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福利文选

历史上的23位美女长篇小说共23集第七集上

2019-02-18 10:50:06来源:

骊姬

作者:黄泉晋国原本和周朝王室为同宗,属于一个侯国,在周初受封而建都于唐(今山西省太原县北),之后又迁往绛(翼城县)。一直传到晋献公时,不但大兴土木修筑长城,更向外不断扩张势力范围,占有河南北部和山西的一大半的地区,国势非常强盛。

尽管献公的武功非凡,对都城建树不少,但他却是个好色之徒,虽然从贾国娶来一名妻子,后来籍着没有子嗣的理由,又从北方异族狄国那里,迎娶狐姬两姐妹为侧室,百般宠爱。至于先前他父王武公的妻妾齐姜,也和献公暗渡陈仓,生下了申生。

申生是在二十三岁的时候,被册封为太子,另外狐姬为献公生了一子,名唤重耳;妹妹生的则叫做夷吾。兄弟三人年龄相仿,申生是老大,重耳排行第二,夷吾则是老三。

周惠王十年,献公计划攻打位在西方的骊戎,为了确定此行是否顺利,献公找来大夫史苏占卜情况。

史苏慎重其事,把龟壳投入火中后,仔细观察上面裂纹的形状,发现有两条弯曲成合()状的长长裂纹,彼此在两端上相交,皇椭圆状,同时在图纹的正中央之处,出现一条细细的裂纹。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献公看史苏沉默不语,内心焦急地问道。

史苏神色凝重,回答说:“这是一个胜而不吉的卦象。”献公不解,要史苏详细解释说明。

“你看,这两条线两端相交,就表示双方平分秋色、胜负各半。其中右边的一条让左边的那一条包围了,就显示晋军势必会并合骊戎,而在相交成个类似”口“

形的龟纹中间,又出现一条裂纹,就表示晋国会有谗言之祸,所以是胜而不吉。“

献公听了,颇不以为然:“你是说,我会听信一些谗言,而廷误军国大事!?

不!这是不可能的!“

史苏再三提醒,献公并没有放在心上,不久,便按照原先的计划前去讨伐骊戎,果然一举成功,还带回来骊戎国君的两个女儿,姐姐─骊姬和妹妹─少姬。由于这对姐妹正值花样年龄,加上善体人意,更懂得施媚之术,很快就赢得献公的欢心,侍宠而骄。

献公举行庆功大宴的这一天,大夫史苏也在座,献公想起当日史苏占卦的预言,忍不住嘲讽的对他说:“你的占卦只说对了一半,这次攻打骊戎真的大获全胜,不过你称其为胜而不吉之卦,就不准确了。你看!现在我不但凯旋归来,又娶得两位如花美眷,那来的胜而不吉呢?”

史苏深知献公已经被美色所迷,一些忠言都难以听得入耳,于是淡淡地说道:“那时,我完全是根据龟甲上的裂纹做出这些推论,不过我的修为并不是深厚,难保有些地方误判了,还请国主见谅。”

其实史苏并没把真实的情形透露出来,原来龟甲上所呈现的裂痕,正是表示着女体的阴部形状,很明显的这个祸根就是骊姬。总有一日女人祸国的徵兆就会灵验,虽然史苏的话会实现,但是晋国却要遭受乱国的灾厄。史苏愈想心愈沉重,便渐渐喝起闷酒来。

史苏是在喝闷酒;但是,后宫寝室里则是热闹非凡。

西方夷狄的女性,本来就不拘小节、个性开放。骊姬姐妹俩当然也承袭了这种浪漫的天赋,又加上献公本来就是好色之徒,所以在庆功宴中骊姬姐妹俩就频频跟献公灌迷汤,对于献公在大庭广众下的调情嘻戏,也不以为意而尽力取悦。献公被骊姬姐妹俩挑逗得淫欲激张,等不及宴罢,就拉着骊姬姐妹俩离席,往寝宫尝鲜去了。

献公赤裸裸的坐在床的尾端,一面用手摇着自己的鸡巴,一面看着骊姬的手在少姬身上不停地游走;少姬也不甘示弱的揉着骊姬的乳房,并且轻轻地捏着那已经发硬的乳尖。

骊姬的手找到了少姬那柔软的阴唇,那里早就沾满了粘液。骊姬用中指在少姬的阴蒂周围划着小圈圈,稍稍一用力,便滑入了阴道里。

“啊!”少姬呻吟了一声,那正握着骊姬乳房的五指紧了一紧,骊姬感觉彷佛飘上天一般,颤抖着、呻吟着……骊姬翘起了腿勾住了少姬的后腰,使她的阴部可以在少姬的大腿外侧摩擦。

快感的刺激让姐妹俩一阵晕眩,双双躺了下来。骊姬转身跪在少姬与献公之间,分开少姬的双腿,把舌头凑向了少姬的阴部,向少姬的花心进攻。

献公看着骊姬高翘的臀部,门户大开的在眼前晃动,粉红色的大阴唇微微翻开,神秘的洞屄若隐若现,流出的汁液?润整个阴部,显得晶亮闪闪。献公忍不住趋身向前,扶着骊姬的柔腰,下身一凑“滋!”鸡巴应声而入。

“我!喔!”骊姬觉得湿痒的?屄里,被献公热烫硬胀的鸡巴塞得满满的,骚痒的感觉随即变成舒畅的快感,不禁摇着臀部配合着鸡巴的抽动,更把整个脸紧紧的贴着少姬的阴部。骊姬伸长着舌头,探入少姬的阴道里翻转、搅拌,还摹拟鸡巴抽动的方式,把舌头一伸一缩的逗弄着少姬。

少姬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呻吟声越来越尖锐。少姬感到阴道口已经流出了好汁液了,掺杂着骊姬的唾液,?润了整个敏感地带。随着骊姬的舌头动得越来越快,少姬忍不住的摆动着腰臀配合着。少姬揉着自己的乳房,把双腿撑的更开,不断的呻吟着、喘息着……

献公感觉骊姬的?屄里热潮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刺激着鸡巴,当鸡巴退后时,总会带出一股湿液,使得抽动时不断发出“滋!啧!”的挤压声。也随着骊姬的?屄里越来越润滑,让献公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献公的小腹、腰?不断的拍打着骊姬的臀肉,一阵“啪!滋!啧!啪!滋!啧!……”令人遐思的乐章回荡在寝宫里。

少姬在一阵“嗯!啊!”乱叫中,全身不停的颤动、抽搐,在骊姬的舔弄下到达了高潮。少姬涨红着脸颊、咬着自己的嘴唇、闭着双眼正享受着至高无上的乐趣。骊姬的舌尖舔拭着少姬流出的淫液,嘴里酸酸的、腥腥的,这种味道让骊姬潜在的淫乱野性,如火山般突然爆发开来。

献公觉得鸡巴开始在发胀、酸麻,心知就快要泄了,急忙用尽全力重重的肏几下,然后把龟头紧顶着骊姬?屄的深处,把上身稍向前俯,伸手双手分别抓握着骊姬的双峰。当“嗤!嗤!嗤!”浓精射出时,阵阵的舒畅感,从龟头、鸡巴、阴囊……窜向四肢百骸,抽搐中的献公不禁手腕一紧,彷佛要把骊姬的乳房捏爆一般。

骊姬的子宫壁,被激射出的热精冲撞得激烈的在收缩着,“啊…嗯……”长长的娇吟一声,脱力般的软趴在少姬身上。献公也顺势压下,鸡巴仍然在温暖的?屄里,享受着阴道壁收缩、夹压的高潮馀韵。

……不知道经过多少时辰,献公躺在两姐妹之间,脑海里一阵懊恼:“……当初,娘生我时,何不多生一双手给我……”

骊姬自从进入晋都绛城之后,因为夜夜承受雨露,整个变得浑圆滑腻,更有一股娇艳的气质,令人逼视之于有种窒息的感觉。

也由于骊姬迷恋床第之乐,不到一年,仅仅一个献公已经无法满足她的欲望。

于是,骊姬就和宫内乐师优施私下暗通款曲,颠倒鸾凤,而献公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骊姬除了和乐师优施有奸情之外,无所忌惮的还频频向申生、重耳、夷吾三位世子示好,藉尽机会挑逗、诱惑他们。

长子申生年纪比骊姬大十岁左右,以年龄来算申生当骊姬的大哥是绰绰有馀,但是骊姬在辈份上算是继母,所以当骊姬藉故挑情时,申生也有所忌讳的拒绝,只是言词上并不算严厉,或者尽可能的避不见面,免得自己把持不住。

一日,申生谒见献公之后,退出正殿,却不料骊姬就站在长廊的一角堵住去路。申生耐着性子向继母行礼后,即便打算快步走过,这时骊姬心有不甘,故意柔声问道:“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我?不理我?”

申生一听骊姬像深受委曲的声调;以及含情脉脉的眼神,不禁一阵心神荡漾,两颊涨得通红,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我……我……”申生没料到骊姬会说出这么直接、露骨的话。

骊姬看见申生的糗样,一声娇笑,就伸手拉着申生往后宫走,一面说:“我甚么我!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申生略微一挣,但没挣脱,又一想:“事情如果闹大了,父王那里就不好交代!”逼不得已就跟着骊姬进到寝室。骊姬看着申生涨红的脸,越发俊俏,就嗲声嗲气说:“你可知道,我日夜都在想念着你?”说着,便依偎在申生的怀里。

见到这等情景,申生彷佛在垂死前做最后的挣扎,嗫嚅的说:“母亲…请?不要……不要这样……”申生嘴巴这么说,身体却没有动作,只觉得一股脂粉发香扑鼻而入。申生情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气,双手像傀儡般的环抱着骊姬,只是嘴里还喃喃念着:“……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骊姬转向面对着申生,踮着脚,一双朱唇便封住申生的嘴。申生只觉得脑袋一阵发胀、头皮直麻,一股情欲有如干柴烈火般立即被挑起,双手紧紧贴着骊姬的背脊摩挲起来;胯下的鸡巴也渐渐的仰起,靠在骊姬的小腹上抵顶着。

骊姬摸索着解开申生的腰带,申生的下裳“唰!”落在脚下,高翘的鸡巴彷佛巡防的巨炮。骊姬一握住申生的鸡巴,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淫荡的喜悦,阴道里阵阵热潮滚滚而流。骊姬忍不住淫欲攻心,嘴角蹦出模糊的声音:“…喔…好大喔…”

申生彷佛受到骊姬亵语的催眠、鼓励,七手八脚的扒开骊姬身上的衣物,手分上下,攻向骊姬胸前起伏的巨物;及淫液潺潺的丛林沼泽地。当申生的手轻触到骊姬的屄时,骊姬全身敏锐的感觉到毛孔的在扩张;尖锐的刺激使她全身僵硬、颤?起来。

申生的心刹那间变得急躁、混乱,甚么母亲、儿子、乱伦……早已抛到脑后,有点近于粗鲁的将骊姬推倒床上,就站在床边,掰开骊姬雪白的大腿,像茄子一样的鸡巴,便迫不及待的在湿润的花瓣上磨擦,喷张怒吼的阳具如箭在满弓弦上,对着目标急急的冲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