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雷电31铁汉娇娃干柴烈火

31 铁汉娇娃 干柴烈火

嬴春雷自从在太湖边与章雅男出生入死后,就被伊人爽朗的性格深深吸引住了。可惜爱情这回事就是如此的折腾人,你喜欢的偏偏喜欢其他人,你没有情意的人却对你痴缠不休,真的是天意弄人,而嬴春雷就是被老天爷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倒楣鬼之一。他先是眼睁睁的看着庾靖风夺取了章雅男清白之身,后来又亲耳听见伊人在萧七甜言蜜语攻势之下情迷意乱,如今又看见她嘴角含春,衣衫不整的与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真的是妒火中烧,那一招雷破干坤是含怒而发,力度非同小可。若是对手并非百里逐电,恐怕会立刻血溅当场,幸好面对嬴春雷那一掌的是与他齐名的电光火石,只见那依然全身赤裸裸的家伙虎躯一晃,轻轻巧巧的避开了。

嬴春雷心中一凛,晓得遇上了高手。他也不是好惹的,冷哼一声后紧随着百里追风逐电的身影连发两掌。百里逐电想要故技重施,以轻身功夫先避其锋,但嬴春雷此次早有预备,掌式一发即收,霎时间变招,重来一次雷破干坤,狠狠地往他胸口击打。百里逐电没想到会碰上一个变招如此快的一等一高手,他擅长的是轻功与剑法,掌功绝对不如嬴春雷,面对重掌,赤身裸体的他只得就地一滚,狼狈不堪的避过了杀着。

如此一来,百里逐电也火冒三丈了,大声对住嬴春雷疾呼,「你这汉子,我与你既无杀父之仇,也没有夺妻之恨,你为何一见面就痛下毒手?」

被百里逐电如此一问,嬴春雷不禁语塞了,的的确确两人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他对百里逐电恨之入骨纯粹是妒火攻心而已。

百里逐电甚懂观颜察色,一看见嬴春雷脸上那一抹无奈的神情就心中有数,猜到他与章雅男应该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的状况了。他恨嬴春雷出招狠辣,于是特意要刺激后者,转头大声的问章雅男,「雅男姐姐,此人可是你夫君?」

章雅男理所当然的摇了摇头。

百里逐电乘胜追击,再问下去,「那他可是你亲哥?」

章雅男依然只能摇头。

百里逐电呵呵大笑,「若是如此,这位大胡子叔叔发疯般的高呼你名字,一看见我俩要好就出手想要置我于死地,这是为何啊?」他话虽然是对住章雅男问,但眼神却是充满了挑衅性的盯着嬴春雷,把后者气得怒发冲冠,但又无法反驳。

章雅男看见嬴春雷一脸不忿,也有点心疼他对自己的一片痴心,于是赶紧堵住百里逐电那张贱嘴,「白阿牛,你这小子少说几句行不行!」她骂了百里逐电一句后又转头向嬴春雷解说,「嬴大哥,都是自己人,不要打了……」

她不说尤自可,如此一说,嬴春雷马上口水一吐,怒容满脸的说,「什么自己人啊?嬴某人与他非亲非故,呸!」

章雅男只好为这两个互相敌视的男人做个介绍,「嬴大哥,他就是你们寻找多时的电光火石百里逐电!白阿牛,嬴大哥就是与你齐名的雷霆万钧嬴春雷!都是自己人!」

百里逐电扬起一边眉毛,把嬴春雷上上下下的看了几遍,「哦…… 原来是闻名江湖的雷霆万钧嬴大爷,难怪如此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你找我多时?有何贵干?莫非想与我一决高下?我随时奉陪!」

嬴春雷也同样的把百里逐电看了几遍,当他看见后者那根依然湿淋淋的巨龙时,心中更是恨得牙痒痒的,「哼,我们风雨雷电四人,据说就你这小子最不争气,专门喜欢暗箭伤人,嬴某早就想要会一会你,看看你到底有多卑鄙无耻!今日一见,哼,果然名不虚传啊!」他越看百里逐电越是不顺眼,原本想要邀他一起合战魔尊的一番话压根儿就说不出口了,反而恶言相向。

百里逐电伸手一捞,把之前落在地上的袍子捡起披上,「风雨雷电之中,看来是你这个雷最懂得颠倒是非黑白!方才明明是你嬴春雷趁我手无寸铁身无寸缕时突袭,暗箭伤人的是你这个雷霆万钧,并非我这个电光火石!」他最后一个石字才说完,手上寒光一闪,两把短剑已出鞘,闪电般的往嬴春雷心口刺过去。

百里逐电出剑虽然快,但嬴春雷一旦知晓他就是电光火石后早已料到他会使出拿手的快剑,所以他手一动,嬴春雷已经出掌,一招雷声震耳,双掌齐发,往短剑剑锋迎上去。百里逐电一看嬴春雷掌势凌厉,敢以肉掌对抗利刃,就晓得后者内力非凡,若是硬碰硬,自己未必占到便宜。他对敌一向都是以快打慢,不屑与人硬拼,既然嬴春雷来势汹汹,他就先避其锋芒,身影一闪,已经来到了嬴春雷身后,双剑再次出击,这次是朝着那大胡子后心刺下。

百里逐电一在他眼前消失,经验丰富的嬴春雷就猜到敌人已在身后。他头也不回就反手一招古都惊雷,正好把百里逐电的剑招化解了。百里逐电的剑招若是继续使下去,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只得非常无奈的再次变招,虎躯一转,短剑改为攻击嬴春雷下盘。

「你这个大胡子掌功确实不赖,他奶奶的,老子就不相信你的下盘功夫也同样的毫无破绽!」百里逐电的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的,所以剑招就专攻嬴春雷下三路。

「你这小子挺会取巧啊,拼不过嬴某双掌就想转移目标?呵呵呵,可惜嬴某这双腿依然不是好惹的!」嬴春雷笑骂几声后飞身一跃而起,不仅仅避开短剑,还使出鸳鸯腿,一连几腿把百里逐电逼退。

章雅男没料到他们两人知悉对方身份后打得更加激烈了,不由气得俏脸通红。她这人也有点小脾气的,心想,「你们两个大男人明明应该要齐心合力对付魔尊的,现在却为了我而大打出手,既然如此,你们就继续打个够吧,本姑娘不奉陪了!」她把衣裳都穿好,也不理雷电两人谁胜谁负,自己一个人静悄悄的溜走了。

嬴春雷和百里逐电正在打到难分难解,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章雅男已经离去,依然在掌来剑往的拼个你死我活。首个察觉到伊人已经踪影全无的是嬴春雷,他出了一招旱天雷轰后刚好转了个身,突然发现章雅男不在小面馆里了。他大惊失色,马上大喊一声,「小子,住手!」

百里逐电也是个警觉性极高的人,一听就知道不妥了,目光一扫就发现刚与自己春风一度的女子已经不在了。「姐姐去那里了?」他狠狠地瞪着嬴春雷问。

「哼,若不是你这小子从中作梗,拼命的死缠烂打,不肯让我一掌打死,我怎么可能会没看见雅男姑娘离去呢?」嬴春雷气愤的说。

百里逐电怒极反笑,「嬴大胡子,那为何你不让我把你一剑刺死呢?若非你冒然闯进来,我和雅男姐姐此刻还在浓情蜜意之中,那会落得当下如此下场?」

听了他这一番话,嬴春雷更是怒发冲冠。按照他心意,今晚非要与百里逐电一决生死不可,可是他更担心章雅男的安危,只得尽力把怒火压下来,「雅男姑娘不知所踪,嬴某无暇与你做这无谓的口舌之争!百里小子,留着你这小命,嬴某他日必定取你人头!」

百里逐电一向牙尖嘴利,虽然也急着要去寻找章雅男,但依然不肯退让半步,「哼,鹿死谁手还不晓得,今晚小爷我急着去找雅男姐姐再次温存温存,暂且不与你打下去,就让你这大胡子多活几天!」

他心急如焚,抛下这几句话后就转身奔出小面馆,但立马被嬴春雷喝止,「停下来!」

百里逐电没好气的回头问,「大胡子,小爷今晚已经放过你了,你他奶奶的还想怎么样?」

嬴春雷伸手一指百里逐电下身,「两件事。第一,你是否应该把裤子穿上才出去?第二,两个时辰,不管有没有找到雅男姑娘,我们都回来此处碰个头。」

原来百里逐电实在是太急了,竟然忘记自己尚未穿上裤子就想要冲出去了。他脸上一红,匆匆忙忙的把裤子穿好,同时回了嬴春雷几句,「此处死尸满地,不适合再在此地会面,不如就在两个时辰后在苏州城的近月楼聚首吧!」

嬴春雷晓得近月楼是苏州城着名的酒楼,招牌菜松鼠桂鱼远近驰名,于是就点了点头,「好,就在近月楼吧!我们也要讲好路线,我选择这面馆的左边,你就循着右边路线找雅男姑娘吧!」

对于这一点,百里逐电倒没有意见,「好,我右你左,行!那就两个时辰后再见你这个狗屁不通的大胡子了!」

嬴春雷呸了一声,「若是雅男姑娘少了一条头发,我要你这小子人头落地!罗哩罗嗦的,还不赶紧分头去找?」

「这还用你说吗?」百里逐电身法奇快,在说第一个字时依然在小面馆里面,到了第三个字时,人已在门口,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已经在一丈之遥了。

嬴春雷眼看他离去,嘴巴虽然不服气,但心中也暗自佩服他的轻功,「臭小子,就是溜得快…… 哼,我不能让那小子先找到雅男姑娘!」他一来是想获得章雅男芳心,二来是存心与百里逐电以此拼个高低,所以百里逐电一离去,他也飞奔出去,希望能够尽快找到心中的人儿。

此时已有一丝晨曦划过天空,这漫长的黑夜快将结束了。嬴春雷跑偏了附近的大街小巷也没有看见章雅男,不由有点急了。他并非一个鲁莽的人,找了一阵子也毫无收获就开始动脑筋了,「雅男姑娘是苏州人士,她会去那里呢?当然就是去她最熟悉的地方了!苏州城衙门?除此之外,她也有可能回自己的家!可惜我不晓得她家在那里,为今之计,只能去衙门找个人问问了。」

他一想到此点就朝着苏州城衙门奔跑过去。

「衙门里面有个大奸人萧七,我伤势尚未完全康复,不适宜与此獠硬拼,只好暗中潜入了。」想到萧七,他自然而然的也想到了萧九。「哼,这个小淫娃,确实是挺浪的,那天几乎要把大爷我挤干了。若是在衙门遇上她,嘿嘿嘿,我可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一下不可!」他脑海中不经意的显现出萧九那丰满迷人的娇躯,一想到当时她在自己虎躯上奔腾的浪劲儿,他那根不听话的巨龙竟然微微勃起了。

他突然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嬴春雷啊嬴春雷,雅男姑娘下落不明,你竟然在此刻对另一个姑娘起了色心?更何况那姑娘不是好人,是那个大坏蛋萧七的义妹!当时她还想要把你宰了啊!」他伸手摸了摸双腿之间那巨龙,一边奔跑一边喃喃自语,「兄弟啊兄弟,大哥绝不会亏待你的,只是当务之急是要把你大哥的心上人雅男姑娘找回来。只要雅男姑娘明白我对她是一片真心,嘿嘿嘿,大哥自然会让兄弟你享用千娇百媚的雅男姑娘。其他的那些野花野草,咱们兄弟俩就不要放在心里了,好不好?」

他轻功虽然不及百里逐电,但脚步依然是飞快的,自问自答一会儿后就抵达了苏州城衙门。一看见大门口那两只石狮子,再想到自己几乎葬生此地,胆大包天如他,也有点不寒而栗。「哼,老子我也不一定要潜入衙门,只要在外面等一会,把从里面出来的捕快抓一个,问问他雅男姑娘有没有回来了,若是没有,就逼他告诉我她家在那里就行了!」

他打定主意后就躲在离苏州城衙门大约几丈之遥的一道墙后,细心留意在衙门进出的人。此时天色已经大白,在街上的人也逐渐多了,沉睡的苏州城再次醒过来了。一开始时,进去的都是平民百姓,出去的虽然有捕快,但都是三三两两结伴同行,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方便下手,他只好耐心的等下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嬴春雷等了一柱香时分,快要失去耐心之时,一个捕快打扮,戴着斗笠的人从衙门走出来了。嬴春雷一看就大喜过望,「就是你了!」

他悄悄的尾随跟踪那捕快,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从人头攒动的大街走到了人迹罕至的小巷。他心想时机到了,于是疾步上前,从后伸手搭着那捕快肩膀,「兄弟,有事请教!」

那捕快一言不发,突然回身一剑朝着嬴春雷小腹直刺。嬴春雷心知不妙,很明显那捕快早已察觉到自己在跟踪他,在他靠近时已经把短剑拿在手里,他一走过去,那人立刻出剑,攻其无备。

那捕快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惜他碰上的是风雨雷电中的雷霆万钧,他出剑虽然又快又狠,但嬴春雷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一发劲,就把他推开,那一剑不攻自破。那人一退,嬴春雷顺理成章的往前踏步,想要再出一掌把他击倒,没想到那人突然嘴巴一张,一支银针从他嘴里吐出,往嬴春雷脸部射过去。嬴春雷闷哼一声就掩着脸,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那捕快把斗笠取下,露出了一张娇媚的脸孔,赫然就是让嬴春雷方才回味无穷的的萧九。她笑嘻嘻的走到嬴春雷身前,伸脚踢了踢他腰间,「大黑熊,你千算万算,依然中了本姑娘的五步迷魂针!你这次插翼难飞了吧?」

萧九缓缓的蹲在嬴春雷面前,「你别担心,这只是迷药而已,你不会一命呜呼的。哼,居然胆敢在本姑娘手掌心里逃脱?不好好的给你点颜色,本姑娘就不姓萧了!」她玉手伸入嬴春雷衣襟内,柔荑轻轻的抚摸着后者雄壮的胸膛,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你这只大黑熊,真的是挺壮的……」

萧九的手逐渐往下移,从嬴春雷胸膛下滑时特意用手掌心揩了揩那大胡子的乳头,到了他肚脐时还用尾指轻轻的捅了捅他,然后才拨草寻蛇,伸入他裤裆里面,一把握住他巨龙。虽然巨龙还在沉睡,但依然是根巨物,萧九握在手里后,心儿就不停的砰砰乱跳,那天被这玩意儿弄得死去活来的情景一一浮现在眼前。

她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自己上唇,「你这大黑熊也真够猛的,本姑娘从来没有被人操得如此痛快…… 他奶奶的,真的有点舍不得杀了你……」男人惯用的粗言秽语从她嘴里吐出,竟然别有一种韵味。

她开始轻轻的套弄着巨龙,嘴里念念有词,「若是你这大黑熊醒过来,你会不会安安静静的让我玩弄呢?」她甚有技巧,不到一会儿那巨龙就逐渐抬头了,令她惊喜交集,「大黑熊,赶紧乖乖的为本姑娘硬起来,让本姑娘可以再与你销魂一次……」

两人所在的小巷离大街有一段距离,除了他们俩之外,别无他人了,所以萧九才会毫无忌惮的为嬴春雷套弄巨龙。巨龙逐渐勃起,而萧九也因此口干舌燥,只感到花径里一片空虚,恨不得马上把那巨物塞入,缓解一下自己难受之处。她虽然被欲火燃烧着,但尚未失去理智,眼珠子转了转就微笑着举起手来,「你这大黑熊武功高强,为了安全,本姑娘还是先把你身上要穴都点一遍吧!」

就在她手指将要落在嬴春雷身上要穴时,那大胡子突然把掩着脸部的手拿开,一双眼炯炯有神,那有丝毫中了迷针的迹象?萧九不禁花容失色,晓得自己中计了,想要撤退但却为时已晚,原本想要点嬴春雷穴道的她,反而着了道儿,胸前要穴被点了,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嬴春雷怀里,与那大胡子面对面四目相对。

萧九睁大眼睛狠狠地瞪着嬴春雷,「你这个大黑熊卑鄙无耻下流,竟敢暗算本姑娘!」

嬴春雷嘻嘻一笑,让萧九清清楚楚的看见被他紧紧咬着的银针。原来他反应敏捷,银针一接近就被他一口咬着,然后假装中针引萧九前来。他把银针吐出来,嬉皮笑脸的对住萧九说,「彼此彼此!你奸诈,我卑鄙,就看谁更加无耻了!」

萧九撅着嘴,一脸不服气的说,「好啊,你这个江湖大侠,闻名遐迩的雷霆万钧,竟然厚颜无耻到承认自己卑鄙了!哼,就懂得欺负我这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啊?」

两人身体紧贴,嬴春雷那根跃跃欲试的巨龙刚好顶在萧九的小腹上,再加上那小狐狸妖媚的表情,令他不由心中一荡,忍不住摇一摇下身,让巨龙摩擦一下萧九那烫热的小腹。

萧九完完全全可以感受到巨龙的坚硬,身不由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啊…… 你他娘的大黑熊,又在欺负我了……」

她叫声又娇又嗲,真的是听者心动,嬴春雷也只是血肉之躯,不禁心跳加速了。他心想,「嬴春雷啊嬴春雷,你不能一时贪色误了大事!」他马上眼观鼻观口口观心,尽力压住意马心猿,一本正经的向萧九说,「萧姑娘,嬴某此次来到衙门,只是想询问一下雅男姑娘的行踪。只要姑娘你坦诚告知,嬴某绝不会动你一条头发。」

萧九一听就大发娇嗔,「雅男姑娘雅男姑娘!哼,你就不能骗骗本姑娘,说是来找我的吗?章雅男有什么好啊?你这大黑熊已经和她相好过了吗?」她虽然被点了穴,但只是不能使用内力,不至于完全动弹不得,此时的她不停发嗔之余,同时还以巨龙作为轴心,不断的扭动着下身,誓要让嬴春雷感受到她的好处不可。

嬴春雷巨龙此时已经硬如铁石,但他心中却静如止水,「萧姑娘,你的美意,嬴春雷感激不尽。嬴某是铁了心要把雅男姑娘找回来,你还是乖乖的从实招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他如此一说,萧九更是不服气了,不仅仅下身继续磨着巨龙,上身也行动了,把那双丰满的乳房压在他胸膛上,来一个上下合攻,「好啊,你要本姑娘受皮肉之苦?哼,那你插我啊,好像上次那样狠狠地操我,让我受一受皮肉之苦啊!」

嬴春雷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既然萧姑娘冥顽不灵,嬴某只好出手了。」他突然坐起来,把萧九也抱起来,把她屁股朝天的放在自己大腿上,二话不说就一掌又一掌的打在她屁股上。一时之间,掌击声与萧九的痛呼声此起彼落。嬴春雷一口气打了她十五掌后才停下来,恶狠狠的问她,「萧姑娘,你说不说?嬴某该狠时绝对不会心软,若你不想屁股开花就把你所知和盘托出吧!」

他万万没想到萧九虽然叫的惨烈,但脸上香汗淋漓之余,竟然媚眼如丝,真不晓得她到底是痛苦还是在享受着这一番皮肉之苦。看了萧九销魂的眼神,嬴春雷真的摸不着头脑,心想怎么越打这淫娃越是兴高采烈呢?

披头散发的萧九咬着牙,喘着气,眼中射出魅惑眼光,「他奶奶的你这个大黑熊,怎么不打下去啊?打啊,继续打姑奶奶啊!」她不仅是说而已,还伸手使劲儿一拉,把自己下身衣物拉下,露出了原本是白嫩嫩,但现在却一片通红的臀部。嬴春雷看着她臀部上的手掌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欲望,竟然打不下手了。

萧九见他迟迟不出手,干脆在他大腿上翻了个身。她双手一拉衣襟,把那双白里透红的乳房呈现在嬴春雷眼前,「大黑熊,若是你不想打了,那就用你那大棒操操本姑娘吧!若是你把姑奶奶服侍得头头是道,哼,说不定我就看在你为了我鞠躬尽瘁的份上,知无不言又如何呢?」

嬴春雷此时已是欲火焚身,嘿嘿一笑后就把萧九举起来,把她玉背贴在墙上,双手齐出,将她上身衣物抓的撕烂,只剩下几条碎布遮住她胴体。萧九双眼迷醉,脸庞和娇躯一片绯红,乳头也竖起,处处显出她已动情了。虽然如此,她依然是满脸不忿的盯着嬴春雷,「哼,大黑熊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了!原来所谓的大侠也只是一头野兽而已!怎么只是撕我上衣,不撕我裤子啊?你这个大黑熊不会是没这胆子吧?」

她又是出言挑衅,又是明示嬴春雷把自己下身衣物也撕掉,嬴春雷真的是热血沸腾,只想把她就地正法。「好,嬴某全都撕了!」他低吼一声后就再次出手,此次果如他所言,在他爪势完毕后,萧九下身已是赤裸裸了。

萧九故意伸手护着自己胸部,斜着头以鄙视的眼神看着嬴春雷,「大黑熊,你身为江湖好汉,竟然做出如此不公之事!」

嬴春雷不服气了,「是萧姑娘你自己要求嬴某把你撕清光的!怎么现在还怪罪于我了?」

萧九哼了一声,「本姑娘说的不公平是指你把我撕的一干二净了,但你却是衣冠楚楚!这算是那一门子的公平啊?」

嬴春雷终于明白她的心意了,嘿嘿一笑后就把巨龙释放出来,右腿一甩,把裤子甩掉。他连上身衣物也不脱就低下头激吻萧九樱唇,而后者也不做作,双手一起紧握着巨龙,不停的套弄着那巨物。

两人干柴烈火,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