,心想:“……下次?还有下次啊……苦啊……”慧茹又是一阵伤心,只是哭着……

王昭君又是一个人独坐窗前,望着远方出神。半个月了!半个月以来王昭君几乎天天茶饭不思,经常像这样独坐窗前,若有所思,时而哀声叹气、时而满面春风、时而羞红满脸、时而窃笑不已……

王昭君现在又羞红着脸,想起那天的梦境、想起在梦境中的皇上、想起跟皇上的缠绵悱恻、想起梦醒时的落寞与惆怅、想起梦醒后下身濡湿了一大片……虽说是梦境,却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当时下身彷佛还隐隐作痛呢。“唉!”王昭君不禁轻叹着,这种事又不能跟别人说,偏偏又常常想起。

忽然,王忠从外头急急忙忙的跑回家,在屋外就叫喊着:“夫人啊!女儿啊!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王夫人跟王昭君都讶异着王忠的反常,走到前厅,只见王忠气喘嘘嘘的扶着门框,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呼……呼……我刚刚……到县城里办事……听说皇上……皇上派人要到南郡……寻找西宫娘娘……呼呼……”王忠还是喘着大气。

王夫人不禁觉得好笑:“老爷啊!皇上派人到南郡寻找西宫娘娘,关咱们甚么事?看你跑得气喘嘘嘘的。”

王忠总算顺了一点气,指着王昭君说:“皇上要找的西宫娘娘,便是女儿昭君啊!皇上还说梦见咱们女儿昭君啊!所以派人找到南郡来,现在县城里大家都知道了,只怕待回儿县太爷就会来咱们家了!”

“啊!”王夫人跟王昭君不约而同的惊叫一声。王夫人是不可思议的大吃一惊;王昭君却羞涩的想着:“皇上竟然也梦见自己,不知梦境是否同样的缠绵……”

不禁满脸羞红,低着头不敢说话。

王夫人惊讶的说:“咱们女儿可从来没见过皇上,皇上又怎么会认识咱们女儿?……又怎么知道王昭君这个名字?……还找到这里来……”王夫人真是满头迷雾,并疑惑的问王昭君说:“女儿啊,?是不是有见过皇上呢?”其实王夫人认为这也是白问的,女儿怎么会见过皇上呢。

这时候王昭君却先摇头,再点头,心中像小鹿乱撞一般,声音细微的说:“爹!娘!……女儿在中秋节那夜,陪着爹娘在赏月时,喝了一点酒,先行告退进房休息,当天夜里……女儿便梦见皇上,皇上说要赐封女儿为西宫贵妃,而女儿也答应了……”王昭君脸越来越红,声也越来越小。当然,跟皇上缠绵之事自然没说。

王忠夫妇一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两人像无头苍蝇般乱转着,嘴里不停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这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王忠先镇定,叹口气说道:“皇上既然看上咱们女儿,也算是昭君的福份……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两老不也是盼望昭君有个好归宿吗?

……只是……只是我有点舍不得女儿罢了……“

正说着县太爷也陪同毛延寿来到王忠家门外,王忠让夫人跟女儿先回避,转身出门迎客。王忠恭请毛延寿与县太爷上坐,家仆敬茶告退后,县太爷便说明来意,王忠回答已经在县城里得知消息了。县太爷便请王忠要让女儿出来验明一下,并请毛延寿为她绘像,以覆皇上。

当王昭君出现前厅时,县太爷跟毛延寿不禁眼神一亮。只见王昭君头上梳着高高的蟠龙头髻、鬓上肏着凤猜钗、柳眉下的一对凤眼有如秋水、柔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身上轻松的白纱衣,衣袂飘动,宛如仙女下凡。

县太爷看的目瞪口呆,糗相百出。毛延寿也不禁暗忖,自己绘画过的美女自是不在少数,可就从未见过向王昭君这般惊为天人。县太爷与毛延寿见过王昭君之后,便十分的确定,皇上要寻找的西宫娘娘,必定是王昭君没错。马上请王昭君移驾驿馆,让毛延寿先为她绘像,并定三天后一同回宫面圣。

王昭君便收拾一些简单的随身之物,随同县太爷与毛延寿离去。离去前跟家人不舍的抱头啼哭,自然不在话下。王忠深知女儿的脾气,还特别叮咛说:“女儿啊!以后?可是要独自在外,爹娘不能再陪着?了,?千万记着忠厚、宽量一点,可不要再耍孩子脾气了啊!”

毛延寿在驿馆正要为王昭君画像时,却又露出贪财的本色,嘻皮笑脸的对王昭君说:“按照惯例,须要先替娘娘绘图三副,分别为立姿、坐姿及卧姿,因为我备用的颜料是一般普通的画墨,假如娘娘肯自行负担上等的颜料费用,那我便可以将娘娘画得更美、更传神、更讨皇上喜欢。”

王昭君心思黠慧,一听便知毛延寿是藉机讹诈,而且毛延寿强索润笔外快之事,王昭君也有所耳闻,想不到今天毛延寿竟也想讹诈自己。不禁娥眉轻挑,怒道:“毛延寿!你只不过是个七品小官,便敢如此欺下瞒上。你不想想圣上遣你来此召我进宫为西宫贵妃,你竟敢想讹诈本宫。”

毛延寿一听才知自己糊涂,心想王昭君来日便是西宫贵妃,现在讹诈她,那以后日子怎么过啊!毛延寿想个清楚,吓得汗流浃背,双腿一软跪下哀求说:“臣毛延寿,一时糊涂,请娘娘恕罪!”

王昭君又得理不饶人,淡淡的讥讽着说:“只要画技高超,就算再讹诈差的颜料也能画出动人的杰作……而你却须要最好的颜料才能作画,可见你的画技并非一流的吧!”

毛延寿一听王昭君语中带刺,讥讽自己认为最得意的画功是不入流的,虽然恼羞成怒,却不敢发作,只得陪笑着说:“娘娘教训得是!臣必定尽力而为,让娘娘满意。”

王昭君又自傲的说:“这样吧!你就为本宫画立姿及坐姿,而卧姿就由本宫自画,相信本宫的画技绝不在你之下,你可愿意!”王昭君说这话倒是不假,她的画功也堪称一流的。

毛延寿觉得受尽污辱,自尊大受打击,但又不敢当面顶撞,只好口中唯唯诺诺,心中盘算着要争回这口气。只好说道:“全凭娘娘吩咐!”

毛延寿返回面圣途中,看着王昭君自画之卧像,心中自然佩服不已,赞不绝口,心想王昭君之画工的确在己之上。可是毛延寿心中总有疙瘩,既怕王昭君封妃之后会记恨报复;又恨王昭君冷言讽刺。

毛延寿打定主意一横心,将王昭君自画之卧像藏匿起来,暗中另画一副卧像充数,并且在三副画像的眼下添加一颗痣。心中盘算着面圣时的言词,一定要让王昭君当不上贵妃。

而且,昨夜毛延寿就跟鲁员外约定,保证让鲁员外的女儿鲁金定当上西宫贵妃,并跟鲁员外讹诈了一万两白银。鲁员外一盘算这买卖做得,等自己女儿当上西宫贵妃,别说是一万两白银,就算一万两黄金也捞得回来,就这样两人击掌,算是说定了。唉!可怜的王昭君,还不知道这趟面圣之旅,竟是凄凉命运的开始。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